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6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青岛 平度市 >> 徐桂云, 女,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崔家集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1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4: 坚信真善忍 山东孝媳走过三年酷刑历程
在山东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的三年里,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现年六十岁的徐桂云遭受了无数次的酷刑折磨、殴打凌辱。

徐桂云是山东平度市崔家集镇人,她是当地有名的孝媳。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徐桂云曾患有溃疡、头疼等疾病;在左腿上,还有一块鹅蛋那样大的肉瘤。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真、善、忍成为她行事、做人的标准。她的勤劳、善良、孝心得到亲朋好友的认可。

可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徐桂云却多次遭绑架迫害。二零一四年八月,徐桂云被山东高密警察绑架,二零一五年春天在“零口供”、“零签字”的情况下,被高密法院冤判三年,借口是她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同年五月上旬,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

徐桂云因坚守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拒绝转化,遭受了恶警坏人的严酷迫害。

潍坊看守所长达八个月的酷刑折磨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徐桂云到高密市大牟家镇大杜家村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大牟家镇派出所绑架。当时,徐桂云正在给路人讲真相,突然从一辆车上窜下好几个人,他们拧住她的胳膊,连拉带拽的将她绑架到车上,过程中有很多路人围观,徐桂云善意地告诉大家:法轮功教人做好人。

中共邪党人员将徐桂云劫持到一个房子里,把她的手脚都给锁上,动不了。很多人轮番到屋里逼问她,并且不让她吃饭,不让她睡觉。第二天早上,又将她连拉带拽的拖上车,此时,徐桂云仍然饿着肚子。他们将徐桂云劫持到潍坊看守所,在这里徐桂云遭受了长达八个月的迫害。

一进潍坊看守所,三个身穿制服的男人,就用手野蛮地扒徐桂云的衣服,遭到徐桂云的抵制,又来了五、六个人强行扒光徐的衣服。这一流氓行径令人震惊。徐桂云被关押的那间屋里有二十多个人,除了包括徐桂云在内的两位法轮功学员,其他人都是罪犯。

因为徐桂云抵制一切迫害,看守所迫使她穿破烂的衣服,关在屋里整天不见阳光,不让她洗漱,不给她上厕所方便的纸……为了逼迫她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相关人员在关押她的房门下方开了道口,每天就从这个门上的小口递饭,以此侮辱徐桂云的人格。

大冬天,警察迫使徐桂云光着脚站在雪地里,再将她身上泼上凉水。当时外面下着大雪。徐桂云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师父好!求师父加持弟子……”不知不觉大雪停了,太阳出来了。

二零一四年八月,徐桂云被绑架后,警察到徐桂云家非法抄家时,骗家人说把(与法轮功有关的)东西全拿出来就放徐桂云回家。警察撬开家里好几个锁,衣柜也被打破了,衣服扔了一地,抢走五千多元,还有(写有法轮功真相的)真相币六百多元,扣留了一辆电动车,还有一部手机。相关警察不告诉家人徐桂云被非法关押在哪里,把家人急得到处找。家人为徐桂云聘请了当地律师,每次会见都要花费三千元。

被非法判三年 在济南女子监狱遭无数次折磨

在监狱被迫害的三年里,因不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徐桂云遭受了无数次的酷刑折磨,殴打凌辱。她说:“如果不是对真、善、忍的坚信,如果不是师父无时无刻的保护,我可能连命都没了。每一次遭受酷刑折磨时,我都在心里背师父的讲法,是师父真、善、忍的法理鼓舞我走过那(酷刑加身的)三年。”

刚被劫持到女子监狱时,狱警问徐桂云:你被判了几年?回答就给新衣服,不回答就给破衣服。徐桂云坚称自己不是罪犯,不回答。就这样,徐桂云被迫穿破衣服,并被非法扣了大约四百元。

徐桂云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十一监区。为了抵制迫害,徐桂云不签字,不报告、不站队、不报数,不起立,不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不配合、不遵守监狱的一切所谓规章制度。

为了逼迫徐桂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监狱参与迫害人员研究了一套所谓的转化方案。每天除了逼迫徐桂云看、听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录音,还逼迫她写所谓的思想总结。参与迫害人员逼迫徐桂云坐小凳子,从早到晚再到早,周而复始。一动就招致辱骂。其中青岛姜(学)平、刘秀芹(六十岁左右)骂人骂的最卖命。

