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皇姑区 >> 胡林, 男, 32

个人情况: 航天610所研究员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
有关恶人: 恶警史凤友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0-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25: 一名航空工程师在中共暴政下的悲惨遭遇

航空工程师胡林,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受毒打、“约束带”、电棍电击、剥夺睡眠、奴役等残酷迫害,最近又遭绑架,在看守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现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25/一名航空工程师在中共暴政下的悲惨遭遇-358268.html

2017-07-22: 曾遭非法劳教、酷刑折磨 沈阳工程师控告元凶

辽宁省沈阳市工程师胡林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两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关押,一次非法劳教,期间饱受毒打、电击、捆绑、剥夺睡眠等折磨。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当时四十三岁的胡林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胡林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一、在派出所遭毒打、刑讯逼供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我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沈阳市皇姑区淮河派出所。当时已是半夜,一个警察就喝令我蹲着,我不蹲,他使劲把我摔在地上,后背着地,开始用电棍电我,当时我戴着背铐,手铐深深的扎到了肉里。后来对我进行审讯,直到后半夜。然后把我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派两个协勤人员看着我,不让我睡觉,闭眼睛也不行,就这样我一直睁着眼睛坐到天亮。

第二天白天,几个警察继续对我进行非法审讯。把我一只手铐在凳子上,又不让我坐在凳子上,身子又站不直,我只能歪着身子站着,用这种方式折磨我。旁边放着电棍,多次电我。夜里,为逼我说出其他人,又对我刑讯逼供。两名警察伙同两名协勤人员强行把我绑在椅子上,其中一个警察(据说是副所长,身高一米八以上,满脸横肉,膀大腰圆)抡圆了膀子打了我十多个嘴巴子,我感觉脑袋嗡嗡的,脸被打得肿起来很高。紧接着,又用拳头猛击我胸口,连续打了十几拳,他的手被震的很疼,打完后不停的甩手。又用电棍长时间电我全身,哪敏感就往哪电,膝盖、手指尖、脚趾尖,甚至生殖器都电到了。他们还把大蒜捣碎了抹在我的眼睛上,故意用香烟熏我。最后,他们用尽了种种邪恶手段,一看我什么也没说,只得罢手,又派两个协勤人员看着我,不让我睡觉,他们自己则灰溜溜的走了。

第三天白天,又把我一只手铐在凳子上,继续对我审讯、电击、折磨。到了下午,组织了所谓的“材料”,把我送到了沈阳市皇姑区看守所。

在派出所两天两夜的时间里,我没睡一点觉,没吃任何东西,浑身上下到处是电击后留下的黑点,脸被打得肿得很高,手也被手铐勒得肿起来,象馒头一样,有个警察还假惺惺的告诉我手举起来能消肿,我没听他的,他就用电棍电我。

二、在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在沈阳市皇姑区看守所,因我拒绝在警察面前蹲着和不背监规,我所在监室姓陈的狱警气急败坏地给我戴上一种称为 “约束带”的刑具, 由很粗很硬的牛皮制成,象腰带一样系在腰上,多出两个环套在手腕上,用螺栓拧紧固定,双手基本动不了,小臂只能平端着,象捧着东西一样,俗称“手捧”。由于手动不了,没法洗漱和大便;吃饭时头和手同时使劲才能把食物勉强送到嘴边;睡觉时只能平躺着,双手举着,没法翻身。我连续戴了15天,全天二十四小时戴着,吃饭、睡觉、上厕所也不松开。由于手动不了,没法洗漱和大便,我15天没洗漱、没大便。

到了第十五天,陈狱警把“约束带”给我打开了,我才得以大便、洗漱。谁知几个小时后又给我戴上了,这回又多了一副十八斤重的脚镣,又连续戴了15天。走路时脚镣上得拴条毛巾用手提着,双脚在地上蹭,才能勉强行走。睡觉时双手举着,由于脚镣太沉,脚也动不了,没法翻身,基本上只能一动不动的平躺着。

几个月后,我遭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沈阳张士教养院。

三、在沈阳张士教养院和洗脑班遭受多种酷刑折磨

张士教养院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由程殿坤(张士教养院政委)全面负责,宋百顺(张士五大队教导员)、史凤友(张士洗脑班的主要负责人)是主要执行人和打手。对不放弃信仰的每位法轮功学员采取种种酷刑长时间折磨,邪恶手段令人发指,真可谓人间地狱。

