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临沂 蒙阴县 >> 公华东, 女, 67

个人情况: 蒙阴县亨昌公司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石丰峪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7-06-2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09:  ◇ 2016年先后从山东省监狱出狱回家的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有:单富贵、彭长果(男)、张现荣、公华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9/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42719.html#172822262-1

2014-11-13: 山东蒙阴县67岁老太又被非法判刑入狱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在常路镇台庄村向人传播法轮大法真相时,被常路镇“六一零”人员绑架、非法囚禁在临沂市看守所,九月二十九日遭到蒙阴县“六一零”与公检法的偷偷构陷庭审,数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现被秘密投进山东省女子监狱加害。

十一月初,公华东的家人前去监狱见到了她,发现公华东已经被折磨得面黄肌瘦。

公华东女士,今年六十七岁,是蒙阴县恒昌股份有限公司(原国棉厂)退休职工。在中共十五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公华东女士被多次绑架、关押、洗脑摧残,两次非法劳教,她的丈夫与父亲也在惊吓中先后离世。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公华东就被关进了亨昌公司自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受到恶徒王法普、李钱生(南堡德人)、王志国、牛时钟、阚洪义的迫害;后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被恶徒房思敏、李枝叶、类延成强迫做笔记、曝晒、在臭水沟里蹲、不让睡觉、罚站、罚蹲、亲情株连、早上强迫跑操,喊诽谤大法的口号、遭毒打。

第二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三区写“法轮大法好”,蒙阴县四警区派出所长石匡下令把公华东抓到四警区。王伟等非法拘留其丈夫杨敏同。公华东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房思敏指使打手们把公华东铐在床上、电线杆折磨。公华东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关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途中,送她到劳教所的蒙阴公安警察私吞了她的五百元钱。

公华东在劳教所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才好不容易走出冤狱。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警察又闯到公华东家作恶,警察王伟一边呵斥公华东的丈夫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后,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折、首饰等,最后将公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遭非法审讯,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她回家。

多年来,公华东的退休金数万元被县“六一零”扣发私吞。在一次次红色恐怖中,她的老父亲、丈夫精神遭受严重惊吓打击,先后悲愤离世。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公华东在常路镇台庄村向世人传播法轮大法真相时,被常路镇“六一零”人员绑架囚禁在临沂市看守所。九月二十九日,遭到蒙阴县“六一零”与公检法的偷偷构陷庭审,数日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家人准备上诉时,上诉期已过,仅仅得知公华东被秘密投进山东省女子监狱加害。

被非法投进冤狱的还有法轮功学员伊淑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3/山东蒙阴县67岁老太又被非法判刑入狱-300222.html

2014-10-09: 遭迫害奄奄一息 山东女教师被偷偷庭审(图)

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伊淑玲,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被绑架、劫持到临沂市看守所,遭关禁闭、注射不明药物迫害,奄奄一息,九月二十九日被蒙阴县六一零操控公检法秘密庭审。同时被非法庭审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公华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9/遭迫害奄奄一息-山东女教师被偷偷庭审(图)-298733.html

2014-08-17: 山东蒙阴县单富贵、公华东、伊淑玲被迫害近况

山东蒙阴县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单富贵、公华东、伊淑玲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看守所受难,其中单富贵已被非法关押了近四个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17/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6132.html

2014-08-02: 山东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临沂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2/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5491.html

2010-12-30:山东蒙阴县“六一零”侵吞法轮功学员工资
.......
公华东,蒙阴县恒昌公司退休职工,被两次劳教3.5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30/山东蒙阴县“六一零”侵吞法轮功学员工资-234266.html

