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虎林市 >> 丁均华, 女, 51

个人情况: 虎林市八五四农场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虎林市八五四农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7-02-0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5-30: 5月5日被绑架的黑龙江虎林市韦金鸾、丁均华于5月20日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30/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8898.html

2017-05-09: 黑龙江虎林市丁均华遭七年冤狱迫害

黑龙江省虎林市八五四农场法轮功学员丁均华,二次被非法劳教迫害共二年半,二零一一年十月被非法秘密判刑四年半,在劳教所与监狱遭受了种种惨无人道的折磨。有一次丁均华妹妹看到她被迫害的吓人惨状,受打击在回家的路上昏迷过去。

丁均华结束四年半冤狱于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回家。据悉,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丁均华与法轮功学员韦金鸾在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林业局十多个警察绑架,目前情况不明。

丁均华年纪轻轻就全身疾病,常年的胃溃疡、心脏病、妇女病、风湿性大骨节等疾病使她痛苦难堪,她丈夫是农场医院的内科医师,用尽各种方法,使用了很多好药都没治好她的病,由于长期的疾病,丁均华三十八岁那年就退休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丁均华幸运修炼法轮功,半年以后,所有的疾病全都好了,没有使用任何方法医治、也没吃任何药。

一、在万家劳教所的迫害

在二零零零年底,丁均华去北京上访,被本地截访人员截回本地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劳教一年,送往万家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在二零零一年的正月初八,因为集体炼功,多名警察逼迫丁均华等法轮功学员面对墙站着,不配合的就用电棍电,丁均华被警察抓住头发往墙上撞,结果硬生生拽下一把头发来。

到开春以后,警察把女法轮功学员投到男队去迫害,丁均华被分到五大队,由男犯看管,他们逼迫她做蹲着等姿势,更残酷的是逼迫她坐铁椅子,坐在铁椅子中手脚全都动不了,警察指使男犯逼丁均华坐,连坐一星期后全身浮肿。

另一种迫害是把丁均华的双手捆绑在背后吊起来,脚不着地的吊了一天一夜,被吊得已经不行了才放下来。

二、在哈尔滨戒毒劳教所的迫害

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六日,牡丹江铁路的三名警察突然来到丁均华的个体单位,由本地警察等人参与强行把她绑架抓上车,拉到牡丹江铁路拘留所关押后非法劳教三年,送往哈尔滨戒毒劳教所迫害逼迫写五书,逼迫诬陷大法,丁均华不听他们的话,他们把她单独带到警官办公室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上厕所。被铐十天后,丁均华全身浮肿,在这种酷刑的迫害下,被强迫在五书上按了手印后才放下来。

在此次劳教期间,丁均华丈夫受到的打击和压力太大(当时中共迫害法轮功采用株连政策,单位领导恐吓她丈夫:如果你媳妇要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你就回家看着别上班了,丈夫说:我要不干医生了,我还会啥?孩子上大学怎么办?)所以丈夫被迫提出离婚,丁均华不同意而没签字,最后被强制离婚了,家庭就这样破裂了。由于这些种种迫害与打击(又不让学法和炼功),许多疾病又都回到丁均华身上来,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原本三年劳教,结果十四个月就放回家了。

三、四年半的监狱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中午十二点半,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八五四农“六一零”头目孙善发,及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丁均华家,绑架了丁均华。这些中共打手将她抬上车拉走,直接劫持到牡丹江农管局非法关押,直到四月二十三日身体瘦的体重只有八十多斤,才放回家中。

在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八日早六点,牡丹江农垦管局的三个警察闯入屋中,院中还有许多警察(他们都是翻墙入院的)把丁均华从家中绑架到车上(他们不顾当时家中有八十岁不能自理的老母亲)直接拉到牡丹江农管局的法庭上,非法秘密判刑她四年半,然后把她拉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小医院,有四名警察看管着(农场和看守所各两名),单独关押在一个房间里,并且把丁均华捆绑在床上动不了,然后注射不明药物,开始每天四、五瓶,后来每天七、八瓶,打了十三天。

到第十四天,即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日,天没亮就偷偷的把丁均华抬上车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当时她身体很虚弱,精神昏迷,警察怕她死在路上,一路带着医生来到监狱,估计当时情况是监狱拒收,所以她在车上呆了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交易,最后四个人用被子把丁均华抬进去的,进监狱之前监狱先给她照了相怕以后担责任,就这样他们让犯人抬着丁均华进了监狱。

