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 >> 彭伟胜(彭唯胜,彭伟圣,彭维圣), 男, 52

彭伟胜(彭唯胜,彭伟圣,彭维圣)
彭敏(左上)、彭亮(上中)及全家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一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30
家庭成员: 儿女: 彭燕(彭敏妹) 彭敏 彭亮(彭敏哥)
夫妻/父母: 彭伟胜(彭唯胜,彭伟圣,彭维圣) 李莹秀(李银秀,彭敏的母亲)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3: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文/郑琼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而不为外界重视。其实,剥夺睡眠是最隐蔽、最非人、最卑鄙的酷刑。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1年中,数万人被判刑入狱,数十万人被劳教关押,百万人次被关押在洗脑班,至于被抄家、软禁、短期关押的人数无法统 计。每一个被抓捕过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他(她)不向邪恶妥协,几乎无例外的、不同程度的遭受过剥夺睡眠的折磨。比较典型而被明慧网刊登过的、遭受酷刑迫害 者就达65590人,这些人无论记录所受酷刑名目如何不同,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都遭受过剥夺睡眠的苦痛。

绑架之初的剥夺睡眠

中共公安国保610及其他警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为了得到所谓“口供”、迫使出卖他人、强制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和妥协,惯常首先使用剥夺睡眠酷 刑,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休息的机会。他们这样做既没有伤痕,又没有罪证。他们一开始通常是把人固定或捆绑,软硬兼施,一些人唱白脸:威胁、毒打、下流咒骂、 制造恐怖气氛,另外的人充当红脸:软语劝诱、伪善呵护。当不奏效时,他们就会放下伪装、凶相毕露,分成几个小组,轮番审讯,一天24小时不允许你休息睡 眠,有的人实在困的不行,就会招致打骂、烟头烧灼、上铐、冬天里把冷水猛地灌到人脖子里,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 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一天精神折磨、肉体摧残之后,紧接着又一个漫漫白昼与黑夜……见诸报道的最长记录是50天。 有人一夜青丝变白发,有人几天不见就脱相。

酷刑演示:熬鹰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曾报道,一位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在派出所的72小时里,惨遭警 察侮辱和迫害。恶警先将法轮功学员摁坐在铁椅子上,然后用手铐和铁索绑缚四肢不使其动弹,若手臂稍动,手铐就往里收缩,嵌入肌肤,痛楚难当。警察先是对他 诱之以利,见不奏效,就将他连人带椅抬到地下室的一个小审讯室。地下室内灯光惨淡,墙壁上写满了恫吓威胁的标语,刻意营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又因审讯室 临近下水道和厕所污水排放口,阴风吹来,更是恶臭难闻。恶警采用熬鹰战术先是不让该法轮功学员睡觉,继而在法轮功学员精神倦怠的夜半之时突然提审。期间威 胁恫吓、侮辱谩骂、拳脚相加,根本就无人性可言。
....
看守所里的剥夺睡眠酷刑
美 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大脑是睡眠的受益者,当睡眠被剥夺时,大脑的能力也将逐渐衰退。首先,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做一些具有协调性的自主动 作,然后变得易怒并且极度想睡。若有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让人变得疯狂和愚蠢;亦即由信任变为偏执,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 生幻听和幻觉。”Hobson也举“洗脑”当作例子来说明“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 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中共正是摸透了洗脑的精髓,并用剥夺睡眠这一酷刑来对付成千上万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报道了武汉市武昌区彭燕一家五口家破人亡悲惨遭遇:
这一家五口曾经是多么幸福!他们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螃蟹甲紫金村90#,全家都是法轮功学员,上有哥哥彭亮,下有妹妹彭燕,父亲彭惟圣,母亲李莹秀,一家人都信仰“真善忍”,纯洁而善良,父母慈爱,儿女孝顺,兄弟敦睦,家庭温馨,尽享天伦之乐。

