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5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凌源市 >> 胡艳金,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9-06
案例分类: 被迫流离失所  
家庭成员: 儿女: 胡艳荣 胡艳丽(胡艳立) 胡艳金
夫妻/父母: 胡殿新 崔玉芝
亲戚: 国向华(胡艳荣弟妹)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3-17: 辽宁凌源市胡殿新一家遭迫害 父女相继离世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自法轮功一九九二年在中国大陆开传以来,人们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帮助人们祛病健身的奇效,于是纷纷修炼法轮大法。往往是一个人先开始学,受益之后,他便告诉自己的亲人、朋友,结果是一家人都来学。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有一户姓胡的人家,就是这样的家庭。父亲胡殿新,老伴崔玉芝,三女儿胡艳丽、四女儿胡艳金,儿媳国向华,他们先后成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

在修炼大法前,胡殿新和几个女儿,都患有严重的气管炎,干不了重活儿。修炼大法后,疾病全无,身体神奇的变好,家庭和睦,其乐融融。村里人都说,老胡家全家人变了。二女儿胡艳荣亲眼看到了法轮大法给父亲和其他家人带来的身体上的变化,道德上的提高,在一九九九年也开始学炼法轮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胡殿新一家亲身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他们心里十分清楚法轮大法是正法,在铺天盖地的谎言中,在残酷镇压的高压下,他们坚持修炼大法。
.......
四、小女儿胡艳金、儿媳国向华遭受的迫害

二姐胡艳荣被迫害致死,三姐胡艳丽和嫂嫂国向华还在凌源拘留所里被非法关押迫害。而此时,母亲崔玉芝在一连串的打击之下,一病不起。自胡殿新被迫害离世后,崔玉芝就同儿子胡艳富一起生活。因媳妇国向华被非法关押,无人照顾生病的老人,胡艳富就把妹妹胡艳金接到自己家中照看老人。可是就在这时,以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王桂林、副大队长陈志为首的恶人,又一次把魔爪伸向胡家。

陈志亲自带领凌源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去北炉乡绑架胡艳金,因为他们怀疑胡艳金也参加了修炼体会交流会。他们先去胡艳金家,见其不在家,就去了胡艳富家。这时已是半夜,胡艳富家大门关着。他们没有敲大门,直接跳进院里。敲房门进屋后,他们见胡艳金正躺在炕上被子里准备睡觉,就让胡艳金起床。见胡艳金不起,陈志说:“不起床就是用被子裹着也得弄走!”。胡艳富坚决抵制绑架胡艳金。母亲崔玉芝斥责他们说:“你们已经给迫害死一个女儿了,还想把这个也给迫害死啊?!”陈志等人见势不妙,就走了。为防备警察再次绑架迫害,胡艳金离开丈夫、年幼的孩子,被迫流离在外数月。

二姐胡艳荣被迫害致死,三姐胡艳丽被送往马三家劳教所遭受迫害,国向华没有被立即释放回家。凌源市公安局的警察们还觉得不够,还要趁机勒索钱财。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亲自打电话指示:名额已够,但剩下的人不放,“整”他们点儿钱。当对方问及“整”多少钱时,李政华回答:“整它个通天!”他们勒索百姓,搜刮大法弟子的钱财,都成了家常便饭,都有惯用的术语了。按照他们的术语,“通天”,究竟是多少,无从知道。

为了达到勒索大法学员钱财的目的,他们继续非法关押国向华和其他大法学员,随心所欲的延长时间,并扬言:交钱才放人。国向华又被非法关押四天,于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四日回家。国向华的家属前后共被勒索多少钱财,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17/辽宁凌源市胡殿新一家遭迫害-父女相继离世-237710.html

2007-09-06: 凌源现非法关押着三十多名大法弟子
凌源现关押三十多名大法弟子,凌源公安局把九名大法弟子上报检察院,预谋判刑,卷宗已到检察院。十几名大法弟子上报朝阳市法制科非法劳教,其馀大法弟子密谋送往抚顺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九月初,凌源公安局多名警察到大法弟子胡艳荣的母亲家進行骚扰,胡艳荣的妹妹胡艳金被迫害的有家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6/162222.html

