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1-2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 >> 鄢景秋(雁景秋), 女, 49

鄢景秋(雁景秋)
鄢景秋(雁景秋)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10: 山东青岛鄢景秋被第二次非法开庭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上午十一点钟,青岛市市南法院在青岛市即墨市普东镇青岛第二看守所对法轮功学员鄢景秋第二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10/山东青岛鄢景秋被第二次非法开庭(图)-345443.html

2017-03-18:山东青岛鄢景秋遭非法庭审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法院于2017年2月24日上午在即墨普东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鄢景秋进行非法庭审。法庭约在11点20分左右开庭,鄢景秋的三位家人进入旁听,主审法官是王丽卿。

鄢景秋在庭上讲述了大法的美好,并表达希望在场所有人在此庭审中有一个善良选择的。

鄢景秋的辩护律师,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律师指出:鄢景秋是一位法轮功的修炼人,信仰法轮功修炼者必须坚守的“真、善、忍”这一基础宗旨与信念,做好人、做好事,处处体现真诚、善良、忍让,是鄢景秋作为修炼人必须要做到的标准和要求;对于公诉人罗列的所谓“证据”,律师指出:由鄢景秋所有涉及法轮功的相关物品都是反映法轮功所提倡的“真、善、忍”的原则。最后律师要求对鄢景秋无罪释放。非法庭审大约一小时左右,当庭未宣判。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8/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4405.html

2016-10-01: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纪敏被构陷到检察院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于7月20晚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在没有任何事实理由,没有法律依据,不符合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刑事拘留,后被非法逮捕,家属去市南公安分局找相关部门控告警察的违法绑架行为,并找负责办案的警察说明了情况,劝说警察不要参与迫害,否则构成犯罪。家属为鄢景秋聘请了律师。近日,市南区分局把鄢景秋被迫害案移送到市南区检察院。

7月21日,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纪敏在外面悬挂了一个真相展板,想告诉青岛市民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真相,被躲在那里的便衣警察非法抓捕,并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被非法批捕,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近日,市南区分局把纪敏被迫害案移送到市南区检察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67.html#1610103634-1

2016-08-27: 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大法弟子鄢景秋被非法批捕

青岛市市南区大法弟子鄢景秋于2016年8月25日被青岛市市南区检察院非法批捕。青岛市市南区检察院 地址:青岛市市南区德县路2号 邮政编码:266001
总机:82792000 反贪局:83011817 渎侦局:83011832 公诉科:8301180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6/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3521.html

2016-07-27: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被绑架

7月20日,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法轮功学员鄢景秋在家中听到有人敲门,她听出是一个她熟悉的法轮功学员的声音,当她开门时,在法轮功学员身后接着跟进来了八大湖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了鄢景秋,同时非法抄家,把家中所有的大法书籍、大法资料、电脑、打印机等抢走。7月21日,鄢景秋被绑架到第三看守所(普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6/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1898.html#1672603559-1

2016-07-24: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被市南区八大湖派出所绑架

山东省青岛大法弟子于7月20日傍晚被青岛市市南区八大湖派出所跟踪入室绑架,据说是因为挂真相展板。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位吕姓法轮功学员,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24/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1837.html

2015-08-23: 迫害中家破人亡 山东青岛鄢景秋女士控告江泽民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因为坚持信仰,遭到警察多次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老父、丈夫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含恨去世,临死也没见到我一面。”这是五十六岁的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女士叙述迫害的情景。

鄢景秋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其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鄢景秋女士的陈述: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迫害中家破人亡-山东青岛鄢景秋女士控告江泽民-314535.html

2011-09-03: 青岛法轮功学员焉景秋8月21日上午已经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3/二零一一年九月三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46214.html#119223428-3

2011-08-29: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被绑架经过(图)

山东青岛市法轮功女学员鄢景秋二零一一年八月被当地“六一零”、不法警察绑架到绍兴路67号洗脑班,鄢景秋不理会恶徒的一切问题,始终坚持讲真相,喊“法轮大法好”,并且绝食抗议,三天后闯出黑窝。

八月十七日晚约八时许,青岛市宁夏路街道办事处“六一零”人员吴明发,伙同宁夏路派出所一帮警察闯入五十三岁的鄢景秋的家中,恶徒手里拿着一本《明慧周报》,声称有人告密,然后开始翻箱倒柜,非法抄家,后来又招来几个警察和一帮社会人员,将鄢景秋的私人物品装了一车运走。

鄢景秋先被绑架至宁夏路派出所,她一路上高声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讲大法真相。

当日,青岛市北分局警察李志坚非法审讯鄢景秋

第二天八月十八日,恶警王波等人将鄢景秋拉到医院做体检,鄢景秋坚决不配合,一边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向医院的人讲真相,告诉他们:恶首江泽民已经死了,邪党怎样迫害好人,老百姓生活中新三座大山下,赶快退党保平安吧。

