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4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朝阳 北票市 >> 赵国云, 女,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北票市桥北街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28: 辽宁北票市一家人遭邪党迫害

这是一个大家庭:父亲王俊儒、母亲张清荣、儿子王亮、媳妇赵国云、女儿王静、女婿赵晓明、两个孩子王雪婷和赵虎,迫害开始的时候,这两个孩子一个不满六周岁、另一个才几个月。这个大家庭的六个成员因修炼法轮功持续被中共迫害,承受着深重的苦难。

一.儿子王亮被迫害情况

王亮,男,一九七零年生人,家住辽宁省北票市桥北街,从事个体修理行业。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王亮、赵国云夫妻二人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强行遣返。在桥北派出所,不许睡觉,强迫观看散布谎言的电视。二十四日,二人被劫持入拘留所,拘留十五天,罚款数千元(具体数值记不清了)。当时的派出所所长王爱武、副所长马海友、指导员杜德增(此人靠迫害法轮功升官,现任桥北派出所所长)。

一九九九年约九月八、九号,王爱武、马海友二人闯入王亮家中,借口他们听讲法录音,把王亮夫妻二人绑架到派出所,问二人是否还炼功,二人说炼,就直接关入看守所。

在看守所,警察不许家人看望,不许学法炼功。因王亮意志坚决,坚持炼功。关押期间,王亮曾被当时的政保科审讯,因拒不配合,遭拳脚毒打,这样一直被关到十月末,被劳教。一起被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孙明泽、邢晓辉。

同时被劳教的还有朝阳、凌源等地的大法学员三十多人,如李宏伟、单宝贵、吕大伟、杨修凡、韩锡敖、杜世明、杜国峰、裴成、杨春福、柴绪、李景芳等,被关押在朝阳教养院二大队。当时的大队长是于振涛、副大队长戚永顺(此人后来晋升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长)。五天后,有六名他们认为不好“管理”的大法学员被送往三大队,加重迫害。他们是王亮(北票)、李宏伟(朝阳)、韩锡傲(凌源)、单宝贵(凌源)、吕大伟(凌源)、

三大队属于外役大队,要到社会上去揽活儿,主要是建筑方面的、社会上没人愿意干的艰苦工作。见:辽宁朝阳劳动教养院暴力逼迫大法弟子放弃“真善忍”。(当时的三大队长刘玉奇、教导员童孝礼、一中队长王德申、二中队长贾庆国。)

除了生活艰苦,待遇菲薄,狱警还不许大法弟子互相接触,一人一屋,不许学法炼功,大法书被抢走,任意打骂、欺凌。王亮因炼功被中队长贾庆国、代班(犯人里的头)高中海,伙同其他犯人殴打。后来,随着迫害不断加重,不断有大法学员被关进三大队迫害,凌源人居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人数超过数十人。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所有大法学员被调到二大队,勾结外地“帮教”,对所有大法学员进行洗脑,不接受、不配合的就进行体罚、打骂。

后来成立了严管队,不“转化”的学员关进严管队,每天强迫坐在一种特殊的铁质小板凳上(像是缠绕漆包线的铁架),学习规定的内容,只有上厕所、吃饭、睡觉的时候可以离开,其中迫害最严重的是凌源的柳春华。

二零零三年七、八月份,在妻子赵国云被非法逮捕以后,一天早晨,王亮刚开门不久,几名国保大队的警察无故把王亮带走,经过了十几个小时的审讯,由于当时王亮正念比较强,完全不配合邪恶,当天晚上就被放回,

由于邪警察察不断骚扰,房东不愿找麻烦,房子不再续租,王亮失去了工作的环境,同时面临搬家的问题,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以后,被迫到外面摆地摊,此后不久,桥北街道政法书记闯入新搬的家中骚扰,抢走师父照片并叫来警察,杜德增(所长)、宫庆德(副所长)、张敬东(片警恶徒),在家中乱翻,恨不得掘地三尺,明确被他们抢走的有一部笔记本电脑(旧),一部激光打印机(新),大法书籍,资料、手机等。(因当时王亮被带走,后被劳教三年,后来是他父母把家中东西搬到他们那里,所以具体丢失的东西都记不清了)

王亮被带到国保大队,双手铐在椅子上,不让睡觉,用铁棍捅他的肋条,用烟头熏眼睛、和鼻孔,致使鼻孔周围烫伤、溃烂。杜德增用钥匙链往脸上抽,往脸上浇水。警察分成三个班轮流刑讯逼供四十八个小时,没听到一句配合的话。后关押在凉水河看守所

