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 >> 秦敏, 女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武侯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8-09-13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毛绮(毛琦,毛琪) 毛昆(毛坤,毛琨)
女婿: 秦敏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3-16: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被成都武侯法院和成都市中院枉法诬判的钟芳琼等十一人大多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家属三月十三日到看守所送东西时,才得知他们已被转到监狱迫害。其中,钟芳琼、毛坤、姜洪媛、陈世坤、毛琦于三月四日被劫持到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刘邦成、刘嘉、丁泽扬、秦敏于三月三日被劫持到四川德阳监狱;蒋宗林和祝仁彬仍被非法关押于看守所。

另经证实,二零零七年年底被芳草街派出所绑架的成都大法弟子李叔玉也已被劫持到简阳女子监狱。

简阳养马河女子监狱和德阳监狱一直是四川省内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德阳监狱位于四川省德阳市黄许镇,对外称九五厂,是非法关押被诬判刑的大法学员的集中营。德阳监狱表面上号称“省级现代化文明监狱”,实则对大法学员实施有组织、有预谋、充满血腥的残害。德阳监狱里有系统完备的“六一零”恐怖组织,多年来直接执行邪党的迫害指令,从未停止过,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众多的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

德阳监狱恶警折磨大法弟子手段之狠毒、残忍卑鄙、下流的程度空前绝后。恶警们指使监狱中一些极其邪恶的犯人来折磨大法弟子们,他们公开说:“打死算自杀,手脚弄断算自残,弄出问题了喊几个人写一份材料证明就可以了。”监狱头目在大庭广众之下公开叫嚣:“违点法算不了甚么,只要能够『转化’采用甚么手段都可以。”

已经证实的至少有四名名大法弟子王增仁、曹平、李建侯、李正灵被德阳监狱迫害致死。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民族中学教师、大法弟子吴世海更是在德阳监狱长期遭受令人发指的迫害,已被折磨至精神恍惚。达州市大法弟子罗朝明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德阳监狱。一月二十四日,罗的家属接到监狱的电话告知:罗突发高血压,心脏病,心包积水等症状已经病危。

备受关注的钟芳琼等十一人案,由于涉及执法机关的严重违法和当局对法轮功学员的严重迫害,去年九月和十月非法庭审时,当局如临大敌,

中院对钟芳琼等的上诉案立案后,更是以三名助审员组成非法合议庭,一再阻挠律师阅卷,对律师就其违法办案的法律意见置若罔闻,并且在没有听取辩护人意见的情况下直接秘密下判,维持一审诬判。公然的违法行为给钟芳琼等十一人的冤案再添冤情,也给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再加一笔,更加暴露出中共以“法律”名义对大法弟子残酷迫害的罪恶实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6/197265.html

2008-11-08: 开庭如临大敌,成都武侯法院诬判、阻碍上诉实录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成都武侯法院不顾七位律师有理有力的辩护,非法对十一位大法弟子及家人判刑。开庭之日,邪党当局不许家属旁听,并动用大量警察、便衣,几乎戒严了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十一月三日,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克服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递交了上诉状。

开庭当日

开庭之日,当局如临大敌。十月十日,武侯法院所在的高升桥东路整条街黑压压的布满了警车、警察、联防队员和便衣。甚至周围的茶楼里都坐满了警察和便衣。据知情者称:成都市所有的派出所,包括周边乡镇的派出所都被抽调了警察到武侯法院附近,看有没有本辖区的大法弟子在那。如果有,就绑架(一如当年“截访”)。大法弟子吴贤谨就是在通往武侯法院的路上被绑架的。当日还有另一名大法弟子也是在武侯法院附近被绑架的。武侯国保、公检法等大量人员也都聚集到了法院附近。

法庭上,七位代理律师一致认为,武侯检察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所谓“指控”,适用法律错误、事实不清、没有证据;当事人的行为根本没有构成任何社会危害,根本就不应该被侦查和起诉!并从各个方面進行了深入的阐述,做了无懈可击的无罪辩护。

然而,武侯法院无视基本事实,强行对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诬判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被非法判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姜洪媛四年半,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法院里面,有警察公然侵犯公民权利,对法院里的家属等摄像。当被家属制止,不许侵犯公民肖像权时,警号为“009788”的警察竟公然说:甚么违法?你知道我的工作是甚么吗?(编注:即使特务也没有权利侵犯公民的肖像权)