李志坚、王波等恶警气急败坏,拖拉、撕扭鄢景秋的胳膊和腰部,将她的胳膊扭得片片青紫,腰也被扭伤动弹不得。最后恶警也没有得逞。

八月十八日下午,鄢景秋被李志坚等转到位于绍兴路67号的“六一零”洗脑班迫害。李志坚等人逼问鄢景秋她家的一些设备是谁帮助购买、谁提供资金等等,鄢景秋不予理睬,始终坚持讲真相,并且绝食抗议。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宁夏路派出所劫持害怕承担责任,打120给她检查身体 ,被拒绝后,遂将绝食多日的鄢景秋送回家中。

绍兴路67号“六一零”洗脑班及其恶徒

青岛市“六一零” 在绍兴路67号洗脑班的地址原是民兵预备役训练中心,因明霞路洗脑班的罪恶多次被曝光,“六一零”于二零零八年将这个臭名昭著的洗脑班转移到绍兴路67号2号楼。

该洗脑班设两道铁门,内有十四个房间,参与迫害的人员多是公检法系统和“六一零”人员的亲朋、关系户,其中有些是刚毕业的学生。如这些人积极参与迫害,邪党就予以共青团、宣传部、总工会、组织部等处的职务。例如恶徒崔龙是市检察院处长范某的外甥,因卖力充当迫害打手,被调邪党宣传部任科长;恶徒林治昆是洗脑班司机,因积极参与迫害,现成了洗脑班主任;而恶徒吴振宇则是检察院处长范某的女儿,其充当洗脑班的所谓老师,专职诽谤大法;马艳丽大学毕业后,给“六一零”行贿几万元才得以挤进这个邪魔组织,梦想以此为升官的踏板,其不惜出卖良知,与魔鬼做交易,成了迫害急先锋。

鄢景秋多年来遭迫害经历

鄢景秋,女,家住市北区宝应路,自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原来的心脏病、高血压、肩周炎、胃下垂全都好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在法轮大法中获得新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后,鄢景秋多次遭到恶警的绑架、关押、非法劳教、酷刑折磨,九死一生。老父、丈夫在她被非法关押期间含恨去世,临死也没见到她一面。

二零零五年八月四日,鄢景秋用剪刀铰了恶党在马路上挂的诽谤法轮功的横幅,被恶警绑架到北仲路派出所殴打,头被砸破鲜血直流。在青岛看守所,恶警副所长李某给鄢景秋戴上手铐、脚镣子,把脚和手用一个手铐扣在一起,鄢景秋在水泥地上躺了五天,一半身子麻木,来例假时血流了一地。她绝食抗议,恶警李某叫犯人用抹布堵住她的嘴,摁着脚和手,揪着头发灌食,还恶毒的说:“我两分钟灌一个。”

二零零五年九月四日上午,青岛市“六一零”头子和北仲派出所、宁夏路派出所、办事处、登州路派出所联合,共八、九个恶警把鄢景秋绑架到王村劳教所,因她身体很虚弱,劳教所医生不收,青岛市“六一零”头子和恶警说“你们要多少钱,我们拿”,贿赂劳教所里恶警把她留下。

鄢景秋在劳教所绝食,四大队恶警把她捆绑在木头椅子上,两只胳膊捆在椅子两边,脚捆在椅子下面两边撑子上,不分昼夜捆了一个月,二、三天灌一次食,管子从鼻子里插进胃里,一直放五、六天再拔出来换新管子,天天管子在胃里绞的她疼痛难忍,撕心裂肺,她被折磨的皮包骨头,臀部被木头椅子磨出老茧,两个鼻孔灌得鲜血直流,最后从脚、腿一直肿到腰部。最后无法再灌食了,因鼻子肿的也不能喘气了,就给她打吊瓶针,铐在铁床上不能动。医生说血管都很难找到了。

为了逼迫她放弃“真善忍”信仰,四大队恶警燕艳把鄢景秋的好几个手指都用笔尖穿透出血,逼迫她写“三书”。十一月份的大冷天,恶警李英和恶人把她拖到厕所里用凉水浇,把手巾放到凉水里湿透,再放到头顶上冰。恶警不让她睡觉,采用“车轮战术”,上半夜、下半夜轮流把她从房间这头拖到那头,她的脚、腿肿成大面包,根本不能行走,脚上也都冻出很多冻疮。有一个恶人还把她的耳朵打聋了半年。恶警达不到目的,就叫来医生打不明药物的针,致使她精神一度恍惚失常,乱抓东西。

后来她又一次绝食抗议,恶警们把她按在木椅子上,揪着头发,把两只手反铐在椅子后面,脚别在椅子两边撑子里,用脚踩在上面,灌食的恶警把腿压在手铐上,使人疼痛难忍。灌完食后把她抬到警察办公室, 用胶带贴嘴,吊铐在厕所窗户笼子里。两只手成十字架型,脚只能翘着,两昼夜没合眼。

二零零五年鄢景秋和她的二姐鄢景芬都被非法关在劳教所里,她的父亲无法承受这沉重的打击,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含冤离世。

二零零七年,鄢景秋的丈夫因长期见不到妻子,有冤无处诉,愤懑着急,最后得白血症,抢救无效,含冤而死。虽经亲人多方争取,但在“六一零”恶人恶毒阻挠下,两位至亲的家人临终前都未能见鄢景秋最后一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9/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被绑架经过(图)-246038.html

