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大连 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 >> 史红波, 男, 42

史红波
史红波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
个人近况: 2011年2月28日 迫害致死 (2008-10-2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8-10-29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421

酷刑演示:双臂分别铐在两个床上,双臂呈飞机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5-02: 警察将史红波折磨致命危才放人

大连法轮功学员史红波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在中共迫害中离世。他生前在大连劳教所、本溪市威宁营洗脑班遭到酷刑折磨,恶警明知道他已被迫害出心脏病症,还对他进行高压电击折磨,逼他放弃信仰,并折磨他致命危时才放他回家。警察在用车拉生命垂危的史红波回家途中,还频频要他“坚持住,别死在车上”。很显然,警察是认为史红波难有生机,才放他回家的。

直接参与迫害史红波的有: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警察于永刚、刘杉;大连市劳教所警察何旭东、周厚明、董阁奇、李茂江、王化金、张峰、刘征、王兴路、孙涛;本溪威宁营所谓的“法制转化中心”恶警王爱国、杨冬冬、张书等以及社区六一零人员马某、汪某等人。

史红波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已于2011年3月4日在明慧网上报道(大连法轮功学员史红波被迫害致死)。这里是恶警迫害史红波事实补充: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上,史红波刚走出家门准备上班,突遭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警察于永刚、刘杉等多人绑架,同时遭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丛丕晶、史红波年迈母亲。

警察对史红波的住所洗劫之后,将他们三人劫持到大连市西岗区日新派出所非法审问了一天,当晚史红波、丛丕晶被关押进大连市看守所,其母亲被放回家。史红波后被劫持到大连劳教所非法劳教。

在大连市劳教所,史红波拒穿号服、拒出工,被捆绑在死人床上一周,期间遭恶警周厚明等用电棍电击、“飞机式”等手段迫害。参与迫害史红波的警察还有董阁奇、李茂江、王化金、张峰、刘征、王兴路、孙涛等。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市劳教所大队长何旭东等人突然将史红波、刘伟、龚旭东秘密劫持到本溪市威宁营所谓的“法制转化中心”继续迫害。此时史红波已被迫害出心脏病症,何旭东把此情况告诉洗脑班警察。然而次日,中队长王爱国问副大队长杨冬冬:“用电棍电他(史红波)哪儿?”杨说:“这小子身体这么结实,想电他哪儿就电哪儿,只要当时不电死就行,有事找大连(劳教所) 。”结果警察用两根电棍对史红波从头电击到脚、包括肛门等处,史红波当即被电死过去。警察给史红波强行灌药后,见没有反应,中队长王爱国用皮鞋在史红波的全身踢了几脚,仍没有反应,这才叫普教用被褥将史红波抬到诊所抢救。

苏醒后的史红波,身体极度虚弱,不能进食,随即被转到普教大队,警察派一个患有肺结核很严重的普教人员包夹看管史红波。之后不长时间,史红波被传染上了肺结核,但狱警不予以治疗。史红波病情日趋恶化,生命垂危,直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中队长王爱国对史红波说:“你可要坚持住,可别死在这里,马上送你回家。”随后跟大连劳教所联系。大连劳教所的何旭东等人用车将史红波接出,在车上史红波问他们:“你们还准备把我送哪儿?”何旭东说:“你要坚持住,别死在车上,直接送你回家。”警察怕被传染,将车窗全部打开,何旭东随后同金州区“六一零”人员将史红波拉到他家住的地方,史红波自己吃力地刚下车,还未站稳,史红波的母亲刚走出家门,警察一句话不说,关上车门,急速开走。整个过程证明,警察刻意将史红波往死亡边缘迫害。

三、四天后,金州区六一零指使社区六一零人员马某、汪某和先进街道办事处主任等三人到史红波家,逼仍处于生命垂危的史红波补写所谓的“三书”,并说如不写,还给拉回本溪市威宁营的“法制转化中心”去,遭到史红波的断然拒绝。他们随后又第二次上门骚扰。

史红波回家后,一直咳嗽、高烧不断,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留下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警察将史红波折磨致命危才放人-239999.html

