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9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潍坊市 >> 曹俊萍(曹俊平,曹军平), 女, 57

曹俊萍(曹俊平,曹军平)
留学美国的学生庞靳妈妈曹俊萍,姨妈曹峻峰因在劳教所受折磨现身体状况很差
个人情况: 家庭主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潍坊市北宫东街256号
个人近况: 犹大
报告人 : 美国庞靳 "Pang, Jin"
亲友关系: 母亲
联系邮件: Jin513@MissouriState.edu
联系电话: skype
立案日期: 2008-07-1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庞小谦 曹俊萍(曹俊平,曹军平)
兄弟姐妹/伯父母: 曹俊凤(曹俊峰(曹峻峰,)

校报The-Standard再次登载大幅照片呼吁全校师生共同营救正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学生的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3-24: 潍坊市曹俊萍、曹俊峰助恶为虐的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4/潍坊市曹俊萍、曹俊峰助恶为虐的恶行-306630.html

2015-03-05: 山东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曹俊萍、曹俊峰已于2014年7月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5/二零一五年三月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05688.html

2010-06-11: 曹俊萍女儿的一封信

您好!我叫庞靳,我生长在潍坊市生建机械厂大院,如今能在美国顺利拿到硕士学位,也谢谢各位街坊邻里从小对我的照顾和帮助。我爸爸庞小谦是生建机械厂的工程师,妈妈曹军平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我也是家中唯一的孩子。就像生建的人看到的,我本来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和睦的家庭,爸爸正直善良,妈妈贤惠能干,为很多人所称道。

然而这一切从1999年7月20号,中共公开迫害法轮功以后,原本和祥幸福的家庭从此就蒙上了阴影。就因为我妈妈是一名法轮功学员,所以她被当局多次抓捕,并被当地杏埠派出所毒打。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潍坊市国保大队更是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绑架了我妈妈。家也先后两次被抄,家中值钱的物品、私家车和所有的存折都被窃走,到现在仍有绝大部份没有归还。2008年8月8日,国保大队为了所谓的口供连续五天四夜提审我妈妈,六个人轮流24小时审讯她,折磨她,不让她睡觉,只要一闭眼他们就用凉水或热水泼她,还让她长时间坐在铁椅子上折磨她,最后妈妈被迫害的大小便失禁。之后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继续折磨她,一直持续了四天三夜,致使她发了一场高烧,高烧过后,生了一身红疙瘩又转成皮肤病。此后我妈妈曹军平被辗转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青州市看守所等地。我妈妈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15个月之后,2009年10月被潍坊市奎文区法院重判10年。
然而当局并未就此罢休,它们在迫害我妈妈的同时,对不是法轮功学员的爸爸庞小谦也不肯放过,将他一同非法拘留,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一个月。在非法关押期间,它们强迫我爸爸干粗活重活,频繁提审他,对他施加精神压力。一个月后,他被释放,此后便被长期监视居住。他还被剥夺了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的权利,而且大部份工资被强制扣除,有一个月他竟然只拿到9元钱的生活费。
期间潍坊市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等多次骚扰恐吓我爸爸,使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2010年年初开始,国保大队又威胁我爸爸,并将他的“监视居住”期又延长六个月。
近期潍坊市奎文区检察院以“包庇窝藏”自己妻子的罪名对我爸爸提起诉讼。奎文区法院企图在7月14日  对爸爸進行非法开庭审判。
我妈妈信仰“真、善、忍”,让自己作一个好人,何罪之有?当局为何要判她十年重刑?为何一个政府连一群善良的民众也不能容忍?我爸爸正直善良,他又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为何当局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迫害他?
我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我本打算在美国学成后回国效力,孝敬父母,可是家庭的遭遇却使我有国不能回,有家不能归。我现在不得不一人身处异国他乡,每天为父母的安危担忧,流泪。
在当今中国像我们这样遭遇的家庭何止万千!?在这场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中,有多少个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难道就是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要做一个好人,就要为此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我作为生建大院的孩子,作为一个心存孝心要营救父母的孩子,真诚地呼吁那些心存良知地正义之士,能伸出您的援助之手,尽您所能地阻止这场迫害的发生,藉助您正义的声音和良知的力量,让那些执法犯法的人立即停止作恶!制止这场针对我的家庭,同时也是制止对其他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会感激您每一个支持正义的帮助,好人会有天佑!
同时,我也在此正告奎文区司法系统那些对镇压和迫害法轮功不遗馀力的不法之徒,立即停止作恶。历史上所有迫害正信,助纣为虐,欺压良善的从来都没有好下场。善恶必报是天理,只有停止作恶,迁过向善,才能洗去罪恶,赎回未来。

2009-11-09: 潍坊市邪党非法重判八名法轮功学员
十月十九日,潍坊邪党在奎文、寒亭、潍城三区伪法院同时对八名大法弟子作了非法重判。

潍城区伪法院非法判决:卢新亮9年,王维法9年,梁启栋4年
寒亭区伪法院非法判决:葛昆9年,孔茜9年,曹俊凤9年,尹国华4年
奎文区伪法院非法判决:曹俊萍10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9/212201.html#09118222543-1

2009-11-03: 潍坊大法弟子曹军平被非法判刑十年

潍坊大法弟子曹军平,于2008年7月在潍坊遭公安绑架后关押于潍坊看守所,几天后被秘密转移于青州看守所,期间潍坊公安多次非法提审和逼迫不让睡觉。

2009年7月31日在潍坊奎文法院非法开庭,律师做无罪辩护。2009年10月19日突然第二次非法开庭,没有律师,没有旁听,草草读了十几分钟的判决,就算开庭了。非法判曹军平十年徒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211804.html

2009-10-31: 山东潍坊曹俊峰被枉判九年冤狱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上午八点半,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伪法院所谓的“法官”牟爱萍,所谓的“审判员”吕宝清、李红对潍坊法轮功学员曹俊峰,非法开庭,非法判重刑九年。由于有十天的上诉期,截止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曹俊峰目前被暂时非法囚禁在潍坊市看守所。

冤狱给曹俊峰女儿造成很大痛苦。二零零八年九月,曹俊峰独生女儿结婚大喜之日的第二天,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第二次到曹俊峰家入室抢劫。女儿结婚没有妈妈在身边,甚至连见妈妈一面这样的要求也被粗暴拒绝。

今年五十四岁的曹俊峰,自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绑架以来,已被非法囚禁一年零三个月,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获得健康的身体被折磨的旧病复发,身体状况很不好。曹俊峰修炼法轮功前曾患有严重的肠道疾病,身体非常虚弱,家务活都干不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逐渐好转,严重的肠道疾病不治而愈。人变得又白又胖,非常精神。曹俊峰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更好的人,在家里是一个好妻子、好妈妈,在社会上是一个好人,社会因为有了更多这样的好人而安定。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早六时许,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把曹俊峰这样一个好人,暴力绑架到位于潍坊市潍城区水库路的潍坊市看守所,非法拘禁一个月,并到曹俊峰家中非法入室抢劫,曹俊峰的丈夫受到惊吓,突然犯了心脏病,被紧急送往医院。在二零零八年七月被非法拘禁在潍坊市看守所期间,曹俊峰身体被迫害的出现了病状,呕吐、大便带脓血。潍坊看守所不法警察拒绝家人探视。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日,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不顾曹俊峰的身体呕吐、便血的状况,把曹俊峰,送進山东王村劳教所劳教非法拘禁。在王村劳教所被非法拘禁的一个月里,曹俊峰被迫害的身体状况继续恶化,身体状况极差,每天呕吐、便脓便血更严重。同室的犯人都不敢靠近她。

二零零八年九月,在她身体状况非常危险的情况下,曹俊峰又被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非法拘禁在寿光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十月,曹俊峰在寿光看守所一直在绝食抗议迫害。

二零零八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五月期间,曹俊峰曾被锁在铁椅子上二十多天不让睡觉,被迫害的精神恍惚,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被送到济南新康监狱医院非法拘禁一个月,仍被非法拘禁在寿光看守所,身体一直处于病状。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曹俊峰于被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送進位于济南市英雄山路134号的山东警官总医院(俗称劳改医院,实际是一个监狱)非法拘禁,名为“治病”,实为“非法拘禁折磨”,除由两道锁着的铁门拘禁,还有至少两到三个在押人员专门监视看管曹俊峰。之后曹俊峰又被非法拘禁在昌乐看守所。

曹俊峰的妹妹、法轮功学员曹俊萍也在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被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二零零八年年底,曹俊峰的两个弟弟、一个弟媳,和一个朋友也被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绑架,敲诈勒索。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不法警察对曹俊峰的两个弟弟、一个弟媳,和一个朋友每人敲诈勒索一万元人民币,共四万元,还强迫他们每人找一个“担保人”才能被释放,并且威胁他们不能和任何人讲,要不然还要绑架他们。曹俊萍的表妹因为家境贫寒,国保大队不法警察看没有甚么“油水”可捞,就敲诈了二千元人民币。

