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17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 >> 方正容(方正荣), 女, 68

方正容(方正荣)
方正容(方正荣)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船山区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3-12
交叉列在: 四川 > 遂宁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8: 方正容,遂宁市法轮功学员,2015年遭绑架,后被诬判7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8/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0974.html#19127234045-1

2018-09-06:  成都女子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

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
方正容,六十八岁、遂宁船山区人,二零一五年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现被关押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9/6/成都女子监狱近期对法轮功学员的转化迫害-373385.html

2017-05-10: 被秘判七年 四川遂宁市方正荣被劫持入狱

据悉,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方正荣女士,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被船山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罚款四千元。

面对非法判决,家属不服,于是聘请了遂宁斗城律师事务所的李果代其上诉。

据律师讲:已将上诉书交给船山区法院,由船山区法院上交市中级人民法院,家属还要补充一定的费用,但律师和家属至今都没有得到任何通知。

在二审不明的情况下,方正荣却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足见中共的司法是多么的黑暗。

事件回顾: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大英县六名警察在没有出示逮捕证和搜查证的情况下,暴力绑架了方正荣与吴明书,二人当天被劫持到遂宁市,并遭到刑讯逼供,后被非法抄家。

同时船山区的杨泽林、张中华、陈光兰、邓中琼及伍仁科也相继被绑架,警察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资料和法轮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

吴明书和伍仁科被非法关押后放回;陈光兰、杨泽林和邓中琼被取保候审回到家;方正荣与张中华被继续关押在市永兴看守所。

另外,船山区检察院为了达到构陷的目的,指派一个叫代椿华(三十多岁)的男子,电话约伍仁科到河东新区检察院的二楼上,拿出事先伪造好的材料,并用手掌盖住捏造的内容,骗取伍仁科签字。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上午,船山区法院分别对方正荣和张中华进行非法庭审,北京律师为其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并要求法庭无罪释放。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船山区法院再次对方正荣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秘密判刑,方正荣被枉判七年,处罚金四千元。

面对冤判,家属不服,于是请了当地律师代其上诉,但二审情况不明。

听说方正荣已被劫持到监狱迫害,家属急切到看守所询问具体关押地点。但看守所人员隐瞒实情,推说不知。

希望构陷好人方正荣的遂宁市船山区所有公、检、法人员,看清目前的局势,不要再助纣为虐,早日找回自己的良知,择善而从,为自己及家人赎回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10/被秘判七年-四川遂宁市方正荣被劫持入狱-347412.html

2017-02-20: 两遭劳教 四川遂宁市六旬方正荣被冤判七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在没有律师介入、也没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对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方正荣非法判刑七年。目前,方正荣正在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0/两遭劳教-四川遂宁市六旬方正荣被冤判七年(图)-343310.html

2016-12-28: 四川省遂宁市方正荣等五人被秘密判刑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在没有律师介入、也没通知任何家属的情况下,对被非法关押一年的法轮功学员方正荣(女,六十六岁)与张中华(男,六十四岁)以及判监外执行一年已期满的杨泽林(男,六十五岁)、邓中群(女,五十一岁)、陈光兰(女,六十三岁)五人,再次非法开庭,并秘密判刑。

现知方正荣被冤判七年,并处罚金四千元;杨泽林,两年,罚金二千元;邓中群,两年,罚金二千五百元;陈光兰,三年六个月,罚金三千五百元;张中华,三年,罚金三千元。

据悉,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方正荣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市国安人员跟踪,国安警察将去往大英县的方正荣与吴明书及大英县残疾人(未知姓氏)暴力绑架,同时将杨泽林、邓中群、陈光兰、张中华和伍仁科五人绑架并进行拉网式的抄家。