2007-08-16: 辽宁凌源市胡艳荣被迫害致死疑点重重
二零零七年八月六日,凌源市法院、政法委、公安局、国保大队等部门联合胁迫家属对胡艳荣進行了所谓“尸检”。当时的现场有录像为证,从录像中能看到一辆车号为“辽NO2789”的车。尸检当日,凌源不法之徒非常紧张,在医院布控了大量警察,一名警察因怀疑一个男孩给他们录像,夺下男孩的手机查找未果才罢手,不法之徒内心的恐慌可见一斑。
在八月一日晚,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学斌、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瓦房店乡派出所所长、松岭子镇派出所所长带领数十名警察联合绑架胡艳荣与其他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在绑架过程中暴力殴打。导致胡艳荣头部重伤、重度昏迷,面对胡艳荣生命垂危的事实,凌源不法官员并未马上通知家属,而是私自做主给胡艳荣做了开颅手术,直到第二天(八月二日)上午九点才通知家属。
所谓“跳车致伤”一说,完全是警察说的。对此,家属和知情者都感到疑点重重:

1、跳车必然有体外擦伤、夏天的单薄衣着更容易留下外伤,但胡艳荣身体无外伤,只有头部重伤。

2、从遗容上看,头部肿大、眼睛和嘴角青紫、太阳穴与眼角之间黑紫、鼻梁和鼻窝黑紫并有血迹。如果是跳车导致的头部受伤,创伤面一定在脸部和头部的凸面,以上凹陷部位出现的青紫和黑紫,不可能是跳车致伤。

3、每辆车上都有警察,能随便让人跳车吗?如果真是在警车上出现了这样的问题,那是监管人员渎职,渎职造成的重大伤亡,对此应承担刑事责任的监管人员是谁?

事实上,怎么致伤的细节问题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邪党不法官员操控的警察绑架了无罪的胡艳荣,并在非法劫持中造成了胡艳荣的死亡,对此,中共以及所有参与绑架、劫持、殴打者应负完全的刑事责任和法律责任。

胡艳荣离世后,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明辉、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北炉乡政府官员对家属宣称:因为胡艳荣是“法轮功骨干”,就算活着也要判十五年以上,所以人死了一切后果由家属自己承担、两万多元的医药费也要由家属承担。让家属把遗体拉回去自行火化,否则就强行火化。

八月十二日清晨,凌源市政法委、凌源市公安局、北炉乡派出所、北炉乡乡政府、□罗树村委会联合监控、胁迫家属强行火化了胡艳荣的遗体,未给家属任何赔偿。

在此之前,凌源市委书记宋久林曾给公检法部门开会要求对40多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進行“从重、从速”处理。胡艳荣死后的处理过程,凌源市法院始终参与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6/160938.html

2007-08-15: 辽宁凌源市大法弟子胡艳荣遗体被强行火化(图)
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大法弟子胡艳荣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被绑架、八月五日被迫害致死。凌源市政法委、凌源市公安局、北炉乡派出所、北炉乡乡政府、□罗树村委会联合监控、胁迫家属,以上部门于八月十二日强行火化了胡艳荣的遗体。

胡艳荣的葬礼是在以上部门的严密监控下草草進行。不法官员和警察在□罗树村周围布控了多部车辆监控,对于前去探望的亲友,□罗树村大队书记严加盘问身份,当被胡艳荣亲友反问“人命关天的大事,不要说我们亲友,就是过路的都该来看看。千里奔丧,难道还需要身份吗?”之后,灰溜溜的走了。

