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9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莱州市 >> 翟启娥, 女, 5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2: 山东省烟台市莱州市大法弟子因“诉江”被骚扰

由于莱州市大法弟子在2015年实名控告迫害法轮功的首恶--江泽民,因此最近一段时间,莱州市610授意莱州市维稳办责令各个社区居委会、街道办事处对实名控告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走访”。在实际操作中,就是赤裸裸的骚扰甚至恐吓威胁。他们大致的套路就是:先问:你是不是写了控告书了?你是否还炼法轮功?然后就说些诽谤诋毁法轮功的话。最后让法轮功学员签名、填表。被骚扰的学员大多都不配合他们的骚扰行为,而且都不同程度的给这些人员讲了真相。

现在已知的参与骚扰的单位及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
莱州市文泉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翟启娥、王京兰。
莱州市教育路小区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杜爱丽。
莱州市崇文区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刘硕业,被其丈夫轰出。
莱州市西南隅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黄淑美、刑淑芝、任志芳、杨芝兰。
莱州市北关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张培梅、刘显芬。
莱州市北关定海社区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夫妇李贵财、宋希琴。
莱州市汇泉居委会人员骚扰法轮功学员邱丽君、吕锡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9543.html#166123224-1

2015-05-21: 山东莱州翟启娥遭迫害经历

按:山东莱州市妇女翟启娥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当地中共警察绑架、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并被非法判刑。下面是她自述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我叫翟启娥,女,今年五十六岁,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此前我乳房长了个瘤子,医生说这个瘤子不好根治,割掉了以后还能长出来。正在我万分焦恼的时候,有人介绍我炼法轮功,没想到炼功三个月瘤子就不翼而飞了,至今十多年过去了没有再复发。得法后身心得到大法的净化,无病一身轻,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精力充沛,生活充实,感到幸福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法蒙难,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我们莱州市也和全国一样,黑云压城,邪恶横行。这里的不法之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抄家、绑架、关押、洗脑、劳教、判刑。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在单位正常上班,被突如其来的莱州文昌公安分局的几个警察不由分说的绑架到了派出所(当时他们没出示任何证据),关押几天后,他们就以我传递经文为由非法拘留我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又被他们劫持到店子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当地警察绑架到店子洗脑两天后,公安局又以我接收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有五、六个警察将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档案室对我进行秘密的刑讯逼供,公安局副局长顾立平亲自上阵,穿着皮鞋朝我腿上乱踢一阵,并且嘴里还连喊带骂,凶相毕露。接着国保大队副队长刘京兵给我使用了背铐酷刑让我蹲着,为了不让我在地上坐,刘京兵竟下狠手抓起我后背的手铐把我从地上猛劲的拽了起来,当时随着我的一声惨叫,我的两只手腕子被手铐割开了一道很深的大口子并流出了血,而另一个警察则拿着牙刷敲打我的嘴进行人身侮辱。就这样连续酷刑折磨了十多个小时,他们又把我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后,又将我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两个月,于十二月二十日才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们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和全国一样,笼罩在奥运前的大抓捕的红色恐怖当中,六月四日这天下午,六、七名警察突然闯入了我家进行大肆抄家,当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mp3,并把我强行绑架到店子(“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到了那里,警察刘京兵不由分说就开始对我实施了酷刑折磨:先是给我上了大挂(成大鹏展翅型吊了起来),也不知吊了几个小时了,直到我疼痛难忍,全身颤抖,当时真的有生命走到了尽头的感觉,他们看到我真的要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把我放了下来。然后又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一个警察脱口而出:“翟启娥你的血压这么高。”究竟有多高?警察不让医生当着我面说。

然后他们又强制我坐在两张床中间,将双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三天三宿不让我睡觉,那几天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头晕的厉害,眼前发黑,直想呕吐,脑子也一片空白,生命承受到了极限的那种滋味真的是很难形容。