丁均华被关到最邪恶的九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强制她码小凳(坐小凳),这个很硬的塑料凳子坐时间长了会长褥疮的,逼她码小凳时全屋的犯人都盯着她不让她动,天天从早上五点三十分坐到晚上半夜左右(十一点或两点),并且逼迫看诬蔑大法的电视,不看就拳打脚踢。有个犯人叫于淑范,她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邪恶,她指使李淑梅、赵丽娜、李海玲三个犯人包夹丁均华,她们逼迫她按军姿罚站,每天也是从早上五点三十分站到午夜吃饭时都得站着,丁均华不站或站不好,她们就拳打脚踢。有一次她们打丁均华,为了不让她喊出声,就把她的袜子塞进她的嘴里。就这样丁均华被罚站到第二十七天时,腿和脚都肿的发亮了,裤子和鞋子都穿不上了,把裤子和鞋子剪开穿,也不许穿拖鞋,恶徒们是怕她们的恶行被曝光出去。

在二零一三年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归到十一监区,这个监区被称为大监狱中的小监狱。有一次有个犯人叫范秀梅,她指使五个年轻犯人(其中有一个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打手)把丁均华弄到没有监控镜头的屋子里拳打脚踢,说是为了阻止她炼功,在监狱中犯人可以随便打骂法轮功学员,参与迫害的犯人于淑范后来也得了乳腺癌住进医院手术后死亡,应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四、经济的剥夺和家人的受害

丁均华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后精神和经济都受到了巨大伤害,回到家中一无所有,将近两年的退休工资被扣发了(金额两万多元),亲人受害方面,除了与丈夫离婚外,丁均华母亲受到严重的恐吓和刺激,开始说话变得疯疯癫癫,而后就变成植物人了。

再有一次丁均华妹妹到那个没人知道的小医院看她时,由于看到她被迫害的吓人惨状,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昏迷过去,后来被人救醒。

这三次迫害将近七年的时间(其中两次拘留没写),给丁均华和她的亲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和精神打击实在是太残酷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9/黑龙江虎林市丁均华遭七年冤狱迫害-347322.html

2017-05-06: 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法轮功学员韦金鸾、丁均华被绑架

2017年5月5日上午10时左右,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地区法轮功学员韦金鸾、丁均华在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林业局10多个警察绑架,晚6时左右韦金鸾家被非法抄家,有人看见从她家抄走3个纸箱。不知具体参与者是谁。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5/6/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46859.html

2016-03-26: 黑龙江虎林市854农场丁均华结束4年半冤狱于3月21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25691.html

2016-03-26: 黑龙江女监11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严重

2015年12月初,犯人范秀梅对法轮功学员曹迎春连打带骂、扇耳光。

2015年12月26日,犯人袁静芳、曲红梅、刘新、范秀梅等人将法轮功学员丁均华带到没有监控器的库房,几个人一起对丁均华连推带打,并体罚了一个小时才让丁均华回去。紧接着这伙犯人又把法轮功学员武晓红弄去,对武晓红打骂体罚,后发现她有心脏病才停止。

犯人何冬梅、范秀梅等人逼迫72岁的法轮功学员赵金香“转化”,把赵金香老人关押在库房。何冬梅叫全组的犯人轮换监控法轮功学员,一个组20人监控3个法轮功学员,犯人们连吃饭、睡觉、上厕所都看得很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6/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5837.html

2012-09-15: 黑龙江省女监迫害法轮功学员丁均华
虎林法轮功学员丁均华,现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二监区。因刚从集训队九监区分下来,被单独隔离在四楼东侧加重迫害,由高艳平等几个犯人(所谓的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犯人高艳平是监狱里挂号的危险分子,这种迫害行为,是由二监区大队长王雅丽、改造大队长董岩一手策划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2802.html

2011-10-20: 黑龙江虎林市八五四农场丁均华遭绑架 下落不明

黑龙江虎林市八五四农场法轮功学员丁均华,于2011年10月18日上午六点多钟,被虎林市迎春镇派出所恶警闯入家中强行绑架,给戴手铐、脚镣、两恶警架上车拉走,下落不明。请了解情况的人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0/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8115.html