参与迫害人员有毒贩子、杀人犯等,他们三个人一组对徐桂云进行强制转化。分早、中、晚三组共九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迫害,期间不停地变换人员。有一天他们一拥而上将徐桂云压倒在地,有压头的,压腿的,压手的,压脚的,把她打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还用鞋子打。逼她写背叛法轮功与李洪志师父的所谓“五书”,并逼她骂人。有一个叫姜学平、唐玮玮(音)的,打得徐桂云满脸是血,还打掉了她好几颗牙齿。

这一切被一位法轮功学员看到了,该学员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坏人吓得赶紧关上门跑了。

坏人在厕所的墙上写上污蔑大法师父的东西,徐桂云将其清理干净了,被刘秀芹看到了,叫来一帮犯人把徐桂云打得浑身青紫,还把厕所的脏污倒在她头上,对她大声辱骂。

参与迫害人员不停地骂,不给吃的,百般折磨,逼迫徐桂云从早到晚的站着,一动就加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站到接近天亮;有时不让站也不让坐,如果坚持不住徐桂云倒在地上,大冬天她们就往她身上泼上冰水,衣服全是水。

徐桂云脚肿了她们也不让动,不给她纸上厕所。天天这样迫害,持续了一个多月。大热天不给水,不让吃饭,迫害死算绝食自杀。

曾经十八天徐桂云没见着水,不让洗,不让睡,有时八、九个人突然象土匪似的对徐桂云又是拧、又是掐……徐桂云的手心等处被抽出血。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月。

相关人员威胁徐桂云说:“你再不转化(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还有更厉害的(迫害手段)。”参与迫害人员写了背叛、污蔑李洪志师父的“五书”逼迫徐桂云签字,说签字后发网上就是她写的。尽管遭到种种酷刑迫害与非人折磨,徐桂云没写过违背良心、背叛信仰的一个字。

不转化(不放弃信仰)的不准出屋,不准互相见面,不准在一起,不准家人接见。有一天,警察骗徐桂云说带她出去透透风,晒晒太阳,将她骗到了医院,说是查血,抽血化验很多次,(据知情人讲其实是把法轮功学员的血卖了),还胡说徐桂云有病。徐桂云坚称自己修炼法轮功多年,身体健康,没有任何病。后来一个所谓的高级教授过来检查,结论是:徐桂云根本没有病。

此次徐桂云在医院里被迫害六天,期间相关人员逼迫她吃药,徐桂云不配合,参与迫害人员一脚把她踢倒在地,令她疼痛难忍……

“每一次酷刑折磨时,每一次痛苦难当时,我都默背师父关于真善忍的相关讲法,每一次都感到慈悲的师父就在身边,是师父陪我走过了那艰难黑暗的三年……”三年的冤狱没有动摇徐桂云对法轮功的信仰,没有动摇她对李洪志师父的坚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4/坚信真善忍-山东孝媳走过三年酷刑历程-380778.html

2015-11-01: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狱中遭迫害近况
山东平度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她们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不配合恶警的所谓“转化”,目前正遭受严酷迫害。

山东平度现有6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子监狱,她们每天除了被迫看、听诬蔑法轮功的录像录音,就是写所谓的思想总结。其中李丽、徐桂云、王玉臻因坚守自己对法轮功的信仰,拒绝转化,现正遭受恶警坏人的严酷迫害。

据知情人透露,王玉臻现被迫害得精神不正常,大小便失禁。王玉臻是在2009年被非法关押到山东女子监狱的。2009年2月18日,平度法轮功学员王京先被恶警绑架,一名女恶警冒充王京先的女儿给王玉臻打电话,谎称王京先被车撞了,现在家里,将王玉臻诱骗到王京先家中将其绑架。后王玉臻被冤判8年。

李丽是在2012年冬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的,因李丽拒绝转化,近三年来,她一直被关禁闭。为了坚持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现年四十三岁的李丽先是被单位开除工职,后又被关精神病院一百二十三天;被劳教两年;判刑四年;这次又被判刑四年,中共借口是她向当地民众派发邀请旁听法院审理王广伟案的邀请函。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李丽遭到了恶警坏人惨无人道的迫害,曾历经野蛮灌食、熬鹰、毒打、吊铐、打毒针、罚站、罚坐、关禁闭等等酷刑,但她从未向恶人妥协过,酷刑并不能动摇她对大法的坚信。

