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营口 盖州市(盖县) >> 龚恩荣(巩恩荣), 男,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盖州市双台子镇思拉堡村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6-28
家庭成员: 儿女: 龚月媛(巩月媛,巩月圆) 巩荣华
夫妻/父母: 龚恩荣(巩恩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9-20: 四年冤狱 一度命危 辽宁巩恩荣控告江泽民

辽宁盖州市六十五岁的农民巩恩荣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二零零七年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遭到恶警教唆的犯人折磨、暴力毒打致伤,一度生命垂危;耳朵被打的至今还听不见声音。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巩恩荣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以下是巩恩荣在控告状中陈述他及家人遭迫害的经历:

我年轻时在矿山工作,由于潮湿,身体患上风湿病,胃痛,关节痛的走路困难,到处求医,吃了很多药,针灸也没有好。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通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我身心受益,一切病症都没有了,走路轻松。我按大法要求做好人,生活的很充实、高兴。我知道大法太好了,就把自己的受益告诉人们,希望人们也受益。

可是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村书记周凤义来到我家找我谈话,要求我不要出去讲大法真相,不要进京上访,我知道大法太好了,人们都是受中共谎言宣传不知道真相,我就向当地人讲大法真相和我学法受益的情况。

一、绑架勒索、非法判刑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两点半,盖州市国保大队出动两台警车、双台子派出所出动一台警车共十多个警察(其中有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村长信成和、双台镇派出所片警徐洪光、盖州市国保大队长等)非法闯入我家,不出示任何证件,把我家翻的乱七八糟,他们非法抢走了我家的两台电脑,一台是刚刚买的花了六千多元;一台打印机、一台稳压器,一台录放机等,价值约一万多元。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没给我家属出示任何清单、收条,并将我非法带上警车,同时,也把我的儿子巩荣华绑架到双台子派出所。

我的女儿(巩月媛)也被一起带走。我女儿那天刚刚下夜班,在家睡觉就被恶警绑架到双台子派出所。当天晚上,我和女儿一同被非法关进了鲅鱼圈看守所。

我儿子被恶警抽打耳光、逼迫承认是他制作真相资料的,儿子不配合,于是,恶警便向我的家属勒索了五千元钱,才把我儿子放回。

在看守所期间,我遭到所在监室号长的殴打。期间,被盖州市国保大队、盖州市检察院非法提审过多次,质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警察又问我是不是做大法真相资料的?我不配合。在看守所期间,我的身体出现肾结石,疼痛难忍,警察带我去了鲅鱼圈区医院做了检查。

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八个月后,我被盖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我女儿(巩月媛)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在监狱遭受折磨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期间,我被鲅鱼圈区看守所送到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起初,监狱在给我的身体检查时确诊为肺结核、胸腔内高密度积水,因此大连南关岭监狱拒收,把我送回鲅鱼圈区看守所,看守所明知道我的病情,还将我强行送进了大连市南关岭监狱。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接收了我。我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被迫害达二个多月。

二零零八年十月,我被非法送到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到了监狱后,先被分到了教育科强行洗脑一个月。邪恶逼迫我写转化书,我不配合,恶警见我不动摇,一个月后,我被转到监狱直属监区进行升级迫害。在那里,监区大队长田勇说:“你如果不转化就得坐尖板凳”(长约一尺,宽约十公分左右,三棱角式,棱角朝上),我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罚坐在上面,经常受犯人殴打扇耳光,每天被罚到早上四点多才让上床休息两小时。

残酷的体罚导致我的尾椎、后腰、臀部疼的直哆嗦,无法承受,肋骨疼的不敢喘气,下身浮肿,不能翻身,两小时的时间根本就得不到休息,然而,两小时一过,我就被犯人大声叫到水房一盆又一盆的浇凉水。

三、残酷折磨、野蛮的暴力殴打导致严重头晕、失去记忆

我被罚坐板凳共九天。被罚的第一天晚上,十多个犯人拿着水瓶子往我的脑袋上猛烈打击,身体被犯人群殴打的趴在地上,紧接着犯人用针到处乱扎我的前后身,并往我身上先浇凉水,后浇开水,我的双脚被烫破皮,犯人用烟头烧我的脚面、脚趾,我的头部上方右侧被打成一个坑,用手一摸很明显;耳朵被打的出血,至今还听不见声音,左侧第三根肋骨被打伤,疼的不敢动。即使这样,我还被逼迫坐“特殊”的“尖板凳”,不准睡觉,不停的被浇凉水殴打。

