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9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 >> 闵惠荣(闽惠容,闵慧蓉,闵慧荣), 女, 32

个人情况: 原青岛市盲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振华路
迫害情况: 冤判五年
个人近况: 犹大
立案日期: 2003-10-24
家庭成员: 儿女: 孙虹(孙弘)(孙红)
儿媳: 闵惠荣(闽惠容,闵慧蓉,闵慧荣)
夫妻/父母: 崔维蕊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12-22: 山东610利用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
青岛闵惠荣与610一起跟踪迫害修炼法轮功的丈夫孙红

青岛某些被非法劳教或者判刑回家后的“转化”学员,610往往对其拉拢利诱,请客吃饭等,四方610的张爱铃、市610的吕姓人员和市610的某姓郑的主任常常与这些人接触,让他们写诬蔑法轮功的文章,稿费每字0.1元,并让这些人当内线特务,为其提供情报,他许诺说:你们放心地与功友常联系,为了获得信任,就说已经走回到大法中来,要和他们一起做一些事情,我们借此来了解一些人的行踪,我们保证你们不会有任何危险,会提前通知你们离开,决不抓你们。还承诺说,只要你们愿意当特务,你们想回原单位工作,我们出面跟上级主管部门打招呼,帮助办理;如果不想回去,想自己开公司、开诊所、干事业,我们也会帮助提供包括经济在内的一切方便条件。

青岛邪悟者闵惠荣,是济南女子监狱的转化帮凶。出狱后,也接到青岛610的指令,要求其去某些大法弟子家中走动,以探望为名了解情况,每次都派车跟踪,说是为了保护她。610还直接参与了其与丈夫孙红原本属于私人事务的离婚案件。动用黑社会和公安、法院等行政力量干预两人的离婚过程,帮助闵惠荣攫取财产。

被邪恶操控的闵惠荣同样以其丈夫孙红不放弃修炼为名提出离婚,孙红曾经请来一名济南律师做代理,610在闵惠荣的要求下,找到济南610,向司法局施压,要求这名律师立即终止其代理协议。称闵惠荣帮助监狱做了大量的“工作”,必须作出有利于闵惠荣的判决等。

闵惠荣曾经公然说,让孙红在青岛港呆不下去。610派了大量的公安对孙红24小时监控跟踪,对与其正常交往、帮助他照料老人和孩子的同修等也进行干涉、跟踪,威胁他们不让与其来往,甚至绑架了一名无意之中与其碰面的大法弟子。

为了帮助闵惠荣争夺孩子,610动用了黑社会,指挥十几名彪形大汉持刀追赶孙的车子,赶上后,一刀将车胎扎破,殴打孙并抢走了被吓得哇哇大哭的孩子,当场交给了闵惠荣

在610的干预下,市北区法院硬将属于孙的房产判给闵惠荣,案子上诉到中院后,610又找到中院庭长,要求不得干涉此案,赶紧结案,维持原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2/山东610利用犹大迫害法轮功学员-266839.html

2010-12-12: 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
四、青岛法轮功学员李雪遭受的迫害
青岛法轮功学员李雪于2006年10月16日被绑架,2007被枉判七年,同年6 月 20日被劫持至山东省女子监狱。首先被关在专门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集训队,恶警带领一些刑事犯和邪悟分子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酷迫害,利用体罚、反复灌输邪悟理论、孤立隔离并抹黑坚定实修弟子的手段强制洗脑转化,当时有乔瑞梅、邱秀欣、闵惠荣、刘红英、何福香等邪悟分子参与迫害。在极端恶劣的高压迫害下,李雪违心地写了所谓“四书”。但是半年后,李雪认识到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大法标准,甚至不符合最基本的做好人的原则,公开严正声明四书等邪悟言行作废。当时在集训队受到严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林建萍、赵继华等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12/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3536.html

2009-12-24: 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及其它学校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图)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济南法轮功学员孙萍历经精神病院折磨再遭绑架的消息曝光后,令民众把目光投向了孙萍工作的山东省中医药大学及整个教育系统。人们要问,究竟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敢把自己的职工绑架进精神病院,这样的学校在整个教育系统有多少?

这所学校的法轮功学员,仅仅是因为按照“真、善、忍”做个善良人,就遭受绑架到精神病院、非法判刑、非法劳教、非法开除学籍、非法强制休学等迫害,有的已被活活折磨致死。这些法轮功学员中有未经世事的单纯孩子,有在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工作了几十年的老职工,在民众眼里都是一些好人,却遭受这样的迫害。

而这些迫害案例只是教育系统迫害法轮功之冰山一角。同样的迫害在整个教育系统发生着,如:湖南中医药大学唐敏被四次非法劫持到湖南省精神病院摧残、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学生张加伟被迫害致死、黑龙江中医药大学图书馆郝沛杰在万家劳教所被警察周木琴打得眼出血、成都中医药大学李云逸被重庆警察砍伤、成都中医药大学刘青苗被非法劳教、广州中医药大学林庆被非法判刑、河北医科大学刘书松和董翠芳被迫害致死……孩子被迫害致死,他们的爸爸妈妈肝肠寸断,伤心欲绝;他们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痛失孙儿,无不痛彻心肺。
。。。。。。
案例六、闵惠荣被法官柳林非法判刑

该校毕业生闵惠荣,在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被青岛法官柳林冤判五年,现今在济南工业南路九十三号的山东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闵惠荣曾于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劫持到在济南市浆水泉路二十号的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即: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闵惠荣的妈妈也被绑架,家中剩下闵惠荣的奶奶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没人管。

闵惠荣,女,该校针灸系本科生,九八年毕业,在青岛市盲校工作,是个深受孩子们爱戴的好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左右,因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非法拘禁在北京体育场。北京恶警三天三夜没给她一滴水、一口饭。闵惠荣在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劳教,在臭名昭著的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受迫害。同时闵惠荣的妈妈崔维蕊也被非法劳教三年。家中只剩下闵惠荣的爸爸和一个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的奶奶,无人照顾,凄惨度日。

