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张春英, 女, 59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12-1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24: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张春英被骚扰、绑架勒索的经历

我今年五十九岁,是一九九五年春喜得大法的,当我第一次听完师父济南讲法录音后,就感觉这才是我要找的。直到九月份才真正得到《转法轮》宝书。当时我身体患好几种病,胆囊炎、肩周炎、神经官能症、肾炎尿血,腰椎摔伤裂缝经常脱臼,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总是看医生吃药,后来学了好几种气功、又信了基督教、皈依佛教,都没有治好我的病。就从看了大法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的第四天,就开始净化身体,连拉带吐,全身疼痛,头晕脑胀躺了一整天,又折腾半夜,好点我就打坐,天快亮时睡了一会,等醒来时全身轻松,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整个过程家人不知道。从那时起到现在十七年没吃过药,那真是世界观都转变了,身心舒畅,精神饱满,全家受益。

好景才四年多,中共邪党集团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与修炼者,黑云压顶让好人受蒙冤,下面是我遭受迫害的经历。

九九年八月二十几号我送孩子上大学,还没走出佳木斯,单位派人到我家,问我丈夫我去哪了,干什么去了,我丈夫说:我自己家花钱,愿意去哪就去哪呗,你们也管不着啊。后来单位派人到外地孩子学校找到我,说单位有事让我快回来,就怕我去北京。单位已经派人去北京办事处往回截人了,我知道情况后就没去。

二零零零年春有一天,佳南派出所所长张学明和两名警察来到我家敲门,他们拿出一张纸上面写的一首诗让我抄一遍,到里边两个屋,这看看、那动动,最后才问我,你就说你还炼不炼吧?我很严肃的反问他们必须让我回答吗?他们说:必须回答。我说:那我就回答你们,所长你们坐下,我就从祛病健身和做好人讲起,讲善恶有报的道理。结果他们说:好好你就在家炼吧,就这样走了。

单位领导还专负责监督我,还让楼下邻居监督我,每月要给她钱。邻居(年轻下岗工人)说:“楼上阿姨为人总是那么好,我可不干那事。”就告诉我了。领导一到敏感日就打电话干扰,我丈夫接电话说:不学干什么?挣那点钱有病都看不起。最后一次我说:你就说我这个人怎么样吧,他说:挺好,全院人都知道你好,我说:既然我是好人你以后就不要再打电话了,本来我没想去北京,可你总打电话骚扰我,干扰我的生活,我还真想去北京了。他当时就说:好、好,我以后再也不打了。从那以后就没再打。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和几名同修去佳木斯龙江律师事务所,为法轮功学员崔胜云被非法判刑一事,向律师咨询,并给律师讲述大法的真相。当时律师们很热情,不曾想被他们其中的一个跟踪举报,在永红区和平路口被两辆警车突然拦住。由车里下来五六个警察把我与另三名同修强行推进车里,我大声跟警察讲真相,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我把车把手都踹坏了,然后冲下车,摔倒在地上,同时大声的对围观的群众讲着真相。我身上穿的羽绒服被警察扯到头上捂住了我的嘴,使我喘不上来气。几个警察硬把我又塞进车里,劫持到长胜派出所。喊的我口干舌燥在派出所我就要水喝,喝了好多的水就继续给警察讲真相,这时我向内找调整心态,他们说我这么能讲、肯定是头;又分开单独审、作笔录让签字、按手印,我就是不按、不签。

到下午五点多,佳木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陈万友带人强行给我们录了像,并留话不许检查身体,等他回来再处理(他当晚去哈尔滨开会),因为我们都是五六十岁了,警察放了我们。晚六点多被非法送进看守所。在三十日下午三点多,长胜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在我家里无人的情况下入室非法搜查,没有翻到任何他们要的东西,走时妄图让邻居给证明被邻居拒绝。