我因不放弃信仰,遭受过多种酷刑,主要如下:

毒打

二零零一年七月,我被送到在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办的洗脑班。我因绝食抵制迫害,史凤友狠狠地打了我几个耳光,打得我嘴角流血。又让人将我按到床上,用叠在一起的床板猛击我臀部,床板折断,臀部被打成紫黑色。

还有一次,因我拒绝蹲着,十来个人将我强行按到地上,多人像疯了一样用脚猛踢我的大腿跟部,成紫黑色。

捆绑

二零零一年七月,在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洗脑班,十来个人一起动手,把我按到地上,双腿伸直,将我后背向下压,几乎与腿挨在一起,然后用床单把我的上身与腿牢牢绑在一起,一动也不能动。这样绑了大概几个小时,当时痛苦程度无法想象,真是生不如死。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在张士教养院小楼,法轮功学员郑守君(现已被迫害致死)也遭过此酷刑折磨,被捆绑了三、四个小时,以致之后三个半月无法正常行走,脚和腿错位,变得脚心朝上、脚踝骨着地。“走路”时,必须有人搀扶才勉强能动。

长时间罚蹲、罚站

这是张士洗脑班经常采用的邪恶手段之一,我多次遭此酷刑折磨。强迫我长时间蹲着,有时连续蹲一宿,甚至更长时间。吃饭时也不让起来,蹲着吃。随着时间的延长,每一分钟都疼痛难忍。在忍着身体疼痛的同时,还必须接受强制洗脑。

有时强迫我长时间站着或头顶墙站着,一站一宿,有时困的迷糊过去了,差点摔倒。

电棍电击

二零零二年九月,因我拒绝按手印,在张士教养院四大队生产车间,警察史凤友伙同另一名警察,当着全大队一百多人和警察的面,将我用绳子绑住按倒,用电棍电击我的头部及其它部位。与我同在一个大队的法轮功学员刘宪勇劝其停止行恶,史凤友上前将刘宪勇踹倒,命令普教将他绑上,对他进行长时间电击。

野蛮灌食

为抗议对我长期酷刑折磨和强制洗脑,我绝食抵制迫害。在五大队,我连续绝食二十天,每天对我进行两次野蛮灌食。警察指使犯人将我强行按住,将管子从鼻孔插入胃中,有几次可能插到气管里了,我感到喘不上气,险些窒息而死。后来将我转到一大队,灌食方式更加野蛮。十来个犯人把我强行按在地上,用钢匙、筷子把嘴撬开,大雪碧瓶子剪去一半插进嘴里,在玉米糊中放了大量食盐,连续往里灌,我险些窒息死亡。法轮功学员陈松、刘宪勇都曾被野蛮灌食。

剥夺睡眠

在张士教养院和洗脑班,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只能睡二、三个小时的觉,天天如此,甚至不让睡觉。我曾连续多日每天半夜两、三点钟才让睡觉,早上五点钟就得起来。

二零零二年十月左右,在张士小楼,在史凤友的授意下,连续十五天不让我睡觉,并同时进行强制洗脑,我一直坐着,几乎一眼未合。法轮功学员杜江和李满心也都曾连续多日不让睡觉。

多人围攻、强制洗脑

这是张士教养院最常用的邪恶手段,持续数日,天天如此,只要不转化就不停,同时伴有罚蹲、剥夺睡眠、捆绑、毒打等,对人的精神、肉体造成极大痛苦和巨大伤害。

我也曾长期遭此手段折磨,几个人一组三班倒,长期、连续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强迫我与他们进行所谓“交流”,保持沉默也不行。如不转化或不配合,就长时间罚蹲、剥夺睡眠或采取其它迫害手段。

遭奴工劳役

二零零二年,我和其他几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张士教养院四大队,强迫我们和犯人一起进行奴工生产,分配和犯人一样的任务,白天干不完带回监舍,晚上继续干,有时干到深夜。这里生存环境、卫生条件极其恶劣,每天吃着最差的饭菜、从事着长时间、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工劳役。四大队主要生产一种出口的发梳和包装盒(称为插皮子和糊盒)。发梳头由橡胶做的,糊盒用的胶水是一种化学制品,发出呛人的气味,这些对人体都有害。