二零零四年年底,闵惠荣被青岛市盲校非法开除工作。

二零零五年十月,闵惠荣再一次遭青岛国安局恶警绑架,被非法拘禁在青岛大山看守所。看守所恶警八天八夜不让闵惠荣睡觉,并强行把闵惠荣的披肩长发剪的又短又乱。闵惠荣身体被迫害的消瘦虚弱。

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上午,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内,伪法官柳林宣读了所谓的判决书,对闵惠荣非法判刑五年。所采纳的证据竟是在第一次非法庭审时早已被推翻了的:即凭空冒出的所谓证人王华称在非法搜查闵惠荣家时看到从闵惠荣家中搜出了几本小册子、几张贺年卡、几幅字等。而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王华此人。

闵惠荣当场对法官柳林说:“真是欲加之罪,善恶是有报的,希望你为你自己、为你的家人多考虑一下……”柳林拼命的敲桌子阻止闵惠荣说下去。

闵惠荣现在被非法监禁在济南工业南路九十三号的山东省女子监狱。

曾经参与迫害闵惠荣的青岛市盲校原党支部书记孙秀华,自食恶果,得了乳腺癌绝症。

直接责任人是伪法官柳林、青岛盲校书记兼校长赵鹏、原书记孙秀华、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恶警薛闫勤、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所长姜丽杭、刘玉兰、杨某某、侯秀云、政委刁春风、副所长刘玉兰、杨平、副所长王庆和。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4/214996.html

2006-12-11: 关于营救大法弟子闵惠荣、孙虹的一些资料
看到德国大法弟子写的《当年青岛学法小组同修遭迫害情况》(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其中希望知道闵惠荣、孙虹夫妇的情况,这是我收集到的资料,闵惠荣的父母家庭住址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1/144468.html

2006-09-11: 济南女子监狱迫害大法学员
被青岛市邪恶法院非法判刑的刘志荣、闵惠荣、崔卢宁、欧允洁、等大法学员于2006年。8月押往济南女子监狱后,在邪恶的残酷迫害下,都不同程度的“转化”了,据前去探监的家属们讲,在探望时,都有狱警在场,不能多讲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1/137563.html

2006-08-20: 大法弟子欧允洁、刘志等被送往济南女子监狱迫害
青岛中级法院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将已经绝食9天的青岛大法弟子欧允洁、刘志荣送往济南女子监狱进行迫害,同时送走的大法弟子还有闵惠荣等4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0/135966.html

2006-08-06: 青岛市伪中级法院非法迫害大法弟子
青岛市邪恶之徒已于8月2号将大法弟子闵惠荣、欧允洁、刘芝荣秘密送往济南迫害,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后,大法弟子家人向青岛市中级伪法院提起上诉,青岛市伪中院在邪恶610的操控下,违背法律、违背良知,作出了驳回上诉的裁定,但由于害怕它自己的违法行为曝光,公然违背法律程序,裁定作出后,既不送达,也不通知当事人和当事人家人(同时也是辩护人),还不断的欺骗大法弟子家人,闵惠荣家人去要了几次才要回(前面已经报道过),直到现在,欧允洁、刘芝荣家人都没有收到裁定书。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28.html

2006-08-06: 青岛大法弟子欧允洁、闵惠荣(音)、刘芝荣等已绝食9天
青岛大法弟子欧允洁、闵惠荣(音)、刘芝荣等已绝食9天。抗议非法判刑。请全体青岛大法弟子齐发正念,加持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念正行闯出魔窟。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6/134928.html

2006-08-03: 青岛大法弟子欧允洁、刘芝荣、闵惠荣、孙虹、崔鲁宁为否定邪恶的迫害,目前已在青岛大山看守所绝食八天。据悉,邪恶准备于近期将上述同修押送到济南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34688.html

2006-08-03: 青岛邪恶之徒企图将三名大法弟子送青岛迫害
青岛市大法弟子欧云洁、刘智荣、闵惠荣于7月25日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最近邪恶之徒想把这三个大法弟子送往济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3/134688.html

2006-07-28: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上诉被非法驳回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于2006年6月7日被青岛市李沧区伪法院非法判刑后,其家人冲破青岛市邪恶610的重重阻挠,依法向青岛市中级伪法院提起上诉,被非法驳回,伪法院为了掩盖其非法的行为,竟非法欺骗孙虹、闵惠荣家人,非法驳回上诉的裁定7月12日,但一直不通知上诉人及其家人,在家人于7月 13日去中院交辩护词时,中院案庭推托说还未立案,孙、闵家人7月14日再去询问,伪法官牛珍平心虚不敢见孙、闵家人,在电话中欺骗孙、闵家人说没有委托手续不收辩护词,其实在案件上诉时委托书早已交给立案庭,立案庭已经交给法官。家人无奈,只好用邮件把辩护词寄给了中院刑庭庭长闫兴国,孙、闵家人于7月 17日再去中院询问,闫兴国说已经收到辩护词。

7月27日,孙、闵家人再去中院询问时,却接到了驳回上诉的裁定书。裁定书的时间是7月12日,裁定书没有任何理由和论证,武断而任意。孙、闵家人已经决定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8/134216.html

2006-07-18: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上诉辩护受法官非法阻挠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被李沧区伪法院一审非法判刑后,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但当其家人依法为孙虹、闵惠荣送交辩护词时,却遭到了法官牛珍平的非法阻挠。家人在上诉时把上诉书和授权委托书一并交给了中院立案庭,但牛珍平却说没有授权委托书,让家人再去请律师,可她明明知道青岛市邪恶610已经操控司法局不让律师接法轮功的案件。

二审主审法官是:牛珍平,电话:0532-83881888转6515,一般在上午8:30左右在办公室。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8/133351.html

2006-07-10: 当年青岛学法小组同修遭迫害情况
1998年夏天刚得法时,从国外回老家青岛参加了一次九天的学法小组,有缘结识了几位当地同修。

那时,国外还没有修炼环境,这样,辅导员就特意安排了我和几位年轻的、大学刚毕业的弟子一起学法九天,通读《转法轮》一遍。

随着学法,同修们不断的耐心给我以帮助,帮我养成了每天读法一讲的习惯,让我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受益非浅,我非常感谢这几位同修。

八年过去了,同修们的音容笑貌仍在眼前,可是同修们现在又在哪里?