在看守所期间吃的窝头,每天都逼迫缠牙签。我就和号长说;我们不是犯人和你们不一样,不应该有任务,我们呆着帮帮你们是可以,看守所也是利用你们。看守所处处勒索我们的钱,同修去给我存的订饭钱,订饭人说;必须订一套被褥(一套200元)才能给订饭。亲属也给我存了六百元钱,我一分没有花,只是收到一套被褥,但并不是亲属给订的。我出来时,他们又跟家人要了十九天的饭钱三百多元,以前存的钱说是被干警提走了。邪恶之徒非法要劳教我一年,我的亲属托人花了一万五千元,在外界营救下得以恢复自由,到长胜派出所把手机、钱和其它东西都要回来了。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星期六,我去取钱,顺便借双休日去佳南区一同修家学法,进屋不到半小时,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片警葛延军和刘金山引路,带着协警以“楼下跑水了要进门看看”为幌子,将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宋静娟的家门骗开,进屋就挨个翻兜、把当时学法的电子书收走好几个,还有手机。我兜里有身份证、一个两万元到期的存折。恶警还把两道门都把住,随后又打电话叫来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和前进公安分局的警察。我与闯静、文英、刘桂芹、王金霞、宋静娟、王玉新、张庆余、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阴森的南岗派出所。

九月十九日那天佳木斯格外的阴冷,身上衣服单薄。不法警察首先对法轮功学员录像,然后分室所谓的提审,从上午十点来钟一直到下午五点多钟,一天没吃饭。在这段时间,我们不停的给他们讲真相,不法警察通过邪警把附近的老年同修的家属找来,就在经济上勒索,利用她们子女的亲情和孝心,很容易就达到了目的,才把几位老年同修放回了家。然后把我与闯静、文英、刘桂芹、王金霞、宋静娟、王玉新、大雨等十位拉到肿瘤医院体检,准备进一步迫害。轮流检查,比较年轻的先检查,同修们没有配合。折腾了一个来小时,后来就没有再检查。就叫名字坐不同的车拉走送往看守所,到了看守所我才知道,在派出所时,警察就说我是负责人。所以当天晚上只把我和闯静、还有两位外地同修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第二天晚上把文英、刘桂芹、王金霞、宋静娟、王玉新等也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第三天派出所葛延军、刘金山等人又来分头提审。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恶警把闯静、宋静娟、王玉新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了劳教所。

我与文英、张庆余、刘桂芹、王金霞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两个月,在外界营救下得以恢复自由,家人被恶警勒索了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的钱财。我的朋友看我这么好的人被绑架,急的直哭,就托人帮办的花了两万元,恶警和办事人、家人都说我是负责人。为了多勒索钱,在这期间佳木斯劳教委,李庆波经常到看守所和高管教说“法轮”表现怎么样,不好随时送劳教,放出口风找他随时往外办,放王金霞时李庆波对我说,她家找我了我就放她,你家找当官的那就让当官的来放你吧。我回来后才知道朋友找的是政法委的人,他们之间在争这笔钱,互相推托互相卡,中间几次通知朋友去接我,都没接成。李庆波和管教说陈万友和他们争着放人,在看守所放人就陈万友捞钱,批劳教就劳教委李庆波捞钱。

制造这起绑架事件的并非南岗派出所几个基层警察所为,而是由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南岗派出所联合组成的犯罪团伙,市公安局和前进分局的副局长也亲自上阵参与其中。中共邪党人员为所谓“十一”稳定,从八月开始大街小巷就布下了警力。

两次迫害勒索我家人三万五千元,加上两次伙食费一千二百元,再加上两次朋友的人情费用,共花去近四万多元,给我家庭造成很大的伤害,我们都是工薪家庭供孩子上学,当时我还有俩位八十多岁的公婆,一个脑血栓长年躺在床上,一个癌症需要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4/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5月24日发表)-257988.html