二零零九年二月,曹俊峰的丈夫和女儿共被潍坊市“国保”大队敲诈勒索二万八千元人民币。除此之外,他们还被威胁不允许为曹俊峰找辩护律师。

潍坊市寒亭伪法院,曾于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对曹俊峰非法庭审,又于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对曹俊峰二次开庭,对她非法判重刑九年。潍坊市寒亭伪法院知法犯法,作出此冤判结果,实在令人遗憾。参与此迫害事件的是:潍坊市寒亭区法院、潍坊检察院、奎文检察院、寒亭检察院、奎文区公安分局。此冤判事件,给曹俊峰的家庭造成很大痛苦;也让更多的民众看清了潍坊不法人员非法“敛财”的本性,看清了迫害的真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31/211483.html

2009-10-24: 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曹军平被枉法重判十年

2009年10月18日,潍坊市奎文区法院枉法判决潍坊法轮功学员曹军平10年重刑。前不久潍坊市奎文区法院突然通知为曹军平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在10月18号将对曹军平宣判,律师来不及安排行程,所以无法出庭,曹军平的家人也不被允许出席旁听。潍坊市奎文区法院在律师和家人都没有出席的情况下,枉法重判曹军平10年。

2008年7月底,“奥运”之前一周,曹军平在朋友的家中被潍坊市国保大队绑架。她的家被前后两次抄家,家中值钱的物品、私家车和所有的存折都被窃走,到现在仍有绝大部份没有归还。之后曹军平被先后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青州市看守所。2008年8月8日,国保大队连续提审曹军平五天四夜,六个人轮流24小时审讯,不让她睡觉,只要一闭眼他们就用凉水或热水泼她,还让她长时间坐在铁椅子上折磨她,直到最后大便失禁,他们才放她回去约一天。之后他们又用同样的方法折磨她,连续四天三夜,之后她发了一场高烧,高烧过后,生了一身红疙瘩又转成皮肤病。另外,是否还有其他形式的迫害还正在调查中。

曹军平的家人为她请到无罪辩护的律师,但是在家人和律师执行法律的过程中频频受到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的阻挠、骚扰甚者是恐吓,家人也受到公安局的勒索敲诈。奎文区法院临到开庭前几天仍阻碍律师到法院调取相关的重要信息。

2009年7月31日,潍坊市奎文区法院对曹军平進行非法庭审。庭审之前他们非法刁难曹军平的家人進入旁听。庭审期间,律师为曹军平做了无罪辩护。在曹军平的自我辩护过程中,她要求立即当庭无罪释放,她当庭对所有的人说:“我要求法官无罪释放我!真心希望你们都来了解真相,对你们及你们的家人都有好处,希望你们都有个美好的未来。善恶有报、这是天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曹军平要求法官调取08年8月8日-16日之间公安提审迫害她的监控录像(青州看守所),查询询问笔录上所谓执法人员的签名,追究“执法人员”迫害她的刑事责任,法官仓皇心虚地极力回避。当时曹军平还强调说,在她被国保大队折磨的神志不清的时候强迫她所说的话或者所签署的一切材料无效。国保大队在那期间使用了甚么样的卑鄙伎俩和阴谋,目前还正在進一步调查中。

一年多来,当局迟迟未有结果,但是,就在山东省政法委到达潍坊市期间,奎文区法院突然决定于10月18号强行对曹军平非法宣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4/211019.html

2009-10-20: 潍坊法院枉法重判法轮功学员曹俊萍

2009年10月18日,潍坊奎文区法院枉法判决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十年重刑。寒亭区法院重判曹俊峰、孔茜、葛昆九年、尹国华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18.html

2009-08-03: 邪党法院企图对潍坊市曹俊凤等四大法弟子非法判决

在7月31日,邪党山东省潍坊市寒亭法院非法庭审后,图谋在十天内,下达对曹俊凤、孔茜、葛昆、尹国华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决。同日,邪党奎文法院、邪党潍城法院,同时分别对曹俊萍,卢新亮等四位大法弟子(有两位不知姓名),秘密庭审,仅给予3天上诉期。法院只通知了曹俊萍的家人,曹俊萍的丈夫和姐姐去参加了旁听。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3/205806.html

2009-07-30: 潍坊邪党法院故意排同天非法庭审曹俊萍姐妹

据悉,山东省潍坊市奎文区法院企图在这周五、即7月31号非法审判潍坊大法弟子曹俊萍、姐姐曹俊峰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葛昆、孔茜、尹国华也在同一天在潍坊市寒亭区法院面临非法审判。

因为曹俊萍的辩护律师被当局吊销执照无法出庭,所以曹俊萍和曹俊峰是同一个辩护律师,当地邪党法院知道后,就故意安排在了同一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30/205621.html

2009-07-29: 建议潍坊市大法弟子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山东潍坊市葛昆、孔茜、尹国华等人被非法关押一年多了。潍坊市寒亭区法院近期企图对曹俊峰、葛昆、孔茜、尹国华非法庭审,潍坊市奎文区法院企图对曹俊萍庭审。
http://search.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9/205517.html

2009-07-10: 山东省潍坊邪党公检法欲非法庭审大法学员曹俊萍
2008年奥运前一周,潍坊法轮功学员曹俊萍被潍坊国保大队恶警绑架,被非法关在潍坊青州看守所至今已11个月。近日,潍坊市奎文区法院企图非法庭审曹俊萍曹俊萍家人所请的律师温海波因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被邪党当局非法扣押律师执照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0/204309.html

2009-06-11: 两美国会议员要求释放曹俊萍、曹俊峰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和曹俊峰已分别被中共当局非法关押在青州市看守所和昌乐市看守所近十一个月。海内外的媒体相继发出营救的正义声音,美国国会议员也陆续写信敦促中共当局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和曹俊峰,同时呼吁美国政府关注并采取措施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日益升级的迫害。

美国国会众议员瑞伊.布朗特(Roy Blunt)先生在去年奥运前曹俊萍被非法抓捕后,就立即致信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敦促当局立即释放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女士。

日前,瑞伊.布朗特议员第二次致信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要求释放密苏里州居民庞靳的妈妈曹俊萍。他在信中写道:“不幸的是,目前曹俊萍依然被关押。另外,数千元的私人财物也没有被归还或补偿。曹俊萍的姐姐曹俊峰也因同样的情况至今被关押。”

曹俊萍的女儿是我的选区密苏里州立大学的一名学生。自她的父母去年夏天被抓捕以来,她不辞辛劳地告诉公众和民选官员所发生的一切。我希望我能够很快告诉她一个好消息,那就是她的妈妈和姨妈很快就会获得自由,与家人团圆。”

“我希望你再次调查这件事情,看如何能够帮助确保曹俊萍和曹俊峰尽快被释放。”

美国国会众议员瑞伊.布朗特致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的信
http://pkg2.minghui.org/mh/2009/6/10/Blunt.pdf

密苏里州美国国会众议员雷斯.克雷(Lacy Clay)

另一名密苏里州美国国会众议员雷斯.克雷(Lacy Clay)也就此事致信国务卿克林顿。他在信中说:“居住在山东省潍坊市的曹俊萍女士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一周被抓捕,仅仅因为她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从她的女儿那儿得知,他们的家被抄,很多值钱的东西被警察抄走。从那一天开始,曹俊萍就被关押在潍坊市的一个看守所中。”

“庞女士的姨妈曹俊峰也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也在那时被抓捕,现在依然被关押。”

“我的选民们担忧自奥运之后中国的官员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似乎正在升级。法轮功信息中心指控中国政府去年抓捕了超过八千名中国公民,超过一百人被迫害致死。法轮功信息中心表示,潍坊市对法轮功学员而言是一个极其险恶的地方,酷刑折磨常被使用,并有很多被关押者遭折磨致死。”

“我和庞女士一样担忧着她家人的安全。我相信曹俊萍和曹俊峰的事情应当引起你办公室的关注。我诚挚的要求你采取每一个适当的措施去保护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基本人权。”

密苏里州美国国会众议员雷斯.克雷(Lacy Clay)致国务卿克林顿的信
http://pkg2.minghui.org/mh/2009/6/10/Clay.pdf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1/202561.html
英文版: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9/6/12/108239.html

2009-05-24: 潍坊大法弟子曹俊峰被非法关押在寿光看守所
曹俊峰于零八年七月九日被绑架后,在潍坊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送王村劳教所劳教,一个月后被潍坊国保大队接回关押到寿光看守所。期间曾被锁在铁椅子上二十多天不让睡觉,被迫害的精神恍惚,身体出现严重的病状,被送到济南新康监狱医院治疗一个月,仍非法关押在寿光看守所,身体一直处于病状,恶人扬言要判刑。

另外,被扬言判刑的还有:姜国波、孔茜、葛坤、曹俊萍等(人数不详)。曹俊萍一直处于病状。姜国波、孔茜都被迫害的很严重。他们这些人分别关押在潍坊,昌乐,青州和寿光看守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529.html

