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0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青岛 莱西市 >> 刘淑香, 女, 63

个人情况: 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莱西市
拘留时间: 2007年7月17日
个人近况: 2017年6月25日 迫害致死 (2007-07-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07-2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41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09: 山东莱西法轮功学员刘淑香含冤离世

山东省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刘淑香,因历经中共长期迫害,身心受到严重伤害,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刘淑香于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她按照真、善、忍做人,获得身心健康道德升华。

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刘淑香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莱西“610”非法关押了四十多天,扣掉了近一年的工资。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刘淑香被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有预谋的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上午,刘淑香从江西大女儿家返回莱西途中在车上向人讲述大法真相,在潍坊站下车时,遭潍坊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九日上午,莱西城关派出所数名警察到她家敲门骚扰。

一、修炼大法获得健康和生活勇气

刘淑香曾有一个幸福的家,丈夫在土地局工作,有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可一九九八年一场车祸夺走了她丈夫的生命,她和两个年幼的女儿艰难度日。

就在她身心交瘁、精神陷入极度痛苦时,她遇上了法轮大法。大法解除了她心中的痛苦和忧愁,她也因此有了把孩子抚养成人的信心、有了支撑起这个家的勇气和力量。修炼后的刘淑香道德高尚、身心健康,人们总看到她每天乐呵呵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她在单位管理卫生,有一个班主任让学生到厕所用洁厕灵刷厕所,准备市里来检查,中午十一点多钟她正下班时,看到学生在刷厕所,她想孩子这么小,万一出事怎么办?她要过喷雾器自己在厕所喷刷,不小心喷雾器坏了,全喷在她整个脸上,两只眼睛一点看不见了,到医院眼科门诊就诊,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诊断是化学性烧伤,她想家里孩子在上学,不能住院,她要求回家,就这样坚持没住医院,在家里休息了两个月就全好了。她的住院病例还有,这都是真实的。假如让那个学生去干,后果不堪设想,事情发生后,领导不让人说,也不准别人知道。这件事,如果她不学法轮功,她也不会去管这个事,只因她学大法真心的为他人着想才会去干。

类似的事情不知有多少次。二零零三年非典时间,也是人们从中捞钱的机会。很多单位都是领导亲自购药,也有的为捞钱免职的。可她们单位领导不仅不亲自购药,他们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句。一直都是她自己购药、购物,领导都很放心,都知道她修大法,都知道她不会去做损人利己的事。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她买回来的物品,领导直接就签字,从不过问花钱多少的问题。说实在的,如果她不是修大法的,或许在这个时期,她也能赚一笔很可观的钱。不仅如此,她为了能让全校师生有一个好的环境,她经常早来晚走的背着喷雾器楼上楼下的喷洒药物,甚至有时一天要好几次。领导多次在校会上表扬她。

她工作认真,全心全意的为广大师生服务。谁都了解她,在学校按理单位录取学生时应有医疗费,可单位不收,她只得自己先拿钱购药,然后再用于师生(多数是学生用的)遇到学生头疼脑热的、或是跌打外伤的,收费都是只收本钱,一元两元的,可就是这些本钱也是经常收不起来的,没办法她只好自己垫上,这样的事无计其数。作为医生,救治病苦是她的责任,所以即使收不上钱,她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何况法轮功教她们在哪都要做个好人。难怪“610”恶人几次到学校欲骚扰她时,都被领导拒绝了:人家这么好,叫人家往哪转啊?

二、捏造偷车罪名绑架,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610”恶人无耻的窃听了早上她与姨母的手机通话,知道她要去看望病危多日的姨母。在她出门走到楼下的时候就被青岛路派出所第二警务区的恶警宋文哲和赵宾等五、六个便衣无缘无故的绑架到城关派出所。她问他们为什么抓她,赵宾等人说:你是偷车人,那个偷车的人跑了,你们是一伙的。她这才知道他们是早已预谋的绑架她:她刚走到楼下,看到宋文哲正在打电话,一个骑摩托车的陌生男人对她说:她带你上车站吧,没有公交车了。她说不用。他一边说一边拉她,表现得象是很熟悉她的样子,一会功夫,一辆没有牌子的白色面包车开到小区大门口,下来五、六个便衣把她抓进破面包车上,原来他们是在演戏。

她莫名其妙的被“610”光天化日之下诬陷、绑架。他们抢走了她的包,偷走了她家的钥匙,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没有经过她的家人,恶警偷偷的私自非法抄了她的家,抢走了家里的电脑、复印机、MP3、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等。当时李为魁拿着抄家时的物品清单让她签字,她跟他讲真相,他不听。她说:你这样做会遭报的,你要上恶人榜的。他说:她不怕,有第一次上恶人榜,就不怕有第二次。

她被非法囚禁在城关派出所一天多,他们把她给姨母准备的送终衣服全都翻开了,弄得乱七八糟。她跟他们说:她姨母快不行了,她得赶紧去看看她,你们别再胡说八道了。你们昧着良心作恶,将来遭报的是你们。恶警说;你把偷摩托车的人放跑了,等找回来再放你。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他们给她戴手铐非法送往青岛看守所,“610”的恶人这时才现出本相,改口跟狱警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原来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她送了一本《九评共产党》给派出所的宋文哲,希望他能分清是非,他不但不看,还故意诬陷设计把她送进监狱。

七月十九日晚,她小女儿佩佩回家拿学费,发现门都反锁着,钥匙打不开。佩佩找来锁匠打开锁一看,家里乱极了,衣物扔满地,拉开抽屉找她给准备的学费钱,什么也没有,再一看自己心爱的电脑也不见了。佩佩哭着到处去找她,孩子知道妈妈又被抓走了,可怜的佩佩嗓子都哭哑了。

佩佩打电话把在外地上大学的大姐叫回来了,她俩一起去公安局找沈涛要妈妈,沈涛恶狠狠的对大女儿说:再来叨叨就把你也抓起来,当时把佩佩吓哭了。后来她弟弟也去找沈涛要人时,沈涛欺骗家人说:她在车站发法轮功资料。当时家里人都信以为真。

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莱西恶警到看守所跟她说:你被逮捕了。之后莱西法院偷偷非法给她判刑四年,无任何手续,既不通知她,也不通知家人。可在判决书中竟然说公开开庭审理,难道还有不用被告到庭就可以审理判决的吗?想判谁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判谁,这也叫法院啊?

