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 >> 王亚富(王亚付), 男, 6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8-03: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镇派出所警察骚扰王亚富

2017年7月20日上午10点,清原县夏家堡镇派出所的车志强(警号:405215)等两名警察开着一辆警车、带着现场执法记录仪来到黄屯村,在村书记李国军的带领下闯入6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王亚富家,非法询问王亚富:叫什么名字?还炼不炼了?王亚富说:我还炼,这么好的功法能不炼吗!警察车志强接着问王亚富:你家都有哪些财产?会不会上网?等等问题,王亚富都拒绝回答、拒绝在非法询问笔录上签字。

警察让王亚富去派出所一趟,王亚富问有什么事?警察说:有点事一会儿就回来,王不去,僵持了10多分钟,村书记李国军配合警察违法行为再三劝说、并保证不会抓人,一会儿能回来。王亚富问清楚警察名字和警号后,被迫和警察一同去了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采集了王亚富十个手指的指纹,并采集了手指的血之后让王亚富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3/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大陆综合消息-352021.html

2016-02-16: 八次绑架、三次劳教 王亚富控告元凶江泽民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农民王亚富,男,六十三岁,曾患脑结核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后重获健康。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曾九次被非法抄家,八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强行关入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五年,王亚富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以下是王亚富遭受迫害的事实:

第一次

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我被夏家堡公安派出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绑架,非法拘禁在夏家堡派出所五天后,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将我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十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后,看守所所长张某和警员赵立华指使犯人井元明(音)等三人,在寒冷的三九天用冷水往我的身上浇,从头顶往下浇水,一连浇了十盆水;还指使刑事犯井圆明用鞋底打我的脸。二零零零年的春季,在看守所每天都做奴工筛沙子、拉梨杖种地。二零零零年的夏天,为了逼迫我放弃修炼,送我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被迫害五十多天,强迫“转化”。在教养院不止一次受到过“开飞机”和长时间面壁而站的酷刑。回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二零零零年的九月才放回家。被勒索一千四百元钱(900元伙食费,500元没有收据)。

我回家后,一段时间放弃了修炼,结果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症,经常是昏迷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在沈阳医大住院治疗,才知道是患了脑结核,用了大量的药物,我几乎还是整天处于昏迷状态,药物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最后医生告诉家属这病治不好了,嘱咐家属准备后事吧,回家吧。

不想这样死去的我,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我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选择了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面对死里逃生的我夏家堡派出所警察并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一次次骚扰,多次闯入我家抢劫、无理绑架我。

第二次

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都姓副所长、警员李长安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闯入我的家中抢劫,进屋翻箱倒柜,抢走了价值一千元多元的个人物品(书、录音带、真相光盘等材料)。时隔不久,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长肖成伟骗我说有事到派出所来一趟,结果到派出所后被几个警察绑架到警车上到县医院检查身体,想把死里逃生的我送到劳教所迫害,因医院停电无法检查才罢休。

第三次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过小年那天),夏家堡派出所都副所长和警察井喜忠、潘振峰等四名警察到我家,我没给他们开门。一警察将门上的塑料布捅坏,钻进屋里后把门打开,四个警察闯进屋里把坐在炕上穿着衬衣衬裤的我强行抬到警车上,劫持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在教养院的办公桌子上我才看到被非法劳教三年的票单,后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回来后被非法关在派出所一天一夜,所长肖成伟恐吓我的家属说:如果不拿钱就要送去劳教等等。后来看到家属实在拿不出钱,才放回家。

第四次

二零零五年八月,夏家堡派出所长孙学民、警员李长安、井喜忠等五人,闯入我家二话没说,进屋就翻箱倒柜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没有找到他们要得的东西,扬长而去。