被罚坐“尖板凳”的第二天早上,我被犯人带到水房,被强制脱光衣服,两个犯人把我按倒在地,三个犯人从我头上往下浇凉水,每次浇二十多盆,用盆浇完后,犯人又开始用水管子往我身上浇。

我被罚坐尖板凳第八天中午时,犯人用鞋底猛打我的脸部,造成我的左耳被打聋,至今还没恢复正常。犯人还用胶皮管抽打我的身体,我的身体被打的黑紫色,犯人边打边说:“打死就给你填一个正常死亡表”。记的当时有殴打我的犯人有:刘立国、朱忠斌、刘立军、周博、刘宇、李月等,这些都是犯人在狱警的指使下干的。

残酷、野蛮的暴力殴打导致我严重头晕,控制不了身体平衡,走路总要摔跟头失去记忆,目光呆滞,什么也不知道,恶警说我是个傻子。

四、命危

过不长时间,我还出现吐血症状,见我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我被带去本溪市医院检查,钱由我家自己拿,警察说你头部有病,后来监医说我是多发性脑梗(脑血管堵塞)、腿部神经炎、腿上的血管都瘪了,三个人给我量血压都没有血压。因左侧肋骨被打断内伤,疼痛严重,医院检查内腔长东西了,医生说:是长瘤子了。

从医院检查回监狱后,身体情况越来越严重,吐血,吃东西就吐,不能走路,由犯人背着来回上厕所,一个多月没有吃东西,吃不进去,吃了就吐,长时间处于昏迷之中。警察叫犯人每两个人坐在床边监视我,他们在等着看我什么时候咽气。最严重时,当我很长时间苏醒过来一次时,我听到犯人说又醒过来了,那时腿,脚都发凉,一直凉到上半身。

我当时心跳失常,呼气困难,时刻都有离开人世的可能。我对自己说;“决不能死在这里,如果死在这,家里人也不会知道我是被迫害的,监狱会给填个正常死亡表来欺骗家人”,我挣扎着坐起来,因门就在我床边,我用全身力气将门撞开,倒在门外走廊里。走廊里监控器多,那时犯人正在上班去干活经过走廊,很多犯人看到我倒在走廊上。监视我的人把我抬回房间扔到床上,我这举动才引起警察的重视,看到我这样随时都有可能离开人世,情况严重不得不报到监狱领导那去,监狱领导看了监控,教育科领导也来了,他们看我这样了,下午他们将我送到本溪第四医院。老医生看到我头部被打的一个坑,问什么打的,打这么严重。我在第四医院住了一个月后,警察又带我到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住院治疗。

五、十万多元医疗费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被转移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住院两年半。期间,我的住院费加上诊断费以及家人住院陪护费大约共花了十万多元,都是我家属自己拿的。这都是对我家庭经济上最严重的迫害。监管医院的住院费每月最低在一千七百元到一千八百元,最高达四千元到五千元甚至更高。

期间,由于我遭受的非法关押迫害,我妻子承受不住迫害的压力导致精神失常(花医药费三、四万元,连精神病院都去过),同时出现心脏病,甲亢病症,送去医院花去几万元,再加小女儿巩月媛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受三年半的迫害。

这几年我们家经济被迫害损失达二十多万元。我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一直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即:我被非法刑期已满的日子,监狱才将我放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0/四年冤狱-一度命危-辽宁巩恩荣控告江泽民-335252.html

2012-06-21: 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被迫害纪实

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到当地中共人员骚扰、绑架、抄家、经济勒索,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狱中遭到恶警教唆的犯人暴力毒打致伤,导致生活不能自理,一度生命垂危。