彭敏 、彭惟圣、彭亮、李莹秀、彭燕一家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中,这一家五口之中的次子彭敏、母亲李莹秀先后被迫害离世,长子彭亮被长期非法关押,父亲彭惟圣被长期迫害致精神失常,幼女彭燕也是历经关押和酷刑折磨……照片中的笑容已永远成为记忆。
二 哥彭敏被武昌青菱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逮捕。关押期间,他受尽折磨,恶警指使恶人暴打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四肢骨折、高位截 瘫,惨死在武汉市第七医院,遗体在2001年4月6日上午10时左右就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哥哥和母亲也被抓入青菱红霞封闭学习班强行转化,不久母亲即被 灭口致死于同一家医院。大哥彭亮,历经7次绑架,所受折磨难以尽述,2011年再次被绑架,恶人图谋起诉他。彭惟圣,彭敏、彭亮、彭燕之父,李莹秀丈夫, 被迫害精神失常
妹妹彭燕,女,1977年生,是家中的小女儿。2000年2月28日她第二次被粮道街派出所绑架,被关押到宝丰路女子看守 所,三个所长来逼迫彭燕写“保证”,被拒绝,便逼迫刑事犯用塑料拖鞋底打彭燕的脸。彭燕有两次都是一次性被上铐1个多月。这时彭燕母亲李莹秀已被迫害离 世。 其后,彭燕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8月8日被关押在宝丰路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由于她哥哥彭敏和母亲李莹秀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之事在国际上已经曝 光,犯罪集团为掩盖罪行,切断国际法庭证据来源,不择手段千方百计要转化彭燕,据狱警说,上面有命令一定要在短期内“转化”彭燕。
彭燕抗议 迫害,不认罪、不承认“犯人”身份、不戴囚牌、不背监规,每天被罚站至少20个小时,最多只能睡两个小时,很多时候甚至完全被剥夺睡眠而日夜连续罚站,甚 至整晚不准睡觉还遭恶警上刑具,用手铐反身吊在铁栅栏门上,脚无法着地只能用脚尖垫着,身体向下九十度弓着身体,无法直立;或整晚被吊在铁架高低床的上 檐;或反手到身后铐在两个高低床中间,这样的酷刑竟长达近两个月。 这期间恶警共安排了40名包夹犯人来迫害她,每天包夹三班倒,每班最少3名包夹寸步不离她左右,多时一个班七、八个,多次对她打骂。2002年5月,监狱 “六一零办公室”的程智、孙跃红、蒋春等恶警对彭燕制定了系统的洗脑迫害方案,从不断加码的超体力劳动,到一波接一波的花样翻新的各式洗脑手段,经常被上 刑具并在2002年8月被关进禁闭室一周。因长时间被反铐在铁门上,致使她胳膊、小腿和脚都肿的血管都爆起来了。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238990.html

2011-02-01: 两亲人被迫害致死 彭亮再遭非法批捕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从数千里之外的新疆奔赴武汉营救哥哥的彭燕,来到武汉市武昌区六一零办公室(区政府大楼七楼744室)要人时,六一零人员却说:二十七日已通知街道了,市公安局已经将你哥哥(彭亮)批捕了,人已经送看守所了。

听到这一消息,如五雷轰顶。十年多的中共迫害,五口之家却遭到两人被迫害致死,父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刚从洗脑班放出来,彭燕本人也遭中共三年牢狱迫害,而今大哥彭亮却在年关之时再次遭中共的非法批捕。她当场据理力争,六一零人员蛮横无理叫来三名保安,企图轰彭燕出去,遭到彭燕义正辞严的拒绝,六一零人员自知理亏叫三名保安离开,但仍邪恶地说:以后不让她进来。具体是哪个看守所也不告诉家人。

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彭亮是个难得的好人。彭亮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高尚。他忠厚、善良、能吃苦耐劳、做事认真负责、不计个人得失,吃多大的亏都一笑了之,不和别人计较,事事为别人着想。周围的亲朋、邻居、熟人有谁家要做什么,只要来找他,他都会认真帮他们做好,从不考虑应找人家要报酬,他认为帮人家做点事给人家把问题解决了,看到别人高兴就好。

彭亮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一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全家五人因坚持修炼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脑、劳教和判刑。弟弟彭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去世。为了继续杀人灭口,在彭敏去世二十二天后,母亲李银秀又被市、区“610办公室”关进洗脑班毒打致死。随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还颠倒黑白,编造谎言,反诬彭敏是“拒医身亡”,李银秀是“突发脑溢血死亡”。父亲彭惟圣因依法上访、不放弃信仰,先后被绑架五次,强行关押洗脑八次,非法劳教两次,并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彭亮多次遭绑架,三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零一年底那次被绑架迫害,送到同济医院才抢救过来;二零零二年被劫持到杨园洗脑班期间,也被折磨的差点死掉;二零零八年在何湾劳教所也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彭燕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两次强迫她睡“死人床” 共长达三十九天,入狱后又惨遭各种残酷折磨和摧残。二零零一年七月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访美期间,因对彭敏和李银秀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而被美国法院宣判有罪后,省市“610”为了推脱罪责,掩盖罪行,指使武汉女子监狱不惜一切代价“转化”。

现在,彭亮再次被绑架迫害。据悉,彭亮、张荆州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在武汉市东西湖区东吴大道万通驾校的外围墙上,用油漆喷写“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等标语时,被蹲坑在附近的东西湖区公安分局新村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彭亮与张荆州被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判非法拘留十五日。

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拘留所被非法关了十五天后,张荆州被劫持到东西湖区径河看守所,彭亮被劫持到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月,日前被中共非法批捕,劫持到看守所。

此迫害案件的主办单位是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分局(一处)。“六一零”扬言要判彭亮、张荆州。

中共十年多的迫害,五口之家两死一疯遭冤狱,年关再遭冤,再次暴露中共残暴血腥与邪恶流氓本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1/两亲人被迫害致死-彭亮再遭非法批捕(图)-235632.html

2011-01-03: 十一年迫害 五口之家两死两囚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彭亮和张荆州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附近被蹲坑的便衣特务绑架。这是彭亮第七次被迫害。

彭亮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一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全家五人因坚持修炼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脑、劳教和判刑,其中两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弟弟彭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去世。为了继续杀人灭口,在彭敏去世二十二天后,母亲李银秀又被市、区“610办公室”关进洗脑班毒打致死。随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还颠倒黑白,编造谎言,反诬彭敏是“拒医身亡”,李银秀是“突发脑溢血死亡”。

父亲彭惟圣因依法上访、不放弃信仰,先后被绑架五次,强行关押洗脑八次,非法劳教两次,并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目前仍被关押在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

