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辽宁 >> 大连市 >> 林均燕(林钧艳,林君燕), 女, 5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26: 辽宁大连市沙河口区车家村法轮功学员林均燕在家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5691.html

2016-03-19: 辽宁省大连市西岗区车家村法轮功学员林君燕被绑架

大连西岗区车家村法轮功学员林君燕在家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后,送往金南路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8/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5510.html

2016-03-19: 辽宁大连法轮功学员林君燕被绑架

辽宁大连市西岗区车家村法轮功学员林君燕在家中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持到金南路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9/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5553.html

2015-11-25: 大连法轮功学员林均燕遭警察骚扰

大连市春柳派出所的警察于2015年10月中旬和11月上旬,多次到法轮功学员林均燕家中骚扰,询问是否炼法轮功和“诉江”的问题。后来还拿着“训诫书”要求签字,因为没有签字,就多次上门和电话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9620.html#151124234254-62

2009-10-01: 曝光马三家女教所一大队迫害罪行

马三家教养院,也就是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有三个大队,一、二大队是普教为主的大队,三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因为一、二大队的奴工劳役活儿量大,再加上劳教所出于迫害大法弟子的目地,经常把三大队的大法弟子调下来干活儿,从精神上、肉体上进行双重迫害。这里叙述的是一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日、十月八日两天,一大队对一分队,二分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她们雇来了男警打手彭涛、张良等对不签“考核”的大法弟子王春英(55岁,大连)、齐志红、王俊艳、(40多岁,葫芦岛)、闫俊华(40多岁,抚顺)、张英林(51岁,海城)、仲淑娟(55岁,大连)等人拳打脚踢、电棍电,同时上大挂(酷刑的一种)平均二十多个小时,凡是在“考核”上不签字的,都被打、被电棍电,她们是:张国珍、(51岁,阜新)、滕世云(55,鞍山)、林均燕(51岁,大连)、赵淑芹(47岁,北京)张淑霞(北京)、卢林(42岁,四川)、苏南(四川)、张淑丰(山东)、里丽(55岁,北京)、刘淑芝(60岁,北京)、朱淑兰(58岁,辽阳)、孙小香(58岁,北京)、陈利荣(大连)、刘振玲、侯国宁(58岁,北京)、夏燕、李社莲、张淑兰等(记得不全)。

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
林均燕自从被非法关押马三家以后,身体虚弱,心电图异常,血压高,当她干不了活儿时,恶警就逼她去量血压,逼她吃药,不吃就得照样干活儿。七月三十一日,林均燕拒绝在“考核”上签字,赵国荣就叫管琳(警察)、赵薇(吸毒犯,30多岁,沈阳人),杨丹(吸毒犯)、国磊(吸毒犯、35岁,本溪人)围着殴打她将她的右侧软肋踢伤,晚上睡觉躺不了,躺着翻身起来都痛。十月八日,因林均燕不签字,三个“四防”(监视全大队人员的普教)将她拖着进办公室的地上,一男恶警(不知姓名)从背后狠踢了三脚,她一下就晕过去了。等醒的时候,一女恶警叫嚣:“刚才怎么不一下得脑血栓死了,这多省事。给她灌药,废功一号,废功二号,从她血液里到骨头里,将她的功全废了。”。恶警张春光、赵国荣轮番拿着电棍电她,看她没什么反映,赵国荣发现电棍的触头儿没了,就到林均燕的身上找,边找边说:“叫她赔!叫她赔!电棍一百六、七十元。”张春光用手打够了就把杂志卷成卷打,还威胁要给林均燕上“大挂”。这样林均燕被铐在暖气管上十二个小时,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恶警还强行往她嘴里塞药。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209385.html

2009-09-17: 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
四、林均燕遭加期迫害

大连大法弟子林均燕在马三家劳教被非法关押两年并加期十天后,与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四日回家但却仍受社区恶党人员骚扰。