2011-08-22: 青岛焉景秋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绍兴路56号洗脑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于2011年8月17日晚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绍兴路56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2/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5725.html#11821233444-1

2011-08-21: 山东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被绑架

2011年8月17日晚,青岛法轮功学员鄢景秋在向世人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绍兴路56号,强制洗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1/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5663.html

2009-06-15: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分尸”和“严管”
下面我也把自己和身边同修在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里遭受迫害的所见所闻曝光出来。

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是专门邪恶迫害女大法弟子的黑窝。从外观上看,就给人一个啼笑皆非的感觉:说庙不庙,说公园不公园,说疗养院不疗养院。这种形式实际上也是中共邪党一贯玩弄的狡诈之术之一,它就是想从外观上给不了解内情的外人制造一个所谓的“关爱、体贴、和谐”等假相来蒙蔽世人,也就此给自己涂脂抹粉。

进了劳教所的里面,它首先让你看到的就是学员们的劳动场面,实际上这是中共利用高强度劳动对已被所谓“转化”学员的另一种形式的迫害。而被“严管”的不“转化”学员,他们实行了全封闭措施,绝对不会让刚进去的学员看到的。对于刚进去的学员,那些管教和所谓的已“转化”的“帮教人员”(一般是两人一组)装出一副很和善的面孔对其生活上很关心照顾,实际上新学员是邪恶的紧锣密鼓给洗脑的阶段,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所以生活的所有日常用品,就包括吃饭、刷碗都得她们给弄。这样她们就用来当借口迷惑本来已在难中的学员,说什么“你看看劳教所条件多好,政府对你有多关心,多照顾,也不象你们网上说的打人骂人,你看看那有什么酷刑了,这不造谣吗?”等等就此攻击明慧网。

紧接着就从亲情上诱导你,说家里的亲人老小怎么想念你、怎么挂念、怎么盼你回家,让你感到怎么愧对家人等等,实际上是背后的因素专门抓住那些亲情关过不去的学员钻空子?行迫害罢了。我觉的这也是她们最阴险的一招。再加上其它邪招软硬兼施等手段。其详细过程很难叙述,总之很多学员都是被这一招拖下水的,我也是其中的一个。

对于那些坚定的不“转化”学员,恶人们恨之入骨,尤其二大队更邪。他们把这样的学员完全封闭起来,不让任何人接触看见,专门让那些吸毒人员看管。让其罚站,白黑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甚至有的两只手用手铐被上下吊在窗棱子上,站也站不起,蹲也蹲不下。由于长期被铐罚站,腿和脚肿的很粗穿不进鞋去,腿上的毛细血管都崩断了,往出渗血。

威海地区的赵美玲学员被转移到管教人员办公的综合楼里,因为那里设有两间专门为不“ 转化”的,他们认为特别顽固的大法弟子用于酷刑的严管室,在那里没有吸毒人员和“帮教人员”看管了。都是那些恶警把守着。和我在一起被劳教三年的同修亲口说:她就在那里待过。那些恶警因为她不“转化”就用“分尸法”折磨她,就是两个恶警一边一个扯着她的胳膊往两边用力拉,还用针扎她的眼睛,二大队的恶警头子赵文晖就直接参与这事。

对于那些所谓写了“三书”已被“转化”的学员,除了一天十二、三个钟头的高强度劳动外,每个周还要写“周记”,每个月底还要写“月结”还有大大小小的所谓“心得体会”等等,不管写什么,都必须写上她们规定的那句“和谁……彻底决裂。”的话,因为她们知道大多数学员虽然写了“三书”都不是真心要脱离大法离开师父。也都最最不愿意写和说这句话,这句邪语是最让我们痛心的了。所以一旦发现哪个学员在哪一篇上不写这句话就证明这个人没“转化好”又“反弹”了,马上就得“严管”起来。

“严管”期间不让出去上厕所,大小便都在这一间屋里,也是由吸毒人员看管罚站,骂些不堪入耳的话。白黑不让睡觉等等,直到学员承受不了了,再让其写上一百遍“和谁……彻底决裂”邪语才放回班里。有的从农村去的老太太也没上过学,大字不识几个,她们也得逼着写“三书”不会写就让别人替她写,再叫老太太照葫芦画瓢描上去,不会念侮辱大法的文章,只要会骂师父、骂大法就行。不会写文章也得非学会写那句话“决裂”的邪语不行。有的老学员当面不敢说私下里就非常气愤的说:“好话不让说,专门教你骂人侮辱人,就这样连畜生都不如的人还得把她们比作象母亲、象医生、象老师赞扬她们,什么春天般的温暖真是恬不知耻,叫我说真是流氓到家了。

最邪恶的是,刚进去的学员被迫害写了“三书”以后,还得进所谓“巩固班”,换句话说就是更进一步洗脑,时间不等,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个月,因人而异。在这期间,每天被强制大量的看歪曲、造谣和侮辱大法与师父的录像片书籍等,看完后,还要写出所谓“心得体会”,再加上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操纵,犹大们及恶警歪理邪说的煽动。那个环境真是邪恶至极。当时我觉得空间象凝固了一样,令人窒息的喘不过气来。我的心每天象滴血一样的绞痛,那个情景真是语言都难以描述的。那时我只有一句形容词:流氓都被中共耍尽了,这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再也找不到这么卑鄙无耻的流氓团伙了。