2011-03-04:法轮功学员史红波,男,原籍黑龙江省,四十二岁,在大连金州区开饺子馆,他待人真诚厚道,秉承“真善忍”为人做事赢得了邻居和顾客们信任和称赞,饺子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好。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史红波在家门口被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几名恶警绑架、非法劳教,在大连劳动教养院遭受酷刑折磨,身体受到严重摧残;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秘密转移到本溪威宁营所谓的法制转化中心,遭受电击、殴打等酷刑,身体出现严重病态,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回大连金州家中,一直高烧不断,咳嗽,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家中七十五岁的老母亲悲痛不已。
被绑架迫害经过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四日早七点多,大连市金州区法轮功学员史红波准备去工作,刚走到小区大门口就被三个不明身份的人绑架了。之后三个人非法闯进他的家里,绑架了史红波年过七旬的母亲与合租房屋的丛丕晶。史红波和丛丕晶当时就被野蛮的戴上手铐。当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是干什么的,他们只是说:“跟踪这么长时间一点警觉没有吗?”并不说明他们的身份。他们又叫来五个警察进行非法抄家。

大约十点多,中共警察们把屋里洗劫一空,其中台式电脑两台、打印机四台、刻录机一部、扫描仪一台、塑封机一台、移动硬盘四个、照相机一部、切纸刀两把、录 音机两台、复读机一台、mp3工作用品,还有大法师父像片、大法书籍、讲法光盘、讲法磁带等。抽屉里所有平时用的东西也都被倒空,就连针线、 包、铅笔头、还有日常用的螺丝刀、剪刀、指甲刀等等生活物品都被洗劫一空。

邪党人员们在往车上非法绑架时,把史红波和丛丕晶的头都用塑料袋套上,说是怕被拍照。丛丕晶当时只是穿件短袖和夏天的裤子,连外衣也没让穿,脚上是拖鞋。因丛丕晶喊:法轮大法好,再次被恶党警察们打倒在地并拖上车。鞋也被拖掉了。史红波的母亲也被一起带走。大约十一点多钟她们被带到大连西岗区日新派出所。

史红波的母亲当晚被放回,警察只是把从丛丕晶包中搜走的七百多块钱中拿出一百元给了老人就不管了。而史红波和丛丕晶于十月十五日晚被非法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

丛丕晶的身体以前曾被迫害的严重腰椎骨折、左腿肌肉萎缩、没有知觉瘫痪在床,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才站立起来。但在后来的连续迫害中,因遭受酷刑折磨使身体多次被严重摧残,没能等到康复就又被非法绑架。十月十四日被中共警察们绑架殴打和拖拽后,丛丕晶就无法行走,左腿不好使,腰也抬不起来。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又被折磨二十多天,已无法自立,医院检查发现椎骨断裂错位。中共不法人员们不但不马上放人,还毫无人性的对丛丕晶进行非法劳教两年,劳教所怕担责任拒收,他们才不得不把丛丕晶送回家扔路边。后来,好心的居民把丛丕晶背回屋里。有看到这一幕的居民说:“这哪是人干的事,简直是一帮土匪”。

史红波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零八年十一月六日非法送往大连教养院关押。史红波的母亲现已年迈,多年来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这次非法绑架对老人的打击很大,身体一天天的消瘦,非常需要人照顾。经济上一直依靠儿子经营的小饺子馆来维持。儿子被绑架后,就已无法正常营业。

大连劳教所的非人迫害

在大连教养院二大队,恶警大队长董阁奇、副大队长何旭东(管教大队长),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号开始隔离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屋,每屋里派两普教监控,强制穿号衣、戴号牌。史红波拒绝穿号衣。