2011-10-24: 牡丹江丁均华反复遭绑架迫害

黑龙江省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丁均华,从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几次三番被当地恶警抓了放,放了抓,期间几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丁均华遭这样的迫害,仅仅是因为她对民众讲了真话。

丁均华,女,今年五十一岁左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丁均华在852农场六分场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人恶告后遭852农场公安局警察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红兴隆管局看守所、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被迫害成生命垂危。迫害单位牡丹江农管局法院、看守所害怕担责任,让家人将丁均华接回家。

丁均华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三日中午十一点多钟,丁均华和母亲正在家吃饭,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八五四公安分局“六一零”孙善发及二女社区人员闯进丁均华家,将她抬上警车,拉到八五四公安分局拘留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警察想给丁均华戴手铐,丁均华坚决不配合,结果没戴成。后五、六个警察野蛮的将丁均华捆绑到管局。恶警王立实把丁均华交给管局国保大队长刘利,刘利带丁均华到农大医院体检后,把丁均华非法关进牡丹江管局公安局看守所。

丁均华绝食绝水反迫害,到了第七天,七、八个警察强行把丁均华抬到车上拉到裴德医院体检,检查结果恶警不告诉丁均华,直接让丁均华住院,又要打针、又要抽血化验,丁均华认识到这是迫害,坚决不配合不打,警察阴谋没得逞,就把丁均华关在医院三天三夜,每天从晚上八点多钟就用手铐把丁均华铐在床上一直到天亮,同时还派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丁均华

丁均华九天没吃没喝,坐立都很困难,身体瘦的体重只有八十多斤,恶警还要强行给丁均华戴手铐,一动手铐就哗啦哗啦的响。丁均华的身体被迫害严重,于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被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牡丹江丁均华反复遭绑架迫害-248250.html

2011-02-23: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不法之徒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在牡丹江地区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助共为虐。

二零零九年,铁道部公安局通过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当所谓“上级”问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六名法轮功能否完成,国保大队长孙海彬回答说,没问题。于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警察连续绑架和骚扰法轮功学员,干扰他们的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铁路公安处处长助理孙海斌,是该单位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二零零九年一年中,大约有十五至二十位放录像被绑架、罚款(包括在火车站绑架的非铁路法轮功学员)。

一、在火车站、列车绑架携带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
....

(八)、铁路公安处与国营农场恶警互相勾结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开始,先后到国营农场与当地坏人、恶警互相勾结,非法抓走了八名法轮功学员,这八名法轮功学员在牡丹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受到非人的折磨。

肖春英,女,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一月回老家探亲,因带真相资料上车被抓,被非法劳教三年,期满放回。

项继红,女,三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二月,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到家去抓走,并被非法劳教二年,期满释放。

丁均华,女,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九日,正在上班,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以找谈话为名抓走,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进行迫害。当时她用绝食抗议,恶警就对她强行灌食,他们利用犯人、医生、十多个人对她进行迫害,恶警用木头制成十字架,然后数人把她绑在十字架上,对她插管进行灌食,灌完食管子也不拔出来。他们还对丁均华注射不明药物,这样迫害了二十多天,劳教三年,因身患癌症,保外就医释放。

李某某,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农场坏人、恶警勾结,把李抓走,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进行迫害,他们利用狱中犯人把她的衣服扒光,一丝不挂,然后恶人往她身上泼冷水,他们往身上连拨了十多盆冷水。恶人逼她穿马夹子、背监规、唱歌,她都不配合,恶人又用鞋底打她。

邹继秀,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农场坏人、恶警勾结在工地把她抓走,送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进行迫害,在看守所因邹继秀都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她的手反铐在身后,当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时,他们用手铐使劲的勒她,把她手的皮肤都勒破了,至今伤痕还存在。被勒索近五万元人民币,才放出来。

韦金鸾,女,六十三岁,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开一辆租来的车,恶警穿着便衣,在本农场家属区的路上拦路抢劫,五、六个人拖着韦金鸾扔到车上拉走。搜了身,拿走高级手机一个,人民币一千元,又从身上搜走家里的钥匙,私自破门抄家,抄走收录机一个,炼功带二盘,电视遥控器一个,大法书籍数本。因韦金鸾坚持信仰,被劳教三年。在看守所恶警不让炼功,韦金鸾身体有病,被四个警察强行绑在十字架上打不明药物。因身体有严重高血压、心脏病,保外就医释放。