她被非法送进山东济南女子监狱,在集训队,她们没有人性的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写所谓“四书”、“六书”,不配合,犹大就大打出手,好人不让当,必须“转化”当恶人。在监外不准当好人,在监内不让当好人,叫你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打,逼迫的手段很多种。集训队就是法西斯队,体罚、罚站、不许睡觉等等。她被他们罚站腿站不住了,不会走路,到医院医生问怎么了,她们不让她说真话,她实话实说是她们罚站罚的,她们说她告状,又改变方式罚她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破了皮也不让站起来,就这样连续几个月的罚。在集训队近五个月的时间说她心脏病,非让她吃药,不吃就灌。近半年后,她被分下监区了,才离开集训队这个黑窝。在监区不转化的就不准打电话,不准接见;不配合邪恶不写“四书”,就被剥夺了一切自由,不准跟其他人说话、接触等等;因为不写“四书”不写批判师父和大法的材料,不转化,就是劳动得一万分,干的再好再多,一天刑也不给你减。四年牢狱迫害,给刘淑香的身心造成了很大伤害。

刘淑香遭冤判后,莱西教体局在“610”的授意下将她非法开除了公职、剥夺了她的工资,断绝了她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那年她小女儿只有十五岁,大女儿刚考入硕士,两个女儿正急需学费。而莱西“610”却毫无人性、伤天害理的剥夺了她娘仨赖以生存的工资,害的她两个女儿东借西借维持生活和上学的费用,欠下了一大笔债。

这些年,她生活的十分艰难,大女儿每月给她几百元的生活费她都舍不得花,尽量节省下来还债。面对生活的窘迫她心中的苦楚可想而知,多年来,她心理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直到她离世前城关派出所公安还到她家敲门骚扰。

刘淑香带着无限的遗憾走了,她的走给人们留下令人发醒的深思:是谁害死了她?是中共邪党及莱西“610”与那些追随江泽民集团参与迫害她的人害死了她。

中共对法轮功十八年的残酷迫害,导致数不清的美满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莱西“610”公、检、法相关人员不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体上的迫害,非法关押、诬判法轮功学员,还对他们实施经济上的掠夺,抄家、罚款、停发工资等恶行。莱西多名法轮功学员历经邪恶迫害后含冤离世。

中共自窃国以来,发动了数次运动,残害大批善良百姓,而现在仍有个别官员,仍幻想着以迫害法轮功为自己积累所谓“政绩”,谋求仕途。这些人是在为自己选择了一条不归路,葬送前程,断送生命,而且还要殃及家人。大量的恶报数据足以证明了这一点。希望那些人在最后仅有的时间里,赶快清醒,做出明智之举,不要一错再错,毁己害人,为自己也为家人留一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山东莱西法轮功学员刘淑香含冤离世-350784.html

2014-04-24: ◇山东省莱西市大法弟子刘淑香已于2014年4月19日晚6点半回家

2014年4月19日上午9点27分,山东省莱西市大法弟子刘淑香在潍坊火车站下车,在站台上被两名铁路警察无故扣押行李包和背包,并把她带到车站派出所,逼问真相手机和大法书从哪儿来的,怎么给人打电话讲真相,扣押10小时,晚6点半才放她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4/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90286.html

2014-04-20: 山东省莱西市法轮功学员刘淑香被绑架

山东省莱西市法轮功学员刘淑香,六十多岁,原月湖小学校医,二零一四年四月十九日上午从江西南昌女儿家返回莱西途中,在潍坊倒车时,遭潍坊火车站派出所警察绑架,据说潍坊公安局已通知莱西公安局去接人。

刘淑香曾在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被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绑架,同年被莱西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0255.html#14419232851-48

2012-03-8: 小学校医自述被非法判刑迫害的遭遇
我叫刘淑香,是青岛莱西市月湖小学的校医,今年五十八岁。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我被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同年被莱西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回家。

一、一份《刑事判决书》凸显中共践踏法律、破坏人权

所谓的判决书[(2007)西刑初字第417号]这样写着:审判长王焕先,审判员胡乃杰、张云庆。(一)“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二)“刘淑香携带法轮功宣传品在莱西汽车站被查获”(三)(2)证人宋文哲证言证实,2007年7月4日上午我与协管员曹京勇到土地局家属楼刘淑香家登记户口,向外走时刘淑香让我等待,给我点东西,她从家中拿出一本《九评》书还有一袋护身符给我。(3)证人曹京通证言证实,2007年7月4日我与宋文哲登记莱西市土地局住户的户口,下楼下宋文哲说刘淑香给他法轮功东西,我看是一本《九评》、三个护身符。判决书上面的时间是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