六月二十二号下午一点多,恶警董阁奇带领七个中小队长: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和孙涛,把史红波叫出去,逼史 红波穿号衣、戴号牌,史红波严词拒绝。恶警们一起将史红波摁倒在床上,强行给他穿号衣、戴号牌,并非法加刑期十五天。恶警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 字型固定在床上,头上戴拳击帽,不能动弹。恶警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脖子。晚上,监控史红波的普教,看着丝毫不得动弹的史红波被迫害的太惨,于心不忍 的给他适当松绑,把头盔卸下,拿枕头给史红波枕上。恶警董阁奇知道后,说他照顾法轮功,要给这个普教加刑。
六月二十六号,恶警董阁奇叫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开,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大间隔的床边,呈飞机式,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让解开,其余时间都被铐着,由两个普教监控,不让史红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热天,头在拳击帽中汗渍渍的。普教告诉董阁奇:人都要臭了。董阁奇才让人打盆水给史红波擦身
史红波被迫害得出现心脏病、高血压,最后二大队怕其他的法轮功学员知道迫害真相,将史红波转到普教大队四大队。
本溪威宁营劳教所的折磨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大连教养院将法轮功学员史红波、刘伟、龚旭东送至威宁营所谓的法制教育中心继续迫害。史红波不和他们所谓谈话,并揭露他们传假经文,还告诉其他法轮功学员不要相信这些假经文。由于屋里有声控的监视器,法制中心的恶警一周后将史红波送到普通劳教大队,但是当时史红波心脏病已经犯了。

十月九号后,在恶警大队长杨冬冬(警号:2152158,电话:15841445674)的授意下,强迫史红波穿囚服,十月十一号早上,管教大队长王爱国和中队长张书在明知史红波有心脏病的情况下,仍用两个电棍电击史红波的脖子,张书直接用警棍打史红波。电了三四下后,史红波被电击昏过去 了。王爱国看到人倒后马上把电棍藏到抽屉里,还踢史红波,看到人毫无反应,才给狱医打电话。狱医几分钟后到现 场,给史红波进行检查,发现心脏病很严重,让劳教人员将史红波抬到卫生所,做心电图等检查。等史红波恢复知觉后,又马上把史红波送回十大队。
史红波被迫害的身体一直不好,高压一百八十,低压一百五十,心律过速,而恶警杨冬冬根本不管不顾史红波的身体情况,在下雪天的恶劣天气下,他用脚踢史红波,逼迫史红波也去扫雪,并扬言史红波根本就没有病,还授意王爱国迫害史红波

史 红波在未劳教前,体重一百九十八斤,身体健康,什么病都没有。而从大连教养院到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这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的体重只有一百四十七斤,而且大连医院 (中心医院和三院)检查出有心脏病、高血压,肾脏也有问题,肺上也有问题(本溪检查出来的)。从医院出来也不敢告诉史红波,就马上让大连教养院去接人。随后,直接送他回家。

史红波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回大连金州家中。回到家后,他一直高烧不断,咳嗽,身体虚弱,于二零一一年二月二十八日清晨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4/237170.html

2010-05-06: 对“大连市遭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的补充
明慧网3月16日发表的《辽宁大连市遭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一文中提到的邵珊珊,于去年就早已回家。

还有大连开发区的石宁瑶当时就走脱了,现流离在外。

萧丽于三月末已回到家中。

史红波也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6/222892.html

2010-04-14: 辽宁本溪威宁营劳教所的精神折....
法轮功学员史红波被迫害的身体一直不好,高压180,低压150,心跳过快,心律过速,而恶警杨鼕鼕根本不管不顾史红波的身体情况,在下雪天的恶劣天气下,他用脚踢史红波,逼迫史红波也去扫雪,并扬言史红波根本就没有病,还授意王爱国迫害史红波

史红波在未劳教前,体重198斤,身体健康,甚么病都没有。而从大连教养院到本溪威宁营劳教所,这近一年半的时间,被迫害的体重只有147斤,而且大连医院(中心医院和三院)检查出有心脏病、高血压,肾脏也有问题,肺上也有问题(本溪检查出来的)。从医院出来也不敢告诉史红波,就马上让大连教养院去接人。接到后,直接送他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4/221500.html

2010-03-16: 大连市遭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史红波 男 年龄不详  被绑架时间2008年10月14日 1年半 本溪劳教所 大连金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6/219890.html