巩恩荣及儿子、女儿同遭非法关押时,巩恩荣的妻子因承受不住巨大的打击,导致精神失常。以下是巩恩荣遭受迫害的经历。

一、坚持信仰,多次被非法骚扰并被非法抄家、绑架、罚款

九九年七二零后,盖州市双台子派出所的警察让思拉堡村村长信成和到巩恩荣家骚扰,要求巩恩荣不要进京上访。二零零七年前,巩恩荣因为长期在当地讲大法真相,又被双台子派出所的警察到家中骚扰。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下午两点半,盖州市国保大队出动两台警车、双台子派出所出动一台警车共十多个警察(其中有双台子镇思拉堡村村长信成和、双台镇派出所片警徐洪光、盖州市国保大队长等)非法闯入巩恩荣家,不出示任何证件,把巩恩荣家翻的乱七八糟,他们非法抢走了巩恩荣的大量私人物品,价值约一万多元。被非法抄走的物品没给巩恩荣及家属出示任何清单、收条,并将巩恩荣非法带上警车,同时,也把巩恩荣的儿子巩荣华绑架到双台子派出所,并被恶警抽打耳光,逼迫巩荣华说他也是制作真相资料的,参与逼审的恶警叫于国华、徐洪光,巩荣华不配合恶警,于是,恶警便向巩恩荣的家属勒索了五千元钱,才把巩荣华放回。勒索的五千元钱没给巩恩荣本人及家属出示收据,同时,巩恩荣的女儿巩月圆也被绑架到了双台子派出所。当天晚上,巩恩荣和女儿巩月圆一同被非法关进了鲅鱼圈看守所(即:三所)。

二、恪守正信,被非法判刑

在看守所期间,巩恩荣遭到所在监室号长的殴打。期间,被盖州市国保大队、盖州市检察院非法提审过多次,质问巩恩荣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巩恩荣说:是。警察又问他是不是做大法真相资料的?巩恩荣不配合。在看守所期间,巩恩荣的身体出现肾结石症状,警察带他去了鲅鱼圈区医院做了检查。期间,巩恩荣被盖州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刑期为: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四日至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三、隐瞒病情,强行将巩恩荣送到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六月份期间,巩恩荣被鲅鱼圈区看守所(即:三所)送到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起初,监狱在给巩恩荣的身体检查时确诊为肺结核、胸腔内高密度积水,因此大连南关岭监狱拒收,把巩恩荣送回鲅鱼圈区看守所,鲅鱼圈区看守所明知道巩恩荣的病情,还将巩恩荣强行送进了大连市南关岭监狱。大连市南关岭监狱接收了巩恩荣,接收后,监狱先把手铐、脚镣拿给巩恩荣看恐吓他,示意他要老老实实的。巩恩荣在大连市南关岭监狱被迫害达两个多月,期间,在巩恩荣隔壁监舍里与巩恩荣同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李德军(大连市××区法庭庭长)、伊丽彬(大连)、张义军(大连)、刘铁汉。

四、巩恩荣被罚坐特殊的“小板凳”,遭群体犯人的严重暴力殴打并被浇凉水、开水,导致巩恩荣的头部被打下一个大坑,严重受伤。

二零零八年七月份,巩恩荣与同修张翼军一同被非法送到辽宁省本溪市溪湖监狱迫害。到了监狱后,巩恩荣先被分到了教育科强行洗脑一个月。教育科科长姓赵。刚开始,邪恶逼迫巩恩荣写转化书,巩恩荣不配合,并给赵科长讲真相,告诉他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强身健体,邪恶的赵科长与巩恩荣说污蔑大法的话,巩恩荣与其继续讲真相,恶警见巩恩荣不动摇,一个月后,巩恩荣被转到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监区进行升级迫害。在那里,监区大队长田勇说:“你如果不转化就得坐小板凳”(长约一尺,宽约十公分左右,三棱角式,棱角朝上),巩恩荣每天二十四小时被罚坐在上面,不准动,动就挨打,每天被罚到早上四点多才让上床休息两小时,残酷的体罚导致巩恩荣的尾椎、后腰、臀部疼的直哆嗦,无法承受,肋骨疼的不敢喘气,全身浮肿,不能翻身,两小时的时间根本就得不到休息,然而,两小时一过,巩恩荣就被犯人大声叫到水房一盆又一盆的浇凉水。巩恩荣被罚坐板凳共九天。被罚的第一天晚上,十多个犯人拿着水瓶子往巩恩荣的脑袋上猛烈打击,参与殴打的部份犯人的名字分别叫:刘力国(内蒙古加格达奇人,现年四十多岁)、刘力军(现年三十多岁)、朱忠彬(黑龙江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周博(辽宁人,现年二、三十岁之间),陈世福(辽宁人,现年四十多岁),刘羽(辽宁人,现年二十岁左右),犯人们边打边问巩恩荣:“法轮大法好不好?”巩恩荣说:“好!”犯人接着打,第二遍又问巩恩荣“法轮大法好不好?”巩恩荣继续回答:好!犯人又狠狠的打他,连续问了巩恩荣三遍,到了最后一遍,巩恩荣说完大法好后,身体被犯人群殴打的趴在地上,紧接着犯人用针到处乱扎巩恩荣的前后身,并往他身上先浇凉水,后浇开水,巩恩荣的双脚被烫破皮,犯人用烟头烧他的脚面、脚趾,巩恩荣的头部上方右侧被打成一个坑,用手一摸很明显。耳朵被打的出血,至今还听不见声音,左侧第三根肋骨被犯人刘力军打断,即使这样,巩恩荣还被逼迫坐“特殊”的“小板凳” ,不准睡觉,不停的被浇凉水(恶犯称:“洗脑”)。