妹妹彭燕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两次强迫她睡“死人床”共长达三十九天,入狱后又惨遭各种残酷折磨和摧残。二零零一年七月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访美期间,因对彭敏和李银秀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而被美国法院宣判有罪后,省市“610”为了推脱罪责,掩盖罪行,指使武汉女子监狱不惜一切代价“转化”彭燕,妄图切断国际法庭的证据来源。

这个曾经美好祥和、安贫乐道的家庭,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破碎了。五口之家,现剩三人,而父亲和哥哥却又遭非法关押,只余一个小妹妹彭燕在外了。那座破旧的、家徒四壁的房子,在冬日的寒风中一片凄凉。

又到年关。当人们在合家团圆之际,可曾想到中国这些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的苦难,他们的坚强,他们的伟大;他们坚忍的信念铸就了我们这个时代永恒的辉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十一年迫害-五口之家两死两囚(图)-234429.html

2009-09-07: 武汉何湾劳教所新近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罪行
邪党十一临近,武汉市610与何湾劳教所相互勾结,加重迫害大法弟子,现在邪恶感到非常紧张,武汉市610邪办组织了一个由犹大和转化高手的班子已经进驻劳教所,由劳教所的恶警与包夹配合,对已非法关押和最近非法关押到这里的大法弟子进行新一轮迫害。

在男队,他们把原一大队调出来作为专门迫害基地,把二大队的大法弟子彭维圣、李三元、程伟忠等押往一大队,又把胡建成由二大队转入三大队几天后押往一大队,把杨成涛由二大队转到五大队几天后押往一大队,还准备把五大队的大法弟子张荆州、刘社红也押往一大队迫害。

他们把大法弟子集中起来进行全封闭的所谓管理与转化,目前已经陆陆续续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直接被送一大队。现在恶警、犹大、包夹等已基本到位,一片紧张气氛。

在女队,现已进行驻了三名犹大(二女一男)和大法弟子同吃住,他们不停骚扰大法弟子,进行所谓转化。他们自称老师,但他们的行为使这里明白真相的人的干警与劳教学员非常反感,很瞧不起他们的所为。

这次十一前的迫害,是由劳教所的梅所长、教育科的李科长负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903.html#0996231932-1

2009-07-27: 妻儿被害死 武汉彭维胜被害致精神失常
湖北省武汉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彭维胜目前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二大队一年多了,二零零九年七月彭维胜的家人到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再次去看彭维胜,何湾劳教所二大队管教队长说彭维胜精神失常,他们准备把彭维胜送精神病院。

自九九“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到现在,彭维胜一家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儿子彭敏因坚修大法在狱中被折磨致死,妻子李莹秀因揭露儿子被害一事随后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陈庆武害死。两条人命案八年还未了,目前彭维胜自己又被劳教所迫害的精神失常。

彭维胜家人说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彭维胜了,要求先见彭维胜,劳教所不同意。彭维胜家里人说即使彭维胜精神失常,也要家人看了后由家里人决定是否送医院,而不能由何湾劳教所自作主张送哪里。况且去年彭维胜被抓来何湾劳教所时并没有精神失常,是在劳教所被关押一年后,迫害的精神失常。何湾劳教所摆脱不了干系。

武汉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彭维胜、彭亮父子于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被武汉市公安以奥运的名义绑架,同时抄家,遭受刑讯逼供,后被劳教。父子俩分别被劳教一年半和一年,彭维胜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

当时被关押在武昌青菱看守所的在押人员证实彭敏不是自残,但害怕报复不敢说出是武昌青菱看守所司法警察打残的,后有目击者证实警察在零一年一月九日毒打彭敏,造成他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使得彭敏完全瘫痪,于零一年四月六日死亡。彭敏的母亲李莹秀于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与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彭维胜发现妻子的头部有多处伤口,口中有凝固的血块。公安告诉他死因是在儿子死后她“讲话太多了”。

零一年七月,彭亮在弟弟和母亲被警察酷刑折磨致死后,授权在美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起诉原湖北省公安厅厅长赵志飞,指控赵对他所辖湖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行,并违反了其它国际人权法律。赵志飞在纽约市收到法庭传票。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美国法院法官丹尼斯。考特对赵志飞进行缺席判决,赵在该五千万美元的民事诉讼中败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7/205355.html

2009-05-25: 武汉武昌大法弟子彭亮及父亲被迫害情况
湖北省武汉武昌大法弟子彭亮被非法劳教一年,于五月二十八号到期,武昌610预谋将他送杨园洗脑班继续迫害。

彭亮父亲彭维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近期对老人迫害更厉害,又阴谋给他送精神病院做所谓检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63.html

2009-05-07: 武汉大法弟子彭维胜父子被非法关押已一年
武汉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彭维胜、彭亮父子于2008年5月28日被恶警以奥运的名义绑架,同时非法抄家,遭受刑讯逼供,并被非法劳教迫害。父子俩分别被非法劳教是一年半、一年,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五队。
自九九“7.20”江氏集团、中共镇压法轮功到现在,彭维胜(彭惟圣)一家遭受了九年多的迫害,被恶党迫害得家破人亡,其子彭敏因坚修大法在狱中被折磨致死,其妻李莹秀因揭露儿子被害一事随后被恶警害死。

