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莱阳市 >> 盖光起(盖广起), 男, 6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莱阳市姜疃镇塔南泊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9-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10-14: 山东莱阳法轮功学员盖广起受迫害经历
(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盖广起先生,六十岁,是山东省莱阳市姜疃镇塔南泊村的法轮功学员。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身心健康,家庭和睦,商店生意兴隆,是远近闻名的大好人。

自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盖广起四次進京为法轮功上访,两次被非法劳教,四次被关看守所,两次被非法拘留所,两次投進洗脑班,三次被非法抄家,抢走财物、现金若干(具体数量不详),其中二零零零年被岚子乡政府派出所合伙敲诈现金五千元。

无故遭抓捕,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底,盖广起到城里進货,莱阳“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法律知识)和岚子乡派出所合伙在半路上(岚子水泥厂南)将他从车上强行绑架,盖广起质问他们:凭什么随便抓人?岚子乡派出所所长张少华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大叠真相传单摔在他的眼前,气势汹汹地说:“这就是证据!”后来才得知,莱阳“六一零”和岚子乡派出所已提前预谋好绑架盖广起,以为能从货物中搜出所谓的“证据”,结果什么也没有,就把提前准备好的真相资料拿出来作为迫害他的“证据”。

当天傍晚警察将他劫持到莱阳看守所,不到一个星期,于十一月三日晚上半夜,他们将盖广起和另外三名法轮功学员秘密送到淄博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腰带被没收,四十三号的皮鞋给换了一双三十九号的布鞋,半只脚露在外面。到了劳教所的八三医院强行查体,盖广起不予配合,莱阳“六一零” 四五名恶警将他用手铐紧紧勒住,费了好大劲才强行按在桌子上,用针头猛刺绷起老高的血管,很长时间没抽出一滴血来,两个女医生吓得脸色灰白,直冒冷汗说: “妈呀,可吓死我了,这么多人没遇到他这样的,抽不出来咋办?”“六一零”警察恶狠狠地说:“从头上抽!”医生恐慌地说:“从头上更抽不出来。”无奈之下,她们伪善地欺骗盖广起和另三位法轮功学员,利用法轮功学员的善良,抽了血。

王村劳教所警察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盖广起逼写不炼功保证

当天下午進了王村劳教所,这里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从早晨就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的盖广起,由于不配合恶警,一到劳教所就被罚站一直到半夜,不断有人问写不写(就是一進门先写在劳教所里不学法、不炼功、不宣传大法的规定)?“不写!” 熄灯睡觉了,一个警察将盖和另一名姓隋的法轮功学员带到四楼上挂在大铁门上一宿,第二天早上一姓冯的警察又来问他“写不写”?盖说“不写”,冯冷笑一声说:“走……”,说着打开手铐把盖带到一间空闲的房间(不知道什么地方)门窗都用布遮住,他们将盖的衣服扒光,按在地上,七八个恶警,还有一个医生,一个大队长(姓周拿着长短大小不同型号的三、四根电棍,冒着蓝光),其中一个恶狠狠地说:“写不写?”“不写!” “开始!”几个恶警按住盖的头,手被反铐在地上一个桩子上,三四根电棍同时电盖的头、脸、脖子、胸、腿、肚子、大腿中间到处乱电。

一时烟雾迷漫,发出的声音十分可怕,一会忽听医生喊:停!停!两个穿白大褂的人拿着听诊器蹲下用听诊器听听盖有没有气,恶警们就在旁边抽烟喝水狂叫乱骂,真是群魔乱舞。住了一会儿,又问:“写不写?”“不写!”“开始!”

第二次比第一次时间更长,更残酷! 医生又叫:停!停!他们又上来量一次、听了一听看有没有危险!停了四、五分钟,又问:“写不写?”“不写!”就这样,反反复复四、五次,盖就是不写!最后一个恶警忽然大声说:“电棍没电啦!怪不得呢,快充电去!”说完提着一根长长的大电棍开门出去充电去了!

这时一个姓冯的恶警,蹲下身子对着大汗淋漓、浑身肌肉颤抖、几乎窒息过去的盖冷笑着说:“盖广起,告诉你,不怕你牙硬,你这是两年劳教,你不是不写吗?这两年我们啥也不干,一天电你两个小时,看你写不写!山东省这么多炼法轮功的,比你官大的有的是,到这都写,你×××不写!好!再来!开始!”