胡艳荣的丈夫哭成了泪人,两个孩子哭的站不住、需要两个人搀扶,场面凄惨,令人心酸,在场所有的人都不由痛哭失声。

胡艳荣家属的痛哭,不仅有痛失亲人的悲伤,还有奇冤无处诉的悲愤,想为冤死的亲人讨还公道、又对邪党淫威的无能为力,以及被非法监控施压的恐惧。

参加葬礼的二百多名亲友和村民见证了以上场景,乡亲们都为这一家人的境遇叹息: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么毁了,胡艳荣英年早逝,胡艳荣的丈夫常年在外打工、本来地里农活、家里家外都靠她一个人,如今却扔下一双未成年、还在上学的儿女无人照顾,以及近八十岁的公公和老母亲,两位古稀之年的老人在二零零一年已有一位至亲(胡艳荣的父亲胡殿新)被中共迫害致死,如今再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而且,胡艳荣的妹妹和弟媳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无法为姐姐送葬。

一家人遭受如此凄惨的迫害,仅仅因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不仅仅是对人的迫害,根本上是对人类公认的道德准则、对基本人性的践踏和亵渎,是对人基本生存权利的剥夺,对人基本生存条件的破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5/160880.html

2007-08-11: 辽宁凌源大法弟子胡艳荣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补充(图)
辽宁省凌源市(凌源是隶属朝阳市的县级市)不法警察于八月一日晚动用七辆警车绑架了正在一起交流心得的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其中凌源市北炉乡桲罗树村大法弟子胡艳荣被迫害致重度昏迷,八月五日在凌源市监狱管理分局医院含冤离世。目前仍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市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点左右,凌源市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带五、六名警察,拿着手铐、棍棒、电棍、镐把等刑具非法闯入北炉乡大法弟子郭凤贤家中。见大法弟子众多,便堵住门口。晚十二点左右,凌源市公安局副局长李学斌、瓦房店乡派出所所长、松岭子镇派出所所长带领数十名警察赶到后,绑架了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并用电棍、五十厘米长的铁杵暴力殴打、强行把大法弟子押上了七辆警车。

其中大法弟子胡艳荣在遭到暴力殴打之后,在被劫持途中试图跳警车求生,警察声称胡艳荣摔致头部重伤、昏迷不醒,被送到凌源市监狱管理分局医院。不法警察让同遭绑架的胡艳荣的亲属等共四、五名大法弟子陪同到医院护理,警察一直在旁监视。胡艳荣住院期间未曾苏醒,并做了开颅手术。四天后,即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日下半夜两点含冤离世。迫害经过详情待查。

胡艳荣离世后,凌源市公安局局长杨明辉、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北炉乡政府官员对家属宣称:因为胡艳荣是“法轮功骨干”,就算活着也要判十五年以上,所以人死了一切后果由家属自己承担、两万多元的医药费也要由家属承担。让家属把遗体拉回去自行火化,否则就强行火化。

胡艳荣被迫害致死的经过存在多处疑点。为了掩盖罪行,不法警察对家属宣称,他们是用一二〇车把胡艳荣送到医院的,但据目击者讲,警察是用警车把胡艳荣送到医院的。另外,警察在医院住院部给胡艳荣登记的姓名是“无名氏”,家属发现后向医院工作人员澄清:“她有名有姓,叫胡艳荣。”工作人员才将姓名更正。此外,家属并未同意尸检,朝阳市公安局和凌源公安局强行将家属隔离,在没有任何家属在场的情况下强行進行了尸检。尸检结果是所谓“跳车造成身亡”,但此结论明显不合常理:胡艳荣的身体无一处外伤或擦伤,夏天衣服单薄,如果是跳车造成的,身体一定有外伤,而不可能只造成头部重伤。因目前没有目击证人,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现在,与胡艳荣同时被绑架的胡艳荣的妹妹和弟媳等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还在被非法关押中。大法弟子郭凤贤家已经被警察非法抄家三次,一片狼藉,连做饭的大锅都被从炉灶上拔出来,院子里的蔬菜等都被踏平,郭凤贤的丈夫流离失所,下落不明。大法弟子李景芳家被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带两名警察非法搜查,并拿走他的家用电脑一台。另一些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家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非法搜查。八月四日下半夜三点左右,一伙来路不明的警察闯到北炉乡大法弟子崔凤兰家中,把崔凤兰非法劫持;还有一不知名的北炉大法弟子刚刚回到家中,就被随后而来的一伙警察绑架。