李志明,女,四十五岁,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抓走,因受不了迫害,违心向恶人妥协,被迫写了所谓“悔过书”,被勒索了一万多元人民币,才放出来。

王美英,女,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下被抓走,在看守所因受不起邪恶的迫害,被勒索八千多元人民币,被释放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3/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6652.html


2010-05-23: 牡丹江丁均华自述被绑架迫害经历
(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2010年4月13日中午十二点半,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八五四农场“610” 主任孙善发,及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丁均华家,绑架了丁均华。这些中共打手将她抬上车拉走,直接劫持到牡丹江农管局非法关押,直到4月23日才放回家中。

丁均华,女,今年51岁,1998年12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轮大法,她以前身体上的疾病:胃溃疡、心脏病、肺结核、妇科病等等,全都不治而愈。丁均华按“真、善、忍”法轮大法做更好的人。

以下是丁均华叙述她这次被绑架迫害的经历:

2010年4 月13日中午11点多钟,我和母亲正在家吃饭(母亲因年岁大患有老年痴呆症,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人照顾),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在八五四公安分局 610孙善发和社区2个女的陪同下闯进我家,王立实拿出纸和笔一边问一边记录,王立实问:几个月前你是不是和邹继秀、欧维之一起去八五二农场发过法轮功的资料?我回答说:不记得了。王立时问:身体是不是好了?我说:让你们迫害得时好时坏。(2009年11月19日丁均华在八五二农场时被非法抓捕,最后被关押在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旧病复发,就放她回家了。)

王立实问:在家是否有书看?等等。我保持沉默没有回答。问完后,王立实让孙善发在笔录上签字,接着想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坚决不签。我一边与他们对话一边往外走,到了院门口我顺手拿起门上的锁把他们反锁在院里,自己就快速跑走。过了一会十几个警察找到了我,野蛮强行把我抬到警车上,拉到八五四公安局拘留所非法关押。

两个小时后他们回到看守所,警察想给我戴手铐,我坚决不配合,结果没戴成,他们就5-6个警察野蛮的将我捆绑后抬上车送往管局。在送往的途中我的双手被反捆着,身旁一边坐着一个警察,在路途中我一直反抗,我把绳子挣开了。

到了管局,王立实把我交给管局国保大队长刘利,刘利带我到农大医院体检(因为进看守所之前必须要检查身体),一个值班的外科医生没有做什么具体检查,就在体检表上都填上正常,我说你们这不是在造假吗?他们没有吱声。又到了透视科,透视科的医生检查的很仔细,医生问我是不是肠道有毛病,我回答:以前五脏六腑都有问题,医生就再没和我说什么,直接把体检结果给了刘利,刘利就带着我说检查完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带我去检查妇科,我妇科有毛病。他说没人,他们就强行把我非法关进牡丹江管局公安局看守所。

我采取了绝食绝水反迫害,到了第五天所长王平找我谈话,我说我没有犯罪,我的身体被你们迫害得不好,为什么又抓我?他说你不在家,我说我身体被你们迫害得不好我不在家在哪儿,这不就是在我家把我抓来的吗?他说你出门不请假等等,其实就是找理由迫害我。我不吃饭,只是自己承受,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好的心,就是抗议你们迫害我。他说又不是我抓的你,你不吃饭他们也不知道啊。我说我现在面对的是你,别人我接触不上。最后他无话可说。他们一看硬的不行,就采取伪善的办法,管伙食的所长说这里他说的算,你想吃什么食堂就给你做什么。他们的目地就是让我放弃绝食。

到了第七天,他们采取了强制行动,一下闯进来 7-8个警察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拉到裴德医院,因我绝食七日已经无力反抗,在妇科检查了几个项目,检查结果他们不告诉我,就直接让我住院。我不配合,要求见所长,所长来了,我问他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我坚决不在这住院治疗。所长问我为什么,我说我怕你们活摘我的器官,所长说这次你不住也得住,政府出钱出人让你住。一会医生护士来了,又要打针、又想抽血化验、又想给我打吊瓶小针之类的,我坚决不配合不打,我认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他们的阴谋没得逞,就把我关在医院3天3夜,并且每天从晚上8点多钟用手铐把我铐在床上一直到天亮,同时还派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我。