在看守所关了四十多天后,被非法教养三年,非法关押在朝阳教养院四大队。四大队队长戚永顺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将”,田树山、高志国是得力帮凶。

二零零五年,教养院强迫背监规,与警察的工资挂钩,王亮拒不配合,被长期体罚。二零零五年末,大法弟子被分散到各个大队。王亮、马效等被分到一大队。

二零零六年六月,王亮认识到不应被困在教养院,绝食六天后被放回。

二零零七年月九日,王亮在搬家的路上,被警察张敬东拦截,因王亮拒不配合,张敬东打电话叫来警察宫庆德,将王亮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遭警察杜德增毒打,后关在看守所。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对王亮进行打骂侮辱。

二月十五日,绝食六天的王亮被放回,为了躲避警察的不断骚扰,王亮被迫离家出走。

二月二十五日,新年过后,刚刚上班的警察张敬东就到王亮母亲家中骚扰。为了躲避警察的不断骚扰,王亮的母亲张清荣被迫搬家,即便如此,也没有躲过警察的侵扰。二零零七年的五月节,一群警察突然闯入,声称要找王亮,给家人造成极大精神压力,尤其是孩子,从七岁开始就承受家破人亡的痛苦,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

二.儿媳赵国云遭迫害的事实

赵国云,女,一九七一年生人,家住辽宁省北票市桥北街。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赵国云与丈夫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非法遣返,在桥北派出所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不许睡觉,后被拘留十五天,罚款数千元。

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赵国云被桥北派出所王爱武、马海友,无故非法拘捕,非法关押在凉水河看守所,一直关押到十一月中旬,被罚款二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日,赵国云与其二姐一起进京上访,被非法遣返后,关押在凉水河看守所,一直到四月初,被非法劳动教养,被关押在沈阳马三家教养院。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四日,因赵国云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半夜被一群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四十多个小时,双手铐在椅子上,杜德增用铝合金条子抽打,赵国云身上没好地方,全是黑紫的一片,软组织严重受损。杜德增边打边恶狠狠的说:“你们家的钉子,我一个个的拔,我就不怕报应。”

十月二十日,在北票法庭秘密开庭,非法判处赵国云十年,参与人员如下:

审判长:王宝林, 审判员:贾杰、丁长胜,检察员:刘山王志明,书记员:李颖。

赵国云现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被强迫做苦役,每天十几个小时,经常干到半夜,甚至后半夜二、三点钟,人现在很瘦、很瘦。家人去看望很难,警察经常不让见面,见了面,也不让随便说话,有两个警察挟持,一个是本队队长,一个是监区的监狱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8/205438.html

2007-07-04: 王亮一家七人遭北票市桥北派出所迫害

王亮是辽宁省北票市桥北街居民。99年邪党迫害大法前,王亮、王亮妻、父母、妹妹、妹夫等人均修炼大法做好人,并从法轮功中受益多多。以前有患疑难病症的,经炼功后都好了。从19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法轮功后,直到今天,王亮的家庭被北票桥北派出所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2006年2月,王亮的父亲王俊儒被迫害致死;王亮的妻子赵国云直到今日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女子监狱,夫妻、女儿不能团聚。女儿因长期得不到父母的关爱,生活与学习都成了问题,与正常家庭孩子不能同日而语。

这些年桥北派出所及街道不定期到王家骚扰,就在2007年6月18日(端午节的前一天),社区的人到王家搞所谓登记云云,甚么登记啊,也不是新住户。社区的人走后,桥北派出所所长杜德增、副所长宫庆德等人又来了,向王亮的母亲张清荣索问王亮在家吗?云云,不安的阴影始终笼罩着这个家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4/158182.html

2006-09-02: 我们一家遭受的迫害

我叫张清荣,今年五十七岁。98年我们一家人是通过儿子王亮在书店买了一本《转法轮》走入大法中的。通过学法炼功原有的气管炎、风湿病都好了,身体达到了一身轻,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做事按着大法“真、善、忍”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找,婆媳之间、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大法对国家、对人民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处抓人打人,动用宣传工具欺骗、造谣,无端抺黑法轮大法。当时真是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甚么不让炼呢?炼功身体好,给国家节省药费,现在都下岗了,多数人经济困难,没钱买药,这不解决了吃药难的问题吗?如果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做好,国家、社会不就安定了吗?还怕好人多吗?因为总认为公民有公民的权益,国家设有信访机构,宪法还说信仰自由,所以对国家对政府是抱着希望和信任才去上访的,认为国家会听一听老百姓的意见,而且大家都去说,政府怎么着也得为大多数炼功群众的利益考虑。