2009-05-14: 停止对信仰的迫害
五月十日是母亲节,美国密苏里州春田市新闻先驱报于五月十日刊登了密苏里州立大学研究生庞靳的文章:母亲节的愿望:停止对信仰的迫害。庞靳在中国大陆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九个月前被抓,并关押至今。她的不幸遭遇受到密苏里人包括国会议员和参议员的关注。庞靳祝愿她的母亲和其他因坚守良知而被中共监禁的母亲们早日获得自由。以下是文章的中文翻译: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不能在母亲节与母亲交谈,甚至不知道她是否安全,不受伤害,我会珍惜与母亲在一起的每一刻。

我名叫庞靳,是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春田分校的研究生。今天是让我伤感的一天,因为这不但是我一生中第一个不能与母亲交谈的母亲节,我还要担心她的安危,因为她仅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关押在中国的一个拘留所达九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以“准备”奥运会为由,十几名警察闯入我父母在山东省潍坊市的家,抢走了三个笔记本电脑,两个台式电脑,一个数码相机,一些银行存款,一些法轮功资料和其它个人物品,总价值约五万人民币(约七千美元)。就在同一天,大约一百位同一城市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

三个星期以后的七月二十九日,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始前一周,警察带走了我父母,当时他们正在朋友家里。后来他们被关押在潍坊市拘留所。随后警察搜查了我父母家并掠夺了许多值钱的个人物品,包括银行存款。我父亲一个月以后被释放,因为他不修炼法轮功,但我的母亲被关押至今。

这不是我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而遭受的第一次迫害。母亲于一九九五年起修炼法轮功,并遵循法轮功“真、善、忍”的核心原理。当时在中国几乎每一个公园里都有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修炼法轮功。就像成千上万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法轮功在身心上让母亲受益良多,治愈了母亲的皮肤病并改善了她的脾气。

但是中共却于一九九九年开始对法轮功進行残忍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一月份,我的母亲和其他八位法轮功学员在一个公共广场上静静的炼法轮功。没有几分钟她们便被抓捕,带到当地公安局。那天晚上,她们被关押在冰冷的一个不到九平米的水泥牢房里,被警察用电棍电击,用带刺的木棍抽打。

遭受十一天的酷刑折磨后,我母亲的一个前牙被打掉,全身的皮肤被烧灼,腿上布满伤痕和血液。警察向我父亲勒索了二千元人民币(约三百美元,高于那个城市一个人的平均月收入)后将我母亲释放。

在被拘留的九个月里,不准家庭成员探视我母亲。我没有任何有关母亲的消息。我担心警察再次酷刑折磨她。我经常在睡觉时由于梦到母亲而哭醒。

不只我母亲一个人遭受这样的迫害。根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在奥运会前后,全中国有八千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抓留,一百零四人被迫害致死。至今,已有三千二百六十三位法轮功学员在这场十年迫害中被迫害致死。

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人们很难想像有人会因为做一些我们想当然的事情而遭受迫害。

许多善良的美国人给予了慷慨的帮助。有三千多密苏里州的居民在营救我母亲的请愿书上签字,十八位州众议员和州参议员,国会议员布兰特(Blunt)和克里(Clay)以及参议员迈克卡斯克(McCaskill)就我母亲的案例给中国政府或者美国国务院写信。这些让我看到了造就美国这一真正伟大国家的精神和立国原则。我所得到的所有支持让我深深感动。

还有许多儿女,他们的母亲在这场迫害中被监禁,被酷刑折磨,甚至被杀害。他们大多数人默默的承受着悲伤,因为他们没有像我这样幸运能够讲述我母亲的故事。

我祝愿所有被关押的母亲们能够获得自由。这是我在母亲节的一个特别心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4/200894.html

2009-04-27: 留美女生庞靳抵华府 全力营救母亲
【大纪元4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亦平华美国盛顿采访报导)正在美国读MBA的中国女留学生庞靳星期天(4月26日)从中部的密苏里大学来到首都华盛顿。自从她的母亲曹俊萍奥运前因修炼法轮功在家乡山东潍坊被绑架、关押以来,过去的九个月里,庞靳一直在奔走呼吁,全力营救母亲。

修炼大法 母亲不治之症不治而愈

庞靳的母亲曹俊萍以前患有严重的皮肤病,在淋了一场大雨之后得了这种不治之症。皮肤癣让人很难受,又痒又疼,曹俊萍时常发脾气。

庞靳说,“我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每天晚上,我爸爸都给我妈妈贴膏药、换膏药,很痛苦,我妈妈不敢抱我,怕传染给我,这种记忆令我非常痛苦、难过,我不知怎样为妈妈分担些痛苦。”

有病乱投医,曹俊萍甚至跟一个江湖医生签了生死契。幸运的是,1995年她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

庞靳说,“从那以后,我亲眼看到我妈妈的皮肤慢慢变好了,不仅仅是身体变好了,整个人都好像换了个人似的,精力无穷,为人处事越来越平和,越来越善良,我亲眼看到我妈妈的变化。”

四年修炼 身心健康 受益无穷

庞靳说,她妈妈很勤快,早上起来很准时到炼功点,所以大家就让她拿录音机,放炼功音乐,每天早上五点,无冬历夏,一年四季都是这样,自然而然成了当地的辅导员。

那时的生活非常规律---早晨炼功、回家做早饭,上班、晚上在一起学法。大家在一起学法、炼功、交流,感觉那个场特别特别纯正,因为没有人自夸,每个人都是说自己哪里没做好,为甚么没做好,没有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等等这些事情。

自从妈妈95年开始修炼以后,庞靳开始接触大法。谈及自己修炼后的变化,庞靳说,“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规范自己的做人准则,从小就是这样,在生活中怎样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我的道德提升非常大。小的时候我性格很孤僻,自从我跟妈妈一起修炼,我变得性格开朗了,时时处处尽可能为别人着想,与人为善,也越来越受到老师同学的欢迎。”

庞靳说,从1995年到1999年的四年修炼中,大家慢慢越来越知道大法好,使人身心健康,受益无穷。

高精度图片
庞靳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中共使馆前炼功,呼吁制止迫害。(大纪元)

中共迫害 灾难降临

1999年夏天,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发动对法轮功的镇压、迫害。

庞靳说:“当时真像一块大石头一下压下来了,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记得我跟我姐姐在路上走,宣传车用高音喇叭在主要街道上不停的放诬蔑大法和师父的广播,说的非常难听,当时我的心就像被撕碎了一样,不停的滴血。我当时年龄还小,很困惑,这到底是怎么了?甚么原因?为甚么这么好的人一夜之间就遭如此诬蔑。”

庞靳说,“我当时看到我妈妈的反应,她说:『大法救了我的命,我知道我心里非常知道他是甚么样的。’”从那以后,曹俊萍就一直平和、理性的向周围人讲真相。

2000年因为在广场炼功,曹俊萍与其他八名法轮功学员被抓進当地的看守所。

庞靳说:“后来她跟我形容,当天晚上她就被打了,一群人在镇长的带领下,让我妈妈把衣服脱下来,寒冬腊月,用狼牙棍打她,问她还炼不炼,我妈妈说炼,他们就打她,撕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着走,这样被折磨了11天,后来勒索了我爸爸2,500块钱。我妈妈被放回家时,我看到她浑身都是脓和血块,没有一点儿皮肤是好的,她的前门牙被打掉了。”

庞靳说:“我非常非常痛心,幼小的心里有了一种愤怒。但是我妈妈按捺住我的愤怒,跟我讲,修炼人无怨无恨,不要恨他们,他们也是被迷惑了人,他们要是明白了真相之后,他们不会这么做的。这件事情让我感受到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

一半时间在迫害中渡过 时刻牵挂父母

庞靳说,中共迫害法轮功刚开始的时候,她才15岁,走过这十年对她的成长有非常大的影响,她亲眼见证了迫害的很多细节,包括身边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他们是怎样被抄家,被毒打,还有一些她家乡的法轮功学员被活活迫害致死。

庞靳说:“我几乎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迫害中渡过的,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牵挂我的爸爸妈妈,有时家里电话不通的时候,我的心就揪起来了。奥运前,我连打了一天一夜的电话,家里都没有人接,后来从亲戚那里知道他们被抓了,知道这个消息时,我心里非常沉重,感受到一个非常大的灾难。”

后来得知,她的妈妈曹俊萍奥运前被抓進牢里,家里先后被抄家两次,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抄走了,包括存折,笔记本电脑,车,不修炼的爸爸也被当地的国保大队绑架到潍坊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出来后他失去了工作,只发生活费,去年下半年有一个月,他只拿了九元钱工资。

曹俊萍从去年七月到现在已经被非法关押近九个月了,在这九个月里,庞靳在海外尽全力营救妈妈,在学校徵集签名、写信给美国国会议员、总统奥巴马寻求帮助。

十七名美国密苏里州议员分别致信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曹俊萍。他们在信中说:“我得知山东省潍坊市的曹俊萍女士在奥运前一周被抓捕,至今仍被关押,并且不允许家人看望,而原因仅仅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同时,我也知道,潍坊的警察使用电棍等酷刑,甚至将很多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这些揭露出来的事实是如此令人震惊,我相信你希望你的国家和人民得到最好的,就像我们在美国做的一样。因此,我强烈敦促你确保曹俊萍和那里其他法轮功学员受到符合法治原则和国际人权条例的对待。我会通过曹俊萍的女儿继续关注她的案件的進展。我也期待曹俊萍能被释放、一家团圆那一天的到来。”