徐桂云今年57岁,山东平度市崔家集镇人,她是当地有名的孝媳。2014年8月,徐桂云被山东高密恶警绑架,今年春天被劫持到山东女子监狱。现在恶人为了逼徐桂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达到转化徐桂云的目的,正在研究一套所谓的转化方案。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桂云多次遭绑架迫害。今年春,在“零口供”、“零签字”的情况下,被高密法院冤判三年,借口是她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狱中遭迫害近况-318435.html

2015-09-25:山东平度孝媳被冤判三年 被济南女子监狱关押
自从二零一四年八月以来,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徐桂云的家笼上了阴影。她九十九岁的婆婆一直不见孝媳的身影,不由得念叨出声来:“她一直没有消息,也不给我打电话。怎么回事呢?”

大家赶紧岔开话题。原来,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善良的徐桂云为了让乡亲们明白大法真相,到高密市大牟家镇大杜家村讲真相,遭大牟家镇派出所绑架。全家人怕老婆婆承受不住,一直没告诉她,只说她出远门了。

可是这一年来,老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是啊,按照徐桂云平日对老人的体贴、关怀,她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都不打电话问候一下呢?面对老人担忧的神色,大家只能说些安慰的话。

面对徐桂云遭迫害,她丈夫的表姐说:“她真好,对婆婆非常贴心,老人家说,她对我比对她娘家亲妈还好。法轮功好,教人善良忍让,哪里不好呢?”

“她是个时尚、整洁,非常有经济头脑的人,为家庭付出很多,颇具女企业家的风采,家境殷实。”徐桂云的朋友如是说。

徐桂云,今年五十七岁,是山东平度市崔家集镇人,她的勤劳、善良、孝心得到亲朋好友的认可。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徐桂云曾患有溃疡、头疼等疾病;在左腿上,还有一块和鹅蛋那样大的肉瘤。修炼法轮功后,所有的病症都消失了,真善忍成为她行事、做人的标准。

可是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桂云多次遭绑架迫害。二零一五年春,在“零口供”、“零签字”的情况下,被高密法院冤判三年,五月上旬,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无惧迫害 坚守信仰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上午,徐桂云正在家和两位技术员谈技术问题,以一姓王的人为首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共十人,象土匪一样,闯入徐桂云家,到处乱翻,随后将徐桂云和两位技术员一同带到城关派出所,问清情况后,放两位技术员回去了。
警察将徐桂云绑在铁椅上、给她戴上手铐,姓王的和刘杰俩警察毒打徐桂云,当时徐桂云正来例假,警察把她甩在地上,并推到外边淋雨,五天不让吃喝,不让大小便,叫嚣要让她坐到生虫。徐桂云的腿、脚被迫害得肿得很粗,上不去楼,五天内就瘦了十多斤。

警察又把徐桂云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徐桂云坚守自己的信仰。六月二十三日警察又将她劫持到绍兴路六十七号的青岛六一零洗脑班,妄图“转化”她。徐桂云抵制迫害,高声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向里面的人讲真相。警察勒索徐桂云家人三千元后,于七月二十三日放徐桂云回家。

城关派出所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平度国保警察刘杰、六一零、国保大队,崔家集派出所、信访办、司法所、崔家集中共党委等多人,闯入徐桂云家,在徐桂云家肆意抢劫,并将徐桂云骗至派出所,强迫坐“铁椅子”折磨。警察殴打徐桂云,并把她拉到平度中医院“查体”,到晚上才放徐桂云回家。

恶人围追堵截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徐桂云在骑车外出时,遭到崔家集镇中共党委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及派出所共三辆车、二十多人的围、追、堵、截后绑架,身上所带两千元现金被抢。

徐桂云被毒打,非法拘留七天后放回,身体受到了很大伤害,之后很长时间腿还肿痛、青紫。以下是徐桂云的自述: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我有事骑电动车外出,顺便告诉路人大法的美好和我修炼法轮功后出现的奇迹,如满身疾病很快痊愈,满头白发逐渐变黑等等。后来,崔家集党委副书记张忠良、信访办主任韩瑞永、司法所、派出所和平度公安局人员出动两辆黑轿车、一辆警车共二十多人沿路追赶我,妄图将我绑架。