2010-12-22: 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

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江氏集团与中共互相利用而发动的有组织、有预谋的运动,是完全建立在谎言和暴政基础之上的,在中华大地上造成了数不清的冤假错 案和惨案,其罪之大,罄竹难书。在沂蒙山区,也是冤案迭起,据不完全统计,到目前已有四百一十八人次被非法劳教和劳改,二十多人被迫害致死。(接第九)
....
39、公华东横祸不断,老父与丈夫受株连惊吓先后含冤离世
公华东,女,蒙阴县常路镇石丰峪村,今年五十九岁,是蒙阴县亨昌公司退休职工。
二 零零零年四月底,公华东就被关进了亨昌公司自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这个洗脑班是在蒙阴县“六一零”的指使下,由公司经理王法普出面,指使手下亨昌公司职工 李钱生(南堡德人)、王志国、牛时钟、阚洪义具体操作的。除公华东外,被关入洗脑班的还有公司职工王项英、刘玉爱。洗脑班设在公司办公楼内。15天后,王 法普看这几位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便不准他们回家,吃住都在亨昌公司的办公楼上,晚上在水泥地面上睡觉。三位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六月三十号被转到 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蒙阴县“六一零”雇佣的洗脑班的头号打手是垛庄镇的房思敏。房极其邪恶,早上强迫学员跑操,逼学员跟着喊诽谤大法的口号。公华东 等拒不服从,被拳打脚踢、抽耳光。其中老干局职工刘元杰被打的脸肿、嘴歪,皮肤成了紫黑色。
蒙阴邪恶头目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六一零” 洗脑班头目类延成等恶徒读诽谤大法,要求学员做笔记。公华东不会写字,李枝叶让公华东在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在烈日下曝晒了一个多小时。公华东不骂师父,房 思敏指使打手们让公华东在臭水沟里蹲了三个晚上并不让睡觉。还时常被罚站、罚蹲。类延成邪恶的把公华东已七十八岁的老父亲叫到县“六一零”洗脑班,让老父 亲迫使公华东“转化”。公华东的老父亲走后,房思敏气的暴跳如雷,在洗脑班东山墙头上把公华东毒打了一顿,边打边说:我替你父亲教训你。后来类延成又把公 华东正在济南上学的女儿叫回来,在洗脑班陪公华东住了一周。女儿不但同样失去人身自由,同时也遭受蚊咬蝇叮的迫害。一天晚上,房思敏指使一个喝醉的打手挨 个房间一个不落的毒打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被打的鼻青脸肿、两眼冒金星。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三区写“法轮大法好”,蒙阴 县四警区派出所所长石匡下令把公华东抓到四警区。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公华东被押送到蒙阴看守所。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到公华东家非法抄家,公华东 的丈夫杨敏同不让它们抄家。它们以所谓“妨碍执行公务”为名把杨敏同抓到蒙阴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出来。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五月二十 九日公华东又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房思敏指使打手们把公华东用手铐铐在床上。打手们在打其他法轮功学员时,公华东阻止他们拿棍子并喊“不能打 人!”骄横行恶惯了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将她绑在了电线杆上,借机报复,嫌她多管闲事。“六一零”洗脑班赵某某(家住西高度南围子,其父亲叫赵吉秀)在下雨 天叫公华东的老父亲到县“六一零”来。老人在路上连惊带吓加雨激,从此一病不起。不到半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老人在惊吓中离世。
公华东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关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途中,送她到劳教所的蒙阴公安恶警私吞了她的五百元钱。公华东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备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
自 一九九九年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就被县“六一零”扣发,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公华东从劳教所出来后才恢复。期间她的那些被扣发的退休金约一万元被县 “六一零”私吞。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又被非法扣发,一扣就是九个月,约五千四百元。这五千多元依然是被县“六一零”私吞了。
二 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闯到公华东家,问公华东:“到汶河桥上挂横幅没有?”公华东说没有。恶警王伟一边喝斥公华东的丈夫 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此时杨敏同早已被吓的哆嗦成一团。恶警们翻箱倒柜,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折、首饰等,最后将公 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遭非法审讯,恶警找不到所谓证据,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她回家。
八年来公华东屡遭迫害,她的丈夫杨敏 同精神遭受严重打击,时常借酒消愁,酒后躺在亨昌公司锅炉院里的石头上长夜难眠。有时下雨天他会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的门口躺着,哭喊着:“她没做坏 事,你们把她弄来干什么?”公华东回家不久,杨敏同被查出食道癌,三个月后便离开了人世。江氏流氓集团制造的长期的高压恐怖,最终使他无法承受,杨敏同的 死与邪恶的迫害有直接的关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山东沂蒙“官匪”恶行面面观(十)-233970.html