2009-10-31: 闯静五人被关佳木斯劳教所 家人遭刁难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下午,在佳木斯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久的闯静、宋靖娟、王玉新等五名大法弟子被不法警察送入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而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金霞和张庆余现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闯静、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玉新、王金霞、张庆余等十五位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宋靖娟家一同学学法,却遭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和前进公安分局的不法警察绑架。其间闯静和孙玉富曾遭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等人毒打。其中五位大法弟子因年迈和重病,恶警害怕承担人命关天的责任,在对他们的家人勒索钱财中饱私囊后,才让他们回家,每人被勒索一千至两千元不等。

连日来,闯静和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属分别到佳木斯南岗派出所、市公安局和前进区政府等处申明情况,要求释放无辜被绑架的亲人,得到了一些人的同情,也遭到了一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及政府官员的威胁和刁难。当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听到闯静的女儿马晓亮提出妈妈闯静被其毒打的质问时,开始是百般抵赖:“谁看见我打了?有证人吗?他能出来作证吗?”马晓亮就问他:“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你怎么不敢承认呢?”他又狂妄的叫嚣道:“我就打你妈妈了,你能怎么样吧?”马晓亮说:“那我就告你。”他听后气急败坏地说:“你愿意上哪儿告就上哪儿告去,佳木斯所有的律师事务所你随便(去找)。”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九日,闯静年过八旬、双目失明的婆母在家人的搀扶下,步履蹒跚的来到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所长郑成岩的办公室,郑成岩见状急忙支她们去找教导员李文胜,并说:“这个案子是由李文胜牵头负责抓捕的,你们找他去吧。”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李文胜来,她们就又去找郑成岩,只见他赶紧收拾包就要往外走。闯静的家人拦住了他,告诉他副所长刘金山在绑架闯静的过程中对她施以毒打等暴虐行为,而且刘金山在家属的追问下还很嚣张地承认了自己的这一恶行时,郑成岩很愕然,继而撇下闯静的家人仓皇离去。

等了一会儿,见教导员李文胜终于来了,闯静的婆母和家人就赶了过去。李文胜得知她们的来意后,急忙把责任全部推掉,声称自己“没有放人的权力,只有抓人的权力”。当家人再次就闯静被刘金山毒打一事提出质询时,他当即哑口无言。在交谈中,李文胜表露出由于近日每天都能接到海外法轮功学员的讲真相电话,把他吓得不得不不断地换手机、换卡。

一会儿,一警察进来态度凶蛮的撵闯静的家人走,还阴阳怪气地说:“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为什么要让这么大岁数的老人来?”老人听后伤心地说:“要不是你们抓走了我儿媳,我上这儿来干什么?”老人一想到一家人由于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遭受的凄惨境遇——儿媳已是第五次遭绑架、儿子也已被迫害致残、孙女在成长过程中不得不早早就面对和承受非人的苦难,现已弱不禁风……而老人现在还要被这些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原应保护人民的警察所欺凌,悲愤交加的老人一下子背过气去了,这个恶警见状吓得一溜烟跑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日早晨,闯静的婆母和家人来到南岗派出所要人时,派出所限制她们在值班室里等,李文胜还指派一个女协警在走廊里挡住去路,不让她们进办公室的门。在老人和家人与其交涉要见责任人的努力过程中,李文胜百般推脱搪塞,还上来几个女协警在往外推搡她们的过程中,老妈妈又背过气去。

由于气温骤降,值班室里显得格外阴冷。家人发现值班室里原来备有的电热器、暖水瓶和水杯等都已被故意撤走。中午,李文胜“主动”来到值班室劝老人别再来了,还伪善地劝说要来就让年轻人来。当老人告诉他只要把儿媳给放了,她就不再来了时,李文胜赶紧推说自己说了不算。其间,一个小警察一直在旁边帮腔,后来他又以自己头疼为由来撵家人走。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一日,由副所长刘金山在南岗派出所值班。一见到闯静的家人来了,刘金山就表现得烦躁不安。他一会儿唆使人将暖水瓶给藏了起来;一会儿又不怀好意地将窗户打开,接着又将屋门大开。北方的深秋此时已是寒意袭人,门窗大开后的过堂风更是令人感到寒风刺骨。尽管这样,刘金山似乎觉得还不够,看到老人坐在值班室的床上,就没好气的进来一把将床单给扯了下来,还不解气似的在她们面前使劲抖搂上面的污尘。在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刘金山充当了主要打手;而此时面对年过八旬、双目失明的老妈妈,刘金山又做出此举,其为人可见一斑。其间,另外一个派出所的警察来找刘金山办事时,还建议刘金山:“你们派出所应该到外面多找案子(敲诈勒索),好整点钱搞福利。”中共邪党管制和培养出来的警察,他们每天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实在是骇人听闻。

