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丹东 凤城市 >> 陈尚, 女, 30

个人情况: 辽宁丹东市沙里寨镇亮子河村八组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凤城县宝山镇
迫害情况: 遭诬判十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8-0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尚 高明星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8-29: 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陈尚十年冤狱期满,于八月二十日由婆家人平安接回,与家人团聚。

◇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王忠利被绑架当天晚上7点回家。

◇被非法拘留5天的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陈丽娜已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9/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73057.html

2018-08-26: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高明星、陈尚夫妇回家消息
辽宁省鞍山市法轮功学员高明星早已从监狱安全返回家中,至于陈尚从辽宁女子监狱没有回家的消息还不确定,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6/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936.html

2018-08-25: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陈尚十年冤狱已满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陈尚十年冤狱已满,应于2018年8月20日从辽宁女子监狱出狱,可能被她丈夫高明星接走。但没有准确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5/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72886.html

2018-08-24: 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宝山镇大法弟子陈尚下落不明
陈尚,丹东凤城宝山镇代家村人,2008年8月21日,被绑架,后被判10年刑期在辽宁女子监狱,由于家人拒不配合,10年间,直系亲属没人去探望过她一次,所以我们一直联系不上,也不知道具体出狱日期,故托熟人打听了一下,对方告知日期是在8月22日出狱,22日当天去没接到人,又找当初那个人核实,回复是,此人在20号已经出去了。

现在情况是,现在她哥她姐都没见到她,如果有人知道她的准确消息,请借明慧一角,报个平安,告知她安全到家就好。现在我们都很着急她的安全,今天找人查了她的户籍,回应称该人户口已被注销。也有人猜是她丈夫高明星把她接回家了,我仔细查了一下她丈夫高明星的明慧信息,先前说判刑12年,2007年入监,如果12年,应该在明年出狱,后来又说在今年7月31日出狱。这样问题就来了,如果高明星是在明年出狱,陈尚肯定不是高明星接走的,那么她又是让谁接走了呢?如有知情的人,请尽快报个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24/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72864.html

2018-08-16: 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陈尚十年冤狱将满,将在8月22日回家

陈尚,丹东凤城宝山镇法轮功学员,因参与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及八月二十五日两次电视插播,同丈夫(法轮功学员高明星)分别遭到绑架判刑,高明星被非法判刑十一年,陈尚遭诬判十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

在狱中,陈尚因坚定信仰拒绝“转化”,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与迫害,各种体罚、酷刑、超越人体承受极限的卑鄙恶劣的迫害手段……虽经受长时间的迫害,但陈尚始终信师信法不动摇,不妥协,她堂堂正正的从残酷的迫害中走了过来。

十年中,陈尚的父母已相继离世。中共恶党发动的这场镇压,不仅是对信仰真善忍好人的迫害,同时还迫害了多少无辜民众?摧毁了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请正念加持陈尚顺利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8/16/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72510.html

2017-03-09: 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344031.html

2017-01-09: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陈尚夫妇入狱后情况不明

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陈尚及其丈夫2008年被绑架,后遭非法判刑,陈尚遭诬判10年,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其丈夫被诬判大概8年左右。陈尚的家人父母在这些年都相继离世,哥姐拒不相见。夫妇俩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9/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59.html#171823505-1

2013-11-30: 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受折磨

辽宁省凤城市法轮功学员陈尚,被非法关押在八监区八小队,于二零一三年五月,拒绝给邪党监狱劳动,被恶警送进小号迫害,约四个月之久。这之后,陈尚仍拒绝奴工劳动,被每天铐在狱警科长办公室内,两个月前,陈尚又被关进车间水房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受折磨-283346.html

2011-08-15:陈尚在辽宁女子监狱遭严重迫害,家属探视遭拒

辽宁省凤城市宝山镇法轮功学员陈尚,因通过电视插播向民众讲真相,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一日在辽宁鞍山被绑架,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十年。

二零零九年二月,陈尚被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在狱中遭受“关小号”、酷刑殴打等严重迫害,监狱不准陈尚和家人见面。

八月一日,陈尚的姨妈和表姐(姨妈的女儿),去辽宁女子监狱看望陈尚,监狱接见室的人以她们不是陈尚的直系亲属为由,不许接见。陈尚的姨妈当时流泪说:“我们这么远来一次不容易。陈尚的父亲委托我来监狱看望陈尚,如果不让见,我就不走。”