2010-02-27: 大连市教养院恶警恶行
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开始,大连教养院隔离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屋,每屋里派两名普教监控,强制穿号衣、戴号牌。法轮功学员史红波拒绝穿号衣。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多,董阁奇带领七个中小队长: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和孙涛,把史红波叫出去,逼史红波穿号衣、戴号牌,被史红波严词拒绝。管教们一起将史红波摁倒在床上,强行给他穿号衣、戴号牌,并非法加刑期十五天。管教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字型固定在床上,头上戴拳击帽,不能动弹。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脖子。

晚上,监控史红波的普教,看着丝毫不能动弹的史红波被迫害的太惨,于心不忍的给他适当松绑,把头盔卸下,拿枕头给史红波枕上。董阁奇知道后,说他照顾法轮功,要给这个普教加刑,普教据理力争,加刑的事才作罢。

六月二十六日,董阁奇叫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开,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大间隔的床边,呈飞机式,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让解开,其馀时间都被铐着,由两个普教监控,不让史红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热天,头在拳击帽中汗渍渍的。普教告诉董阁奇:人都要臭了。董阁奇才让人打盆水给史红波擦身。

二零零九年九月末,大连劳动教养院,开始進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目的,将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法轮功学员龚旭东、史红波等三名法轮功学员,秘密转移到本溪教养院继续迫害、强制洗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7/218887.html

2009-10-20: 大连劳教所将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本溪劳教所

2009年9月末,大连劳动教养院为执行所谓的红头文件,开始進一步迫害大法弟子,为达到所谓的转化目的,将非法关押在大连教养院的大法弟子龚旭东、史红波,另一位可能是林治梁,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本溪教养院继续迫害、强制洗脑。

此次主要责任人是姓姜的队长,请知情者协助提供其人个人详细档案。

辽宁省本溪教养院,(又称本溪溪湖监狱,火连寨监狱)是恶党在辽宁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由于该监狱卖力的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辽宁省特批准本溪溪湖监狱为所谓“教育转化基地”,并拨巨资建了一座六层大楼(地下一层,地上五层)。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進溪湖监狱后,先被带到教育科(出入监监区)進行所谓的“转化”,恶警使用的伎俩是哄骗、威胁、恐吓,这些手段无效时,就将大法弟子转押到各监区,進行暴力“转化”。监区大队长、教导员指使那些被他们挑选出的犯人对大法弟子進行严管,每位大法弟子由六到九名犯人分三班轮流监视,每班二至三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这些被精心挑选的犯人个个都心狠手辣,没有人性,完全是恶警的打手。他们在恶警的授意下采取各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如不让睡觉,侮辱,谩骂,拳打脚踢,冬天扒光衣服往身上浇凉水,长时间坐小板凳(“小板凳”是一种酷刑刑具,板凳面宽约八厘米,有的面呈三角形,棱朝上)。

被非法关押在各监区的大法弟子被剥夺了与家人见面的权利,也不许给家人打电话、写信,断绝大法弟子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溪湖监狱政委陈忠维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指挥者,溪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形势是他一手策划造成的。此人原为本溪威宁教养院的政委。他害怕罪恶被曝光,极力掩盖其迫害法轮功的真相。陈忠维善于做表面文章掩盖罪恶,多次邀请政府部门和学校到该监狱参观,欺骗世人。

溪湖监狱一监区大队长田勇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最邪恶的流氓恶棍。此人三十多岁,手段残忍。零八年十二月以前任直属监区大队长,由于迫害法轮功“有功”,得到溪湖监狱头子,尤其政委陈忠维的赏识。该监狱中所有坚定的大法弟子都会被劫持到田勇的监区去“转化”,可见其手段之阴险。现在,还不断有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那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20.html

2009-07-03: 大连教养院恶警董阁奇无人性迫害史红波

辽宁省大连教养院二大队,现成“严管队”,恶警大队长董阁奇、副大队长何旭东(管教大队长)。所有迫害大法的事情都是董阁奇策划、实施,但他对其他队长及犯人说是何旭东所为。董阁奇为了敛财并实施迫害,收普犯朱树侠的钱,让其当班长迫害法轮功。