针对这份判决书我有几点质疑:一、“公开开庭审理”。事实是莱西市法院到青岛大山看守所里秘密非法“提审”了我,我是接到判决书才知道被非法判刑的。这就是所谓的“公开开庭审理”!二、在“莱西汽车站”查获。事实是我在我家楼下被绑架,家人质问恶警,他们向家人谎称我在“莱西汽车站”发材料被抓。三、证人证言中前后一个“曹京勇”、一个“曹京通”。本应庄严执法的法律机构,不是运用神圣的法律来保护守法善良的公民,反而如此耍流氓,把法律当成迫害好人的工具,践踏人权,犯罪的正是你们自己和胁迫你们犯罪的中共。

二、捏造偷车罪名绑架,被冤判四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正值暑假期间,我到北京去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莱西610非法关押了40多天,扣掉了我近一年的工资。我和两个孩子的生活全靠我的工资来维持,我没耽误一天工作,照常上班,就因为说真话工资不给发,连生活费都不给。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文规定“言论自由”,犯法的是谁呢?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610恶人无耻的窃听了早上我与姨母的手机通话,知道我要去看望病危多日的姨母。在我出门走到楼下的时候就被青岛路派出所第二警务区的恶警宋文哲和赵宾等五六个便衣无缘无故的绑架到城关派出所。我问他们为什么抓我,赵宾等人说:你是偷车人,那个偷车的人跑了,你们是一伙的。我这才知道他们是早已预谋的绑架我:我刚走到楼下,看到宋文哲正在打电话,一个骑摩托车的陌生男人对我说:我带你上车站吧,没有公交车了。我说不用。他一边说一边拉我,表现得象是很熟悉我的样子,一会功夫,一辆没有牌子的白色面包车开到小区大门口,下来五、六个便衣把我抓进破面包车上,原来他们是在演戏。

我莫名其妙的被610恶人光天化日之下诬陷、绑架。他们抢走了我的包,偷走了我家的钥匙,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没有经过我的家人,恶警偷偷的私自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家里的电脑、复印机、MP3、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等。当时李为魁拿着抄家时的物品清单让我签字,我跟他讲真相,他不听。我说:你这样做会遭报的,你要上恶人榜的。他说:我不怕,有第一次上恶人榜,就不怕有第二次。

我被非法囚禁在城关派出所一天多,他们把我给姨母准备的送终衣服全都翻开了,弄得乱七八糟。我跟他们说:我姨母快不行了,我得赶紧去看看她,你们别再胡说八道了。你们昧着良心作恶,将来遭报的是你们。恶警说;你把偷摩托车的人放跑了,等找回来再放你。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他们给我戴手铐非法送往青岛看守所,610的恶人这时才现出本相,改口跟管教说我是炼法轮功的。原来是二零零七年七月三日,我送了一本《九评共产党》给派出所的宋文哲,希望他能分清是非,他不但不看,还故意诬陷设计把我送进监狱。

七月十九日晚,我小女儿贝贝回家拿学费,发现门都反锁着,钥匙打不开。贝贝找来锁匠打开锁一看,家里乱极了,衣物扔满地,拉开抽屉找我给准备的学费钱,什么也没有,再一看自己心爱的电脑也不见了。贝贝放声大哭,到处去找我,孩子知道妈妈又被抓走了,可怜的贝贝嗓子都哭哑了。

我小女儿打电话把大女儿叫回来了(她在外地上大学),她俩一起去公安局找沈涛,沈涛恶狠狠的对大女儿说:再来叨叨就把你也抓起来,吓得小女儿哇哇直哭。后来我弟弟也去找沈涛要人时,沈涛撒谎,欺骗家人说:她在车站发法轮功资料。当时家里人都信以为真。

零七年七月二十七日,莱西恶警到看守所跟我说:你被逮捕了。之后莱西法院偷偷非法给我判刑四年,无任何手续,既不通知我,也不通知家人。可在判决书中竟然说公开开庭审理,难道还有不用被告到庭就可以审理判决的吗?想判谁就可以用这种方式判谁,这也叫法院啊?

我不服这样的所谓判决,我没有违反国家的任何一条法律,也没有伤害他人,只是澄清法轮功真相,劝人行善,言论和信仰是天赋人权。于是我上诉青岛市中级法院,法院一不知名的女法官说:维持原判。我问为什么?凭什么?她说:就凭一本《九评共产党》就够四年。就这样,无处申冤,我被非法诬陷冤判四年。

我被非法送进山东济南女子监狱,在集训队,她们没有人性的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转化”,写所谓“四书”“六书”,不配合,犹大就大打出手,好人不让当,必须“转化”当恶人。在监外不准当好人,在监内不让当好人,叫你骂师父骂大法,不骂就打,逼迫的手段很多种。集训队就是法西斯队,体罚、罚站、不许睡觉等等。我被他们罚站腿站不住了,不会走路,到医院医生问怎么了,她们不让我说真话,我实话实说是她们罚站罚的,她们说我告状,又改变方式罚我坐小板凳,臀部都坐破了皮也不让站起来,就这样连续几个月的罚。在集训队近五个月的时间说我心脏病,非让我吃药,不吃就灌。近半年后,我被分下监区了,才离开集训队这个黑窝。在监区不转化的就不准打电话,不准接见;不配合邪恶不写“四书”,就被剥夺了一切自由,不准跟其他人说话、接触等等;因为不写“四书”不写批判师父和大法的材料,不转化,就是劳动得一万分,干的再好再多,一天刑也不给你减。

就因为一本《九评共产党》我被诬陷迫害了四年,被迫害的家破人散,我的亲身经历更加印证了这本书所讲的都是事实,记录了共产党的累累罪恶!中共就是怕人们说真话才残酷迫害我们。

为了构陷绑架我,居然设套诬蔑我偷摩托车,非法判刑时又说是因为我给警察送了一本《九评》,使我身陷冤狱四年,还无理开除了我的工职,断了我两个孩子的生活来源和生存条件,哪个政府会如此卑鄙残暴,对自己的乡亲百姓毫无人性的横加迫害?!

