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市 >> 李莹秀(李银秀,彭敏的母亲), 女, 50

李莹秀(李银秀,彭敏的母亲)
李莹秀(李银秀,彭敏的母亲)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市
迫害情况: 于武汉市第七医院被迫害致死,彭敏的母亲
个人近况: 2001年4月29日 迫害致死 (2003-07-22首次报道致死)
报告人 : 吴梅
报告人职业: 加拿大
亲友关系: 朋友(他们是同一练功点)
立案日期: 2003-07-2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185(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彭燕(彭敏妹) 彭敏 彭亮(彭敏哥)
夫妻/父母: 彭伟胜(彭唯胜,彭伟圣,彭维圣) 李莹秀(李银秀,彭敏的母亲)

彭敏(左上)、彭亮(上中)及全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4-16: 回忆我的母亲和小哥(图)
文/彭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6/回忆我的母亲和小哥(图)-239056.html

2011-04-13: 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
文/郑琼
中共派出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等场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所使用的酷刑手段中,最普遍的是剥夺睡眠,即俗称的“熬鹰”——运用车轮战术,昼夜不息,不允许受害者休息,长的达42天之久,那是对肉体的极度摧残,对精神和意志的绞杀,目的就是摧毁人的意志,索取口供、迫使屈服。
尽管有众多受害者的叙述,但因其不如其它肉体折磨看上去那么血腥,加之一般人没有直接切身感受,而不为外界重视。其实,剥夺睡眠是最隐蔽、最非人、最卑鄙的酷刑。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11年中,数万人被判刑入狱,数十万人被劳教关押,百万人次被关押在洗脑班,至于被抄家、软禁、短期关押的人数无法统 计。每一个被抓捕过的法轮功学员,只要他(她)不向邪恶妥协,几乎无例外的、不同程度的遭受过剥夺睡眠的折磨。比较典型而被明慧网刊登过的、遭受酷刑迫害 者就达65590人,这些人无论记录所受酷刑名目如何不同,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大都遭受过剥夺睡眠的苦痛。
绑架之初的剥夺睡眠

中共公安国保610及其他警务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绑架,为了得到所谓“口供”、迫使出卖他人、强制放弃信仰、强制转化和妥协,惯常首先使用剥夺睡眠酷 刑,不让法轮功学员有休息的机会。他们这样做既没有伤痕,又没有罪证。他们一开始通常是把人固定或捆绑,软硬兼施,一些人唱白脸:威胁、毒打、下流咒骂、 制造恐怖气氛,另外的人充当红脸:软语劝诱、伪善呵护。当不奏效时,他们就会放下伪装、凶相毕露,分成几个小组,轮番审讯,一天24小时不允许你休息睡 眠,有的人实在困的不行,就会招致打骂、烟头烧灼、上铐、冬天里把冷水猛地灌到人脖子里,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 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一天精神折磨、肉体摧残之后,紧接着又一个漫漫白昼与黑夜……见诸报道的最长记录是50天。 有人一夜青丝变白发,有人几天不见就脱相。

明慧网2005年9月8日曾报道,一位上海法轮功学员2000年10月的一个晚上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在派出所的72小时里,惨遭警 察侮辱和迫害。恶警先将法轮功学员摁坐在铁椅子上,然后用手铐和铁索绑缚四肢不使其动弹,若手臂稍动,手铐就往里收缩,嵌入肌肤,痛楚难当。警察先是对他 诱之以利,见不奏效,就将他连人带椅抬到地下室的一个小审讯室。地下室内灯光惨淡,墙壁上写满了恫吓威胁的标语,刻意营造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氛,又因审讯室 临近下水道和厕所污水排放口,阴风吹来,更是恶臭难闻。恶警采用熬鹰战术先是不让该法轮功学员睡觉,继而在法轮功学员精神倦怠的夜半之时突然提审。期间威 胁恫吓、侮辱谩骂、拳脚相加,根本就无人性可言。
....
看守所里的剥夺睡眠酷刑
美国哈佛医学院精神科学教授J. Allan Hobson在《睡眠》一书中说:“大脑是睡眠的受益者,当睡眠被剥夺时,大脑的能力也将逐渐衰退。首先,无法集中注意力,无法做一些具有协调性的自主动 作,然后变得易怒并且极度想睡。若有5到10天没有睡眠,大脑会失去各方面的功能,让人变得疯狂和愚蠢;亦即由信任变为偏执,理性变为不理性,并且开始产 生幻听和幻觉。”Hobson也举“洗脑”当作例子来说明“剥夺睡眠可导致一个爱国主义者否定他的国家和理想,并且签署显然违背个人信念的宣言,甚至参加 他一向反对的政治活动。”
中共正是摸透了洗脑的精髓,并用剥夺睡眠这一酷刑来对付成千上万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
....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报道了武汉市武昌区彭燕一家五口家破人亡悲惨遭遇:
这一家五口曾经是多么幸福!他们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螃蟹甲紫金村90#,全家都是法轮功学员,上有哥哥彭亮,下有妹妹彭燕,父亲彭惟圣,母亲李莹秀,一家人都信仰“真善忍”,纯洁而善良,父母慈爱,儿女孝顺,兄弟敦睦,家庭温馨,尽享天伦之乐。

