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红山区 >> 赵洪海(赵红海,妻仁桂梅,赵某某), 男, 3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赤峰市红山区
拘留时间: 2004年7月21日
迫害情况: 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7-25
家庭成员: 儿女: 赵洪海(赵红海,妻仁桂梅,赵某某) 赵淑兰 赵洪洋 赵淑贞
儿媳: 赵春风(赵春峰) 仁桂梅(任桂梅)
夫妻/父母: 邹瑞环 赵殿宾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12-21: 一家九人屡遭迫害 邹瑞环含冤离世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邹瑞环老人含冤离开人世。在给老人最后告别时,一位在机关工作的人惋惜的说:“这么善良的人,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七十七岁老人邹瑞环一家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做人,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受迫害以来,被当地“六一零”及公安看作眼中钉。

一家九口人没有不被当局人员非法抓捕过的,与丈夫及七个孩子轮番被绑架入狱,少则遭非法拘留数天,多则被非法劳教、判刑几年,二零零一年一家人同时五人被非法关押。丈夫赵殿宾两次被酷刑迫害、非法拘留,于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离世。

这些年邹瑞环家被非法抄家的次数已无法计算,被暗中抢窃的钱、明目张胆敲诈的钱,达数万。

恶党六十年大庆的血腥

二零零九年苟延残喘的恶党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贴金在准备十月一日所谓的六十年大庆时,再次随意抓捕老百姓,赤峰市红山区警察又为凑人数,疯狂抓捕善良的大法弟子。在五月六日,不法警察分两帮,一帮直奔大法弟子邹瑞环家,一帮直奔邹瑞环的儿子赵洪海的商店。那个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最臭名昭著的恶警“布仁”又充当了先锋。

当时,七十七岁的邹瑞环及另外两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在家,中共不法警察象过去无数次搜抢一样,如入无人之境,疯狂乱翻,随心所欲的抢劫,三个老人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土匪警察扬长而去、下午又来把家用电脑抢走。

那些到赵洪海商店的不法警察,装作买东西,缠住赵洪海,与在外边等候的警察打手势,他们便扑进来,一拥而上绑架了赵洪海与妻子任桂梅及姐姐赵淑兰,抢走大法书籍和店里工作用的电脑。绑架到红山区公安分局,中共邪党人员就给赵洪海下了“劳教书”,立即开车送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因赵洪海的身体状况五原劳教所不收,红山区警察用尽各种办法想要迫害赵洪海,几次与五原劳教所交涉,还是没达到目的,只好再对家属进行经济敲诈后才将赵洪海放回家。赵洪海的精神、身体受到严重损伤,已几个月也没恢复。

红山区警察还到元宝山区赵淑兰家,抢走大法书籍、家庭电脑,之后将赵淑兰关押到元宝山区看守所。元宝山看守所臭名昭著的恶人白杰(音),是元宝山区折磨大法弟子有名的刽子手,便疯狂折磨赵淑兰,给赵淑兰上大刑,打嘴巴,逼迫赵淑兰违心的说大法不好。恶警白杰曾凶残的踢踹赵淑兰,致使赵淑兰的脸部撞在窗户框架上,划出四厘米长的伤痕,恶警白杰还用抻床酷刑折磨赵淑兰整整两天。赵淑兰在元宝山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近两个月,才被营救回家。警察私分了赵淑兰挎包内的二千多元现金,说喝酒了。

在儿女们被绑架后,邹瑞环老人家精神上的打击非常大,连急带吓,几天后病倒,后来身体恢复正常后住到二儿子家,红山区东安小区居委会的上门骚扰,到家里连厕所都仔细查看。老人在又一次受到惊吓后,再次病倒。在慢慢的修养过程中,健康有所好转。

十月一日,恶党在电视上粉饰太平,却暗地指使恶人上门欺压大法弟子。赵洪海的家有派出所的去骚扰。邹瑞环住的二儿子家红山区东安小区,分管的居委会两名女的(姓名待查)又上门砸门,不开门就在那不走,不停的吵。邹瑞环老人身体状况再次下滑。十月二十三日,元宝山区“六一零”与教委的又逼迫赵淑兰违心的说诬蔑大法的话;十月二十六日,邹瑞环老人含冤离开人世。

全家人遭受的迫害简介

赤峰市大法弟子邹瑞环,年幼时父亲是经商为主,家境比较富裕,中共邪党“土改”时把家产全部抢走后,还把父亲拴在马屁股后面,在割倒高粱的茬子地里拖,把前胸的肉全都拖烂了,活活把人拖死。但邪党还不依不饶,对家里所有成年人都不放过,她的哥哥姐姐们只好背井离乡,邹瑞环和弟弟曾讨饭为生。