在八月十四日,她的亲属到马三家劳教所要人,劳教所的警察说“她被加期十天,你们现在来干什么?”亲属问怎么加的期?回答是“快六十年大庆了,加期是正常的 ”,还说“到期也不一定回家”。亲属要求见人,劳教所不让见。八月二十四日前夕,社区给她家属打电话叫两个人去接。后来又打电话“不用去人了,我们去接 ”。结果大连市沙河口区华北路街道政法委书记等两人、华顺街社区书记一人、包括司机共四人,去马三家劳教所接人。提前一天到达后,在宾馆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就去了,他们说:是按照沙区政法委的命令,与劳教所商量好了,由他们接她,叫亲属坐火车走,叫她跟他们走,回去办个手续再送回家。

林均燕从教养院提个行李袋出门时,她的家人把行李袋接过来,同时政法委的人赶紧将行李袋截走。几经交涉在遭到本人及家人的坚决拒绝后,林均燕与家人终于一起回家了。但是她回家后,社区的人多次到她家找她,骚扰她和她的家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7/208483.html

2009-08-08: 大连大法弟子林均燕非法劳教被无理加期

大连大法弟子林均燕被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2年,于2009年8月13日到期,现又被加期10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8/206133.html

2009-03-28: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北京大法学员孙小香在一大队因拒签,遭恶警队长赵国荣的毒打,赵骑在她身上把她打的鼻口出血,然后用穿着皮鞋的脚碾她的胸部,孙小香回到牢房上床都困难,胸部疼的不敢咳嗽,憋的非常凄惨。第二天恶警仍逼她照常干奴役活。

大连大法学员钟素娟近六十岁了,被恶警赵国荣用布包裹着的一种凶器打,打完后看不出外伤,钟素娟几顿吃不了饭,一吃就吐。

兴城大法学员李琴被上大吊时,恶警就放一种非常恐怖的音乐掩盖其恶行被人知道。

大连大法学员林钧艳因眼睛近视,被赵等恶警打得腹部长时间疼得不敢出气。

二零零八年十月七至八日,卢琳、王春英、齐振红、钟素娟、张英琳等七名大法学员遭恶警吊刑迫害。这种刑是利用上下两层床,从床头把人的上身推进去,下身在床的外面,床底下横绑着一根角铁,先把人的两条腿绑在一起,然后把腿和角铁绑在一起,两只胳膊用手铐铐在手腕上在床的两侧吊起来,这样人直不起腰来,蹲又蹲不下,整个人体的重量都在两只手腕上,只几分钟痛得人淌的汗水将床淋湿一大片,时间一长手铐铐进肉里鲜血直淌。这些大法学员有的被吊了一天一宿,有的被吊了两天一宿。大连大法学员王春英的手被吊的至今还麻木,警察一直拖着不给她看病。

铁岭大法学员张英琳被吊了两天两宿,人放下来时,右半身失去知觉,生活一直不能自理。之前她还遭到了七、八个警察的毒打和电棍电,为了使电棍导电,警察把她鞋脱下来,然后往她身上泼水,男恶警张良用塑料拖鞋把她右眼打的肿的惨不忍睹,好长时间看不见东西。被折磨过程中,张英琳一边讲真相,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干事赵金华和几个人按着她,用宽透明胶带把她的嘴缠了三层,从九点钟一直缠到晚上七点钟才把胶布撕下来,好长时间她一吃饭,左边下颌骨就痛。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恶警大队长张春光和两名警察强行掰着张英琳的手在考核表上按手印,将张英琳的右臂掰骨折了,直到三月十日张英琳结束非法劳动教养迫害时,生活还不能自理。

本溪桓仁大法学员齐振红被吊了两天一宿,不准吃饭、不给水喝,不让上厕所,放下来时人已精神失常了。看到齐振红被带到食堂吃饭时的举动,食堂里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落泪了。十二月份,齐振红被接走,至今不知她是被放回家了、还是送到哪里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8/197934.html

