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市 >> 邹瑞环, 女, 77

邹瑞环
邹瑞环老人生前照片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
个人近况: 2009年10月29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7-04-0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3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2-21: 一家九人屡遭迫害 邹瑞环含冤离世(图)
(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邹瑞环老人含冤离开人世。在给老人最后告别时,一位在机关工作的人惋惜的说:“这么善良的人,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七十七岁老人邹瑞环一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受迫害以来,被当地“六一零”及公安看作眼中钉。

一家九口人没有不被当局人员非法抓捕过的,与丈夫及七个孩子轮番被绑架入狱,少则遭非法拘留数天,多则被非法劳教、判刑几年,二零零一年一家人同时五人被非法关押。丈夫赵殿宾两次被酷刑迫害、非法拘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

这些年邹瑞环家被非法抄家的次数已无法计算,被暗中抢窃的钱、明目张胆敲诈的钱,达数万。

恶党六十年大庆的血腥

二零零九年苟延残喘的恶党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贴金在准备十月一日所谓的六十年大庆时,再次随意抓捕老百姓,赤峰市红山区警察又为凑人数,疯狂抓捕善良的大法弟子。在五月六日,不法警察分两帮,一帮直奔大法弟子邹瑞环家,一帮直奔邹瑞环的儿子赵洪海的商店。那个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最臭名昭著的恶警“布仁”又充当了先锋。

当时,七十七岁的邹瑞环及另外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家,中共不法警察象过去无数次搜抢一样,如入无人之境,疯狂乱翻,随心所欲的抢劫,三个老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土匪警察扬长而去、下午又来把家用电脑抢走。

那些到赵洪海商店的不法警察,装作买东西,缠住赵洪海,与在外边等候的警察打手势,他们便扑进来,一拥而上绑架了赵洪海与妻子任桂梅及姐姐赵淑兰,抢走大法书籍和店里工作用的电脑。绑架到红山区公安分局,中共邪党人员就给赵洪海下了“劳教书”,立即开车送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因赵洪海的身体状况五原劳教所不收,红山区警察用尽各种办法想要迫害赵洪海,几次与五原劳教所交涉,还是没达到目的,只好再对家属进行经济敲诈后才将赵洪海放回家。赵洪海的精神、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已几个月也没恢复。

红山区警察还到元宝山区赵淑兰家,抢走大法书籍、家庭电脑,之后将赵淑兰关押到元宝山区看守所。元宝山看守所臭名昭著的恶人白杰(音),是元宝山区折磨大法弟子有名的刽子手,便疯狂折磨赵淑兰,给赵淑兰上大刑,打嘴巴,逼迫赵淑兰违心的说大法不好。恶警白杰曾凶残的踢踹赵淑兰,致使赵淑兰的脸部撞在窗户框架上,划出四厘米长的伤痕,恶警白杰还用抻床酷刑折磨赵淑兰整整两天。赵淑兰在元宝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近两个月,才被营救回家。警察私分了赵淑兰挎包内的二千多元现金,说喝酒了。

在儿女们被绑架后,邹瑞环老人家精神上的打击非常大,连急带吓,几天后病倒,后来身体恢复正常后住到二儿子家,红山区东安小区居委会的上门骚扰,到家里连厕所都仔细查看。老人在又一次受到惊吓后,再次病倒。在慢慢的修养过程中,健康有所好转。

十月一日,恶党在电视上粉饰太平,却暗地指使恶人上门欺压大法弟子。赵洪海的家有派出所的去骚扰。邹瑞环住的二儿子家红山区东安小区,分管的居委会两名女的(姓名待查)又上门砸门,不开门就在那不走,不停的吵。邹瑞环老人身体状况再次下滑。十月二十三日,元宝山区“六一零”与教委的又逼迫赵淑兰违心的说诬蔑大法的话;十月二十六日,邹瑞环老人含冤离开人世。

全家人遭受的迫害简介

赤峰市大法弟子邹瑞环,年幼时父亲是经商为主,家境比较富裕,中共邪党“土改”时把家产全部抢走后,还把父亲拴在马屁股后面,在割倒高粱的茬子地里拖,把前胸的肉全都拖烂了,活活把人拖死。但邪党还不依不饶,对家里所有成年人都不放过,她的哥哥姐姐们只好背井离乡,邹瑞环和弟弟曾讨饭为生。

