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东洲区(以前叫露天区) >> 王彩云, 女, 64

个人情况: 原抚顺市龙凤矿工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11-16
家庭成员: 儿女: 周波
夫妻/父母: 王彩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1-31: 多次关押、酷刑摧残 抚顺王彩云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抚顺市64岁的王彩云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后,王彩云女士多次被非法关押、二次遭劳教迫害,遭惨无人道的酷刑摧残。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王彩云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告江泽民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

下面是王彩云女士在控告书中叙述的部份事实:

我是王彩云,原系抚顺市龙凤矿工人,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八日开始学炼法轮功,当时我身体患有多种疾病:腰疼、头晕、头痛、耳鸣、脑供血不足、心脏也不好;特别是头晕最要命,那时每天晚上睡觉得慢慢的一点一点的躺下,稍微不注意,就天旋地转,辗转几家大医院也没有治好,我被这些病折磨的生不如死,苦不堪言。由于疾病缠身,心力憔悴,心情烦躁,就经常拿丈夫出气,和他发脾气、吵架。

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有幸开始学炼法轮功后,在生活中不断的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真诚和善的和周围的人相处,在利益上、矛盾中宽容忍让的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全身的所有的疾病奇迹般的消失了。生活一下子充满了快乐,精神饱满,精力充沛,再也不和丈夫吵架、发脾气了,全家都处在欢乐幸福之中。

这样的幸福祥和的生活持续了不到一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控犯罪嫌疑人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这突如其来的疯狂打压,一下子将我们全家的幸福祥和的生活打碎了。这种能让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让人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的功法怎么政府就不让炼了呢?每天电视、报纸和全部的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抹黑法轮功,刻意编造的谎言充斥全国。我想是不是政府不了解法轮功的真实情况,于是我和儿子周波决定到国家信访局所在地北京上访。

二次上访被非法拘留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和周波坐火车到了北京,刚一进信访局院的大门,就有人迎过来问我母子是干什么的,我们说是向国家和政府说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来的,话音刚落,就又过来一个女人对我们破口大骂,并强迫我们到墙根蹲着,一会叫来车将我们送到抚顺驻京办事处,将我母子扣起来了,搜走了我身上仅有的一百多元钱和身份证。二十七日从抚顺东洲派出所到京的张建军和另一警察,将我们母子坐火车劫持回抚顺。

在回抚顺的火车上,张建军一路上不让我们母子上厕所,把我们双手用手铐铐在卧铺的栏杆上,一动不能动。回到抚顺市东洲派出所的当天晚上,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我们母子拘留十五天。张建军一路上的吃、住和来回的火车票钱,打车钱都让我拿,因家里没有,就连扣了我三个月的工资共二千多元。

回家后,我觉的我们母子没有错,于是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再次去北京,十二月十三日我因在北京发放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的资料,被一个不明真相的老头举报而被绑架,这老头抢走了我身上带的一百多元钱。我被劫持到北京丰台看守所。在看守所警察给我照相,我不配合,警察就叫来两个男犯人一边一个,一只手强行将我胳膊往后背,另一只手往后拽我的头发,那我还是不配合,警察看照不成,就恶狠狠的用手铐将我双手反背紧紧铐住,又给我戴上脚镣,将我关到牢房里。二十四小时的反铐使我双臂疼痛难忍,晚上睡觉躺不下,脚脖子也被脚镣磨出血了。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又被劫持到抚顺驻京办事处,而后又是东洲派出所警察将我接回抚顺,被送往抚顺看守所,由于看守所满员,我被送入抚顺女子自强学校(现在的抚顺戒毒所),在这我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一月,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关入抚顺武家堡教养院。在武家堡遭受到了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迫害,每天都被警察唆使来的或是政府派来的做我的转化的人员谩骂、羞辱,强迫听看污蔑法轮功的东西。没完没了的各种精神折磨之后,看我还不转化就开始对我施以酷刑折磨——罚站、罚蹲、“放飞机”、不让睡觉等。