被罚坐“小板凳”的第二天早上,巩恩荣被犯人带到水房,被脱光衣服, 两个犯人把他按倒在地,三个犯人从他头上往下浇凉水,每次浇二十多盆,时间长了,水都被浇热了。用盆浇完后,犯人又开始用水管子往他身上浇。巩恩荣被罚坐小板凳第八天中午时,犯人李月用鞋底猛打巩恩荣的脸部,造成巩恩荣的左耳被打聋,至今还没恢复正常;李月还用胶皮管抽打巩恩荣的身体,巩恩荣的身体被打的黑紫色,遍体鳞伤。巩恩荣因为炼功打坐又被一个姓汪的犯人责骂到:你再打坐腿给你打折,生不如死的让你活着,犯人朱忠彬边打边说:“打死就给你填一个正常死亡表”。

残酷、野蛮的暴力殴打导致巩恩荣严重头晕,控制不了身体平衡,走路总要摔跟头,失去记忆,目光呆滞,什么也不知道,恶警说巩恩荣是个傻子。巩恩荣还出现吐血症状,即使这样,恶警却对巩恩荣的情状视而不见,假装不知。巩恩荣见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要求恶警去检查身体,大队长田勇答应让家属拿钱去本溪市第四医院就诊,当时共去了三个警察(即:小队长赵凯、大队长田勇和一个司机),检查结果是:多发性脑梗(脑血管堵塞)、腿部神经炎、腿上的血管都瘪了,三个医生给巩恩荣量血压都没有血压。

从医院回来后不久,巩恩荣因为被迫害的头晕严重加上他绝食,巩恩荣不能独立行走,需要犯人搀扶,严重时需要犯人背着,由犯人全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看管,时刻不离人,本溪犯人王卓让犯人用衣服把监控器挡上,目的就是想等巩恩荣咽气以便秘密处理,天黑的时候,陈世福等五个犯人把巩恩荣拖到水房,扒光衣服,两个犯人按住巩恩荣的身体,两个犯人拿水龙头,一个犯人拿水盆子往巩恩荣的身上浇凉水进行毫无人性的迫害。当巩恩荣绝食到第十三天时,犯人把门窗全打开,在寒冷的冬天冷冻巩恩荣,犯人见巩恩荣的身体已没有任何反映(此时的巩恩荣已昏死过去),就开始给他灌水,巩恩荣慢慢的缓过来,几个月后,巩恩荣被转移到隔壁的四号监舍。这时,除了打饭外,恶警不让犯人护理巩恩荣,而巩恩荣已经生活不能自理,并且一直伴有严重头晕现象,经常昏过去。有一天,巩恩荣晕倒在地上,被犯人扔到床上,用棉被将巩恩荣的全身捂上,不让透气,想要憋死巩恩荣巩恩荣为了保命,于次日用尽全身力气拖着不能自理的双腿推开监舍的门摔倒在走廊里,犯人又把巩恩荣扔到床上。