目击者证实警察在2001年1月9日毒打彭敏,造成他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使得彭敏完全瘫痪,于2001年4月6日死亡。彭敏的母亲李莹秀(李银秀)于2001年4月29日与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彭维胜在检查她的身体时发现妻子的头部有多处伤口,口中有凝固的血块。警察告诉他死因是在儿子死后她“讲话太多了”。

2001年7月,彭亮在其弟弟和母亲被警察酷刑折磨致死后,授权在美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起诉原湖北省公安厅厅长赵志飞,指控赵对其所辖湖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行,并违反了其他国际人权法律。赵志飞在纽约市收到法庭传票。2001年12月21日,美国法院法官丹尼斯?考特(Denise Cote)对赵志飞進行缺席判决,赵在该五千万美元的民事诉讼中败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7/200368.html

2008-10-22: 恶警陈庆武长期施迫害 彭维胜父子又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武汉武昌公安分局“六一零”恶警陈庆武带人绑架了大法弟子彭维胜、彭亮父子,后将彭维胜、彭亮分别非法劳教一年和一年半、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恶警陈庆武,自1999年至今,一直参与对彭维胜一家人的迫害。

彭家是五口之家,父亲彭维胜、母亲李莹秀、哥哥彭亮、弟弟彭敏、还有妹妹彭燕,一家人全都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虽家庭经济不宽裕,但家庭和睦,安于淡泊的生活。然而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持续九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彭家惨遭迫害,全家五人曾同时被绑架,一个月之内竟有两位亲人被迫害致死。以下彭维胜一家被迫害的详细情况。

彭维胜被迫害事实

1999 年秋,彭维胜因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本应于2001年7月22日到期,武昌恶警陈庆武一伙害怕被彭维胜曝光其亲人被他们迫害致死的真相,将彭维胜延期关押半年,到期后仍不放人,再延期三个月。到2002年,陈庆武一伙将彭维胜直接从劳教所转至武昌区610洗脑班迫害,随后又转至看守所,然后再转至洗脑班;后来彭维胜从洗脑班走脱,辗转到新疆;陈庆武一伙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窜到新疆,将彭维胜绑架回武汉,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直到2003年6月底。至此,彭维胜被非法关押迫害长达三年八个月。现在彭维胜又被恶警陈庆武一伙非法劳教一年。

李莹秀被迫害致死

李莹秀1999年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進看守所,后于2001年4月29日被迫害致死。

在 2001年4月6日,彭敏被迫害致死时,陈庆武伙同其他恶警为封锁消息,绑架了李莹秀和彭亮,关押在武昌区红霞洗脑班,单独看守。李莹秀痛斥恶警迫害致死儿子彭敏,并表示要记下他们的罪行進行控告,招致恶警灭口,被恶警疯狂毒打,当场打得脑袋破裂,送到第七医院后不治身亡,死亡时间为2001年4月29 日。当彭维胜戴着手铐被械押从何湾劳教所到医院看李莹秀遗体时,发现李莹秀的头发被剃光,头部有创伤,鼻子和口中有瘀血,衣服上还有血迹。彭维胜质问恶警:“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一个警察说:“李莹秀的死因是她在儿子死后讲话太多了。”

彭亮被迫害事实

彭亮進京上访,于2000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武昌区红霞洗脑班。后因弟弟彭敏被迫害致死一事,于2001年4月再次被抓捕关押在武昌区红霞洗脑班,在两位亲人被迫害致死后从洗脑班回家。2001年7月,彭亮通过互联网,委托国外代理起诉湖北省公安厅长,招致邪党报复,于2001年8月再次被绑架关押,辗转关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专门关押重刑犯、死刑犯的地方)、武昌青菱看守所、湖北省610洗脑班、武昌区610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邪党恶警为逼迫他放弃控诉,扬言要把他妹妹彭燕送往臭名昭着的湖北沙洋农场,要整死她,同时对他实施种种酷刑,导致彭亮两次出现生命危险送医抢救。现在彭亮又被恶警陈庆武一伙非法劳教一年半。

彭敏被迫害致死

彭敏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恶警作为“骨干人物”关進武汉青菱看守所。后于2001年4月6日被迫害致死。

彭敏在青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管教朱汉东多次唆使犯人毒打他。2001年1月9日管教再次毒打彭敏,造成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致使头部以下全身瘫痪。

彭敏回家不到一周,恶警陈庆武一伙三十多名警察强行将他绑架至武汉市第七医院,单独关押在最里面一个房间内,外面房间都是警察看守,其实根本没有给予治疗。这时的彭敏头部以下的身体已完全失去知觉,其背部有一个大洞。

恶警公然对彭敏家人宣称:要想出院,除非等彭敏死后,彭敏一天不死就一天不能出院。

2001年4月5日,从未给彭敏治疗的第七医院给他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致使彭敏于2001年4月6日凌晨含冤而死。

在无任何家人在场和签字的情况下,彭敏遗体在2001年4月7日上午十时左右,被恶警陈庆武一伙强行秘密火化。此时彭家其他几位亲人,都被非法关押着。

彭燕被迫害事实

小妹彭燕于2000年3月被非法关進武汉市第一看守所,期间被钉在“死人床”上39天,被钉着不能动弹时,看守所长朱梅玲亲自动手、并唆使犯人毒打彭燕。后来,彭燕还被上刑具长达4个多月:吊铐、反铐,经常不让睡觉……