儿子周波一起去北京,一段时间也失去了音信,我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家的丈夫承受不住这样的惊吓与打击,一下子病倒了,住进医院,还做了手术,期间也没有人护理。家里的亲戚朋友都跟着我们全家落泪。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去看望八十多岁的父亲,被龙凤派出所绑架,同时绑架了我的没有修炼法轮功的妹妹。二十二日被劫持到南沟拘留所,十一月二十九日龙凤派出所的警察到看守所骗我说接我回家,让我上车,我不上,他们三人连拖带拽的强行把我抬到车里,将我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三分队非法劳教二年。

第一次遭抻刑迫害

刚到马三家教养院的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回来站队时,警察张作慧一把拽住我,将我推进行刑的“小黑屋”(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的放杂物仓库),进屋就开始扇我的脸,然后用手铐把我两只手用力分别向左右抻开铐在两张床的上铺床头上,一只手高一只手低,身体被扭曲的抻成十字形——“抻刑”,将我抻紧后张作惠又用电棍电我,我对她说我怎么的了,你这样对待我,她说不准顶嘴,恶狠狠的踹了我一脚将门锁上走了。下午别人都出奴役走了,她才将我放下来,这时我被抻了一个多小时,双手已经被手铐勒青,双臂不能活动。这样我还被逼迫罚坐小板凳(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迫整天坐小板凳)。她们一开始就让我知道了这“小黑屋”是干什么用的。

第二次遭抻刑迫害

此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一天我正在被罚坐小板凳,叫我到东岗(被楼梯分割的两个区域,东边叫东岗,是严管区;西边叫西岗),三大队大队长张君逼迫我写“三书”,我不写。张君、张作慧等恶警把我按到桌子上,狠命的拽我的头发,打我嘴巴子,她俩打累了,又一起拿电棍电我。连打带电,我感到天旋地转,头重脚轻,站立不住,本能的要扶桌子来支撑身体,她俩不让扶,看我浑身直哆嗦,觉的时候到了,将我的头按在桌子上,用事先准备好的三书,强行拽着我的手在三书上签字按手印,然后,叫人把我送回西岗。回到西岗后,我找了一支笔和纸,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她们强行按我的手签名和按手印不算数,我坚决不承认。写完后,找人给交上去。她们看到后,象发了疯似的又把我叫到东岗,我刚一进门她们就是一顿连踢带打,将我的腿踢伤,拼命的薅我的头发,打我嘴巴子,打的我连走路都困难,上下楼还得让别人扶着。

大概过了两个月后,张环叫我到东岗去,说是让我下车间干活,但必须得背三十条,我告诉她们说我不会,记不住。张作慧拿起电棍就开始电我的嘴,当时自己就闻到一股糊吧味,然后把我关进让人恐怖的“小黑屋”,象上次那样将我抻在床上,锁上门走了。下午一点多,我又被抻了一个多小时,别人都出奴役走了,张环才开门将我放下来,然后,将我带到车间干活。

第三次遭抻刑和冻刑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当时马三家要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攻坚”,要完成“上级”给定的转化指标,专门调来二十个专门攻坚打人的男警察,如果有不转化的,就调到东岗迫害。这种迫害一直持续了两个多月了,十二月二十六日上午,我正在干活,一个小警察喊我的名字,叫我去东岗。刚到东岗,几个警察就叫我写“三书”,我不写,张磊等三人叮当上来就是一顿打,然后将我的棉衣、棉鞋强行扒下来,逼迫我站在窗户边,打开窗户冻我。他们在一旁哈哈大笑着取乐。过一会又开始打我,把我按在地上,强迫我坐在冰冷的地上,这时院长来了,说怎么坐在地上,踹了我两脚走了。然后,她们继续冻我,十二月的东北天气非常寒冷,我穿着单衣,光着脚,冻得我直哆嗦。等到她们下班了没有人看着我,我赶快穿上棉衣和棉鞋,到了晚上十点多才让我回西岗睡觉。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包夹就催促我去东岗,昨天迫害我的警察上班来了,张磊一眼就看到我穿上了棉衣,就又强行扒下来继续冻我。张磊用纸壳做了一个牌子写上骂我师父的话,挂在我脖子上。中午他吃饭去了,我把牌子摘下来,下午张磊一看我把牌子摘下来了,一脚把我踹倒在地,嘴里还骂着很下流的话,把牌子又挂到我脖子上。又拿来一个MP3塞到我耳朵里,让我听骂师父骂大法的话,我的心都碎了。晚上十点多了,西岗的人都睡了才让我回去。