国安对几人连夜审问,吴明书、方正荣及伍仁科遭到公安人员刑讯逼供。随后他们被劫持到市永兴看守所。三十七天后,吴明书与伍仁科被释放回家。同时被抄家的还有残疾妇女、五十六岁的邓丽(后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离世)。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上午十点左右,船山区法院对无辜的方正荣、杨泽林、邓中群、张中华和陈光兰五人进行非法庭审,北京律师姜一兵在庭上为方正荣等人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除方正荣和张中华未当庭宣判外,其余三人均判监外执行一年,于当日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船山区检察院一名自称姓杨的男子分别给杨泽林、邓中群、陈光兰三人打了电话,叫他们次日到检察院结案。杨泽林的家属见他一夜未归,就给检察院的人打电话询问,杨某口出狂言:把杨泽林放到检察院直接判他两年。家属追问其原因,此人吱唔不语,立即挂断电话。家属们都在担心他们亲人的人身安全,个个急得一筹莫展。特别是方正荣和杨泽林家中都有九十岁高龄的老母,现无人侍奉,方正荣的儿子三十六岁了还未成家,陈光兰女士的视力也不好,张中华的耳朵失聪,夫妻二人均被判刑,五位法轮功学员家中经济十分困难,亲人被冤判还处罚金,家属们真是雪上加霜,控告无门,有冤无处诉啊!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8/四川省遂宁市方正荣等五人被秘密判刑-339478.html

2016-10-22: 四川省遂宁市方正荣被庭审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上午九点四十分左右,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法院分别对已被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法轮功学员方正荣(女,六十四岁)和张中华(男,五十多岁)进行非法庭审。来自北京的姜律师为方正荣做了强有力的辩护。

据悉,方正荣和张中华二人都是戴着刑具进入法庭的。方正荣的健康状况极差,面容憔悴,消瘦,走路缓慢,无力,而张中华是被两名警察扶着进去的。而被非法判监外执行的三名法轮功学员杨泽林、陈光兰和邓中琼也以所谓的“证人”被传到了法庭受审。

在法庭上,公诉人问方正荣:“你原来是否犯过罪?是否被劳教过?”方正荣回答到:“我虽被劳教过两次,但都是被冤枉的。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两年,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期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姜律师及时指出:“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习主席上台已经废除了劳教制度,它本身就是错的,还想给当事人罪加一等,劳教本身也是非法的,怎么把过去的事拿到现在来说啊?”公诉人听后沉默无语。

公诉人又指控,去年在方正荣的家里和阳光城小区的房里搜到了很多《转法轮》、《九评》、光盘和资料,这些都是违禁品。方正荣说:“搜东西时,有两个警察按住我的头,不让我动,我没有这么多。”法官马上打断方正荣,不让其继续发言。

姜律师及时插话:请问,搜到的光盘、资料和《转法轮》,你们看过没有?打清单没有?你们是否在场?

公诉人感到理屈词穷一时不知所措。姜律师又接着说:你们既没看资料、光盘,书上的内容,也不了解,暗箱操作。因此公诉人指控当事人的罪名是不成立的。

公诉人又接着指控方正荣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姜律师义正词严的驳斥道,“你是否拿得出一条法律规定说法轮功是×教,公安部列出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提到过法轮功,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而你们却拿不出任何证据,你们既无事实,还不让人说话,那就是罪上加罪。”

姜律师说:“习近平都讲‘不把信仰拉入政治。’且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的当事人修炼法轮功是为了做一个好人,为了祛病健身,没有其它个人目的,说明炼法轮功无罪,做法轮功资料是不违法的,几位当事人都是受法律保护的。公诉人指控的所有罪名是不成立的。”公诉人被驳得哑口无言,再无控词。

方正荣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也以自己修炼法轮功受益匪浅的亲身经历向法庭作了陈述。

最后姜律师向法官陈词:希望法官秉公执法,公正办案,无罪释放我的当事人。法官宣布休庭后,径直走到姜律师面前,与姜律师握手。

从上午九点四十分左右开始到中午十二点过结束,庭审过程持续了三个多小时。整个庭审过程,姜律师依法辩护,有理有据,声音洪亮,他的这一善举对遂宁同行也是一个不小的震撼。旁听席上,许多警察和被指定的四名遂宁律师听了北京姜律师的慷慨发言,都非常的感动,很多人在做记录,暗中佩服姜律师的正义之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22/四川省遂宁市方正荣被庭审-律师要求无罪释放-336612.html

2016-01-05: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方正荣、杨泽林遭迫害补充

四川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方正荣、杨泽林2015年12月22日被遂宁市国安绑架、抄家,目前情况不明。据悉,警察欲利用方正荣手机追查其他法轮功学员的行踪,所以一直开机等待法轮功学员主动联系。提醒当地同修别打方正荣的手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5/二零一六年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1854.html