陈尚的姨妈和表姐挨个办公室去找监狱负责人,有一个负责人给八监区打了电话,来了一名队长和指导员,回答说:“陈尚没说过有姨妈,只说有姐姐和哥哥,让他们来见。”陈尚的姨妈不走,一定要见陈尚,她们又推诿说:“你没带身份证,不行。”陈尚的表姐说:“我带了身份证,我可以接见。”还是被监狱无理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15/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5376.html#1181502427-1

2011-07-14: 法轮功学员陈尚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严管队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陈尚,家在凤城县宝山镇。据说,陈尚一直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严管队一个潮湿阴暗的地方,不让家人接见,不让买东西,遭严管迫害,但陈尚本人状态还好。

呼吁见到信息的法轮功学员找其家属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14/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3915.html

2011-06-21: 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恶警恶行

辽宁省女子监狱以迫害坚修“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其中迫害最为严重的就是八大队(现在已与十大队合并)。

在那里,为了榨取非法利润,不但恶警逼迫法轮功学员超时间、超强度的劳动,而且法轮功学员没有一点儿人身自由。在整个女子监狱全部实行“三人行动组”。每天的二十四小时,不论上厕所、洗脸、出工等等绝不允许两个人或一人单独行动。每天晚上收工回监舍,恶警对每个人搜身,不准带笔、带纸回监舍。

八大队的警察张口就骂人,举手就打人,拿电棍电人是经常的事。八大队姓左的恶警公开叫嚣:“你们就是犯人,我怎么对待你们都行。”恶警害怕其恶行被曝光,所以那里被迫害的真相封锁的很严密。

法轮功学员陈尚,女,三十岁左右,辽宁凤城人。在鞍山被绑架,后被秘密转移到辽阳,最后被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从零九年二月新年过后至今,一直被严管,两次被送“小号”。冬天天气无论多冷,陈尚都被迫睡在地上。在非法关押期间,从未让她见到家人、朋友。几年来,陈尚从被绑架至今所遭受的一切迫害都是在秘密中进行的。所以她的家人至今不知其迫害的真实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21/辽宁省女子监狱八大队恶警恶行-242772.html

2011-06-13: 丹东凤城法轮功学员陈尚非法判刑十年

法轮功学员陈尚,女,三十岁左右,丹东凤城人,在鞍山被抓,送往辽阳看守所,经常被打,被非法判刑十年,2009年2月劫持到辽宁女子监狱八大队3小队,今年又被送入严管大队遭受迫害,之前被2次送入小号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3/二零一一年六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42398.html

2011-03-30: 辽宁女子监狱十监区的暴力和奴役

辽宁省女子监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其各个监区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均有曝光(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如二监区、八监区。十监区主要从事服装生产的高强度奴工迫害,手段残忍。十监区恶警以给犯人多加分、减刑为诱饵,利用犯人折磨法轮功学员。

一、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

法轮功学员陈尚被非法关押在十监区三分队,因不放弃信仰,被关小号迫害,长时间住淋浴间,身上的皮肤病复发,浑身掉皮。由于不“转化”(监狱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称之为转化),恶警不准她买生活用品。半年多了,不准和家人接见。现陈尚仍在监狱中遭迫害。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30/辽宁女子监狱十监区的暴力和奴役-238247.html

2010-04-27: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尚长期被绑在“小号”里迫害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尚被绑架到辽宁大北女子监狱一年多以来,一直被绑在“小号”里,由刑事犯周小燕等人折磨毒打,陈尚说眼睛差点被打瞎,50多个小时不许上厕所,一天数次尿在裤子里(被绑动不了)。现在半身麻木,七八十岁的婆婆和公公去看望她时,陈尚走路一瘸一瘸的,二老看到这么孝顺的好孩子被折磨成这样,当时痛哭起来。质问监狱人你们为什么用罪犯打好人、折磨好人?!刚过几分钟就将陈尚强行拉走,陈尚边挣边回头喊:如果我死了,就是他们折磨死的!老人着急上火,担心孩子的处境,决心上找,整天以泪洗面(儿子高明兴插播真相,现在被盘锦监狱迫害的全身瘫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7/222117.html

2009-04-30: 陈尚被非法判刑十年,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十监区,四个多月不让家属探视,狱警说陈尚身体流黄水,怕传染已被隔离在监管医院。年迈的亲属多次远道去要求见人,都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30/199971.html

2008-08-22: 辽宁鞍山大法弟子仇思慧、陈尚被绑架

鞍山大法弟子仇思慧于8月20日晚8点多钟被邪党公安从家中绑架,大法弟子陈尚于8月21日上午到仇思慧家串门被邪党公安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2/184528.html