我主要是糊盒,有时也插筷子,就是将方便筷套上纸袋或塑料袋,上面印有“已消毒”的字样,其实根本就没消毒,而且很不卫生。

由于我长期受迫害,加之卫生条件极差,二零零二年冬天我身上长满疥疮,不断的往出淌脓血,无法穿棉衣棉裤,只得穿一条单裤、披一件大衣,光脚穿着拖鞋。即使这样,四大队教导员冯树林、大队长梁某还强迫我出工。宿舍和生产车间不在一个地方,每天出工、收工都要在外面集合,北方冬天,寒冷程度可想而知。

四、再次被绑架、抄家、打伤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晚六时左右,在沈阳市国保大队的指使下,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新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沈阳市皇姑区警察,强行闯入我在沈阳的出租房中,将我和当时正在我家作客的法轮功学员潘友发打伤。并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共抄走现金近万元,银行卡、存折多个,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两台,以及大法书箱等大量私人财产和物品,用卡车装了一车。

绑架过程中,沈阳市皇姑区怒江派出所警察王德刚(怒江派出所现已解体,归到塔湾派出所)将我扑倒在地,压在身上。一名警察用掌猛击我的头部、面部和眼部,打得我满脸是血。非法抓捕潘友发时,沈阳市国保支队警察陈福洋用刀将潘友发的手臂划伤,并用右拳猛击他的软肋,然后抓住潘友发的头发就往墙上狠狠地撞。警察欲制造案情立功,反诬陷潘友发持刀伤人,将刀抛掷楼下。

绑架我们下楼过程中,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拒绝上车。一名警察用掌猛击我的头部、面部和眼部,打得我右眼严重充血,满脸是血,鼻腔、口腔中也是血。然后,强行将我抬上车,并用胶带将我和潘友发的头部、胸部和腿部固定,戴上头套,开车送往新民。整个行程两个多小时,我们全身无法动一下,又戴着背铐,痛苦至极。

到新民后,警察又连夜对我和潘友发进行非法审讯,直到凌晨三点结束。在我强烈要求下,才给我松开背铐,戴背铐时间长达九小时,手铐已深深勒进肉里,双手肿胀,双手手腕两侧血肉模糊,伤口多日无法愈合。

第二天将我和潘友发送往新民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对我身上的伤进行了拍照、存档。在看守所我绝食抵制迫害,因担心我出现生命危险,才将我放回。现在我被迫流离失所,并且单位停发我的工资和一切待遇。

被告人江泽民亲自操控并实施的这场迫害给我及我的家人精神上、身体上、经济上都造成了无法形容的巨大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2/曾遭非法劳教、酷刑折磨-沈阳工程师控告元凶-351393.html

2013-03-19: 警察入室伤人抢劫 反诬无辜受害人

如今流行一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现在的土匪在公安”。这是中共统治下大陆警察的真实写照。警察可以在不穿制服、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堂而皇之的入室抢劫,并将房主和客人打伤,而后逍遥法外,不受任何处罚;而无辜的好人却屡遭迫害,甚至去别人家做客时被警察打伤、被非法关押、构陷,甚至面临非法开庭。

沈阳市现年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潘友发,曾是一名优秀军官,为人正直、善良。在部队当官时不贪不占,从不打骂、体罚士兵,对家庭困难的士兵还给予钱物等帮助。潘友发后来转业到沈阳市建委,由于常年带兵训练、积劳成疾,患有脑血栓、心脏病、肾炎等八种疾病,多方医治无果。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八种疾病竟不翼而飞!法轮功修炼让潘友发的身心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对人更加善良、平和、无私。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潘友发去朋友胡林家做客。晚六时左右,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强行闯入胡林家中,将胡林和潘友发打伤。一人用掌猛击胡林的头部、面部和眼部,打得其右眼严重充血,鼻腔、口腔中也是血。潘友发的腿部、肋部受伤,手臂被刀划伤,恶人反诬陷潘友发持刀伤人。恶人强行将二人戴上背铐,并推倒在地,口出污言秽语,往潘友发脸上浇凉水,并将内裤套到潘友发头上,进行人身侮辱。