从6月11号开始,大连教养院隔离法轮功学员,一人一屋,每屋里派两普教监控,强制穿号衣、戴号牌。

大法学员史红波拒绝穿号衣。6月22号下午1点多,恶警董阁奇带领7个中小队长:李茂江、王化金、周厚明、张峰、刘征、王兴路和孙涛,把史红波叫出去,逼史红波穿号衣、戴号牌,史红波严辞拒绝。恶警们一起将史红波摁倒在床上,强行给他穿号衣、戴号牌,并非法加刑期15天。恶警用布带、胶带将史红波绑成“大” 字型固定在床上,头上戴拳击帽,不能动弹。恶警周厚明用电棍电史红波的后脖子。晚上,监控史红波的普教,看着丝毫不得动弹的史红波被迫害的太惨,于心不忍的给他适当松绑,把头盔卸下,拿枕头给史红波枕上。恶警董阁奇知道后,说他照顾法轮功,要给这个普教加刑,普教据理力争,后加刑的事作罢。

6月26号,恶警董阁奇叫人将史红波从床上解开,将其两手臂分别铐在两个大间隔的床边,呈飞机式,只有上厕所和吃饭的时候才让解开,其馀时间都被铐著,由两个普教监控,不让史红波洗漱,六、七月的大热天,头在拳击帽中汗渍渍的。普教告诉董阁奇:人都要臭了。董阁奇才让人打盆水给史红波擦身。

现在史红波仍在被残酷迫害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203905.html

2009-07-01: 大连教养院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大连教养院,原位于辽宁省大连甘井子区周水子街道,因为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在国际上已是臭名昭著。为了掩人耳目,大连教养院现已更名为“矫治所”。二零零七年七月初,大连教养院迁往大连甘井子区南关岭街道的姚家新址,位于姚家的大连监狱和大连拘留所的后面,共新建十四栋楼。原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八大队更名为第二矫治大队。

大连教养院二大队恶警何旭东,今年接替王世伟担任管教大队长,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弟子。4月份,何旭东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学习所谓的经验。据确切消息,从09年6月11日开始,大连教养院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严管迫害。原来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现在都被分散关押。

大法弟子张连文被分在三大队,丛树勋被分在四大队,李广和被分在五大队,苏显伟被分在六大队。杨吉成本应于6月7日出狱回家,后被大连教养院非法延期15天改为6月22日出狱。但6月22日大连教养院伙同大连610用卑鄙的手段将人劫持至抚顺强制洗脑。

二大队现在变成了严管队,目前劫持在二大队的还有六位大法弟子:李德清、毕克福、史红波、王凤军、吴伟、和闫寿林。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在一个号里,被两个普犯看管。大法弟子互相不让见面,被逼迫穿号衣、戴号牌,私人物品、包括行李经常被强行搜翻。

据悉,有大法弟子被强行捆绑在床上,不能动弹,大小便都在床上,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203755.html

2009-06-29: 大法弟子史红波被大连教养院迫害的不能动

近日据悉,辽宁省大连教养院开始对严管的大法弟子强行转化,大法弟子史红波于6月23日被强行捆绑在床上,不能动弹,大小便都在床上,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9/203625.html#0962823221-1

2009-06-22: 大连劳动教养院严管迫害大法弟子

从 6月11日开始,辽宁省大连教养院开始对大法弟子進行严管。原来二大队中的大法弟子都分散到其他大队,二大队还剩七位大法弟子,变成了严管队;目前在二大队的大法弟子有:史红波、王凤军、毕克福、吴伟、李德清、杨吉成和严寿林(登沙河)。张连文在三大队,丛树寻在四大队,李广和在五大队,苏显伟在六大队。

现在大连教养院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每个大法弟子被单独关在一个号里,被两个普犯看管。大法弟子互相不让见面,逼着大法弟子穿号衣、戴号牌,而且强迫大法弟子转化。大连教养院还经常强行翻大法弟子的私人物品,包括行李。

6月12日,在队长袁玉的威逼迫害下,张连文昏迷晕倒在车间里,被6、7个人抬出来的。初步检查有神经性头痛,其他情况还不知道。希望家人能尽快要人。

呼吁更多的善良人能维护正义,一起制止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2/203174.html