当时莱西恶人非法提审我时,要我供出莱西同修、资料来源等。我不配合他们,他们竟扬言:不说(不出卖大法弟子)就判她。多邪恶啊。恶警沈涛明知道我孤儿寡母,却是非不分,丧尽天良,而且一直在幕后指使。在济南监狱,沈涛还勾结监狱集训队,让他们迫害莱西的大法弟子

三、修炼大法获得健康和生活勇气,我全家受益

其实我也曾有一个很幸福的家,丈夫在土地局工作,有两个聪明可爱的女儿。可在一九九八年一场车祸夺走了丈夫的生命,这个家从此不完整了,剩下了我和两个年幼的女儿。由于自己过度悲伤,身体渐渐不佳,可谁能替我承受呢?谁又能帮的了我呢?在我身心交瘁、生活最困苦时、最无望时,一九九九年初同事帮我找到了宝书《转法轮》,解除了我的痛苦,消除了我和孩子的忧愁,我也因此有了把孩子抚养成人的信心。

自从学习了法轮功,我按书中教导的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身体渐渐好了,精神也好了,这是任何力量都不能替代的,包括父母兄弟也做不到啊!是大法的教导让我有了支撑起这个不完整的家的勇气,让我有了活下去的力量。

十多年来我没有吃过药,没有打过针。大女儿先天眼疾(散光),从六岁就戴眼镜,医院让孩子做手术,因为孩子太小没去做手术。因常年戴着高达850度的眼镜,鼻梁压破了皮,眼睛也变形了。她还有严重的鼻炎,每年冬天都要打针吃药,不吃药连学都上不了。自从我炼功以后,不知啥时候女儿的病不治而愈了,不知不觉中女儿850度的眼镜扔掉了,到考上大学时检查视力正常了。起初我并没有想到孩子也会受益,只想自己炼功祛病健身,现在我真的体会到师父讲的法:“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小女儿从我炼功以来到二零零七年间,她从来没得什么病,也没吃过药。但就从我被绑架以后的这四年中,小女儿不仅生活无人照顾,无依无靠,被邪恶惊吓,身心都受到严重打击,身体出现毛病,因饥一顿饱一顿,胃也有病,靠吃药打针来维持。仅从这些就足以说明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是真实不虚的,是无法抹杀和掩盖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份我在单位管理卫生,有一个班主任让学生到厕所用洁厕灵刷厕所,准备市里来检查,中午十一点多钟我正下班时,看到学生在刷厕所,我想孩子这么小,万一出事怎么办?我要过喷雾器自己在厕所喷刷,不小心喷雾器坏了,全喷在我整个脸上,两只眼睛一点看不见了,到医院眼科门诊就诊,医生说必须住院治疗,诊断是化学性烧伤,我想家里孩子在上学,不能住院,我要求回家,就这样坚持没住医院,在家里休息了两个月就全好了。我的住院病例还有,这都是真实的。假如让那个学生去干,后果不堪设想,事情发生后,领导不让人说,也不准别人知道。这件事,如果我不学法轮功,我也不会去管这个事,只因我学大法真心的为他人着想才会去干。

类似的事情不知有多少次。二零零三年非典时间,也是人们从中捞钱的机会。很多单位都是领导亲自购药,也有的为捞钱免职的。可我们单位领导不仅不亲自购药,他们甚至连问都不问一句。一直都是我自己购药、购物,领导都很放心,都知道我修大法,都知道我不会去做损人利己的事。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买回来的物品,领导直接就签字,从不过问花钱多少的问题。说实在的,如果我不是修大法的,或许在这个时期,我也能赚一笔很可观的钱。不仅如此,我为了能让全校师生有一个好的环境,我经常早来晚走的背着喷雾器楼上楼下的喷洒药物,甚至有时一天要好几次。领导多次在校会上表扬过我。

我工作认真,全心全意的为广大师生服务。谁都了解我,在学校按理单位录取学生时应有医疗费,可单位不收,我只得自己先拿钱购药,然后再用于师生(多数是学生用的)遇到学生头疼脑热的、或是跌打外伤的,收费都是只收本钱,一元两元的,可就是这些本钱也是经常收不起来的,没办法我只好自己垫上,这样的事无计其数。作为医生,救治病苦是我的责任,所以即使收不上钱,我也不会坐视不管的。何况法轮功教我们在哪都要做个好人。难怪“610”恶人几次到学校欲骚扰我时,都被领导拒绝了:人家这么好,叫人家往哪转啊?

四、非法剥夺基本生存权,呼吁善良的人给予帮助

经历了四年的监狱迫害,我在二零一一年七月十六日回家了。回来后我才知道,教体局已在二零零八年十月将我无理开除,我欲哭无泪。

中共不仅邪恶的迫害了我四年,也迫害了我幼小的孩子四年,教体局开除了我的工职,就等于剥夺了孩子们的生活来源,剥夺了我们娘仨的生存和生活权利。我全家只靠我的工资维持生活,莱西政府、“610”都明知我的情况,不仅没有一个有正义、有良知的党政官员过问,还要断绝我们娘仨的生路,这就是一个“执政为民”的政府所为吗?我不要你们额外帮我什么,我只要我劳动挣来应得工资,你们扣我的工资,不也是在协同恶人迫害好人吗?你们良心能安吗?