2008-06-02: 马三家集中营酷刑折磨大法弟子

(一)大法弟子仲淑娟向世人讲清真相,曾被恶警非法劳教三次,一次拘留,至今还在马三家遭受非人的折磨和迫害。她的老母亲年近八十岁,生活不能自理,每天以泪洗面想见女儿一面。

仲淑娟曾被恶警三次非法抄家,她的女儿对恶警说:你们这是非法抄家。结果,被几个恶警扑过去,将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儿赤着脚,大冬天拖下楼,强拉到派出所训话。她的女儿受到惊吓,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整天唉声叹气,怕见生人。仲淑娟丈夫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口牙也掉了,本来好端端的一个家,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妻离子散。

二零零一年仲淑娟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时,在大连教养院被关小号,被折磨的大流血,右腿拐了,左手失去功能,在死人床上呆了八天,差点失去性命。

二零零三年在马三家年终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攻坚战”的近四十天中,不让睡觉,二十四小时体罚,用各种酷刑折磨她。

从零七年四月十三日至今,仲淑娟还在马三家遭受非人的折磨,被用电棍电击、胶棒殴打、体罚,把衣服脱光用笔在身上、衣服上写污辱大法的污言秽语。

(二)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每月强行在考核单上签名,大法弟子不签,就打、上刑折磨。普犯在车间当众签,唯独让大法弟子在门外的休息室签。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三十日,大法弟子王俊艳、孙中琴因不配合邪恶签名被上抻刑迫害,参与者主犯赵国荣、张春光、高原。

十月末,王晓燕因在学员牌上写“法轮大法好”被上抻刑迫害,手脚呈紫色,这种抻刑使人非常痛苦。

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大法弟子刘华被四个恶人抬腿、抬胳膊,抬到办公室,恶警李淑玲拔刘华的头发、掐脸;刘玉秋被恶警赵国荣打耳光,脸肿了好几天,当月被加期五天,孙中琴被打的眼疼了好几天。胡艳丽被赵国荣带进车间队长厕所,先是一记大耳光,鼻子顿时出血,赵用脏布擦掉后,接着一通拳打脚踢,胡艳丽被打的胸疼,腰疼不能干活,恶警就逼着她干。

林均燕身体不好,赵怕担责任找林均燕谈话想让她停止绝食未成,又让仲淑娟劝林均燕,仲淑娟说林均燕不是走极端,是在制止迫害,反迫害,为什么每月强行签字,强制改变不了我们修炼“真善忍”的决心。赵国荣看不行,又第二次找林均燕谈话,最后答应以后采取自愿。

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签考核又换了地方,在大队长办公室、值班室进行,桌上放一大电棍,威胁不签就上刑,然后就把着手强行签字,王芳不配合就打,滕世云被带进大队长办公室,恶人李明玉、高媛、干事瞿艳辉、李淑玲、张春光一拥而上一齐打,然后强行把滕世云的手按在考核上按手印。

仲淑娟不写作业而给院领导写真相信,被加期处理,不让接见,家人从大连来就是不让见。

大连大法弟子王春英经历了16个小时的酷刑折磨后,仍不配合邪恶签字。3月末由2个恶警陈秋梅和王广云找来2个普犯,拽着胳膊掰着手指头强行签字,一连换了两支笔都没有签上,王春英一直紧紧的握着拳头,并向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这是在犯罪,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直到最后王春英的手都是紧紧的握着,最后都是恶警代签的。

零七年十月从北京带回一批大法弟子,找一帮高大的恶警进行残酷的迫害,晚上四防(常人)听了都直打哆嗦。零八年四月又从北京带回十几名女大法弟子进行又一轮的迫害,仲淑华不配合恶警照相,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就打,强行照相。

以上是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每天起早贪黑的十几个小时不停的干活,完不成任务就威胁打骂,王贵玲曾被打,不签字被抻刑,零七年约七月份,吃的都是黑面硬饼子,菜汤里是混水有泥沙。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2/179559.html