数日前,从网上读到了关于闵惠荣、孙虹夫妇几年来历经风风雨雨,再次被捕,判刑五年的消息。

邹松涛已经在几年前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了。那时,被送到王村劳教所只有一个月的时间。

还有一位姓徐的同修和他的弟弟,听说他弟弟几年前在北京读大学时,就被送進了监狱迫害,不知道现在他们哥俩下落如何。

这都是我们当年幸福愉快的学法小组成员,真是让人伤心。

不知道闵惠荣、孙虹夫妇现在被关在哪里?他们的近况如何?请知情人通知,方便营救行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0/132563.html

2006-07-03: 青岛四名法轮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2006年6月中旬,青岛非法对四名大法弟子判刑:欧允杰8年,闵惠荣、孙虹、崔鲁宁各5年。

2006年6月14日半岛都市报上说因为发现有法轮功真相材料8200多份及20余台电脑主机、打印机、切纸机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94.html

2006-06-10: 2006年6月7日,青岛市李沧区法院法官柳林,在即使按恶党非法条例也无任何依据的情况下,以编造谎言,强行判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5年徒刑。孙虹当场对柳林说:“你判无罪的人有罪,你就是有罪的。”孙虹的同事们对此结果表示难以理解,以前听说法轮功学员被残害的消息还不太相信,现在事实面前,他们都相信了。

孙虹是青岛市中心医院中医科的针灸医生,闵惠荣原为青岛市盲校教师,因坚信法轮大法信仰,曾分别于1999年12月和2000年9月被非法劳教3年。闵惠荣并被单位非法开除。二人在新婚不到10个月时,即2005年9月21日被当局非法抓捕。

青岛市610、公安局的不法之徒对他们实施了4个月灭绝人性的刑讯逼供和持续精神折磨,非法判刑。孙虹夫妇的家人原为他们聘请了本地律师,但青岛市610恶人指使恶警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青岛司法局并向律师施加压力,威胁律师不得为二人辩护,家人只好从外地聘请了律师。

2006年4月4日,青岛市610邪恶组织操控公、检、法、司机构在李沧区法院对孙虹、闵惠荣非法开庭。参与此次非法庭审的有法官柳林、书记员刘涛、公诉人王成新。由于构陷的所谓证据被孙虹、闵惠荣二人与律师一一推翻,第一次非法庭审草草收场,延期审理。此后李沧区检察院曾多次派人非法提审孙、闵二人妄图补充所谓“证据”。

第二次开庭原定于2006年6月7日9:30分在李沧法院。明慧网将此事曝光后,李沧区法院心虚的突然将开庭地点改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内,并恶意在开庭前一天晚上九点多才通知孙、闵的家人。

2006年6月7日上午,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内,所谓法庭内只有孙虹、闵惠荣夫妇的5、6个亲人旁听,法官柳林宣读了所谓的判决书,非法判处孙虹、闵惠荣各5年有期徒刑,而所采纳的证据竟是在第一次非法庭审时早已被推翻了的:即凭空冒出的所谓证人王华称在非法抄家时看到从孙虹、闵惠荣家中抄出了几本小册子、几张贺年卡、几幅字等,以及不法之徒称孙虹夫妇家中的台式电脑的硬盘里有几百份法轮功文件。而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王华此人,而且在第一次庭审时,律师早已指出,卷宗里的抄家清单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台式电脑,从哪来的硬盘和文件?

孙虹当场对法官柳林说:“你判无罪的人有罪,你就是有罪的。”

闵惠荣对柳林说:“真是欲加之罪,善恶是有报的,希望你为你自己、为你的家人多考虑一下……”柳林拼命的敲桌子阻止闵惠荣说下去。

孙、闵的家人当庭质问柳林:为什么要判无辜的人有罪,学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法警上来让家人离开,并说“我们都知道,没办法,这是我们的工作,你们上诉吧。”法官柳林则趁乱偷偷离开法庭。而公诉人王成新则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孙虹的同事们知道这一结果后都非常的气愤,均表示难以理解,他们本以为没有任何证据,孙、闵二人肯定就没事了,没想到竟然判的这么重。他们以前听说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消息还不太相信,现在在事实面前都相信了。还有一位警察听到此结果后,当场流下眼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085.html

2006-06-05: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面临第二次被非法开庭
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于6月7日面临第二次非法开庭。

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于6月7日上午在青岛市李沧区法院面临第二次非法开庭,在第一次非法开庭时(此前有过报道),因为邪恶妄图迫害的伪造证据被大法弟子和律师一一揭穿,邪恶以证据不足为名延期审理。6月7日上午又一次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5/129681.html

2006-05-13: 青岛市邪恶之徒对大法弟子闵惠荣、孙虹在4月4日被非法开庭审判,在非法的庭审过程中,邪恶之徒所伪造的证据被闵惠荣和律师一一揭穿、推翻,本该作出无罪判决。但邪恶之徒为了达到迫害的目地,竟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超越案件的审理期限,一直不作判决。

在庭审完了当天下午,恶警就去非法提审了闵惠荣、孙虹。其后,不断的去提审,其中的情况还有待進一步调查清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2006-05-03: 山东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闽惠容面临被非法开庭
5月5日 前夕江贼要来青岛,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闽惠容将于2006年5月5日(农历四月初八)被非法开庭审判有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26754.html