一九九六年,邹瑞环的丈夫赵殿宾经原来练其他气功的功友指引,有幸得到《转法轮》,从此全家喜得大法,邹瑞环老人迎来了一生最幸福的时刻。赵殿宾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药费几乎是上班的单位中花费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别人就别报了,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干活比原来有力气,面色红润,头发也开始变黑,从此再没花一分钱药费。老人还经常骑车上街。

这样的好日子仅两年多的时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大法,邹瑞环深知恶党的邪恶恐怖,但她还是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后,由赤峰市松山区恶党人员绑架回当地,非法关押在赤峰市看守所(位置在园林路)迫害,遭警察扇嘴巴。老人第二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已明真相的北京警察没有抓捕他们。

赤峰邪党人员开始了对邹瑞环老人及全家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拘留、酷刑折磨、敲诈钱财,直至后来陷害、制造假案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邹瑞环老人与丈夫赵殿宾、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并用残忍手段摧残每个被绑架者。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给七十多岁的赵殿宾老人施酷刑,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造成老人昏迷,神志不清,他们把伪造的所谓口供写在纸上,趁老人昏迷不清时使老人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说老人证实赵淑贞参与了“十月十五日”的全市真相资料张贴,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折磨邹瑞环、赵洪洋、赵春风等制造假证。

与此同时,邪党人员散布说“十月十五日”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北京的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自焚的过程、结果与人员说的话都有矛盾、漏洞,明显是造假。”赵淑贞坚决抵制邪恶之徒的造假、迫害,说明那段时间她在北京的单位的上班情况,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一起做饭的情况,要求调查,赤峰红山区公、检、法三家办案单位都置之不理,红山区邪党法院判了她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而且,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赵殿宾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214734.html

2007-05-05: 零七年四月,二十一位大陆学员被迫害致死案得到证实
灭绝性迫害 古稀老人也不放过

赵殿宾,男,七十八岁,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人。赵殿宾老人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医药费是单位里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别人就几乎没法报了。一九九六年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名的 “药篓子”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再不用穿那么多衣服,面色红润,头发变黑,有光泽,柔顺,干起活儿来特别有劲,老人还经常自己骑车上街。从那以后赵殿宾再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氏集团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正在赤峰市博物馆外广场上炼功的赵殿宾老人架着扔上汽车,拉到离市区很远的郊区山上,把老人推下车 后逃之夭夭,老人只好自己走回家。七月二十三日,红上区西屯派出所(所长刘启(音))恶警,从家中把老人绑架到派出所,强行让七十多岁的老人在烈日下暴晒,直到老人虚脱,一个有点同情心的警察把老人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老人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的警察绑架到北京郊区怀柔县。怀柔县邪党人员竟以“枪毙”老人相威胁,老人拒不屈服,就把老人交给了赤峰驻京办事处,将老人绑架回赤峰,邪党人员郑洪超(涛?)把老人口袋中的钱抢走。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闯入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老人和老人的妻子邹瑞环、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进行酷刑折磨。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使铐子越铐越紧,直至老人昏死过去。趁老人昏迷时,他们把着老人的手在伪造的所谓口供上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 迫害赵洪洋、赵春风、邹瑞环等制造假证。

赤峰邪党人员拿着伪造假证加害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 继而红山区邪党法院非法判了赵淑贞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后来,赤峰邪党人员把老人劫持到红山区看守所关押,恶警杨立平不给开票据,不给任何手续向老人勒索六千元,同时还抢走老人兜里的二百二十元。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磁带。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并顺手偷走祖传银器。

几年来,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老人的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因修炼大法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

赵殿宾老人在邪党人员长期骚扰迫害中,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八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5/154162.html