这些州议员同时还致信美国总统奥巴马,恳请奥巴马关注曹俊萍一案,帮助她早日无条件获得释放。

庞靳说:“虽然现在我身在自由的国土,但是我仍然心系家乡。每天从明慧网上看到消息,很多我认识的同修都受到酷刑折磨,都是以前熟悉的叔叔阿姨。我每天都在想着家乡的父母,家乡的同修,我希望自己能多做一些事情,能让那里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支持的声音多了,正义的声音多了,邪恶自然就不攻自灭。
http://epochtimes.com/gb/9/4/27/n2508459.htm

2009-04-10: 十七名密苏里州议员致信要求释放曹俊萍
近日,十七名美国密苏里州议员分别致信山东省委书记姜异康,要求立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曹俊萍。这些州议员也同时致信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吁他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表达对信仰自由的关注,并希望他关注曹俊萍的处境。

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在北京奥运前一周被潍坊市国保大队绑架,现被关押在潍坊市青州看守所已有八个月之久,当局甚至企图非法起诉她。关押期间,她曾被折磨几天不能睡觉。至今,曹俊萍的家人都不被允许看望她,甚至家人请律师的事情也被粗暴干涉。不仅如此,潍坊市国保大队还通过威胁她的家人来威胁远在美国的女儿庞靳,企图阻止庞靳在海外揭露母亲受到迫害的事实。

曹俊萍的遭遇传出之后,受到美国当地民众和主流媒体的广泛关注。¨¨¨¨¨¨

营救活动还得到了密苏里州各级政府的声援与支持。在曹俊萍被绑架一周后,美国众议院议员瑞伊.布朗特特意就此事写信给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要求当局关注曹俊萍的事情,并希望“尽之所能确保曹俊萍尽快被释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0/198724.html

2009-04-06: 曹俊萍案第二次到检察院

2009-02-18: 曹家姐妹被劫持,家人被绑架勒索
山东省潍坊市大法弟子曹俊峰、曹俊萍姐妹,在奥运之前分别被潍坊市国保大队非法抓捕,现在两人依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仅家人无法见到她们,甚至家人也无故被国保大队频繁绑架、勒索。

潍坊市国保大队先后绑架了她们的两个弟弟、弟媳、表妹、朋友、曹俊峰的丈夫和女儿,共勒索人民币高达7万元。

姐姐曹俊峰自1995年修炼法轮功之后,事事处处都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在工作单位勤勤恳恳,为人亲和善良;并且,她摆脱了肠炎的折磨,从此变得肤色红润,身轻体健。但是1999年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开始之后,曹俊峰和家人就不断地受到骚扰、绑架、监控,勒索,而她丈夫因为这几年都生活在担惊受怕中,心脏病常发作,身体也不如从前。

2008年7月9日,潍坊市公安局、潍坊市国保大队发动了一场全市范围的“恐怖抓捕”,一天中就绑架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当天曹俊峰就被非法抓捕,而且家被抄,她的丈夫由于心脏病突发紧急送往医院,非法抄家才被迫中止。曹俊峰在8月10号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这期间的一个月就连家人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甚么。被送往王村之前,曹俊峰出现便脓便血的现象。

被非法关押在王村劳教所不到一个月,曹俊峰身体状况继续恶化,便脓便血更严重,周围的人都不敢靠近,王村劳教所怕出事担责任不敢再关,国保大队被迫把曹俊峰押回潍坊,但是并没有把她送回家,甚至在她身体状况非常危险的情况下,还把她劫持去了潍坊市昌乐看守所。

因为第一次非法抄家,国保大队没有完全得逞,2008年9月份,国保大队又去第二次抄家。而那天是曹俊峰独生女结婚大喜之日的第二天,女儿不仅一辈子一次的大事没有妈妈在身边,甚至连见妈妈一面这样的要求也被粗暴的拒绝。从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之后到现在,家人都不能见到她,而且家人得到的消息是要“重新判 ”。

妹妹曹俊萍1995年修炼法轮功后,顽固的皮肤病慢慢变好,脾气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邻里亲朋都称赞她是一个先人后己、道德高尚的好人。而就是这样公认的好人却因为用和平的方式讲句真话,在1999年镇压后多次被抓、被跟踪甚至被毒打。2000年曹俊萍被非法抓去杏埠派出所,在那期间,她多次被派出所恶警和打手殴打,前门牙被打掉一颗,身体出现大面积的积血和瘀青。

2008年7月9日,潍坊市公安局和潍坊市国保大队非法强行闯入曹俊萍的家中抄走价值数万元的东西,包括贵重的家用电器和存折,至今都没有归还。2008年7月29日,曹俊萍在流离失所中被潍坊市国保大队非法抓捕,丈夫庞小谦仅仅因为保护妻子不被伤害,也被非法抓捕并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长达一个月,他的私家车被国保大队撬走,至今没有归还。2008年7月 30日,潍坊市国保大队在没有任何曹俊萍家人的陪同下擅自闯入家中,第二次非法抄家,抢劫走的东西至今不详。

曹俊萍被非法抓捕至今已有七个月了,丈夫庞小谦一个月之后从潍坊看守所回家。他不但被强行按上“犯罪嫌疑人”这样莫须有的“罪名”,他还失去了之前的工作,而且任何奖金和补贴拿不到,像取暖费都要从每个月仅有的基本生活费里扣,有一个月他仅拿到9元钱的工资。一次当他想去要回自己的东西时,据知情人透露,潍坊市公安局长黄潍连恶狠狠地说:“我就是要再拖拖他!”一个善良正直的好人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也成了邪党“公安”们迫害的对像。

不仅如此,2008年年底,曹俊峰和曹俊萍的其他家人自从她们被非法抓捕后也一直被潍坊市国保大队恐吓勒索。她们的两个弟弟、一个弟媳,和一个朋友被国保大队非法抓走,之后竟被要求每人交一万元的“保金”还要每人找一个“担保人”才能释放,并且威胁他们不能和任何人讲,要不然就再抓他们。曹俊萍的表妹因为家境贫寒,国保大队看没有甚么“油水” 可捞,就敲诈了2000元。

2009年2月份,曹俊峰的丈夫和女儿被非法抓捕,他们共被潍坊市国保大队勒索二万八千元。除此之外,他们还被威胁不允许为曹俊峰找辩护律师。

目前,曹俊峰和曹俊萍依然分别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昌乐看守所和潍坊市青州看守所,她们的家人仍不断地被国保大队骚扰和威胁。

在此奉劝那些依然执迷不悟、对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人实施迫害的人,立即停止行恶!善恶有报是天理,不论人相不相信该报的时候都会来到,在这选择生命的关键时刻,要对自己和后代负责,不要现在为了眼前的利益、一时糊涂断送了自己的未来!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9/2/18/195670.html

2009-01-25:  留美学生新年寄语仍被关押的母亲(视频)
就要过年了,这是所有中国人阖家团聚的日子,但总有些人无法和家人团聚,其中在中国大陆修炼法轮功的很多修炼人依然被关押着,25岁的庞靳寄语仍被非法关押的母亲,善良总会战胜邪恶,她在美国每天等待着妈妈回家的消息。
http://globalrescue.net/cn/2009/01/1783

2008-12-06: 因保护妻子遭绑架、关押、经济迫害

山东潍坊法轮功学员曹俊萍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流离失所中遭恶警绑架,她丈夫庞小谦不是法轮功学员,挺身保护自己的妻子,也遭恶警绑架,之后遭到非法关押、奴役。庞小谦现虽出狱,但仍被非法监视,单位更对他進行经济迫害,上个月庞小谦仅拿到九元钱的工资。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山东潍坊市公安局、潍坊市国保大队恶警约九人,闯入潍坊市监狱东厂宿舍法轮功学员曹俊萍的家中,非法抄走数万元的财物,其中包括数万元的存折卡。

七月二十九日,曹俊萍在流离失所中被恶警绑架。她丈夫庞小谦不是法轮功学员,因保护自己的妻子,也遭恶警绑架。他的私家车当天被国保大队恶警撬走,至今也没有归还。

庞小谦是山东省潍坊监狱的三级警监、国家公务员、高级工程师。在生活中他体贴顾家;在工作中勤勤恳恳,潜心研究技术,为人正直善良、谦和宽容,在同事朋友中有很好的口碑。

从七月三十日起,庞小谦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市看守所并长达一个月之久。在看守所期间,他被无故频繁提审,干粗活、脏活,每天呼吸煤渣。至八月底从看守所出来时,他呼吸道感染,身体状况大不如前。

目前庞小谦虽然被释放,但仍处于“取保候审”中,回到单位也被以“犯罪嫌疑人”的方式对待,不能从事之前的技术和经营工作,不仅电话和网络受到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而且每个月只能拿到一千元的基本生活费。单位取消了庞小谦的所有公务员应有的福利待遇。冬天已至,二千元的取暖补贴不但不发,还从每个月仅有的一千元基本生活费中扣除。上个月庞小谦仅拿到九元钱的工资。