这伙人身着便衣,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证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将胡林家中的现金及值钱、有用的物品洗劫一空,而且未列出物品清单,也未让当事人签字。据不完全统计,共抢走如下物品:现金近万元、银行卡、存折多个、台式电脑一套、笔记本电脑两部、诺基亚手机一部(价值千元)、便携式DVD一部、书籍多本。此外,还抢走飞利浦牌剃须刀两部、迷你音箱一部、手表一块、皮带一条、价值几百元的茶叶、新床垫一个、棉被一套。其它损失的物品待查。当时家中一片狼藉,衣服扔的满地都是,惨不忍睹。

非法抄家后,这伙人将二人带到楼下,胡林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拒绝上车。一恶人再次对其毒打,强行将其抬上车,并用胶带将二人的头部、胸部和腿部固定,戴上头套,开车送往新民。整个行程两个多小时,两人全身无法动一下,又戴着背铐,痛苦至极。整个过程,胡林和潘友发连续戴背铐时间长达9小时,手铐已深深勒进肉里,双手肿胀,双手手腕两侧血肉模糊,伤口多日无法愈合。

此伙人的行径如同土匪,明显犯了故意伤人罪、入室抢劫罪。而其真实身份却是警察。据悉,参与此次行凶的责任单位有: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新民市公安局西北街派出所、新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参与人有:沈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陈福洋、新民市国保大队大队长苏剑平、西北街派出所警察王兴宽、刘鹏等。

八月二十九日清晨六点多,警察将胡林和潘友发送往新民市看守所。当时潘友发的腿部、肋部被打伤,行走困难;胡林后脑一伤口流血,右眼严重充血,双手手腕两侧血肉模糊,左膝盖处严重擦伤,后背瘀青。看守所拒收,要求到当地医院进行体检,做CT,检查后才勉强收下。

在看守所期间,胡林向检察机关和公安局检举上述一伙人非法伤人、入室抢劫的罪行。而相关机关敷衍了事,不给答复,没有任何处理结果,至今相关责任人仍逍遥法外,没有受到任何处罚。而当地警察却编造罪名,反诬陷潘友发持刀伤人,请求批捕,当地检察机关因证据不足,将案卷退回。当地公安机关再次栽赃,称其妨碍公务。潘友发本是去朋友家做客,房间为胡林所租住,房间中所有物品均为胡林个人所有,与潘友发没有任何关系。而当地公安却诬陷房间及物品为二人共同所有,以从房间中收出的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为由,构陷潘友发,并编造其它罪名。后新民检察院将潘友发批捕,新民法院定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十八日非法开庭。潘友发的亲友聘请了北京的两位正义律师作无罪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9/警察入室伤人抢劫-反诬无辜受害人-271099.html

2012-09-03: 辽宁省沈阳市曹阳和陈秀被迫害近况

2012年8月月28日上午,辽宁省新民市法轮功学员曹阳在沈阳市雄狮美术学校被邪恶绑架。曹阳曾经被邪党关黑监狱9年,2010年才获释。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陈秀,现在已经被转到看守所继续迫害。

另外,九月一日报道辽宁省沈阳新民市法轮功学员曹阳在新民市看守所绝食抗议身体十分虚弱一事有误,应是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胡林在新民看守所绝食抗议,身体十分虚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3/二零一二年九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2315.html

2012-09-02: 辽宁新民法轮功学员曹阳绝食抵制迫害

沈阳国保大队指使新民公安局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潘友发、胡林、于立风、胡宝宽、曹阳、段长龙,他们被非法关押在新民市看守所。曹阳绝食抵制迫害已五天,目前身体十分虚弱。得知这个消息的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2293.html#129201715-2

2012-09-01: 沈阳市新民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辽宁省沈阳警察伙同新民多个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这起事件是沈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操纵指使的。现在被关押在新民市看守所的有潘友发(老潘)、胡林、段长合、于利凤(小于子)、曹阳、胡宝宽。被关押在沈阳市某看守所的其他女法轮功学员有:王静、李岩、小李子(戴眼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2239.html

2012-08-31: 辽宁省沈阳法轮功学员胡林可能已被绑架

沈阳法轮功学员胡林可能已被绑架,今天发现胡林住所一片狼藉,明显已被抄家,胡林本人已失去联系。

请知情法轮功学员尽快提供消息,同时请所有法轮功学员采取必要安全措施,正念加持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31/二零一二年八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62201.html

2006-12-29: 曝光沈阳市原张士劳动教养院恶警冯树林

冯树林,男,四十来岁,原张士教养院四大队所谓的“教导员”,从张士教养院参与迫害法轮功以来,冯树林可以说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的人员。因四大队是张士教养院的严管队,送到该队的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而且都是超期关押,此恶徒一直未被曝光。

