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1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 >> 谢秀兰, 女


紧急成度:
有关恶人: 大队长王晓峰 分队长薛凤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10-0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26: 两次劳教 屡遭酷刑 大连谢秀兰控告江泽民

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居民谢秀兰女士,现年五十岁。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谢秀兰因修炼法轮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屡遭迫害。遭非法抄家、非法劳教二次,曾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被注射不明药物,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四日,谢秀兰向中共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书,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要求追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刑事责任、并予以法律制裁。

以下是谢秀兰在控告书中自述的被迫害事实。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经邻居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不长时间,原有的附件炎、乳腺增生、头痛等病都好了,给单位节省了大量医药费。家庭幸福和睦,身体健康,是单位和邻居公认的好人。法轮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同时我找到了人生真谛。

两次绑架关押 两次非法劳教

1.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至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被关押在大连市看守所。

2.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一日至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被关押在普兰店看守所。

3.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

4.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三日至十月在大连市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同年十月大连市劳教所解体,被送马三家劳教所继续非法劳教,直至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期满。

受尽酷刑 被铐暖气管八天八夜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六日,我和同修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关押在大连看守所。以“扰乱社会秩序”判劳教二年。

在马三家教养院恶警逼迫我放弃信仰法轮功,两个包夹日夜跟着我,包括上厕所。由开始不让睡觉、不让洗漱、坐小凳,到后来体罚、坐飞机、蹲小号,我不服从,就被送小号铐在铁椅子上。

二零零二年三月上旬,一天我因炼功被恶警关在一楼仓库,两只手被铐在铁床上,不准站、不准坐,恶警王晓峰叫“四防”拽我头发往地砖上撞,我手腕被勒出血,至今还有手铐印,头前额碰破皮。我被铐在暖气管上站了八天八夜,不让睡觉,做不下,站不起来,那个滋味可想而知,两只脚心出现两个大水泡。

四月四日因为我不“转化”,恶警为了强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把我拖到一楼仓库里,四个人把我绑上,犹大黄殿芹四人站在窗台上把我吊起,脚离地半尺多,长达三个小时之久,尿都尿到了裤子里,这时学员找来了队长,才把我解下来。

五月十三日,因劳教所在播放诽谤大法的话时,我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薛凤叫“四防”捂我的嘴,用拳头照我的头、脸、鼻子打,我被打得鼻梁骨折,地上流了一滩血。

七月一日,我和石胜英不穿狱衣,喊“法轮大法好”,被关小号一个月,坐铁椅子、两手被铐,脚、腿肿变形,脚丫出黄水,至八月二日才放我出来。

“法轮大法好!”响彻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二日一大早,马三家来了好几辆大客车,下来好多警察。队长进来对我们说:准备准备,一会儿开会。我说,“我不去。”“不行,都得去!” 他们就往外拽我们几个人到操场, 看见大牌子上写着“批捕公审大会”。一会儿,看见法轮功学员宋彩虹、李黎明、李冬青戴着手铐走上台去。宋彩虹在台上喊:“法轮大法好!”台下的法轮功学员也开始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在马三家上空此起彼伏,恶警吓坏了,对站出来喊大法好的法轮功学员连踢带打拽到屋里,戴上手铐,我们都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最多的被加期六个月,我被加期五个月,两个男警察把我的手反背扭后面,手揪着头发送到一楼铁门里。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晚,大队长王晓峰叫我下一楼,叫已“转化”人员把我的脚用绳子绑上,手捆上打坐。还把法轮功学员吊起,吊铐、背铐使用各种手段迫害。

三月,因为不做太极拳、不“转化”,把我带到一楼铁门里有一个外廊,把我吊起。双脚离地,把两个胳膊分别吊在铁栏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王淑征就打我的脸。不论她怎么打,我就是喊:“法轮大法好!”最后恶警一看才不打了,不管了。至今我的左手有时还麻木。

由于不转化,我被加期近一年,于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五日释放。

关小号扎手指 房顶吊挂至昏迷

二零零四年三月三十日,我到新金县大谭乡亲戚家串门,再次被绑架送到大连市普兰店大狱看守所,在看守所时,肚子痛的不能吃饭 ,四月二十九日闫大夫和恶警带我到医院,在医院检查时左腹内有一个5.4×4.0大小的肿块,有医院开的诊断,但恶警说是有炎症,隐瞒事实。五月十三日送我到大连教养院,必须体检,走时我要证明,恶警不给我诊断证明。当时送我的是普兰店政法科管法轮功的姓曹和姓曲的两人,他们开车送我到大连市中心医院检查(春柳),检查完还得等出来结果。当时正好中午休息,他们就说有事,骂骂咧咧,不等拿化验结果就拉我走,这样他们把我送去大连教养院。这次没有给我任何证据。