在四大队关押的青岛学员鄢景秋因不“转化”,恶人两天两夜不让她合眼,因她喊:法轮大法好,姓孙的恶警用毛巾使劲勒她的脖子,把她勒晕了过去。又因为她绝食抗议,四个恶警把她按到四肢朝天,把她抬到医务室灌食。

还有一个叫李平的学员由于不配合邪恶,被恶警好一顿毒打,还用绳子把她捆起来,在身心受到双重摧残下,导致了这个学员精神失常,最后连大小便她都吃,恶警一看她真的疯了,才通知家人把她接回家。类似这样迫害的实例太多了,比这严重的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些事由以前的公开化转成了单独地秘密?行,就是在一起劳动的学员也很难看到实况(大部份是后来有了机会听本人说的)有时只能远远地看到这个人好好的进了严管室,再过了几天又看到她连走都走不动了,谁知道是怎么折磨的她。

我在这里还要着重提一下王村女子劳教黑窝里的高强度体力劳动手段,是一付无形的最恶毒的摧残剂,关押在里边的每个学员都深受其害。恶人们抓住了大部份学员想早日解教回家的心里,大量的给学员分配定额劳动,就是把定额劳动计算成金额,并规定每人每月必须完成多少金额才能加分,加够多少分才能减期一天,不然就扣分。象装铅笔、刷胶等这些活毒性都很强,尤其在炎热的夏天,高温高达摄氏三十七、八度昏倒在工作车间,好多学员中毒中暑发高烧、呕吐,就这样发烧不到38度以上她们是绝对不会让你卧床休息,还得继续干。日复一日,每天持续劳动十三、四个钟头,什么人累不垮?尤其有些六、七十的老年学员眼神跟不上,动作又慢,一天分的活干不完,晚上还要加班到半夜一、二点钟。有时碰到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那就更苦不堪言,活还得干,写作能力又不行,所以常常熬到天亮,不能睡觉,第二天再接着干活。长此以往的折腾,有很多学员就积劳成疾,恶人们又不给医治,再说也没那个条件和水平,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把我们当人看。长期下去等这些人走出黑窝时身体也被拖垮了,有的甚至得了重病因延误了医治而造成人身死亡。在里边我深深体会到这种手段,最具有隐瞒性,而且残害范围广,所以也最具有杀伤力,由于身心的双重摧残再加上吃的又不好,所以每个从黑窝里出来的人几乎身体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害,有的出来后需要长期调整才能恢复。

在这十年中,大法弟子遭受中共的迫害何止千千万万,中共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下的滔天罪行真是罄竹难书。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5/202786.html
2008-08-19: 青岛大法学员鄢景秋等被非法监视居住

刚刚结束两年半被非法劳教今年年初才回到家的青岛大法学员鄢景秋,又被邪党以开奥运为由在家中遭监视居住;同时被非法监视居住的还有两位学员,其中一位张姓女学员五十多岁,三位学员都在同一社区居住;

此次非法活动的实施者是:青岛镇江路社区居委会电话 0532-83661963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9/184367.html

2008-06-02: 鄢景秋自述:姐妹俩皆被劳教 老父、丈夫含恨离世

我是山东省青岛市市北区法轮功学员鄢景秋,现年四十九岁。我因坚持信仰和言论自由的权利,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野蛮迫害。我的姐姐鄢景华也被非法劳教。我的父亲和丈夫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和打击,含恨离世。他们临死前都没能见我一面。

我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的心脏病、高压高、肩周炎、胃下垂全都好了,身体达到了无病一身轻,我在法轮大法中受益无穷,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在青岛看守所遭迫害

2005年8月4日早晨,因共产恶党在马路上挂了一个诽谤法轮功的横幅来毒害世人,邪党栽赃陷害法轮功,我就去用剪刀把横幅给铰了,被暗藏的保安看到了,叫来青岛市市北区北仲派出所的恶警把我拖到警车上,拉到北仲派出所。我就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不让我讲,照着我的脸就打,让我坐铁椅子,我不坐,铁椅子前面有一块挡板,把人扣在里面不能动,我不服从,恶警们往里按我,用挡板把我的头砸破了直流血。

北仲派出所的恶警把我送到青岛看守所,一路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生命需要真、善、忍”。看守所的女恶警李副所长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子,把我的脚和手用一个手铐扣在一起,使我不能行走,在水泥地上躺了五天,一半身子麻木了。那时我来例假了,我的短裤全是血的了。因是夏天,不让我换纸,淌的满地都是血。我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恶警李副所长叫犯人用抹布堵我的嘴,让一些犯人摁着我的脚和手,揪着我的头发,给我灌食(鼻饲),还恶毒的说:“我两分钟灌一个。”