2009-02-20: 大连教养院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近况

目前被辽宁大连教养院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有十五人,被非法关押于一大队和二大队。一大队是新收大队,被劫持的大法学员及新来的普教首先被关在这里一个月。二大队主要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分为三个中队,大法弟子十三名:

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大法弟子:龚旭东、闫寿林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一中队的大法弟子:张连文、苏显伟、赵文家。赵文家被迫害得出现了严重的哮喘病,呼吸非常困难,身体状况非常差。

恶警在一中队下设一个小班,用来“转化”从一大队刚分来的大法弟子,恶警王化金是头目。被非法关押在此的大法弟子有:丛树勋、姚万成、史红波、王凤军。

被非法关押在二中队的大法弟子:刘大连、李德清 、李广和、杨吉成。杨吉成绝食被关小号,遭到灌食摧残。

被非法关押在三中队的大法弟子:王敏、毕克富。王敏被迫害致出现精神失常状态,现在情绪依然不稳定,不能受刺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0/195767.html

2008-12-09: 大连大法弟子史红波、丛丕晶被绑架迫害经过

2008年10月14日早七点多,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大法弟子史红波准备去上班,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刚走到小区大门口就被三个不明身份的人非法绑架了。之后三个人非法闯進民宅,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在屋里又非法绑架了史红波年近七旬的老母亲与合租房屋的丛丕晶。

史红波和丛丕晶当时就被野蛮的戴上手铐。问他们为甚么抓人,是干甚么的,他们只是说:“跟踪这么长时间一点警觉没有吗?”并不说明他们的身份。

他们又叫来五个警察進行非法抄家。丛丕晶因阻止他们的非法行为被殴打,还野蛮的让丛丕晶跪在地上照相。因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要求,丛丕晶再次遭到殴打,当时就不能正常行走。史红波也因为不配合跪着照相而被殴打。

大约10点多,中共警察们把屋里洗劫一空,其中台式电脑两台、打印机四台、刻录机一部、扫瞄仪一台、塑封机一台、移动硬盘四个、照相机一部、切纸刀两把、录音机两台、复读机一台、mp3工作用品,还有大法师父像片、大法书籍、讲法光盘、讲法磁带、等大法资料。抽屉里所有平时用的东西也都被倒空,就连针线、包、铅笔头、还有日常用的螺丝刀、剪刀、指甲刀等等生活物品都被洗劫一空。

他们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钱,其中一个人还说:“怎么会没有呢?” 结果他们唯一找到的是丛丕晶包里准备交下个季度房租款的700多块钱。而史洪波的天霸表,当时被有个叫杨家茗的矮个子和一个瘦长脸戴眼镜的人还在手里摆弄过,后来,史红波的母亲去派出所要表时,警察们却说:没看见。这就是中共警察干的下三滥的勾当。

邪党人员们在往车上非法绑架时,把史红波和丛丕晶的头部都用塑料袋套上,说是怕被拍照。丛丕晶当时只是穿件短袖和夏天的裤子,连外衣也没让穿,脚上是拖鞋。因丛丕晶喊:法轮大法好,再次被恶党警察们打倒在地并拖上车。鞋也被拖掉了。史红波的母亲也被一起带走。

大约11点多钟她们被带到大连西岗区日新派出所。史红波的母亲当晚被放回,警察只是从丛丕晶包中搜走的700多块钱中拿出100元给了老人就不管了。孤苦伶仃的老人一个人回到了被洗劫后乱七八糟的屋子里,而史红波和丛丕晶于10月15日晚被非法送往大连姚家看守所。

丛丕晶的身体以前曾被迫害的严重腰椎骨折、左腿肌肉萎缩、没有知觉瘫痪在床,后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才站立起来。但在后来的连续迫害中,因遭受酷刑折磨使身体多次被严重摧残,没能等到康复这次就又被非法绑架。10月14日被中共警察们绑架殴打和拖拽后,丛丕晶就无法行走,左腿不好使,腰也抬不起来。在大连姚家看守所又被折磨20多天,已无法自立。期间到医院检查发现椎骨断裂错位,他们连所拍的片子也不敢给本人及家属看。