五、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对巩恩荣的经济迫害

二零零九年春天,由于巩恩荣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本溪市溪湖监狱不得不带巩恩荣再次去本溪市四院检查,由于病情严重,在医院住院一个多月,都是家属拿钱。期间,本溪市四院院长对警察说:“人都这样了,检查哪哪有病,意思是:还不赶快向上级报告。”其实,本溪市溪湖监狱的恶警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不是巩恩荣要求去医院,他们还假装不知。巩恩荣要求狱方告知自己的诊断结果,狱方不告诉他,只是勉强告诉他说:胸前有肿瘤。之后,本溪市四院的江院长和本溪市溪湖监狱直属大队新换上的郭教把巩恩荣又转移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住院两年半。期间,两次住院费加上诊断费以及家人住院陪护费大约共花了六万元左右,对于巩恩荣来说,在监管医院遭受的是经济上的迫害。监管医院的住院费每月最低在一千七到一千八百元,最高达四千到五千甚至更高。

巩恩荣在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被非法关押、迫害到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即:巩恩荣的非法刑期已满,监狱让巩恩荣在释放证上签字,巩恩荣不签,警察说:不签不放。巩恩荣要求:必须放我。到了当天下午四点多,本溪溪湖监狱才将巩恩荣放回家中。

以上就是法轮功学员巩恩荣在本溪市溪湖监狱及辽宁省监狱管理局总医院所遭受的非人的迫害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21/辽宁盖州市法轮功学员巩恩荣被迫害纪实-259178.html

2012-05-20: 沈阳法轮功学员董怡然仍被非法关押在溪湖监狱

辽宁沈阳法轮功学员董怡然仍被非法关押在本溪溪湖监狱。

五月上旬,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从盘锦监狱转到溪湖监狱迫害。

本溪溪湖监狱是邪党在辽宁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之一。由于该监狱卖力的执行中共对法轮功的灭绝政策,辽宁省特批准本溪湖监狱为所谓“教育转化基地”,并拨巨资建了一座六层大楼(地下一层,地上五层)。从二零零九年开始,将辽宁各地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都非法关押于此,约有二百多人(零九年统计)。

溪湖监狱副政委陈忠维、教育副科长张春业,对刚绑架进去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夜间暴力转化,采取拳脚殴打、电棍、坐小板凳体罚等强行迫害转化,在只有手掌宽带小板凳上一坐就是二十四小时不让动。

目前在溪湖监狱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梁运成、薛新凯、朱本富、刘希永、孙宝昌、仇吉顺、巩恩荣、于俊、陈明会、王宏、辛世辉、斩大军、吴大兴、唐亦青等。

辽宁省司法厅厅长张家成、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局长陈泰宝都曾到该监狱督察。

附本溪市溪湖监狱信息:下载(12KB)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0/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57789.html

2011-04-16: 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关押情况
七、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四名):

董斌(营口鲅鱼圈区)、毕世君(营口鲅鱼圈区)、沈光海(营口鲅鱼圈区)、王身伦(营口鲅鱼圈区)

八、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三名):

白洪武(大石桥官屯)、王长顺(大石桥南楼)、杨国谦(大石桥)

九、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监狱医院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巩恩荣(盖州)

十、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一监狱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耿春龙(大石桥虎庄乡)

十一、关押地点不清的法轮功学员(一名):

赵兰华(盖州)

十一、情况不明的法轮功学员(二名):

陈秀英、王荣兰。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两人被鲅鱼圈红旗镇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第三看守所,以后具体情况不详,请知情者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辽宁营口地区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非法关押情况-239115.html

2009-02-24: 营口大法弟子巩恩荣长期被本溪市溪湖区监狱迫害

营口大法弟子巩恩荣长期被关押在本溪市溪湖区监狱二监区,因不放弃信仰,恶警便指使犯人连续殴打近一个星期,现在此大法弟子身体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生命处于垂危状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4/196000.html

2008-12-20: 揭露本溪溪湖监狱政委的恶行

陈忠维不但是本溪溪湖监狱的政委,还是本溪市610办公室的第三把手。此人属于文革之后的三种人,恶行累累,永不录用的人。此人被邪党选中,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极尽迫害之能事,手段之残忍非人所能想象。

本溪溪湖监狱接受一个大法弟子,监狱得到两万元的补贴;洗脑一个大法弟子,可以得到三万元的奖金。陈忠维带领他手下的恶警田勇(此人极其凶残)等人,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他们有时不是自己动手,而是以减刑等利诱手段指使犯人对大法弟子行恶,为了掩人耳目,利用周六、周日他们休息的日子让犯人折磨大法弟子,从这一点上看邪恶之徒是心虚的、怕曝光的。