当时路上有很多晒麦子的农民,我就对那些农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叫人做真正的好人。我上有高龄的婆婆,下有两个儿媳,我们老少三代很和睦。大家都来看看共产党的这些干部,他们正事不干,不去抓坏人,专害好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三辆车追赶我,堵截我,那辆警车还试图撞我的电动车,中共邪党副书记张忠良也曾试图拽住我的车把,想把我从电动车上弄下来。我沿着南外环到陶屯跑了几个来回后,他们用车、人排成墙将我围住,他们象土匪一样的一拥而上,把我绑架。身上带的准备办事用的两千元现金被抢走,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当时就把我毒打一顿,打得我的腿到现在还肿痛、青紫。

这些人又两次到我家去抢劫,他们不管我九十六岁的婆婆吓成了什么样,只管像土匪一样的到处乱翻,共抢走mp5一个,mp3一个,手机五部,录音机一台,几个神韵晚会的光盘和《新经文》三本。他们威胁我,说要把我绑到派出所的铁老虎凳上刑,把我的手、脚都铐上了。他们从上午一直到晚上六点近八个小时不让我吃喝。

下午,平度“六一零”副主任国玉成和平度国保大队的警察刘杰来到后就打我脸。晚上,警察们把我劫持到平度中医院去体检,体检完后把我关押到了平度拘留所,我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进了一间关押着二十多人的大房间,那里还非法关押着门村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恶人不准我大便,也不准我洗澡。

七天后,门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位被放回。一名警察也把我叫到办公室,想把我送到别的地方继续迫害。七天的迫害,使我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体重从刚被绑架时的一百五十五斤,减到不足一百四十斤,我当时就眼前一黑,摔倒在地,身体抖个不停。恶人见状怕担责任,急忙将我送到医院,连打了两针也不见好,就勒索了我家人四百七十元钱后,将我放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5/山东平度孝媳被冤判三年-被济南女子监狱关押-316286.html

2015-01-14: 山东平度市农妇徐桂云被非法起诉
徐桂云,女,五十七岁,山东平度市崔家集镇人。她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徐桂云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然而自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徐桂云多次遭绑架、迫害。她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所谓的司法程序已到检察院。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徐桂云到山东高密市大牟家镇大杜家村讲真相,被人恶告,遭大牟家镇派出所绑架。据目击者称:从一辆黑轿车下来好几个人,硬拽徐桂云上车,徐桂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们不要继续为中共卖命害人,我们做好人没有错,记住法轮大法好。

最后警察还是硬把徐桂云抬上了车,拉到大牟家派出所迫害,后徐桂云被劫持到高密拘留所非法关押,现被非法关押在潍坊看守所。所谓的司法程序已到检察院。

多年来,徐桂云因为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多次遭到中共的绑架和关押。

无惧迫害 坚守信仰

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上午,徐桂云正在家和两位技术员谈技术问题,以一姓王的人为首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共十人,象土匪一样,闯入徐桂云家,到处乱翻,随后将徐桂云和两位技术员一同带到城关派出所,问清情况后,放两位技术员回去了。

警察将徐桂云绑在铁椅上、给她戴上手铐,姓王的和刘杰俩警察毒打徐桂云,当时徐桂云正来例假,警察把她甩在地上,并推到外边淋雨,五天不让吃喝,不让大小便,叫嚣要让她坐到生虫。徐桂云的腿、脚被迫害得肿得很粗,上不去楼,五天内就瘦了十多斤。

警察又把徐桂云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徐桂云坚守自己的信仰。六月二十三日警察又将她劫持到绍兴路六十七号的青岛610洗脑班,妄图“转化”她。徐桂云抵制迫害,高声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向里面的人讲真相。警察勒索徐桂云家人三千元后,于七月二十三日放徐桂云回家。

城关派出所对徐桂云的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平度恶人刘杰、六一零、国保大队,崔家集派出所、信访办、司法所、崔家集中共党委等多人,闯入徐桂云家,在徐桂云家肆意抢劫,并将徐桂云骗至派出所,强迫坐“铁椅子”折磨。警察殴打徐桂云,并把她拉到平度中医院“查体”,到晚上才放徐桂云回家。