我的孩子上学,初中没毕业就被高中录取,在尖子班,可是因为我被非法诬判,孩子也受到影响,没有学费也没有生活费,也就无法维持学业。二零零七年孩子只有15岁,大女儿刚考入硕士,两个女儿正急需学费,莱西“610”昧着良心做下这伤天害理的勾当,害的两个女儿东借西借维持生活,欠下了一大笔债。这些年,女儿们在大学里一边上学一边打工,被恶人逼的无家可归,放假过年都不回来,只能在学校里,即使回来也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没有母亲的关爱。

我是一九七三年参加工作的,二零零九我还被关在监狱里,我的退休年龄已到,女儿去找劳保局,问人事局,人事局的人说不给办。就这样没有工资,退休也不给办,逼的两个孩子走投无路,身心受到严重打击。

我回来一周就开始打市长公开电话,寻求帮助。连续打了五、六次,他们让我找教委。我也是十多次到教委找领导,可局长一直不见,信访科主任吕平平多次告诉我说:我们是按照文件规定作出决定的,工职人员判实刑的就开除是有文件规定的。我说:我们根本就没有罪。她说:不要紧,没罪的话你就到法院去把案子反过来,只要法院给你反过来,我们就给你恢复工职。

这期间,我去过单位月湖小学,教体局,人事局,劳保局,信访局,都这样推来推去的不给办理,没有一点点的责任心。现在,我真的无路可走:在教育单位辛勤工作三十多年,到今天,我竟然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俩孩子上大学,这几年已经欠下一大笔债了,我这也是快六十岁的人了,竟然连自己的孩子都养活不了了。

古时的官员都懂得为民做主,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现在的所谓人民政府却没有人敢于主持正义,无理的剥夺那么多好人基本的生存权。但是我始终相信天理公道自在人心,相信好人有好报,恶人必遭天谴人惩,了解了事实、良知尚存的好人,一定能够分清善恶正邪。所以我会向所有相关的政府部门反映我的情况,一级不解决,就层层、级级上访控告,让所有的人都知道那几个恶人的违法违规行为,了解真相的人越多,正义的力量就越大,坏人就越无处遁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8/小学校医自述被非法判刑迫害的遭遇-253970.html

2011-10-03: 山东女子监狱鼓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位于山东济南的山东女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恶警用挣分减刑来诱惑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犯人为了减刑早回家,卖力参与迫害。

特别疯狂的恶徒是青岛的闵惠荣、邱秀欣,滨州的何福香,莱州的刘洪英,济南的王晓然,莱西的陈玉芬等助纣为虐,逼刚被劫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写放弃修炼的所谓“四书”,不写恶徒们就拳脚相加,把手、扯腿、按头的逼迫写。

恶徒们逼迫法轮功学员长期一个姿势坐在小矮板凳上,臀部都坐破了;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打;不让上厕所、不让换洗衣服、不让洗澡、身上都臭了。冬天,不让多穿衣服、只穿单衣服站在窗前打开窗户或在仓库阴冷的地方冻。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坐小矮板凳

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监狱限制洗漱时间只有二、三分钟,必须在集体起床前洗漱完。哪怕是牙膏刚放到嘴里、衣服刚蘸上水,只要恶徒喊停,必须立刻停下收拾东西离开,否则就遭一顿打骂。

暴徒邱秀欣、闵惠荣、刘洪英、何福香、王春艳、王晓然在监狱里被邪恶操控的无恶不做、坏事干绝,不但自己骂师父、骂大法,还逼迫法轮功学员骂,不骂不让上厕所、上洗漱间。强迫转化、写揭批文章。

暴徒王晓然迫害法轮功学员时,没有工具打人,就用扫把打,把人打出“病”来,就强迫吃药,不吃药就强灌。

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张伟被恶徒们用脚踢的两条大腿内侧全黑了,还被刑事犯值班人逼迫割断舌头。

菏泽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玉花因不放弃修炼,被王洪花、邱秀欣等暴徒折磨的不能动,即使这样,还被逼迫看污蔑录像。

恶警薛彦勤、许玉梅指使邱秀欣、闵惠荣等暴徒毒打烟台法轮功学员林见萍,逼迫林见萍放弃信仰,林不配合邪恶,被迫害得身体出现病态,恶警薛彦勤、李淑英、许玉梅又指使暴徒们逼迫林吃药,林不吃药,就给林灌药,林不配合,又遭暴徒们的一阵毒打,林见萍被折磨的走路都困难。灌药过程中,这几个恶警一直在场观看。

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青梅(音)刚被劫持进监狱时说她心脏不好,被关入所谓的“警官医院”,因刘青梅不放弃自己的信仰,遭到恶人闵惠荣、王晓然、徐永卿、丁梅梅的暴打,有几次,把刘青梅从床上打到地上,打昏醒来再打;有时恶徒拿尺板打刘的头。

莱西法轮功学员刘淑香被恶警薛彦勤逼迫天天吃心脏病的药,不吃就灌,刘淑香被逼吃了五个月的心脏病药。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逼吃过药。