三天后,他们把我又劫持到拘留所,再过了三、四天,刘京兵和另一姓原的女警察又把我劫持到店子黑窝继续酷刑迫害,又用手铐将我两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让我坐在两床中间,九天九宿他们想方设法的不让我睡觉光看电视,电视声音放的很大,一直不停的放,真是狂轰乱砸般的洗脑啊,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可想而知,我本来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的身体,真的再难以承受。到第五天,就在我困乏的实在支持不住的时候,刘京兵就拿着矿泉水瓶子朝我脸上喷凉水,搞的我全身湿漉漉的,并且好几天不让我吃饭、喝水、上厕所。有一天,“六一零”人员原树森突然抓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凳子上拽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了一顿暴打,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捧,当然详细的就不一一再说了。不过当时他们的迫害手段真的是极其残忍和疯狂,真是人性全无啊。

这样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身心摧残后,他们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我的脚肿的很厚穿不上鞋子,血压高220,低压110,心脏早搏很厉害,心速也很快,就这样在看守所里待了九个多月。我原本一个多么健康的身体被“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酷刑折磨的不成样子,一下子掉了二十多斤,然后莱州“六一零”勾结当地法院又非法给我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我和另外六位同修被当地警察劫持到了山东省男、女监狱。当时给我体检时,查出了心脏病、高血压、妇科还有大瘤子。监狱两次拒收,可莱州看守所副大队长刘维凤和姓吴的狱医不知做了什么手脚,强行把我硬塞进了监狱。

在监狱集训队强制洗脑转化四个月后,我被关到三监区,每天十多个小时的紧张劳动,原本被酷刑折磨的极度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到九月底,我小腹痛的很厉害,到监狱医院检查说是瘤子更大了,并且移位。打了四、五天针,休息了几天,监狱又让我继续出工。

十月十九日中午,我在车间干活时由于小腹剧烈疼痛昏了过去。不得已,监狱把我送进了警官医院,一进医院马上做了切除手术,经化验确诊为晚期卵巢癌。手术三天后,我才被家里的亲人要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1/山东莱州翟启娥遭迫害经历-309748.html

2014-03-25: 山东莱州市店子610洗脑班的凶残

......莱州市洗脑班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强制转化的目的,除了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之外,还包括上大挂、罚站、侮辱、恐吓、殴打、熬鹰(长时间剥夺睡眠)等各种暴力手段。不同于劳教所之处,洗脑班让法轮功学员还得自己为迫害买单(勒索钱财),有的甚至高达十天上缴五千元以上。迫害方式是中共历次政治整人运动的浓缩。

这个不敢挂牌的所谓“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不单单是为了给法轮功学员洗脑,而且还专门用于对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酷刑折磨的犯罪黑窝,其迫害手段令人发指,给众多法轮功学员的身心以及家人、家庭都造成巨大伤害。下面仅举几例:

一、对泮玉军的酷刑折磨:大字形铐在墙上、往鼻孔里插烟、吊铐荡秋千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莱州市土山镇北庄村法轮功学员泮玉军在土山泮家建筑公司上班时,被莱州市国保大队“610”人员绑架并非法抄家,两天两夜的酷刑折磨,使泮玉军脸色发青、神智恍惚、遍体鳞伤、双手麻木失去知觉,手指弯曲伸不开,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在店子洗脑班,恶警把泮玉军大字形铐在墙上,脚尖刚刚接触地面,他们往泮玉军的鼻孔里插烟让他吸,三、四个恶警有抓头发的,有捏鼻子的,给泮灌啤酒(法轮功学员不喝酒、不抽烟)。由于泮玉军奋力反抗灌不进去,他们又找来一个更恶的恶警联手,那恶警用力猛击泮玉军的腹部,在泮玉军痛苦喘气时往里灌。在这个过程中,钉在墙上的铁链子手铐被两次挣脱下来,他们又找来更粗的胀紧螺丝拧在墙上,再挣脱再换上更粗的胀紧螺丝,他们把泮玉军全身扒光,在其身上乱画乱写进行人身侮辱。

更恶毒的是,恶警们把泮玉军双腿绑起来,双手分别铐着,全身的重量在两胳膊的手腕处,来回推拉象荡秋千,造成玉军手腕皮开肉绽,两肋被打成青紫色,不敢大口喘气,咳嗽时身体内部钻心的痛,造成内伤。