2005年9月4日上午,青岛市610组织的头子和北仲派出所、宁夏路派出所、办事处、登州路派出所联营,共8~9个恶警,送我去王村劳教所。因当时我绝食,身体很虚弱,他们也不管,把我硬往车里面拖。他们已经被共产恶党毒害的没有了善念,我一路上告诉他(她)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世界都在修炼法轮功,我告诉他(她)们善恶有报的道理,迫害好人的人都没有得到好下场的。他们把我拉到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劳教所的医生说我血压高不能收,青岛市610头子和恶警说“你们要多少钱,我们拿。”劳教所里的恶警就把我留下了。

在王村劳教所受摧残

在劳教所里,鼻饲灌食一次70元钱,我为反迫害,不承认“劳教”而绝食。我在绝食期间,恶警们(四大队)就把我捆绑在木头椅子上,把我的两只胳膊捆在椅子两边,脚捆在椅子下面两边撑子上,不分昼夜都是这样捆着长达一个月。2~3天灌一次食,管子从鼻子里插进胃里,一直放5、6天再拔出来换新管子,天天管子在胃里绞的疼痛难忍,撕心裂肺。我被折磨的已经皮包骨头,臀部都被木头椅子磨出老茧,两个鼻孔都灌出血来了,鲜血直流,最后从脚、腿一直肿到腰部,恶警还恶狠狠的说:你们当地拿钱,要多少给多少,那就灌。最后也不能灌食了,因鼻子肿的也不能喘气了,就给我打吊瓶针,把我铐在铁床上不能动。医生说血管都很难找到了。折磨了我一个月,我被抓之前体重是130斤,在劳教所里被迫害的只有50~60斤。劳教所为了报功领赏,达到她们的“转化率”,就从“三大队”调来一个恶警,上了恶人榜的恶警李英(女,警号:3734139),在恶警李英的花言巧语、恐吓、谎言欺骗中,我受了迷惑,吃饭了。

吃饭之后,恶警们更加紧了对我的迫害,昼夜不让我睡觉,四大队恶警燕艳(女,警号:3734151),把我的好几个手指都用笔尖穿透出了血,逼迫我写“三书”,我就是不写。恶警李英和恶人把我拖到厕所里用凉水往我头部、脖子里浇水,把手巾放到凉水里湿透,再放到我头顶上冰我,那时候正是2005年11月份的大冷天。恶警不让我睡觉,采用“车轮战术”,上半夜二个恶人,下半夜二个恶人和恶警,把我从房间这头拖到那头,我的脚和腿肿成大面包,根本不能行走了,脚上也都冻出很多冻疮,脚底磨起厚厚的一层老茧。他们逼迫我骂师父,我不骂,恶人和恶警就用大白纸写了一些骂我师父的话和师父的名字,逼着我按倒我用臀部坐,搬着我的脚让我踩,往我脸上、手上、脖子上用笔写一些骂师父的话。有一个恶人把我耳朵打聋了半年。他们利用各种卑鄙手段逼迫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最后达不到目地,就叫来医生给我打不明药物的针,我不打针,5~6个恶人和恶警们蜂拥而上,把我按倒在恶警办公室的沙发上,扭着我的胳膊打上了这一针。之后我就迷迷昏昏,精神失常,乱抓东西,昼夜把我关在厕所里,使我精神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精神就要崩溃了,我经受不了那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在我精神受到刺激、两眼发直、发呆、神智不清、精神恍惚时,恶警逼迫我写了“三书”才让我睡觉。恶人昼夜不停的迫害我2个多月没能让我睡觉,我天天在痛苦中煎熬着,在那阴间地狱里,暗无天日的每天挣扎着活着。

当我睡醒觉之后,我清醒了。我非常的痛苦。我反复思考,师父教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还给我们去病健身,让我们做好人,做一个正直善良的好人。我又开始绝食,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求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共产党假、恶、暴、斗、贪污、腐败才是邪教,我要声明我在神志不清时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并且让我要回了我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让我撕掉了。她们为了达到“转化率”报功领赏,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不择手段的干着卑鄙下流的事情。

又一次我绝食,恶警抬着我去给我灌食,一路上我就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功千古奇冤”、“大法弟子冤枉”,“要无条件的释放大法弟子”,“我们要信仰自由”,“全世界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到了医务室,恶警们把我按在木椅子上,揪着我的头发,把我的两只手反铐在椅子后面,把我的脚别在椅子两边撑子里,用脚踩在上面,给我灌食的恶警把腿压在手铐上,使我疼痛难忍。灌完食抬着我回来的路上,我又开始喊。恶警把我抬到警察办公室,用手巾堵我的嘴,用胶带贴我的嘴,把我吊铐在厕所窗户笼子里。两只手成十字架型,脚只能翘着。那时正是 2006年8月份,我的腿脚肿成大面包,厕所里蚊子很多,咬的我满脚和腿都是红点,两昼夜没合眼,就这样痛苦的煎熬着。恶警副大队长(现任恶警教导员,警号:3734169),拿来笔和纸让我写保证。我宁可遭罪也不会再写保证什么了。

又一次,我到走廊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恶警孙华(恶警教导员)把我按倒在地,按着我的嘴不让喊,把嘴都给摁破了直流血,还恶狠狠的说再叫你喊。劳教所里的恶警陈科长(女)恶狠狠的说“不转化,我们这里什么刑罚都有”,还说政府不让干的事再好也不行,她们为了名利已经失去了理智。