淄博法轮功学员孙翠香,被杀人犯赵萍打断了腰椎骨,生活不能自理。

法轮功学员庄明,二零零八年刚被劫持进监狱时身体状态都很好,到六区不久,眼睛都看不见了,出现腹部、腿部肿胀。

法轮功学员崔玲绝食四年被关在集训队里,暴徒朱惠芬天天抓着崔玲的头发到医院灌食,一直到零八年九月七日出狱;零八年下半年,暴徒邱秀欣、闵惠荣又制造了所谓的“六书”、“八书”,逼迫刚被劫持进去的法轮功学员写,不写就打、不写就不让睡觉,轮流迫害。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3/山东女子监狱鼓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247450.html
2008-04-10: 曝光山东莱西市青岛路派出所恶警宋文哲
恶警宋文哲,男,32岁左右,临时工,原在青岛路派出所办公室工作。零七年七月四日,青岛路派出所恶警宋文哲、曹京勇打着登记户口的名义到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法轮功学员刘淑香家,刘淑香见他们不明真相,就给了宋文哲一本《九评共产党》。七月十七日,刘淑香因此而被绑架,十一月七日,刘淑香被莱西市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判刑四年,判决书上写的理由是:刘淑香给了宋文哲一本《九评共产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02.html

2008-03-13: 山东莱西市大法弟子刘淑香被秘密判刑经过
山东莱西市城区月湖小学校医、大法弟子刘淑香,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被绑架,于次日被非法刑事拘留,送往青岛第三看守所关押迫害;七月十九日被非法抄家。十月十九日莱西市检察院非法对刘淑香起诉,起诉书上谎称刘淑香被关押在莱西市看守所;十一月五日莱西市法院到第三看守所秘密开庭;十一月七日下了对刘淑香非法判刑四年的判决书。

判决书上写的理由是:刘淑香给了宋文哲一本《九评》。零七年七月四日,青岛路派出所恶警宋文哲、曹京勇打着登记户口的名义到刘淑香家,刘淑香为讲真相救人给了宋文哲一本《九评》。另一个理由是:绑架时包里翻出了真相资料。实际上都是预谋迫害,为混淆视听,掩盖事实,邪党公安曾对前去要人的家属谎称,刘淑香因在车站发资料被人举报,预谋迫害大法弟子,却谎称有人举报,这是他们的一贯做法。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二日,刘淑香向青岛市中级法院上诉,并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十二月二十七日,青岛市中级法院无视法律的严肃,无道德,不讲法律,在无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宣判所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刘淑香在修炼法轮大法以前生活坎坷。她丈夫是转业军人,十年前不幸遇车祸去世。当时刘淑香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儿艰难生活。痛失至爱的打击和生活的重负,使她患上了多种疾病,整日抑郁难安。就在这时,刘淑香遇到了法轮功。在法轮大法 “真、善、忍” 和“先他后我”的法理教导下,她的心境越来越平和,身体也不知不觉在好转。终于,她走出了失去亲人的伤痛,把对亲人的情化作了对他人的慈悲。她对孩子们的关爱常令家长们感动;她的无私付出和敬业精神也深深打动了身边的同事。几年来,恶警多次来骚扰,校方领导抵制说:我们自己的职工我们自己最清楚,有甚么问题我们自己教育,不劳你们费心。

听到她被绑架的消息,很多熟识她的人为她鸣不平:“警察放着坏人不抓,抓她这样的好人干甚么?”

至今,刘淑香仍被非法关押在青岛第三看守所。据有关消息,近期可能被送往济南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3/174238.html

2008-01-10: 山东省莱西市法院王焕先陷害大法学员
山东省莱西市法院刑事庭庭长王焕先,卖力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自九九年至今刑事庭已对多名莱西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尤其近二年来,动辄对法轮功学员判以四年、五年乃至八年的重刑。

1,二零零六年七月五日,青岛莱西市龙水路派出所恶警和“六一零”歹徒绑架了五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玉香,并非法抄家。陈玉香的女儿也一度遭劫持。在龙水路派出所,恶警三天三夜不让陈玉香睡觉,还欺骗她说她的举动都被录像了等等。七月七日陈玉香被劫持到青岛大山看守所,七月十七日被非法批捕。陈玉香的家人请律师辩护,遭到莱西市司法局阻挠。后来,律师欲以个人名义为法轮功学员辩护,也在司法局的威胁恐吓下最终放弃辩护。

刑事庭庭长王焕先是陈玉香案件的承办人。当时,监于法轮功学员被当局无辜迫害的事实,一些有正义感的法官很同情,认为依照法律不该判刑,可王焕先却执意要判。最后在王焕先的坚持下,陈玉香终于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现在陈玉香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市女子监狱。

同一天,六十一岁的马连庄镇法轮功学员孙淑萍也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孙淑萍案件的承办人是刑事庭法官张云庆。

五十四岁的水集镇法轮功学员郭华英被抓后遭暴力洗脑被迫放弃信仰,也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

2,法轮功学员刘淑香是莱西月湖小学校医。零七年七月十七日上午,刘淑香在与姨妈通电话时,被城区新村警区人员宋文哲非法监听,随后刘淑香在去车站乘车的路上被跟踪绑架。恶警先抢了刘淑香的包,又把人劫持到城关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小时。在这段时间内,恶警不许她打电话,也不让家人知道。恶警翻出刘的钥匙,迳自闯入她家,未经任何手续非法抄家。刘淑香随后被投入青岛大山看守所,于七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批捕。

刘淑香修炼法轮大法以前生活坎坷。她丈夫是转业军人,十年前不幸遇车祸去世。当时刘淑香带着两个未成年的女儿艰难生活。痛失至爱的打击和生活的重负夺去了刘淑香的健康,她患上了多种疾病,整日抑郁难安。就在这时,刘淑香遇到了法轮功。在法轮大法 “真、善、忍” 和“先他后我”的法理教导下,她的心境越来越平和,身体也不知不觉在好转。终于,她走出了失去亲人的伤痛,把对亲人的情化作了对他人的慈悲。刘淑香深爱着身边的孩子们,她对孩子们的关爱常令家长们感动;她的无私付出和敬业精神也深深打动了身边的同事,总之,她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几年来,恶警多次来骚扰,校方都抵制说:我们自己的职工我们自己最清楚,有甚么问题我们自己教育,不劳你们费心。

听到她被绑架的消息,很多熟识她的人为她鸣不平:“警察放着坏人不抓,抓她这样的好人干甚么?”