二、对李玉富的酷刑折磨:吊铐整四天四宿、抽打生殖器

郭家店法轮功学员李玉富在谈到自己遭受的迫害自述道: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我正在家里看书,由莱州“610”操纵指挥下的郭家店镇派出所所长谢某带领十多人,翻墙进入我家院子,然后破门而入,没出示任何证件,不由分说,将我扭翻在地,强行戴上手铐,强行把我抬出家门。当时连鞋也不让我穿,只穿着背心和短裤,我大喊着:“法轮大法好!”他们做贼心虚,怕惊动邻居,竟丧心病狂的拖着我在水泥地上猛跑,一直拖出好几十米远,路面坑洼不平,加上碎石瓦砾沙土,令我遍体鳞伤,膝盖、脚踝、双肘、肩头、后背全部擦伤,沙粒都搓到皮肉里了,真是体无完肤!

我全身是血,“610”恶警看到我时也吓呆了,但是他们全然不顾我浑身的伤痛,把我绑在院子里淋雨。雨水浇在我累累伤痕上,钻心的痛,雨水冲下的血水在衣服前后浸了一大片。这里的恶警有:“610”主任杨玄娣、国保中队长刘京兵、恶警原剑刚、施炳涛、程江涛、孟某某。

后来,恶警刘京兵把我吊在屋子墙壁上,墙壁两边各钉着一串铁链子,铁链子上方各一个手铐,我被铐在手铐里,双臂高举,若手一下落,手铐会越勒越紧,越勒越紧,时间久了,手铐已卡在骨头上了,疼痛难忍。

身上的伤口感染了,流出了脓血水,白天招来成群的苍蝇,夜晩又有许多的蚊子,咬的我浑身又痛又痒。郭家店镇政府派三个人轮流看着我,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困的我不知不觉睡着时,他们就赶快弄醒我,“610”恶警施炳涛就抡起胳膊扇我的耳光。

我被吊铐了整整四天四宿!当我被放下来时,双手失去了知觉,手肿的象馒头不听使唤,双腿肿的老粗,裤子都被胀撑起来了,脚肿的老高,根本穿不上拖鞋了。

即使这样,恶警们仍要对我下狠手。一天晚上,刘京兵、原剑刚一顿酒足饭饱后,兽性大发,叫来几个帮凶,再一次把我吊铐起来,一个恶警从后边卡住我的头,另一个捏开我的嘴和鼻子,给我灌啤酒,我的牙被他们撬松,鼻子流出血,恶警又强迫我抽烟,那个姓孟的年轻恶警看我不从,就冲我脸喷烟。由于受酷刑折磨,长时间熬鹰,不让睡觉,我撑不下去了,神志不清的昏睡过去了,用针扎我都没知觉了。

还有一天晚上,恶警们把我铐在院子的灯下让蚊子咬我。八月份的夜晚天气闷热,蚊子也很猖獗,一直铐了我二、三个小时,那是怎样的煎熬啊!恶警刘京兵一伙酒足饭饱后,竟拿小木棍要抽打我的生殖器。由于我的反抗他们没有得逞。他们把我铐在铁架子床上,蹲不下也站不直,一直铐了一宿。

在店子洗脑班,我遭受了七天七夜的酷刑折磨,是恶警们承受不住了,便把我押送到莱州市看守所。

三、对翟启娥的酷刑折磨:上大挂、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

莱州市城区学员翟启娥也自述说: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们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和全国一样,笼罩在北京奥运前的大抓捕的红色恐怖当中,六月四日这天下午,六、七名警察突然闯入了我家进行大肆抄家,当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mp3,并把我强行绑架到店子(“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到了那里,恶警刘京兵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对我实施了酷刑折磨:先是给我上了大挂(成大鹏展翅型吊了起来),也不知吊了几个小时了,直到我疼痛难忍,全身颤抖,当时真的有生命走到了尽头的感觉,他们看到我真的要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把我放了下来。然后又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一个警察脱口而出:“翟启娥你的血压这么高。”究竟有多高?警察不让医生当着我面说。