2006-04-10: 青岛公检法司部门及610的违法犯罪行为举要
针对青岛大法弟子欧允洁、刘芝荣、崔鲁宁、闵惠荣、孙虹的非法审判,青岛市公检法司部门及610,在案件办理中肆意践踏法律的种种劣迹不断传来。他们践踏法律的违法犯罪行为成为《九评共产党》中对中共本性论述的有力证据,希望仍旧被中共欺骗的人们从心理上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跳出恐惧的枷锁,放弃对共产邪党的一切幻想。

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辩护权),被恶党红头文件所剥夺,有良知的律师受胁迫退出诉讼,法官的中立裁判、法院的司法独立变成了看党的脸色行事。党性再次凌驾于法律之上,逼迫人性必须对其绝对服从。在这三起迫害案件中,构成中共恐怖控制体系的公检法司及610流氓痞子队伍,将其邪恶基因发挥的淋漓尽致。

关于在迫害法轮功案件中,青岛市公检法司部门及610的违法犯罪事实已有多篇文章加以分析,本文不再赘述,仅就其中有代表性的部份加以列举。

1,司法局用强权胁迫律师,和610一起,联合践踏法律侵犯公民辩护权及人权。

1) (论据一) 青岛市司法局无视法律尊严,擅自对全市范围内的法律事务所下红头文件,阻止岛城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的诉讼案提供法律援助。

2) (论据二)崔鲁宁的代理律师在一审结束前一直与当事人家属正常交往,尽职尽责的工作。在一审结束若干天后再见面时,该律师言辞小心谨慎,闪烁其辞,情绪低落,此后不久法院便迅速做出崔鲁宁有期徒刑5年的一审判决。我们怀疑该律师受到了来自青岛市司法局和610的胁迫。

3) (论据三) 闵惠荣、孙虹的代理律师在接受委托后不久便有司法局的人出面制止其代理此案,并无耻地要求律师刁难当事人家属迫使家属主动提出解除代理合同。

4) (论据四)孙虹、闵惠荣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0天后,在没有任何人证、物证等证据的情况下,为继续進行迫害,李沧公安分局骗孙、闵的家人签字取保候审,然后将二人又绑架到青岛市明霞路34号的610洗脑班。進洗脑班大门时,孙、闵二人曾正告非法人员这样做是违法的,要求出示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要求回家,结果被拽着头发强行拖到了洗脑班二楼。崔鲁宁也遭到了610的上述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0/124863.html

2006-04-09: 青岛犯罪集团对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非法开庭
2006年4月4日,青岛市610邪恶组织操控公、检、法、司组成的青岛市犯罪集团在李沧区法院对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非法开庭。法官柳林、书记员刘涛、公诉人王成新参与了此次非法庭审。

8点30分左右,在李沧区恶党法院周围及对面的李村广场就来了许多恶警,国安、公安的都有,大都身着便衣。有的带着照相机,有的拿着录像机,有的蹲在广场周围,有的站着聊天,手里都拿着掩饰用的报纸,还有装作游玩的拿着录像机四处拍摄,李沧区“邪教科”的科长魏振青、恶警刘勇、孙巍峰等人都在其中。还来了一些不明车辆,停满了法院对面的马路,里面的人有穿警服的,有穿便衣的,有的车里坐着的人在偷偷的给广场上的人录像,还有大批穿着制服的城管人员也布满了整个李村广场,平时在此靠活的出租车也全被城管赶跑。法院周围的气氛空前紧张,如临大敌。

由于李沧区伪法院坐落在李村镇中心,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老百姓一听说是要审判法轮功学员时,纷纷摇头叹息,议论纷纷,有的干脆破口大骂:“共产党真是要完蛋了,如此对待这些好人,对杀人犯、黑帮头子都没有这样的,真是伤天害理啊!”


9点20分三辆警车呼啸而至,大批警察匆匆的把孙虹、闵惠荣带進法院。本来公开开庭可允许10至15人左右進去旁听,这次却只允许5、6个二人的近亲属進去,入门时用探测仪挨个仔细的检查,所有靠近法院的人都有国安或公安的人盘查身份并跟踪录像。

由于青岛市司法局给青岛市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下发了文件,不准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并胁迫青岛市原来为孙、闵二人辩护的律师不准给二人辩护(见明慧网报导)。家人无奈之下又从淄博聘请了律师,准备给孙、闵二人办理家属为其作无罪辩护的手续。可在开庭前,法官柳林却借口说家属手续不全,不予办理。理由是他们必须要有派出所出具的目前是否是处于刑事处罚阶段的证明,才能为其辩护。正在被执行刑罚与失去人身自由的人又怎能来到法庭为人辩护?这根本就是故意刁难。其实大家都明白,这是因大法弟子欧允洁、崔鲁宁被非法审判时,他们的家人均做了精彩的无罪辩护,让恶人们哑口无言,非常的“被动”,所以这一次,青岛市犯罪集团当庭耍流氓,也是在意料之中。律师说这是没有法律依据的无理要求。

9点30分左右开庭,法庭里坐满了青岛市610、政法委、司法局、办事处等青岛市犯罪集团的大大小小的头头们四、五十个人。闵惠荣首先提出不能录像和拍照,法官不予准许,孙虹提出要求姐姐和岳母为其辩护,法官也不同意,说是手续不全。庭审过程中李沧区检察院公诉科的王成新磕磕巴巴,好不容易的念完了那份漏洞百出的公诉书后,(居然连当事人的姓名都念错了好几处)出具了王东林与黄彦的笔录及一些照片,作为证据。孙闵二人均表示根本就没有见过,不是他们的东西。

