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 >> 李常秋,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省平昌县
拘留时间: 2007年2月15日
有关恶人: 都江堰市公检法司与“610”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7-02-19
案例分类: 非法拘留/绑架  监狱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常秋 赵帮海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1-20: 赵帮海、李常秋夫妇陷冤狱四年多 独生女不得见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成都市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夫妇被绑架,后均遭枉判七年,那年他们的独生女儿十六岁。四年来,失去父母照顾的独生女儿多次要求会见冤狱中的父亲,却遭监狱无情的推诿、拒绝。

目前,父亲赵帮海被非法关押在乐山嘉州监狱,四年多中,赵帮海一直音信皆无,监狱借口要他的女儿到当地(老家平昌县)国安开“证明”会见。但每年他的女儿回家,到当地公安局国安大队开证明,均被拒绝,借口是赵帮海没“转化”,不准会见。

母亲李常秋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龙泉驿区女子监狱。每年,她的女儿到监狱探望她一次,李常秋每月给家中亲人打一次电话。四年来,女儿得不到父亲的任何消息,不知父亲情况如何?非常急切想亲眼见见父亲。

自从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赵帮海、李常秋被绑架关押后,当时十六岁、花季年龄的女儿赵清清失去父母照顾,经历了中共不法人员种种干扰与威胁,原本善良聪慧的女孩,变得沉默寡言,她说:“什么世道呀!爸爸妈妈那么好,却遭受迫害。”在极度的痛苦中,她经不住压力,经常自残,把手腕、手背等多处割伤,关在房间不出来。

赵清清原来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古筝考过九级,由于中共迫害的压力,老师劝她退学。退学后,她又几次昏迷,住医院检查不出病。在成都沙河堡医院,医生都说从没有见过这种病人,检查不出病,但又肚子痛的没办法。做B超、CT都查不出原因。医生说大概受了什么刺激。

在这种情况下,赵帮海的亲戚要求派出所让他们夫妇两个出来一位,照顾孩子、七十多岁的母亲和在床上不能自理的妹妹,并写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交派出所。派出所袁世民负责这个案子。袁世民说他去平昌调查了,没有人说他们夫妇不好,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上面”跟得很紧。

在重压力下,李常秋的父亲含冤去世。李常秋的母亲很想见到李常秋、赵帮海,经常想他们。由于种种压力和骚扰,李常秋的母亲于二零一六年正月含冤去世。

如今,赵清清已经二十岁,在都江堰就读大学,生活极度艰难,假期就只好投靠亲戚家。她仍然为见不到父亲而为他担忧、焦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0/赵帮海、李常秋夫妇陷冤狱四年多-独生女不得见-380560.html

2018-02-24: 成都善良夫妇被判七年 女儿失去照顾
二零一八年元月,成都市赵帮海年迈的母亲与他女儿去乐山嘉州监狱探视他,监狱不让见,也不让他与女儿见面。监狱方面现在突然不让见,赵帮海亲人很担心。

赵帮海与妻子李常秋被绑架入冤狱已经三年半,原本善良聪慧的女儿小小年纪,不仅失去父母照顾,经历了种种干扰与威胁等魔难,变得沉默寡言,她说:“什么世道呀!爸爸妈妈那么好,却遭受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晚九点多钟,大概三十~四十个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冲进成都市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赵帮海租住的房间里,强行的乱翻,把几个屋子翻的一塌糊涂。

第三天,龙泉驿区610办公室头目何勇带领平昌县公安局李强、法院组织部的三个人强行要带走赵帮海老母亲和他的妹妹回平昌,赵帮海女儿赵清清才十四岁,吓得哭起来了。当时何勇还威胁赵帮海妻子李常秋的弟弟,只要敢曝光马上就把他抓起来。

赵帮海的母亲七十多岁,还要照顾不能自理的女儿,还要照顾孙女,回平昌又没有地方住,所以坚持不回平昌。后来他们就不断骚扰,逼迫房东赶他们走。何勇还说龙泉所有地方不允许他们居住。房东被逼得没办法,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也不想叫你们走。是上面强迫我们赶你们走,你们也要为我们着想。”最后李常秋出面在怡和新城给他们租了一套房子,才住没多久,上面又支使房东赶他们。因为才交了房租,他们不走。上面又指使居委会赶他们走,居委会人员很凶,还差点打人。