第五次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天,夏家堡派出所警察井喜忠和镇政府综治办严尧,坐着轿车在袁庙村公路上拦截了骑着自行车的我,抢走我个人物品(《九评共产党》和真相材料),我这样被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杨建宇非法审问我个人物品的来源,我拒绝回答,被杨建宇打了几个耳光,后被三名警察送到县公安局二楼遭酷刑折磨,强迫我坐铁椅子(老虎凳)整整被折磨一夜。参加迫害的有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兴传,还有两个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警察,身高一点七米左右。我被王兴传左右开弓打几十个嘴巴子,然后王兴传等三名警察给我灌酒。他们是先用毛巾捂住我的脸然后往毛巾上倒酒,酒顺着毛巾往嘴里、鼻孔里流;灌完酒后拿下毛巾,点燃两根烟插到鼻孔直到烟燃烧完了;再把毛巾蒙在脸上灌酒,再续两根烟……往复连续的用这种酷刑折磨我直到第二天早上,大约灌了三斤多酒、点燃了近四盒烟。坐铁椅子、灌酒、烟熏我遭受丧失人性的迫害,整整被折磨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把被折磨奄奄一息的我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县公安局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

第六次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我无故被夏家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诬定劳教二年,非法关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五个多月回家,在教养院犯人崔野(音)多次用“开飞机”酷刑折磨我,逼迫我写所谓的“保证书”,后被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其中伙食费1500元、家属给教养院警察王立新购买人参1000多元、我家属去教养院路费600多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个周五,我给天桥村一男村民讲真相,被此人诬告,随后遭夏家堡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绑架。我的四百三十多元钱被抢走,家属多次索要归还400元,三十多元真相币至今未还。

第七次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因镇里出现了真相标语,夏家堡派出所怀疑是我做的,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等四名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我,送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禁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因身体不合格马三家教养院拒收,回当地后被县公安局勒索1000元、夏家堡派出所六百元,才放回家。

第八次

中共邪党以各种借口层层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额,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县政法委、610把一个名额分派给夏家堡镇。结果名额落给了我,夏家堡派出所的警察吕学伟、潘学民绑架了我,在警车上吕学伟把我按倒并骑在身上一直到派出所,交给清原县610的王姓警察,直接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被迫害三十五天。

原夏家堡镇黄屯村书记张国礼受邪党毒害参与迫害我,九九年七月任村书记期间,把本村的法轮功学员我等五人非法拘禁在自己家里“办班”,特请时任夏家堡镇书记朴兴武到班上“讲话”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后来张国礼曾三次向派出所诬告我,导致我二次遭非法劳教二年、一次被勒索360元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6/八次绑架、三次劳教-王亚富控告元凶江泽民-324214.html

2012-10-03: 修法轮功治愈脑结核 王亚富八次遭中共绑架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王亚富,十三年来受尽当地中共人员迫害,他曾九次被非法抄家,八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拘留;三次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强行关入洗脑班迫害。

王亚富曾患脑结核,是修炼法轮大法救了他的命。

以下是王亚富被迫害事实:

王亚富,男,五十九岁,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村民,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肝炎、关节炎、痔疮等。无论到哪里都要先去药店买药,虽然天天吃药,病还是经常发作,来病时一年、半年什么活也干不了。修炼法轮大法半年后身体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无病一身轻,什么活都能干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的一天,王亚富被夏家堡公安派出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绑架,非法拘禁在夏家堡派出所五天后,所长马应魁和副所长代锡权将王亚富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十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过年前后,看守所所长张某和恶警赵立华指使犯人井元明(音)等三人,在寒冷的三九天用冷水往王亚富的身上浇,从头顶往下浇水,一连浇了十盆水;还指使刑事犯井圆明用鞋底打王亚富的脸。二零零零年的春季,在看守所每天都做奴工筛沙子、拉梨杖种地。二零零零年的夏天,为了逼迫王亚富放弃修炼,送王亚富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被迫害五十多天,强迫“转化”。在教养院不止一次受到过“开飞机”和长时间面壁而站的酷刑。回到看守所清原二零零零年的九月才放回家。被勒索一千四百元钱(900元伙食费,500元没有收据)。

王亚富出狱回家后,一段时间放弃了修炼,结果王亚富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症,经常是昏迷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在沈阳医大住院治疗,才知道是患了脑结核,虽然医生全力医治,用了大量的药物,但是王亚富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几乎是整天处于昏迷状态,药物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最后医生告诉家属这病治不好了,嘱咐家属准备后事吧,回家吧。