现在曹俊萍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州市看守所,三个月以来家人无数次和潍坊市国保大队交涉仍无法见到她本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6/191200.html

2008-12-05: 女留学生海外救母 写给潍坊的父老乡亲 (音)
http://www.youmaker.com/video/sa?id=4fdfea77240c43d88d815da3c21e2ee1001

2008-11-14: 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妈妈和姨妈(图)
文_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 庞靳    

图: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师生声援学生庞靳营救在奥运前被中共绑架的妈妈和姨妈。

上图中,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的师生声援学生庞靳,营救其在奥运前被中共绑架的妈妈和姨妈。其中,传媒专业学生Mary女士迳直走到征签的大横幅面前,双膝跪在地上,拿起笔来写下了:“中国:找寻回你们的人道主义。改变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Mary一直对中国的气功和文化很感兴趣,她说,“法轮功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修炼者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继承了下来是大好事。在中国人们需要有信仰,迫害是不能容忍的。”

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留学生庞靳在呼吁书中写道:

我的妈妈曹俊萍、姨妈曹俊峰已被非法关押长达三个多月了。而从1999年迫害开始到如今九年多的时间里,像这样如此煎熬的等待亲人消息的日子却在持续的经历着。

我的妈妈和姨妈在1999年法轮功被非法镇压之后,为停止迫害、争取和平合法的炼功环境、呼吁中国大陆相关部门的关注,竟多次被抓、被打、被勒索、被抄家,没炼功的家人也无辜受到牵连。我的爸爸2008年八月份仅仅为了保护我的妈妈不被伤害,甚至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长达一个月之久,家里其他的亲人也整日生活在恐惧和压力之中。

如今,妈妈和姨妈,我们这个大家庭中最不可缺少的两个亲人却仍然受到迫害而无法与家人团圆。而最惨无人道的是,家人从她们被绑架后多次和市公安局和国保大队的人交涉,但至今无法得以见到她们本人。她们目前的情况究竟怎样,家人仍然非常担心。

妈妈的辩护律师曾多次要求见她本人而被国保大队以“涉及国家机密,要请示领导”为由粗暴拒绝,后来在家人和律师的强烈要求下,国保大队只允许律师接见,得知妈妈对所有在场人,包括国保大队的人说: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应立即被释放。我被妈妈的话语深深的震撼了。

我的妈妈,在我小时候的印象里,因为文化程度不高,她并不能用高深的道理来教育我怎么做人,在我眼里,妈妈全部的生活就是我、爸爸还有做家务。直到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在生活中的智慧就无时无刻的不闪现出来,她用“真善忍”约束自己,也用自己的言行归正我做人的准则。当我的朋友们听到妈妈讲这些时,她们都说妈妈比大学教授还会讲课。

199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妈妈用她的勇气和对真理信仰的坚定,承受了非人的折磨,并依然祥和平静的向施暴者讲述法轮大法如何让她身心受益无穷。妈妈无怨无恨的面对对她下毒手的人,慈悲的劝说他们停止迫害法轮功。

我,以两位法轮功学员亲人的身份,无论之前当我打电话询问妈妈和姨妈情况时被如何的粗暴谩骂,我仍然一如既往的以平和的语气告诉那些至今非法关押我妈妈和姨妈的相关部门:立即无条件释放我的妈妈曹俊萍和姨妈曹俊峰!她们以大善大忍的胸怀包容你们曾经对她们犯下的罪,如果仅存一点良知善念,也应该有痛彻心扉的觉醒。要知道她们对你们的宽容并不是对暴虐的纵容,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在唤醒你们,无数次的机会在告诉你们如果继续加害法轮功学员,最终就是自食恶果,甚至连累亲朋好友。请不要不相信“善恶终有报”,也不要忘记历史和现实中沉重的教训,古有迫害忠良的人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受后人唾弃,今有文革中残害无辜生命的人一生都在深深的自责中忏悔、受尽心灵的折磨。而在你们和她们面对面的接触之后、在你们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之后、在你们内心被震撼和感动的同时,选择在是非善恶面前为自己的子女做一个好的榜样还是为了眼前的一点利益就牺牲自己原本坦荡的人生?选择保留人本性中的善良和正直还是要昧着良心让自己的一时糊涂而悔恨终生?

请那些非法关押我妈妈和姨妈的人做出正义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14/189717.html

2008-10-06: 女留学生海外救母 美国会议员吁中共放人
【大纪元10月6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采访报导)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商学院二年级学生庞靳的父母在奥运前被山东公安非法绑架及其姨妈被非法劳教一年。该校师生获知她的遭遇后,该校校报以及当地的媒体都非常关注此事,校报多次登载大幅的照片呼吁全校师生共同营救正在中国遭受迫害的学生的母亲。美国众议院议员瑞伊布朗特先生也立即致信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大使周文重(Wenzhong Zhou),并敦促有关当局尽快释放法轮功学员。

保护妻子 三级警监也失去自由

2008 年7月9日早上6点半左右,潍坊市公安局的公安徐新萍带着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九个公安,破门闯入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家中,搜走财物、各类法轮功书籍300本左右、光盘130多个、磁带一百多盘、横幅四五十条、列印机一台、手提电脑三台、台式电脑两台及一部数码相机,损失财产估计价值人民币数万元。

曹俊萍的丈夫庞小谦没有修炼法轮功,面对当地公安非法绑架自己的亲人时,他站出来保护妻子,拒绝了警察的要求,并义正辞严地说:“我是一名国家公务员,是纳税人的钱给我工资,我是在为老百姓说句公道话!”

7月29日,曹俊萍在流离失所中被公安非法绑架到潍坊看守所,而在潍坊监狱工作的三级警监庞小谦也被当局强行关押在看守所长达一个月,于8月31日才被释放回家。

在美国求学的庞靳说:“我爸爸没有修炼法轮功,平白无故的被关了一个月,在里面干了很多粗活、脏活,像一个犯人一样对待他。现在爸爸是取保后审,24小时遭到监控、电话也被监听,现在我和爸爸通电话,一不留意可能被扣上和境外联系的罪名。”

庞靳的家人和朋友多次打电话到潍坊市看守所、潍坊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拒绝透露任何相关资讯及不许其家人见面。最近,她的家人接到了曹俊萍的批捕令,目前曹被非法关在青州市看守所。

记者致电潍坊市“610”、潍坊市政法委、奎文区公安分局等单位询问,对方均拒绝回答问题或挂断电话。

法轮大法让曹俊萍重生

曹俊萍在1991年的时候,冒着大雨去接庞靳放学,淋雨后不幸染上很严重的皮肤病,类似皮肤癌,让她非常痛苦。1995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身上久治不愈的皮肤病不翼而飞。

庞靳说:“当时,我爸爸每天晚上都要跟妈妈换药,花了很多钱也没一点起色,甚么偏方都试过,后来走投无路,一个江湖医生说可以治好妈妈的病,还签了生死契 (吃他的药如出现生命危险,他不负责)。但还没有吃这个药之前,妈妈就遇到了法轮大法,半年之后,妈妈身上的皮肤癣就开始消失了,红色的斑点也开始变浅了。”

皮肤病让曹俊萍的脾气变得不好,常对女儿和丈夫发火。庞靳说:“修法轮大法后,妈妈身体变好了,脾气变得温和、耐心,如果遇到不顺心的事情,妈妈总是说是自己做的不好,迫害之前我们家是非常幸福快乐的。”

儿时的庞靳和父母在一起

为了挚爱的妻子 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曹俊萍的丈夫庞小谦因妻子修炼法轮功,也遭到当局的打压。所有的亲朋好友也都成了犯罪嫌疑人,整个家庭面临了前所未有的精神压力。

现在单位不给庞小谦发全额工资,每个月只发给他一千元的生活费,很多工作不让他做。庞靳说:“我爸爸在看守所关押时,干出煤渣的活,出来后呼吸道出现毛病,现在咳嗽特别厉害,身体很不好。”

妻子被非法关押,对庞小谦的打击特别大,他原本是一个天性乐观的人,多才多艺,是一个聪明、充满正义感的人。面临一夜之间的打击,他孤独地面对各种压力。

中秋佳节当天,家家团圆之际,庞靳一家却各分东西。那天他喝了一点小酒,对女儿说了一些伤感的话,他告诉女儿,他最近学了一首歌“从头再来”,歌词是:

昨天所有的荣誉
已变成遥远的回忆
辛辛苦苦已度过半生
今夜重又走入风雨
我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我致爱的亲人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只为那些期待眼神
心若在梦就在
天地之间还有真爱
看成败人生豪迈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庞靳告诉记者,她说:“听的出爸爸的声音哽咽了,他虽学了这首歌,但从来没有唱下去过,我听了这歌也非常难受,就是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状态下,好人就这样平白不故蒙冤、受迫害,一夜之间突然走入风雨,爸爸用这首歌来鼓励自己,为了自己致爱的亲人,再苦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由于钱都被公安抄走了,当局虽归还了庞小谦的工资卡,但大部份的钱还在当地公安局手里。因此,庞靳也面临着无法缴纳学费等生活中的问题。