2007-04-03: 内蒙古赤峰市大法弟子赵殿宾被迫害含冤离世

内蒙古赤峰市七十八岁大法弟子赵殿宾,三次去北京证实大法,两次被酷刑迫害、拘留,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曾经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在邪党人员长期的骚扰迫害中,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赵殿宾,男,原赤峰市松山区人。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药费几乎是上班的单位中花费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别人就别报了,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一九九六年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名的“药篓子”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再不用穿那么多衣服,干活比原来有力气,面色红润,头发开始变黑,有光泽,柔顺,老人还经常骑车上街。从此再没花一分钱药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江氏集团疯狂打压法轮大法修炼。七月二十二日,警察把正在赤峰市博物馆外广场炼功打坐的赵殿宾老人架着扔上汽车,拉到离市区很远的郊区山上,把老人和其他炼功的人推下车逃之夭夭,老人自己走回家。七月二十三日,红上区西屯派出所(所长刘启(音))恶警,从家中把老人绑架到派出所,又到儿子赵洪海上班的地方把正在上班的赵洪海也绑架到派出所。恶警强行让七十有余的老人在烈日下暴晒,直到老人虚脱,一有点同情心的警察才放老人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老人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天安门邪恶绑架到北京郊区怀柔县,怀柔邪党人员以“枪毙”老人来威胁两天,老人拒不屈服,不说出家中地址,等待邪党恶徒的枪毙。后一恶人说老人枪毙后尸体无人认领他将下岗,老人可怜他,就告诉他取尸体可与何处联系,结果这恶人却演了一幕“农夫和蛇”,把老人交给了赤峰驻京办事处,将老人绑架回赤峰,邪恶郑洪超(涛?)把老人口袋中的钱抢走。

赤峰邪党人员恶开始了对赵殿宾老人及全家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拘留、酷刑折磨、敲诈钱财,直至后来陷害、制造假案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老人及当时在家的妻子邹瑞环、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并用残忍手段摧残了每个被绑架者。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给七十多岁的赵殿宾老人施酷刑,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造成老人昏迷,神志不清,他们把伪造的所谓口供写在纸上,趁老人昏迷不清时使老人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说老人证实赵淑贞参与了“十月十五日”的全市真相资料张贴,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折磨赵洪洋、赵春风、邹瑞环等制造假证。

赤峰邪党人员把遍体鳞伤的赵殿宾老人非法拘留,让老人到红山区看守所拘留“养伤”,遮人耳目。邪恶把老人兜里的二百二十元抢走,又勒索六千元,恶警杨立平不给开票据,没给任何手续。

与此同时,邪党人员散布说“十月十五日”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北京的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自焚的过程、结果与人员说的话都有矛盾、漏洞,明显是造假。”赵淑贞坚决抵制邪恶之徒的造假、迫害,说明那段时间她在北京的单位的上班情况,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一起做饭的情况,要求调查,赤峰红山区公、检、法三家办案单位都置之不理,红山区邪党法院判了她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邪党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八年来,赵殿宾老人两次被酷刑迫害、拘留,三个儿子、三个儿媳、三个女儿都曾经被绑架入监、遭酷刑摧残,经受过非法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迫害,老人及妻子的身心也同时被迫害。儿子赵洪海被迫害流离失所时,刚刚上学的孙子无人接送,老人只好每天骑车接送,其间两次出车祸,老人不讹诈他人,自己回家疗伤。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并顺手偷走祖传银器。

而且,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这些邪党恶徒们还利诱一些恶人协助他们长期监视老人全家。就是在他们骚扰最疯狂时,老人出现了疝气症状,二零零五年及二零零六年老人两次突发脑溢血症状,一次老人四肢不能动,不会说话,在两个小时后恢复正常;另一次又出现症状,五天后恢复正常。

赵殿宾老人长期被邪党人员骚扰,全家都经受不同程度的迫害,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3/152069.html

赤峰市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9-01-10: 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赤峰市地区邮编:024000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
总机 476-8361518
局长李英 8334766 13804768129
政委德格吉夫 8338668 13804766660
副政委张志清 8372361 13904766621
副局长胡大勇 8339499 18804766226
副局长邱学东 8344688 13904767860
副局长王占军 8349466 18847666667
国保大队 大队长徐海荣 8369663 13384761185
副大队长张岱 8344188 13384761119
副大队长高瑞 8336569 13904763378

赤峰市红山区检察院 电话
院领导
检察长 吕鹏举 固话:8869201 手机:13948861199
副检察长 郭学勤 固话:8869202 手机:13604768282
副检察长 郭向东 固话:8869203 手机:18647618000
副检察长 张瑞文 固话:8869205 手机:13474866688
副检察长 宫厚仁 固话:8869206 手机:13500663116
副书记 辛利军 手机:15904768563
党组成员 张富鹏 固话:8869207 手机:13904769535
党组成员 李大东 固话:8869215 手机:13804767789
党组成员 何海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789495989
公诉科公诉科 8869212
科长 崔强 固话:8869211 手机:15947160191
科员 贾文娟 固话:8869211 手机:15049612001
科员 郑小红 固话:8869212 手机:13722068950
科员 青根宝音 固话:8869212 手机:13171356789
科员 周文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848560819
科员 田雨立 固话:8869211 手机:185047699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