凌源市委书记宋久林日前给公检法部门负责人开会,要求对绑架的四十多名大法弟子進行所谓“从重、从速”处理。

已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姓名及相关责任人的情况待续。

附一:胡艳荣以前被迫害的经历

胡艳荣,女,四十二岁,辽宁省凌源市北炉乡桲罗树村桲西组人,家有两个孩子,女儿在读高中,儿子还在上小学,公公和丈夫常年外出打工,家里的农务、家务等重负全都指望着她一个人。

胡艳荣一九九九年初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的她体弱多病,性格暴躁,脾气很不好。学法后她像变了一个人,孝敬老人,疼爱子女,一家人妻贤子孝,幸福和睦。

在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胡艳荣为了澄清事实,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進京上访被绑架到凌源公安局,左腿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嘴巴被打的肿的老高,被警察折磨了三个多小时之后关進凌源第二看守所六个月,勒索伙食费八百元。二零零一年六月又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关進马三家劳教所,由于迫害严重,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摧残。马三家劳教所怕出事承担责任,四十天后让家属拿了二千元做抵押,才肯把她放回家。胡艳荣在被非法拘留和劳教时,家中只有当时五岁的儿子、十二岁的女儿和七十岁高龄的老公公,别人家的孩子都天真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可他们却无人照管,孤苦伶仃,心灵的创伤可想而知。丈夫背着沉重的精神负担还要出外打工维持全家的生活。那时,她的亲人还能够盼望着她早日回家团聚,没想到历经魔难回来了后的如今,却被凌源公安局及北炉派出所在中共邪党的操控下迫害致死,给她的家人带来的是永远失去亲人的痛苦。

附二:胡艳荣的亲人在几年的修炼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情况:

1、胡艳荣的父亲被迫害致死

胡艳荣的父亲胡殿新和母亲崔玉芝,在一九九九年“七.二〇”后,多次被北炉派出所(原所长菊文祥)抄家、绑架和罚款。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被绑架到凌源公安局。胡殿新老人被他们打嘴巴,恶言诽谤,折磨了三个多小时后被非法拘留。第二看守所警察搜走老人仅有的三百八十元钱。目击者证实三百八十元钱全部是一~两元面值的零钱,厚厚的一摞旧钞中饱含着农村百姓的多少汗水和艰辛,这是生活在贫困山区的胡殿新一家的全部积蓄。胡艳荣的父母双双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胡艳荣的父亲身体被迫害的非常虚弱,出现病态,看守所怕老人出现生命危险担责任,就向其亲属勒索保证金四百元后,把他放回家中,同时把胡艳荣的母亲也放回家护理老伴,此后派出所警察又屡次骚扰、抄家,老人的身心受到严重打击,病情加重,精神恍惚,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老父亲去世时,胡艳荣和妹妹还被非法关押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没能够见到老父最后一面。

2、胡艳荣的妹妹胡艳丽被非法关押、勒索

胡艳荣的妹妹胡艳丽,也屡遭迫害,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整整非法拘留五个半月,被勒索四千四百元后放回,那时她的儿子才八岁,日夜盼妈妈回家,丈夫被吓的得了精神病,在家里砸锅砸缸,理智不清,两位七十多岁的公婆天天挂念媳妇,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1/160626.html

2007-08-08: 辽宁凌源四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胡艳荣含冤离世(图)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晚十点左右,辽宁省朝阳市凌源北炉乡派出所所长李政华及随行的五、六名警察,手里拿着手铐、棍棒非法闯入北炉乡大法弟子郭风贤家中。晚十二点左右,凌源市国保大队队长王桂林及数十名警察破门而入,并绑架了胡艳荣等四十多名正在交流修炼体会的大法弟子。

据悉,其中曾经在凌源看守所、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胡艳荣,在被邪党不法警察劫持途中跳警车想要走脱,摔成重伤。胡艳荣一直处于重度昏迷状态,在凌源监狱管理分局医院做了两次开颅手术,于八月五日凌晨二点含冤离世。跳警车摔伤的情况是由相关警察讲的,目前还没有其他目击证人,与胡艳荣同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许家属接见。因此迫害致死详情尚待调查。