在 2001年4月29日母亲李莹秀被迫害致死的当天,恶警说放彭燕一个人在家不放心,给她找个地方,于是非法判她三年徒刑,关押至2001年8月7日,转到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在武汉女子监狱,彭燕遭受了更厉害的残害,每天被强迫站立20个小时,只能睡2个小时,有时完全不让睡觉,整晚被反吊铐在铁栅栏上,脚不能全部着地,上身向下倾斜,身体重量集中在手腕铐子处。就这样每天恶警指使犯人殴打她,不许她睡觉,后来干脆把整个接见楼空出来,将她关進去,不分昼夜的折磨,至此她的身体遭到极其严重的摧残。

彭维胜全家人在被关押期间,都遭受了严酷的迫害,如冬天被泼冷水、灌冷水,用鞋底抽打,上刑具,吊铐等等。


恶人电话:
武昌区610头目:陈传全、旷培勇
武昌分局610头目:陈庆武
http://minghui.cc/mh/articles/2008/10/22/188250.html

2008-08-14: 奥运前武汉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简报
二零零八年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从今年一月到七月在武汉地区被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达到129人,其中1月9人、2月8人、3月7人、4月27人、5月35人、6月12人、7月31人。被非法判刑和劳教共有6人。名单如下:

王继军被非法判刑五年
谌红艳被非法判刑四年
薛良艳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伟杰被非法劳教一年
彭伟胜被非法劳教一年
彭亮被非法劳教一年

特别今年四月份以来,武汉市“610”、国安、公安、街道、居委会恶警恶人以奥运为藉口,倾巢出动,疯狂的对大法学员進行抄家、绑架、搜刮钱财。还采取监视、到家骚扰、找不学员就绑架家属,或到单位骚扰家属等等一系列卑劣的手段来迫害大法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4/184043.html

2008-07-22: 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伟胜在何湾劳教所被打伤
武汉法轮功学员彭伟胜(彭亮的父亲,以前报导用名“彭维圣”)遭绑架后送入武汉何湾劳教所,在何湾被打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8-07-07: 武汉大法弟子彭维胜、彭亮父子二人被迫害情况补充
奥运邪邪火传到武汉的前两天,武汉大法弟子彭维胜、彭亮父子在外干活刚回到家,就被当地派出所(粮道街)和武昌区610等6人撬门而入,将他们父子绑架,并抄家,电脑等东西被抄走。当时不知下落。

邻居见状都说太残忍了。彭亮表姐找到有关部门要人,武昌公安分局610的人说奥火来汉前把人先拘留几天,再放人。为了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地反说彭父子打了他们警察,按刑事处理。现被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判刑1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7/181578.html

2008-06-03: 母子被迫害致死 武汉彭家父子又遭恶警绑架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大法弟子彭维圣与彭亮父子又遭邪党公安不法人员劫持,父子二人再次被强行绑架,下落不明。

彭维圣一家于几年前在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的过程中被恶党迫害得家破人亡,其子彭敏因坚修大法在狱中被折磨致死,其妻因揭露儿子被害一事被恶警害死。大量的目击者证实警察在2001年1月9日毒打彭敏,造成他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使得彭敏完全瘫痪,于2001年4月6日死亡。彭敏的母亲李莹秀于2001年4月29日与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她的丈夫彭维圣在检查她的身体时发现妻子的头部有多处伤口,口中有凝固的血块。警察告诉他李莹秀的死因是在她儿子死后“讲话太多了”。

2001年7月,彭亮在其弟弟和母亲被警察酷刑折磨致死后,授权在美国的法轮功修炼者起诉原湖北省公安厅厅长赵志飞,指控赵对其所辖湖北省的法轮大法修炼者犯有非法致死,酷刑,非法监禁和反人类罪行,并违反了其他国际人权法律。赵志飞在纽约市收到法庭传票。2001年12月21日,美国法院法官丹尼斯?考特(Denise Cote)对赵志飞進行缺席判决,赵在该五千万美元民事诉讼中败诉。

如今彭家父子二人,又遭不明罪名被强行劫持。2008年5月28日下午5点多钟,家住武昌的大法弟子彭亮和他的父亲彭维圣下班回到家,邪党6个人来到他们家敲门,他们不开。不法人员找人来开门,将他们父子绑架走,并把电脑等东西也抢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3/179626.html

2008-06-02: 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彭维胜等三人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5月28日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彭维胜、彭亮、林××(女)前两天被国安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179580.html

2004-02-15: 彭维胜1999年因二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彭维胜本是2001年4月28日到期,然而因不放弃法轮功被非法延期6个月。6个月又满,仍不放人,再延期3个月。2002年元月,彭维胜被非法直接转到武汉市武昌区余家头江堤旁的武汉市武昌区610洗脑班,那里的领导公开宣布:“不妥协,无限期关押” 。

