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吴秀杰, 男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8-06-02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吴双利 吴秀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2-25: 佳木斯市吴秀杰女士多次遭恶警迫害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吴秀杰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曾多次遭到中共警察撬门、骚扰,家人、邻居、亲属都不得安宁,吴秀杰一度被迫流离失所,被非法抓捕后关进佳木斯劳教所,被逼做奴工,每天穿五千双筷子,还常经遭到警察谩骂。
吴秀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工人,一九五六年出生,现年五十七岁。吴秀杰自一九九五年五月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心灵得到了净化,人也显得特别的年轻。吴秀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工作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同事关系融洽,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得到了上级和周围人的好评。在单位经济不景气多数人都失业的情况下,她仍然被留在岗位上。然而,在中共严酷迫害法轮功后,她不仅被剥夺了信仰等基本的人权,还失去了她热爱的工作。

被剥夺信仰自由 多次被骚扰 遭建国路派出所绑架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建国路派出所片警张志刚和警长,私自闯入吴秀杰家,一顿乱翻,抢走了大法书等物品。第二天,张志刚和副所长徐研景为了请功,逼迫她放弃修炼法轮功,并让她出卖同修,他们还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并强行让她签字放弃修炼法轮功。她据理力争,没有配合,因此就被强行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吴秀杰的丈夫找关系花钱(据说给六一零的刘衍五千元钱),五天后,她才被放回来,她丈夫被要求写了“保证”。

之后的一天,吴秀杰买了车票准备去北京亲身证实大法的美好,期待政府能纠正错误,结果被家人发现,怕她遭到迫害阻止她上访。这件事情被建国路派出所知道后,片警张志刚和另一个警察到她家骚扰,把她和丈夫一同找去派出所,让她们写不进京的保证,并按手印,还让她们每天上午去派出所报到,一直折腾到晚上十点多钟才让她们回家。

在以后的日子里,吴秀杰的生活更加没有安全的保障。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警察更是频频骚扰她,尤其是每到中共胆怯的敏感日,如“十月一日”、“七月二十日”等日子,都要到她家和她单位进行所谓的回访、骚扰;他们还不分白天黑夜的来她家砸门,弄得四邻不安。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早晨,四点多钟,急促的“哐哐”砸门声,惊醒了沉睡的吴秀杰一家人,她怕影响邻居们的休息,将门打开,一下子闯进来十多个人,都是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恶警,他们进屋不容分说,就是一顿乱翻,就连她女儿的闺房和厕所都没放过。她质问他们为何这样,他们说劳教所跑人了,怀疑藏在她家。他们没有翻到人,便扬长而去。这些警察闯入吴秀杰家里搜查住所,未出示搜查证,这是不是犯了非法搜查罪呢?

姐姐被逼流离失所 弟弟串门遭警察绑票勒索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夕,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孙铁利科长和徐景研伙同佳东派出所七、八个人,到吴秀杰单位,以有人构陷她安“大锅”为名企图绑架她,造纸厂保卫配合,通知她去收发室见他们。她一听是东风公安分局的就到一个屋子里回避。这伙警察看她没去,就冲出来挨个车间找她,结果没有找到,就气急败坏的又冲到她家,用万能钥匙打开房门入室抢劫,共抢走四百多元钱、一台电脑、一台VCD、大法书等大法资料和一对莲花灯。之后,警察们还不罢休,继续在她家非法蹲坑。

吴秀杰弟弟吴双利来她家串门,他们强行将他恶狠狠地拽进屋里,恐吓他,逼问他是否学炼法轮功,她弟弟无奈承认,恶警们就象饥饿的猛虎扑向猎物一样,如获至宝,疯狂地把她弟弟吴双利的家又洗劫一空,并将他绑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作为人质。警察们扬言,抓不到吴秀杰就不放她弟弟吴双利。

面对警察绑票,报警也没用,她们一家人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警察勒索吴双利家人一万五千多元钱,十天后将吴双利放回。吴双利原本是靠蹬三轮车维持家庭最低生活的,家人为赎回人质,从亲朋好友们那里东挪西凑借来的这一万多元钱,使本来就非常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吴秀杰为了躲避警察的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警察们更是频频骚扰她的家人及亲朋好友。他们分别去了她小姑子和她小叔子家,同学家和邻居家也都不放过,致使吴秀杰没有栖身之处,四处漂泊。亲属们也跟着担惊受怕。后来好心的同修收留了她,她才得以暂存,期间,建国路派出所片警高明哲多次去她家骚扰,逼问她丈夫说出她的下落。