一九九六年,邹瑞环的丈夫赵殿宾经原来练其他气功的功友指引,有幸得到《转法轮》,从此全家喜得大法,邹瑞环老人迎来了一生最幸福的时刻。赵殿宾六岁丧母,出麻疹落下气管炎的病根,终年气喘吁吁,后转成哮喘、肺心病;四十几岁时,冬天得穿上秋衣、毛衣、棉袄,外面再穿上大衣。每年的药费几乎是上班的单位中花费最高的,哪个月他先报药费,别人就别报了,财务那的药费钱就所剩无几了。老人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百病全消,多种顽疾不见了,干活比原来有力气,面色红润,头发也开始变黑,从此再没花一分钱药费。老人还经常骑车上街。

这样的好日子仅两年多的时间,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大法,邹瑞环深知恶党的邪恶恐怖,但她还是两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非法抓捕后,由赤峰市松山区恶党人员绑架回当地,非法关押在赤峰市看守所(位置在园林路)迫害,遭警察扇嘴巴。老人第二次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已明真相的北京警察没有抓捕他们。

赤峰邪党人员开始了对邹瑞环老人及全家的惨无人道的迫害,非法拘留、酷刑折磨、敲诈钱财,直至后来陷害、制造假案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三十日,赤峰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两次非法抄家,当日绑架了邹瑞环老人与丈夫赵殿宾、儿子赵洪洋、儿媳赵春风,并用残忍手段摧残每个被绑架者。恶警杨立平和另一恶警给七十多岁的赵殿宾老人施酷刑,电击、毒打老人,用铐子把老人铐住,使劲勒,让铐子越铐越紧,造成老人昏迷,神志不清,他们把伪造的所谓口供写在纸上,趁老人昏迷不清时使老人按上手印,然后用此“口供”加害老人在北京工作的女儿赵淑贞,说老人证实赵淑贞参与了“十月十五日”的全市真相资料张贴,制造出震惊赤峰的假案,为臭名昭著的刽子手布仁等折磨邹瑞环、赵洪洋、赵春风等制造假证。

与此同时,邪党人员散布说“十月十五日”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北京的大法弟子赵淑贞,调动十几名警察到北京绑架赵淑贞,声称破了大案要案。邪党警察与赤峰电视台记者专门给赵淑贞录像,由内蒙古自治区电视台播放,把赵淑贞的全家照片及家庭亲属情况在电视上播出,让赵淑贞对“自焚伪案”表态。赵淑贞说:“大法弟子连活鱼活虾都不吃,是不杀生的,怎么会杀人呢。自焚的过程、结果与人员说的话都有矛盾、漏洞,明显是造假。”赵淑贞坚决抵制邪恶之徒的造假、迫害,说明那段时间她在北京的单位的上班情况,与邻居共用一个厨房一起做饭的情况,要求调查,赤峰红山区公、检、法三家办案单位都置之不理,红山区邪党法院判了她三年,劫持在呼和浩特内蒙古第一女子监狱。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红山区邪党人员突然非法抄赵殿宾老人的儿子赵洪海的家,抢走老人家的讲法录音。二零零六年十月,红山区邪党人员又突然扑向老人的住处,开始疯狂抄家。而且,红山区铁南派出所殷守明、居委会的徐采云、街道办事处的马某、邹景林等邪党恶人,长期登门骚扰,驱赶老人,不许住在他们的管片内,不分昼夜的上门威逼,疯狂砸门、嚎叫,害的四邻惊恐。赵殿宾老人于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日含冤离世。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21/214734.html

2009-05-09: 赤峰大法弟子赵红海及其二姐被恶警绑架
赤峰大法弟子赵红海及其二姐(同修)于五月七日上午在家中被恶警绑架,现被关押在赤峰东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9/200468.html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图牧吉劳教所:“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

......法轮功学员王晓东、单晓晨、王志臣、王占祥、杨志强等遭受的迫害

2000 年10月21日上午,图牧吉劳教所恶人于涛把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训话”。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被于涛打了两个大嘴巴。恶人于涛又指使183斤重的犹大张志宏把瘦小的王晓东踢倒在地,又在地上使劲来回踢。然后犹大张志宏又不停地双脚跳起来向下跺不能动的王晓东,并让人把墙边的一盆凉水端来,不断地往王脸上淋水,又让两人驾着拖着王晓东在屋里来回走。