2007-12-20: 鞍山高明星被绑架四个半月 下落不明

鞍山法轮功学员高明星八月一日在路上被丹东国安恶警绑架,现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参与谋划绑架高明星、陈尚的恶警还有:凤城公安局及宝山派出所警察、代家村治保主任石理巨、王旭(男,30多岁,戴近视眼镜)、侯某(音,男)、徐某(男,50岁左右,老家是凤城的)、王林(音)、张小苏(音)。
非法提审高明星的恶警:一自称姓王的男人,约40多岁,身高1米8左右,略胖,浓眉大眼。
非法提审陈尚的恶警:周某(音,男,50岁左右,身高可能不超过1米7,他们称他为大队长)、张小苏(音,负责后勤,警号:235123)、王旭。

参与看守陈尚的安全局警察:马某(女,50多岁,快退休了)、白小红、李真伟(27岁)、不知姓名女,26岁,身高1米65左右;娜娜(30岁)、小露(30多岁,她的女儿叫桃桃)、小解(30多岁);小英子(41岁)、小边(42岁)、齐键。绑架陈尚的司机,也参与非法提审。
参与迫害的轿车车牌号:辽F1546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0/168705.html

2007-08-30: 辽宁丹东市国安绑架大法弟子高明星、陈尚

辽宁大法学员高明星、陈尚在8月1日从丹东市沙里寨乡自兴村陈尚老舅妈家出来,在门前的路上被丹东国家安全局绑架,二人被戴上头套分别坐两辆车押到丹东国家安全局,被非法关押在丹东市五龙背温泉疗养院,那是秘密逼供的地方。目前陈尚已经走脱,高明星被非法关押在五龙背还是其它地方,情况不明。

鞍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2006年10月(公安部B级)协查通报(内有照片、身份证号、户口住址、血型、会驾驶摩托车、单位等内容),非法通缉大法学员高明星。通报下发鞍山地区公安部门,要求对出租房屋和暂住人员進行非法排查,对提供线索或抓着者给人民币三万元。

下面是陈尚诉述自己这次被国安绑架关押的经历。

当时刚走出老舅妈家,老舅妈家院落很长,还有一个陡坡,刚好下来正要左转,上村间小道时正碰到前来绑架的丹东国家安全局人员,(其中有两个已经走过往老舅妈家去的小路口有十多米远,后面的还没走到,后面还有女的,)我并不认识他们,但潜意识一眼就看出了他们是恶人,不像农村的人或串门的人。瞬间我把车左转到村间小路上,后面的两个手指着大概是我说是,是,马上凶狠的一人一个把住了车把,将高明星抓住,同时前面的两人跑回,后面的人也同时赶到,将我按倒在地,我喊法轮大法好,师父救我,他们捂住我的嘴。大概至少四、五个人将我按到地上,强制给我戴手铐,我死死把住,不让他们戴,用他们的话讲,还真挺有劲,但他们人多,最终把我手铐上。

他们打电话叫来了车,同时还捂住了我的嘴,有人说别捂嘴,害怕我咬她。上车时,我拒绝上车,他们几人把我抬着硬往车里扔、塞,一下把我上身(头触在车座上)使劲往里推,我的腿还在车外,他们又抬着我的腿往车里扔,使劲将我往里塞,折腾一会,又被他们强制塞進车内。此时摩托车帽不知何时掉了,坐在车上我头上的头夹子也不知哪去了,头发全散了,前面的脸都挡住了,乱蓬蓬像疯子一样。从绑架高明星和我的那一刹那,他们就将我们分开,直至我走脱,我就再也没见到高明星。

车启动顺村路往乡路的方向开去,当时下着小雨,村路上没有人,后来向下走一会,我想到大舅家喊法轮大法好,让他们听到,把消息传出去,可被挡着,我又喊法轮大法好时,已经过了大舅家,再往前走不远也就一、二分钟就上了乡级路,他们停车,等着处理现场的人(距现场最多五分钟的路程)。又过一会,狠狠的将我的手戴背铐,我拒绝,被她们戴上背铐后,他们还死死将我按在座位上,不让动。听他们电话中意思把高明星的手也戴了背铐,并用电话联系另一辆车给我俩戴头套,只有个鼻口通气,脖子都能盖住,他们说只拿了一个,就找了东西系在我头上把我眼睛紧紧的蒙住,不让看见外面,车窗关的死死的。又隔了一会,我听到路上有声音,就又喊法轮大法好。