2015-12-30: 四川遂宁市大法学员方正容等四人被绑架

2015年12月22日早上,当地公安对大法学员方正荣(女,65岁)、吴明书(男,63岁)、杨泽林(男,60多岁)、大英县一名男性大法学员,同日也遭绑架。这四名学员都被非法抄家、关押。

2015年12月23日下午,当地警察全服武装,荷枪实弹,对法轮功学员居住处强行撬门入室抄家,当时两个大法学员不在家。家中一切设备与耗材被抢走。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1316.html#151229234919-1

2011-10-20: 四川遂宁方正荣女士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是四川遂宁法轮功学员方正荣,女,现年五十九岁,家住遂宁市中区。人到中年,我就已被多种疾病缠身:风湿性心脏病、气管炎、鼻癌、甲亢、严重妇科病、肾盂肾炎、食道癌等等,被折磨得真是痛苦不堪。那样的人生怎么不让人悲观?我觉得活在世上已没意思。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幸遇法轮大法。

修炼以后,我按照大法的要求认真修炼,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多种疑难疾病和绝症不翼而飞,而且精神十足,干什么都有使不完的劲,一身轻松。大法给了我新生,我在各个方面都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尽量按大法的标准去做。

就是这么一部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却遭到了中共邪党的血腥迫害。法轮功被中共诬蔑、栽赃陷害,中共垄断的宣传机器开足了马力向法轮功及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大泼污水,上亿人的信仰权利被无情的剥夺。我们不仅没有了修炼的环境,而且中共恶党还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大肆抓捕。十多亿中国人被谎言所毒害。

遭绑架,被残暴殴打

为了恢复中国老百姓的知情权,为了说明法轮功的真相,我和其他同修一起冒着被关押的危险走出家门,去向老百姓讲法轮功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四日,我与一名同修到成都拿真相资料回来,在成都南门火车站过安检时被发现。车站的警察将我俩扣留下来,进行非法审问。警察找借口罚了我一千元钱(没给收据),问我们资料是从哪里来的?我拒不回答,最后被强迫按手印。他们见问不出名堂来,就打电话给文家场派出所。我们被劫持到文家场派出所又遭到非法审问。警察张斌和李军企图用警犬吓唬我,我说我不怕狗,结果连狗都不听他们使唤。当天晚上我们被关进了郫县看守所。我看到,在这个看守所里面关着很多法轮功学员。

星期一文家场派出所的警察又对我进行非法提审,我仍然拒绝回答他们的问题,只是跟他们讲真相。他们的记录本上也只写了十几个字。我没说自己的家庭住址和资料来源。

不久,成都市“六一零”一处的人和文家场的警察共四人再次来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其中那个“六一零”头子田××非常凶恶,见我不说就动手打我,把我拉着向铁柱子上撞,当时我被打得都变了样,眼睛肿得看不清东西。田××拿出一些照片叫我辨认,我就告诉他,这上面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田××说:“我破了这么多资料点,我连你都收拾不了吗?!”走时,还丢下了一句话:“下次我还来!”当时我被打得几乎不省人事,三天三夜吃不下饭,全身动弹不得。看守所的医生检查后,见我伤势严重,就向看守所的警官反映,于是看守所的警察就打电话给文家场派出所说:医生说这个人被打得很严重,不是我们看守所打的,出了问题咋办?文家场的警察怕承担责任,就承认了是成都“六一零”一处的人打的。说,你们看守可以去找市“六一零”的人,我们是惹不起他们。恶警们怕医生对外说出实情,没过几天那个医生就被调走了。

半个月后我伤势略有好转,文家场的警察又来非法审讯我。看守所的何警察写了一张纸叫我在上面按手印,我按了手印。后来牢头给我念了一遍,才知那纸条上写的是诬蔑法轮功的话,还写着要遵守这里的道德规范之类。这时我知道不该按手印,后悔极了,额头上的汗水都急出来了。

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遭受非人迫害

没过多久,我所在的当地“六一零”与成都“六一零”互相勾结,查出了我的真实姓名和地址。我在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零一月后又被诬定了两年劳教,于二零零三年九月底非法关进了资中楠木寺劳教所五中队(入所中队)。