2001年过年后,狱警让法轮功学员看所谓“自焚”电视,要求每个人都发言,并记录下来。当恶警认识到了“转化”无望,决定把法轮功学员调队,调到一队、二队、三队的都有,一部份还留在严管队。主要是出工劳动,利用劳动来迫害,夏天铲地最长达 11、12个小时。出工没几天,好些法轮功学员脚就肿了,特别是新被劫持进来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在恶人于涛、包晓青(迫害法轮功的犯人)、任国龙(主管出工的犯人)的强制下,第二天就被强迫做奴工。

2001年5月19日,狱警又把法轮功学员都集中到严管队。20日,恶警苏宏又被起用来上课,说要用专政的铁拳。苏把法轮功学员王晓东赶到走廊罚站。外面恶警王立伟对王晓东喊叫打骂,法轮功学员王志臣对这种犯罪行为予以制止,却被恶警支文奇带进办公室。支文奇使劲卡住他的喉咙并大叫:“我就是魔!”卡的王志臣喘不上来气。后来王志臣也被关进小号。

5月20日,所政委朱吉君和一个科长来了,把单晓晨关进小号。法轮功学员背经文、炼功的就连踢带打或拖到屋里铐起来。小号是提前准备好的,把床板子都拿走了,还泼了水。王晓东、王志臣这几天几夜就是铐在这样的小号里,不给饭吃。共有四个小号,每个号2~4人。

下午,法轮功学员被从小号提出来,分队了,分开来折磨。一队是杨志强、赵洪海、单晓晨。二队是王占祥、杨东。三队是田福金、刘玉才、王晓东。其他到四队(严管队)。严管队强迫进食,不进食就挂铐在床上或库房行李架上或窗框上,李义、王志臣等一些法轮功学员都虚脱了。三队王晓东被双手反挂铐在2米高的床架上,晚上不让睡觉。王占祥被钟××挂在床架上,直到昏过去。再把地上泼上水,再挂上,又不行了,才放下。在地上泼上水,再让他睡在泼上水的地下。赵洪海被白 ××折磨得差点拉在裤子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8-01-27: 图牧吉劳教所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部份事实
内蒙古自治区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是集中非法关押、劳教内蒙古东四盟(呼伦贝尔市、兴安盟、通辽市、赤峰市)的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图牧吉劳教所分男队、女队,目前非法关押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男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徐千(赤峰)、孙国文(辽宁)、赵建春(扎兰屯)、王占坤、闵大庆、邹玉贵(海拉尔)谷转林(某林业局)、李勇(大杨树)、胡宏燕(大石寨)、赵某某(霍林河)。女队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万秀英、刘雪梅、张淑杰、李桂芝、包斯琴高娃(通辽)、肖丽娟、 丽萍(牙克石)、付志霞(阿尔山)、石君兰(根河)、王桂艳(海拉尔)、甄海艳(大杨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71117.html

2005-04-28: 恶人对绝食的大法弟子强行灌食迫害,他们先拿身材瘦小的五十多岁的刘玉才下手,刘玉才坚决不配合,恶人强行给他撬嘴,灌粥,刘玉才昏迷过去,邪恶之徒又赶忙给他输液,第二天才苏醒过来。二十多天后我和刘玉才在去厕所的路上相遇,他指着他的嘴告诉我,恶人那天给他灌的是热粥,当时没灌進去就昏倒了,醒来后发现嘴被烫的全是水泡。那次大家整体做的非常好,当时仅有的两名被所谓‘转化’的也在这次证实法中,声明转化作废,又回到了大法弟子的证实法的行列。事后劳教队被迫无条件释放到期的大法弟子。接着图牧吉女队、内蒙古呼市女子劳教所也按此例释放到期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不过邪恶仍准备了下次迫害,在被迫释放到期的吉晓东、王晓东、赵洪海的同时,又把田福鑫、成刚二人转到五原劳教所迫害,目地减弱图牧吉男队大法弟子的力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4/28/100597.html

2005-01-01: 赵洪海,男,赤峰市红山区人,任桂梅的丈夫,曾在图牧吉被劳教迫害,出教后为抵制洗脑曾被迫流离失所,回家后被绑架到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92614.html

2004-08-11:7月21日早5点多钟,赤峰市610的不法之徒10多人突然非法闯入红山区大法弟子赵洪海仁桂梅夫妇家中,强行将两人绑架到赤峰市法制教育基地(实质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進行迫害。当时,仁桂梅小产不到4天。现家中只留下几岁的一男孩和一位近80岁的老人。为抗议不法之徒完全违背了国家法律的行为,现在二人一直在绝食抗议。