我告诉我两边的两位参与绑架及看守我的女的说,要上厕所,她们不让去,说:“忍一会,一会就到了,”过一会就到了亮子河村,车就往白旗方向开去,再往哪开,我不知道。有段时间他们打开了警笛,行车途中,我有气无力的询问为甚么抓我,叫张小苏的说,有点事要了解一下,别害怕,配合一下等,我不知我们会被带到何处,但从他们通话中听到会上高速公路,从他们通话中得知绑架高明星的车一直在后面有段距离。

我想着不能让恶人得逞,可车下了高速,我看到,有个路标是桃仙机场方向,车往另个方面开,感觉很快就到了一个大楼面前(有院,有看守大门的),车开到楼前,让我下车。我被折腾的,紧紧系在头上的东西,头痛,加上晕车,呼吸困难,全身都麻了,腿已不能自己走路,他们将我架起来托着走上台阶,大概是九至十个,路过一个大厅,将我拖到一个房间,将头上的蒙眼睛的摘掉。我已经无力睁眼,眼睛也不太好使了,脖子、腰都很痛,他们将我铐在椅子上,手铐一端铐在椅子上,一端铐住我的手。此时,看到我的手脖已经有好几块青紫,有好几处手铐的铐痕,好几处破皮,两处已经勒到肉里面挺深了(至今还没完全长好,还能看到疤痕),衣袖还有血迹,衣服也被暴力绑架时,撕破(有照片)。

隔了一会,现写个传讯证让我签字,我拒不签字,他们就强制几个人把住我的手按了手印,并把包里、兜里的八百二十元钱及物品、笔记本电脑全部搜走。(后来,当我说他们是暴力绑架时,张小苏说我们给你看传讯证,你们跑,我们不得不抓啊。我说:“真有意思,我们在行车途中,正在骑车,你们见到我们,像土匪、强盗一样按倒就抓,何时给我们看传讯证了,这不是到这才拿出来吗?”周大队却说我还没给你加上暴力抗法呢,加上这条,法律判你时,要加刑的,我说我如何暴力抗法了?他指着张小苏的腿说,我们的工作人员,被你踢了,被你咬了,我说,我何时咬人了,你们好几个人把我死死按住,我怎么能踢她?是她不小心撞哪了,也往我身上推。他说,我们有照片为证。我说,是啊,那怎么不给我的手拍张照片呢,为甚么不一样的待遇呢?他却说如果抓你们,你们跑,我们开枪打,打死都是正常的,白打。张小苏是后勤部的,购买物品都是她的事,后来常常听她自己说,也不知撞哪了,腿青一块,紫一块的。

隔了一段时间,他们开始问一些问题,我说我甚么也没做,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张小苏说没说你是犯人,只是想了解点事等,我拒绝喝水、吃饭。后来,得知高明星也是从绑架到安全局就绝食、绝水。而由于突如其来的暴力绑架,我身体已经被折腾的很弱,全身都麻且发抖,心脏时而感觉气脉不够用,找来一个说是内部医生给我测量血压,说是正常,可我全身都没有力气,发麻发抖等,他们说是我装的。

此时,感觉到好多人过来看我,他们安排了看守我的计划,三小时一轮班,每班两个女科员看守,寸步不离,昼夜不睡,窗簾不让打开,看不到外面。

从绑架我们到安全局约两小时左右,又在安全局内铐在椅子上两个多小时,他们才让我上厕所。我的腿依然走不了路,是他们两个男的架着我到女卫生间门口,再由女的搀扶我去卫生间,回来时,还是两个男的架着我。

以后的时间他们轮番给我不停的讲,两天两夜不让睡觉。如何如何牵连别人,要把我六十六岁的父亲、哥哥、姐姐都抓起来,还有我大舅、老舅妈等都要受牵连,要给我家人先拘留再判刑够判三年,让我在监狱中见到我泪眼纵横的老父亲等,我要判多少多少年,比杀人放火还严重,出来时就已经是老太太了。又说高明星和我下雨天,不穿雨衣,顶雨骑车往哪跑,这几年东躲西藏,不敢出屋、不敢见人等,说我瞅瞅你那身衣服(被绑架时弄脏、撕破),现在大街上哪有穿你那衣服的啊!应该如何如何享受生活,看看人家(他们)怎么生活等,利用各种词汇,各种方法,包括提审时针对我的心来找漏洞、想钻空子(他们想方设法要给我换衣服,不想让撕破、弄脏的衣服叫别人看见。后来,我换了自带的衣服。)我始终不说话,不睁眼,说甚么,都没能动了我的心。他们又气又急,将我换坐在一个大椅子上,两个手向前伸开,用大椅子前面带的大木楞子将两手分别扣在相应的两端,再把大木楞子的一端用粗铁丝一样的东西固定拧上。