中午,一个大眼睛的胖警察到值班室来又装腔作势地吵嚷了一通,把老妈妈又给气得背过气去,他才吓得掉头逃走了。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李文胜出主意让家属到居委会给出具证明:闯静的家境确实有困难,丈夫残疾、婆母双目失明,家人都需要她照顾等等。家人信以为真,可来到居委会说明情况后,他们却不敢给出手续,说是害怕承担责任。中午,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局长来到了南岗派出所,闯静的婆母赶紧向其申诉自己家人的被迫害情况。他听后想出的“解决”办法与李文胜给出的主意同出一辙,就是去找居委会给开证明。其实他们全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一种骗人的手段而已。李文胜一看闯静的婆母和家人在自己的上司面前陈情说理,就要将她们撵出自己的办公室,这时绝望的老人一下子就背过气去了,而且比每次都严重,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才缓过气来时,当时已是大汗淋漓,连头发都湿透了。在床上躺了两个多小时之后,老人仍然感到浑身无力。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家人一来到派出所就感到气氛异常。据说南岗派出所协警在凌晨四点就接到上面的通知,让他们到辖区内撕、揭曝光南岗派出所恶人恶行的真相传单,还说前进公安分局对真相传单贴的随处可见感到大为光火,市公安局也要下来检查。当刘金山看到收回的传单上有曝光他的恶行内容时,就象发疯了一般拿着照相机就冲到了外面,对着站在路边因牵挂闯静家人安危而赶来的亲朋好友一顿拍照。回来后,还不解气似的要给闯静的婆母和家人拍照,被她们断然拒绝。

当天下午,刘金山一反常态,显得异常兴奋。家人到了晚上才辗转得知,原来闯静、宋靖娟、王玉新与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已于前一天被秘密送到佳木斯劳教所继续迫害。刘金山的反常举动可能是在得知此内部消息后的一种幸灾乐祸的变态心理表现。

此外,在这个期间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还曾欺骗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你们回去吧,过几天人就放了”、“你们可以到社区去开个证明,证明你们家困难,我们就放人”等等,可背地里他们互相串通一气,合伙行骗。当闯静的姐姐去前进区政法委,说明闯静的丈夫马学俊已经被迫害致残,需要人照顾,闯静她们无非就是在一起学习学习,谈谈如何做个好人,也不犯什么法,要求他们赶紧释放闯静时,前进区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主任)李威说:“她们搞串联,要推翻共产党,可我们(这些人)还要靠共产党给我们开工资呢。”闯静的姐姐说:“一帮老太太手无寸铁,她们用什么去推翻,要是一帮老太太都能把共产党推翻了,那共产党怎么这么不抗推呀!”李威说:“‘文化大革命’时,一张传单就可以判几年。”(言外之意就是共产党现在已经很“宽容”了)。”闯静的姐姐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年纪小不知道那么多。可我知道‘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凡是保护过被打压的老干部的人,后来在他们平反后都跟着借光了。”李威又说:“闯静的丈夫马学俊是佳木斯法轮功的头儿,要放闯静得看马学俊的态度。”闯静的姐姐说:“这我知道,他确实曾是佳木斯法轮功(辅导站)的站长,可那算什么头儿。要说头儿,马学俊当初是处级干部,身患重病,他炼了法轮功身体好了,一个月开几千元钱,被迫害到那种程度他还能坚持住,就是因为如果不炼法轮功,他的命早就没了。他现在(已经被迫害的)什么都没有了,你说你还要他什么态度呢?”李威听后无奈地说:“那我们也说了不算。”