庞靳说:“我宁愿自己辛苦一些,我不忍心再跟爸爸要钱了,希望他能健康、乐观地生活。我觉得我长大了,应该有这种责任感了,所以我决定不管遇到再大的困难,都要一个人走下去。”

密州大学千名师生营救法轮功学员

庞靳一家的故事,牵动了世界上所有有正义感的善良人们。9月24日,为了声援学生庞靳营救母亲和姨妈,以及呼吁制止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长达9年的迫害,美国密苏里州立大学学生在Bear Paw广场举行了“Help Rescue My Mom and My Aunt from China(帮助营救我在中国的妈妈和姨妈)”的征签集会活动。

集会从上午十点持续到下午六点,共徵集了一千多个签名。很多学生在了解了法轮功无辜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后,主动成为了集会的志愿者,向更多的过路老师学生讲述发生在中国的残酷的事实。

集会中Mary女士迳直走到征签的大横幅面前,双膝跪在地上,拿起笔来写下了:“中国:找寻回你们的人道主义。改变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Mary是传媒专业的学生,一直对中国的气功和文化很感兴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她之前就听说过。她说:“法轮功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修炼者把中国的传统文化继承了下来是大好事。在中国人们需要有信仰,迫害是不能容忍的。”

庞靳感动地说:“我陆续接触到的人,包括中国人都非常关心我。看到我一下子瘦了十几斤,他们一直鼓励我、安慰我。短短的几天之内就徵集了一千多个签名,人们在听到迫害的时候,他们非常正义表达了自己的那种爱心。很多人都过来说:『我们除了签名,还能做甚么呢?’很多美国学生与老师支持我坚持到底,直到把妈妈和姨妈成功营救出来。”

很多朋友通过这次签名,和庞靳成为了朋友,他们说:“这个事情不仅仅是你的事情,也不仅仅是中国的事情,更是世界的事情,我决定帮你们把这件事情做到底。”有一个人给她的印象非常深,他在布条上写上:“改变来自于我们每一个人,不仅仅是中国人希望和平,希望人权,渴望人权,希望早日结束迫害,其实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这种责任和义务去结束这中共专制的迫害。”

庞靳表示,对一个在国外留学的女孩,家里唯一的独生女来讲,一夜之间父母都被关進了看守所,到现在为止还不能与自己的妈妈通话,甚至连国内的家人也无法见到他们。很多人听到这些就当场流泪,就觉得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在他们眼前,他们觉得这件事情真是太残忍了。

瑞伊布朗特议员在信中说:“听说更多的人在奥运临近的时候被中国的国家安全部门抓捕和骚扰,这些举动看来超出了一般的安全防范。这些事情已经被西方主流媒体和很多在中国居住旅遊的人报导出来。“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在我的选区里有一名学生,她的爸妈无理由的遭到抓捕。”

曹俊萍的姐姐生命垂危 被非法劳教一年

潍坊市当局藉开“奥运”的名义,开始非法大抓捕法轮功学员。据可靠消息,潍坊市书记张新起在年前的安全会议上拍桌子叫嚣“三个月要把法轮功整下去”。仅7月9日一天,潍坊就有12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抄家。

曹俊萍的姐姐曹峻峰在7月9日当天被绑架,当地公安在非法抄家时,由于她的丈夫心脏病发作,紧急送医,公安才停止抄家行动。9月6日,曹峻峰的女儿结婚,她连独生女的终身大事也无法参加。9月7日,曹峻峰的家再次被抄。

8月10日,曹峻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被当局非法劳教一年。由于她长达几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双手背铐在管子上不能移动,不给吃喝。几天的折磨之后,出现了脊椎突出、便血等现象。

庞靳说:“我姨妈现关在山东省淄博王村劳教所,她在潍坊市看守所关押期间,被折磨的便浓、便血,身体出现生命危险,送到王村劳教所,拒绝收人,又把她押回当地寿光市看守所关押。我姨父精神受到很大打击,身体特别不好,两个月内瘦了30斤,对生活绝望,她的女儿也常被公安叫去『问话’。也不许她的家人去见姨妈。”

曹俊萍被迫害的经历

曹俊萍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当中共和各个报社杂志社开始肆意诋毁法轮功时。1999年4月25日前后,她和其他潍坊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的路上被公安劫持并非法关押。

1999年6月,她与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在潍坊市市政府广场和平请愿,希望恢复原来的炼功环境,被当地的政府官员和武警围攻。

2000 年1月,她与另外8名法轮功学员因在市政府广场炼功,被公安抓到杏埠镇派出所,在寒冬腊月,9个人被关在不到9平方米的水泥地的屋里,被以镇长为首的一群人殴打,打手们问:“以后还炼不炼法轮功?”曹俊萍坚定地回答:“炼!”就被狼牙棍暴打、电棍击打,被公安抓着头发在地下拖,受到残酷虐待。

在被折磨11天之后,身上已体无完肤,大腿上全是脓血和肿块,前门牙也被打掉了一个,公安勒索她的丈夫2,000元钱后才放人。

2000年10月1日期间,曹俊萍去天安门上访,在北京被关押数天后强行遣回潍坊,在北京的潍坊办事处、专门负责遣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名公安从她身上搜走仅有的300元钱,并据为己有。

2004年过年期间,曹俊萍一家回重庆探亲,因当地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去重庆市市政府门口张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重庆市610非法抄家,当局藉此机会包围了整个重庆机场,企图抓曹俊萍一家人,并用电话定位的手段追踪他们一家人,直到他们回到山东,但610的计划没有得逞。

2005年10月,当地公安又一次下手,挟持了她在青岛上学的女儿,并且逼问曹俊萍的情况,把她的女儿关在屋里数小时,甚至要动手绑架,她的女儿没有屈服。

2008年7月9日,潍坊市当局藉口奥运,开始非法大抓捕法轮功学员。
http://epochtimes.com/gb/8/10/6/n2287537.htm

2008-09-13: 曹峻峰被恶警二度抄家 妹妹下落不明
2008年7月9日,山东省潍坊市公安局和国保大队假借“奥运”的名义,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一百二十四人。曹峻峰在7月9号当天被绑架。恶警在非法抄曹峻峰的家时,由于丈夫心脏病发作,紧急送医院,抄家被迫中止。9月7日,曹峻峰女儿结婚的第二天,恶警二度闯入曹峻峰的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若干。曹峻峰的妹妹曹俊萍已被恶警绑架一个半月,现在仍无下落。

2008年8月10日,曹峻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其间她长达几天被强迫坐在小板凳上,双手背铐在管子上不能移动,不给吃喝。几天的折磨之后,出现了脊椎突出、便血等现象。

9月6日,是曹峻峰的女儿结婚的大喜之日,而她却因为信仰“真、善、忍”被迫害身陷牢狱,连自己独生女的终身大事也无法参加。女儿婚礼之后,要求去见自己的妈妈,恶警竟说:“曹峻峰还没被『转化’,不能见!”9月7日,曹峻峰女儿结婚的第二天,恶警二度闯入曹峻峰的家中,抄走大法书籍和真相材料。

现在,曹峻峰的丈夫精神受到很大打击,新婚的女儿也时不时地被公安局叫去“问话”。

曹峻峰的妹妹曹俊萍已被恶警绑架一个半月,现在仍然下落不明。曹俊萍的丈夫,虽还未修炼法轮功,但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也被恶警绑架,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之后,现被取保候审,仍处在24小时监控状态。潍坊市公安局说,这个取保候审无限期的延长。

曹俊萍远在美国的女儿连日来呼吁国际社会营救自己的妈妈和姨妈,潍坊市恶警威胁曹俊萍的家人,对于她的女儿,他们会“继续通过其它手段追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14.html

2008-09-06: 山东潍坊恶党假借“奥运”名义迫害法轮功综述
七月九日早上六点半左右,潍坊市公安局女恶警徐新萍(女,五十多岁,副处级)带领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九名恶警破门闯入曹俊萍家中,搜走手提电脑三台,台式电脑两台,数码相机一个;还有光盘、磁带、打印机及大法各类书籍等,损失财产估计价值人民币五万馀元。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几名恶警闯入曹俊萍的姐姐曹俊峰家中,非法抄走财物约计价值人民币五万元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6/185379.html

2008-08-12: 潍坊大法学员曹俊萍、庞小谦被绑架后情况不明
潍坊大法学员曹俊萍被非法抓捕三天后二次被恶警抄家,其丈夫庞小谦仍被非法关押。

潍坊大法学员曹俊萍以及丈夫庞小谦被非法关押的第三天,也就是7月31号,恶警在没有任何他们家人陪同的情况下,再次破门抄家,具体损失现在仍不得而知。恶警之后又非法搜查了庞小谦在潍坊监狱的办公室,办公室人员没有在现场,非法查抄的东西不详。

