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锦州市 >> 蔡超, 男, 2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锦州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11-20
家庭成员: 儿女: 蔡超
夫妻/父母: 徐慧(徐绘,徐惠、徐辉)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2-08: 新年背后的沉重:马三家劳教所超乎想象的残忍
在中国传统新年钟声敲响之际,全球华人都在互祝同庆、阖家欢聚,有谁会想到邪恶的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却仍在上演着一个个人间悲剧,摧残着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手段之残忍、毒辣、卑鄙无耻,令人咋舌。这就是鼓吹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中共所为,视生命如草芥,滥施酷刑使马三家劳教所一所三大队成为名符其实的人间地狱。这个一贯被中共声称为“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劳教所,对于信仰真善忍的国民所使用的迫害手段已经远远超出对敌人的残酷。
马三家一所三大队是专门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部门,成立于2008年9月29日。据说在辽宁这样的集中营有三个,另两个分别是大连和本溪劳教所。成立之初,便把原来被非法关押在一所、二所的大法弟子调入进行强制转化,后又陆续由锦州、抚顺、鞍山、营口、葫芦岛等地调入大法弟子进行迫害,现共有102人。“百分之百”转化意味着什么?就是可以利用一切邪恶手段进行迫害,时间不限,直至转化为止。恶警王彦民甚至多次声称:这有两个死亡名额,谁要我就给他一个。所用的电棍都是80万伏的。
......
二、更残忍的“抻刑”

大法弟子蔡超,年仅22岁,被绑到床上施以抻刑,上下铺的铁架床,在床头处使其面向床,站立姿势,双脚踩绑在离地20厘米的横梁上,大腿前面顶在床头上,上身呈90度,双手被铐住,用绳子绑在手铐上向前用力抻紧,绑在上铺床尾的横梁上。施刑的恶徒看时间的长短或摸受刑者的手,看完全凉透了就松下来(因为时间长了或手凉透了会痛感减轻甚至麻木),10分钟后再抻上。在这过程中,恶警还用电棍电击颈、手、腹、背等处,还用脚踩绑在手和床之间连接的绳子上。这样行刑三次大概五小时,当把蔡超放下来时,他的双臂不能上举,人不能直立,经过一个半月才基本恢复。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195070.html

2007-12-04: 徐慧遭马三家劫持迫害 家人被禁止探视
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慧、蔡超母子,2007年7月20日在北京打横幅时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四个半月以来,徐慧的丈夫三次去北京、二次去马三家,都没见到徐慧。家人十分担忧徐慧遭迫害的状况。

2007年7月20日,锦州法轮功学员徐慧、蔡超母子走上北京天安门广场,打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的横幅,并向世人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口号。他们母子的壮举惊天动地,当时围观了几百群众。天安门警察把他们母子打倒在地,劫持到天安门分局,之后又将他们转关到北京东城区分局。

过了半个月后,徐慧家人找到北京东城区分局,主管此事的是东城区分局的曹勇志,这时徐慧母子已被关到了东城区看守所。8月7日,徐慧家人到北京东城区看守所,见他们的是曹勇志。曹不让家人见徐慧,只让离十米远认一下蔡超。因为很远,蔡超的父亲只看见儿子半边脸红肿,根本没能说上一句话。

十天后,徐慧的丈夫又去给他们母子送衣物,想看一下徐慧是否人真的在这里。这次曹勇志说不能让见,还说北京是什么地方啊,敢上这儿来,如何如何。

又过半个月,家人不放心徐慧的状况,给曹勇志打电话,打了几次后,曹告知徐慧人不在东城区看守所了。家人问去了哪里,曹说“不知道”。家人一听非常着急,便往东城区看守所打电话,看守所说“这二个人现在确实不在这儿了”,送哪了也“不清楚”,让家属还去找分局。

家人又给曹勇志打电话,曹始终不接电话,家人就给曹的上级打电话,质问曹既然是办案人,徐慧母子哪去了他能不知道吗?曹的上级说让等消息。家人一听更担心徐慧母子,不停的给曹勇志打电话,可是曹勇志就是不接。有一天曹终于接电话了,说徐慧母子已被送往北京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你们上那找去吧。家人立刻买车票去了北京找到了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到那里接待人员还是不让见。

10月份,徐慧母子被劫持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10月15日,家属去马三家看望徐慧母子,劳教所还是不让见,理由是不“转化”。徐慧的丈夫便把送去的衣服留在了劳教所,警察打开各大队的人员登记本查找,却没找到徐慧的名字,这就更让家人怀疑和着急。这时徐慧的丈夫说只看一眼人就行,我们也就放心了,警察还是没让见,问为什么不让见,理由是徐慧没“转化”。

徐慧的丈夫又去了马三家看儿子蔡超,当时六大队接见的警察说一会儿省里来检查的,让等一会儿再来,于是家人就去外面走了几个小时,当下午四点多回来时,警察还是没让家人见,理由是蔡超没“转化”。