赵帮海的女儿在龙泉驿区阳光城读书,三天两天进医院,还发生休克,还做阑尾手术。一家三口生活没有着落,还要受种种干扰与威胁等压力。她经不住压力,经常自残,把手腕、手背等多处割伤,关在房间不出来。原本善良聪慧的她变得一句话不说,在房间里以泪洗面。

赵清清原来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古筝考过九级,由于压力,老师劝退学,退学后她又几次昏迷,住医院检查不出病。在成都沙河堡医院,医生都说从没有见过这种病人,检查不出病,但又肚子痛的没办法。做B超、CT都查不出原因。医生说大概受了什么刺激。

在这种情况下,赵帮海的亲戚要求派出所让他们夫妇两个出来一位照顾孩子和七十多岁的母亲和在床上不能自理的妹妹,并写了取保候审申请书交派出所。派出所袁世民负责他们的案子。袁世民说他去平昌调查了,没有人说他们不好,但是他也没有办法,上面跟得很紧。

在重压力下,李常秋的父亲(修炼人)含冤去世。李常秋的母亲很想见到李常秋、赵帮海他们,经常想他们。由于种种压力和骚扰,李常秋的母亲于二零一六年正月含冤去世。

赵帮海亲戚把取保候审申请书交到龙泉驿区检察院,检察院董前志负责他们的案子。董前志见了她们两次,就不敢见她们了。她们去找几次,也见不到董前志人了。李常秋姐姐和赵帮海妈妈冒着雨到检察院,检察院叫他们到公安局问,她们冒着雨在检察院到公安局的路上来回走,想见公安局长,有关人员说局长在开会,下次来。下次去了,又说局长去成都了。

赵帮海亲戚知道,只要说是法轮功就没有人见她们。他们究竟在怕什么?几个月后她们去问,说案子到了法院,法院不敢承认,说在检察院,检察院亲自打电话,她们才相信到法院。法院听说是法轮功的事,就回复她们有事请留言,她们转告办案人。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在龙泉驿区法院遭非法庭审,法官全学强、龙泉驿区检察院成员董前志(公诉人)。在被非法开庭的前几天,“上面”就派人跟踪赵帮海母亲,上菜市场买菜或者是在家里都被跟踪。在开庭的头天晚上,居委会还派人骚扰,差点摔他们的碗、锅。开庭当天,法庭内外都是警车、警察还有便衣,还拿钱请了好多人去旁听。赵帮海的亲人没有位置,最后她们找法院评理,才让了三个位置给她们。

在法庭上,四位律师为夫妇二人做了无罪辩护,有理有据。法官和公诉人多次打断律师和赵帮海、李常秋的发言。律师指出公诉人的证据不足与证据有造假的可能性,要求无罪释放赵帮海、李常秋。然而法官还是违心的宣判,赵帮海、李常秋均被诬判了七年。

十八年来,中共政法委、“610”胁迫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让这些人当了江泽民害人的工具。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赵帮海夫妇不服,上诉,后来还是被中院维持原判,被劫持入狱。二零一八年元月,赵帮海母亲去乐山嘉州监狱去看赵帮海,监狱不让见。

二零一八年元月,赵帮海亲戚和他的女儿赵清清去见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的李常秋,监狱只准赵清清见,说赵帮海夫妇亲戚要到当地派出所办手续才能见。但是当地办手续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就不给办手续。

做好人遭受迫害,这是什么世道?十八年来,中共政法委 “610”胁迫公检法人员执法犯法,让这些人当了江泽民害人的工具。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

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4/成都善良夫妇被判七年-女儿失去照顾-362164.html

2015-08-27: 成都赵帮海夫妇遭非法判刑后上诉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八月二十一日被龙泉驿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两人已向成都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龙泉驿区平安派出所、龙泉驿区公安分局几十个警察闯入赵帮海家中,不出示任何证件就绑架了他们夫妇二人,并进行非法抄家,抄走的东西有:真相币五千八百八十八元、电脑、打印机、手机、切纸机、刻录机、播放器、李洪志师父照片两张、泡沫模板两个、大法书籍一百九十二本、护身符一千九百二十张、神韵光盘四百四十七盘、大法资料二千六百余册。