8月5号、6号两天,恶警又把曹俊萍的弟弟、弟媳、姐夫叫到公安局,质问他们关于庞小谦夫妇的信息,当家人提出要见夫妻俩时,恶警以一贯的态度拒绝。

自庞小谦、曹俊萍夫妇被绑架以来,他们的亲戚、朋友、同事、领导都被拒绝看望,甚至远隔重洋的女儿希望通过电话知道父母的消息时,恶警毫不理会,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恶劣的看守所的条件,现在他们的健康情况和精神情况都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8-08-02: 潍坊曹俊萍被绑架 丈夫抵制迫害也遭扣押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山东潍坊市恶警及市“610”和政保大队的九名恶警,闯入住在潍坊监狱东厂宿舍院的法轮功学员曹俊萍家中,掠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价值人民币数万元的财物。七月二十九日,曹俊萍被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其丈夫庞小谦(二级警督,在潍坊监狱工作)因抵制恶警罪行、保护亲人,也被非法扣押。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半左右,潍坊市公安局女恶警徐新萍(五十多岁,副处级)带领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九名恶警,破门闯入曹俊萍家中,搜走财物、大法各类书籍三百本左右,光盘一百三十多个,磁带一百多盘,横幅四五十条,打印机一台,手提电脑三台,台式电脑两台,数码相机一个,损失财产估计价值人民币数万元。恶警企图带走曹俊萍的丈夫并威胁他说出曹俊萍在甚么地方,但被她的丈夫严厉拒绝。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曹俊萍在流离失所中被恶警非法绑架到看守所。

曹俊萍的丈夫庞小谦是一名正直善良的警察,在面对恶警执法犯法、绑架自己的亲人时,他毫不畏惧地站出来保护妻子。他义正辞严的说:“我是一名国家公务员,是纳税人的钱给我工资,我在这里是在为老百姓说句公道话!”恶警因此更加恐惧。在曹俊萍被抓之后,丈夫庞小谦也被非法扣押,至今已与家里人失去联系四天。现在夫妻两人都被关押在看守所。

潍坊大法弟子曹俊萍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身上久治不愈的皮肤病不翼而飞,脾气性格也比从前变好了很多,法轮大法在她身上的神奇变化令亲朋好友称道。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后她和其他潍坊的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路上被恶警劫持并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六月她与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在潍坊市市政府广场和平请愿,希望恢复原来的炼功环境。被当地的政府官员和武警围攻。

二零零零年一月,她与另外八名学员因为在广场炼功(那个广场在迫害前一直是法轮功学员固定的炼功点儿),被恶警抓到杏埠镇派出所,北方寒冬腊月九个人被关在不到九平方米的水泥地屋里,被以镇长为首的一群暴徒殴打,打手们问:“以后还炼不炼法轮功?”曹俊萍坚定地回答:“炼!”就被狼牙棍暴打,电棍击打,被恶警抓着头发在地下拖,受到残酷虐待。在被折磨十一天之后,身上已没有一处好皮肤,大腿上全是脓血和肿块,前门牙也被打掉了一个,恶警勒索她的丈夫两千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期间,曹俊萍去天安门上访,在北京被关押数天后强行遣回潍坊,在北京的潍坊办事处、专门负责遣送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一名恶警从她身上搜走仅有的300元钱并据为己有。

二零零四年过年期间,曹俊萍一家回重庆探亲,因为当地的一位同修去重庆市市政府门口张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重庆市610非法抄家,恶人藉此机会包围了整个重庆机场企图抓曹俊萍一家人,并用电话定位的手段追踪他们一家人,直到他们正念回到山东,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恶人又一次下手,挟持了她在青岛上学的女儿,并且逼问曹俊萍的情况,企图在一得到甚么他们所谓的有用的消息后就伙同潍坊610一起下手,把她的女儿关在屋里数小时,甚至要动手绑架,她的女儿没有屈服。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潍坊市恶党藉口奥运,开始非法大抓捕。据可靠消息,潍坊市书记张新起在年前的安全会议上拍桌子疯狂叫嚣“三个月要把法轮功整下去”。据不完全统计仅七月九号一天潍坊就有40-50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66.html

2008-07-15: 近日潍坊多名大法弟子被恶警绑架
七月七日上午六点半左右,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分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9名恶警,破门而入闯入曹俊萍家中,非法抢劫财物价值约人民币5万馀元,恶警企图带走曹俊萍的丈夫并威胁他说出曹俊萍在甚么地方,被家属严厉拒绝。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几名恶警闯入曹俊峰家中,非法抄走财物估计价值人民币5万元左右,曹俊峰的丈夫受惊吓、心脏病住進医院。曹俊峰、曹俊萍的家属仍遭恶警24小时监控、骚扰。大法弟子曹金淑、老翟(音)、杨文英等被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5/182050.html

2008-07-14: 潍坊邪党官员绑架多名大法学员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是距离“奥运”正好一个月的日子。下午,山东潍坊地区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电闪雷鸣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振聋发聩的声声炸雷,似乎昭示着老天强烈的愤怒……

是的,就在这天的上午,光天化日之下,潍坊同时发生了几十起令天怒人怨的法西斯暴行惨案:以恶党书记张新起为首的潍坊邪恶党徒又一次伸出罪恶之手,假借“奥运”的名义,从早上六点开始,全市“610”、公安局、安全局恶徒统一行动,采用撬锁、破门、破窗及其欺骗等流氓土匪手段,分别对数十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大搞红色恐怖。

原本以风筝闻名遐迩、在人们心目中形象尚好的潍坊古都,却因当地邪恶党徒的肆意逞凶、残酷迫害法轮功而遭到世人的不齿与鄙视。自九九年中共江氏集团非法打压法轮功以来,潍坊市邪恶党徒就一直走在迫害的“前列”。九年来,在穷凶极恶的打压下,潍坊市遭恶党政府人员迫害含冤离世的大法学员多达九十三人;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学员近千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学员近百名……。而这一次,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内就疯狂绑架四十馀名善良的民众,更是凸现潍坊恶党官员丧失理智的阴毒、疯狂与残暴。无怪乎当地老百姓说“潍坊当官的疯了……”。

下面的事实,彰显着潍坊恶党官员末日疯狂的程度。

◇七月九号早上将近六点,十几名恶警分别包围开发区大法学员于桂芳(女,六十多岁,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家驻北海花园宿舍)与其女儿陈娜娜(小名,三十多岁,原银行职员,因坚持修炼被单位辞退,家驻新华路潍坊市委宿舍)宿舍,她们不开门,恶徒就撬开窗上的护网,要破窗而入。恶徒们非法闯入住宅后,就大肆翻抄,随后录像,劫走物品不详。大法学员于桂芳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分别将她们母女绑架。当时,于桂芳的丈夫陈茂林(工商干部,已退休)正好到女儿家送饭,因受邪恶野蛮暴行刺激而晕倒在地,被送至医院。

◇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左右,潍坊市奎文区中和小区居委会主任高某某引领东关派出所邪警,没有出示任何证明,强行撬开大法学员李刚家的防盗门非法抄家,抄去笔记本电脑一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若干,然后将李刚、徐琴夫妇绑架带走。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同小区的大法学员杨文英及盐业公司大法学员老翟(音),他们的住宅被非法查抄,抢走大宗物品。

◇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半左右,潍坊市公安局女恶警徐新萍(五十多岁,副处级)带领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九名恶警破门闯入住在山东潍坊监狱东厂宿舍院的大法学员曹俊萍(女,五十多岁,失业工人)家中,搜走财物大法各类书籍三百本左右,光盘一百三十多个,磁带一百多盘,横幅四五十条,打印机一台,手提电脑三台,台式电脑两台,数码相机一个,存折一个,损失财产估计价值人民币五万馀元。恶警企图带走曹俊萍的丈夫并威胁他说出曹俊萍在甚么地方,但被家属严厉拒绝。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几名恶警闯入大法学员曹俊峰(五十多岁,曹俊萍的姐姐,退休工人)家中抄走财物估计价值人民币三万五千元左右,曹俊峰的丈夫精神受到很大的创伤,因为心脏病住進医院。

◇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左右,潍坊市610恶人伙同二十里堡派出所恶警,用万能钥匙非法打开二十里堡大法弟子沈继利、李学玲夫妇的家门,强行给他们戴上手铐,同时進行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其他物品。

◇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左右,被迫害的流离失所长达五年多的大法学员李熙云(女,五十多岁,原潍北监狱警官)及其女儿孔茜(二十馀岁),在潍坊电力三公司宿舍租住房屋内,被一自称是“看电表的”女人骗开门后,邪党恶徒蜂拥而入将其母女绑架,租住房被非法查抄,劫走大法真相资料及其生活物品一宗。

◇七月九号上午九时左右,潍坊市公安局女恶警徐新萍等邪恶之徒动用大量便衣警员、六辆警车包围了潍坊监狱西厂宿舍院的大法学员姜振柏(男,四十多岁,原潍坊监狱警官,因坚持修炼遭开除)家,对姜振柏2楼窗户架了梯子,同时挟持“开锁业户”执业工匠,非法打开姜振柏家防盗门,光天化日入室绑架了姜振柏及其妻子王红霞(四十多岁,大法学员;失业工人),并同时掠走大法资料及大宗财物。