可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一年中,这一家五口之中的次子彭敏、母亲李莹秀先后被迫害离世,长子彭亮被长期非法关押,父亲彭惟圣被长期迫害致精神失常,幼女彭燕也是历经关押和酷刑折磨……照片中的笑容已永远成为记忆。

二哥彭敏被武昌青菱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非法逮捕。关押期间,他受尽折磨,恶警指使恶人暴打致脊椎第五块骨头粉碎性骨折、颈椎压缩骨折、四肢骨折、高位截 瘫,惨死在武汉市第七医院,遗体在2001年4月6日上午10时左右就被公安强行秘密火化。哥哥和母亲也被抓入青菱红霞封闭学习班强行转化,不久母亲即被 灭口致死于同一家医院。大哥彭亮,历经7次绑架,所受折磨难以尽述,2011年再次被绑架,恶人图谋起诉他。彭惟圣,彭敏、彭亮、彭燕之父,李莹秀丈夫, 被迫害精神失常

妹妹彭燕,女,1977年生,是家中的小女儿。2000年2月28日她第二次被粮道街派出所绑架,被关押到宝丰路女子看守 所,三个所长来逼迫彭燕写“保证”,被拒绝,便逼迫刑事犯用塑料拖鞋底打彭燕的脸。彭燕有两次都是一次性被上铐1个多月。这时彭燕母亲李莹秀已被迫害离 世。 其后,彭燕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8月8日被关押在宝丰路武汉女子监狱喷织中队。由于她哥哥彭敏和母亲李莹秀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之事在国际上已经曝 光,犯罪集团为掩盖罪行,切断国际法庭证据来源,不择手段千方百计要转化彭燕,据狱警说,上面有命令一定要在短期内“转化”彭燕。
彭燕抗议 迫害,不认罪、不承认“犯人”身份、不戴囚牌、不背监规,每天被罚站至少20个小时,最多只能睡两个小时,很多时候甚至完全被剥夺睡眠而日夜连续罚站,甚 至整晚不准睡觉还遭恶警上刑具,用手铐反身吊在铁栅栏门上,脚无法着地只能用脚尖垫着,身体向下九十度弓着身体,无法直立;或整晚被吊在铁架高低床的上 檐;或反手到身后铐在两个高低床中间,这样的酷刑竟长达近两个月。 这期间恶警共安排了40名包夹犯人来迫害她,每天包夹三班倒,每班最少3名包夹寸步不离她左右,多时一个班七、八个,多次对她打骂。2002年5月,监狱 “六一零办公室”的程智、孙跃红、蒋春等恶警对彭燕制定了系统的洗脑迫害方案,从不断加码的超体力劳动,到一波接一波的花样翻新的各式洗脑手段,经常被上 刑具并在2002年8月被关进禁闭室一周。因长时间被反铐在铁门上,致使她胳膊、小腿和脚都肿的血管都爆起来了。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3/剥夺睡眠——中共折磨法轮功学员案例综述(上)-238990.html

2011-01-03: 十一年迫害 五口之家两死两囚(图)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凌晨,法轮功学员彭亮和张荆州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法院附近被蹲坑的便衣特务绑架。这是彭亮第七次被迫害。