胡艳荣住院期间,警察一直在旁监视,胡艳荣死前头部肿大,眼睛和嘴角紫青,太阳穴与两眼角之间黑紫,鼻梁和鼻窝黑紫并有血迹。胡艳荣离世后,警察非常恐慌,严密封锁消息,并监视家属,将胡艳荣家的整个村子戒严,来往车辆和人员都要盘问。胡艳荣遗体在医院的太平间里,由警察把守。胡艳荣家中还有一双未成年的儿女。

凌源市是辽宁省朝阳市下辖的一个县级市,据悉朝阳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明华在凌源督办此事(绑架40多名大法弟子)。此前中共朝阳市委和朝阳市政府五月二十三日联合印发机密文件(朝委办发〔2007〕21号),要求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该文件发放到各县、市党政部门及市直属各单位,各部门被要求用开会、学习等方式传达。

其实大法弟子修炼“真、善、忍”,在一起交流修炼中的心得体会,互相找一找心性上的差距和不足,使自己心性尽快提高上来,也是道德标准的升华,互相谈的没有离开做好人的范畴。大法弟子在哪里都会守心性,不会大吵大嚷,因此不会影响正常人的生活和休息,不打扰任何人,根本没有违反任何一条法律法规,却遭到无理绑架,致使一条生命被残酷夺走。这就是共产邪党历次迫害善良民众,却说自己“一贯正确”的实例。

悲剧再次降临这个家庭,一双未成年的儿女和期盼她的丈夫将如何面对这个事实。凌源市公安局、北炉乡派出所,以及中共朝阳市委不法人员对胡艳荣的死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胡艳荣,女,四十二岁,凌源市北炉乡小榆树林村人。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在恶党几年的迫害中,为了澄清事实,出于对政府的信任,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進京上访,被绑架到凌源公安局,她的左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嘴巴被打的肿的老高,被警察折磨了三个多小时后,关進凌源第二看守所迫害六个月,还被勒索伙食费八百元;随后于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非法关入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二年,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摧残。马三家劳教所怕出事承担责任,四十天后让家属拿了二千元做抵押,才肯把她放回家。

胡艳荣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有五岁的儿子、十二岁的女儿和七十高龄的老公公。别人家的孩子都天真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可他们的妈妈却长期被非法关押,心灵的创伤就更无法用语言形容。丈夫背着沉重的精神负担,还要出外打工维持全家的生活。她的亲人总是期盼她早日回家团聚。

胡艳荣本人遭受着迫害,而她的亲人在中共邪党无人性迫害中也没有幸免。胡艳荣的父亲胡殿新和母亲崔玉芝,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被北炉派出所(原所长菊文祥)抄家、绑架和罚款。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三十日,胡殿新老人進京上访,被绑架到凌源公安局。老人被他们打嘴巴,恶言诽谤,折磨了三个多小时后被非法拘留,关押在第二看守所,警察搜走老人仅有的三百八十元钱,目击者证实三百八十元钱全部是一、二元面值的零钱,厚厚一摞的旧钞中,饱含着一个本份农民的多少艰辛和汗水,这是生活在贫困山区的胡殿新一家的全部积蓄。胡艳荣的父母双双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她的父亲身体被迫害的已经出现了异常,警察怕老人有生命危险,承担责任,向其亲属勒索保证金四百元,才被放回家中。后来派出所警察又屡次骚扰、抄家,使老人的身心受到严重摧残,精神恍惚,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六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胡艳荣的妹妹胡艳丽,也屡遭迫害,在凌源市第二看守所整整非法拘留五个半月,被勒索四千四百元后放回,当时她的儿子才八岁,日夜盼妈妈回家,丈夫被吓得得了精神病,在家砸锅砸缸,两位七十多岁的公婆天天挂念媳妇,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还要照顾儿子和幼小的孙子。