11月15日,徐慧家属再去马三家,这次不但不让见,而且还向家里人要钱,说给徐慧灌食用,家人没交(因上次留给徐慧400元,已被他们给徐慧灌食扣留),徐慧的丈夫没见到徐慧,便去六大队,经再三请求,才见到蔡超,父亲看见蔡超右手指全部爆皮,左手一手指肚已化脓,即使这样警察还强迫其奴役。

从7月20日至今,徐慧被绑架已四个半月。徐慧的丈夫三次去北京、二次去马三家都没有见到徐慧。徐慧的丈夫说:没见过这世道,再过几天还去,我不懂什么“转化”不“转化”的,我找他们领导就是要见人。

徐慧的父亲已经93岁高龄,住院很长时间了,急需女儿回来照料;婆婆87岁,知道唯一的孙子被劳教,经受不住打击,经常输液离不开人护理;徐慧的丈夫失业多年,无收入,而且身体有病,在徐慧母子被迫害的几个月中也是靠打针吃药维持,徐慧的丈夫原本是一个刚强的男人,但是在既没有生活来源,自己又有病还得奔波去看望他们母子的重压之下,精神也被击垮了,现在只能和87岁的老母在一起吃口饭(母亲有几百元退休费)。

徐慧自幼体弱多病,16岁就患上肺结核,后来又得了风湿病、慢性闭角型青光眼,高血压等病,后来两位权威医生建议她炼炼气功,她尝试了几种功法后都不理想,后来遇到了法轮大法,她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从此她整个人都变了,所有疾病迅速消失,与同事们的关系融洽、和谐。大家都说徐慧炼功后象变了一个人。

1999年7月,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从此徐慧一家便没有了安宁的日子,抄家、罚款他们母子被恶党不法人员反复关押,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中,这样的家庭在中共社会里是数以万计,徐慧家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4/167716.html

2007-11-20: 锦州市徐慧、蔡超母子被非法劳教
2007年7月20日在北京打横幅的法轮功学员徐慧、蔡超母子,现正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徐慧被非法关押在三大队,蔡超被非法关押在新收大队。

徐慧(57岁)从进马三家到现在一直在绝食,拒绝参加劳动,每天被灌食,她现在血压很高,每天被灌入降压药。家属上次看望时,给她交的四百元钱全部被邪恶用来灌食灌药,而且还让家属再交钱,目的是继续灌食迫害,被家属拒绝。

蔡超在新收大队被强迫劳动,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觉,右手手指肚全部爆皮,左手一手指肚已经化脓,即使这样,恶警还在强迫他劳动。

锦州市法轮功学员徐慧与蔡超母子,于2007年7月20日在天安门打出横幅“天灭中共”、“停止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遭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市东城区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来被非法劳教。

徐慧自幼体弱多病,整天病怏怏的,12岁时染上了伤寒病,险些丧命;16岁时患上肺结核,不得不休学治疗。直到1976年她26岁,才被招回城里上班。 1993年在工作中受到药物的刺激,导致肺部等疾病复发,病休长达8个月之久。在此期间,风湿病、慢性闭角型青光眼、高血压等病乘虚而入。后来先后有两位权威医生建议她练一练气功,但她尝试了几种功法后都不理想。后来,她遇到了法轮大法,她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从此她整个人都变了,所有疾病迅速消除,与同事们的关系融洽和谐。大家都说徐慧炼功后像变了一个人,就连当年的公司党委书记也鼓励她好好炼。

1999年中共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从此徐慧家就没有宁日:抄家、罚款、他们母子被恶党不法人员反复非法关押,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当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0/166887.html

锦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6)

2019-05-12: 锦州市女子看守所
地址:辽宁省锦州市锦娘路211号
邮编:121013
电话:0416-3708085、0416-3708086
所长:陈睿蕊
副所长:向涛、代威、石红

2019-05-02: 锦州监所管理支队:支队长 贺文德
副支队长 张建国;政委 刘俊凯;纪检书记姓刁
锦州看守所男所所长是马明, 教导员孙先忠
锦州看守所女所所长是吴燕,副所长石红
锦州市检察院住监监察处,该处处长姓栾
办公电话:0416-3708086、3708079、3708085
所长马明手机:13840678866所长室电话 0416-3708076

冤判邵明罡的主要责任人有:

凌河区法院院长:黄萍,电话(办)2872600 手机:18941603999
刑事审判庭庭长:冯欣,电话(办):2872622手机:18941601623
张旭芳,电话(办):2872623手机:18941601654
敖思超,电话(办):2872621手机:18941603967
刘怡辰,电话(办):2872623手机:1524166000
周芳,电话(办):2872621手机:13081278806
姜航,电话(办):2872621手机:18641690168

辽宁省锦州市法轮功学员邵明罡已上诉至锦州中级法院

冤判邵明罡一案责任人为锦州市凌河区法院法官:
张旭芳 电话:0416-2872632 手机:18941601654

锦州市中级法院:辽宁省锦州市市府路60号 邮编:121000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 手机
郝洋 院长 0416-2526001 18941600009
唐慧萍 副院长 2526002 18941600002
田忠良 副院长 2526003 18941601111
刘奇 副院长 2526555 18941600555
王晓颖 副院长 2526999 18941600999
李杉 副院长 2526888 18941603333
王艳 纪检组长 2526777 189416019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