然后他们又强制我坐在两张床中间,将双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三天三宿不让我睡觉,那几天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头晕的厉害,眼前发黑,直想呕吐,脑子也一片空白,生命承受到了极限的那种滋味真的是很难形容。

三天后,他们把我又劫持到拘留所,再过了三、四天,刘京兵和另一姓原的女警察又把我劫持到店子黑窝继续酷刑迫害,又用手铐将我两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让我坐在两床中间,九天九宿他们想方设法的不让我睡觉光看电视,电视声音放的很大,一直不停的放,真是狂轰乱炸般的洗脑啊,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可想而知,我本来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的身体,真的再难以承受。

到第五天,就在我困乏的实在支持不住的时候,刘京兵就拿着矿泉水瓶子朝我脸上喷凉水,搞的我全身湿漉漉的,并且好几天不让我吃饭、喝水、上厕所。而且有一天,“610”人员原建刚突然抓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凳子上拽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了一顿暴打,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捧,详细的就不一一再说了。不过当时他们的迫害手段真的是极其残忍和疯狂,真是人性全无啊。

以上仅只是法轮功学员这十多年来遭受迫害的冰山一角。洗脑班里所谓的“教员”曾说过能打人、能骂人、能抽烟、能喝酒,就是“转化”好了,这句话是中共精神洗脑的概括。当年德国“纳粹”再邪恶摧毁的是人的肉体,而中共要摧毁的是人的肉体与精神。

莱州市店子洗脑班这个黑窝是由凌驾于宪法之上的违法组织“610”亲自主管, 它的现有主要成员有以下几个:王来珍(男)、原建刚、黄玉平、程江涛、张成、于治滨、刘京兵、施炳涛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25/山东莱州市店子610洗脑班的凶残-289131.html

2011-08-03: 山东莱州市翟启娥遭绑架、酷刑折磨的经历

山东莱州市妇女翟启娥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当地中共邪党警察绑架、酷刑折磨致生命垂危,并被非法判刑。下面是她自述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我叫翟启娥,女,今年五十六岁,是一九九七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此前我乳房长了个瘤子,医生说这个瘤子不好根治,割掉了以后还能长出来。正在我万分焦恼的时候,有人介绍我炼法轮功,没想到炼功三个月瘤子就不翼而飞了,至今十多年过去了没有再复发。得法后身心得到大法的净化,无病一身轻,每天都沐浴在佛恩浩荡中,精力充沛,生活充实,感到幸福极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大法蒙难,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我们莱州市也和全国一样,黑云压城,邪恶横行。这里的不法之徒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肆抄家、绑架、关押、洗脑、劳教、判刑。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在单位正常上班,被突如其来的莱州文昌公安分局的几个警察不由分说的非法绑架到了派出所(当时他们没出示任何证据),关押几天后,他们就以我传递经文为由非法拘留我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三月份,又被他们劫持到店子洗脑班非法拘禁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功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到店子洗脑两天后,公安局又以我接收法轮功真相资料为由,有五、六个警察将我强行绑架到公安局档案室对我进行秘密的刑讯逼供,公安局副局长顾立平亲自上阵,穿着皮鞋朝我腿上乱踢一阵,并且嘴里还连喊带骂,凶相毕露。接着国保大队副队长刘京兵给我使用了背铐酷刑让我蹲着,为了不让我在地上坐,刘京兵竟下狠手抓起我后背的手铐把我从地上猛劲的拽了起来,当时随着我的一声惨叫,我的两只手腕子被手铐割开了一道很深的大口子并流出了血,而另一个警察则拿着牙刷敲打我的嘴进行人身侮辱。就这样连续酷刑折磨了十多个小时,他们又把我关押在拘留所十五天后,又将我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两个月,于十二月二十日才回家。