他们又说我炼功全家人如何反对、如何不支持、我爸大年三十独自一人在河边,问他干甚么,我爸眼泪汪汪的说散步,只有我二哥、二嫂回家过年,其他的子女尤其是我都不在身边,气的说全当没我这个女儿,他们还说我妈就因为我炼功被活活气死等,见一个人说一遍。我始终不语。

有时他们(王旭)大声呵斥的说,我只有气无力的说我没犯罪、我不是犯人,对讲话的人说不要激动,其它我均不配合。他们无论怎样劝我,利诱我吃饭,我就是不吃不喝。有时她们(负责看守的女科员)在我面前讲甚么东西怎样怎样好吃、如何如何好吃,还有时拿着饭菜到我面前,让我闻味道。有时让我喝水、我不喝,他们命令看守我的女科员给我弄湿我的嘴唇,我拒绝,她们趁各种时机或角度就想往我嘴里弄几滴水、或给我擦脸,弄湿我嘴唇,她们弄,我就往一边扭头,把嘴闭的紧紧的,如果她们强硬,我就使劲往后边的墙上撞头,抗议她们的行为。有时她们想用吸管强制我喝水,没能得逞,一次强行给我擦脸,用意让我清醒,听到他们的语言刺激我,只要我开口,或找到突破口就来攻击我;也想让我嘴唇湿点,有想喝水的想法,我还是撞墙抗议,他们还硬来,命令非擦不可,我更是使劲撞墙,结果被当时看守我的一位女科员用手垫住,当时她的手就乌青了很大一块。我说吃饭、喝水是我的自由,你们没有权利强制,如果你们强制我就抗议,他们说你为甚么不吃饭不喝水,我说如果在家,我每天都吃饭喝水,是你们暴力绑架了我,我就不吃饭不喝水。他们一点招也没有。

直到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拿出了一个拘留证,要我签字,我拒不签,他们还是几个人抠着掰着我的手指强制按了手印,随即说:“你说不说,不说就给你送走”,我还是不说,周大队说把我的东西(衣服)收拾一下,又给我戴上头套,两个人架着我将我托出一楼关押我的房间,走了一段,他们让我坐下,只听耳边有类似轰鸣的噪音,稍等了会,又让我起来,将我拖到另一个房间。与在一楼的房间很相似,摘掉头套后,我发现地上有高明星的摩托车帽,我的包里带着的包笔记本的泡沫塑料袋,还有高明星身穿的半袖上衣。我看着衣服,起初她们看到我看见衣服表情很不自然,我想法让她给拣起来,我说我要叠起来,我拿着衣服,仔细查找是否有打过他的痕迹,没有发现甚么,又四下看看地上有六、七个烟头。绑架那天,他这件衣服是穿在里面(是雨天),外面又穿了件长袖,我知道这是关过他的地方。后来从他们的话中得知,原来我被关在一楼,高明星被关在二楼。

可能是当天的下午,周大队、张小苏又问我说不说,我还是不说话,不吃饭、不喝水,他们说好那就给送走,好地方你不说,你非要给你送走是不是?到时候你自己就找着要说了,换个环境看你还有没有我们对你这么好?我又被戴上头套,这回给我托着架着我又上了车,把我拉到了离那不太远的地方,好像是水利局旁边,鸭绿江公寓商务酒店,两个女的架着我,一晃一歪的走上了四楼,我边走边被拍照,关在四楼的404房间。

進屋就是一种很恐怖的样子,那个大木椅子早就提前搬来这里了。他们的表情很严厉,又是次所谓的提审,叫甚么名,姓甚么?出生年月日,其他等,我不说话,他们拍桌子,大声拉长提高嗓门声音、表情严肃等,我就是不配合,还说:“陈尚怎么就你自己来了?人家高明星怎么没来?人家该吃吃该喝喝,还看报纸,还吸了好几根烟呢。”(这是张小苏说的,也是他们的一贯伎俩,谎、诈、欺骗等)。后来不知何时,他们把高明星也转到了这里,关在刚一上四楼的401房间。

他们想找我的家人劝我吃饭,就问我与家里谁最好、最亲,想劝我吃饭,我说跟谁都一样。他们感觉我姐与我很亲,就去了我姐家,了解我的个性。后来告诉我,刚开始我姐态度不好,后来谈一会后,我姐态度好了,说我最犟。他们感觉到即使我姐来了,我也不一定能动心,起不到作用,还把消息传出去,所以就没找。他们好像是从凤城接来了两个人,说是让我看谁来了,我一直不睁眼看他们,他们说那就让出去吧,我也不知是谁来了。我就告诉他们真修的坚定信念是甚么也动不了的。他们很生气,很着急。