他二人在99年7月20以后,都失去了固定工作,以前曾拥有一个汽车修理门市,因他们到北京上访后,不法之徒经常来骚扰无奈被关闭,夫妇俩多次被非法拘留,小赵被非法劳教一年。

现夫妻俩被绑架,家中的孩子和老人无人照顾,孩子要爸妈,老人思念子女,以泪洗面。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赵洪海 ,男 ,32, 赤峰市红山区非法劳教 .非法劳教一年 ,于2001.7.18释放.(加期20天)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野蛮迫害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5/54556p.html

2000-10-19: 在押于图牧吉的赤峰市法轮大法弟子受难记实(部份)

2000年3月,赤峰市法轮大法弟子到长青公园炼功。炼了大约十余个早晨,突然有一天警察把这些人包围,共抓走17人。然后开始对这些大法弟子进行肉体、精神折磨。胡淑华是拿录音机的,被当做组织者。四个男警察一起殴打、摧残她。两个警察抓着她的头和脚,另外两个警察打、拧,警察布仁、柴玉国等桧子手用电棍电她的嘴、牙,抓住头发打,罚她跪三天三夜,打得全身都是紫色的伤痕。耳孔被打得流血数日之久。被劳教送往图牧吉劳改农场后,正赶上5-6月份劳教所强制转化大法学员说不炼功,胡淑华坚持不说,就同其他大法学员一起整夜不许睡觉,由其他犯人往身上拧、打,或脱光衣服捆到外面的大树上被叮咬牲畜的虫子咬(称喂虫子),第二天再照常出工,为劳教队挣那每人每天的15元钱。人被肉体折磨、精神摧残地不成样子,亲人都认不出她是谁。衣服被撕得不能穿,只能捡别人的衣服穿。目前图牧吉劳教所里根本没有人权和法律可言,只有摧残人的管教和被摧残的大法学员。劳教女队现有大法弟子51人。都在承受着无名苦难。

赤峰地区镇压法轮功的警察丑恶事实(部份)

松山区国安队队长梁占廷,是赤峰地区残害法轮功学员最穷凶极恶的刽子手,因打人残忍受到表扬。于今年5-6月份到北京开会,回来后火线提拔为副局长。

松山区的警察到法轮大法弟子家随意搜查,无任何手续,而且顺手牵羊,将大法学员家的存款存折偷走。在另一大法学员家,要求大法学员的家属为在押的大法学员交罚金,家属说没钱,可听家属说有人欠债八千元时,警察就索要欠款人的欠据,然后带走,准备追回后警察据为己有。

红山区的警察罚大法学员跪在手用打气筒上,用电棍电牙、嘴、前额、昼夜折磨,并对女大法弟子叫嚣:“你们真善忍,我强奸你,你忍着吗?”

元宝山区的警察把大法弟子脚戴上脚镣,手铐在腿上,罚跑若干圈。释放大法弟子时,有的交重金。

劳教男队的电话为:0482──6710031、0482──6710417
在押的赤峰市大法学员有:王晓东、单晓晨、纪晓东、赵洪海等。

劳教女队的电话为:0482──6710035
在押的赤峰市大法学员有:胡淑华、潘丽、赵淑芬、曹凤燕、曾显东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9/854.html

赤峰 红山区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8-12-29: 赤峰地区电话区号:0476 赤峰市地区邮编:024000
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分局
总机476-8361518
局长李英8334766 13804768129
政委德格吉夫8338668 13804766660
副政委张志清 8372361 13904766621
副局长胡大勇 8339499 18804766226
副局长邱学东 8344688 13904767860
副局长王占军 8349466 18847666667
国保大队 大队长徐海荣 8369663 13384761185
副大队长张岱8344188 13384761119
副大队长高瑞8336569 13904763378

赤峰市红山区检察院 电话
院领导
检察长 吕鹏举 固话:8869201 手机:13948861199
副检察长 郭学勤 固话:8869202 手机:13604768282
副检察长 郭向东 固话:8869203 手机:18647618000
副检察长 张瑞文 固话:8869205 手机:13474866688
副检察长 宫厚仁 固话:8869206 手机:13500663116
副书记 辛利军 手机:15904768563
党组成员 张富鹏 固话:8869207 手机:13904769535
党组成员 李大东 固话:8869215 手机:13804767789
党组成员 何海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789495989
公诉科公诉科 8869212
科长 崔强 固话:8869211 手机:15947160191
科员 贾文娟 固话:8869211 手机:15049612001
科员 郑小红 固话:8869212 手机:13722068950
科员 青根宝音 固话:8869212 手机:13171356789
科员 周文涛 固话:8869212 手机:13848560819
科员 田雨立 固话:8869211 手机:1850476996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