恶人围追堵截徐桂云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徐桂云在骑车外出时,遭到崔家集镇中共党委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及派出所共三辆车、二十多人的围、追、堵、截后绑架,身上所带两千元现金被抢。

徐桂云被毒打,非法拘留七天后放回,身体受到了很大伤害,之后很长时间腿还肿痛、青紫。以下是她的自述: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我有事骑电动车外出,顺便告诉路人大法的美好和我修炼法轮功后出现的奇迹,如满身疾病很快痊愈,满头白发逐渐变黑等等。后来,崔家集党委副书记张忠良、信访办主任韩瑞永、司法所、派出所和平度公安局人员出动两辆黑轿车、一辆警车共二十多人沿路追赶我,妄图将我绑架。

当时路上有很多晒麦子的农民,我就对那些农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叫人做真正的好人。我上有高龄的婆婆,下有两个儿媳,我们老少三代很和睦。大家都来看看共产党的这些干部,他们正事不干,不去抓坏人,专害好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三辆车追赶我,堵截我,那辆警车还试图撞我的电动车,中共邪党副书记张忠良也曾试图拽住我的车把,想把我从电动车上弄下来。我沿着南外环到陶屯跑了几个来回后,他们用车、人排成墙将我围住,他们象土匪一样的一拥而上,把我绑架。身上带的准备办事用的两千元现金被抢走,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当时就把我毒打一顿,打得我的腿到现在还肿痛、青紫。

这些恶人又两次到我家去抢劫,他们不管我九十六岁的婆婆吓成了什么样,只管像土匪一样的到处乱翻,共抢走mp5一个,mp3一个,手机五部,录音机一台,几个神韵晚会的光盘和《新经文》三本。他们威胁我,说要把我绑到派出所的铁老虎凳上刑,把我的手、脚都铐上了。他们从上午一直到晚上六点近八个小时不让我吃喝。

下午,平度“六一零”副主任国玉成和平度国保大队的警察刘杰来到后就打我脸。晚上,警察们把我劫持到平度中医院去体检,体检完后把我关押到了平度拘留所,我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进了一间关押着二十多人的大房间,那里还非法关押着门村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恶人不准我大便,也不准我洗澡。

七天后,门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位被放回。一名警察也把我叫到办公室,想把我送到别的地方继续迫害。七天的迫害,使我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体重从刚被绑架时的一百五十五斤,减到不足一百四十斤,我当时就眼前一黑,摔倒在地,身体抖个不停。恶人见状怕担责任,急忙将我送到医院,连打了两针也不见好,就勒索了我家人四百七十元钱后,将我放回家了。

2014-08-29: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徐桂云被劫持到高密拘留所
平度崔家集法轮功学员徐桂云,56岁,8月22日下午,到高密大牟家镇大杜家村讲真相,被人构陷。下午5点,遭大牟家派出所绑架。据目击者称:从一辆黑轿车下来好几个人,硬拽徐桂云上车,在这期间,徐桂云一直给他们讲真相、劝善,并告诉他们不要继续为中共卖命害人,我们做好人没有错,记住法轮大法好,最后他们还是硬把徐桂云抬上了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9/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96638.html#14828231812-6

2012-11-01:山东平度农妇徐桂云遭围追堵截迫害经过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山东平度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徐桂云在骑车外出时,遭到镇中共党委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及派出所共三辆车、二十多人的围、追、堵、截后绑架,身上所带两千元现金被抢。

徐桂云被毒打,非法拘留七天后放回,身体受到了很大伤害,腿到现在还肿痛、青紫。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叫徐桂云,今年五十五岁,是山东平度市崔家集镇人,我是一九九九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修炼法轮功前我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然而自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多次遭恶人绑架、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我有事骑电动车外出,顺便告诉路人大法的美好和我修炼法轮功后出现的奇迹,如满身疾病很快痊愈,满头白发逐渐变黑等等。后来,崔家集党委副书记张忠良、信访办主任韩瑞永、司法所、派出所和平度公安局人员出动两辆黑轿车、一辆警车共二十多人沿路追赶我,妄图将我绑架。