大连教养院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手段残酷,恶劣。(死人床、大挂、用鞋刷、拖布把往法轮功学员阴道里捅,捅出血才算)女犯拳打、脚踏都是轻的,不论白天晚上站着不让睡觉。

大连教养院,白天强制劳动,晚上,万恶警指使恶人,整夜不让睡觉,还被罚站,殴打。我说找队长有事,苑恶警就叫普犯把我拖到仓库里,四人把我踹倒,踹心脏,我昏倒长时间没醒来,他们用针扎手指等等手段迫害,十月二十八日大连教养院解体,又把我们送到马三家教养院继续迫害。

我们一切不配合邪恶,反迫害,要求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把我们监禁在一大队二楼,我们只要喊法轮大法好、炼功,恶警就把我们拖出去关小号、打骂、不让下楼、不让洗澡,我们反迫害,讲真相,绝食。

二零零五年三月,这时我已被迫害得腹部时时疼痛,在被关押期间,我因喊“法轮大法好”,两次被送小号。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修炼法轮大法是做好人,这是我的信仰,我没有犯法。我不服从恶警安排,拒绝劳动,恶警就打我,用皮鞋踢我,我的前胸被打得不敢喘气,又被关小号一个多月。他们经常给我们体检身体,抽血化验,经常扬言说不转化就给送走。

一天晚上九点多钟,恶警和四防(转化学员)采取更恶毒的手段,把我的腿盘上,用绳子捆绑上,把胳膊反绑上,并用胶带封上嘴,四个人抬起吊在房顶暖气管上。几小时后,恶警看到我脸变色,医生跑来后把我拖到厕所,我口吐白沫、抽搐,血压仅50。送到医院后,查出腹部左侧卵巢长的包有6.1×5.0厘米大,满肚子是血,说住院手术,我不同意。我说这是迫害造成的,我没被抓之前什么病也没有,从开始修炼法轮功一粒药也没吃,身体没有病,刚来时一百零二斤,现在就剩八十多斤了,是这几年被迫害造成的。一恶警队长说他们可没抓我,我说:“你们可以放人。知道我们是好人,为什么关押、迫害呢?”警察不说话了。

警察看到我生命出现危险了,教养院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九日将我释放。

控告人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对被告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尽快将其绳之以法,为国除害,为民伸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6/两次劳教-屡遭酷刑-大连谢秀兰控告江泽民-316465.html

2007-01-13: 曝光马三家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凶王晓峰(图)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二日晚,大队长王晓峰叫谢秀兰下一楼,叫已“转化”人员把一学员的脚用绳子绑上,手捆上打坐。还把大法学员吊起,吊铐、背铐使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46766.html

2005-11-23:  被非法劳教四年多 谢秀兰自述遭迫害经历
辽宁大法学员谢秀兰因修炼法轮大法,五年来两次被恶警抓去非法劳教,共四年四个月,她先后被关入马三家劳教所、大连劳教所,遭受过吊铐、关小号、坐铁椅子、8天8夜的长时间罚站、两腿被强行捆绑双盘、被强制写三书等肉体及精神迫害,原102斤体重她被折磨到仅80多斤。谢秀兰直至被迫害致出现卵巢瘤后,劳教所才于2005年7月19日被迫将她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3/115089.html

2005-07-10:2005年4月25日,大连大法弟子谢秀兰被恶警李明玉带领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殴打,恶警将谢秀兰的头往地上压,打她的脸,揪头发。谢秀兰揭露李明玉打人的违法事实,几分钟后,谢嘉权等几名男警将谢秀兰拽到办公室,李明玉说:“还敢指名道姓的。”随即把谢秀兰关入小号折磨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0/105837.html

2005-06-30: 我是2000年6月某日晚7点钟左右被绑架的。第二天被送大连看守所,42天之后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二年。后被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后来大连教养院解体把我送到了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進行迫害。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以“真、善、忍”为标准来要求自己,我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但我却被马三家教养院和大连教养院残酷迫害,被关小号、殴打、吊铐、铐坐老虎凳、鼻梁被打断等等。

自从到了马三家之后,从早晨5点钟起床到晚上11点30分或12点才让睡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我不“转化”。2000年3月,我认为修炼“真、善、忍”是没有罪的,我不接受强加给我的迫害,我不做操,不参加活动。恶警把我们修炼法轮功的几个人关到一楼铁门里,管教放广播,全是诽谤师父、大法的语言,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用手铐铐我一只手,把另一只手绑上吊起,坐在地上,让已“转化”的人用布条用劲勒我的嘴,把嘴都勒出了血。