律师认为证据不属实,提出质疑:最明显是第一次搜查时根本就没有搜查证,搜查证是后来补的;搜查时,闵慧荣说“你们没有证据凭什么搜查”,恶警说“开门就有证据了”,后来又诘笔氯瞬辉诘那榭鱿拢址欠ㄋ巡榱思复危米呤裁炊魉铩筛揪筒恢溃裁挥星┳帧6以诰碜谥械谝淮畏欠ㄋ巡榈奈锲返敝忻挥腥魏味窬胍摹爸ぞ荨保挥惺裁刺ㄊ降缒裕墒窃谑赂?个月后却又说是电脑硬盘里存了500多条东西,电脑都没有哪来的硬盘,显然是栽赃陷害。律师还指出在案件卷宗里明明看到对孙虹他们只提审了3次,可是却出来8次口供,显然是伪造的;证人王华的身份不明确,律师提出质疑,本来在搜查的时候并没有王华这个人在场,在过了几个月之后,突然又凭空冒出个王华来作为当时搜查在场的证人;还有鉴定书,鉴定机关都是他们公安自己内部的,不具公正性,不能作为证据指控当事人。

闵惠荣与孙虹都做了无罪辩护。闵惠荣平静,从容的对公诉人提出的指控,提出疑义,逐条進行了有力辩护。当闵惠荣指出“两高”的解释不但违反了中国的《宪法》、《立法法》,也违背了普适的正义和公理时,法官柳林气急败坏的用力敲桌子阻止闵惠荣讲下去,把当时在座的犯罪集团的人都吓一跳。

孙虹要求黄彦和王东林出庭作证,法官不敢表达任何意见。孙虹揭露:他在看守所时曾被恶警刑讯逼供,8天8夜不许睡觉,还无耻的威胁,诱逼他把所有的事都推到闵惠荣身上就可以放他走,让他正常的工作、生活,挑拨他们夫妻之间的关系;孙虹说曾在看守所看到过王东林,也曾被刑讯逼供,脸上的肉被打的向外翻着,走路时腿一瘸一拐的,还有黄彦也是被威胁、诱骗、逼迫的,他们在这种情况下的口供,其真实性如何让人相信,而且都是孤证,一面之词,根本就不能作为证据。

闵惠荣提出在非法抄家时有一台可以看VCD的录音机被恶警抢走,在列举物品中却没有,本来没有的东西却凭空冒出了很多。最后闵惠荣慈悲的说:希望在座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希望每个人都能有美好的未来。柳林又拼命的敲桌子不让她讲下去。

最后所谓公诉人心虚的小声要求法官判大法弟子有罪。最后律师(青岛犯罪集团的黑手又伸到了淄博对律师事务所施压,不准律师做无罪辩护。)为他们辩护:因许多证据不足,证人证词的不可靠性,要求从轻处罚或免于刑事处罚。

11点30分左右,非法审判狼狈的草草结束。

由于庭审过程漏洞百出,证据严重不足,青岛犯罪集团的恶人又置法律、良心于不顾,在当庭检察人员既没有提出补充侦察的要求,法院也没有宣布延期审理的情况下,于当天下午3、4点钟犯罪人员又到看守所非法提审孙虹、闵惠荣,妄图继续补充证据,再次罗织罪名,继续构陷。

这里正告青岛犯罪集团的恶人,你们助纣为虐的迫害法轮功已经快7年了,可笑的是你们在这么长的时间里都没有搞清楚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法轮功修炼者到底是些什么样的人,你们以为闵惠荣、孙虹是青岛市的什么1号、2号人物,就如此的兴师动众、如临大敌,这只能证明你们的自信心严重的不足!证明你们明知到法轮功修炼者都是些无辜的好人,明知道犯罪的恰恰是你们自己!不知你们想过没有,谁会如此惧怕、憎恨好人与修炼者呢?──只有坏人与魔鬼!

这7年来,多少人被你们判刑、劳教、非法拘禁甚至送進精神病院折磨,多少人被你们迫害致死、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多少人被你们迫害的失去了正常的家庭、工作与生活,多少人被你们逼迫的流离失所,可是你们哪一个人是与我们有过深仇大恨的?为什么就如此的痛恨这些坚持真理与正义的修炼人呢?为什么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呢?为什么直到今天还在麻木的、不知悔改的干着这种伤天害理、害人害己的蠢事呢?可是不管千难与万险,我们在这条光明的大道上又何曾畏惧过!告诉你们,我们没有什么领导,没有什么头目,我们人人都是1号人物!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9/124782.html

2006-03-14: 青岛市司法局践踏法律,阻止律师代理法轮功学员的诉讼
青岛市司法局无视法律尊严,擅自对全市范围内的法律事务所下红头文件,阻止岛城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的诉讼案提供法律援助。

在岛城注册的103家律所,1468名执业律师中竟然找不到一位敢为本就无罪的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2006年1月25日上午,欧允洁的父亲欧兆麟——一个曾经近乎是法盲的普通老百姓不得不亲自为自己的女儿与妻子進行无罪辩护;同为无辜的孙虹、闵惠荣夫妇的父亲虽然已经历尽周折为他们请到了律师,但青岛市司法局给律师施加压力,让律师撤掉代理,威胁律师不能受理此案不能做无罪辩护,现已知这两位律师面对难以承受的压力,意欲退掉孙、闵二人的诉讼委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4/122753.html

2006-03-08: 山东青岛伪法院预谋非法秘密审判孙虹、闵惠荣等大法弟子。现已知孙虹、闵惠荣家人为他们请的律师,在青岛伪司法局的压力下,已放弃为两位大法弟子辩护的权利和义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8/122316.html

2006-03-06: 青岛610、司法局威胁律师解除法轮功学员家属委托
山东省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受到青岛市邪恶610的继续迫害,青岛市邪恶610、司法局公然非法干预律师办案,对家属请的律师施加压力解除委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6/122182.html