十一月八日,刘淑香被莱西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莱西市日庄镇法轮功学员刘忠华,被非法判刑五年;孙受镇法轮功学员王仁芳被非法判刑八年。

王焕先对以上几起冤案负有主要责任。在法轮功真相广为传播、渐入民心的今天,一些知晓真相的法官或反对判刑,或不接案件,或暗中帮助受害者。王焕先却屡屡力主判刑,而且重判。

十一月十二日,这三名法轮功学员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现在,莱西市法院刑事庭又欲对现正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王国红等人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0/169998.html

2007-12-26: 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法轮功学员刘淑香等被迫害情况补充
法轮功学员刘淑香,莱西市城区月湖小学教师,今年七月十七日上午,被绑架。现查明七月十七日上午刘淑香在与其姨妈通电话时,被城区新村警区人员宋文哲非法监听,随后刘淑香在去车站乘车的路上被跟踪绑架,恶党警察先抢了刘淑香的包,又把人绑架到城关派出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小时,二十八小时内不准她打电话,不准家人知道,并翻了她的包,拿了她的钥匙,没经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了家。未经任何人证明,七月二十八日非法逮捕了她,刘淑香被送青岛大山看守所迫害,在那里她不配合任何非法审问,对非法判决都不签名。

十一月五日,莱西市恶党法院人员到大山看守所,不敢承认非法开庭,三天以后,莱西市恶党法院人员到大山看守所,非法下了判四年的判决书。

同时被非法判刑的还有:莱西市日庄镇法轮功学员刘忠华,被非法判五年;孙受镇法轮功学员王仁芳被非法判八年。

十一月十二日,以上三名法轮功学员向青岛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6/169089.html

2007-12-18: 山东莱西市刘淑香被非法判刑四年,现上诉

二零零七年末,山东省莱西市邪党公检法对莱西月湖小学校医刘淑香非法判刑四年。刘淑香现正提出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8/168572.html

2007-07-31: “还我妈妈!”

“还我妈妈!”这是十六岁的姑娘贝贝声泪俱下的呼喊。这个文静的少女正经历着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贝贝的妈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走好几天了。

贝贝的妈妈叫刘淑香,是山东省莱西市月湖小学的校医,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刘淑香去看望在招远住院的姨娘,在莱西汽车站等车时,给人讲起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由于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城关派出所的恶警非法抓走了她,随身带的mp3和钥匙等均被搜走,随后恶警去刘家抄家。在家中无人的情形下,抄走了电脑、打印机、资料、两部mp3等私人财物,将家中翻得混乱不堪,一片狼藉。现在刘淑香被非法刑事拘留,关押在青岛大山看守所。

贝贝正在上高中,平时住校不回家,两天后,七月十九日晚,贝贝回家拿学费,发现门都反锁着,钥匙打不开,屋内灯、电扇都开着,却找不到妈妈。贝贝找来锁匠打开锁一看,家里乱极了,衣物扔满地,拉开抽屉找妈妈给准备的学费钱,甚么也没有,再一看自己心爱的电脑也不见了。贝贝放声大哭,到处去找妈妈,接着又得知妈妈在车站没等上车就被抓走了。可怜的贝贝嗓子都哭哑了。

贝贝曾经拥有一个非常完美的家,父亲是名军人,转业后在政府工作,母亲是医生。九七年七月,贝贝的父亲因车祸而离世了,痛失至爱的打击使贝贝妈妈几乎崩溃了。从此,妈妈一人艰难的抚养着贝贝和姐姐。生活的重负使贝贝妈妈患上了多种疾病,心情郁闷烦躁,她的脸上从此失去了笑容。

但幸运之神还是再一次眷顾了。九八年底,贝贝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五套功法和“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贝贝妈妈身体好了,心情开朗了,脸上又重放光彩,贝贝家里渐渐又有了欢声笑语。在法轮大法“先他后我”的法理教导下,她终于走出了失去亲人的伤痛,把对亲人的情化作了对他人的大爱。在月湖小学,贝贝妈妈也深爱着身边的孩子们,她对孩子们的关怀常令家长们感动,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

贝贝多么希望能永远留住这美好的时光啊。

然而,不幸再次发生了,现在,从小就痛失父爱的贝贝又要失去相依为命的妈妈。如果没有妈妈的抚养,贝贝和正在外省上大学的姐姐就要被迫辍学。

无助的贝贝真不明白,妈妈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有甚么错?妈妈跟人讲讲自己的修炼故事,为甚么就要被抓走?信仰自由不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吗?只因为信仰“真、善、忍”说真话就被抓,这又是甚么法律?自古也没听说有愿意让老百姓做坏事说假话的政府啊?