老父、丈夫含冤去世

在2005年我和我二姐鄢景芬都被关在劳教所里,对我父亲的打击太大,父亲在2005年12月份含冤离世,恶警不让我们姐妹俩知道,根本都没有给老人送终的权力。在我爸病危期,我丈夫拿着我爸的病危通知书,到派出所、街道办事处、青岛市610去请求让我们见上我父亲一面,可是他们都不答复。

在2006年8月份,我丈夫听到我在劳教所绝食受迫害,他去看望我,劳教所恶警不让我和丈夫见面,我丈夫和她们争吵要见人,说:“我证件都齐了。”恶警说“不转化不让见面,拿介绍信也不让见。”我丈夫说都一年没见面了,恶警也不听,还说给送钱行(绝食的费用、日用品),我丈夫把她们的警号记下来了(司法警,管理科接待,警号:3734062;管理科:3734130;四大队长:3734166)。恶警不让见面我丈夫就不走,她们没有办法,只好让我和丈夫通了个电话,我就揭露劳教所里的邪恶,我说她们吊铐我,给我灌食,一次70元钱,你一分钱也别拿,现在灌食30多次了……没讲完,电话被恶警强行挂断了。我丈夫又气又恨,说“无法无天,独断专行”。因思妻心切,又不能见上一面,丈夫忍着心中的痛,跌跌撞撞的回家了。青岛至王村劳教所六七百里地,丈夫晕车,一天也没吃饭。

回家后,我丈夫的精神压力太大,承受不了这种打击,长期的愤懑和着急,有冤无处诉,看着家中的老母亲和女儿,生活的劳累使他得了白血症,抢救无效,含冤而死。临终前就想见上妻子一面,可是这个共产恶党就是因为我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不让见面。我丈夫的姐姐、妹妹和我大姐,都到青岛市邪恶的610去要人,她们都哭着请求让我和丈夫见上一面,共产邪党人员却说我很顽固,要给我加期,更谈不上要见面。她们想上“北京”去告状,可是一想也没有用。就这样一个将要离开人世的丈夫也没能见上妻子一面,含冤而去,我连给自己的丈夫送终的权利都被恶党剥夺了。

我的女儿要爸爸,爸爸含冤而死,要妈妈,妈妈还在监狱里遭迫害,只剩下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在家。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监狱里被共产恶党逼疯的、逼傻的、被迫害死的有多少!?她(他)们却诬陷说是“练法轮功练的”,栽赃陷害法轮功。这个共产恶党对修炼的人、对信仰“真、善、忍”的人,对修炼人的家属从来不讲法律。

我大姐鄢景华因贴了张“大纪元郑重声明”劝世人退党,被恶人恶警抓去。2008年2月18日被抓,被抄家,恶人恶警把家中墙上挂的“真、善、忍”“佛光普照”匾给抢走,目前我大姐鄢景华被“劳教”一年半,她的儿媳妇刚生孩子坐月子,需要婆婆照顾,我们到青岛市宁夏路派出所要人,恶警不放人。

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弟子和他们的家人从来没有讲过法律,“人权自由遭到了践踏”、“信仰自由遭到践踏”、“上访权利遭到了践踏”。恶党人员可以没有任何证件到大法弟子家里抓人、抄家、罚钱、肆无忌惮的践踏法律,给我们全家老老小小带来极大不幸和痛苦。在这场劫难中,受到迫害的、家破人亡的、妻离子散的、流离失所的又有多少!?冤狱遍中国,肆虐者必定受到天法的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179574.html

2008-01-25: 我在山东高密看守所和王村劳教所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5/171069.html

2007-10-08: 鄢景秋被王村劳教所劫持 丈夫去世前也未能见面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因清理恶党诽谤法轮功的横幅,被恶警绑架,并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半。鄢景秋的丈夫因为精神压力,患重病去世,临死前都没能见到鄢景秋一面。只因为鄢景秋拒绝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劳教所恶警就禁止她和丈夫见面。目前鄢景秋仍被非法关押,家中的女儿孤苦无依。

鄢景秋,女,四十八周岁。因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拘留、劳教、受尽酷刑折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打的脸都变形,嘴肿的连奶都不能喝,在看守所、劳教所多次被强行灌食,被关进厕所禁止睡觉,腿上被放一根棍子两个大男人踩上去,双手双脚铐在一起,路不能走,觉不能睡。家人去接的时候,两个多小时打不开镣铐,镣铐已经锈死了。只见人皮包骨头,极度虚弱。

二零零五年八月四日早晨,因青岛北仲办事处挂出污蔑、诽谤法轮功的横幅,为避免横幅对世人造成毒害,鄢景秋前去剪掉,被蹲坑者抓到青岛北仲派出所。试问有权就可以造谣诽谤?就可以挂横幅做诱饵,蹲坑抓人?是谁在践踏法律?法律允许这样干么?也只有邪恶政府才能干出这卑鄙的事。说真话,讲真相,就是要被抓、被关、被劳教、被判刑、还要扣上反政府的大帽子,能得人心嘛。强制改变不了人心,暴政只能加速灭亡。北仲派出所一姓修的警察很凶,很快把鄢景秋送到大山看守所,不到一个月送去王村非法劳教两年半。