不想这样死去的王亚富,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久王亚富的身体奇迹般的好了。法轮大法给了王亚富第二次生命。这样的情况下王亚富选择了继续修炼法轮大法,面对死里逃生的王亚富夏家堡派出所并没有停止对王亚富的迫害,一次次骚扰他,多次闯入他家抢劫、无理绑架他。

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都副所长、警员李长安还有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闯入王亚富的家中抢劫,进屋翻箱倒柜,抢走了价值一千元多元的个人物品(书、录音带、真相光盘等材料)。时隔不久,是二零零三年六月,夏家堡派出所长肖成伟骗王亚富说有事到派出所来一趟,结果到派出所后被几个警察绑架到警车上到县医院检查身体,想把死里逃生的王亚富送到劳教所迫害,因医院停电无法检查才罢休。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四日(过小年那天)夏家堡派出所都副所长和警察井喜忠、潘振峰等四名警察到王亚富家,王亚富没给他们开门,一警察将门上的塑料布捅坏,钻进屋里后把门打开,四个警察闯进屋里把坐在炕上穿着衬衣衬裤的王亚富强行抬到警车上,劫持到抚顺吴家堡教养院,在教养院的办公桌子上王亚富才看到被非法劳教三年的票单,后因身体不合格被拒收。回来后被非法关在派出所一天一夜,所长肖成伟恐吓王亚富的家属说:如果不拿钱就要送去劳教等等。吓唬家属,后来看到家属实在拿不出钱,才放回家。

二零零五年八月,夏家堡派出所长孙学民、警员李长安、井喜忠等五人,闯入王亚富家二话没说,进屋就翻箱倒柜把家里翻的一片狼藉,没有找到他们要得的东西,扬长而去。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天,夏家堡派出所警察井喜忠和镇政府综治办严尧,坐着轿车在袁庙村公路上拦截了骑着自行车的王亚富,抢走王亚富个人物品(《九评共产党》和真相材料),王亚富这样被绑架到派出所。所长杨建宇非法审问王亚富个人物品的来源,王亚富拒绝回答,被杨建宇打了几个耳光,后被三名警察送到县公安局二楼遭酷刑折磨,强迫王亚富坐铁椅子(老虎凳)整整被折磨一夜。参加迫害的有国保大法的王兴传,还有两个国保大队的警察,身高一点七米左右。王亚富被王兴传左右开弓打几十个嘴巴子,然后王兴传等三名恶警察给王亚富灌酒。他们是先用毛巾捂住王亚富的脸然后往毛巾上倒酒,酒顺着毛巾往嘴里、鼻孔里流;灌完酒后拿下毛巾,点燃两根烟插到鼻孔直到烟燃烧完了;再把毛巾蒙在脸上灌酒,再续两根烟……。往复连续的用这种酷刑折磨王亚富直到第二天早上,大约灌了三斤多酒、点燃了近四盒烟。坐铁椅子、灌酒、烟熏王亚富遭受丧失人性的迫害,整整被折磨了一夜。第二天清晨把被折磨奄奄一息的王亚富送到清原大沙沟看守所非法拘禁,十五天后县公安局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遭夏家堡派出所警察绑架,被诬定劳教二年,非法关在抚顺吴家堡教养院五个多月回家,在教养院犯人崔野(音)多次用“开飞机”酷刑折磨王亚富,逼迫他写所谓的“保证书”,后被勒索三千三百元才放回家(其中伙食费1500元、家属给教养院警察王立新购买人参1000多元、王亚富家属去教养院路费600多元)。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个周五,王亚富给天桥村一男村民讲真相,被此人诬告,随后遭夏家堡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绑架。王亚富的四百三十多元钱被抢走,家属多次索要归还400元,三十多元真相币至今未还。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因镇里出现了真相标语,夏家堡派出所怀疑是王亚富做的,派出所的吕学伟、杨建宇等四名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王亚富,送清原大沙沟看守所被非法拘禁十五天,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因身体不合格马三家教养院拒收,回当地后被县公安局勒索1000元、夏家堡派出所六百元,才放回家。