尽管家属一再努力,律师也一再与法院交涉,并提出书面申请,家属仍然被拒旁听。旁听席上坐的几乎全是各地610人员等。庭审期间,他们甚至不断的对律师出言辱骂。庭审中,当事人和律师的发言被不断的打断,尤其当律师谈及普世价值、宪法对信仰自由的保护等,公诉人苟仲谋等立即举手打断,以致律师多次感叹“在中国的法庭上不能谈中国的宪法”!甚至当律师谈及《刑法》300条及“两高”司法解释的合法性时,苟仲谋竟问律师“是何居心”!

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人是去年八月和九月被绑架的。后都被非法拘禁于洗脑班二、三个月。律师称,整个“案子”从侦察过程到审理过程都是违法的。过程中,公权机构的违法犯罪多达十多处,如令人发指的刑讯逼供(周惠敏已被迫害致死),洗脑班的非法拘禁等。

上诉

成都大法弟子钟芳琼、姜洪媛的律师在十一月三日,也就是十天上诉期的最后一天,赶到武侯区法院,递交了上诉状,过程中遭到该法院人员的种种刁难。

十月十日,武侯法院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及家属進行非法审理并口头宣判。十月二十三日,十一位当事人收到所谓“判决书”。但律师没有收到。律师到法院要求领所谓“判决”,法院却以各种藉口拒绝,要么说复印机坏了,要么说人开会不在。直到上诉期最后一天,才有律师领到所谓“判决书”。

十月二十三日,钟芳琼和姜洪媛的律师在会见了当事人后,下午到武侯法院递交了她们的上诉状。

律师见到非法诬判的主审法官税长冰,表示是来递交上诉状时,税长冰竟故意刁难说,是当事人自己签的字吗?是不是律师代签的?上诉要是当事人自己的意思才行,等等。律师回答说可以做笔迹监定和指纹监定嘛。

同时,税长冰还责问律师将十月十日庭审情况传出去,称当庭没有一个家属旁听,也没有其他人,只可能是律师把情况透露出去的。当律师问税“你怎么能保证不是旁听的人传出去的呢?”税长冰无言以对。

律师表示,既然是公开开庭,难道还有甚么秘密吗?为甚么害怕世人知道庭审的情况呢?本来拒绝家属旁听、旁听人员只针对小部份特定人群就是“假公开”,是严重的程序违法。

律师在会见钟芳琼等当事人时,他们都表示,已向所谓“管教干部”提出上诉;但一直未得到回覆,不知是否已交至武侯法院。据分析,武侯法院可能是想先将“判决书”送到当事人手里,等十天上诉期过了之后再通知律师。也就是说,武侯法院想耍花招阻止当事人上诉。

本“案”书记员、武侯法院刑庭的雷星接到上诉状后拒绝打收条,却信誓旦旦的表示:既然在这里(武侯法院)接到了上诉状,就一定会把它交到成都市中院。

被非法诬判的九名大法弟子情况简述

钟芳琼,女,一九六五年出生。修炼前曾患世界少见的先天性血管瘤,被华西医院专家诊判为绝症。修炼法轮功后不治而愈,修炼九年从未复发过。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钟芳琼遭邪党人员三十次绑架、非法关押,受尽各种折磨与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她在《疾风劲草》一书中详述了她遭迫害的经历。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钟芳琼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二零零八年五月,“案子”被非法转至武侯法院。在武侯区分局国保大队,钟芳琼遭到刑讯逼供,恶人毒打钟芳琼,并向她脸上抹青芥辣的药物,药物所到之处全部红肿、脱皮,使她面部严重受损。

毛坤,女,四十四岁,家住成都市五里墩,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会计师,工作尽心尽力,业务娴熟,在每一家公司工作都受到称赞。因坚修法轮功,毛坤曾分别于一九九九年底和二零零一年底两次被绑架至楠木寺劳教所非法劳教(时间分别为一年零八个月和一年零六个月),期间曾遭受关小间、拳打脚踢、用电棒打、长时间不让上厕所、不许洗澡等等酷刑迫害。

蒋宗林,男,六十岁。原成都市市级机关事务管理局下属明远建筑设计所所长。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摆脱了长年困扰他的病痛;同时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工作兢兢业业,不计个人名利。将在其任职之初连电话费都缴纳不起的设计所扭亏为盈,自己却拿所里最低一级的奖金。