鄢景秋的丈夫李万杰到王村劳教所看望她,七八个警察将他推出不让见,说鄢景秋不转化不让见。有一次李万杰好不容易求了个通话机会,电话一通,鄢景秋就揭露王村劳教所的恶行,电话被强行挂断,李万杰又气又恨,思妻心切,两年多没能见上妻子一面,很是担心。看着家中的老母亲和女儿,他的精神承受不了了。长期的愤懑,生活的劳累,使他得了白血病,送去医院抢救,在医院里,李万杰想最后见妻子一面,李万杰的妹妹为了哥哥的心愿,拿着病危通知,含泪去找市北区政府、办事处、六一零办公室。得到的答复是他们去劳教所要人,劳教所逼迫鄢景秋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才让见,鄢景秋不妥协不让见,还扬言说太顽固了要加刑。这又是哪一条法律?这还有人性么?一个生命垂危的男人,要求见妻子一面,这是人间真情。人可以在你自己的权限之内,凭自己的良知,做一件善事,尽心尽力也就足够了。再说鄢景秋犯了什么罪?她只是信仰真善忍,一个修炼人,没做任何一件坏事。在劳教所两年多的时间里,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受了无数的酷刑折磨,因劳教所封锁消息,有些迫害还不知道。她几经生死,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劳教所的恶警,却在她丈夫病危之际,逼迫她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多么卑鄙无耻。鄢景秋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在病危之际也没能见上女儿一面。犯罪的犯人,如果家属有了病危通知,就可以前去看望。而炼法轮功的人却不让。警察的道德良知哪里去了?

今年阴历八月十四日晚,鄢景秋的丈夫李万杰只有四十九岁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家中亲人不敢告诉病重的老母亲儿子去世的消息。家中的女儿一米六八的个子,瘦的只有九十斤。要爸,爸走了,要妈,妈在受迫害。孤苦伶仃的孩子怎么办?多少法轮功学员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法轮功没有错,真善忍没有错,恶警对修炼人,对信仰真善忍的人,对修炼者的家属犯下的如此大罪,如何偿还的了!人啊!赶快清醒吧!明辨是非,明白真相,呵护善良,停止迫害,信仰无罪。共产恶党所干的这一切,谁还敢跟着跑?谁跟着跑谁就会跟着它走入地狱。天理不容,人不治天治。天要灭中共,赶快退党保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8/164121.html

2006-12-15: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一直遭到王村劳教所严重迫害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被非法关押在位于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王村镇的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一直坚定的反迫害,不向邪恶妥协,一直遭到恶警的疯狂迫害。

大队长王慧英、副大队长孙华,恶警范乃风、吴秀丽、张桂英、李英,他们专等半夜以后夜深人静时,把鄢景秋关在一个黑屋子里,几个恶人把鄢摁在地上强行打上一剂毒针,鄢一会就昏迷了,恶人就用大针扎鄢的指头,让鄢景秋非常痛苦。

鄢景秋经常利用上厕所的机会跑出去高呼“法轮大法好”,四个女恶警就用脏布把鄢景秋的嘴堵上,并调来四五个男恶警疯狂的殴打鄢景秋

长期被铐着并用绳子绑着,刘青、燕艳、李英、孙华、尹翠萍五个恶警长期不让鄢景秋睡觉。很多在高压下已“转化”的大法弟子看到鄢景秋被残酷的迫害后都认清了劳教所和恶警们的伪善嘴脸,声明坚定修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5/144759.html

2006-09-13: 山东王村劳教所拒大法弟子鄢景秋家人探监

青岛市大法弟子鄢景秋于2005年8月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至今已有一年多了。鄢景秋一直绝食抗议迫害,家属要求接回鄢景秋,被劳教所拒绝。家属要求接见,劳教所不许,扬言不“转化”的一律不准接见,恶警还要求家属骂大法,家人拒绝后,七、八个恶警野蛮的把家人推了出去。

正告王村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不法人员,立即停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非法迫害,为自己及后人留条生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3/137743.html

2006-07-06: 青岛市大法弟子于真被非法关押在大山看守所

青岛市大法弟子于真被非法关押在大山看守所,详情待查。她坚决抵制邪恶,喊“法轮大法好”,“退党保平安”。反迫害绝食,但遭到野蛮灌食。

参与灌食的一个女贩毒犯叫张静,在大法弟子鄢景秋绝食反迫害时,她也曾参与灌食迫害。此人是东北人,家庭电话是:0532-85072686,望有条件的同修赶快打电话给其家人,让她停止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6/132313.html

2005-09-10: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于2005年9月2日被青岛市劳教委非法判两年六个月劳教。

因怀疑四方区北仲小区内的真象资料及横幅石某大法弟子所散发,北仲办事处与北仲路派出所、居委会等相互勾结,在青岛市镇江路31号挂出恶毒横幅攻击法轮功,落款是北仲居委会,妄图诱捕该大法弟子,鄢景秋为消除其恶劣影响,于2005年8月4日早4时来到这里,想清除该横幅,却被一直在此蹲坑的北仲派出所恶警非法拘留。因鄢景秋此前2000年10月曾因清除攻击大法横幅被非法劳教3年,但在其正念抵制下未能得逞,故派出所及公安分局也不情愿再报劳教,但在青岛市610的指示和压力不得不再次对该大法弟子实行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47.html