在流离失所期间,吴秀杰去单位开工资,单位非常关心她,还给她留着检查员的工作岗位,她很感动。由于警察经常到她单位骚扰,为了不给单位找麻烦,吴秀杰主动辞职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外漂泊两个多月的吴秀杰回家取些换洗衣服,早八点多,片警高明哲又到她家敲门,她丈夫没给开门,他们就用电话骚扰,见家人没理他们,又找来七、八个人用万能钥匙强行把门撬开,当时她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来得及穿鞋,警察们蜂拥而上,七、八个人一起强行把她抬上警车,先把她拉到建国路派出所,逼迫她放弃修炼,吴秀杰不屈服并善心的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迫害是犯罪等道理。警察们又强行把她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到了看守所,建国路派出所姓纪的指导员,强行拽她按手印,并威胁要迫害她。在看守所,当晚她要炼功,七八个女犯上来一起打她,搥打她好几拳,当时鼻子被打得流了很多血,当她喊看守的警察来时,该警察不但不管还威胁她。十天后,吴秀杰被非法劳教十五个月。

在佳木斯劳教所遭虐待 如陷人间地狱

在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劳教期间,狱警们直接或利用刑事犯强迫法轮功学员所谓的“转化”,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签字、按手印。队长刘亚东、指导员李秀锦、大队长牟振娟等四五个人赤膊上阵,那种违背自己的意愿被强行按上手印的痛苦令吴秀杰简直痛不欲生、终生难忘。

稍有不顺心,队长高杰等人就辱骂法轮功学员、骂法轮大法,气氛恐怖,心情压抑。有一次高杰让吴秀杰等人上外边割草,一根树枝抽她眼睛了,疼得她干不了活回屋去了,高杰威胁她,并狠狠地说她不听指挥等,把她逼得直哭。

刚开始在八大队时,队长刘亚东说翻东西就对每个人肆无忌惮的搜查,把东西扔得满地都是,吃的也都给扔了,把人的精神弄得非常紧张。

在精神上,吴秀杰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折磨。此外,狱警还强迫吴秀杰等法轮功学员做超强度的奴役,每人每天要穿五千双卫生筷子,完不成任务,就要受到体罚和辱骂。繁重的奴工,使她左手鼓起了一个大筋包,至今未消,疼痛难忍。

白天累得精疲力尽,晚上还要背邪党那些不合理的监规。一天三顿汤,汤里经常有大虫子和苍蝇等脏东西。

吴秀杰,一个好人被囚禁着剥夺其信仰法轮功的自由,遭受着侮辱,被榨取着体力,如置身人间地狱。

劳教所外面的世界也好不到哪去,吴秀杰不在的那段漫长而又难熬的日子里,恐惧与痛苦时时陪伴着她的丈夫,身体每况愈下,患上了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曾三次住院。她女儿也因为找不到妈妈,常常处于痛苦无望之中。她妹妹也常常以泪洗面,亲朋好友都为她牵肠挂肚……

二零零九年十月,吴秀杰回来了,她丈夫每天提心吊胆,怕她再被绑架。一次,一个法轮功学员被佳东派出所绑架了,吴秀杰丈夫吓得赶快叫她躲几天,当晚他吓得连迷糊带吐,打了两组点滴,第二天才好点。他深知,自己的妻子是个好人,但在中共对法轮功一言堂的造谣抹黑和迫害下,不敢承认法轮大法好。然而法轮功修炼给人带来的身体健康和心灵净化已经得到世人的认可,因此传遍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当今全世界只有中共邪党在迫害法轮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2/25/佳木斯市吴秀杰女士多次遭恶警迫害-253498.html

2009-12-23: 佳木斯吴秀杰女士自述被迫害经过
我是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弟子吴秀杰,自一九九五年得法后,身体得到了健康,从不吃药。而且人显得特别年轻,根本不象五十多岁的样子。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一改从前自私自利的心理,工作中兢兢业业,不计较个人得失,与同事关系融洽,经常帮助有困难的人,得到周围人的好评。然而,在中共邪党执政的国度里我却失去了做好人的自由。