邪恶所采用的手段是:脱光衣服往身上浇冰水,然后把窗户打开,零下十多度寒冷的北风,吹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这是本溪溪湖监狱利用犯人折磨大法弟子的最常用手段,有多少大法弟子被冻僵、冻伤、冻残,真是难以想象的痛苦;毒打大法弟子,营口鲅鱼圈大法弟子巩恩荣前不久被毒打致吐血;还有劈大跨,上老虎凳,拿针扎,长时间不让睡觉,用烟头烫等等残忍的手段。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2/20/191880.html

2008-05-13: 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南关岭省监狱

李广和在市看守所被迫害;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张义君、巩恩荣被非法关押在南关岭省监狱。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义君和营口鲅鱼圈法轮功学员巩恩荣,现被非法关押在南关岭省监狱。

巩恩荣肺结核复发,行走困难,身体状况令人担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3/178308.html

2008-01-26: 辽宁营口市恶狱医高日正用药物迫害李凤美

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看守所狱医高日正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其对大法弟子进行药物迫害的邪恶行为更是极其恶劣。现将高日正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四年迫害营口市熊岳高中英语教师李凤美的事实曝光如下: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至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熊岳大法弟子李凤美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区看守所,期间多次遭恶警毒打,致左耳耳膜裂缝,头部受重伤,内出血,导致淋巴结核。

看守所恶警两次对李凤美进行从鼻孔下管灌食,第二次下管时伤及腹内器官,管拔出时一截管被血染红,后经常腹痛。李凤美被非法关押的消息一直被封锁。导致李凤美生命垂危。李凤美曾四次被抬到地方医院“抢救”,恶狱医高日正两次在给李凤美打的点滴中下药,为此医院值班一位年轻女大夫,与其发生过争执,问出事谁负责,把主任都找来了,主任叫高狱医给李凤美做B超,高日正则偷偷把人拉回看守所。

后来李凤美受迫害的消息传向社会,并上网。看守所迫于压力,为李凤美办病保,答应放人。放人前高日正问李凤美还记不记得谁打过她,李凤美回答还记得,并简单说了谁打了,高日正当时说:“你还记得呀。”于是拒绝放人,之后又在李凤美抢救期间对他再次下药,药量是原先的三倍,致使李凤美呼吸困难,浑身无力,不能行走,大小便失禁,不知饥饱,不知冷暖,没有疼觉,身体多处起肿块,全身出现不能控制的颤抖,记忆完全丧失达两年之久。

二零零四年五月,恶警将李凤美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临送的头一天晚上,恶警让赵伟、高日正强行按住李凤美,又注射一针不明药物。

沈阳女子监狱因李凤美有结核病而拒收,恶警将李凤美拉到沈阳医科大学做病理检查,检查结果证明淋巴结核,才被拉回看守所。此后李凤美一直病情危重。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鲅鱼圈区看守所第三次将李凤美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李凤美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到非人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营口市优秀教师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另外,遭高日正用药物迫害的大法弟子至少还有李广之母孙姨、巩恩荣。二零零三年,海城大法弟子李广及其父母曾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区看守所,期间李广遭多次毒打,其母孙阿姨胃出现异常,咳血痰,被怀疑是胃癌,在她被劫持到送大北女子监狱的头天晚上,高日正强行对她注射不明针剂。孙姨之后情况不详。

二零零七年,大法弟子巩恩荣、车洪飞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区看守所期间,被传染了结核病,遭大连监狱拒收,转回看守所后又被灌不明药物,出现异常情况,家属要人,有关部门同意放,唯看守所不放,因狱医高日正说病情不够严重,不给上报。

鲅鱼圈区看守所结核病泛滥,很多在那关押过的人都被传染了,有的被传染了都不知道,这种情况已经持续多年了,结核病还在漫延,狱医高日正是直接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6/171114.html