丁泽扬,男,四川安岳县人,现年六十三岁,是四川大学高分子学院副教授。从事教学工作三十多年,尽职尽责,任劳任怨,他修炼大法后,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与世无争,在同事和学生中是一位公认的好人。九月二十五日其律师到看守所,却无法见到丁教授,后家人经辗转多方打听,才得知丁教授被关進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已迫害致残致死多名大法弟子。与丁教授一同被非法逮捕的周慧敏就是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也在这里被迫害致残,几乎丧失语言能力,瘫痪在床已近五年。

祝仁彬,男,一九七一年出生于一个朴实的农民家庭,他家境贫寒,但他很有志气,先后获得了电子科技大学两个专业(会计和英语)文凭,还利用业馀时间出版了一本诗集《永远的故乡》。

刘邦成,成都市医药局退休干部,现年七十二岁。因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被青羊分局非法拘留十日。

刘嘉,原为某保险公司经理,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年轻人。二零零一年因为法轮功上访在上海被非法劳教两年。

姜洪媛,家住成都市武侯区,二零零三年七月九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年。

陈世坤,家住成都市锦江区,于二零零七年八月被国安、双流恶警绑架、抄家,送到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致旧病(心脏病)复发,生命危险时放回家。陈世坤回家后,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刚刚恢复正常,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在家中再次被国安、公安恶警私闯民宅绑架至成都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8/189432.html

2008-10-12: 成都大法弟子十一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八年十月十日,四川成都市武侯法院第二次所谓“公开”庭审大法弟子钟芳琼等十一人,大法弟子的家人再次被挡在了庭外不许入内旁听。钟芳琼等九名大法弟子及毛坤的妹妹、妹夫分别被强行非法判了三至七年。其中大法弟子钟芳琼七年,刘嘉、毛坤各五年半,蒋宗林五年,祝仁彬、丁泽杨(四川大学退休副教授)、姜洪媛各四年,毛琦、秦敏、陈世坤各三年。大法弟子刘邦成已是七十二岁高龄,也被非法判五年。

原定于十点半开始,可恶党法院却提前于九点就让它选定的“旁听人”入庭。律师進入时却被用仪器搜身,而那些“旁听者”却大摇大摆的迳直入内,如此明显的歧视行为立即遭到大法弟子家人们的指责。

此次非法开庭一直持续到下午三点左右。据目击者称,大法弟子祝仁彬被迫害的非常严重,一直用手捧肝腹处,佝偻着身体,说不出话来,脸色苍白的很不正常,可能是受了内伤。

退庭时,数名大法弟子高呼“法轮大法好!”,震撼天地,却被拖出庭外避开监视器暴打。楼下的家属们闻讯后高声抗议:“法院执法犯法,法院打人啦”,并引来许多路人的询问、关注。

当天恶党法庭内外布满了很多警车、警察、武警、便衣特务等,高升桥路整条街道延伸到两头的路口,至罗马广场附近的巷道、法院背后及周围的茶楼、休闲场所等到处都是警察,有的拿着摄相机、照相机肆无忌惮的向行人和大法弟子的家人摄相,被大法弟子的家人当场质问后还无赖的说:“我拍了又咋子嘛,晓得我是干啥的?”有的行人在法院对街稍有停留,便衣就强迫行人签字,拒签者则被要求离开,行人究原因,一便衣竟公然说:“是国家大事”。甚至连街上扫地的、周围小区的门卫都对行人显的紧张警惕。据悉,当天有几家报社和电视台的记者前去所谓的“采访”。

成都三十多名大法弟子二零零七年八月至九月在单位或家里被绑架,其中包括这次被非法判刑的钟芳琼和另外十人。这些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后,几乎都遭受了难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周慧敏2008年3月13日在成都市看守所的定点医院──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2/187564.html

2008-09-27: 成都十一名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最新情况(图)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法院将于2008年9月27日星期六对11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是:丁泽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姜洪媛、毛绮、秦敏