2007-10-05: 11名大连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往马三家教养院

9 月20日,从大连姚家看守所送走15名大法弟子(均为8月14日开法会被非法抓捕的)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其中邢淑敏,耿翠莲及另两名大法弟子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让家属接回。被送到马三家的部份大法弟子有王海英(被非法劳教2年3个月),林均燕(2年),杨丽华(1年半),于琴(1年)。

大连的张云秀及另一同修被送抚顺洗脑班。

除以上同修被非法关押外,另有4名同修院外教养1年或1年半不等。

大连大法弟子陈梅被非法判刑3年,现在大连姚家看守所8-11监室。丁振芳在8-12监室。被大连兴工街派出所非法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孙淑芬,67岁,现在姚家看守所8-10监室,另一姓韩同修,72岁,现被关押在8-8监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5/163938.html

2007-10-03:  数名大连大法弟子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

9月20日,数名大法弟子被从大连姚家看守所劫持到臭名昭着的马三家教养院,其中王海英被非法劳教2年3个月,林均燕2年,杨丽华1年半,于琴1年。大连的张云秀及另一同修被送抚顺洗脑班。邢淑敏、耿翠莲及另俩名大法弟子因身体检查不合格让家属接回。另有4名法轮功学员院外教养1年或1年半不等。

大连姚家看守所现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陈梅(被非法判刑3年)、丁振芳、孙淑芬(67岁,被兴工街派出所绑架)、一姓韩同修(72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3/163821.html

2007-09-18: 大连大法弟子林君燕失踪
大连大法弟子林君燕8月14日失踪,望知情者提供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8/162833.html

2007-03-25: 揭露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恶警张磊的恶行

二零零二年一月中旬,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搬迁到了新建的大楼即所谓的“辽宁省马三家思想教育学校”,由原来的谎言欺骗到现在欺骗和严管,形成了从上到下的撕掉伪装、变本加厉的迫害大法弟子。在这里我亲眼目睹了恶警张磊紧随邪恶之徒苏境等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

我是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关押马三家教养院的,那时我在一大队二分队,用谎言和欺骗的同时规定大法弟子不准说话、不准离开规定的地方等等,院方经常用高分贝的大喇叭连续不断播放诬蔑大法的广播,播放邪恶的录像,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而到了新楼,邪恶的表演更是重操旧业、变本加厉,一大队二分队变成三大队六分队,队长是恶警张磊,她每天早上开会,欺骗和威胁大法弟子,唆使被强迫“转化”的人对大法弟子犯罪。恶警张磊罪行如下:

一、背后唆使

恶警张磊经常召集邪悟的人开会,以“表现好,早回家”为诱饵,牢牢控制着这些人的思想,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二月五日,邪悟者胡某(胡颍),以找书为由,明目张胆的翻两个大法弟子的床铺。以前它们是偷偷摸摸的翻,这回这么大胆,背后有张磊撑腰。当我找到张磊跟她说:“这里把好人变成坏人,从偷偷摸摸到公开乱翻别人东西。”张磊开始不承认,说甚么“你怎么知道乱翻东西了”,我说“偷翻我的东西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要求她叫胡某向大法弟子道歉时,她轻描淡写的说:“以后不叫他们翻了,要翻我带他们翻。”多邪恶啊。

五月一日,大法弟子杜淑花向教室(强制“转化”的地方)喊“法轮大法好”,六、七个人一哄而上,拳打脚踢将她围住,把她的脸都抓破了,事后,张磊根本不承认打人的事。

二室有个大法弟子(左慧卿,记的不确切)传经文,好几个人打她,张磊开会时还要处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抗议时,有个姓孙(孙平)的室长竟嚣张的说:“打人怎么了?”大法弟子再次抗议说“打人有理了?”张磊不说了。事后,张磊找当时五分队队长张燕跟抗议的大法弟子说,他们(邪悟的犹大)没有打人,她当时在场。由此欺骗大法弟子。