盖广起当时脑子嗡的一声,什么劳教?两年什么不干,每天两个小时电棍?别人都写了,就自己没写?他马上说:“不用忙!你们谁是头?”一个警察指着一边一个坐着的警察说:“这就是周大队!”盖广起质问说:“周大队,党的政策不是讲不准搞酷刑,不准搞刑讯逼供吗?”周恶狠狠地说:“我们这不是刑讯逼供!我们这是强化教育!告诉你!在我们这儿,你不写门都没有!”盖说:“这么说,你们说谎话也行?”其他警察马上说:“对!对!你撒谎也行,反正只需要写出来在我这不学不炼就行,出去我们不管!”不在这个环境中绝不会想到,这就是中共政权统治下的 “春风化雨”的劳教所的流氓嘴脸。

奥运前再遭绑架、劳教,被摧残致生命垂危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四天,即八月四号上午十点半左右,中共以稳定奥运会为借口,莱阳“六一零”、公安局和姜疃派出所合伙又将正在家赶集卖货的盖广起绑架到莱阳看守所(一路上将手铐死卡在手腕上,几乎卡進肉里,近一个小时不给松开,说是没有钥匙,拿钥匙的人正在抄家,将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卫星锅全部抢走,还有部份现金、鞭炮(具体数量不详)。)

在看守所,警察将盖绑在死人床上固定三天,最后又将盖非法劳教一年半的时间,强行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半年后查出盖患有高血压200以上,且患有老年晚期脑动脉硬化,随时都会有死亡的危险(盖经常恶心呕吐摔倒,头痛耳鸣、心口痛)。山东劳教所害怕担责任,一个姓李的队长假惺惺地说:老盖,你可是在家得的病,不该我们的事。他慌忙打电话叫莱阳公安局将盖接回。可莱阳公安、“六一零”一个人影都不见。无奈,二零零九年正月十二日盖广起的亲戚开车将命在旦夕的盖广起接回家………

就因为修真善忍做好人,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维护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一个本来身强体健、精神十足的法轮功学员竟被十多年的残酷迫害,天理何在?!

善良的父老乡亲,我们发出此真相的目的不是为了个人的恩怨私仇,也不是为了诅咒报复哪个人,更不是参与什么政治,只是想告诉您真相——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愿各位父老乡亲都早日认清中共邪党的本来面目——中共邪党才是当今世界上真正头号的大邪教。退出其一切邪恶组织,为自己选择一个幸福美好的未来。

在此也衷心的劝告那些参与迫害大法法轮功学员的人,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行恶,不要给自己及家人带来无法弥补的灾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4/230993.html

2008-09-27: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广起被非法劳教,家属被释放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广起9月4日被非法送淄博王村劳教所迫害,其家属六人无条件释放,于9月26日下午回到家中。家属被关押期间受到莱阳看守所李念勋等恶警迫害过。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9/27/186675.html

2008-08-30: 莱阳市大法弟子盖广起的6名家属同时被恶警绑架
2008年8月28日盖广起的妻子张玉珍与盖广起的兄弟姐妹等共6人到莱阳公安局去询问盖广起并要人,公安局政保科队长尉海波指挥恶警将6人全部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文化路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30/184976.html

2008-08-29: 山东莱阳市大法弟子盖广起家属被非法扣押

2008年8月4日,大法弟子盖广起被绑架。2008年8月28日盖广起家属到莱阳公安局去要人,公安局政保科队长尉海波等恶警说到另一个地方去谈,把他们强行拉上车带走了,其家属有妻子张玉珍、兄弟姐妹等共6人,现被非法关押在文化路派出所(莱阳一中北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9/184971.html

2008-08-09: 山东莱阳村民盖广起店铺遭洗劫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是山东莱阳姜疃镇塔南泊村的赶集日。20馀邪党恶徒闯進大法弟子盖广起家,将他绑架到莱阳看守所。暴徒们抢走了盖有公安局印章的合法鞭炮、一大叠人民币,以及一盒价值上千元的待销售MP3、大小几个录音机、一些零售商品,其间未出具任何法律手续。

盖广起,男,50多岁,姜疃镇塔南泊村村民。自96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全身多种疾病不治自愈。盖广起为人正直、善良、平易近人,开着一家商店,所卖商品质优价廉,生意红火。盖广起多年来默默地向亲朋好友讲述着大法的美好。然而,自九九年江泽民一伙开始迫害法轮功,并炮制天安门自焚伪案栽赃以来,盖广起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多次遭到非法抓捕,拘留,受到非人性的摧残、折磨,有一次一恶警在他头上将一办公木凳砸烂,当时血流满面,但他从未屈服,仍以顽强的正信,和平理性的向人们讲述着大法的真相。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当地邪党恶借奥运为由,再次绑架徒盖广,并藉此对盖广起的家進行疯狂抢劫。