我看到在墙上贴大字报,都是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语言,晚上,我就说:“法轮大法好!”她们就把我送到小号,到四楼小号用手铐一只手,另一只手铐在老虎凳上,因为我坐的就是老虎凳。一日三餐窝窝头,盐水。早上7:30分和晚上8点让上两次厕所,而且每次只有5分钟的时间。

有一天早上6点钟,我说“法轮大法好!”,“四防”人员用手捂住我的嘴,把我送到队长值班室,恶警队长张春光、齐福英都在。张春光就用手打我的脸,齐福英出去了。张春光骑在我的身上打我,往我脸上吐唾沫子。

早上8点恶警上班,把我送到一楼的空室里,把我铐在铁床上,“四防”于晓勤叫我蹲着,我不蹲,她就拽着我的头发往水泥地上撞,头磕的青一块紫一块,手铐把手铐得都出了血。早晚就这样铐在暖气管上站了八天八夜,脚开始肿,脚底也出了水泡。

2002年5月13日上午,因说“法轮大法好”,我又被拖出去,队长出去了,让于晓勤打我,把我堵在墙角用拳头打我的脸和头,后来听到鼻梁喀一声,鼻子出血,上衣全是血,地上一摊血,才让我洗一洗衣服回室。我5天不能下楼吃饭,回头头晕,脸全乌青,鼻梁也肿了,其实是鼻梁骨折,当时不知道,一个月后还痛。

2002年7月1日,因说“法轮大法好!”,被拖送小号一个月,全天不让喝水,渴着。腿脚全都浮肿,就这样铐在老虎凳上。腿脚浮肿全变形,穿不上鞋,只能穿拖鞋,走路一瘸一拐的,得让别人搀扶。不让洗头、洗澡,身上都有味了。

一次因不做操,队长就让“四防”队员把我拖到水房、厕所,因为地上有水,扔在地上,不准起来,叫人看着,一躺就是一天,直到今天我的腰都有后遗症。

这里的执法人员就是这样执法犯法的,指使“四防”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不只是对我,对其他大法弟子也一样,手段残忍,对不“转化”的学员,不是加期就是送小号。

2002年8月22日开所谓的“秩序大会”,其实就是迫害法轮功弟子。在操场上,男女管教一大群,开始对大法弟子施行镇压手段,把李黎明、孙彩虹、李东清送“大北监狱”,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我们最多的倍加期六个月,我被加期5个月,两个男警察把我的手反背扭后面,手揪着头发送到一楼铁门里。

一楼空室里边装的全都是大法弟子,我那个室有九个大法弟子他们都很坚定,恶警就用胶带把我们的嘴给封上,不让说话,心脏不好也不放过。

2002年11月5日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喊:“法轮大法好!”立掌发正念。恶警把我们三个人送到了小号。小号冬天温度零下21度以下,腿脚都冻肿了,脚上的鞋也脱不下来,满脚都是血泡,不能走路。回室里学员看到我被迫害得这样,都哭了。

11月27日因不背诵“30条”,恶警把我送到“三角室”,用绳子绑我手,背在后面,不让睡觉,站着,我不听他们的,把绳子弄开了。早晨5点钟他们发现了,找来4人打我,揪头发。捂嘴,我不让,他们就叫队长。这时来了4个队长,其中副队长王淑贞叫学员全都出去。她就开始打我,张春光揪我头发,打我的脸,脚穿着鞋,踢我的肚子,打得我满地滚。最后不知谁说了一声别打了,这才停手,打得我头晕眼花,胸被踹的不敢喘气。这样,恶警把我送回小号10天。她们非常凶,根本不管你的死活,只要不“转化”就打。就这样还不放过我。

在2003年1月22日晚,大队长王晓峰叫我下一楼,叫已“转化”人员把我的脚用绳子绑上,手捆上打坐。还把大法弟子吊起,吊铐、背铐使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3月,因为不做太极拳、不“转化”把我带到一楼铁门里有一个外廊,把我吊起。双脚离地,把两个胳膊分别吊在铁栏上,我就喊:“法轮大法好!”王淑贞就打我的脸。不论她怎么打,我就是喊:“法轮大法好!”最后邪恶一看才不打了。至今左手有时还麻木。

4月4日因为我不“转化”,把我拖到一楼仓库里,4个人把我绑上,黄殿芹站在窗台上把我吊起,脚离地半尺多,长达三个小时之久,尿都尿到了裤子里,这时学员找来了队长,把我解下来。

我就坚定跟师父走这一念,当时心脏、血压都出了问题。大队长、大夫都跑来了,就这样他们就不打我,给我加期進行迫害。我没到马三家时身体没有病,而现在心脏病,头晕,腹痛。2002年12月6日到期,可马三家教养院直到2003年11月17日才让我回家。