2010-04-29: 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山东省蒙阴县法轮功学员阚积香已回到家中,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9/222466.html

2010-04-03: 蒙阴县孤寡老人公华东被劫持关押在蒙阴县洗脑班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向世人赠送光盘时,被一个恶人构陷,身着便衣的恶警在蒙阴县东蒙小区门口堵截她。等公华东从小区内外出到大门口时,一坏人说:就是她,等她多时了。一歹徒窜上去抢劫公华东的手提包。公华东说:“干啥?”另两个歹徒不容分说如饿狼扑食般将公华东摁上了车。现公华东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孤寡老人正绝食抵制非法迫害。
今年五十九岁的公华东是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亨昌公司退休职工,生于蒙阴县常路镇石丰峪村,今年五十九岁,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屡遭中共迫害。老父亲和丈夫在公华东不断的被关押、洗脑迫害中,惊吓、悲愤而死。(迫害详情见《遭中共迫害家破人亡 孤寡老人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3/220880.html

2010-04-02: 今年五十九岁的公华东是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人,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屡遭中共迫害。其老父亲和丈夫在她不断的被关押、洗脑迫害中,惊吓、悲愤而死。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下午,蒙阴县法轮功学员公华东向世人赠送光盘时,被一个恶人构陷,身着便衣的恶警在蒙阴县东蒙小区门口堵截她。等公华东从小区内外出到大门口时,一坏人说:就是她,等她多时了。一歹徒窜上去抢劫公华东的手提包。公华东说:“干啥?”另两个歹徒不容分说如饿狼扑食般将公华东摁上了车。现公华东被非法关押在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孤寡老人正绝食抵制非法迫害。

公华东,女,生于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石丰峪村,今年五十九岁,是蒙阴县恒昌股份有限公司(原国棉厂)退休职工。自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其丈夫因不堪公华东被绑架、关押、洗脑迫害,在惊吓、愁苦中病死,已过五年。

在洗脑班遭肉体与精神双重摧残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公华东就被关進了恒昌股份有限公司自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这个洗脑班是在蒙阴县“六一零”的指使下,由公司经理王法普出面,指使手下恒昌股份有限公司职工李钱生(南堡德人)、王志国、牛时钟、阚洪义具体操作的。除公华东外,被关入洗脑班的还有公司职工王相英、刘文爱。洗脑班设在公司办公楼内。15天后,王法普看这几位大法学员不“转化”,便不准他们回家,吃住都在恒昌股份有限公司的办公楼上,晚上在水泥地面上睡觉。

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见妻子不能回家,正常生活被打乱,把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泄在了妻子身上。他用军用皮带抽打公华东,以致皮带都被抽断了。到这时恒昌股份有限公司经理王法普才让公华东回了家。王相英、刘文爱继续留在洗脑班。

三位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六月三十号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这个洗脑班位于下岗一条街老职业中专校园内。(注:“六一零”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凌驾于宪法之上的非法组织。)

当时,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的头号打手是垛庄镇的房思民。房极其邪恶,早上强迫学员跑操,逼学员跟着喊诽谤大法的口号。公华东等拒不服从,被拳打脚踢、抽耳光。其中老干局职工刘元杰被打的脸肿、嘴歪,皮肤成了紫黑色。

蒙阴县政法委书记李枝叶(现已调走)、蒙阴县“六一零”主任类延成(现已调走)等恶徒密谋对大法学员实施精神摧残。恶徒读诽谤大法的材料,要求学员做笔记。公华东因不会写字,李枝叶就让公华东在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在烈日下曝晒了一个多小时。

公华东不骂师父,房思民指使打手们让公华东在蚊蝇成群的臭水沟旁连续蹲了三个晚上,并不让睡觉。公华东还时常被罚站、罚蹲。

为达到“转化”公华东的目的,类延成把公华东已七十八岁的老父亲叫到县“六一零”洗脑班,妄图利用亲情迫使公华东“转化”。公华东的老父亲走后,房思民气的暴跳如雷,在洗脑班东山墙下把公华东毒打了一顿,边打边说:我替你父亲教训你。