后来我想用正念的目光,看他们。以后,每次提审我时,我就边发正念,边正视他们,他们有些心虚。我说不是你们说我不敢睁眼看你们吗,此后,每次提审我就一直看着他们发正念。

后来,周大队个别私下与我交谈,试探我怎样想的。我讲真相,并说出了我妈因身患严重心脏病,出院后,甚么都干不了,说话声音像蚊子叫一样特别小,我有位亲属是医院院长说只能维持,后来我修炼了法轮功,我妈也炼了,炼功后,病都好了,也不用吃药了,不仅说话声音大了,地里活也能干了,也能上山了,搞副业卖点钱甚么的,身体全都好了。可是从九九年国家开始下令镇压不让学、不让炼后,她就害怕了,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回来后被罚款二千五百元,关了五十一天拘留所后,我妈在政府高压下彻底不炼了。(因我妈不识字,本身就没学过法),只是炼动作,她当时就是为了袪病健身,她放弃了修炼选择了你们所说的去医院治病,可一年左右的时间,她的病又犯了,又吃上了药,说话声音又变的小了,她把生命交给了医院,吃着药还的承受病痛的折磨,最后失去了生命。你可以问问我们的邻居,谁不知道我妈炼法轮功时身体全好了,不炼了,病又犯了,住院等,最后却失去了生命,我很惋惜,但我没有办法,谁也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后来,他们再也不说我妈是被我炼法轮功气死的话了。

在鸭绿江公寓商务酒店,我说我要见我丈夫,否则就不吃不喝。他们说少吃点,请示下,就让见,后来他们说如何让我相信你,问你甚么你都不说,自己叫甚么也不知道啊,我说你们都知道还来问。后来,他们都说高明星已经吃饭了,你为人家扛着,你那个对像(丈夫)甚么都说了,你还扛着,你还给他扛着?恶警就是各种方法来引诱、攻击我,还是想让我说出他们想知道的。从他们的提审和谈话中,他们老想以他们的意愿逼着我达到他们的目的。

第6天时,又换个地方,就是我走脱的丹东市五龙背温泉疗养院。

快要到丹东市五龙背温泉疗养院时,我仰头看到前面有辆车,想可能是高明星在里面,到了院内,从头套的鼻口处看到车牌号是辽F15468,看到车停在了我去的前面一排房,整排是南北方向。

我下车后,被两人架着关到最后一排(东西方向)房子的最里边一间109房,進屋摘下头套,我的头都晕了,上不来气了,感觉路途很远,知道是农村,其他甚么也不知道,因为从关押我们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三个小时一换班,轮换看守,头两天是日日夜夜不让睡觉。去卫生间一直都是两个人在旁边,一脚在前,一脚在后的站着,时刻有人看着,晚上她们都不睡觉,从不让开窗簾,看不到外面。从在鸭绿江公寓商务酒店后几天开始,我有时就与她们说话了,谈家常,适当讲真相。他(她)们都是要救度的对像,是被恶党邪灵用权力与利益收买,被物质迷惑的对像,被利用的工具。我讲不管我以后怎样,我都希望你们平安,前提是需要明真相、三退,天要灭中共,三退保性命。

后来得知,高明星也被关在最后一排房,约是102或103房。

十五天的时候,提审我,我就不说话了,他们还是说境外给我们钱,我和高明星没有这么多钱,抄家中的东西说价值七、八万元,前几次我就说是三万左右,包括台式机(三块硬盘)、笔记本、多台刻录机、DVD播放机十几台、电瓶8块、打印机等。现金一万元左右,具体,他们说会让高明星签字。我一直说是高明星的钱,没人给我们钱,他们就说对不上,说我们没有这么多钱。

我说:“我说甚么你们都不相信,那我就没有必要再说甚么了,”他们又问与明慧联系,我一字也不说了,周大队说陈尚说话,怎么不说话了?说话。持续了约近一小时,我也不说话,他知道对我哼没用,就假装笑嘻嘻的说,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不信咱就看,坐到后天早晨都行,不说你就在这坐着,我们累了,换人陪你。我始终不语,一直在发正念。他把我关到了暂押室,就是在走廊的最里头,三面是走廊的墙,再按个大铁门距里墙一米至一米五,不是钢筋的,是很粗的像方块那样的铁焊的门,与走廊一样高,贴里墙打了个大约三十至四十厘米宽,长与走廊同宽,比椅子稍矮的小炕,根本躺不下,也不是人呆的地方。刚到这个地方时,周大队就说按规定表现好了,就让睡床,表现不好就睡那里,看你腿伸不了,躺不下的,怎么睡?我就说了那哪是人呆的地方。