在资中楠木寺劳教所,我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狱警安排了四个人包夹我,一个叫王艳、一个叫周莉琼、一个吴姓女人、另一个不知姓名。她们在警察的唆使下不让我睡觉,不给水喝,只许我吃白饭不给菜吃,甚至不让上厕所,每天罚站、罚坐至下半夜二点才让睡,五点就叫起床。由于长期没喝水,没有蔬菜吃(因我不吃肉),出现严重便秘,流了很多血。半个月后,又另换六个人包夹我,其中一个叫贺大芝,是简阳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卖力;一个叫赵艳,一个姓卢的(此人心稍微善一点)。陈容和丁川每天都罚我站,罚我坐。在入所队的最后一个月见我仍不“转化”,就把我关进一个黑屋子。屋子里只有一个通气的洞,屋里有一个大粪坑,上面盖着一块预制板,板上有三个洞,屋子里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地上只放了一床棕垫,一床盖的棉絮。我在黑屋里被关了十多天,后来包夹之间互相闹矛盾才把我放出黑屋。

到入所队四十天后,省公安厅和司法厅及省“六一零”的一行人来劳教所做所谓大检查,狱警就把我关在另一个黑屋子里,并派了两个最邪恶的吸毒犯守着我,检查团的人每到一个地方都挨着看,见关我的房间被锁着,叫他们给打开,狱警叫我喊报告,我没喊,我走上前对他们说:“你们是检察官,我给你们说点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是被冤枉受迫害,要求释放我,请你回去跟他们商量,无条件释放我回家。”劳教所所长问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我说“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放了,请你们回去向上级报告,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要回家,我们是无罪的。”检查的人走后,两个包夹吓得直抖,对我说,劳教所要评分,你还敢说这些,你在给劳教所抹黑,劳教所评不到先进。我不吱声。当天晚上,九点钟她们就叫我睡了。

五十五天后我被分到八中队。八队的唐姓恶警很邪恶,指使包夹迫害我。马队长非法提审了我五次。我一直向她洪法。马队长说:你说得好,都站在你师父那边说。八中队与入所队一样邪恶,凡是没“转化”的就严管。她们把我与被严管的犯人关在一起,到凌晨三点钟也不让睡觉,不准上厕所,不准换衣,不准洗漱。我身上的血和衣服粘在一起,动不得。被严管四十天后,她们又派“转化”了的老乡来做我的工作。老乡见我身体被折磨成这样,对我说:我帮你写一份坚决不转化的书拿去骗恶警,免得你挨打,写了就可以多睡觉。恶警看了那不转化的书说:“你骗我,我骗上面。”即把我当成“转化”的。我一听,就不干,最后狱警又找来我们本地的邪悟者肖凤英、莫全秀等十八个人一齐打我,扯掉了我很多头发,我忍不住放声大哭。几天后犹大又叫我戴牌子,说不戴又要挨打。我说:“转化的戴牌子吗?”她们说:转不转化都要戴。我说:我转化了。后来才知道这话说错了。我在心里给师父认错了。第二天牌子拿来了,上面写的是“×××法轮功学员甲级严管”。我戴了,几天后见我仍不“转化”,包夹组长乔建琼和姚建华在后面出阴招,刘干事、李奇(警察)、李丹(警察)指使高秀君、彭韶霞和周丽君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上,把我撞得头破血流,腰也打伤了。她们的皮鞋鞋跟打我都打掉了,打的我受不了,我对她们说:“我不要老命也要和你拼了!”彭韶霞听我这样说才住了手。他们还罚我做内务。

再次遭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

二零零七年三月十日,我与同修一起到蓬溪河沙镇去发真相资料救人,被恶人构陷,我们四个同修被绑架到遂宁永兴看守所。

遂宁公安分局国安大队长许军非法提审我说:“我们一直在找你,找不到,现在终于找到了。”接着问资料的来源。我答:不晓得。同修家属说是我给她们的资料,我没承认。恶警见我既不说资料的来源,也不签字,就非法劳教我一年零三个月。