大法弟子胡林、闫宏伟在四大队被强制劳动约有一年时间。零二年冬天胡林由于长期被迫害身上长满疥疮,不断的往出淌脓血,无法穿棉衣棉裤,只得穿一条单裤、披一件大衣。沈阳的冬天是非常冷的,冯树林强制胡林每天都到劳动车间装筷子(当时张士教养院与沈阳一批发“卫生筷”的业主长年合作,生产一次性“卫生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9/145720.html

2005-02-09: 中国大陆的劳教所为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不断的使用酷刑、暴力实施所谓的“转化”。这里介绍的迫害手段“十八蒙”,2001年起在沈阳张士劳动教养院一度盛行,许多被关押在里面的学员遭受过这种迫害。“十八蒙”包括:电蒙、困蒙、打蒙、饿蒙、冻蒙、热蒙、坐蒙、蹲蒙、码蒙、挤蒙、绑蒙、脏蒙、憋蒙、喊(背)蒙、揩蒙、窃蒙、写蒙、累蒙。
三、打蒙
2001年8月,在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2楼(铁西区政法委在此设的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用三个叠在一起的床板猛击胡林(32岁,皇姑区学员)背部,床板被打折。帮凶人员还曾狠命的拍打胡林的头部,还将他按倒,搓肋骨、搔腋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2/9/95167.html

2004-09-16: 2001年8月,由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带领邪恶的“帮教团”(由张士教养院、龙山教养院的帮教人员联合组成),到沈阳市铁西区精神病院3楼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当时在史凤友的授意下,近10名“帮教人员”围攻皇姑区学员胡林(男,32岁,航天601所研究员)。史凤友進来见胡林不妥协,便强令胡林蹲下,用三张叠在一起的床板猛击其背部,床板折断。

2003-09-20: 2000年11月13日,张士教养院五大队成立,恶警对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想尽办法迫害,为保其眼前利益而在魔性支配下大行恶事,更有犹大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弟子,拳脚、恶语相加。现将所知恶警及犹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進行揭露。

大法弟子胡林立掌发正念,十几个犹大一拥而上对其拳打脚踢,他绝食抵制迫害,恶警用野蛮灌食折磨得他上吐下泻。

2002年在张士小楼,“帮教团”恶警史凤友毒打大法弟子胡林,床板被打折。2002年10月,又因法轮功学员胡林拒绝按掌纹,被史凤友电击。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3/9/20/57680p.html

2003-04-30: 沈阳张士教养院劫持有一位大法弟子,胡林(音) ,男,30岁左右,一直坚修大法,有力地打击了邪恶。

沈阳张士教养院电话:
院长 程殿坤25363870 ; 管理科科长 李才25811657

沈阳 皇姑区联系资料(区号: 24)

2018-09-22: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遭骚扰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8年5月至9月,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至少有30名法轮功学员被皇姑区国保和区内各派出所警察绑架、骚扰。

沈阳市皇姑区国保大队:
电话:024-86404354、024-86402363
大队长傅德权13840325205
邸明柱 15541977006

2018-07-26: 沈阳市中级法院地址: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市府大路268号 邮编 110013
主审法官:贾敏飞 ( 刑二庭 ) 电话:024-22763564
刑二庭工作人员电话
巴红岩 22763519 13840046641
郭文 22763428 13940521616
韩宇川 22763807 13940035331
张立伟 22763686
程英楠 22763714
孙祥来 22763149 13898883860
刘大勇 22763664 15940569366
张勇 22763155 13082429436
孙晓康 22763648 15640566919
贺颖 22763151 15640566356
李晶岩 22763657
刘家夫 22763349
杨帆 22763852
范哲 22763530

2018-07-05: 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 付德权 15502419135 迫害孙正玉主要责任人,也是这些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
民警 邸明柱 15541977006
皇姑区检察院 电话:024-86403033
庞浩 024-86459925 非法起诉迫害孙正玉的公诉人
沈阳市皇姑区法院刑三庭:
庭长金军02426219567
法官宁妍02426219700(负责主审此案)
书记员张凤娟02426219627
张朝晖02426219661
韩东杰02426219661
周美辰02426219787
李莎莎02426219617
郑浩02426219630
张楠0242621978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7-05-03: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5402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