彭亮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在中共长达十一年灭绝人性的迫害中,全家五人因坚持修炼先后多次被绑架、非法抄家、拘禁、洗脑、劳教和判刑,其中两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弟弟彭敏于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汉市武昌区青菱看守所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使四肢和脊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瘫痪,在武汉市第七医院去世。为了继续杀人灭口,在彭敏去世二十二天后,母亲李银秀又被市、区“610办公室”关进洗脑班毒打致死。随后中共央视“焦点访谈”还颠倒黑白,编造谎言,反诬彭敏是“拒医身亡”,李银秀是“突发脑溢血死亡”。

父亲彭惟圣因依法上访、不放弃信仰,先后被绑架五次,强行关押洗脑八次,非法劳教两次,并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期间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目前仍被关押在武昌区余家头洗脑班。

妹妹彭燕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关押期间,恶警两次强迫她睡“死人床”共长达三十九天,入狱后又惨遭各种残酷折磨和摧残。二零零一年七月原湖北省公安厅副厅长赵志飞访美期间,因对彭敏和李银秀被迫害致死负有直接领导责任而被美国法院宣判有罪后,省市“610”为了推脱罪责,掩盖罪行,指使武汉女子监狱不惜一切代价“转化”彭燕,妄图切断国际法庭的证据来源。

这个曾经美好祥和、安贫乐道的家庭,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破碎了。五口之家,现剩三人,而父亲和哥哥却又遭非法关押,只余一个小妹妹彭燕在外了。那座破旧的、家徒四壁的房子,在冬日的寒风中一片凄凉。

又到年关。当人们在合家团圆之际,可曾想到中国这些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他们的苦难,他们的坚强,他们的伟大;他们坚忍的信念铸就了我们这个时代永恒的辉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十一年迫害-五口之家两死两囚(图)-234429.html
******************************
李莹秀(Li, Yingxiu),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是已于2001年4月6日被迫
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彭敏的母亲。在儿子去世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其母李莹秀又于2001年5月左右惨死在同家医院。李的丈夫老彭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七医院看了她的遗体最后一眼,当看到李莹秀的脑袋上有斑斑血迹时。老彭悲愤的质问在场的公安和医务人员: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在一再的追问下,在场的一位公安无意中透露说:她的死是因为彭敏死后她讲的话太多造成的。

据了解,李莹秀是为替彭敏讨公道去公安局喊冤而被那些刽子手们活活打死的。据知情者透露,彭家五口人全部是法轮功学员,99年7月22日后,全家人進京上访,老彭在進京上访被抓回武汉后,被非法判劳教,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在劳教所里老彭非常坚定,由于他坚持学法炼功,常常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但他从不就此屈服,他的言行让那些所谓的被转化者们惭-c不已。他的小女儿彭燕,24岁,和她哥哥彭敏一同被捕,从去年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至今,有同情她的警察悄悄告诉我们,彭燕在看守所里属于“死硬派”分子,不但怎么用刑都不转化,反而她的一言一行常常能感化周围的犯人,让周围的犯人也跟着“真善忍”起来,这样使得看守所方面非常尴尬,不得不让她半个月更换一次牢房,以掩人耳目。她的另一个哥哥彭亮,也曾多次被关進看守所和转化学习班。

2001 年7月17日,彭敏的哥哥、法轮功学员彭亮委托两名美国律师控告当时正在纽约访问的湖北省公安厅长赵志飞谋杀、酷刑折磨、其它惨无人道或侮辱性的虐待、反人类罪和非法关押等九项罪名,美国联邦纽约南区法院当日将起诉书送达赵志飞手中。赵志飞也是臭名昭着的610办公室在湖北省的第二号头子,两年来湖北省至少有12名法轮功学员被野蛮虐杀,今年6月在湖北省麻城白果镇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惨剧:两名法轮功修炼者被当地政府干部拖在飞驰的摩托车后活活拖死。另一名法轮功修炼者被殴打的奄奄一息后被活活焚烧致死,被告人赵志飞被指控对这些犯罪行为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赵志飞匆匆离开美国回国之后,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立即调动湖北省公安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大逮捕,通过严刑逼供,并加以编造栽赃,中央电视台将其制作成《焦点访谈》节目歪曲诬陷法轮功。然而,彭敏母子之死岂是一个非司法性机构的新闻媒体所能定案的?!单凭这一点,人们可以看到江泽民当局是如何肆意践踏国家法律,滥用官方媒体栽赃诬陷、欺骗愚弄海内外民众,而这正是江泽民国家恐怖主义的一部份。