十月上旬,强制法轮功学员到地里扒苞米,大法弟子杜淑花不去,张磊就命令邪悟的人,连拖带抬把她抬到车上,上身衣服被撕扯的裸露着身体,当时还有男警在场,苏境也在场,但暴行没有停止,硬是把她抬到地里。

二、唆使不灵时,亲自跳出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张磊的谎言无法兑现,想早回家的人还被关押着,人们也就觉醒了,她的话也就不灵了,她就跳到前面来了。

杜淑花绝食不吃饭,张磊和狱医陈兵勾结,插管不给拔出来,还绝食,就把她送到楼下,不知道采用甚么手段,逼她回寝室说:“不绝食了”,张磊说“再绝食就加期”,杜淑花只好点头。因为当时我们被“包夹”着,互相之间说不上话,不知为甚么。

后来,杜淑花又绝食,张磊就给她加期,陈兵就在冬天冰冷的地上指挥别人强行给她灌食。每灌一次二十二元钱。(灌食二十元,一碗苞米糊两元。)

七月一日,劳教所开会,大法弟子不唱歌,张磊要给每人加期十天,在全体大法弟子的抗议下,迫害没能得逞。而杜淑花因为没有去开会,被加期。(可能是一个月。)

三、我亲身经历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劳教所搜监,我们被阻在操场和走廊上,室内被翻的一片狼藉,张磊将我的日记本搜走。我去要时,她将我的四篇日记强行撕去,内容是杜淑花被打、胡某翻东西、上一次搜监、对五月十三日的感怀等。

一次,张磊叫邪悟的人,每天读半小时的诬蔑大法的邪说,我和王海英同时抗议并绝食,她把我找去,问我为甚么绝食?我说:“我抗议你们这样做,这样做是有罪的,我非常难过。”她就先骗我说可以给我五天时间不回寝室不听,半小时后再回去,如果还绝食,就天天放录音(邪恶录音),因为是你叫放的。然后威胁我。

绝食第四天,张磊强行叫我和王海英去体检。绝食第五天,陈兵指使邪悟的人强行给我和王海英灌食。当我被灌食开始插管时插不進去,他们就使劲插,上下晃动,好不容易插進去了,开时灌苞米糊时,全都喷出来了,陈兵指挥他们往管里打水,再往里打面糊,灌一次几乎就是半个多小时,非常痛苦,事后还收体检费和灌食费。

还有一次,劳教所搞邪恶的洗脑,强制全楼的人到会议厅看邪恶的诬蔑大法的电影,看电影前张磊把“包夹”们叫去开会,布置对付大法弟子抗议的手段,并在会场的后面一字排开站满凶恶的男警。电影放映时,各个地方不断的有人从座位上站起来,毅然甩开阻拦冲出会场,王海英和我从会场冲出来,王海英被男恶警揪着头发拽回去,我冲出了会场,张磊叫“包夹”将我带回寝室。事后,张磊带领一伙人强行拽我到楼下看录像,当时,我被迫害的心脏缺血,他们拽我,我就喘的更厉害。张磊说给我换地方,叫人把我的行李扛下去。我被骗下去了。我们二十几个大法弟子被四周手握电棍的恶警包围着,强制看录像。看完录像后,我的行李又被扛上来了。

过了几天,张磊把我叫到恶警办公室,张磊和张环(四分队队长)针对我不看录像一事,一个问一个做记录,给我加期一个月。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七日,凌晨三时左右,我开始剧烈腹痛,在床上来回翻滚,五时左右,值班警察被叫来看一眼,六时左右,张磊等人才不紧不慢的开始送我上医院。他们看我痛的样子,以为是肾结石,就坐着司法局的大卡车,开往沈阳某肾病医院。结果不是,又开往沈阳四院。一路上,我疼痛难忍,张磊看我的样子却哈哈大笑,跟开车司机兴高采烈的谈笑风生,而我却东一头西一头的撞向座位四周。