9月25日星期四,四川大学副教授丁泽扬家人为他请的律师一大早就到看守所,始终未见到自己的当事人丁泽扬,直到下午看守所警察才支支吾吾说他住医院有几天了,但拒不说出医院的所在地,经多方打探才知道在成都青羊区万和路的医院。这个医院与看守所勾结,专门迫害大法弟子,先后有许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致死致残,四川大学外语学院教师房慧2003年在这里被迫害的几乎致死。今年三月,与钟芳琼、丁泽扬等九名大法弟子一起被武侯检察院非法“逮捕”的大法弟子周慧敏就是在青羊区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鉴于丁泽扬教授平日身体很好,几十年未得大病,并且律师就无罪辩护于9月11日在看守所见过他,并且作了很友好的沟通,当时丁教授精神不差、心态平和,当即表示同意家属请律师作无罪辩护这一举措,所以家人对这次丁教授突然住院的消息很震惊,对住院的原因很担心疑惑,不知道他们在耍甚么阴谋诡计,担心被施以不明药物等迫害。目前,家人正要求法院等责任单位立即放人。

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青羊区新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成都看守所的指定、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医院,其配合成都市“六一零”、邪党政法机构,有系统、有步骤的参与折磨、虐杀法轮功学员。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该医院受到强行灌食、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等迫害。 年仅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赵忠玲二零零七年五月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五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黄敏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五日在青羊区医院被迫害致死。被青羊区医院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还有:邓建萍、段世琼、陈桂君、胡红跃、黄丽莎、沈立之及几位没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7/186665.html

2008-09-25: 成都武侯区法院预定在9月27日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大法弟子
得律师通知,成都武侯区法院企图于9月27日星期六上午10点非法开庭审理钟芳琼、毛坤、蒋宗林、刘邦成、刘嘉、姜洪媛、丁泽扬、祝仁彬、陈世坤、毛琪、秦敏共11名大法弟子。只允许律师進场,不许旁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5/186549.html

2008-09-12: 武侯邪党法院对钟芳琼等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

在家属的强烈抗议下,原定于九月十日对钟芳琼等十一名大法弟子的非法审判延期,院方称时间另行通知。税长冰等仍表示是不公开开庭,并称是因为“涉及国家机密”。

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以及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都是公开的,有何“机密”可言。如果说真有中共没有公开而且不愿公开的“秘密”,那就是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的真相,包括这十多名去年八、九月间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其中,周慧敏已被迫害致死,钟芳琼被迫害致昏死五次,面部严重受伤--这些,是否就是税法官等人所说的此“案”所涉及的“国家机密”?

这十一名面临非法诬判的大法弟子(和常人)包括:钟芳琼、刘嘉、蒋宗林、刘邦成、祝仁彬、毛坤、陈世坤、丁泽扬、姜洪媛(音)、毛绮(不修炼)、秦敏(不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2/185762.html

成都 武侯区(金花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9-23: 成都市玉林街道办事处:
17881047438(街长 何远强)更正为 15881047438
18980900898(群众街长 孙晓波)新增

2020-08-26: 武侯区检察院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0号 邮编610041
检察长:黄维智 18108097733 成都市青羊区浣花南路58号
副检察长:
1)蒋智 18980906018 成都市武侯区科华北路38号2单元9号
2)刘洪波 13808022513 成都市青羊区东坡路399号
纪检组长:戴萌英 18980766161 成都市武侯区簇桥龙锦苑三区1022号
政治主任:石雪杉 18981933337 成都市高新区盛邦街333号9栋1004
党委书记:魏斌 18980906050 成都市武侯区望江路29号
公诉科:
1)肖礼政 18980906029 成都市锦江区滨江中路1号9栋2单元2302
2)雷雨 18980906083 成都市双庆路26号
3)陈谷祥 18030751802 成都市温江区花都大道399号8栋2单元403
4)郑莉 18011539051 成都市武侯国际花园61305
5)姜梦 18030751870 成都市武侯区安居街88号5115
6)罗思洋 18080189709 成都市高新区荟锦路33号25栋1905

武侯区法院
地址:四川成都市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2号 邮编:610041
预约立案电话:02882872746 02882872953(双休日) 咨询电话:02882872746
院长:唐卫 18980909001 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四段108号
副院长:
1)金川 18980906003 85118355 天府新区左岸花都喻庭
2)易文 18980909006 中和街道颐丰花园怡锦亭3幢1单元8号
3)唐浩凌 18980909012 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光华村街9号
4)李佳梅
政治处主任:闫曙杰 18980909016 武侯区高升桥北街6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