◇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左右,潍坊市经济开发区田尔庄西村大法学员李玲云(女,六十多岁,其丈夫、大法学员张志友于二零零零年被迫害致死)被绑架抄家,抄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三台,部份打印耗材,大法书藉以及部份真相资料。

◇ 七月九号上午,潍坊城区被绑架抄家的大法学员还有:开发区于伟(男,近三十岁)、王荣花(女,五十多岁,山东潍坊电力三公司退休职工);潍城谭佛礼(男,七十多岁)、李素英(女,五十七岁,牙科大夫)、卢新亮、刘冰、张小慧夫妇及其婆婆(遭恶人勒索一千五百元钱后因身体原因放回)、李姓大法学员夫妇、郭姓老年大法学员(女,六十岁左右);寒亭区任宪荣(近七十岁)、石秀芹(六十二岁)、徐美芳(女、五十三岁)、张金国(男、五十六岁)、张善禹(男、五十二岁);高密市宋秀、王制帮、李华、管翠玲、王海霞、李秀至、李振富、老沙、老赵及姜庄镇两名大法学员(名字不详);诸城市王梅娟、张翠花;昌乐县赵延成(男,七十岁)。等等

此外,七月九号早上六点左右还有多名大法学员被非法抄家。

目前,被绑架的大法学员大多被关押在看守所及洗脑班。据目击者讲:因炼法轮功的被抓太多,现在潍坊看守所及洗脑班已是人满为患。

奥运精神“以人为本”,而中共当局不思改善人权,却肆意行凶,把奥运变成其嗜血逞凶的机会。在此,正告潍坊邪党市委、“610”及公安局停止作恶,立即放人。善恶有报是天理,当地因积极迫害法轮功而恶报临头命丧黄泉的已逾百例,其中包括人们耳熟能详的原市委副书记王立福、驻京办主任祝進德、坊子公安局副局长董建华等“迫害先驱”,如不接受教训,停止作恶,悔过自新,等待你们的将是万劫不复的灭顶之灾。

我们呼吁受害者亲友及所有善良的潍坊人联合起来,共同制止迫害,用各种方式向各责任单位要人,也要回被匪警掠劫的财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4/182004.html

2008-07-11: 潍坊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潍坊邪恶党徒利用奥运加大迫害,二零零八年七月八号晚上到九号早上又一次作恶.城区多名大法弟子的家被非法查抄,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目前了解到:七月九号早上,开发区大法弟子于桂芳(女,60多岁,退休前任潍坊市法制局副局长,家驻北海花园宿舍)与其女儿娜娜(小名,30多岁,原银行职员,因坚持修炼被单位辞退,家驻新华路潍坊市委宿舍)家被抄,老陈(大法弟子,于桂芳的老伴)被恶警非法关押到原潍坊市立二院。于桂芳与女儿情况不详。曹俊平(女,50多岁,家驻潍坊监狱东宿舍)、奎文区盐业公司大法弟子老翟(音)、杨文英(教师)等大法弟子家被抄,是否被非法抓捕还不清楚。潍城区大法弟子小慧她婆婆被绑架,小慧与其丈夫小王去公安局要人,被公安局扣留。曹家巷大法弟子曹金淑家被抄。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1/181853.html

2008-07-10: 潍坊大法弟子曹峻峰、曹俊萍被恶警非法抄家
7月9日上午六点半左右,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坊市潍城区公安局及市610政保大队的9名恶警破门而入闯入曹俊萍家中,搜走财物大法各类书籍300本左右,光盘130多个,磁带100多盘,横幅40-50个,打印机1台,手提电脑3台,台式电脑2台,数码相机1个,存摺一个,损失财产估计价值人民币5万馀元。恶警企图带走曹俊萍的丈夫并威胁他说出曹俊萍在甚么地方,但被家属严厉拒绝。

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几名恶警闯入曹峻峰家中抄走财物估计价值人民币5万元左右,曹峻峰的丈夫精神受到很大的创伤,因为心脏病住進医院。现在曹峻峰和曹俊萍的家属仍处在恶警24小时的监控之中。

奥运前夕,潍坊市公安局和610办公室对潍坊市的法轮功学员進行疯狂抓捕,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抄家、劳教、甚至被迫害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0/181788.html

潍坊市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9-11-13:
潍坊市中级法院
李向阳 院长 5368322830 5368326405
王贤臣 副院长 13806469898
刑一庭
冉青松 副庭长 13905369487 5368189163
王耀顺 副庭长 5368189229

2019-11-04: 奎文分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赵学文15953670789
副大队长单联刚18663661502、13306365777
中队长谷志勇18663661509、13563667175谷志勇妻子郭顺敏13563665616宅8878680、8256001

奎文区公安分局:
副局长蔡一温18663661919、13953677866
副局长刘文纪18663661399、13606368789
纪委书记朱百同18663661397、13869680616
政治处主任张平13953690337
指挥中心主任马华昌13863600008

潍坊市看守所:
值班室:5368902110、5368901110、5368916597


2019-08-25:
这是搜到2007年电话号码,请知情人士提供现在的电话名单。
北苑派出所
胡卫平 8661269 8878683 13605366788
于 波 8820556 8878660 13606361699
宿东亭 8664556 8878666 13011691106
官进航 8664556 8956079 13011677279
陈相欣 8822110 8878527 8878758 13606361360
张兰志 8127200 8878658 13516369188
侯洪涛 8127200 8506307 13070736002
李连堂 13905360123
潍坊市委610办公室 (值 8789620)
王志亮 8789217 8211053 13853610606
张广孝 8789289 8366886 13906368318
朱玉林 8783005 8783858 1360536006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6)

2010-07-11: 张新起:潍坊市委书记 0536-8789950, 手机13605360198
崔建平:潍坊市委副书记 办0536-8789000
解维俊:潍坊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陈相欣:潍坊市奎文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电话:0536-8878511(办)0536-8878758(宅)手机:13606361360
周国升:潍坊市公安局奎文分局局长
谷志勇:潍坊市奎文区国保大队警察0536-8878680,13563667175 (2008/04/29更新)
黄潍连:潍坊市公安局长 办:0536-8783707 宅电:0536-8789366
朱玉林:潍坊市公安局政委 0536-8783005 13605360068
隋汝文:潍坊市公安局副局长 潍坊市现任610办公室主任。家电:0536-8783031手机:13806495398
罗相贤:潍坊市公安局国安支队长 办:0536-8783238,办:0536-8783251,机:13963650099
徐新萍:潍坊市公安局国安支队政委 办:0536-8783156 手机:13605369816
徐立华:潍坊昌乐劳教所所长办公室电话:0536-6232011 宅电:0536-8585616手机:13706466899
徐立华的父亲徐受庆,电话:0536-8189636
王树国:潍坊市看守所所长
王卫东:潍坊市检察院检察长
潍坊市奎文区法院 0536- 8529811,0536-8529878,0536-8529848刑庭 :0536- 8529858庭长李小英:0536-8529821
张新华,潍坊奎文区法院副院长:办公室电话:0536-8509806办公室 0536-8588616民 庭 0536-8586927刑 庭 8586859经济庭 0536-8586953执行局 0536-8588960技术室 0536-8586732行政庭 0536-8586625政研室 0536-8586117立案庭 0536-8588007执行一庭 0536-8588560执行二庭 0536-8586760执行庭 0536-8585089执行庭 0536-8585096执行庭 0536-8585098法警大队 0536-8588030
奎文区检察院办公室:0536- 3011888, 0536-8868005传 真:0536-3011890 (需注明科室或接收人士)公诉科:0536-3011862、0536-3011859 批捕科:0536- 3011861
山东省女子监狱医院院长秦世梅办公室电话:0531-88928080
山东女监医院办公室电话:0531-88928040
通讯地址:中国山东济南市历城工业南路822信箱112分箱(医院)
邮编:250100
济南女子监狱电话:88928029
济南监区里电话:0531-87072650  0531-87072610
潍坊市公安局邪党全体成员最新信息:
黄潍连,市政府顾问、党组成员,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宅电:8789366办公:8783121
朱玉林,党委副书记、政委、常务副局长,电话(办)8783005,(宅)8783858,手机13605360068
李树平,党委副书记、交警支队支队长,电话8783006,13605360636
魏鲁建,党委委员、交警支队政委,电话8783007,13906368698
陈强,党委委员、副局长、调研员
隋汝文,党委委员、副局长、调研员,家电8783031手机:13806495398
丁新杰,党委委员、副局长、调研员,电话:8878801,13605368609
... 更多

媒体报导

2008-11-03
◇◇◇明慧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9/186829.html
密州大学千名师生营救法轮功学员(图)【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九日】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8/10/2/101140.html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Professors and Students Sign Petition to Rescu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 (Photos)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8/186127.html【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
密州大学师生声援营救中国法轮功学员(图)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8/9/20/100799.html
Faculty and Students at Missouri State University Support Rescue Efforts for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 (Photos)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3/185814.html
曹峻峰被恶警二度抄家 妹妹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7/185456.html#0896224438-5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七日】
写给我潍坊的父老乡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0881205845-40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