这个病房有七张床位已经都住满了,我是外加的一个床位,七个病人都有护理人员,再加我和两个看我的警察,病房里被挤的满满的,病房里的七个病人有五个是刚刚做完大手术,另外二个人也准备做大手术,所以病人都需要休息,再说我九天没吃没喝坐立都很困难,身体瘦的体重只有80多斤,他们还要强行给我戴手铐(这个手铐链是用来铐七个人用的),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而且晚上睡觉时我一动手铐就哗啦、哗啦的发出响声,严重影响了病房里其他病人的休息。

我的身体都被他们迫害成那样,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看我的女警察挤在一张床上,还派了看守所都认为最凶的个头1.95米的男警察在病房门口看着我,他们使尽了花招,只好于2010年 4月23日将我送回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5/23/224204.html

2009-12-9: 大法弟子邹继秀被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的八五四农场大法弟子邹继秀经医院检查血压高达220,并有严重心脏病。望国内外大法弟子紧急营救。

八五四农场大法弟子丁均华已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9/214100.html#0912823472-1

2009-12-08: 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等被绑架的情况

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欧阳维芝、栾卓君到八五二农场发大法真相资料,被八五二农场公安局绑架。八五四公安局局长于世伟、610孙善发把人接回直接送到牡丹江农管局看守所关押至今未放。经家属配合到牡丹江农管局去要人,管局意思是八五四农场去接就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8/214052.html

2009-12-07: 黑龙江虎林市迎春地区被迫害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的补充

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地区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栾卓君、欧阳维芝,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去八五二农场发放真相资料救度众生时,被八五二农场公安局警察强行绑架。

十一月二十四日四位大法弟子已从红兴隆农垦管局公安局转至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未放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

2009-11-30: 牡丹江农垦管局四位大法弟子被劫持

2009年11月19日晚,牡丹江迎春地区有丁均华、邹继秀、欧阳维芝、奕作君四位大法弟子去八五二农场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八五二农场公安局的警察绑架并非法关押。

11月20日上午,大法弟子欧阳维芝走脱回到家中,下午五点多钟,八五二公安局的警察勾结八五四公安局“六一零”孙善发和片警郭志升闯進欧阳维芝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非法抢走《转法轮》2本、真相光盘5-6张。

11月22日中午八五二公安局的警察还是勾结了八五四公安局“六一零”的孙善发在欧阳维芝家中绑架了欧阳维芝,并非法关押在八五二。

11月25日八五二公安局的警察勾结八五四公安局的警察非法抄了其他大法弟子的家。大法弟子的家属赶到八五二公安局要人,八五二公安局的警察拒绝家属看望亲人,还态度野蛮的说要把人送往红兴隆农垦管局,同时八五二公安局还通知了牡丹江农垦管局“六一零”,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怕受上面的责罚连忙去红管局要人,红管局公安不给人,据知情人讲红管局公安要报酬才给人,在双方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牡管局公安拿了十多万才把人要回。

目前迎春四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管局,当受害人家属到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要求见受迫害的大法弟子时,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参与迫害的有关人员说你们不要找人了,花多少钱也没用,拒绝受害人家属见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84.html

2009-11-23: 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地区迫害消息补充

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地区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栾珠君、欧阳惠芝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去近邻八五二农场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八五二农场公安局人员用警车参与绑架。

十一月二十日欧阳惠芝中午从八五二农场公安局正念闯出,当晚五点多钟八五二农场公安局局长亲自出动,带几个警察到八五四农场,由八五四农场“610”主任孙善发、片警郭志升领到欧阳惠芝進行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二十二日中午十一点到十二点十五分,由八五四农场“610”主任孙善发领八五二农场公安局与红兴隆农管局7-8恶 警到欧阳惠芝家,从家中强行把欧阳惠芝绑架带走。

八五二公安局于二零零九年八月把本场七名大法弟子从家中绑架送红兴隆农管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未放人。今天八五二农场公安局还非法关押迎春地区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栾珠君、欧阳惠芝。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3/213174.html

2009-11-22: 牡丹江农垦局丁钧华、兰作君等大法弟子被迫害
黑龙江牡丹江农垦局854农场丁钧华、兰作君、邹吉秀、欧阳,在852农场向民众讲中共迫害法轮功事实真相,被一不明真相的人恶意告发,现被绑架、非法关押在852公安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2/213061.html