2003-08-29: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彭亮和他的父亲彭伟胜前段时间一直被软禁在武汉市杨园(余家头)冼脑班,自从彭亮将湖北省公安厅长赵志飞告上美国法庭之后,彭亮一直受到严酷的迫害,公安系统并对外严密封锁彭亮的情况,严格控制不让彭亮靠近关押大法弟子的楼前,不让彭亮和大法弟子接触。有一次有个学员的家属接见,正好彭亮在接见家属的房间里做卫生,工作人员叫彭亮立即离开;还有一次停水了,彭亮提了一桶水想给楼上关押的学员送去,还没走几步,恶警就恶狠狠地叫他把水桶放下,还骂骂咧咧地叫彭亮回到小锅炉房去。恶人的这种行为有的工作人员都看不过去。

2003-08-28: 自武汉市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因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彭敏及其母李莹秀而被状告到国外法庭后,赵志飞不遗馀力报复受害家属及其帮助过受害家属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据知情人透露,哥哥彭亮、父亲彭伟胜、小妹彭燕于2003年春节在余家头洗脑班见过面,一家人仍无人身自由,政府曾答应他们安排工作、盖房子也只是做戏给当时的电视机前的观众看。目前彭敏与李莹秀的骨灰仍在殡仪馆里,无人下葬。

彭敏因坚修大法在狱中被迫害致伤,送往医院,因得不到治疗含冤而死。母亲李莹秀与哥哥彭亮被押送至洗脑班后,由于邪恶迫害加上失子之痛,母亲李莹秀病倒,被送往医院,几天后,医院便传出消息李莹秀已死。哥哥彭亮与父亲彭伟胜去看望遗体时,发现李莹秀的头发已剃光,头被钻了孔,鼻子和口中有瘀血,衣服上也有血迹,彭伟胜悲愤地质问在场的工作人员其妻真实的死因,但没有人给他答覆。

随后父亲彭伟胜被送回洗脑班,转至看守所,又转至洗脑班,在洗脑班曾逃出魔窟,辗转新疆,又被武昌分局费大量人力物力将其绑架回汉,之后一直关在洗脑班,但仍坚定信念,从没放弃大法的修炼。

哥哥彭亮在残酷的迫害下写了保证书释放回家后,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将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告上美国法庭,赵志飞在访美期间收到美国法庭传票,回国后赵志飞开始疯狂报复行动,许多收留并帮助过彭亮的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彭亮本人也于2001年8月被抓。

被抓后,彭亮先后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那里是关押重犯、死刑犯的地方,后又转到武昌青菱看守所,最后被转到武昌区610洗脑班。在残酷的一年多的迫害中,彭亮被迫妥协,在犹大与邪恶之徒的监视下没有人能自由的与他接近,他常说:“明明天是白的,可有人一定要我说是黑的。”每每他说出这样的话时,恶人就威胁他说:“不要瞎说,如果在外面你要瞎说,小心明天你人就不见了。”

小妹彭燕被武昌区法院秘密判刑三年,2000年春节在女子监狱里,她为声援同修参加狱中大法弟子集体背《论语》,当时她还被绑在死人床上,邪恶的干警疯狂地冲進她的监室,对她拳脚相加,她还慈悲地讲真相。一年后,当她亲人被迫害致死后,狱警们受上级指令不惜一切代价要将她“转化”,并选用最邪恶的恶徒,目前她因被迫妥协,虽已期满,是否获得真正的自由还不得而知,因为修炼是超常的,真正能彻底清除迫害的是修炼人那颗坚定无漏的心,邪恶看毫无机会可乘了才会罢手、才会自灭。

自由对彭敏一家来说只是江氏犯罪集团给他们的一张“白条”,即便他们真的能获得自由,在这个没有信仰自由,没有人权自由的国度里,哪里又是他们真正自由的地方。

<过去记录>
99年7月22日后,彭唯胜和全家人(均为法轮功学员)一起依法進京上访被抓回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恶警指使犯人监管法轮功学员,并且对于坚持信仰、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到期一律不放,找各种藉口无理延期,而且不准家属接见;恶警还施予酷刑,把彭唯胜折磨得死去活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4/9029p.html
http://www.minghui.cc/mh/articles/2001/5/9/10807p.html
http://www.fawanghuihui.org/displaycrime.asp?crimeid=4685&crimeact=crime

2002-07-30: 武昌区委“法教班”揭秘
如二月十七日,彭敏的父亲彭惟圣因讲了几句话,被这里的“执教”凶狠地打了一顿,隔壁的周新春讲了一句真话:“讲话是人的基本权利,你们怎么能剥夺呢?”一个姓万的科长说他不老实,叫几个人把周绑架到禁闭室,戴上手铐,自己亲自动手,用拳头打,用膝关节擂。这样还不罢休,第二天又派两个年青的大块头警察,在三楼关押周的房内将其一顿毒打,将周新春左眼打紫,打肿,左耳失去听力,身上内伤多处,四十多岁的壮汉被打得奄奄一息,量血压,高压200多,低压只有40,“执教”们怕出人命,又怕外人知道,只好半夜派车将周新春拖到武汉市第七医院急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30/34026.html

2002-07-22: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摧残大法弟子的事实
湖北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是所谓“全国文明劳教所”之一,然而这里对法轮功学员却施行着粗暴的迫害,以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的方式强行進行所谓的“文明”教育。