到了四院,检查结果是卵巢囊肿蒂扭转,并发炎症,急需手术。开始安置在妇科病房,怕我说话,又给转到抢救室单间,在那住一天,花了一千五百多元钱。在那当时,疼痛使我一塌糊涂,没了正念,当时的副大队长李明玉和大队长邱平通电话,邱平说“不手术就带回”,我被迫同意手术,他们问我通不通知家人,我说通知,他们才通知我的家人,并要求带钱。在无任何亲人在场的情况下,我签了两份关于“麻药引起的心脏猝死自负”等和“手术引起的猝死自负”等。当时值班大夫说:不手术,蒂扭转部位容易造成坏死得白血病,手术后,卵巢破裂腹腔感染,如果是恶性的流哪感染到哪儿,很危险。当我被拉進手术室的一瞬间,我发正念。结果疼痛减弱,麻药不起作用,手术未成,被推回病房。他们叫我自己下病床,我翻身挪下病床。李明玉气急败坏的说:“她自己都签字了,为甚么不做手术?”当我家人赶来时,家人跟他们要求领我回大连,张磊和李明玉逼我家人要我在“同意手术”的手续上签字,否则不放,我签字后,他们跟家人要五千元押金,家人没有那么多,给了三千元钱,他们还扣了我母亲的居民身份证,并扬言:不手术我们拿三千元回大连接你。并要手术后的诊断书等。在他们的恐吓下,我回大连做了手术,卵巢囊肿如婴儿头大小,蒂扭转七百二十度,手术时卵巢肿物已经破裂。

一个月后,张磊不断的骚扰我的家人,还要开诊断书等,恐吓我。后来,我打电话要钱,他们不给。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去马三家要钱,张磊不给,说要派出所的证明,证明我表现好了才能给我钱,我跟她理论,她不听,走了,就是不给钱。二零零六年七月,我又一次到马三家要钱,钱虽给我了,但衣服和物品及日记本等不给,张磊说得派出所开证明才能给,其实,是怕罪恶被揭露。

这是我在马三家教养院二十四小时被严密监控的情况下看到的一点点而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5/151483.html

2007-03-18:马三家女二所恶警邱平的犯罪事实

看了明慧网的文章以及马三家恶警的照片上了恶人榜,我就想把我知道的恶警邱平的罪行写出来,虽然她已退休,但她干的恶事应该让世人知道,揭露邪恶的同时也是解体邪恶。以前想写总觉的力度不够,现在我想大家都拿起笔来,揭露邪恶,整体的力量就会很大,因为罪恶是抹煞不了的,无论天涯海角,都要追查到底。

我是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送往马三家教养院的,在这里亲眼目睹了当时的一大队二分队队长邱平的恶行。

当时在劳教所里,邱平经常着便装,表面上装出一副挺和气的样子,其实是伪善,伪善的背后是用谎言和欺骗“转化”法轮功学员。对于大法学员拒绝“转化”揭露迫害时,她就原形毕露、造谣生事、暴跳如雷,仇视大法和大法学员,并且利用开会的机会,对大法和大法学员含沙射影進行人身攻击,并且利用家人看望之机,唆使家人对大法学员犯罪。

我被非法送往马三家的第一天是个傍晚,看到的邱平是着便装,她假惺惺的叫大家用掌声“欢迎”我,晚上马上找两个“包夹”对我進行洗脑。走廊两侧坐满了人,都是她指使着好几个人围攻一个人,她甚至下班都不回家,在走廊里来回走,发现“转化”不见效时,她就赤膊上阵厉声呵斥、叫骂,给邪悟者打气、撑腰。为了“转化”大法学员,她就想办法找大法学员的同乡、熟人、邻居等,从楼上找到楼下,从女二所找到女一所,挨个监室问:“谁认识某某某?”有说认识的,马上就找来了,利用这些被“转化”的人“转化”大法学员。她为邪党效力就到这种程度。我到马三家的五十多天的时间里,邱平派人从早到晚向我灌输邪悟的东西,凌晨一、两点钟才能回去休息,并且唆使邪悟者骂我、掐我,并找来女一所的熟人“转化”我,最后我告诉她“无论怎样都无法改变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坚定信念”,这样夜以继日的围攻“转化”才告一段落。紧接着劳教所又搞了一百天“攻坚战”,凌晨左右才让上床休息。