在中共制造的迫害中,遭受巨大伤害和重大损失的不仅仅是胡艳荣及其家人,八年来,即使在中共严密封锁迫害真相的情况下,仍有三千零七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通过民间渠道得到证实。在被迫害的千千万万个家庭中,今天又添一笔新的血债。

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员,他们只是在暴政面前坚持对“真、善、忍”大法的信仰、维护自己天赋的做好人的权利,揭露迫害者的邪恶和证实法轮大法的美好,正是在制止罪恶的迫害和挽救被谎言毒害的中国同胞,别因为反对人类道德的根本“真、善、忍”而滑入黑暗的深渊,毁灭自己的未来。这么善良、无辜的同胞正在遭受中共最流氓、最恶毒的谎言蒙蔽和挟持。我们每个人在这场大迫害中扮演甚么样的角色,这不是对自己道德良知的拷问吗?

在这么多年恶党别有用心的洗脑毒害中,很多人已经分不清好坏善恶,迷失了真正的自我。有的公安干警还这样想:××党给我钱,它叫干啥就干啥。于是在恶党的胁迫下,许多人在切身利益面前选择了放弃良知道德,明知大法弟子无辜受难也要参与疯狂迫害。 现在还执迷不悟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干警,想一想自己,想一想将来,想一想被利用的后果,多么可悲,多么可怜哪。为了自己生命的永远、为了亲人的期盼,请恢复本来的良知善念,坚守道德底线,不再助恶为虐、充当邪党迫害好人的工具,不要做西来邪党的陪葬品,别再卖命执行所谓“××党命令”,挽回自己造成的损失,才能有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8/160439.html

2004-02-14: 胡殿新女儿胡艳荣因2000年12月30日進京上访,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凌源公安局,進行迫害,她的左腿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嘴巴被打得肿得老高,恶警折磨了3个多小时,又送到了凌源第二看守所非法迫害,足足关了6个月,勒索800元伙食费。2001年6月又被非法送到沈阳马三家劫持2年,由于迫害严重,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摧残。他们怕出事担责任,就让家属拿了2000元做抵押,才肯把她放回家,在马三家整整迫害40天。家中只有5岁的儿子和12岁的女儿和70高龄的老公公,他老人家很难承受这样的打击,别人家的孩子都天真的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可他们却无人照管,孤苦伶仃,心灵的创伤就可想而知了,丈夫(也是大法弟子)背着沉重的精神负担还要出外打工维持全家的生活。

朝阳 凌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9-08-25: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宁城县五化乡派出所(内蒙古赤峰市地区区号:0476五化邮编:024209
胡晓亮 所长 13948563378
侯天生 副所长 13604761319
刘庆华 指导员 13847662122
孙明 13947663150
王景栢 13644769110
吴跃 15048633006
赵志强 15248669355
陈基伟 18247642099
2019-08-04:
辽宁省凌源市城关派出所
所长 赵武 13591857718
教导员 于波 15842106963
副所长 王裕文 13704916161
副所长 李兵兵 18342122233
辽宁省凌源市拘留所
所长 刘树华 13942107881
副所长 孙文贺 13842112609
副所长 孟庆杰 15114258171
2019-07-08: 凌北派出所:
所长董刚 13704916585
教导员李广东 13704916898
副所长聂利学 13591886786
副所长冯亚平 15042146969
警察全海波 13464062858
警察金冠辉 1824212661618242166616
警察刘艳 15566443588
莫胡店派出所:
所长张杰13942116224
指导员杨芳13500419719
副所长齐轶国15142292233
副所长房晓泉13898097955
警察关鑫13504217503
警察步庆川18242189257
警察姜莹 18242162567
警察王熙泽15754213119
警察成海波18842163709
警察卢志刚13591877927
警察魏嘉钊13614211871
警察李岩13464209352
警察成亮15242182052
辅警康祖赫18204235958
辅警周健宇15566636627
辅警满兴华15114238883
辅警张云皓15804945827
辅警丁靖凯13591840050
辅警李晓东1363490619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