在何湾劳教所八大队,凡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一進去就被单独关押在一个小房间内,门窗紧闭,并由两个刑事犯严密监视,不让与外界接触,劳教所还美其名曰“包房”,在这里進行连续车轮战式的人海战术,不停地强行灌输他们邪恶的谎言,软硬兼施,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修炼,否则,无限期地進行各种摧残。大法女学员雷祖英被囚禁在“包房”中达八个月之久,有的大法学员被逼得精神崩溃、神情恍惚。有的坚定的大法学员放下执着,用正念抵制这种毫无人性的摧残方式,从而冲出了“包房”,使邪恶的图谋未能得逞。现在仍有数目不详的大法学员被囚禁在“包房”中遭受摧残。

在这里,大法学员被强迫劳动,从上午八点到晚上九点。为抵制这种不公正的对待,有大法学员在晚上点名时拒绝蹲下,被管教指使犯人强行按倒。

武汉市“法教班”是一个更加野蛮的摧残法轮功学员的法西斯班,在7月7日撤消前的一段时间里,将何湾劳教所劫持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彭唯胜(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学员彭敏的父亲)、雷祖英、李红芳、唐越南、周汝芬等强行洗脑,邪恶之徒用最卑劣的手段,24小时不让他们睡觉,对每个大法学员24小时分四班不停地灌输邪恶言论,连眼睛都不让闭一下,否则進行肉体折磨。在这种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摧残下,有大法学员被逼得精神崩溃。被这样不让睡觉摧残的少则三五天,多则达连续十五天之久。7月7日“法教班”撤消时,大法学员李燕文因坚持修炼而被秘密转走,现不知其下落。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是迫害男性大法学员的恐怖场所,7月10日,大法弟子刘文平因不接受邪恶的洗脑,绝食以示抗议,610恶警竟将绝食七天的他强行灌辣椒水,造成刘难以忍受的痛苦。武汉大法弟子陈阳春(家住汉阳王家墩),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现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2/33665.html

2002-05-18: 被武昌区610洗脑班劫持的大法弟子身陷囹圄 心向师尊
一大法弟子问彭惟圣老人:“老彭,你想向师父说什么?如果再见到师父。”

老彭说:“我就说:师父您多伟大呀,弟子是多么幸福呀!”

言一出口,老泪纵横。谁能想象这位老人在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中竟是连失两位亲人:儿子彭敏和老伴被迫害致死,儿子彭亮和女儿彭燕也被非法关押。

狱外的大法弟子们,在这神圣的日子即将来临之际,请代我们给师父献上弟子菲薄的心意──师父,您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5/22424.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18/被武昌区610洗脑班劫持的大法弟子身陷囹圄-心向师尊-30409.html

2001-12-28: 彭维圣在何湾二大队,他的儿子彭敏死前,他曾带着手铐去看过,当时看见彭敏不但腰椎瘫痪,还伴有胳膊和腿的骨折,当时他就质问过邪恶之徒们,“你们说他是自己撞墙,那么就是把头盖骨撞裂了,也不会导致身体骨折呀!”它们无言以对。爱人李莹秀死前他也去看过她,回何湾后说了这样的话,“不好,老婆可能要出事。”之后不久,李莹秀就去世了。当焦点谎谈播出此事后,二大队受蒙蔽而误入歧途的人一下炸了锅,纷纷指责媒体报导不实,看清了邪恶之徒们的真实面目,于是绝大部份误入歧途的人都醒悟了,重新回到大法中来。

现彭敏的哥哥彭亮被公安局作为重犯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七处二所。

2000-11-29: 武汉部份被关押弟子名录
1、彭维圣、彭敏、彭燕:彭维圣,男,50多岁,以修理自行车为生。;老伴、二儿一女都修炼法轮大法。去年7。20后,全家都到过北京上访护法。彭维圣因去年二次進京上访,又鼓励其他弟子上访,遣送回汉后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多处关押。在关押期间因坚持炼功,受尽了打骂和非人的折磨。因他坚修大法不动摇,于今年3月被判1年半劳教,且学习班里关押的时间不算刑期。现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老伴李银秀,以修理自行车为生,50多岁,去年因進京上访被拘留过一次,今年国庆前夕,因害怕其再次上访,又被无故拘留10馀天。小儿子彭敏和女儿彭燕去年上京护法,被抓回武汉后和他们的父亲彭维圣关在一起,春节前夕才将他俩放回。今年二月,他俩在家装订缩微本《转法轮》时,被公安抓走,家中的电脑、收录机等东西也被搜走。他俩从今年2月到现在,一直关押在拘留所。据说彭燕因在拘留所里坚持炼功,被几次上大板刑(武汉拘留所发明的一种无耻的刑罚,人成大字形被绑在木板上,用脚镣手铐铐着,吃东西和大小便均无法自理)。大儿子彭亮,因去年進京上访,于今年3-8月底被关押在青菱学习班,也受尽了折磨,但始终不改坚修大法之心。今年国庆前夕,又无故被拘留15天,据说是怕他又到北京去上访。现在彭维圣一家,3人被关押,2人被严密监视,生活无保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9/2493.html