在这种身心被严重摧残的情况下,中共不法人员们不但不马上放人,还毫无人性的对丛丕晶進行非法劳教两年,于11月5日强行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教养院怕担责任拒收,他们才不得不把丛丕晶送回家。非法办案警察宁永刚、刘山、赵某某将丛丕晶扔在她居住处的道边就不管了。后来,好心的居民把丛丕晶背回屋里。有看到这一幕的居民说:“这哪是人干的事,简直是一帮土匪”。

丛丕晶现在已经是居无定所,生活无着落。

史红波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于11月6日非法送往大连教养院关押。史红波的母亲现已年迈,多年来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这次非法绑架对老人的打击很大,身体一天天的消瘦,非常需要人照顾。经济上一直依靠儿子经营的小饺子馆来维持。儿子被绑架后,现已无法正常营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9/191338.html

2008-11-06: 大连金州区丛丕晶正绝食抗议,史红波被非法劳教

丛丕晶自十月十四日被日新派出所绑架后,一直都在绝食抗议。她的腰椎骨严重错位,已不能动弹,再加上绝食,目前情况堪忧。即使这样,姚家看守所和日新派出所拒不放人,还准备非法劳教她。

近日,史红波的母亲接到日新派出所所长的电话,被告之史红波已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6/189317.html

2008-10-28: 大连西岗区日新街派出所情况

绑架大连金州区大法弟子丛佩静、史红波的日新街派出所位于儿童医院附近,有关人员电话:

总机0411-83793730
武乐明,所长,电话13304112228
孙忠忱,副所长,电话13130414212
郭亮,副所长,电话13500712025
邹长江,教导员,电话0411-82957058
陶义臣,13889699009
杨家名,13930039577
于永刚,13198466608(参与绑架,抄家抢劫)
孙邦栋,15998503777
孙晓东,0411-82987398
刘山,13998612037(也可能1399831203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28/188728.html

大连 金州区(金州新区,金州开发区)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19-09-15:
金州区先进派出所:
李姓队长,警号是207217
警察段时兴15566407548(负责丁国晨、闫清华的案子)2019-07-17: 金州区国保大队
电话:41187837071
大队长刘鸿毅
教导员丁国全13052707207
副队长毕克峰13190187288
副队长郭雷13842665009

金州区先进派出所 【绑架丁国晨】 41187700864
赵侃 所长 13591813579
金州公安分局
办公室:41187837015
指挥中心:41187837079
局长 陈杰 15502637777 13804088168
副局长 袁红果 13322275177
苗俊毅 副局长 13700093333
国保大队 41187837071
刘鸿毅 大队长
副队长:郭雷 13842665009
副队长 毕克峰 13190187288
教导员 丁国全 13052707207

2019-07-15: 站前派出所:
电话:41187698110
所长白云山
主任科员王德财

金州区国保大队
电话:41187837071
大队长刘鸿毅
教导员丁国全13052707207
副队长毕克峰13190187288
副队长郭雷13842665009

金州公安分局:
办公室:41187837015
指挥中心:41187837079
监管大队:41187802497
局长陈杰15502637777、13804088168
副局长袁红果13322275177
副局长苗俊毅13700093333

2019-07-09: 大连市金州开发区 长江湾社区刚治保主任滕仁宝15942815524

2019-06-02: 大连市金州区石河镇派出所:
邮编:116101
电话:0411-87260219
所长:祁帅13940811559
警察:徐新15304110299

金州新区三十里堡镇派出所:
电话:0411-87358112

瓦房店市炮台镇派出所:
邮编:116308
电话:0411-8525002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相关单位及相关责任人
大连西岗区日新派出所:电话总机0411-83699806分机8002
副所长秦忠:手机139409988187
刘山   13998612037
刘永新
杨家茗 13130030577
陶义臣 13889699009

大连西岗区法制科:
大连教养院大连教养院现更名为大连矫治所:
一大队(被非法送到这里的学员首先要在这里关押通常一个月左右),电话:0411-39720791
二大队(专门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电话:0411-3972080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