现在,闯静和王玉新已在佳木斯劳教所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病业症状,可劳教所却要求他们的家人给出体检费。

事件回放——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闯静、文英、刘桂芹、张春英、王玉新、王金霞、张庆余等十五位大法弟子,借双休日的休息时间来到大法弟子宋靖娟家,本想一同学学法,交流一下修炼心得体会。不想大家刚坐稳就听到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来人说因为楼上跑水了要进来看看,毫无防备的主人就把门给打开了。哪想到六、七个着装和便衣警察一拥而入,进屋后就死死地堵住房门和阳台出口不许出进,并无所顾忌地高声呵斥,不许人动。

然后搜身,每人的背包都搜查一遍,学法用的电子书、几本经文和一些资料都被抄走,宋靖娟家当时就被抄了,电脑和一些个人物品都被抄走了,之后不由分说往楼下警车上拽人。大法弟子闯静抵制邪恶无理的迫害,被几个恶警抬下楼去。为了让世人能明真相,为了维护自己的信仰和权利,闯静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在闯静的喊声和一片嘈杂声以及围观民众的议论声中,恶警们将大法弟子们塞进警车慌忙离去。由于闯静拒不配合,南岗派出所副所长刘金山对大法弟子闯静大打出手,在将她往车上拖拽的过程中,猛力毒打闯静的腹部。在将闯静拖上车后,将她扔在车厢里,刘金山还将一只脚踩在闯静的身上。

九月十九日,佳木斯地区格外阴冷,十五位大法弟子被押进阴森的南岗派出所,身上衣服单薄。闯静一直抵制这种迫害,被恶警扔在南岗派出所冰冷的水泥地上。后又把闯静先后锁在铁椅子上和吊铐起来,对她拳打脚踢,闯静被迫害的出现了大流血的症状。

刘金山在绑架大法弟子王玉新的过程中,将阻拦其恶行的王玉新的丈夫孙玉富一拳打倒在地,把眼镜都打飞了,然后又用膝盖猛力抵住孙玉富的小腹,导致孙玉富心脏病发作,昏厥窒息。当孙玉富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警察正在掐他的人中。他们的女儿含着眼泪到南岗派出所苦苦的企盼她的爸爸妈妈能快些回家,而参与其中迫害的市公安局和前进分局的副局长看孙玉富的身体实在是难以维持了,才同意将他放回。

当日中午佳木斯市前进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出动了多台车辆,几十名警察、协警和便衣将闯静家的半个楼围的严严实实。马学俊的家在六楼,顺和派出所的警察在五楼半轮班守候蹲坑。被公安局、看守所迫害致残的马学俊不仅失去了妻子的照顾,还被切断了外面对他的一切关照,一连数日马学俊的女儿和亲友都无法进入家中。

在南岗派出所,不法警察首先给大法弟子录像,然后分室所谓的提审,之后到肿瘤医院体检准备进一步迫害。有五位大法弟子因年迈和重病,恶警害怕若对这些老人和病人继续施以关押迫害,将要承担人命关天的责任,就在经济上施行勒索,被放回家的几位年岁大的和被他们迫害的出现生命危险的大法弟子每人都被勒卡一千到两千元钱,才肯放人。

在闯静、宋靖娟、王玉新等十名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之后的十月二十二日下午,闯静、宋靖娟和王玉新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到佳木斯市劳教所迫害,而张庆余、文英、张春英、王金霞、刘桂芹等五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恶警正设法向被关押在看守所的这几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