2001-11-29: 录像片:是自残,还是被谋杀?
...【主持】原告彭亮是武汉的学员,一家五口人都修炼法轮功。父亲彭惟圣,母亲李莹秀,弟弟彭敏,妹妹彭燕。江泽民集团镇压法轮功后,彭亮全家去北京上访。一家人遭到不同形式的折磨、迫害。弟弟彭敏于二零零零年底被送回湖北武昌关押,并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打断颈椎以致全身瘫痪,于四月六日死亡。母李莹秀因向外界公布儿子的死因,也遭到非法拘禁并于五月中旬被迫害致死。其妹妹与父亲仍然被非法关押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1/29/录像片-是自残,还是被谋杀--20606.html

2001-05-13: 武汉大法弟子彭敏的母亲李莹秀,近日又惨死在七医院。其丈夫老彭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七医院看了她的遗体最后一眼,当看到李莹秀的脑袋上有斑斑血迹时,老彭悲愤的质问在场的公安和医务人员: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虽然在场的医生伪善的解释说:李莹秀的死因是因为脑溢血导致死亡,脑袋上的血迹是由于解剖时做脑穿刺时留下的。但老彭知道李莹秀根本没有与脑溢血有关的病史,仍不相信这是真正的原因,一再追问下去,在场的公安无意中透露说:她的死是因为彭敏死后她讲的话太多造成的。

彭敏死后,其母李莹秀和其兄彭亮被秘密送至武昌青菱红霞学习班强行转化,在一个月前我还与他们在一起交谈过,当时他们没有任何异常的现象,怎么才一个月的时间,一个鲜活的生命转眼之间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静静的躺在太平间内,留给我们的是她身上的斑斑血迹和累累伤痕!据悉,彭敏的哥哥彭亮的处境也非常不好,他仍在关押中,并且被折磨的身上长满脓疮。

李莹秀生前是一位普通的大法弟子,她从来没有甚么豪言壮语,99年当大法遭到诽谤和攻击时,她毅然与家人拿出盖房子急需的所有的钱去北京上访,绝大部份的钱却被当地公安掠夺,导致她家的房子盖到一半就搁浅,尽管她家徒四壁,但她仍然尽自己所能,帮助那些无家可归的大法弟子们。一次,我们几人到她家赖以为生的自行车修理摊时,发现只有她一人在,当时她正在更换一个三轮车的车胎,由于此活劳动强度很大,我们几个人帮她一起把车胎换好,车主给了她三元钱,她却拿这钱买了一串香蕉,分给我们大伙吃。当她的儿子彭敏被迫害致残,需要大量的医药费和营养费时,大法弟子纷纷解囊帮助她,她却婉言谢绝,实在推脱不了的,虽然暂时收下,转手却又送到监狱里,给了在监狱里的大法弟子,她说里面受苦受难的大法学员更需要。仅仅是这些事,但却能从她身上看到许多可贵的品质,这么善良的一位老人,一个慈祥的母亲,在彭敏含冤而死后,在默默忍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痛苦时,却被丧心病狂的凶手们施以毒手。

在举世大法弟子欢庆大法的节日之时,同一个地球上的大陆大法弟子却承受着历史上最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迫害。我们强烈呼吁全世界正义之士站出来,制止江泽民犯罪集团对善良的大法弟子的谋杀。

请正直、善良的人提供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详细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13/10980.html

2001-04-27: 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彭敏家人被关押
武昌区大法弟子彭敏,在经历百般折磨后,于2001年4月6日离开人世。武昌区公安分局、610办公室小组以及粮道街派出所于7日将尸体秘密火化。为封锁消息,又将其母李莹秀、哥哥彭亮押入青菱红霞学习班。彭敏的妹妹至今被关押在东西湖看守所,其父在何湾劳教所已有一年多。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7/10388.html