当时路上有很多晒麦子的农民,我就对那些农民说:“我是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大法叫人做真正的好人。我上有高龄的婆婆,下有两个儿媳,我们老少三代很和睦。大家都来看看共产党的这些干部,他们正事不干,不去抓坏人,专害好人。”

在众目睽睽之下,三辆车追赶我,堵截我,那辆警车还试图撞我的电动车,中共邪党副书记张忠良也曾试图拽住我的车把,想把我从电动车上弄下来。我沿着南外环到陶屯跑了几个来回后,他们用车、人排成墙将我围住,他们象土匪一样的一拥而上,把我绑架。身上带的准备办事用的两千元现金被抢走,一个穿着警服的恶警当时就把我毒打一顿,打得我的腿到现在还肿痛、青紫。

这些恶人又两次到我家去抢劫,他们不管我九十六岁的婆婆吓成了什么样,只管像土匪一样的到处乱翻,共抢走mp5一个,mp3一个,手机五部,录音机一台,几个神韵晚会的光盘和《新经文》三本。他们威胁我,说要把我绑到派出所的铁老虎凳上刑,把我的手、脚都铐上了。他们从上午一直到晚上六点近八个小时不让我吃喝。

下午,平度“六一零”姓郭的和平度国保大队的恶警刘杰来到后就打我脸。晚上,恶警们把我劫持到平度中医院去体检,体检完后把我关押到了平度拘留所,我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进了一间关押着二十多人的大房间,那里还非法关押着门村的三位法轮功学员。恶人不准我大便,也不准我洗澡。

七天后,门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位被放回。一名恶警也把我叫到办公室,想把我送到别的地方继续迫害。七天的迫害,使我的身体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体重从刚被绑架时的一百五十五斤,减到不足一百四十斤,我当时就眼前一黑,摔倒在地,身体抖个不停。恶人见状,急忙将我送到医院,连打了两针也不见好,就勒索了我家人四百七十元钱后,将我放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1/山东平度农妇徐桂云遭围追堵截迫害经过-264772.html

2012-07-08: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徐桂云已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8/二零一二年七月八日大陆各地简讯与交流-259880.html#127801031-7

2012-06-25: 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徐桂云在家中遭绑架
2012年6月22日一大早,平度崔家集法轮功学员徐桂云,在家中遭平度610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5/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59352.html#1262423223-1

2011-12-31: 告诉人们法轮功益处 山东农妇遭恶警折磨
徐桂云是一位山东平度市五十多岁的普通妇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当地中共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在徐桂云家肆意抢劫,并将徐桂云骗至派出所,强迫坐“铁椅子”折磨。中共恶徒还殴打了徐桂云,并把她拉到平度到医院“查体”,到晚上才允许徐桂云回家。
参与迫害的有:平度反邪教科(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打手刘杰、六一零(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迫害机构)、国保大队,崔家集派出所、信访办、司法所、崔家集中共邪党委等人。

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就是因为徐桂云告诉人们自己和同事、亲人因为修炼法轮功而受益的真相。在没炼法轮功之前,徐桂云曾患有溃疡头疼、在左腿有一块和鹅蛋那样大的肉瘤,修炼法轮功后,全都好了。徐桂云不但自己的病好了,她身边的同事、亲人也受益于大法,相继得福报。下面是徐桂云亲身经历的两件事。

徐桂云的同事王亮,早年在原李家庄供销社。二零零一年,同事王亮带着儿子及她同事的儿子一行三人来徐桂云家。当时王亮儿子才十岁,这个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尿腚病,久治无效。这天,他们一到徐桂云家,王亮儿子看到桂云家家中的大法师父法像,就大叫着告诉他妈:师父!师父!他妈问他:好不好?王亮儿子说:好,不是学校老师说的那样,法轮大法师父好!王亮儿子说了几句真心话,结果十年的尿腚病好了。现在王亮的儿子已入军官学校。

徐桂云娘家哥嫂的儿子开超市,哥嫂给儿子看孩子。一天,孙子不幸从二楼三米多高向下掉,掉到超市里边。当时有很多人在场,家中有三辆车,家人都不敢开(吓蒙了),由外甥开车送到当地医院。当地医院一看,不让进去了,又去了廖兰医院,照出结果叫快转院,又来到平度医院,结果叫快转青岛。到青岛医院,医生一看,不让住,怕当时死在医院里。徐桂云嫂子一看就说:孩子活不了,我也不活了。