警察于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对夫妇二人非法刑拘,八月十一日非法逮捕。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在提审过程中都遭受刑讯逼供。

赵帮海、李常秋夫妇被绑架后,龙泉驿区防范办人员何勇又阴谋要将赵帮海近八十岁的母亲、残疾妹妹和未成年的女儿等三人驱逐回平昌县老家,后因平昌县政府不愿意承担责任而未能得逞。但龙泉驿区中共人员多次逼迫房东赶走老少三代人。无奈之下,赵帮海的老母亲带着女儿和孙女搬到另外的地方,没想到龙泉驿区中共人员仍不放过她们,多次操控社区、房东逼迫她们搬家。

这期间,赵帮海的岳父因儿子儿媳被绑架,遭受严重打击,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离去世。亲属们多次申请让赵帮海夫妇取保候审,但警察竟以“取保候审不足以防止发生社会危险性”为由拒绝。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龙泉驿区法院开庭,对赵帮海、李常秋夫妇二人非法判刑七年。目前赵帮海、李常秋夫妇正向成都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成都赵帮海夫妇遭非法判刑后上诉-314773.html

2015-07-24: 成都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七年
近日,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修炼者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在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被非法抓捕。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在龙泉驿区法院遭非法庭审,法官全学强、龙泉驿区检察院成员董前志(公诉人)。

当日龙泉驿区法院门里门外都安排了很多警察与便衣,上午,旁听席都是他们安排的人,只剩下四个位置,家属才可以坐,据悉,旁听席上的人都是他们雇来的。

在法庭上四位正义律师为夫妇二人做了无罪辩护。有理有据。法官和公诉人多次打断律师和赵帮海、李常秋的发言,整个过程不能涉及敏感话题。

夫妇二人在提审过程中都受过刑讯逼供。律师也指出公诉人的证据不足与证据有造假的可能性,律师们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赵帮海、李常秋。然而法官还是违心的宣判,赵帮海、李常秋均被诬判了七年。

赵帮海、李常秋夫妇被绑架后,家中留下八十多岁母亲,一位残疾妹妹,与十五岁的女儿,家中惨景可想而知,然而,她们却多次遭到龙泉驿区防范办的人指使社区工作人员与房东的骚扰,赶她们走,防范办的何勇还说:“龙泉驿区不欢迎炼法轮功的人。”赵帮海的母亲出门都有人跟踪,监视。

就笔者所知,二零一五年至今,龙泉驿区法院已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案子三起,在这里正告龙泉驿区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人员,请立即停止迫害,善恶有报是天理,当前全球起诉江泽民,这是大势所趋,天象所致,谁也阻挡不了,请你们弃暗投明,回头是岸,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留下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4/成都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均被非法判刑七年-312971.html

2015-07-04: 四川成都龙泉驿区赵帮海、李常秋夫妇面临非法庭审
在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晚十一点左右,被龙泉驿区平安派出所伙同龙泉驿区公安分局绑架的四川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将于2015年7月21日上午9:30分钟在龙泉驿区法院第二法庭非法庭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3/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1826.html

2014-07-14: 四川成都龙泉驿区多位学员遭绑架补充
七月八日晚十二点左右,四川一名法轮功学员(姓鲜)在家被多人绑架。恶人强行入室后,抄走私人真相资料等物。现在被绑架在龙泉拘留所。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该学员姓杨。二零一四年七月八日晚十一点左右,四川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及李谢英在龙泉驿住所也遭到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4/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21.html#14713235444-17

2014-07-13: 成都龙泉驿区赵帮海等4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2014年7月8日晚12点左右,成都龙泉驿区4位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杨泽碧、鲜阿姨(名不详)同时被龙泉公安局、平安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其中赵帮海与李常秋是夫妻。目前四人被关押在龙泉平安派出所。已知赵帮海、李常秋二人的家人已接到刑拘的通知,另有一人行政拘留。据悉这次绑架是在成都公安局、610的指示下进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3/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98.html