我刚来时没有生活用品,就给家人写信,邱平检查以后写了一封信加進去,告诉我丈夫“转化”半年就放,不 “转化”到期 也不放,要我丈夫帮忙“转化”我,等等。到我回家以后才看到这封信。(我因为生气给撕了。)虽然我丈夫没听它的 ,一句劝话没说。但在其他家属情况就不一样,有的家属到马三家探望亲人,在恶警们唆使下对亲人非打即骂,使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在二零零一年末,邱平在央视〈〈东方时空〉〉邪恶利用的栏目中说甚么“现在这里没有人绝食”,其实是撒谎,在我被非法关押的居室,就有王海英绝食后刚刚吃饭,一个胡姓被转化的学员无意中说出楼下有人绝食。(楼下指小号)

有一次 ,邱平专门给我们开会,这时有人找她接电话,过了一会,她回来了,暴跳如雷的说:“海外给我来电话,叫我死,恶毒的骂我,你们这就是修善?还说这里怎么怎么的,哪有的事?”由此撒谎欺骗学员。

还有一次,大法学员王海英绝食,邱平、王乃民指使被洗脑、被利用的六、七个人、在室内强行将拒绝灌食的王海英抓住摁手、摁脚、摁倒在床上,当着室内二十多人的面,就在床上强制灌食,其状惨不忍睹,而且在当时所有绝食被灌食的人都在室内灌食。因为这件事,我给邱平写了个条子,讲了这是迫害,并告诉她,对于大法和大法学员的迫害,我不会保持沉默的 。当我把字条递给她时,她笑着接过去,而她回去以后再回来的时候,就使劲摔门歇斯底里了:“还敢跟党叫板,你胆子真不小,大家一定不要听她的”等等,進行人身攻击,吓唬别人。

在二零零一年八月份,我们居室来了一个人,是已经回家了的农村人,叫吴凤玉,在邪恶的欺骗下“转化”了,患有乙型肝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从邱平的分队走了,又被邱平强行叫回来了,为的是叫她和一批九月末准备释放的“转化”者進行一次所谓放弃修炼的“宣誓”。在这期间,邱平唆使邪悟者逼她写周小结(一周一总结)、认识、反覆表态,因为她是乙型肝炎,结果在八月末大口大口的喷血,约有大半盆,同时吐血溅的周围六、七个人的身上,床上、床单、地上、桌布等都是血,邱平只是叫大家把溅血的衣服去洗一洗,又叫一帮人来喷点药,当时我们以为是洒消毒水,事后才知道不是消毒水,是喷苍蝇、蚊子的,好像是“敌敌畏”之类的东西。

为这事我找邱平问过:乙型肝炎属于传染病,劳教所根本不应该收,吐血过后为甚么不消毒?邱平口气平淡的说 :“哎呀,当时忙忘了。”就这样搪塞我,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根本不讲人权。

大法学员杜素花因不去做早操,邱平指使人在地上拖着她走,白衣服拖的道道污痕。接连拖了四、五天,她还不去才不拖了,但又派人强行架着她下去。

每当开会、放邪恶的录像、搞活动等,邱平总是把坚定的大法学员的至少两个“包夹”叫去,组织它们开会,策划迫害大法学员的计谋。一次,劳教所要扎甚么“预防针”,事先邱平把邪悟的人叫出去密谋了一会,回来后,邱平开始点名,每次五、六个人,点名后叫出去,我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去了,当我们回来的时候,它们就把不去扎针的王海平从床上大头朝下拖下来,本来王海平已经被迫害的心肺衰竭,经常休克,经它们这样一折腾,她喘的更厉害了,差点休克过去,而且扎完针后每人强制收两元钱。