2006-02-21: 青岛市610不准辩护律师会见大法弟子孙虹、闵慧荣
近日,青岛市610命令李沧区公安分局不准辩护律师依法会见大法弟子孙虹、闵慧荣夫妇,并令司法局给律师施加压力,让律师撤掉代理。

此前,由于邪恶一直找不到加重迫害孙虹、闵慧荣夫妇的证据及借口,非法将已取保候审的孙、闵二人绑架到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了三个月后于2006年1月14日批捕,说是在孙、闵二人的电脑上查出了650多个法轮功文件。而当孙、闵夫妇的家人聘请的律师依法要会见二人时,李沧公安分局却说上面有命令不准会他们。

在二人的家属及律师多方的申诉,质询下有关方面终于承认这个“上面”的黑手就是青岛市610办公室。人们分析,之所以不让孙闵二人的律师依法与他们见面,无非是因没有证据,妄图栽赃陷害,所以不敢让熟悉法律的律师介入而揭穿。

近期青岛市先后有四名05年9月21日左右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欧允洁、崔鲁宁、孙虹、闵慧荣面临着邪恶的非法审判,其中欧允洁已于06年1月25日第一次开庭,其父欧兆麟为自己的亲人做了无罪辩护,在明慧网将其非法的审判充分曝光及师父《除恶》的经文发表后,迟迟没有第二次开庭的消息。

崔鲁宁将于2月21日星期二在李沧区法院第一次开庭。而操纵青岛市公安、检察院、法院迫害大法弟子的幕后黑手都是青岛市610办公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1/121329.html

2006-02-10: 山东青岛市大法弟子欧允洁等面临被非法审判
青岛市大法弟子欧允洁,在农历年后面临着邪恶的第二次非法开庭,崔鲁宁、孙虹、闵慧荣等同修也面临着邪恶的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524.html

2006-01-29: 邪恶企图進一步迫害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
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被非法批捕后,其父母已为其聘请了律师,青岛市610恶人指使恶警公然违背法律,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并向司法局施加压力,阻止律师介入案件。闵惠荣的父亲去找青岛市610,邪恶头子王红军却无耻推托,谎称是法律规定,都是独立办案,说是公安局不让。

目前,邪恶之徒对孙、闵所谓的“案子”正处在所谓“侦查阶段”,邪恶企图搜罗“证据”,以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9/119689.html

2006-01-16: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闽惠荣夫妇被非法批捕
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闽惠荣夫妇于2005年9月21日被绑架后,先是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看守所,受尽了恶警的毒打与折磨,一个月后,由于没有证据,他们又将孙、闽二人非法关押在位于青岛市明霞路34号的青岛市610洗脑班迫害,一直非法关押至今。

1月13日,李沧区检察院的人到洗脑班给二人出示了一份鉴定书,内容是从二人的电脑上查出了600多个法轮功文件。随后孙、闽二人被非法批捕,现在二人又被非法转至青岛市大山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6/118784.html

2005-12-05: 青岛市孙虹一家三口被绑架迫害已两月
山东省青岛市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及其母亲崔维蕊一家三口,被绑架关押已经两个月,目前在610洗脑班遭迫害。他们被李沧区公安分局邪教科人员抢劫的汽车以及25000多元的钱财,一样也没归还。好好的家庭被迫害得支离破碎,亲朋好友为此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与痛苦。

当孙、闵的家人到派出所去要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时,派出所的警察在了解了情况后都非常气愤,说第二次抄家他们根本不知道,反邪教科(通常简称“邪教科”)的人简直是些土匪!你们应该去告他们。

孙、闵的家人到李沧区邪教科去时,发现孙虹被扣留的汽车正被警察非法私自使用,当质问邪教科科长魏振青时,魏振青理屈词穷,恼羞成怒的威胁孙、闵的家人,说他们支持法轮功,就是有罪,要把他们抓起来。

闵惠荣的母亲崔维蕊,56岁左右,2005年9月20日晨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并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的610洗脑班。崔维蕊和女儿闵惠荣都曾经被非法劳教迫害。

孙虹、闵惠荣夫妇住李沧区振华路,2005年9月21日晚从父亲家回家,还没下车,李沧分局蹲坑的警察就过来以查身份证为由,抢走了身份证和车钥匙,要到他们家看看,说他们的房子不是自己买的,有问题。闵惠荣说:你是冲我们炼法轮功来的吧,何必编理由呢?那警察马上就不出声了。因恶警们没有任何手续和理由,所以孙、闵二人不给开门。恶警们就临时回分局补办了搜查证,孙、闵说必须要有证据,不能无故搜查。

恶警很猖狂的说:“只要進了这个门就有证据了” ,强行進门后,象强盗一样翻箱倒柜,衣物扔的满地都是,只要是带包装的东西全部打开,甚至连天花板上的灯罩都拧下来察看,在没有抄出任何想要的东西后,将家中15000多元现金及两人的电话、钱包全部拿走,孙虹刚刚买的用于业务的汽车也被扣留。闵惠荣要求给爸爸打电话让他来拿走钥匙,被拒绝,并把他俩的钥匙全拿走。孙闵二人都有工作,为免单位的工作受到影响,要求打电话通知单位请假,也被拒绝。

第二天,在孙、闵不知道的情况下,李沧区×教科的警察又非法私自到他们家中洗劫了一遍,又将家中剩下的所有现金、存折,包括工资卡等共计10000多元全部拿走,没有任何清单,并一直不告诉他们,还少了什么不知道。按照办案程序,抄家应有三方在场:公安;当事人或家属;第三方(单位、邻居、街道等)。

在看守所期间,李沧分局邪教科和振华路派出所的警察曾非法连续审问孙红和闵惠荣8天8夜,24小时不许睡觉,医学角度,普通人连续5昼夜不睡觉会有生命危险,他们自己也承认是违法的。李沧区邪教科的恶警刘勇等人非法暴力取证,用包着软物的铁棍狠毒的殴打孙虹(这样即使内伤严重,从外面也看不出来被打的痕迹),只要稍一闭眼就拽住头发用脚猛踢,孙虹前面的头发被扯掉一大绺,被迫害得两眼看不清东西,昏死过去。

