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7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朝阳 北票市 >> 王静(母张清荣), 女, 3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朝阳市八里堡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9-02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王静(母张清荣)
儿媳: 赵国云
夫妻/父母: 张清荣(儿子王亮、媳妇赵国云) 王俊儒(妻子张清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7-28: 辽宁北票市一家人遭邪党迫害

......女儿、女婿遭迫害的事实

王静,女,一九七五年出生,现住朝阳市八里堡。赵晓明,男,一九七四年出生,现住朝阳市八里堡。

夫妻二人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随王静父母进京上访,被截回后,非法关押在北票凉水河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二月中旬,赵晓明交了二千元罚金,写了“不炼功保证”后被放回家,一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在邪恶的迫害下,从此离开了大法。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号,赵晓明为王静交了二千元罚金,王静被放回。

二零零零年三月八日,住在母亲家里的王静又被无故绑架到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三日,由于大法弟子集体绝食被放回,不过十几天后,王静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沈阳马三家被洗脑,邪悟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8/205438.html

2006-09-02: 我们一家遭受的迫害

我叫张清荣,今年五十七岁。98年我们一家人是通过儿子王亮在书店买了一本《转法轮》走入大法中的。通过学法炼功原有的气管炎、风湿病都好了,身体达到了一身轻,心性也得到了提高;做事按着大法“真、善、忍”去做,处处为别人着想,遇到问题向内找,婆媳之间、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大法对国家、对人民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99年7.20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到处抓人打人,动用宣传工具欺骗、造谣,无端抺黑法轮大法。当时真是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呢?炼功身体好,给国家节省药费,现在都下岗了,多数人经济困难,没钱买药,这不解决了吃药难的问题吗?如果人人都向内找,人人都做好,国家、社会不就安定了吗?还怕好人多吗?因为总认为公民有公民的权益,国家设有信访机构,宪法还说信仰自由,所以对国家对政府是抱着希望和信任才去上访的,认为国家会听一听老百姓的意见,而且大家都去说,政府怎么着也得为大多数炼功群众的利益考虑。

99年7月21日,所有电台、电视台开始了邪恶的造假宣传,抓人、打人,对法轮功开始了残酷的迫害。儿子王亮、媳妇赵国云去北京上访,谁知22日就被绑架回来,在桥北派出所关了两天不让回家,家里送饭。24日送饭时告诉送看守所了。半月后放回来。回来后,桥北派出所的王爱武、杜德增、白凤瑞、马海友天天上门骚扰。早上4点天没亮就来敲门,看我们炼没炼功,摸录音机热不热,搅得没法休息。一天赵国云用录音机听师父讲法,王爱武、马海友闯入家中跟赵国云抢录音机,抢过去一听是师父讲法,就把赵国云绑架到派出所。逼问赵国云:王亮炼不炼功?赵国云说炼,下午又把王亮绑架走。把他们都送进看守所。三个多月,10月30日王亮被劳教三年送朝阳西大营子。11月中旬罚2000元钱才把赵国云放回家。

那时还没出《九评》,对恶党本质还没认清,还相信国家有说理的地方,还抱着能解决问题有人权的想法。于是12月20日我和老伴王俊儒带着儿媳妇赵国云、姑娘王静、姑爷赵小明一同继续去北京上访。那时到处是关卡。为了安全,儿媳和她二姐一起走,到金岭寺上车;我们四人从锦州坐车。到锦州买了票等车。开始查票,要身份证,因为我们身份证被派出所扣着,没身份证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分局盘问。我们说是去北京上访,结果就把我们四个人送进看守所。下午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去“接”我们。杜德增当时就踢了王俊儒和赵小明两脚。我们身上带的八百元钱锦州扣留了三百二十元,剩下四百八十元让当地派出所马海友、杜德增、白凤瑞扣留,后来跟他们要这个钱,他们谁都不承认。共产邪党教育出来的警察多数都是流氓加无赖。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

我们被送进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绑架进去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二十四号又绑架了八名,其中有赵国云和她二姐。当时警察大声说:谁也不许炼功,炼功就给你们戴镣子。二十六号晚上王静炼功,警察们大声骂,打开监狱门进屋用钥匙捅王静王静也没停,一直炼完。第二天警察叫王静出去,向王静说软话:别在他的班上炼,别给他找麻烦。当时王静法理不清,认为不应该给人家找麻烦,就不炼了。当时家里只有两个孩子,一个不满一周岁,一个七岁,由亲友照顾,商店也交给亲友管理。

2000年2月中旬,赵小明承受不住了,交了2000元罚金,写了不炼功保证后被放回家。20号又给王静交2000元罚金,王静被放回。

派出所为了得到钱,把我们家所有的亲友都找来,“劝”我们放弃修炼。亲友们经不住欺骗和恐吓,替我们交4000元钱,警察又到王俊儒的单位要去2000元;正赶上王俊儒单位发工资,又拿去王俊儒两个月工资六百元,才把我和王俊儒放回家。