99年7月21日,所有电台、电视台开始了邪恶的造假宣传,抓人、打人,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迫害。儿子王亮、媳妇赵国云去北京上访,谁知22日就被绑架回来,在桥北派出所关了两天不让回家,家里送饭。24日送饭时告诉送看守所了。半月后放回来。回来后,桥北派出所的王爱武、杜德增、白凤瑞、马海友天天上门骚扰。早上4点天没亮就来敲门,看我们炼没炼功,摸录音机热不热,搅得没法休息。一天赵国云用录音机听师父讲法,王爱武、马海友闯入家中跟赵国云抢录音机,抢过去一听是师父讲法,就把赵国云绑架到派出所。逼问赵国云:王亮炼不炼功?赵国云说炼,下午又把王亮绑架走。把他们都送進看守所。三个多月,10月30日王亮被劳教三年送朝阳西大营子。11月中旬罚2000元钱才把赵国云放回家。

那时还没出《九评》,对恶党本质还没认清,还相信国家有说理的地方,还抱着能解决问题有人权的想法。于是12月20日我和老伴王俊儒带着儿媳妇赵国云、姑娘王静、姑爷赵小明一同继续去北京上访。那时到处是关卡。为了安全,儿媳和她二姐一起走,到金岭寺上车;我们四人从锦州坐车。到锦州买了票等车。开始查票,要身份证,因为我们身份证被派出所扣着,没身份证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分局盘问。我们说是去北京上访,结果就把我们四个人送進看守所。下午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去“接”我们。杜德增当时就踢了王俊儒和赵小明两脚。我们身上带的八百元钱锦州扣留了三百二十元,剩下四百八十元让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扣留,后来跟他们要这个钱,他们谁都不承认。共产邪党教育出来的警察多数都是流氓加无赖。为了钱甚么坏事都干。

我们被送進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绑架進去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二十四号又绑架了八名,其中有赵国云和她二姐。当时警察大声说:谁也不许炼功,炼功就给你们戴镣子。二十六号晚上王静炼功,警察们大声骂,打开监狱门進屋用钥匙捅王静,王静也没停,一直炼完。第二天警察叫王静出去,向王静说软话:别在他的班上炼,别给他找麻烦。当时王静法理不清,认为不应该给人家找麻烦,就不炼了。当时家里只有两个孩子,一个不满一周岁,一个七岁,由亲友照顾,商店也交给亲友管理。

2000年2月中旬,赵小明承受不住了,交了2000元罚金,写了不炼功保证后被放回家。20号又给王静交2000元罚金,王静被放回。

派出所为了得到钱,把我们家所有的亲友都找来,“劝”我们放弃修炼。亲友们经不住欺骗和恐吓,替我们交4000元钱,警察又到王俊儒的单位要去2000元;正赶上王俊儒单位发工资,又拿去王俊儒两个月工资六百元,才把我和王俊儒放回家。

3月3日派出所又来我家叫我去派出所,把我关進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抓了十多个大法弟子。第二天把王俊儒也抓去了。说是3月5日开人大会,怕我们上北京。我们十多个人联名写信给北票人大和市长,叫看守所的毕所长给邮出去,如果他不给邮,后果由他来负。6日上午就把我们放了,没放赵国云。7日晚上,我和王俊儒又去北京上访,这次到了信访办,根本就没人,只挂了个招牌。我们就去了天安门。

天安门到处是便衣,抓住一个炼法轮功的给他们五十元。所以他们就像饿狼捕食一样抓捕到天安门请愿的大法弟子,抓住就送各省驻京办。截住我,问是不是法轮功?是,就抓起来。王俊儒开始打坐,便衣把王俊儒拳打脚踢。他在那打坐,四个人抬他不动。打了半天,送到驻京办时鼻子还流血呢。

9日北票桥北派出所派杜德增、白凤瑞两人去“接”我们。见到我们就搜钱,问我们:钱呢?钱呢?他们没搜到就不让我们吃饭。10日上午带我们回来,强行给我们带上手铐子。我们说:我们没犯法,不带。不给摘下来不走。王俊儒坐那儿不走,杜德增踢王俊儒脑袋,从屋里一直拖到当院。不停踢,惊动了很多人。没办法,到底给摘了。把我们带回来后又关進看守所。

这次看守所关的大法弟子一共十多个人,有大板的,上园的,巴图营的。我女儿王静也在里面。我问女儿王静:你怎么也给送進来了?她说:“你们走了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来了一帮问我,你爸你妈干啥去了?我说上北京了,他们就一齐拥上来把我扔上车送進看守所。”这个邪恶政权是非都颠倒了,北京是首都,却不允许公民上访,因公民上访而抓人,德政尽失,暴虐无常,还能常久的了吗?