据另一目击者称:“八月四号上午10点多种,姜疃派出所所长崔健明带领一伙恶人气势汹汹的闯入盖广起的商店,不问青红皂白将买货的人轰出门,好几个人将正在卖货的盖广起按倒在地,抓着他的头发,扭着他的胳膊,把盖广起绑到车上,多人用手按着他的全身各个部位,捂着他的嘴,不许出声出气。

当时盖广起妻子拿着钱的手正要伸开,一个恶人凶神怒喝道:“不许动!再动连你一块带走!”盖的妻子一气之下坐在凳子上,恶人又向前一伸头,狞狰狂叫:“不许坐在这!”几个恶徒随即将两个钱箱子翻几个遍,卷走厚厚的一大摞子钱,最后只剩下的零钱散乱的扔在柜台上。

恶徒将商店卖的货到处扔,货柜子被翻乱,学生用的大白纸扔了满地,桌子上、床上到处都是,电风扇扔出两米多远躺在那儿;床上的铺盖、枕头横七竖八;楼上的桌子、柜子、床都揭开了门,大开着;因商店里杂货特多,十几年没动过一些货箱子也被撬开,新旧棉花、收好的被子乱扔一堆,灰尘很厚的箱子被扔到干净的床单上;厨房里的柜子、箱子翻的乱七八糟,当时情况乍一看就是一副电影里鬼子進村扫荡后的景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742.html

2008-08-09: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广起被绑架迫害补充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广起于2008年上午10点左右,在家中商店被20多名恶警、便衣绑架,商店的钱及家里的钱和鞭炮(数量具体不详),MP3多部、资料、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卫星天线全部被洗劫一空。盖广起现被非法关押在莱阳看守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9/183693.html

2008-08-07: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广起被绑架
08年8月4号上午10点左右,山东莱阳市姜曈镇塔南泊村大法弟子盖广起在自家商店被莱阳公安局、610恶警绑架。详细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44.html

2008-08-05: 莱阳市姜塔南泊村大法弟子盖光起被绑架后下落不明
山东省莱阳市姜塔南泊村大法弟子盖光起,于2008年8月4日中午被莱阳公安局伙同姜疃派出所强行绑架,大法书籍等资料被抄,目前还不知被非法关押与何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5/183480.html

2006-09-27: 山东莱阳恶人迫害盖光起事实
山东莱阳大法弟子盖光起,男,现年56岁,学大法后,身心受益无穷。99年7.20中共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后,盖光起多次進京上访,为大法鸣冤说句公道话,遭到地方恶人多次非法关押,强行勒索、酷刑折磨,三年非法劳教、暴力洗脑等迫害。

吐着蓝火焰的大电棍直朝他的面部、嘴伸过去??

一九九九年十月份,原岚子乡派出所张少华、刘京涛带一帮恶警傍晚时分,非法闯入大法弟子盖光起家中,将他与另一位大法弟子一起劫持到乡派出所,随后将全乡大部份学过大法的人全部抓到乡政府逐个问:“炼不炼啦?”说不炼了立即回家,说炼就不准回家。盖光起和另外十几名大法弟子都坚持说炼。他们就把盖光起用手铐铐在乡政府院子西边一棵大树上,因树太粗,手铐很难铐上,这伙恶人丧心病狂地强行铐上,手铐勒進皮肤,然后恶人扬长而去,到饭店大吃大喝。两个多小时后,盖光起大汗淋漓,全身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几乎晕过去。乡干部一个个奸笑的说:“还炼不炼?”“炼!”傍晚,他们把盖光起非法关入县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盖光起坚持炼功,不配合迫害。一次犯人都出操去了,盖在屋里打坐炼静功,一个巡逻的恶警(名字不清楚)发现,用高压电棍从门洞伸進来电盖光起的手指头(正加持手掌平伸),盖光起毫无动静,恶警吓得立即回到办公室和其他警察说:“8号有个法轮功真厉害,我用电棍电他手指,他一点都不在乎。”一个姓杨的说:“你那是电棍的电不足,看我明天去收拾他。”

第二天中午刚吃过饭,姓杨的恶警拿了一根特号加长充足了电的大电棍,到8号监室外,指着正在院子里的盖光起说:“就你是法轮功?”盖笑着说:“对!” “你炼炼我看看。”盖光起说:“行,你看看!”说完就开始炼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全所的工作人员都出来看,监号的犯人也都趴在窗上、门上望。刚炼不到一半时间,杨说:“停下!”盖心想:“我能尽听你的?你叫炼就炼,不叫炼就停?说甚么也得炼完第一套。”