二零零二年一月,劳教所搬迁,邱平由于迫害法轮功非常的卖力,被提升为三大队的大队长,每天她挨个监室看,对不背“三十条”的,不唱歌的,她就扬言:“谁不唱歌、不背三十条的,一天不背加期一天,看谁能弄过谁?你们(指包夹)每天给做记录”。法律就这样在她的嘴上消失了。

一个盘锦的法轮功学员叫马艳华(记的不太确切),在邪恶的高压强制下,违心的“转化”后很难过,就写了“严正声明”,结果当天早上就不让吃饭了,被拉到教室好一顿围攻,后来被邱平找去了,在恐吓无效的情况下,给她加期三个月。

一个营口学员叫白坤,二十三、四岁,被非法绑架后,精神失常了,生活不会自理,吃饭不嚼就咽。后来能自理了,但却经常哭的泪流满面,邱平满脸堆笑的哄着她,派人“转化”她,“转化”成功后,叫邪悟的人带着她去“转化”别人。每当夜晚她四处遊荡,挨个监室走,站在床边看人,很是吓人。在被马三家关押半年多以后,才被释放。

还有一个人叫高焕智,当时不到五十岁,因为劳教所揽的奴工活原料有毒,多数人出现不同程度的过敏,有的皮肤瘙痒、有的咳嗽、有的发烧,而高焕智则全身皮肤瘙痒、肿胀、呼吸困难,因为她被强制“转化”,邱平利用她当大室长,可以到处走,离开干活的居室,她能缓解一下,但还是不行,只要这种制作祭品的小豆豆一進楼,她就感觉到了,很快就上不来气了,憋的脸色发紫,而且越来越重,邱平才放了她一个月假,又给叫回来了,就是这样也不放她回家。

以上是我在马三家劳教所被二十四“包夹”监视的情况下,在那里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所在的监室里看到的,听到的一点点而已。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8/151038.html

大连市联系资料(区号: 411)

2020-06-11: 大连市西岗区检察院
地址:大连市西岗区民权街31
电话:(0411)83612000
邮编:116012

2020-05-17:
后山社区电话:0411-84387379
参与电话、上门骚扰者,刘女士电话:18840992771.
2020-05-07: 黑石礁派出所邮编:116023
电话:0411-84671392 0411-84672804 所长办:0411-84672807



2020-04-02: 辽宁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张翠被监视居住情况的信息
大连市高新园区公安分局:
地址:辽宁省大连市甘井子区小平岛路149号 邮编:116031
电话:0411-84790464、0411-88053715
局长 姜晓东 13332220808
副局长 杨业海 13942062002
国保大队 0411-88053760、0411-84457603
李伟 政委 李政军【待确认】13904211141
高新园区政法办公室 0411-84615623
主任:李海立
副主任:张从瑜
国保大队长李炜:18640999977
国保副大队长董君:13898689549

大连市龙王塘派出所:
地址:大连市旅顺口区龙王塘街 邮编:116000
电话:0411-86294087

大连市辛寨子派出所:
所长  姜瑜 18341110353
教导员  戚凯 18341105750
社区中队长 彭 13941175521(不确定)
办案队队长 张凯 18341111217
治安副中队长 姜春辉 18341110876
巡警中队长 宁庆波 18341110484
社区副中队长 朱志鹏 13940977527
财务室主任 马佳殷 18341106307
社区警察 闫忠平 15541199230
田旭东 15898198605 孟祥瑞 13998646822 王若晨 13332281199 周小航 13390017700
栾兴华 18341100437 迟维智 13354087585 刘文禄 18640857192 于宏辉 1834111143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