第三天一早包夹又催促我去东岗,到东岗快到警察上班的时间了,包夹就赶快让我把棉衣和棉鞋脱掉,否则包夹会受到警察的惩罚或加期,张作慧一进屋就说那边屋里一会杀猪,一会也杀你,这时就听那个屋里传来了同修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声音让人听了真可怕。张磊说听到没有?一会进来两个警察,拿来了手铐,他们把我两手一只手铐在这边床上,另一只手铐在那张床上,三个警察在床的另一头拼命的往外拉床抻我,疼的我拼命的大叫浑身大汗淋漓,她们拉累了停下手,问我写不写三书,我已没有力气回答,就摇着头。他们看我不写,就又开始抻,疼的我也是撕心裂肺的叫。她们又拉累了停下手来,放下我。张环对我说,穿上衣服去干活去吧。于是我穿上棉衣和棉鞋去楼下车间干活,刚出门就碰上张君,她问我转化没有,我说没有。她立刻让我回到屋内,刚才抻我的三个警察马上将我棉衣和棉鞋扒下,用手铐吊坠在二层床的上边,吊好后她们觉的吊的不紧,就将我抱起来吊高后再将我放下来,同时用穿的皮鞋在我光着的脚上踩跺,这样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将我放下,让我去车间干活去。

东岗我被迫害三天,我的体重从一百三十斤,瘦到一百斤,我的手被勒的肿起老高,大拇指麻木的不好使,过了一年才好。

第三次被非法拘留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我和儿子周波出去发资料,又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龙凤派出所的警察劫持到派出所。当时我不配合他们,不和他们走,他们好几个人硬是把我抬到派出所,当晚我被劫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三十七天后我回到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31/多次关押、酷刑摧残-抚顺王彩云控告江泽民-342486.html

2012-02-18: 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周波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王彩云、周波母子在乌龙沟发放讲述法轮功被诬陷迫害的真相资料时,遭到搭连街道、龙凤派出所警察绑架,二人随身携带的三个刚刚买来的mp3及两个放音器被办案人私吞,另被勒索二百元钱。后二人被关入抚顺看守所(位于“南沟”),王彩云绝食一个月抗议迫害,三十七天后回家。十二月末,周波被非法批捕,至今被非法关押于南沟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18/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53235.html

2011-11-26: 辽宁抚顺王彩云、周波母子被绑架案后续消息
11月20日,抚顺东洲法轮功学员王彩云、周波母子在搭连、茨沟地区发放讲述法轮功被诬陷迫害的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者构陷,遭到龙凤派出所不明真相之警员绑架,晚上二人家被查抄。二人于当晚被送入抚顺看守所(位于“南沟”),据说被刑事拘留1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5/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9784.html

2010-12-16: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王彩云女士,五十九岁,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被投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第二天,即十月三十日,因报数声小,王彩云被带到黑屋打耳光、电棍打。十一月,她不配合恶警背诵所谓“三十条”再遭毒打。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三日,王彩云被“攻坚组”上抻刑,继续强行逼迫她放弃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6/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三大队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233700.html