后来类延成又把公华东当时正在济南打工的女儿杨丽叫了回来,让她做其母的“转化”工作,并扬言她母亲不“转化”,她也别想回家。当时正值炎炎夏日,而关押她们的处所前的臭水沟里蚊蝇成群,她与母亲在一间狭小的房间里席地而眠,连个蚊帐也没有。就这样,杨丽陪母亲公华东在洗脑班住了一周。期间,她不但失去了人身自由,也饱受了炎热高温、蚊蝇叮咬之苦。

一天晚上,房思民指使一个喝醉的打手挨个房间一个不落的毒打大法学员,公华东被打的鼻青脸肿、两眼冒金星。

遭非法劳教二年 父亲在惊吓中离世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家属院三区写“法轮大法好”时,被蒙阴县四警区警长石强(现已调离)抓到四警区。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公华东被押送到蒙阴看守所。

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到公华东家非法抄家,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让它们抄家。它们以所谓“妨碍执行公务”为名把杨敏同抓到蒙阴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出来。

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五月二十九日,公华东又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房思民指使打手们把公华东用手铐铐在床上。打手们在打其他大法学员时,公华东阻止他们拿棍子,并喊“不能打人!”骄横行恶惯了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将她绑在了电线杆上,藉机报复,嫌她多管闲事。

“六一零”洗脑班赵某某(家住西高度南围子,其父亲叫赵吉秀)在下雨天叫公华东的老父亲到县“六一零” 来。老人在路上连惊带吓加雨激,从此一病不起。不到半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老人在惊吓中离世。

公华东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关到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途中,送她到劳教所的蒙阴公安恶警私吞了她的五百元钱。公华东在山东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备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

自九九年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就被县“六一零”扣发,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公华东从劳教所出来后才恢复。其间她的那些被扣发的退休金约一万元被县“六一零”私吞。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又被非法扣发,一扣就是九个月,约五千四百元。这五千多元依然是被县“六一零”私吞了。

再遭恶警掠夺 丈夫在恐怖中离世

公华东屡遭迫害,杨敏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在公华东被非法关押期间,时常借酒消愁,酒后便躺在恒昌股份有限公司锅炉院里的石头上长夜难眠。有时下雨天,他会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的门口躺着,哭喊着:“她没做坏事,你们把她弄来干甚么?”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闯到公华东家,问公华东:“到汶河桥上挂横幅没有?”公华东说没有。恶警王伟一边喝斥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此时杨敏同早已被吓的哆嗦成一团。恶警们翻箱倒柜,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折、首饰等,最后将公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经非法审讯确实不是公华东挂的横幅,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回家。由于长期的高压恐怖,使杨敏同无法承受。等恶警走了以后,他吓得把藏在床上枕头下的一本珍贵的《转法轮》给毁了。

不久,杨敏同查出得了食道癌,三个月后便离开了人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2/220864.html

2009-06-06: 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恶警张咏等犯罪记录

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设在刑警大队四楼,蒙阴县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现任分管副局长刘道玉;公安局副局长边大勇;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咏;恶警: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李勇、王伟等。其中刘兆国负责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所有材料的整理,是文字打手。王伟是蒙阴县公安“六一零”恶警中毒打法轮功学员最为狠毒的打手。
蒙阴县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张咏,是迫害蒙阴县法轮功学员的罪魁。他在此位置上八年多,无视天理国法,直接指挥手下恶警肆意抓捕、抄家、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给受害者及家属带来了巨大的伤害和痛苦,犯下了纍纍罪行。他曾经受蒙阴县原县委书记郭元臣、张广敬、蒙阴县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原副书记王长利、陈允波、张西彦、朱崇宝、蒙阴县原政法委书记李枝叶、李友成、蒙阴县原公安局局长张文、蒙阴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原副局长李培玉、蒙阴县公安局现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刘道玉、蒙阴县原“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类延成、第二任原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崔华东、现任县“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宝元的指使,指挥手下姚兴东、刘兆国、蹇家峰、焦永红、李勇、王伟等恶警、城区及乡镇派出所恶警,雇用社会上的不法之徒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执法犯法,对蒙阴县的法轮功学员非法跟踪、监视、监听、绑架、抓捕、关押、洗脑、酷刑迫害致残甚至虐杀致死;在迫害蒙阴县大法学员的同时,还把罪恶的双手伸向周边地区的大法学员。在所发生的这一切罪行中,作为具体执行部门的指挥实施者,张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现将张咏在任期间与其下属对大法弟子所犯下的部份犯罪事实整理如下: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三区写“法轮大法好”,蒙阴县四警区派出所所长下令把公华东抓到四警区。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公华东被押送到蒙阴县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到公华东家非法抄家,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未修炼法轮功)不让他们抄家。他们以所谓“妨碍执行公务”为名把杨敏同抓到蒙阴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出来。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闯到公华东家,问公华东:“到汶河桥上挂横幅没有?”公华东说没有。恶警王伟一边喝斥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此时不修炼的杨敏同早已被吓的哆嗦成一团。恶警们翻箱倒柜,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顺手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折、首饰等,最后将公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经非法审讯确实不是公华东挂的横幅,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6/202296.html