2007-12-25: 盖州市巩恩荣一家受迫害情况跟踪报道

2007年6月25日,辽宁盖州市双台子镇思拉堡村大法弟子巩恩荣及子女被警察非法从家中带走。巩恩荣被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被判刑四年半。女儿巩月媛被送到沈阳女子监狱判刑三年半。儿子被勒索5000元后放回家,家中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还有一台VCD等东西被拿走。其妻子因惊吓现已精神失常。家中还有一常年瘫痪在床的女儿需人照顾。自他们被带走后,家里一直没有父女俩的消息。

2007年12月家属被告知,巩恩荣因得了肺结核病,大连监狱拒收。现退回鲅鱼圈看守所。而且又患了胆结石病。亲戚朋友去要人。看守所不但不放人,还强行灌药。三天后会见时,巩恩荣脸色苍白。他本人说自从灌药后不但病情没减轻,相反浑身疼痛,从每个骨头缝往外鼓包,疼痛难忍。家属非常担心。

2007年12月18日,巩恩荣家属因担心家人安危,再次要人,然而看守所却说“等病重,看守所治不好了才放人。”家属想了解病情,但遭到拒绝。

据可靠消息和巩恩荣关押在一起的犯人好几个都患有结核病,其中有一个犯人已办病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5/169038.html

2007-09-17: 营口市鲅鱼圈巩恩荣一家三口遭迫害
巩恩荣,55岁,男,家住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双台乡思拉堡村,农民,8月初,被营口公安局绑架,3口人,儿子,女儿及本人,儿子被罚款5000元之后放回,巩恩荣及女儿现去何处不详,家被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及一些大法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7/162860.html

2007-07-04: 辽宁盖州市龚恩荣、龚月媛父女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盖州市双台子乡派出所所长钟奇,发现大法弟子龚恩荣家情况后。向盖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金栋报告,张金栋立即报告营口市公安局、营口市公安局批准抓捕后。盖州市国保大队伙同双台乡派出所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龚恩荣、龚月媛父女现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三所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61.html

2007-06-29: 辽宁盖州市龚恩荣、龚月媛父女被绑架

2007年6月25日下午二点半左右,辽宁省盖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双台乡派出所恶警闯入思拉堡村大法弟子龚恩荣家,将龚恩荣架入警车内,随后一边非法抄家,一边录像,将其家中电脑、打印机等价值上万元的私人物品洗劫一空,箱柜翻的乱七八糟。龚恩荣的女儿、儿子上前阻拦时也被绑架。

三人被绑架到双台乡派出所后,恶警勒索家属5000元钱,将其儿子放回。目前龚恩荣、龚月媛父女二人被非法关押在鲅鱼圈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9/157809.html

营口 盖州市(盖县)联系资料(区号: 417)

2018-07-15:
盖州市东城派出所
所长:张广海
教导员:王明全
副所长:唐耀忠 马长庆
警员:李旭东 任志海
派出所电话:0417--7853115

2018-07-07: 大连瓦房店法院主管办案人:牟林德:0411--85556877 手机:18641191767
瓦房店法院院长:谭家戎 0411--85556999
瓦房店法院领导:(办公座机区号都是0411)
张积坤 85556886 手机: 18098835566
罗连鹏 85556733 13079818839
高连民 85556969 15940810000
李双伟 85556886 13889430144
蒋云峰 85556677 13050565399
辛 涛 85556708 13109842739
王英华 85556730 18640982899
姚志武 85556799 13998688598
大连瓦房店法院具体地址:大连瓦房店 世纪广场2号 邮编:116300

2017-10-25:
此次直接参与迫害的人员:
辽宁省大石桥市检察院地址:
辽宁省大石桥市检察院
邮编:115100
李洪胜(公诉人)
电话:0417-6916623
辽宁省大石桥市国保大队地址:
辽宁省大石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邮编:115100
大队长:周成泽
副大队长:战宇(主管迫害法轮功,参与对李凤利的抓捕和提审)

辽宁省大石桥市周家派出所地址为:
辽宁省大石桥市周家派出所
邮编为:115105
周家派出所部份警察信息:
姓名:刘志军
警号:703287
职务:所长
电话:13604173842
姓名:张全宏(办案人员)
警号:703600
职务:民警
电话:13704977400
姓名:于东升(办案人员)
警号:703602
职务:民警
电话:15184166711
姓名:吴彦庆(参与抓捕)
警号:704148
职务:教导员
电话:13941781110
2016-12-18:
辽宁省大石桥市刑事科法官  李良

邮编:1151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