面对两条人命,四个医院不要。最后,家人把孩子拉到徐桂云家,因徐桂云修大法,他们知道大法与大法师父就是救度众生的。徐桂云告知全家人都诚心的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结果孩子得救了。

徐桂云告诉她见到的人,法轮大法救了她身边亲人和同事儿子的命。

结果,只是因为告诉人们法轮功福益众生的事实真相,徐桂云,一个普通妇女,却遭到中共一群不法人员的绑架、殴打和“铁椅子”折磨。

同样的绑架和“铁椅子”折磨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三日也发生过。当时,徐桂云在家正和两位常人技术人员谈技术问题,以六一零一姓王为首的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共十人,象土匪一样,闯入徐桂云家,到处乱翻,随后将徐桂云等三人一同带到派出所,问清情况后,两位常人技术人员回去了,恶警将徐桂云绑在铁椅上、戴手铐。姓王的和刘杰二恶警毒打徐桂云, 当时徐桂云正来例假,恶警把她甩在地上,并推到外边淋雨,五天不让吃喝,不让大小便,叫嚣要让她坐到生虫,徐桂云的腿、脚被迫害的肿的很粗,上不去楼,五天内就消瘦了十多斤。

恶警又把徐桂云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徐桂云坚持信仰。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三日,恶警又将她劫持到少兴路六十七号的青岛六一零洗脑班,妄想“转化”她。徐桂云抵制迫害,高声唱大法弟子的歌,向里面的人讲真相,最后恶警勒索徐家人三千元,徐桂云于七月二十三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31/告诉人们法轮功益处-山东农妇遭恶警折磨-251267.html

2008-11-08: 大法弟子徐桂云被迫害情况
山东平度大法弟子徐桂云 ,2008年5月3日在家正和两位技术人员谈技术问题,上午8点,以610一姓王为首的国保大队、城关派出所共10人,象土匪一样,闯入徐桂云家,到处乱翻,随后将徐桂云三人(两位技术人员是常人)一同带到派出所,问清情况后,他俩回去了。恶警将徐桂云绑在铁椅上、戴手铐,姓王的和刘杰俩恶警毒打徐桂云,当时徐桂云正来例假,恶警把她甩在地上,并推到外边淋雨,五天不让吃喝,不让大小便,叫嚣要让她坐到生虫,徐桂云的腿、脚被迫害的肿的很粗,上不去楼,5天内就消瘦了10多斤。

恶警又把徐桂云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徐桂云坚持信仰。6月23日恶警又将她劫持到少兴路67号的青岛610洗脑班,妄想“转化”她。徐抵制迫害,高声唱大法弟子的歌,向里面的人讲真相,最后恶警勒索徐家人3千元,徐桂云于7月23日回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1/8/189400.html

青岛 平度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9-02-02:祝沟派出所:
电话:053283321006
所长牟晓峰13869839721
指导员葛某13964277668
警察刘忠宝15065328833
警察王优武13853295116

2019-01-24: 山东高密大牟家镇派出所:05362882057 所长刘地彬 13864691696
山东平度市崔家集派出所:05328238101 1所长代波 13708955970 指导员孙明春 13361271699
高密市六一零办:05362123683 主任李月彬宅 05362318778、13608953738
高密市公安局:
局长鹿钦义 0536259360605362318688
国保大队 05362593670、05362593671
大队长王传普 1396360673805362331223
副大队长孙立忠 13853611038
教导员于钦荣 13506460987
“六一零”大队 05362593672、05362593673
综合科科长钟晓娟 13964678066
国保中队长毛晓虎 13791610966
邪教(中共是邪教)中队长夏坤 1386468611005362300909
邪教(中共是邪教)中队指导员项圣杰 13953666609
国保臧兴传宅05362340081
打手刘杰 15866870870 家庭住址:山东平度千汇花园北面临街楼东单元201户(1楼是门市房)邮编:266700
国玉成,平度六一零副主任,15615887178

2018-11-20: 李园派出所:
地址:山东省平度市红旗路与华星路交汇口
电话:0532-266700
所长代波66587376、13708955970
所长张君祥66587376、13906480680

2018-10-15: 度城关派出所:
电话:0532-87361724
所长李建伟0532-66587368宅88383179、1856167178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