这次進看守所第五天,大家集体绝食。绝食第四天放人。赵国云没绝食邪恶就没放她。

回家后不过十几天,又闯進我家五六个人,说让我们去派出所有几句话说。当时我抱着王静不满周岁的孩子没去。而王俊儒和王静被骗上车直接送看守所。第二天送走劳教二年。那天送走四个,有大板王春枝,赵国云、王静、王俊儒。赵国云从9月8日被抓進看守所一直被关到4月初,后被劳教。

这时家里只剩下我、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和姑爷。2000年的冬天非常冷,两个孩子的手脚都冻破了,邻居都很同情。他们说:“共产党真完了,人家炼功没着人也没妨碍谁你管啥?有能力把老百姓的生活安排好,把下岗没生活的解决了。正邪都颠倒了,没地方说理去,可完了,可完了。”有时商店忙,没时间做饭,邻居就把孩子领过去吃饭。我每个月跑一次朝阳跑一次沈阳,去看他们。孩子都得别人帮助照顾,那年真是很累很苦。

2001年初赵国云、王静前后回来了。过了农历新年,王亮也回来了。他们在那种高压下邪悟转化了。四月份王俊儒也回来了,可是也转化了。2003年年初,通过同修的交流和看师父的经文,知道了转化是错的。他们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要紧跟师父。

6月24日因赵国云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40多个小时,双手铐在椅子上,杜德增用铝合金条子抽打得后身没好地方,全是黑紫的一片。杜德增边打边恶狠狠的说:“你们家的钉子我一个个的拔,我就不怕报应。”我也被抄了家,绑架在看守所。赵国云在派出所被折磨到26号下午送看守所。女警问有没有外伤时,赵国云把衣服撩起来,人们发现外伤严重。女警马上把她带出去给检察院打电话,来了两个人,不知说些甚么,女警察不问了,把赵国云关在看守所。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软组织严重受损。

那时警察经常说的一句话:杀人放火的先不管,得先处理你们法轮功。10月20日偷偷把赵国云判了十年,没有通知家属。判我两年教养,7月14日因大流血,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回家。这期间派出所经常来家骚扰。

11月20日我儿子王亮又遭绑架,警察抢走大法书师父像,把别人放王亮处的电脑和打印机都抢走,王亮的手机和家里的钥匙也被恶警抢走了。我和儿子不在一块住。11月24日来一帮恶警问我:王亮的东西是谁的?我说不知道。我一概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也不放过我,然后把我送马三家了。

王亮被带到国保大队,双手铐在椅子上,48小时不让睡觉,用铁棍捅他的肋条,用烟头往鼻子里塞。杜德增用钥匙链往脸上抽,往脸上浇水,刑讯逼供48个小时,没逼出他们所要的东西,送看守所,关了40多天,王亮被判了三年教养,送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

家里负担太重了,都压在王俊儒一人身上,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每天上班还要照顾孙女上学,洗衣做饭,还要分三处去看望我们。因放弃了学法炼功,2006年因肝病离开人世,死时58岁。

共产邪党把警察培养成流氓。桥北派出所的警察利用职务之便把我家搞的家破人亡,他们可以随便抓人打人抄家抢刼,用共产党给他们的权力来迫害人民,干着法西斯的事情。他们公然说:“共产党就是不讲理”;“哪来的人权!你还要人权,要是有人权你能上这儿来吗?”这真是应了老百姓说的那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我被送進马三家。一开始根本不让你和别人接触,三四个邪悟的围着你跟你讲,不让回室里。在三角库房、楼道、厕所,邪悟者围着你跟你讲。不转化的被吊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有的用电棍电,有的用绳绑上盘腿六到八个小时不准拿下来,把大法弟子的腿盘得走不了道。吃饭排队时看她们一瘸一拐的很多人,我问她们怎么那么多腿瘸的?邪悟者还阴阳怪气的说:她们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时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和邪悟者就用擦地的脏布去堵嘴,有的给关進一楼的小号里。有一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了一个星期,用铁链子扣在铁凳子上,吃、拉、尿都在一个屋子里。