2004年3月30日在亲戚家串门,再次被绑架送到大连教养院,非法教养二年。4月29日在医院检查时左腹内有一个5.4×4.0大小的肿块,在看守所时痛的不能吃饭,就这样他们仍强硬的把我送回大连教养院。大连教养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手段残酷,恶劣。(死人床、大挂、用鞋刷、拖布把往大法弟子阴道里捅,捅出血才算)女犯拳打、脚踏都是轻的,不论白天晚上站着不让睡觉。后来大连教养院解体把我送到了辽宁马三家教养院進行迫害。

作为生在中国古老文明古国,是非常荣幸的,谁不爱自己的祖国,谁不爱自己的这片国土呢?谁不希望自己的国家强盛,兴旺,民安呢?可就是在这片热土上对修炼“真、善、忍”的人進行镇压和迫害。我真希望大家清醒认清正与邪、好与坏、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为了自己美好的未来,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

2005年1月28日于马三家教养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30/105166.html

2004-09-20: 2001年12月末,因法轮功学员谢秀兰和石胜英(64岁,沈阳市铁西区法轮功学员)拒看诽谤大法录像,谢秀兰被恶警带走折磨数日没有消息。在一楼食堂石胜英质问她们把谢秀兰弄哪去了,10多个恶人不容分说捂嘴蒙眼、连拖带拽,把石胜英弄到二楼队长办公室。分队长黄海燕(女,37岁,身高1.7米左右)打了石胜英10多个耳光,石胜英的脸被她指甲划破,眼里也充了血。
2002年8月22日,李冬青、宋彩虹、李黎明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审判,恶警心虚,怕坚定修炼的学员在场说真话,在一大队,大队长王晓峰(女,38岁,长方脸)和分队长薛凤的指使下,10多个恶人把谢秀兰和石胜英等几名学员的嘴用破抹布堵住,还缠上胶带,石胜英不配合,她们就揪着石胜英的头发大头朝下从二楼往楼下大院一路拖下去,到了楼下又把石胜英的双手使劲背过去,用手铐铐在一个大木椅的椅背上,椅背紧抵着后腰,站不直。

2004-07-11: 宋桂香、谢秀兰、孙進军及另一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一楼的一个房间,以上四人皆遭到酷刑迫害。宋桂香是坐着的,手被铐在暖气管上,不能动;另一法轮功学员是双手背铐暖气管上,24小时站着;谢秀兰、孙進军因拒绝非法奴工也被关進来了,这四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铐在暖气管上。她们喊:法轮大法好!由于四人心齐喊声不间断,震撼了邪恶,最后两个值班恶警带领犹大将她们的嘴用毛巾堵上,头用棉被蒙上。半个小时后,马三家教养院院长、所长带领12名男警强行将她们关進小号。在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强烈要求下,马三家教养院恶警将四个人房间里所有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撤下。

2003-12-09: 大法弟子谢秀兰,因坚持修炼大法,两次加期九个月,后被送進小号,2003年冬天她从小号出来时,脚冻得红肿。疼痛难忍。

大连 沙河口区(长兴电子城,黑石礁洗脑班,环保宾馆内)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5-16: 大连沙河口区刘警察 18341109773 警号218370
社区干部勇女士 18841179903

中山公园派出所电话:0411-83658237
中山公园街道永联社区电话:0411-84651840

2020-03-21: 大连沙河口分局兴工派出所:0411--84641628

2020-01-09: 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789号
邮编:116033
电话:0411-86840586
刑庭二庭庭长:郑文龙 0411-82793556
法官:阎承寰 0411-82793656
书记员:万超 0411-82793653
陪审员:扈云生、宋军向
办公室:0411-82793527、0411-83793579
刑事庭:王洋、吴红岩、常忠文、郑文龙、孙锡河、于萍、李边疆、徐孝鹏、周廷、于秀、于学伟、于燕、刘晓薇、阎承寰

大连市沙河口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沙河口区西南路331号
邮编:116021
检察长:路林勋0411-89891133
副检察长:余明勇0411-84388777
检察官:常亮0411-83891112、郭丽华0411-84587999、林乐大13940916916、苏斌0411-84388222
公诉人:汪辉0411-83891055

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检察院: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黄海西路168号
邮编:116600
电话:0411-87505822
批捕科:高翔。
申控科:于杰、吴海0411-87505822
责任检察官:都兴辉0411-87505288、15998689869

大连市开发区公安分局哈尔滨路派出所
电话:0411-39969610、0411-39969613、0411-39969621、0411-88969615
参与抄家的5个警察
副所长:何涛0411-39969630,警号209573
刘万超0411-39969606,警号W0804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1)

谢秀兰:0411—84607307女儿冯丹:0411—84676930,晚上家中有人。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