2009-11-21: 黑龙江省虎林市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栾珠君仍被非法关押
黑龙江省虎林市迎春地区大法弟子丁均华、邹继秀、栾珠君等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九日晚去近邻八五二农场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八五二农场公安局人员用警车参与绑架,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八五二农场公安局迫害。十一月二十日红兴隆农管局来人参与迫害,并扬言明日如何如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213003.html

2007-02-05: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于二零零四年一月开始,先后到国营农场与当地坏人、恶警互相勾结,非法抓走了八名大法弟子,这八名大法弟子在牡丹铁路公安处看守所受到非人的折磨。

肖春英:女,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一月回老家探亲,因带真相资料上车被抓,被非法判三年劳教,期满放回。

项继红:女,三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二月,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到家去抓走,并被非法劳教二年,期满释放。

丁均华:女,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九日,正在上班,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以找谈话为名抓走,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進行迫害。当时她用绝食抗议,恶警就对她强行灌食,它们利用犯人、医生、十多个人对她進行迫害,恶警用木头制成十字架,然后数人把她绑在十字架上,对她插管進行灌食,灌完食管子也不拔出来。它们还对丁均华注射不明药物,这样迫害了二十多天,判三年劳教,因身患癌症,保外就医释放。

李某某: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农场坏人、恶警勾结,把李抓走,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進行迫害,它们利用狱中犯人把她的衣服拔光,一丝不挂,然后恶人往她身上拨冷水,它们往身上连拨了十多盆冷水。恶人叫她穿马夹子,背监规,唱歌,她都不配合,恶人又用鞋底打她。

邹继秀;女,四十多岁,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与农场坏人、恶警勾结在工地把她抓走,送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進行迫害,在看守所因邹继秀都不配合它们,它们就把她的手反铐在身后,当她高喊“法轮大法好”时,它们用手铐使劲的勒她,把她手的肉都勒坏了,至今伤痕还存在。交了近五万元人民币,才放出来。

韦金鸾:女,六十三岁,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租一辆租出车,恶警穿着便衣,在本农场家属区的路上拦路抢劫,五、六个人拖着韦金鸾扔到车上拉走。搜了身,拿走高级手机一个,人民币一千元,又从身上搜走家里的钥匙,私自破门抄家,抄走收录机一个,炼功带二盘,电视遥控器一个,大法书籍数本。因韦金鸾坚持信仰,被判三年劳教。在看守所恶警不让炼功,韦金鸾身体有病,被四个警察强行绑在十字架上打不明药物。因身体有严重高血压、心脏病,保外就医释放。

李志明:女,四十五岁,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一日,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抓走,因受不了迫害,违心向恶人妥协,写了所谓“悔过书”,交了一万多元人民币,才放出来。

王美英:女,五十多岁,二零零四年二月份,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来农场与本场坏人、恶警互相勾结下被抓走,在看守所因受不起邪恶的迫害,交了八千多元人民币,被释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5/148354.html

鸡西 虎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18-04-29: 黑龙江省鸡西市虎林市迎春林业局邮编及公、检、法部份人员号码
本地邮编:158403
迎春林业公安局警察部份电话号码:
国保:办公0467---5949741
派出所值班室:0467---5949771
郭春华13836500468
小随13555065050
任大队13946810467
潘兆生13329578707
程世俊13846015577
高乐13836565808
于洋18646722889
王鑫15214687025
邵卫东13846080008
袁利明15946730053
夏熠钧18846700765、18746715298
王岩15636357000、18714485111
李志超13846020667
段海强13796935666、13945846120
赵春权15845385778
万国军13836575544、13946642103
党委书记:13804885556、住宅电话0467-5947556、办公室电话0467-5949556
党委副书记:13704685341、住宅电话0467-5948341
政法委书记:13349564987、18714495688

公安局长:刘长军 18249490888
公安局:韩春波13614685899 于康路:15904670803 宋庆军:13214671107 蔡伟宏:13351971680
孙玉来:13054328529

检察院院长:张晓兵13351632666
控告批捕科科长:赵海燕15846705007
控告批捕科科员:马岁艳18646445663
潘龙良13836550286、温长宏13796455867
法院院长:金明哲
法院副院长:刘怀斌13512697155
法院办事员:卢文华18045712018 13089806644

迎春林业局公安局派出所

派出所副所长:杨鑫超:15214685177
派出所所长:邵卫东:13846080008
派出所值班室电话:0467-594977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