2007-06-21: 恶党迫害下 蒙阴县公华东及全家的遭遇
大法弟子公华东,女,生于山东省蒙阴县常路镇石丰峪村,今年五十六岁,是蒙阴县亨昌公司退休职工。自九九年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不但自己遭受残酷迫害,她的全家竟无一人能幸免。

二零零零年四月底,公华东就被关進了亨昌公司自办的洗脑班强制洗脑。这个洗脑班是在蒙阴县六一零的指使下,由公司经理王法普出面,指使手下亨昌公司职工李钱生(南堡德人)、王志国、牛时钟、阚洪义具体操作的。除公华东外,被关入洗脑班的还有公司职工王项英、刘玉爱。洗脑班设在公司办公楼内。15天后,王法普看这几位大法学员不“转化”,便不准他们回家,吃住都在亨昌公司的办公楼上,晚上在水泥地面上睡觉。

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见妻子不能回家,正常生活被打乱,把一肚子的怨气都发洩在了妻子身上。他用军用皮带抽打公华东,以致皮带都被抽断了。到这时亨昌公司经理王法普才让公华东回了家。王项英、刘玉爱继续留在洗脑班。

三位大法弟子拒绝“转化”,六月三十号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这个洗脑班位于下岗一条街老职业中专校园内。

蒙阴县六一零雇佣的洗脑班的头号打手是垛庄镇的房思敏。房极其邪恶,早上强迫学员跑操,逼学员跟着喊诽谤大法的口号。公华东等拒不服从,被拳打脚踢、抽耳光。其中老干局职工刘元杰被打的脸肿、嘴歪,皮肤成了紫黑色。

蒙阴邪恶头目政法委书记李枝叶、蒙阴六一零洗脑班头目类延成等恶徒密谋对大法学员实施精神摧残。恶徒读诽谤大法的材料,要求学员做笔记。公华东不会写字,李枝叶让公华东在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在烈日下曝晒了一个多小时。

公华东不骂师父,房思敏指使打手们让公华东在臭水沟里蹲了三个晚上并不让睡觉。夏天臭水沟里蚊蝇成群,难受的滋味难以想像。公华东还时常被罚站、罚蹲。

为达到“转化”公华东的目的,类延成邪恶的把公华东已七十八岁的老父亲叫到县六一零洗脑班,让老父亲迫使公华东“转化”。公华东的老父亲走后,房思敏气的暴跳如雷,在洗脑班东山墙边把公华东毒打了一顿,边打边说:我替你父亲教训你。

后来类延成又把公华东正在济南上学的女儿叫回来,在洗脑班陪公华东住了一周。女儿不但同样失去人身自由,同时也遭受蚊咬蝇叮的迫害。

一天晚上,房思敏指使一个喝醉的打手挨个房间一个不落的毒打大法学员,公华东被打的鼻青脸肿、两眼冒金星。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公华东在国棉厂三区写“法轮大法好”,蒙阴县四警区派出所所长石匡下令把公华东抓到四警区。四月二十九日早晨公华东被押送到蒙阴看守所。