二零零八年六月我们莱州市法轮功学员和全国一样,笼罩在奥运前的大抓捕的红色恐怖当中,六月四日这天下午,六、七名警察突然闯入了我家进行大肆抄家,当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mp3,并把我强行绑架到店子(“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到了那里恶警刘京兵不由分说的就开始对我实施了酷刑折磨:先是给我上了大挂(成大鹏展翅型吊了起来),也不知吊了几个小时了,直到我疼痛难忍,全身颤抖,当时真的有生命走到了尽头的感觉,他们看到我真的要出现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才把我放了下来。然后又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一个警察脱口而出:“翟启娥你的血压这么高。”究竟有多高?警察不让医生当着我面说。

然后他们又强制我坐在两张床中间,将双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三天三宿不让我睡觉,那几天我的身体极度虚弱,头晕的厉害,眼前发黑,直想呕吐,脑子也一片空白,生命承受到了极限的那种滋味真的是很难形容。

三天后,他们把我又劫持到拘留所,再过了三、四天,刘京兵和另一姓原的女警察又把我劫持到店子黑窝继续酷刑迫害,又用手铐将我两手分别铐在两个床头上,让我坐在两床中间,九天九宿他们想方设法的不让我睡觉光看电视,电视声音放的很大,一直不停的放,真是狂轰乱砸般的洗脑啊,这种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可想而知,我本来已被折磨的非常虚弱的身体,真的再难以承受。到第五天,就在我困乏的实在支持不住的时候,刘京兵就拿着矿泉水瓶子朝我脸上喷凉水,搞的我全身湿漉漉的,并且好几天不让我吃饭、喝水、上厕所。而且有一天,“六一零”人员原树森突然抓住我的头发把我从凳子上拽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给我来了一顿暴打,头发都被揪掉了一大捧,当然详细的就不一一再说了。不过当时他们的迫害手段真的是极其残忍和疯狂,真是人性全无啊。

这样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身心摧残后,他们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我的脚肿的很厚穿不上鞋子,血压高220,低压110,心脏早搏很厉害,心速也很快,就这样在看守所里待了九个多月。我原本一个多么健康的身体被“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酷刑折磨的不成样子,一下子掉了二十多斤,然后莱州“六一零”勾结当地法院又非法给我判刑四年。

二零零九年三月十日,我和另外六位同修被当地警察劫持到了山东省男、女监狱。当时给我体检时,查出了心脏病、高血压、妇科还有大瘤子。监犾两次拒收,可莱州看守所副大队长刘维凤和姓吴的狱医不知做了什么手脚,强行把我硬塞进了监狱。

在监狱集训队强制洗脑转化四个月后,我被分配到三监区,每天十多个小时的紧张劳动,原本被酷刑折磨的极度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到九月底,我小腹痛的很厉害,到监狱医院检查说是瘤子更大了,并且移位。打了四、五天针,休息了几天,监狱又让我继续出工,终于在十月十九日中午,在车间干活时由于小腹剧烈疼痛昏了过去。不得已监狱就把我送进了警官医院,一进医院马上做了切除手术,经化验确诊为晚期卵巢癌,手术三天后被家里的亲人要回了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8月3日发表)-244810.html

2011-02-28: 法轮功学员翟启娥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在莱州被绑架后,被当地“610”恶警刘京兵等关在店子洗脑班(专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和洗脑的邪恶黑窝)上了九天大挂酷刑,身心受到严重摧残,被送到济南监狱不久就出现了大流血症状,医院诊断为子宫癌,于零九年十月被家人要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8/236817.html

2009-03-26: 店子洗脑班折磨大法弟子翟启娥
零八年六月初,山东莱州大法弟子翟启娥被绑架在店子洗脑班,恶警要给她戴手铐,她不让戴,刘京兵说:“把她挂起来。”就这样,被“上大挂”几个小时。晚上又被女警小原用手铐铐在铁床上不能动,遭受的痛苦无以言表。后来,因为她有心脏病、高血压,才没再上大挂。四天后,被送往拘留所。后来,翟启娥又被带到店子洗脑班迫害了九天,又送到看守所,直到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6/197807.html