30天后,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孙、闵二人被取保候审,但又被非法带到青岛市明霞路34号的610洗脑班。進洗脑班大门时孙、闵二人正告非法人员这样做是违法的,要求出示这儿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据,要求回家,竟然被拽着头发强行拖到了洗脑班二楼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5/115853.html

2005-11-10: 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再遭非法关押
2005年9月21日,是在崔维蕊于20日早上被绑架到青岛610洗脑班后的又一个不平静的日子,深夜,一群如狼似虎的恶警冲進了崔维蕊女儿闵惠荣、女婿孙虹的位于李沧区小翁村的家,将这个刚刚组建不到10个月的新家洗劫一空。

一、得法学法,幸福相伴

1993年到1998年,孙虹、闵惠荣在山东中医药大学针灸系读本科时是同班同学。1994年1月和6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两次亲临济南传法,他们有幸参加了两期面授班。后来,他们义务肩负起了帮助新入门的大学生学法炼功的责任。闵惠荣热情、纯真、聪颖,年年获得奖学金,孙虹真诚、善良、稳重,他们获得了周围师生亲朋的一致赞誉。1998年,二人双双获得学士学位后来到青岛工作。

二、挺身而出,進京上访

1999年7月,狠毒愚蠢的小人利用手中职权开始了对法轮大法和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孙虹、闵惠荣二人毅然進京上访。被军警野蛮殴打,血流满面。酷暑七月,他们与上万从全国各地赶往北京上访的同修们被关押在北京某体育场,三天三夜没给他们一滴水喝。同时被关押的还有后来在淄博王村劳教所被酷刑折磨致死的青岛海洋大学的研究生邹松涛。暴力无法摧毁他们心中维护正义和真理的信念。

三、风雨飘摇,我心弥坚

青岛610对大量青岛大法弟子不畏艰险、合法上访的情况恼羞成怒,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進一步升级。孙虹于1999年11月被劳教三年,关押在青岛劳教所。闵惠荣于2000年7月被劳教,关押在臭名昭着的济南浆水泉女子劳教所。同时闵惠荣的母亲崔维蕊也被劳教三年。家中只留下老父亲和一个瘫痪在床的奶奶,苦不堪言,度日如年。

二人在劳教所的洗脑和暴力迫害下,曾被谎言迷惑而走过弯路。回家后通过痛苦的反思,及时的纠正了不足。孙虹被原单位青岛中心医院(原青岛纺织医院)从新接纳,很快就以其对患者热心、耐心的态度及精湛的技术成为了中医科的业务骨干。但闵惠荣原单位──青岛市盲校在青岛610不法人员的威胁下,惧怕承担责任,于2004年年底将闵惠荣非法开除。闵惠荣不得不离开了她牵挂的那些失明的孩子们,离开了心爱的讲台。

但任何压力和困难都不可能阻止一个追求光明的生命,何况他们相互扶持着走过了最黑暗的日子。2004年11月底,志同道合的他们终于建立起了自己幸福的家庭。望着装修一新的新居,他们多想平平静静的过上不再有恐惧和牵肠挂肚的日子啊!

四、再遭迫害,呼吁救援

2005年“10.1”,又是邪党的敏感日了。青岛610伙同国安局以维护他们“忌日”的安全为名,先后两次非法抓捕了近三十位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的家庭再一次遭受不幸。继9月20日清晨崔维蕊后被绑架后,21日晚,一伙早有预谋的恶警闯進了孙虹、闵惠荣家大肆搜查。在未找出任何有关法轮功的资料的情况下,他们仍旧不死心,将孙虹、闵惠荣投進看守所后又接连進行了三次更加丧心病狂的搜查。现已查实被非法没收的财产包括:现金15000元,私人存摺(包括孙虹的工资卡)、房屋贷款存摺、私人轿车,并强行没收了房屋钥匙。后家人多次找派出所交涉,要求归还财产。他们以向市局请示为由推脱,但竟然明目张胆的开着孙虹的车進進出出。一直到9月29日,家人才拿回了房屋钥匙,其它财产没能要回来。打开房屋一看,就像土匪翻的一样底朝天,连墙上的灯都被拧下来了。闵惠荣六十多岁的老父亲又一次遭受这飞来的打击,几乎精神崩溃。

孙虹、闵惠荣与其他同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都遭受了恶警的残忍折磨。恶警想从闵惠荣身上得到点甚么证据,就拼命的加紧迫害。曾经8天8夜不让闵惠荣睡觉,并强行把闵惠荣的披肩长发剪的又短又乱。现闵惠荣的身体已明显消瘦。孙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遭到恶警的多次强行灌食。

10月21日,孙虹、闵惠荣与另外几个大法弟子以所谓的“取保候审”之名转移到了位于明霞路34号的青岛洗脑班继续关押,目的还是为了罗织罪名。

孙虹在被非法拘留期间,恶警又跑到孙虹的工作单位去搜查,结果还是一无所获。青岛中心医院在610的压力下,在孙虹被非法拘留期间停止了他的一切工资待遇。在孙虹被取保候审后,医院方面考虑孙虹在医院工作勤勤恳恳,与同事相处的很好,同意给孙虹每月几百元的生活费。

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氏流氓集团的黑手爪牙们野蛮的拆散。××邪党一向鼓吹的“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谎言在祸国殃民的败类的禽兽行为下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但要知道,乌云是遮不住光明的,正信的力量是无穷的,让我们所有正义的人们,伸出援手,营救孙虹、闵惠荣及无数的至今还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重获自由,令华夏大地重振人间正义!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0/114220.html