2005-08-27: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因摘邪恶诽谤横幅被绑架至大山看守所后,一直绝食,至今已20多天,据说身体很虚弱。挂的邪恶横幅很明显是恶人作的扣,挂横幅的位置在北仲派出所的管辖范围,且在其管区内曾有一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10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27/109270.html

2005-08-19: 2005年8月2日左右,青岛市北仲小区附近延吉路上挂出了一个横幅,上书“彻底铲除××功”,如此恶毒语言的横幅很少见,其实就是邪恶设下的一个陷阱,在横幅附近停了三辆警车。鄢景秋就是在3日一早去摘此横幅时被蹲坑的恶警绑架的,现被非法关押于青岛大山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9/108734.html

2005-08-12: 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于8月4日在取下邪恶势力挂出的条幅时,被恶警抓走并被非法抄家。

2005-02-01: 山东青岛610近期不断在门外和马路边悬挂诬蔑大法的横幅和展板等,青岛大法弟子多次将这些毒害世人的东西清理干净,并张贴酷刑展等大法真象材料,有力的震慑了邪恶,邪恶之徒对此耿耿于怀。前几天,610门前的马路上又悬挂出诬蔑大法的横幅,2005年1月28日晨,青岛大法弟子鄢景秋(女,40多岁)在清理横幅时被蹲坑的恶警非法抓走,当天中午恶警又到其家中非法抄家。据延安路派出所恶警说,他们专门24小时在横幅旁边蹲坑等着抓大法弟子。

鄢景秋被非法关押于延安路派出所,据说要送她到青岛大山看守所。

2003-05-28: 青岛市4月25日至5月13日期间,共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進京护法。闵惠荣、邱素巧、杜慧敏被刑事拘留。鄢景秋和姜明斋已被劳教,崔维蕊(原辅导站站长)已被24小时严密监控。

青岛市(含大山女子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0-10-12: 山东省青岛市红岛街道法轮功学员高素莲被恶警骚扰
其中了解到的恶警电话号码是:
欸(姓):13864878955 李(姓):15253252992 孙副所长:13730907667(不确定是不是主管迫害法轮功) 红岛边防派出所所长办公室电话:66582616

2020-09-10: 青岛市南区香港中路街道办事处
地址;闽江路116号甲5号门 邮编266071 电话053266776800
办公时间8;30-—17;00
王栋梁;党工委书记 段展;副书记、主任 施董瑞;
人大工委主任 罗群;副书记、党建办主任 刘兆桐;
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 王瑶;办事处副主任、党政办公室主任 杜晓东;
办事处副主任、公共安全办(综治办)主任 张泽波协助杜晓东负责(综治办)杜正岩;江西路社区书记、站长 罗云成;
香港路社区书记、站长 王志杰
浮山所社区书记、站长 韩波;武装部长、五四广场社区书记、站长

2020-08-20: 青岛交运集团:0532-8580905585869552686230778580902585809032
投诉电话: 0532 96650
技术员 张宝国: 13869856687

青岛真情巴士集团:0532-86851249868512138685124988191000,希望有其他法轮功学员提供更多交管部门管理层联系方式。

2020-08-21: 红岛边防派出所 66582616(所长) 66582613(教导员) 66582615(副所长) 66582622 (副所长)

2020-08-12: 青岛市司法局
王镭副局长:13506391561 办公室0532-85912289
李文渊:13854296778 办公室0532-8591223
基层处处长:杨电科1866390525 办公室0532-85912406

2020-05-27: 青岛市黄岛区法院 法官栾冲,办公室电话:0532- 8697519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1-08-21:
电话区号:0532

杨雪峰 办公室电话:  8419604,家庭电话:  8271122,13014121628,小灵通手机:  3635548
中级法院(传真)  8266878
刘杰  办公室电话:  8266869,家庭电话:  8256929,13909361509
张龙   13993696999
徐瑞生 办公室电话:  8266816,13909361599
张志忠   13809360969
张保新 办公室电话:  8266826,13369369688
王希春 办公室电话:  8266856,13993676111
张天成 办公室电话:  8266888,家庭电话:  8210469,13399368006
司法局   8214804
谢建军 办公室电话:  8228864,家庭电话:  8296162,13830602300
李健夫   13830633328
徐建民 小灵通:  3643365
李志民   13830620589
张立军   13993612756
张景秋   13830603086
邵多伟   13919734909
国家安全局
值班室        8214697
李耀祥 办公室电话: 8235132,13809361259
潘瑞丰 办公室电话: 8235331,13809361262
孙学枫  13993650006
参与灌食的一个女贩毒犯叫张静,在大法弟子鄢景秋绝食反迫害时,她也曾参与灌食迫害。此人是东北人,家庭电话是:0532-85072686

北仲派出所的电话是0532-83618214

延安路派出所电话:0532-3617809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2-03, 4:29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