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到公华东家非法抄家,公华东的丈夫杨敏同不让它们抄家。它们以所谓“妨碍执行公务”为名把杨敏同抓到蒙阴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才放出来。

在蒙阴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五月二十九日公华东又被转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房思敏指使打手们把公华东用手铐铐在床上。打手们在打其他大法学员时,公华东阻止他们拿棍子并喊 “不能打人!”骄横行恶惯了的打手们气急败坏,将她绑在了电线杆上,藉机报复,嫌她多管闲事。

六一零洗脑班赵某某(家住西高度南围子,其父亲叫赵吉秀)在下雨天叫公华东的老父亲到县六一零来。老人在路上连惊带吓加雨激,从此一病不起。不到半年,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份老人在惊吓中离世。

公华东被非法判劳教两年。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六日被非法关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途中,送她到劳教所的蒙阴公安恶警私吞了她的五百元钱。公华东在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备受肉体和精神双重摧残。

自九九年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就被县六一零扣发,直到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六日公华东从劳教所出来后才恢复。其间她的那些被扣发的退休金约一万元被县六一零私吞。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开始公华东的退休金又被非法扣发,一扣就是九个月,约五千四百元。这五千多元依然是被县六一零私吞了。

二零零五年正月初九深夜,蒙阴县公安六一零王伟等恶警闯到公华东家,问公华东:“到汶河桥上挂横幅没有?”公华东说没有。恶警王伟一边喝斥公华东的丈夫不准动,一边非法抄家。此时杨敏同早已被吓的哆嗦成一团。恶警们翻箱倒柜,未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所谓的“证据”,却掠走了杨家的存款摺、首饰等,最后将公华东绑架。公华东被绑架到一警区,经非法审讯确实不是公华东挂的横幅,正月初十晚上十点多钟才回家。

公华东被非法关押,她的丈夫杨敏同精神遭受严重打击,时常借酒消愁,酒后躺在亨昌公司锅炉院里的石头上长夜难眠。有时下雨天他会到蒙阴县六一零洗脑班的门口躺着,哭喊着:“她没做坏事,你们把她弄来干甚么?”

不久,杨敏同查出得了食道癌,三个月后便离开了人世。公华东八年来屡遭迫害,杨敏同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江氏流氓集团制造的长期的高压恐怖,最终使他无法承受。杨敏同的死与邪恶的迫害有直接的关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1/157290.html

临沂 蒙阴县联系资料(区号: 539)

2019-06-16: 主要责任人:
王业一 电话:13562928066
张家合

2019-05-25:迫害山东省蒙阴县王焕侠、王保文的责任单位信息
蒙阴县拘留所:
电话:0539-5492022、0539-8312675

2019-04-14: 临沂国保大队:
地址:山东临沂市兰山区考棚街1号,邮编276001 区号 0539
褚延山 副所长: 0539-7305720 18553977123
王建军 指导员: 0539-7305739
刘合磊(此人姓名较为潦草,经确认后为刘合磊)13953953278
朱波;

兰山区检察院:
董金伟;
王玉刚;
临沂市兰山区法院:
院长王胜: 0539-8965801、17605390077
副院长马志晓:0539-8965802、15666190007
副院长赫中勇:0539-8965805、15666190009
副院长李培青:0539-8965806、15666190011
副院长刘西刚:0539-8965807、15666190017
纪检组组长张秀军:0539-8965808、15666190013
诉讼中心主任张朝霞:0539-8965809、1566190016
审判员:李相元;
审判员:王勤;
临沂市中级法院: 审判员:何守江; 刑一庭:陈刚; 邱文 0539-8138239
兰山分局:0539-7305739
临沂市直工委610主任:范东旭 0539-8726628、15553950635
2019-01-30: 临沂市看守所: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河东区重沟镇
电话:0539-8879903、0539-8879901
2018-10-08:迫害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责任人

1、合肥法轮功学员赵慧珍、朱维英被迫害致死;
2、法轮功学员李文宇、翟亚男、裴洁云、焦桂芳、张平等先后被非法关押;
3、法轮功学员郑华被非法关押至今不放;
4、法轮功学员伍静青被多次非法扣留、关押、恐吓、抄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