2000-11-29:武汉部分被关押弟子名录

1、彭维圣、彭敏、彭燕:彭维圣,男,50多岁,以修理自行车为生。;老伴、二儿一女都修炼法轮大法。去年7。20后,全家都到过北京上访护法。彭维圣因去年二次进京上访,又鼓励其他弟子上访,遣送回汉后被刑事拘留一个月,后又被多处关押。在关押期间因坚持炼功,受尽了打骂和非人的折磨。因他坚修大法不动摇,于今年3月被判1年半劳教,且学习班里关押的时间不算刑期。现被关押在何湾劳教所。老伴李银秀,以修理自行车为生,50多岁,去年因进京上访被拘留过一次,今年国庆前夕,因害怕其再次上访,又被无故拘留10余天。小儿子彭敏和女儿彭燕去年上京护法,被抓回武汉后和他们的父亲彭维圣关在一起,春节前夕才将他俩放回。今年二月,他俩在家装订缩微本《转法轮》时,被公安抓走,家中的电脑、收录机等东西也被搜走。他俩从今年2月到现在,一直关押在拘留所。据说彭燕因在拘留所里坚持炼功,被几次上大板刑(武汉拘留所发明的一种无耻的刑罚,人成大字形被绑在木板上,用脚镣手铐铐着,吃东西和大小便均无法自理)。大儿子彭亮,因去年进京上访,于今年3-8月底被关押在青菱学习班,也受尽了折磨,但始终不改坚修大法之心。今年国庆前夕,又无故被拘留15天,据说是怕他又到北京去上访。现在彭维圣一家,3人被关押,2人被严密监视,生活无保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29/2493.html

武汉市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1-09: 湖北武汉东湖熙园绑架案 曝光水果湖派出所电话
水果湖派出所所长及副所长电话:02788085725
水果湖派出所部份警察号码
盛莉 18986091317

姚家岭
黄茂强 18986091367
孙绪松 18986091375
汪兰
杨国华
刘学强 电话:13317136228

郑微 18986091372
科苑
副所长:申东辉 电话:18986091508
周本胜 18986091360

陈念 18986091355
刘佑雄 18986091379 放鹰台
孙维斌 电话:18986091406
郑志强 18986091429
李冬生 18986091363

东湖路徐原 15997446772
水果湖横路
李志浩 18986091377
梅红云女 18986020761

周婕 18986091361

2018-12-29: 洪山分局妇幼警务站警察:吴福飞,王格,王凯,张子龙,聂臣,谢力飞,王萍,张丰,吴纲,警务站的电话是:027-87109850
杨园派出所 :办案警察汪可(音)手机1532730754015387077512
武汉市杨园派出所:
邮编:430063
电话:027-88085500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柴林头东区特1号
副所长:刘忠志,手机:1898606888718186051801
教导员:张南庭,电话:027-86819427(办公);027- 87307530(宅);手机:13907107811

2018-11-08: 相关单位电话:
武汉市公安局: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武汉市国保处:027-85393569
国保一处,国保支队:027-85395240
徐精华,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办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焦 健,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办027-85393567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彭敏去世后,公安就将哥哥彭亮及其母亲李莹秀关进红霞洗脑班,单独看守。由于李莹秀痛失爱子,几日未进食,出现发烧症状,被4个警察强行架去医院。当天回来后,李莹秀将针头拔掉,说已好,却被4个警察一阵暴打,强行架走。李莹秀当即责问,说要记下他们的罪行,随即被警察将脑袋打破,到医院后不治而亡。2001年4月29日,李莹秀在儿子彭敏死去22天以后与她的儿子死在同一家医院。彭敏的母亲。其丈夫彭唯胜(音,网上也有写作彭维胜,彭伟圣),从何湾劳教所戴着手铐去医院看了李莹秀遗体最后一眼,发现李莹秀的头发已剃光,头部有创面,鼻子和口中有淤血,衣服上也有血迹。他悲愤地质问在场的公安和医务人员:李莹秀到底是怎么死的?在场医生说:李莹秀的死因是因为脑溢血导致死亡,脑袋上的血迹是由于解剖时做脑穿刺时留下的。但彭唯胜知道李莹秀根本没有与脑溢血有关的病史。一个警察告诉他李莹秀的死因是在她儿子死后“讲话太多了”。其后中央电视台为掩盖罪行,称李莹秀死于“突发脑溢血”。

悼李莹秀(彭敏的母亲)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6/20/12248.html
冤死的大法弟子彭敏的母亲李莹秀又被谋杀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1/5/13/10980.html

评论:法轮功的海外起诉将正义之剑指向邪恶之徒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26/13887.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