進去后,我又开始绝食绝水。开始,他想以这个,让我怕,主动交待,还告诉看守我的女科员,她要吃饭,就给打,不吃就不给打,意思就是不用劝,人都有个极限,到时她自己就要吃了等。过一段时间,张小苏过来,她看到,我两腿放在一起就说我炼功,让看守我的人给我铐上双手铐。又一天,她过来跟我说话,说你怎么了,一阵一阵的,领导说的话你好好想想,怎么又不说话呢,告诉你没人跟你说话,你要不说话,我可走了,我真的要走了,没人搭理你了,我也不搭理你的时候,你就完了。想让我开口,(她把聪明都用在了使坏上,表面上看似很关心你,实质上与周大队常常在一起出坏点子,以为别人看不出,很是圆滑,是后勤部的,从绑架我们起,大买,特买,让科员卖命,在这里,我还看到,她给每个看守我的科员二百元钱,打车也给报销等)我也不说话,不吃、不喝。

一次,她们在屋内看书,我在外面的暂押室,她们不怎么看我了,而且我还能看到,提审室的时间,可以立掌发正念了,多好啊,只要她们看不到,我就立掌发正念,晚上也是。又是17号早,给我打开,让我上厕所时,看守的发现我脸热,摸我额头有点发热,就给周大队打电话说,我发烧了,请示让我回屋床上休息。我想你让我進就進,让我出我就出啊,我不走,依然躺在那,后来,周大队亲自来了,命令看守的人使劲将我推起,他和看守的科员将我扶到屋内的床上,我就躺下了,当时我就是感觉有点热,并没感觉发烧,由于路途远,否则当时又把医生找来了。躺到中午,问我吃饭吗?我不吃,他们就有些害怕了,发现用甚么对我都没用,就说打葡萄糖,到晚上,我还是不吃饭,他真的又急又火,说明早打针,不吃就打葡萄糖,这回真打,你说上回不让打针,这回不能再听你的了。

从十五日把我关到暂押室后,我不吃、不喝,周大队就很生气,也没提审我,问我为何不吃饭时,我说把我关到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当然不吃饭、不喝水,我对谁都没意见,我们没有敌人,我是对事不对人。其它时间,每天都是提审、训话,灌输邪党理论,所谓的法制宣传,利用各种办法要摧毁修炼者的意志。

二十一日晚,我打开手铐,走出了这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0/161779.html

2007-08-27: 关于鞍山市大法弟子高明星被非法迫害一事的追踪报导
高明星、陈尚是在8月1日从沙里寨乡自兴村陈尚老舅妈家出来,在门前的路上被丹东国家安全局绑架的,绑架后二人分别坐两辆车被带上头套押到丹东国家安全局。

现在高明星被非法关押在丹东市五龙背温泉疗养院,那是暗设审讯的地方,外表看不出来,可能近期会转移地点。请知情人提供信息。

陈尚于8月21日晚正念闯出,现在邪党出动大量恶警查找陈尚的下落。

参与看守大法弟子高明星、陈尚的丹东国家安全局人员:

负责提审高明星的有自称姓王的男约40多岁,此人身高180左右,身材略胖,大眼,参与绑架。

王旭男,30多岁,带近视眼镜。

姓侯的(音)男;姓徐的男,50岁左右、老家是凤城的;王林(音);
负责提审陈尚的是姓周(音,不一定是此字)的,男,50岁左右,身高可能不超过1米7,他们称他为大队长。

参与提审的有张小苏(音),她是负责后勤的,警号:235123,参与绑架。
起初王旭也提审过陈尚,参与看守陈尚的女性安全局人员:马大姐(50多岁,快退休了);白小红;李真伟(27岁);不知姓名的女孩26岁,身高1米65左右;娜娜(30岁);叫小露的(30多岁,身高1米65以上,她的女儿叫桃桃);叫小解的(30多岁,身高1米62左右);叫小英子的(41岁);叫小边的(42岁);还有几个不知姓名的,还有一个就是44岁的,好像参与绑架的。

绑架陈尚的司机,也参与了提审。
参与迫害的轿车车牌号:辽F15468
参与看守的还有叫齐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7/161594.html