2014-07-12: 成都赵帮海等多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情况补充
7月8日晚十一点左右,四川省成都龙泉驿区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李谢英被绑架。

7月8日晚十二点左右,成都龙泉驿区一位鲜姓法轮功学员在家被警察绑架、抄家,现在被绑架在龙泉拘留所。

另外,一名杨姓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抄家。

有警察透露,已经跟踪法轮功学员半年了,这一次(绑架)是成都统一部署,有计划的行动,专针对资料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2/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26.html

2014-07-10: 四川赵帮海、李常秋、李谢英在龙泉驿区租住房遭到绑架
二零一四年七月八号晚十一点左右,四川法轮功学员赵帮海、李常秋夫妇及李谢英从外面回到租住房,刚到家就被蹲坑的十多人绑架,这伙人中只有两人身著警察制服,其馀均为便衣,他们强行入室后抄走私人手提电脑、台式电脑、真相币及真相资料等物,抄家过程持续到七月九日凌晨四时左右才结束。现在被绑架在何处,尚无任何消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10/二零一四年七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94509.html

2007-03-01: 成都都江堰市大法弟子李常秋被绑架的补充说明
在2007年2月15日03~04点钟,为救度常人而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该市的公检法司与“610”及该市百货大楼的门卫疯狂绑架到蒲阳路派出所的大法弟子李常秋是大陆四川省平昌县人,现被关押在都江堰市看守所。

2月24日,都江堰市看守所通知家人送钱送衣。然而在2月25日李常秋父亲将衣服等日用品送到看守所时,一个姓申的人只许收下外衣和毛衣。日用品和内衣卫生纸及梳子等都全部拒收,并要求交钱与被子。姓申的人还告诉李常秋父亲:在没有被“宣判”之前,任何人都不能与李常秋本人见面。

望见此讯的海内外同修和大陆各地同修速向都江堰市看守所讲真相、发正念,让我们彻底清除中共恶党安排,让同修李常秋早日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149975.html

2007-02-16: 都江堰市大法弟子李常秋被绑架
四川省都江堰市大法弟子李常秋,在2007年15日03~04点钟为救度常人而发放真相资料时,被该市的公检法司与“610”及该市百货大楼的邪恶生命疯狂绑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6/149116.html

成都 龙泉驿区 成都女子监狱(四川省女子监狱,川西监狱,龙泉驿监狱,川西女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09-04: 参与迫害的部分人员:

叙永县政法委书记黄邦华、李勇
叙永县国保大队 王科长、郭定义 郭振宇 张元龙(内线便衣)冯光勇
叙永检察院检察人员黄勇、曾笋,夏忠文
叙永县法院 审判长龙兴明 刘远平;审判员张勇、彭霄霄、魏兴才、王元彬
叙永县法院书记员 靳斯琴、李财源
叙永县公安局看守所:伍刚(所长)、罗辉玲(所长)
泸州市中级法院审判长马兰、万晓波
审判员李旭东 程德朋
代理审判员雷刚 徐翻翻
书记员杨凯 杜宏丽
泸州市检察院检察员王德虹,周瑶 李彬

2019-01-28:成都女子监狱:
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9-01-20: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女子监狱地址:成都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邮编610109。

2018-12-09: 成都女监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名单
成都女子监狱地址:成都市龙泉驿区洪安镇龙洪路200号 邮编:610109
二监区电话:028---84898101
四监区电话:028---84898283
五监区电话:028-84898148 02884898241 02884898903
六监区电话:028-84898287

成都女子监狱的监狱长:毛新(女 省女监调入 2016年又调省女监去了)
成都女子监狱的政委:石伦 (男)
成都女子监狱教育科科长:廖群芳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狱察:赵红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谭雪梅 (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副监区长:田莉 (女 曾经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监区长:周玲 (女 2016年已调到一监区 )
成都女子监狱五监区副监区长:曹玉蓉
成都女子监狱二监区的卢巧霞、周桂芳 (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
成都女子监狱狱警(不知哪个监区的):黄红霞 18010650179办028-84898155

2018-07-13: 四川省成都女子监狱: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