3月3日派出所又来我家叫我去派出所,把我关進看守所。当时看守所已经抓了十多个大法弟子。第二天把王俊儒也抓去了。说是3月5日开人大会,怕我们上北京。我们十多个人联名写信给北票人大和市长,叫看守所的毕所长给邮出去,如果他不给邮,后果由他来负。6日上午就把我们放了,没放赵国云。7日晚上,我和王俊儒又去北京上访,这次到了信访办,根本就没人,只挂了个招牌。我们就去了天安门。

天安门到处是便衣,抓住一个炼法轮功的给他们五十元。所以他们就象饿狼捕食一样抓捕到天安门请愿的大法弟子,抓住就送各省驻京办。截住我,问是不是法轮功?是,就抓起来。王俊儒开始打坐,便衣把王俊儒拳打脚踢。他在那打坐,四个人抬他不动。打了半天,送到驻京办时鼻子还流血呢。

9日北票桥北派出所派杜德增、白凤瑞两人去“接”我们。见到我们就搜钱,问我们:钱呢?钱呢?他们没搜到就不让我们吃饭。10日上午带我们回来,强行给我们带上手铐子。我们说:我们没犯法,不带。不给摘下来不走。王俊儒坐那儿不走,杜德增踢王俊儒脑袋,从屋里一直拖到当院。不停踢,惊动了很多人。没办法,到底给摘了。把我们带回来后又关進看守所。

这次看守所关的大法弟子一共十多个人,有大板的,上园的,巴图营的。我女儿王静也在里面。我问女儿王静:你怎么也给送進来了?她说:“你们走了第二天早上,派出所来了一帮问我,你爸你妈干啥去了?我说上北京了,他们就一齐拥上来把我扔上车送進看守所。”这个邪恶政权是非都颠倒了,北京是首都,却不允许公民上访,因公民上访而抓人,德政尽失,暴虐无常,还能常久的了吗?

这次進看守所第五天,大家集体绝食。绝食第四天放人。赵国云没绝食邪恶就没放她。

回家后不过十几天,又闯進我家五六个人,说让我们去派出所有几句话说。当时我抱着王静不满周岁的孩子没去。而王俊儒和王静被骗上车直接送看守所。第二天送走劳教二年。那天送走四个,有大板王春枝,赵国云、王静、王俊儒。赵国云从9月8日被抓進看守所一直被关到4月初,后被劳教。

这时家里只剩下我、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和姑爷。2000年的冬天非常冷,两个孩子的手脚都冻破了,邻居都很同情。他们说:“共产党真完了,人家炼功没着人也没妨碍谁你管啥?有能力把老百姓的生活安排好,把下岗没生活的解决了。正邪都颠倒了,没地方说理去,可完了,可完了。”有时商店忙,没时间做饭,邻居就把孩子领过去吃饭。我每个月跑一次朝阳跑一次沈阳,去看他们。孩子都得别人帮助照顾,那年真是很累很苦。

2001年初赵国云、王静前后回来了。过了农历新年,王亮也回来了。他们在那种高压下邪悟转化了。四月份王俊儒也回来了,可是也转化了。2003年年初,通过同修的交流和看师父的经文,知道了转化是错的。他们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要紧跟师父。

6月24日因赵国云发真相材料被恶人举报,又被绑架到派出所。刑讯逼供40多个小时,双手铐在椅子上,杜德增用铝合金条子抽打得后身没好地方,全是黑紫的一片。杜德增边打边恶狠狠的说:“你们家的钉子我一个个的拔,我就不怕报应。”我也被抄了家,绑架在看守所。赵国云在派出所被折磨到26号下午送看守所。女警问有没有外伤时,赵国云把衣服撩起来,人们发现外伤严重。女警马上把她带出去给检察院打电话,来了两个人,不知说些什么,女警察不问了,把赵国云关在看守所。第二天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软组织严重受损。

那时警察经常说的一句话:杀人放火的先不管,得先处理你们法轮功。10月20日偷偷把赵国云判了十年,没有通知家属。判我两年教养,7月14日因大流血,他们用担架把我抬回家。这期间派出所经常来家骚扰。

11月20日我儿子王亮又遭绑架,警察抢走大法书师父像,把别人放王亮处的电脑和打印机都抢走,王亮的手机和家里的钥匙也被恶警抢走了。我和儿子不在一块住。11月24日来一帮恶警问我:王亮的东西是谁的?我说不知道。我一概不回答他们的问话。他们也不放过我,然后把我送马三家了。

王亮被带到国保大队,双手铐在椅子上,48小时不让睡觉,用铁棍捅他的肋条,用烟头往鼻子里塞。杜德增用钥匙链往脸上抽,往脸上浇水,刑讯逼供48个小时,没逼出他们所要的东西,送看守所,关了40多天,王亮被判了三年教养,送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