我被关在永兴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转到北固收教所关了八天。里面的恶警让我交了二百六十八元生活费。另一个同修(没钱)也扣在我头上,一共收了我五百多元,只打了三个白条,却没写谁收了钱。三十八天后,我被河沙派出所一名男恶警和遂宁法院一名女法警劫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狱警见我身体瘦弱拒收,但送我去的两名警察强迫他们将我留下,然后他俩就开车顺路旅游去了。

我被分到七中队,中队长李奇与江队长和刘干事指使犯人杨立泰、叶明辉、邓小林和两个邪悟分子钱玉峰、韶玉霞给我做“转化”工作。钱玉峰给我读邪恶的书,我不听,犯人杨力泰和叶明辉在钱玉峰的指使下,叫我面向墙壁,用她们脚上的凉鞋打我的头。我的耳朵流了很多血,满地都是,当时耳朵就听不见了(至今听力不好)。她们用鞋使劲的打我时,连鞋跟都打掉了,可见打的有多么狠!这时钱玉峰又来伪善的叫她们算了,别打了,叫我听她读邪书,免得挨打。我仍然不听。接着她们就对我罚站、罚坐、不准上厕所。

九天后见我仍不妥协,狱警问犯人:“她本人要求什么没有?”犯人说她本人也没什么要求。狱警问犯人怎么办?犯人杨力泰和邪悟人员钱玉峰说那就继续(即不准我睡、不让上厕所、罚站等),就这样一直折磨了我两个月,那两个犹大只好去向警官报告,说见了我就发怵,不愿跟我在一个监室住了,要求离开。她们走后,我就被狱警强行带到车间去做奴工,做穿线的工作。狱警规定上厕所时每人都要打报告,我们不打。最后警察没办法,只好下令把几个“最顽固”的弄到一起,免得影响其他人。我们几个一直坚持不打报告,不戴标志牌。为此,我被延教八天。

到了年终,犯人叫我写所谓“年终总结”,我不写,犯人说帮我写,叫我签字或按手印,都遭到了我的严词拒绝,结果纪祖莲和几个包夹就上前动手打我。

到了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八日才放我回家。

正告恶人停止作恶

以上是我作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在这些年所遭受的残酷迫害,句句属实。

在此,我奉劝那些还在为中共卖命,继续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应该明辨是非,分清善恶,不要再为邪党效力了,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进行惨无人道的迫害,真是丧尽天良啊!贵州平塘县发现的写有“中国共产党亡”的“藏字石”预示着中共即将灭亡,现在已是人尽皆知的事。希望你们立即悬崖勒马,善待大法和法轮功学员,退出和远离邪党,这才是你们明智的选择,否则当中共被上天铲除的那一天,你就是它的陪葬品,多么不值得!好自为之,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四川遂宁方正荣女士自述遭迫害经历-248106.html

2007-03-13: 四川遂宁市四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四川遂宁市大法弟子颜学碧、周素琼、方正容、阎昌玉于三月十一日上午被绑架。三月十一日上午共去六位同修到遂宁市河沙镇讲真相发《九评》在十点多时被无标志的一辆白色轿车上跳下几名便衣,绑架走四位同修,两位正念走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3/150698.html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9-04: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李勇
叙永县国保大队 王科长、郭定义 郭振宇 张元龙(内线便衣)冯光勇
叙永检察院检察人员黄勇、曾笋,夏忠文
叙永县法院 审判长龙兴明 刘远平;审判员张勇、彭霄霄、魏兴才、王元彬
叙永县法院书记员 靳斯琴、李财源
叙永县公安局看守所:伍刚(所长)、罗辉玲(所长)
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马兰、万晓波
审判员李旭东 程德朋
代理审判员雷刚 徐翻翻
书记员杨凯 杜宏丽
泸州市检察院检察员王德虹,周瑶 李彬

2019-01-28:成都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9-01-20: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女子监狱地址:成都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8-12-09: 成都女监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名单
成都女子监狱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
六监区电话:028-84898287

成都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毛新(女 省女监调入 2016年又调省女监去了)
成都女子监狱的政委:石伦 (男)
成都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狱察:赵红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谭雪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田莉 (女 曾经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监区长:周玲 (女 2016年已调到一监区 )
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卢巧霞、周桂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狱警(不知哪个监区的):黄红霞 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

2018-07-13: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8-04-30: 四川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点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30/17753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