制造这起绑架事件的并非南岗派出所几个基层警察所为,而是由市公安局、前进公安分局和南岗派出所合伙实施犯罪,市公安局和前进分局的副局长都曾亲自上阵参与迫害。邪党为保“十一”稳定,从今年八月开始,在佳木斯的大街小巷就布下了警力,有的警察还雇用了下线监视法轮功学员的行踪。八月下旬,有一大法弟子在四天内曾连续两次遭劫持。九月二日,大法弟子王晓云和杨桂莹在雪松小学门前同时被绑架并抄家。目前,她们的家属在被不法警察勒卡去两三万元的巨款后,王晓云和杨桂莹仍被非法送入佳木斯劳教所迫害。不法警察还编造出“就因为家里给花钱了,才没有重判她们”等等鬼话,来欺骗盼人心切的家人。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468.html

2009-10-17: 十位好人又遭佳木斯市片警绑架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由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片警革延军引路,带着协警以“楼上跑水了要进门看看”为幌子,将辖区内法轮功学员宋立娟的家门骗开,随后又打电话叫来佳木斯市南岗派出所和前进公安分局的警察,将闯静、文英、刘桂芹、王金霞、宋立娟、王玉新、张庆余、张春英等十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到佳木斯市看守所,至今已近一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7/210524.html

2008-03-05: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张春英揭露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黑龙江省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张春英等去佳木斯龙江律师事务所,为法轮功学员崔胜云被非法判刑一事,向律师咨询并给律师讲述大法的真相。当时律师们很热情,张春英等走时还说谢谢。不曾想被他们其中的一个跟踪举报。在永红区和平路口被两辆警车拦住。由车里下来五六个警察把张春英等强行推进车里,张春英大声跟警察讲真相,质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并冲下车,摔倒在地上挣脱警察的非法抓捕同时大声的对围观的群众讲着真相。张春英身上穿的羽绒服被警察扯到头上捂住了她的嘴,使她喘不上来气。几个警察硬把她塞进车里。拉到长胜派出所。在派出所张仍就不停与警察讲真相,直到下午五点多佳木斯主抓迫害法轮功的恶人陈万友带人强行给录了像并留话不许检查身体。晚六点多被非法送进看守所。

三十日下午三点多,长胜派出所的几名警察在张春英家里无人的情况下非法搜查了张春英的家,没有翻到任何他们要的东西,走时妄图让邻居给证明被邻居拒绝。

邪恶非法要判张春英一年劳教,经家里托人花了一万五千元,才从看守所放回来,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十九天。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同修去给她订饭时,订饭人说必须订一套被褥(一套200元)才能订饭。家人也给她存了六百元钱她本人一分没有花,只是收到一套被褥,但并不是家人给订的。她出来时家人又交了十九天的饭火钱三百多元钱,以前存的钱说是被干警提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5/173670.html

2007-12-10: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孟繁霞、张春英、刘秀珍、宁树柏被绑架
2007年11月29日上午10点左右,佳木斯法轮功学员孟繁霞张春英刘秀珍宁树柏从律师事务所讲真相回家的路上,被恶人跟踪举报,在永红街永和路口遭东风区长胜派出所恶警绑架,当日下午被无理送进看守所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0/168158.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6-16:
部分相关部门人员电话(佳木斯区号:0454)
佳木斯市政法委:
刘臣(现已调到市人大):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 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 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 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佳木斯市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佳木斯市执法检查室:
阴祖强:13136998267

佳木斯市司法局:
贾静华:13904542922
董维力:13314541000
李丽华:13704545777
王旭佳:13359765000
姚崇刚:18904548033
王启忠:13846175558
高佩贤:13846164607
黄绍华:18903683888
王尔夫:13604542229
佳木斯市司法局办公室:
郑继奎:13945454444

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
吴 畏:13836667777

佳木斯市公安局
李晓龙(局长)办公电话:0454--8511612 手机:17790680001

佳木斯市拘留所
司洪昌:4548516999、13512676111
李志群:4548518151、4548317666、13845458510
张安林:4548519994、13104546668

佳木斯市看守所
内勤:4548519599
监管支队:4548518599
孙健(所长):4548519765、15326698333
霍有库(副所长):13089681266
于吉文:4548519668 13946454555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4548581454
李德才(局长):13845458221
李爱国(副局长):4546166778、18724232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