2010-09-25: 辽宁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罪恶
抚顺王彩云在马三家遭受的迫害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轮功学员王彩云女士,五十九岁,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被抚顺龙凤派出所绑架,送至南沟看守所关押,绝食一星期,九天后,即十月二十九日被投進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第二天,即十月三十日,因报数声小,王彩云被带到黑屋打耳光、电棍打。十一月,她不配合恶警背诵所谓“三十条”而遭毒打。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至十二月三日,王彩云被所谓“攻坚组”上抻刑,继续强行逼迫她放弃信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5/230124.html

2008-11-15: 抚顺市东洲区大法弟子王彩云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午,抚顺市龙凤派出所两名警察到东洲区茨沟街王庆文家,敲开门后,一名自称所长的人说屋里人是集会,在讨论法轮功。当时屋里共有5人,有王彩云和刚到她家10多分钟的功友温桂芹(七十多岁)是学法轮功的,有王彩云的父亲,还有她的两个妹妹是常人。所长不听解释,便打电话叫来人,把家翻的乱七八糟,并把王彩云、温桂芹和王的一个小妹带到了龙凤派出所。温和小妹被放回,王彩云被关押到了抚顺南沟看守所,9天后她被迫害到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三大队,下了非法监禁两年的票子。家属去看望,只让留下衣物,说不转化不让接见。又有一个家庭被破坏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5/189777.html

2008-10-23: 抚顺市东洲区王彩云和姓温的大法弟子被绑架
辽宁省抚顺市东洲区茨沟街王彩云和姓温的大法弟子在茨沟街王彩云爸爸家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3/188351.html

抚顺 东洲区(以前叫露天区)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8-12-30: 望花区检察员:王珺,65533;代理检察员:孙丽;东洲区检察院公诉人张凯办公电话 02454628018 02454628022

法院信息: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东洲区东安街18号 02457567494
邮编:113003
院长尹宪科 18641311202
副院长 冯绍谦 57567401 18641318701
副院长 于国徽 57567402 13942345556
副院长 黄 涛 57567403 18641318703
政治处主任 杨奎全 57567409 18641318709
刑事庭庭长 董秀菊 57567434 18641318831
刑事庭副庭长 宋宝越 57567434 18641318737
主审法官 田浩:186 4131 8747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院长 高健 13904130339
副院长 李福文(主管刑庭) 57567203 18641311203
副院长 俞明录 57567205 18641311205
政治处主任 徐绍弟 57567206 18641311206
刑事庭庭长 孔夯 57567260 18641311253
刑事庭副庭长 袁晶丽 57567258 18641311231刑一庭
武强(主管法官)02457567258
李伊 王丹辰
杨阳 02456577259

2018-09-17: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法官武强024-57567258

2018-08-12: 辽宁抚顺市东洲区人民法院
地址:抚顺市东洲区东安街18号
电话02457567494
邮编:113003
院长 尹宪科 18641311202
副院长 冯绍谦 57567401 18641318701
副院长 于国徽 57567402 13942345556
副院长 黄 涛 57567403 1864131870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11-26:
龙凤派出所对此案的经办人是:侯金海:住宅电话:57488008   手机:13500439518

抚顺市东洲区龙凤派出所讲真相电话:
所长: 张华鹏 办公室电话:54629051 宅电话 57504688 手机:13904139986
教导员:康庆勋 办公室电话:54629055 宅电话52341373 手机:13842310129
社区中队:刘智勇 值班室:54629058宅电话2633431 手机:13842346400
案件中队:郑伟值班室:54629058宅电话52536918 手机:13841355708
巡防中队:侯金海 值班室:54629058 宅电话57488008 手机:13500439518
警长:金泰峰 值班室:54629058 宅电话58162003手机:13304933040
警长:李宏斌 值班室:54629058 手机:13841327754
警长:刘汉明 值班室:54629058 宅电话57857966 手机:13941376179
探长:周鹏 值班室:54629058 手机:13842315772
探长:刘祥 值班室:54629058 宅电话54463386手机:13941329797
探长:金泰洪 值班室:54629058 宅电话57572783手机:13542382988

请法轮功学员及时打真相电话营救王彩云、周波母子。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