2007-08-25: 辽宁鞍山大法弟子高明星等被绑架情况补充
高明星、陈尚是在8月1日从沙里寨乡自兴村陈尚老舅妈家出来,在门前的路上被丹东国家安全局绑架的,绑架后二人分别坐两辆车被带上头套押到丹东国家安全局。

现在高明星被关押在丹东市五龙背温泉疗养院,那是暗设审讯的地方,外表看不出来,可能近期会转移地点。请知情人提供信息。

陈尚于8月21日晚正念闯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5/161507.html

2007-08-20: 辽宁鞍山大法弟子高明星等被绑架的情况
根据已经掌握消息,初步推断,七月三十一日或八月一日辽宁鞍山大法弟子高明星
是去丹东市沙里寨镇亮子河村八组的大法弟子陈尚家,被绑架的。绑架高明星后,恶警于八月一日上午十一至十二点时,又绑架大法弟子陈尚夫妇,同一日,又绑架了辽宁鞍山大法学员马江源。八月五日,恶警押解高明星抄了其在辽中茨榆坨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0/161213.html

2007-08-03: 大法弟子陈尚夫妇在辽宁凤城市沙里寨镇被恶警绑架
八月一日上午十一至十二点时,大法弟子陈尚夫妇在沙里寨镇亮子河村八组的乡间小道上被恶警绑架,现不知被送往何处,已知参与绑架的恶警有沙里寨派出所所长恶警徐明,其他是外地的不清楚。详情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3/160071.html

丹东 凤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19-10-23:
刘家河派出所 4158920444
胡国荣 所长 4158922981 13941512588
伊晓东 副所长 13842512851 4158922985
李岩 15942580644

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 韩宏建 4158120732 13941594567

丹东看守所
所长 李彤 13050368141

丹东市女子看守所 4156250324
所长 宋瑞敏 13942556566
周莉莎 教导员 4156250327

2019-10-23: 附:部份相关信息
辽宁省凤城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0号
邮编:118100
电话:0415-8122253
书记:陈志华13604157847
副书记:花吉强0415-8158680、13841562633
维稳办主任:林波0415-8158610
人员:于剑华、邱少伟、马泽群、陈澄、方彦迪、王佳彤

辽宁省凤城市公安局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2号
邮编:118100
国保大队
大队长:韩宏建0415-8120732、13941594567、(宅)0415-8140567
教导员:刘鹏霄13604952645、(宅)0415-8669988
警察:徐景春13942582033、(办)0415-8120732
警察:李双田13700184364、(办)0415-8120732
警察:焦束文13941532756

2019-09-26: 辽宁省凤城市政法委:
地址:辽宁省凤城市邓铁梅路20号 邮编:118100 办公电话:0415-8122253
书记:陈志华 手机:13604157847
副书记:花吉强 办公:0415-8158680 手机:13841562633
维稳办主任:林波 办公:0415-8158610
人员:于剑华 邱少伟 马泽群 陈澄 方彦迪 王佳彤

凤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大队长:韩宏建 办公:0415-8120732 手机:13941594567 住宅:0415-814056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5)

2010-04-29: 邮信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
辽宁省女子监狱:邮编:110145
辽宁省女子监狱电话:(区号均为沈阳区号:024,前四位是8929)
监狱长杨莉 办024-89296666 住024-86914173 手机13390118299
主管监管工作副监狱长房淑霞 办公室电话024-89296633 住宅电话:86164016
手机:13390116633
政委办公室: 89296677 纪委书记室: 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 89296767
总师办: 89296888   办公室:   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狱政科长:  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 89296689 89296690 89296691
医院办公室: 89296857  89296859  89296860
医院教导员: 89296861 医院值班室:89296862
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  89296865
一监区队长吕冬梅 科长吴宏 办公室电话024-89296866
二监区大队长:丛卓 徐区长办公室  89296867、 89296869
二监区教导员: 89296870
三监区办公室:89296871、89296872
三监区区长:89296873       传真 89296875
四监区办公室:89296876
五监区办公室:89296877、89296878
五监区教导员:89296777
变电所:89296879
锅炉房:89296880
六监区:89296885 、89296881 、89296882 、89296883
七监区:89296889 、89296886 、89296887
八监区:89296898 、89296893 、89296895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 科长:李可巧(李鹤翘)
九监区办公室:89296892 、89296893 、89296895
武力电话: 89296896
十监区: 89296899
(法轮功学员孟玉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九监区)

辽宁大北女子监狱十监区三小队
科长姓崔
队长办公室电话:024—89296825、 024-89296857

2010-02-10: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张队长(此人受邪党毒害很深,迫害大法弟子)电话:01569880605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