贝贝十分想念妈妈。听说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抓后,为逼迫他们放弃信仰,被警察打得很厉害,有的被电棍电得皮肤都焦糊了,还有的被吊打,被注射破坏神经的药物,甚至有的被活活的摘取内脏器官移植卖钱。想到这些,贝贝时刻为妈妈的安危揪心。

“还我妈妈!”这是贝贝撕心裂肺的呼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31/159904.html

2007-07-26: 青岛莱西女大法弟子刘淑香被绑架

零七年七月十七日上午,青岛莱西女大法弟子刘淑香在莱西汽车站候车时与亲友谈话时遭邪党人员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市大山看守所,其家产当日即被恶警洗劫一空,连两个女儿上学时用的学习工具都被抢走。

刘淑香,女,山东省莱西市人,现年五十多岁。十多年前,刘淑香的丈夫意外伤亡,她一人带着两个年幼的女儿艰难度日。幸运的是,时值大法洪传,困苦中刘淑香喜得大法,从此身心收益。她常说:“没有大法我活不到现在,大法拯救了我们一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6/159585.html

2007-07-21: 山东省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刘淑香被绑架

刘淑香,女,51岁,山东省莱西市月湖小学校医,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七日在莱西车站讲真相被举报,被城关派出所非法抓捕,随身带的mp3和钥匙等均被搜去,之后恶人到家中抄家,抄走了电脑、打印机、资料、两部mp3等私人财物,并将家中翻的一片狼藉。

七月十八日,恶警又到学校,打开刘淑香办公室的抽屉,翻出大法书籍拿走了,并告诉校方已将刘刑事拘留。据校方讲,七月初,公安就来抓她,被校方挡过去了。
刘淑香原本是去莱西车站坐车,要去看望在招远住院的姨娘,在等车时被抓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1/159250.html

青岛 莱西市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20-06-25: 莱西市警察 隋国勤
手机号:13964218031
家庭住址:山东省青岛莱西市水集新村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青岛莱西市公安局政保科(反邪教科)

2019-09-24: 莱西市日庄镇
日庄派出所:
所长于德明0532-83483789家0532-88490208、13864295777
指导员耿炳胜13475818956
副所长张鲁宁15953281888家0532-88474369公安网短号618

莱西市公安局:
局长张方宝13905423726
副局长王建志13954287766
副局长孙宝杰13905420556
610主任徐东辉18766263567
副主任刘建国13963936836
纪检委:
乔守福13863906208
郑楠13864295887
国保大队:
三中队长李为魁 13969606750
郝才辉 13668851886
韩文雷 13953269827
张华君13808977536
赵克诚13964209952
刘国起13969662326
曹肖军13964256789
李 静15605324886
贾培业13573248797

莱西市政法委:
王福考 88405268、13606395858网号61777
邹廷清 88405587宅88460211、15166017888网号6598
李春白 88405588、13589257507
王旭令 88405578宅66897896、13583283226
王恒虎 88467297、18669767688网号673
苏玉辉 88405596、13573804012
王振强 88405596宅88461039、15288982096
吕贤英 88405596宅88469996、13708966666
秦晓刚 88405593、15966933693
刘培宝 88405593、18678973297
于桂庆 88405593宅88478297、135732655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2)

2014-04-20:
潍坊派出所:05368309110
莱西“610办公室”:
电话:053288405610
主任柏卫东13969683377
副主任张小梅13791973266办053288405767
副主任李本军13573814407办053288405767
莱西公安局:
局长管恩富13863907877办053266891877
政委赵治林13963911978办053288473789
副局长王建志13954287766
副局长孙宝杰13905420556
副政委张海义13668891088

2008-10-10: 大法弟子刘淑香、孙玉珍被青岛莱西市教育非法开除
签发人:张为才(莱西市教育局长)
局长:张为才(办公室电话:0532 88483615 或88484549-8388 手机:13793225177)
纪检书记:任春风(办公室电话:0532 88471528 0532-884691560532-884843160532-88466631或0532 88484549-8378 手机:13789886799宅电;0532-88472979)
徐长远(副局长): 手机:13806396557

2008-03-13: 参与迫害刘淑香的有关人员:
莱西青岛路派出所:宋文哲 曹京勇 (青岛路派出所所长室电话:0532─88483392
副所长室电话:0532─88483452,0532─88465165)
莱西邪党检察院:周建春(公诉科副科长,曾参与对陈玉香、孙淑萍、郭华英等多位学员公诉。宅电:0532--88438516 手机:13335037850)
胡战国
莱西邪党法院:审判长:王焕先(刑事庭庭长,曾对陈玉香、孙淑萍、郭华英、王国红等多位莱西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宅电 0532─88477338 手机 13963929009)
审判员:胡乃杰 (宅电 0532─88489385 手机 13706486408)
审判员:张云庆(曾参与对孙淑萍、王国红等莱西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宅电 0532─88499633 手机 13583283278)
书记员:臧艳华
青岛市邪党中级法院:
审判长:秦德顺 (曾对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非法判刑)
审判员:从日新
代理审判员:牛珍平(曾参与对青岛大法弟子孙虹、闵惠荣夫妇非法判刑)
书记员:侯可超
电话:0532--83881888-6515,83881888-6515
青岛市伪中级法院的地址是:青岛市香港西路54号,266071

参与迫害刘淑香的有关责任人:
莱西法院
刑事庭 住宅电话 手机号码
王焕先(庭长) 0532-88477338 13963929009
胡乃杰 0532-88489385 13706486408
姜梅香 0532-88468365
王翠玲 0532-88466076 13806396417
王君 0532-88461532
张云庆 0532-88499633 13583283278
张立荣 0532-88430699 13806396953
程显章(院长) 0532-88466168 13905425066

莱西检察院

批捕科:
李信豹(科长) 宅0532-88463689 13953278299
管德毅(副科) 宅0532-88488607 13678878801
科员:王春良、高明军 李洪阳、赵续峰、左道才

公诉科: 
齐卫忠(科长) 宅0532-88456998 13953243326
周建春(副科) 宅0532-88438516 13335037850
姜本良(副科) 宅0532-88456812
科员:周忠平、胡战国、高岩峰、李成德

公安:隋国勤 1396421830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