2005-11-03: 追踪青岛市610不法人员的新罪行
自2005年10月9日《法轮大法学会公告》发表以后,邪恶的青岛市610成员仍不知悔改,且又犯下了新的罪行。

十一前被绑架的青岛市大法弟子已知的有崔维蕊、闵慧蓉、孙虹、崔鲁宁、张允翠、王东林等人被继续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崔维蕊已被迫害到出现心颤、血压高达240。

平度大法弟子王悦芳,去青岛市610洗脑班探望被绑架的女儿时,被青岛及平度610犯罪人员相互勾结,秘密绑架至平度610洗脑班迫害。

王悦芳的女儿崔鲁宁是青岛泡花硷厂的职工,于2005年9月22日在上班时被青岛610组织及公安劫持,其住处被非法抄家4次,后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30天后,办了取保候审,却不让回家,又绑架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2005年10月24日,王悦芳与丈夫去探望自己的女儿,洗脑班拒不让见,并让他们25日再来。当王悦芳于10月25日再去时,青岛市610的犯罪人员与青岛平度610的犯罪人员联手将王悦芳扣留并绑架到平度610洗脑班。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35.html

2005-11-03: 青岛市十一前被国安、公安、610绑架的二十多名大法弟子现在已知的有:欧允洁于10月28日被非法批捕,她的母亲刘芝荣于27日取保候审;孙虹、闵慧蓉、崔鲁宁、张允翠、王东林等人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现在又被非法关押在明霞路34号的610洗脑班继续迫害。有人看到王东林被打得很厉害,脸上的肉都翻翻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35.html

2005-10-23: 被绑架的青岛市大法弟子现被送洗脑班迫害
10月22日,青岛市十一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孙虹、闽惠蓉等从看守所被非法转至臭名昭着的青岛市明霞路34号洗脑班,具体人数、情况不详,望了解情况的同修尽快补充。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3/112968.html

2005-09-25: 孙虹,男,33岁,在青岛市青纺医院工作,家住李沧区小翁村附近,与32岁岁的妻子闽惠容被绑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5/111121.html

2003-05-28: 青岛市4月25日至5月13日期间,共有一百多名大法弟子進京护法。闵惠荣、邱素巧、杜慧敏被刑事拘留。鄢景秋和姜明斋已被劳教,崔维蕊(原辅导站站长)已被24小时严密监控。

2000-10-06: 青岛市国庆前将被关押弟子秘密转移到淄博郊区监狱
青岛市于9月27日夜间将关押的大法弟子秘密转移到淄博郊区的一个监狱,大约有30人。已知姓名的有:孙弘,男,3年;孙广理,男,3年;高秀胜,男,3年;刘呈江,男,3年;纪殿浩,男,3年;何书文,男,3年;孙广青,男,3年;李宗寿,男,3年;吴秀芳,男,3年;邹松涛,男,3年;刘增岳,男,3年。

崔维蕊,女,3年;闵惠蓉,女,3年;杜会敏,女,3年;邱素巧,女,3年;袁学先,女,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6/1238.html

2000-07-26: 青岛公安肆意抓捕,大法弟子前仆后继
为了迎接“7.22”的到来,青岛市统一部署了一次抓人行动。一些学员被从家中或学习班上带走送劳教所,凡是曾上访或表示不放弃修炼的,即被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关在街道办事处、单位或宾馆(强迫学员单位或家属交2000圆费用),还有学员被抄家后带走,下落不明。

已知此次被劳教三年的有:崔维蕊、闵惠蓉、杜会敏、袁学先、邱素巧、邹松涛,刑事拘留的有二十多人,而且人数还在增加。

但是,还有许多学员,突破层层阻力,走出来利用各种方式向世人说明法轮功真相,同时通过交流,大家对学法的重要性有了進一步认识,悟到只有不断的学法精進,才能在不同的环境下做到和做好自己应做的事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6/3409.html

济南市女子监狱(山东省女子监狱;山东女子监狱;山东省兴业发展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8-07-05: 十一监区参与迫害的人员及电话:
电话:0531-88928103、0531-85838310、0531-88928103、0531-88928203
队长13869187810
区长:李慧菊
副区长:徐玉美、孙萍(已调离)
教导员:褚国华、邓济霞(已调离其它监区)
民警:
尹力、于建华、陈楠、穆琼博、孙丽、刘瑞雪、苏越、姜美燕、栢璐、赵丽云、张楠、杨扬、杨苏、王一桐等

参与迫害的犯人:

纪律组长李颖(菏泽某县一副县长,贪污犯)
转化小组长:付桂英(背离大法的犹大,临沂市人)
学习组长:王波娜
恶人:张凤乔、强冰(莱阳市人)、汤伟伟、马洪云、廖显慧、逢春梅、刘阳、李侠、楚雪(青岛市人)、肖四娟(临沂市人、回民)、胡昌红、聂锦青、肖冬梅等人
监狱长赵来春0531-88928001
政委隗建华0531-88928006
副监狱长赵鸿燕0531-88928004(管迫害)
副监狱长徐华0531-88928005
副监狱长谢文广0531-88928002
副监狱长刘永治0531-88928003
办公室0531-88928009
办公室主任接金家(音)0531-88928000
纪委办0531-88928026
驻监狱检察室办0531-88928060负责人王选莉
狱政科:电话:0531-88928028、0531-88928029胡秀丽、付蓉、王淑英
教育科:
科长室0531-88928036
办公室0531-88928035
心理咨询室0531-88928037
教育分监区0531-88928101
政治处:
王尤春0531-87072805宅0531-82466123手机13953136326
唐应基0531-87072835宅0531-87072728、13953130531
宁冬云0531-87072815、13969009727
陈淑忠0531-87072905宅0531-87072751、1386910434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3-07: 青岛市610等部门迫害孙虹、闵惠荣的事实分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7/122282.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