自从一九九九年法轮功被非法打压以来,我一直在忍受着中共邪党给法轮功修炼者造成的残酷迫害,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再也没有了以往平和、安乐的生活。所有的亲朋好友每天都为我担心,他们深知中共邪党历次整人的招数,手段极其残忍,这次对待法轮功修炼者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用的刑罚,集古今中外之大全,惨不忍睹。丈夫和女儿笼罩在巨大的恐惧与担惊中,他们整天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生怕自己的亲人遭受迫害,可迫害还是发生了。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建国路派出所片警张志刚和警长小稿,私自闯入我家,就是一顿乱翻,把我的大法书、炼功带等物品抢走。第二天,张志刚和副所长徐研景为了请功,逼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并供出同修,他们还说了一些诬蔑大法的话,并强行让我签字。我据理力争,坚决不配合,他们就把我强行绑架到佳木斯看守所,五天后,丈夫通过花钱(据说丈夫给610警察刘衍五千元钱),他们才把我放回来。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生活更加没有安全的保障。佳木斯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警察更是频频来我家骚扰。他们不分白天黑夜的来我家砸门,弄得四邻不得安宁。没办法丈夫苦苦地哀求我,“咱们别炼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可这年头,邪恶当权,做好人太难了,看在女儿的份上,就让我再多活几天吧,咱们惹不起这些邪恶,就躲着点行不!?”丈夫边说边泣不成声。那一刻我真的感受到,中国大陆百姓的辛酸,做好人的艰难。我安慰丈夫:“大法这么好,他不但能改变我的心灵,还能帮我驱除身体上的疾病,你放心吧,这么正的法,一定会很快平反的,乌云遮不住太阳……。”在我被迫害的这些年里,丈夫在恐惧与痛苦中,使他患上了多种疾病,高血压、心脏病等。

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晨四点多钟,急促的“哐哐”砸门声,惊醒了沉睡的人们,我怕影响邻居们休息,将门打开,一下子闯进屋十多个人,都是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和建国路派出所的,他们进屋不容分说,就是一顿乱翻。就连我女儿的闺房和厕所都没放过。我质问他们为何这样,他们说劳教所跑人了,怀疑藏在我家,多么荒唐的理由。他们没有翻到任何东西,便扬长而去。我的心在久久的颤栗,这不是当年的土匪所能干出来的吗。真可谓:保护公民安全的警察,反倒是最不安全的因素,打击犯罪为使命的“人民公安”,成了迫害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最善良的民众的人。

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年里,每到敏感日,如“十月一日”、“七月二十日”等日子,警察们都要到我家和我单位进行所谓的回访、骚扰。

奥运会前夕(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警察们分为两路,分别到我单位和我家,企图再次绑架迫害我,我在单位领导和同事的掩护下,安全走脱。但我家的门被恶警们强行打开,他们又一次非法入室,进入我家,偷走了电脑、VCD、四百元钱、大法书、法像和莲花灯等。而后,恶警们还不善罢甘休,继续在我家非法蹲坑。我弟弟吴双利来我家串门,他们强行将我弟弟恶狠狠地拽进屋里,恐吓我弟弟,逼问他是否学炼法轮功,我弟弟胆怯之下,无奈承认,恶警们就象饥饿的猛虎扑向猎物一样,如获至宝,疯狂地把我弟弟的家洗劫一空,并将我弟弟绑架到佳木斯市看守所作为人质。恶警们扬言,抓不到吴秀杰就不放吴双利。

我们一家人急的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吴双利被绑架十天后,恶警们向他家人勒索一万五千多元钱,才把吴双利放回来。我弟弟原本是靠蹬三轮车,维持家庭最低生活的,这一万多元钱全部是从亲朋好友们那东挪西凑借来的,给本来就非常贫困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我为了躲避恶警们的非法抓捕,被迫流离失所。恶警们更是频频骚扰我的家人及亲朋好友,就连同学家和邻居家他们都不放过,致使我没有栖身之处,四处漂泊。后来好心的同修收留了我,我才得以暂存。就在我流离失所两个多月的一天,也就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我准备回家取些换洗的衣服,早晨八点多钟,我又被早已有备而来的恶警们再一次绑架。当时我只穿着短衣短裤,没来的及穿鞋,恶警们蜂拥而上,七、八个人一起强行把我抬上警车,先把我拉到佳木斯市建国路派出所,逼迫我放弃修炼,我不从,据理力争。恶警们又强行把我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十五天后,非法劳教我十五个月。