家里负担太重了,都压在王俊儒一人身上,精神受到严重摧残。每天上班还要照顾孙女上学,洗衣做饭,还要分三处去看望我们。因放弃了学法炼功,2006年因肝病离开人世,死时58岁。

共产邪党把警察培养成流氓。桥北派出所的警察利用职务之便把我家搞的家破人亡,他们可以随便抓人打人抄家抢刼,用共产党给他们的权力来迫害人民,干着法西斯的事情。他们公然说:“共产党就是不讲理”;“哪来的人权!你还要人权,要是有人权你能上这儿来吗?”这真是应了老百姓说的那句话:过去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我被送進马三家。一开始根本不让你和别人接触,三四个邪悟的围着你跟你讲,不让回室里。在三角库房、楼道、厕所,邪悟者围着你跟你讲。不转化的被吊在厕所的暖气管子上,有的用电棍电,有的用绳绑上盘腿六到八个小时不准拿下来,把大法弟子的腿盘得走不了道。吃饭排队时看她们一瘸一拐的很多人,我问她们怎么那么多腿瘸的?邪悟者还阴阳怪气的说:她们都是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时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和邪悟者就用擦地的脏布去堵嘴,有的给关進一楼的小号里。有一次,有一个大法弟子被关了一个星期,用铁链子扣在铁凳子上,吃、拉、尿都在一个屋子里。

因为怕心和执著,我又邪悟了。心里的怕,加上精神上的痛苦,那种苦是无以言表的。直到我被放回家后看大法书和师父的经文,从新从邪悟中解脱,回归到大法中来,这种痛苦才逐渐消失。我们炼功坚持真善忍没有错,宪法不是说信仰自由吗?我们犯了国家哪条法律?他们才是真正的犯罪,事非颠倒。我们修真善忍,做好人好事,心灵得到净化,身体素质得到改善,明白了做人和做好人的道理,于国于民于自身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却被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和共产邪党迫害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不是一目了然吗!善恶到头必有报,这是恒古不变的道理。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叫李敬义从沈阳转过来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她家是大连的。沈阳的教养院解体,李敬义被转到马三家,她直不起腰。我问她腰是怎么弄的,她就跟我告诉:在沈阳劳教所队长让普犯打她,逼她转化。那个普犯为了争取减刑,提前回家,就灭着良心残害她。她把她吊在暖气管子上,拥她的头往墙上撞,鼻子嘴都撞出血,喷了一墙。还用塑料瓶子插入她的阴道,拔出来再放入她嘴里。普犯一边这样干一边说:“我也不愿意这样干,但是我想早回家。”共产党就是这样“春风化雨”转化法轮功弟子的。那两个普犯带着罪恶得到减期回家了,邪恶说他们“立功”了。教唆人泯灭良心做坏事、损人利己这是共产邪党的看家本领。这样的邪党、这样的流氓集团操纵着国家机器国家还有好吗?这样的邪党、这样的邪恶,反天、反地、反人类,天还不该灭它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136910.html

朝阳 北票市联系资料(区号: 421)

2020-07-22: 北票公安局
北票公安局长李山香:13591850001(此人不明真相)
政委赵殿武:15566795005
副局长王利君,(王立军):13842101289
副局长付大合
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郭汉利

北票公安局国保大队电话:0421---5855153
佟德江手机:15040981997
指导员房建京13942125778
副大队潘宏凯13942165760,宅电:0421-5892989;潘宏凯妻子刘彩芸 18642100290

2020-04-29:
辽宁省北票市西官派出所新上任的派出所所长电话:13898230531

辽宁省北票市西官村村委会成员
党支部书记:刘江东13858080029
村长:霍殿彬13470223855
副主任:老松13052631777
成员:于绍香13942146582 高金海13942175364

朝阳市北票法院:
法官:姓曹,电话:18340259262
书记员: 姓李,电话:18340259279
(负责张文成、潘云香夫妇案)

2020-04-27: 北票市法院地址:北票市南山街南段30号邮编:122100区号0421
姓名 职务 部门 办电 手机
陈广森 院长 院领导 5085001 13504213109
贾杰 副院长 院领导 5085002 18340259002
付文平 副院长 院领导 5085003 18340259003
肖阳 副院长 院领导 5085005 18340259005
陈小丽 政治处主任 院领导 5085006 18340259006
杨树林 审委会专委 院领导 5085007 18340259007
张文杰 纪检组长 院领导 5085008 18340259008
尹福庆 执行局局长 院领导 5085010 18340259010
刑庭
佟凤云 庭长 刑事审判庭 5085024 18340259107
胡林娜 审判员 刑事审判庭 5085025 1834025910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