中共邪党以各种借口层层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名额,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县政法委、610把一个名额分派给夏家堡镇。结果名额落给了王亚富,夏家堡派出所的警察吕学伟、潘学民绑架了王亚富,在警车上吕学伟把王亚富按倒并骑在身上一直到派出所,交给清原县610的王姓警察,直接送到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被迫害三十五天。

原夏家堡镇黄屯村书记张国礼受邪党毒害参与迫害王亚富,九九年七月任村书记期间,把本村的法轮功学员王亚富等五人非法拘禁在自己家里“办班”,特请时任夏家堡镇书记朴兴武到班上“讲话”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后来张国礼曾三次向派出所诬告王亚富,导致王亚富二次遭非法劳教二年、一次被勒索360元钱。

法轮功在中国完全是合法的,迫害善良天理不容。薄熙来、王立军都是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现在已经遭恶报。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被定为“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到了清算的那一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执行的,作为具体施恶者都无法逃脱惩罚。明智的警察拒绝迫害指令;保护大法弟子;抓紧时间赎回罪恶;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3/修法轮功治愈脑结核-王亚富八次遭中共绑架-263630.html


2009-11-03: 辽宁抚顺市清原县大法弟子王亚富再度遭绑架

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富,于2009年10月29日被夏家堡镇派出所所长及恶警绑架。

此前王亚富曾于2009年6月5日被夏家堡派出所所长吕学伟等强行绑架,劫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211804.html

2009-11-02: 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富被迫害情况
二零零九年10月29日,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富(付),被清原县夏家堡派出所所长吕学伟代领几名恶警绑架,当天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11667.html

2009-10-31: 辽宁省清原县大法弟子王亚付被绑架
辽宁省清原县下家卜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付于2009年10月29日被下家卜派出所所长及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9/10/31/211500.html

2009-06-16: 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富被迫害
二零零九年六月五日,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大法弟子王亚富,被清原县夏家堡派出所所长吕学伟代领几名恶警绑架,当天被送到清原县大沙沟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12.html

2008-03-19: 辽宁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王亚富屡被恶警骚扰迫害
辽宁省清原县夏家堡镇黄屯村法轮功学员王亚富,曾多次被夏家堡镇派出所的恶警骚扰、拘留和非法劳教。刚被解除劳教不久,现在又被夏家堡镇派出所所长吕学伟及其他几个恶警伙同黄屯村恶党支部书记张国礼等人在2008年3月6日晚闯入王家,想实施绑架,王警觉后逃出,现在他有家不能归,在外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9/174581.html

2007-04-11: 2007年4月6号,辽宁省清源县大法弟子王亚富劝三退时叫人举报被邪恶之徒井喜宗绑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152602.html

抚顺 清原县(青原县,红透山)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10-28: 参与迫害有关人员信息:
辽宁省清原县邮编:113300 电话区号:024
清原县腰站派出所:
所长王东13942309169

公安派出所:
副所长李恭全13841361456(办案人)
副所长卜春阳15042366116 警察刘书礼13904239647 警察杜国华13941362379
警察曲轶13842303866
警察王帅15040818999
警察李卓15698947905

清原县桥南社区人员:
曲华024-53052745、024-53038923、13042646918
李艳024-53052745、13904934991
金亮024-53061678、13238106123
王群024-53042474、18904935643
李冠丽024-53061678 13591565955
李树国024-53042474、13188260099


2019-10-28:
主要责任警察,李恭权,13841361456
王东,13704934007,王克红,13704934067

2019-10-26: 清原县桥南社区人员:
曲华024-53052745、024-53038923、13042646918
李艳024-53052745、13904934991
金亮024-53061678、13238106123
王群024-53042474、18904935643
李冠丽024-53061678 13591565955
李树国024-53042474、13188260099

清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王克红024-53030717、13704934067
副大队长徐向春 2453030717、13188298899
警察李鑫13842372007
警察陈宝华13941302000
刘洋13942391811
于显斌 13332126338

清原县公安局:
局长孙天宇53030051、13904136565
政委周福杰53031833、53032216、1394235111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3)

夏家堡派出所电话:0413-3671110
所长 吕学伟 办0413-3671610 宅0413-3027615 手机1380413291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