2009-01-24:  曝光山东莱州市恶人恶警恶行

莱州市市委书记杨洪旭,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宋华君操控“六一零”、国保大队主要头目张海锋、刘京兵、于智斌、施宾涛等恶人恶警,在二零零八年先后绑架了六十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迫害,非法抄家, 抢劫钱物。先后将法轮功学员张宝环、王学菊、韩振平、徐广华、翟启娥、官泽美、任学荣非法判刑二至十年。陈尚莲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恶党又非法开庭,企图将法轮功学员吕建国、沣玉军、李玉福、任若巧非法判刑。(吕建国、王永凯零九年一月六日被莱州市恶警从平度市非法劫持到莱州看守所逼供、毒打)。目前,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刘海港、任若巧等多人被迫害的身体出现异常,精神恍惚。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24/194025.html

2009-01-15: 山东莱州市奥运前被劫持的大法弟子遭折磨

2008年10月10日,山东省莱州市法院非法开庭审问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官泽美、董晓坤、翟启娥、韩镇平、徐亚明、任学荣、刘伯夫。所谓开庭也只是法官提出问题,只让大法弟子回答“是”或“不是”。也没有通知家属。开庭过程中,听众席上有许多便衣坐在那里,他们不让家属接近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官泽美被绑架后,5天5宿不让睡觉,刑讯逼供,致使她尿血。在法庭上,官泽美否认了她曾在承受不住刑讯逼供的情况下说了许多理智不清的话。在法庭上,她给在座的讲了大法真相。官泽美的丈夫任学荣,就因为会开车,是官泽美的丈夫、司机,也无辜的被抓被迫害。

大法弟子董晓坤自2008年5月26日被非法绑架后,受尽邪恶之徒折磨,体重下降了二、三十斤,身体非常瘦弱,在深秋的寒冷天还光着双脚。

大法弟子翟启娥2008年6月24日被非法从家中劫走后,邪恶之徒9天9宿没让她睡觉一直是刑讯逼供、诱供,身体被迫害的掉了20多斤。

大法弟子徐亚明除了被洗劫的大法真相物品外,在店子洗脑班的卫生间,发现了他家的洗衣机、饮水机、豆浆机、一桶油,被抢劫的还有她的存折等物品。徐亚明在法庭上也讲了大法真相,现部份物品已追回。

刘伯夫是温州籍大法弟子,他的丈母娘是沙河人。2008年6月27日,刘伯夫在沙河理发店理发时被绑架。刘上次在温州被非法绑架遭受非人的折磨8个多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193525.html

2008-06-13: 莱州市国保恶徒将法轮功学员翟启娥绑架

二零零八年六月四日下午五点,莱州市国保的六七个便衣将莱州市法轮功学员翟启娥回家的丈夫扑倒在地,从身上抢走家门钥匙,闯入家中,将法轮功学员翟启娥绑架,并抢走大法书。现不知非法关押在何处,具体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3/180187.html

烟台 莱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6-01:绑架山东省莱州市东岱古庄徐振芹责任单位信息
土山镇派出所:
电话:2331041
所长孙吉刚18660068168、13853515232
副所长付建宾18660068289、13562530589
副所长镡林18660068628(13853515219)
警察张东涛18660577663、13553138881
警察赵建明18660076873、13706459779
警察陈晓楠18615057193
警察孔航18660071326
职工马连泉18660076876、13562530716

2019-05-27:绑架山东省莱州市马塘村张绍泉责任单位信息

金城派出所:
电话:0535-2636041
所长王福波18660068806、13562551777、0535-2566412
教导员沈良荣18660068700、0535-2566221
副所长郭瑞祥18660076890、13963812738
副所长刘玉印18660076878、13953512766
警察张酉霞18660068621、15254570240
警察席晓慧18563895057、15063876837
警察刁江涛18615058733、13205356406
警察丁海燕18615058955、18660583536
警察朱家东18563895106

莱州市看守所:
电话:0535-2289238、0535-2212856
所长杨旭波18660068737、0535-2289270、13954576888
教导员曲吉清18660068875、13793558001
副所长王希庆18660067856、13863803582
副所长方召光18660068127、13792575556
副所长杨守松18660068757、13964522077
副所长魏金龙18660068756、13808094918
指导员纪铁林18660068765、1386456272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