在非法劳教期间,邪恶警察强迫我们超强度的奴役劳动,每人每天要穿五千双卫生筷子,完不成任务,就要受体罚和辱骂,繁重的体力劳动,使我左手鼓起了一个大筋包,至今未消,疼痛难忍;白天累得精疲力尽,晚上还要背邪党那些不合理的监规;一天三顿汤,汤里经常有大虫子和苍蝇等脏东西,汤里有很多泥;恶警们直接或利用刑事犯强迫大法弟子所谓的 “转化”,他们在已经写好的五书上(有保证书、悔过书等),强行签字、按手印(有队长刘亚东、指导员李秀锦、大队长牟振娟等四五个人强行按手印),稍有不顺心,队长高杰等人就骂我们、骂大法,气氛恐怖,心情压抑。那里简直是人间地狱,给我精神和身体造成极大的伤害。在劳教期间那段难熬的日子里,我丈夫非常痛苦,身体每况愈下,曾三次住院;我女儿也因为找不到妈妈,常常处于痛苦无望之中。我妹妹也常常是以泪洗面,亲朋好友都为我牵肠挂肚……

在此我发自内心的呼唤:世人清醒吧,请不要被邪党欺骗、利用,早日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给自己留下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3/214870.html

2008-08-02: 佳木斯大法弟子吴秀杰被绑架

7月29日,早7点钟,佳木斯建国路派出所警察到吴秀杰家敲门,吴秀杰不配合邪恶拒不开门,警察便威胁说:你不开门我们也有办法打开,你还是自己开吧。吴秀杰向警察讲真相劝善,恶警不但不听还是强硬的把吴秀杰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下午3点,送佳木斯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74.html#0873123167-1

2008-05-30: 佳木斯佳东派出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吴秀杰的弟弟吴双利作人质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东风公安分局及其下属的佳东派出所的警察来到佳木斯市东风造纸厂,准备将法轮功学员吴秀杰非法抓走。在明大法真相的好心人的鼎力支持和保护下,吴秀杰在单位顺利走脱。

因为没找到吴秀杰,这伙人并未甘心,随后又去了吴秀杰家,由于迫害吴秀杰的阴谋还是未能得逞,于是这伙恶人就气急败坏的将吴秀杰的弟弟吴双利作为人质给绑架到了佳木斯看守所,并从吴秀杰家非法抄走了电脑、大法书和家门钥匙等物品,这伙恶警匪徒现已将吴秀杰家的门都给封死了。当家属去向他们要人时,东风公安分局和佳东派出所的警察不但不放人,还无耻的扬言必须要让吴秀杰来,才能换回吴双利。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8-22: 附相关电话(其中很多是以往收集到的信息,现可能有变动):
区号:0454
张晓燕,现任政法委书记,女,兼任市委副书记、党校校长。
刘臣(现已调到佳木斯市人大任主任):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木斯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刘立新 0454-8560912 0454-8560913
佳木斯郊区政法委
地址:友谊路郊区政府六楼
办公室;8582225

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执法检查室:
阴祖强:13136998267

佳木斯市公安局
李晓龙 男 副市长、公安局党委成员、局长
尚志军 男 8298096 8609777 15326696666 副局长
刘岳森 男 8298007 8222588 13504542588 副局长
王玉明 男 8298008 8699066 15303683666 副局长
刘亚洲 男 8298105 8681666 13359638888 副局长
尤学智 男 8298010 15945412345 副局长
李慧坤 女 8298199 13945488886 政治处主任
郑国胜(接任李忠义)市局邪教支队支队长 13199117177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地址: 郊区友谊路69号
邮编;154004
区号:0454
总机:8581454 8582225
王 鹏 局长 8583552 13349554555
董 军 副局长 13836661717 郊区分局局长45岁 其妻郝旺44岁前进区副长
李爱国 副局长6166778 18724232222 1864545130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