因为怕心和执着,我又邪悟了。心里的怕,加上精神上的痛苦,那种苦是无以言表的。直到我被放回家后看大法书和师父的经文,从新从邪悟中解脱,回归到大法中来,这种痛苦才逐渐消失。我们炼功坚持真善忍没有错,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我们犯了国家哪条法律?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事非颠倒。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好事,心灵得到净化,身体素质得到改善,明白了做人和做好人的道理,于国于民于自身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却被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和共产邪党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甚么是善,甚么是恶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善恶到头必有报,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叫李敬义从沈阳转过来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她家是大连的。沈阳的教养院解体,李敬义被转到马三家,她直不起腰。我问她腰是怎么弄的,她就跟我告诉:在沈阳劳教所队长让普犯打她,逼她转化。那个普犯为了争取减刑,提前回家,就灭着良心残害她。她把她吊在暖气管子上,拥她的头往墙上撞,鼻子嘴都撞出血,喷了一墙。还用塑料瓶子插入她的阴道,拔出来再放入她嘴里。普犯一边这样干一边说:“我也不愿意这样干,但是我想早回家。”共产党就是这样“春风化雨”转化法轮功弟子的。那两个普犯带着罪恶得到减期回家了,邪恶说他们“立功”了。教唆人泯灭良心做坏事、损人利己这是共产邪党的看家本领。这样的邪党、这样的流氓集团操纵着国家机器国家还有好吗?这样的邪党、这样的邪恶,反天、反地、反人类,天还不该灭它吗?

《九评共产党》揭露了共产邪党的本质,我们全家通过看《九评》才从对××党的迷惑中解脱出来。现在退党大潮汹涌澎湃,天灭邪党已经开始,天在灭共产邪党,退党保平安已经迫在眉睫。注意,是天灭,不是人灭,谁也阻挡不了。只可惜那些对共产邪党执迷不悟的善良人,他们是无辜的。愿天下那些对共产邪党仍执迷不悟的善良人赶快看《九评》,识真相,退邪党,保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36910.html

2003-08-23: 辽宁省北票市迫害大法弟子赵国云的派出所及恶警的电话
北票市五间房乡桥北派出所负责的:(0421)5833421  **所长:毕XX, 指导员:白利民(音)
**现关押在北票市看守所,电话:0421-5822401
北票市看守所:柴玉柱(干警**),手机:133323655766

**几个投诉举报电话:
北票市公安局办公室--0421-2615615
检察院举报电话: 421-2622000
人大办公室:421-2913274

2003-08-21: 2002年6月25日晚,辽宁北票市大法弟子赵国云被北票市桥北派出所绑架。恶警桥北派出所所长杜德增对赵国云刑讯逼供,用铝合金毒打赵,赵的大腿、臀部、后背被打得大面积瘀血。赵国云被送到看守所,女警问有没有伤(言外之意伤不是我们打的)?赵说有。检察院的人来验伤,看了伤后甚么也没说就走了。

犯罪恶人:
北票市公安局局长:方某
北票市公安局书记:刘子余
北票市公安局副书记:朱常喜

朝阳 北票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17-11-12:
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潘洪凯手机号13942165760

2016-12-29: 北票地区地区电话号(0421)
北票市国保大队:
电话:0421-5855153
国保大队长:王立军 手机:13842101289
国保大队指导员:王国军 宅电:0421---5061619手机:1370491788115566791301
国保副大队长潘洪凯 宅0421-5892989、13942165760、其妻刘彩芸18642100290
国保副大队长佟德江15040981997

北票公安局:
公安局长:万树清 宅电:0421-4861981手机:1347022227715566791601

北票检察院
检察长穆德权:宅682977113942116671
北票检察院 颜中杰 办公室0421-----5826111 家庭座机0421-------5822325 手机13504215598
北票检察院申诉科科长张显兵 手机 13704917692
北票检察院公诉科科长陈广福 手机13942114568
陈广福公诉科科长0421---5823251;0421---582685513942114568
张选兵公诉科副科长0421---5815913;0421---589605213516017531
刘玉静0421---5815971;0421---536361013942152618
杨威0421---581617215904911909北票市法院地址: 北票市南山街南段30号邮编: 122100
办公室: 5822690
值班室: 5822997
传真: 5814711
刑事庭电话 5085025
姓名 职务 办电 宅电 手机 部门
邹晓玲 ?院长 5826066 13904919017 院领导
陈广森 ?院长1330491080013504213109
王宝林 副院长 5822030 5826348 13704917648 院领导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