2000-10-30: 武汉市被判刑、劳教的法轮大法学员的部份名单
徐祥兰,女,48岁,法轮功武汉站长,有期徒刑8年;
洪卫生,男,47岁,有期徒刑12年;
彭冲,男,25岁,因上网判罪有期徒刑7年;
方隆超,男,52岁,长江航办干部,有期徒刑3年;
倪国宾,男,有期徒刑3年;
张爱民,男,29岁,中国银行职工,因二次進京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
邹嘉荣,女,32岁,有期徒刑2年;
石磊,男,39岁,有期徒刑1年(已刑满出狱);
陈静,女,37岁,有期徒刑1年;
张珂,女,41岁,劳教3年;
刘红秀,女,45岁,教师,劳教3年;
杨镇武,男,49岁,劳教3年;
周翠娥,女,29岁,护士,劳教3年;
许春枝,女,45岁,华工后勤职工,因三次進京被劳教2年;
吕震,男,24岁,武汉邮科院干部,因三次進京被劳教2年;
李建华,女,46岁,4262厂职工,劳教2年;
静秀,女,32岁,教师,劳教2年;
胡胜莲,女,劳教2年;
李金龙,男,劳教2年;
王莉,女,29岁,湖北日报记者,因三次進京被劳教一年半;
陈锦辉,男,28岁,洗衣机厂职工,劳教1年半;
彭维圣,男,52岁,因二次進京被劳教一年半;
乔传杰,男,30岁,机械研究所,因二次進京被劳教1年半;
张全浩,男,32岁,自来水厂职工,劳教1年半;
宋刚,男,40岁,教师,劳教1年半;
王劲松,男,因在揭批会上摔烟缸被劳教1年半;
王凯,男,劳教1年半;
吕超,男,劳教1年半;
张杰红,42岁,湖北印刷厂职工,三次進京被劳教1年;
田承远,男,32岁,洪山宾馆职工,劳教1年;
刘黎娜,女,50岁,武汉汽轮发电机厂工人,劳教1年;
王昌慧,女,60岁,省化工研究所工程师,因二次進京被劳教1年;
熊桂菊,女,50岁,幼儿园园长,劳教1年;
黄琴,女,28岁,黄鹤楼酒厂职工,劳教1年;
蔡三枝,女,50岁,幼儿园会计,劳教1年;
许桂娥,女,劳教1年;易兰芝,青山船厂,劳教1年;
汪女士,武钢党校教师,二次進京被劳教1年;
徐向秀,女,劳教1年;左翠华,女,劳教1年;
刘丽华,女,劳教1年;田莎,女,劳教1年;
姚慧,女,劳教1年;张佳凡,女,劳教1年;
杨丽萍,女,劳教1年;王莉平,女,劳教1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30/575.html

2000-05-09: 武汉地区部份被判刑、判劳教人员名单
吕霞 女 劳教二年
刘丽华 女 40 洪山区农委 劳教一年
彭维胜 男 个体 劳教一年半
里文兰 女 湖北中医院 劳教一年半
王 X 武汉三医院外科医生 劳教一年半
武汉公开逮捕人员(2000.04)
彭敏
彭艳
叶景峰
陈光远
洪维声
未公开逮捕人员
田维(音)、彭密(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5/9/3804.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6-16:
武汉市洪山区法院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民族大道789号。邮编:430073
电话:027-87424417
审判长:肖玉华
审判员:徐文娟 027-87615795
陪审员:吴凤仙
书记员:刘丽莎

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洪山区珞瑜路关山口特一号。邮编:430074
电话:027-87802000
公诉人:彭晓东 刘娜
2019-06-02:
曝光湖北武汉市东西湖区公检法更新地址
1. 武汉市东西湖区委政法委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临空港大道157号5楼 邮编430040
2. 武汉市东西湖区检察院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中街292号
3. 武汉市东西湖区公安分局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吴中街277号
4. 武汉市东西湖公安分局吴家山街派出所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北路5号
5. 武汉市东西湖区司法局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临空港大道157号4楼

2019-06-01:责任单位信息补充:
东西湖区公安分局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中街199号
邮政编码:430040
电话:027-85398662
警务指挥室 027-85398660
警务保障室027-83217558
看守所027-83230973
拘留所027-83230962
局长徐扬027-85398650
纪委书记熊巍
副局长:高进雄、周文、喻炜、尹志强、林诗俊、田野
政治处主任肖斌

金银湖派出所: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马池中路5号,邮编430040
电话:027-83080015
所长吴元松 副所长刘建祥
东西湖区检察院: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中街558号,邮编430040
电话:027-83895749
检查服务:027-12309
检察长魏号国
副检察长:易珍荣、张毅、彭顺清
纪检组组长余俊

东西湖区法院:
搬迁新址: 武汉市东西湖区径河街道办事处新城一路北侧(区委党校、武装部西侧),邮编430040
办公室: 027-83891914、83896462
立案咨询:027-8321001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2008-07-22: 何湾部份干警电话

张浩   13907143636
苏振江 13437293840
明建华 027-63535138
代希斌 13659899995
雷昌文(队长)13971378253
魏骆星 13907109960
黎卫群 027-63739902
郭战东 13080601976
朱汉文 13554180604
丘小元 027-67872034
姚 群 027-62239069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2年12月彭唯胜在新疆小型集会时,被打入的特务告密而被抓,目前下落不明。

2002年2月23日大陆综合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23/25516.html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19362.html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二大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0/2407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