盖光起把第一套功法炼完后,杨指着旁边的犯人说:“把他押过来!”立即上来三、四个犯人扭着手揪着头发将盖强行拥在大铁栅栏门上,杨目露凶光,从背后拿出大电棍,吐着蓝色火焰,直朝盖的面部伸过去。盖双目紧闭,心中默念:“坚修大法心不动”。啪啪啪??大电棍从盖光起的脸电到脖子,从脖子电到脸,盖就是不吭声!丧心病狂的杨下不了台,又将电棍捅到盖的嘴里电,仍无效果。

在众目睽睽之下,恶警杨又抡起七、八十厘米长的大电棍猛砸盖光起的肩膀、胳膊,边打边骂。旁边一个恶警说:“别把电棍打坏了。”杨下不了台,就又继续用电棍电盖的头、脸、脖子、嘴等处,不行又抡起电棍打,打完再电,大约持续近一个小时,盖光起一直没吭一声,杨像疯了一样狂叫:“滚回去,给我擦一遍地。”

盖光起当时不知讲真相,只是消极承受,就立即回去擦地,刚擦2遍,只听门“銧啷”一声开了,涌進四、五个大汉,一脚将正蹲在地上擦地的盖光起蹬倒,倒着拖到走廊上,四、五个人用皮鞋猛踢、猛跺盖的全身,当盖被打得近昏迷状时,又将其拖到2号监室绑在死人床上,手、胳膊、腿都被铁链牢牢捆住,一动也不能动,且不准拉不准尿,还不停地叫其他犯人用皮鞋一个劲的猛打,直到胁迫盖光起违心地说“不炼了”才罢休。

恶警抓起牛皮鞋对着他左右开弓,鲜血顺着嘴角流下来??

二零零零年正月,盖光起第二次進京证实大法时,他和另两位大法弟子准备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先上去看看地形时,因胸前佩带法轮章,被北京公安分局恶警非法带到分局,问哪来的,因有第一次進京的经验,一说出地方、姓名马上就被当地押回迫害,盖光起坚决不说姓名地址,恶警用打背铐、头触地、腚朝天、双手长时间上举不准动等种种刑法,也没问出他是甚么地方的人。

最后没办法,听口音像是胶东人。傍晚时分,招远市一伙恶人说:交给我们吧,宁可弄错了,也不能漏了。这伙毫无人性的恶徒,就把160多斤体重的盖光起硬塞進轿车后尾部,里面全是尘土、空气混浊,令人窒息。恶徒将盖光起拉到其住处,将他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开始酷刑折磨。一个五大三粗的恶棍气急败坏的抡起胳膊猛抽盖光起的脸,左右开弓边打边骂,打了好一阵子,打累了,坐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儿,一想打得手疼也没问出来姓名地址,马上又恼羞成怒,像疯了一样,抓起地上的一只牛皮鞋,对着盖的脸耳、鼻、嘴左右开弓,用尽全身力气猛打,鲜血顺着盖光起的嘴角直流!一个多小时后,盖光起被迫害的面目皆非,鼻青脸肿满脸是血。最后仍没问出结果。

打人凶手没办法,打电话给莱阳驻京办事处说:“这有个法轮功,怎么折腾也问不出哪里的,听口音可能是你们那儿的?”莱阳恶人一听,马上开车来了一看,认出是盖光起,随即将他劫持到莱阳驻京办事处,一个干部模样的人问:“盖光起,回去还来不来啦?”盖说:“大法不正过来,我就要来!”对方大怒,立即叫盖光起蹲在地上低头不准看,用鞋底猛击盖头顶边打边问:“来不来?来不来?”盖始终说:“来!来!来!”一个字比一个字坚定!

最后那个家伙不知用甚么东西猛砍盖的后脑埂处,盖顿时两眼发黑,发出惊人的惨叫,在场的恶人吓懵了,急忙问:你怎么啦?你怎么啦?你是不是有甚么病?盖光起立即说:“我是大法弟子没有病,你刚才用甚么东西打我打的。”那个恶人说:“你现在没有病,你以前也没有病?”盖光起立即说:“哎呀,我炼功以前不光有病,而且还得过不只一种病。”“甚么病?”“年轻时得过胸膜炎,晚期化脓已腹水,险些丢了命。四十五岁那年,帮邻居抬肥猪,把腰扭伤,脊椎脱位,差点残废,每年反覆两次,一次比一次重,有瘫痪的症状,多亏我得了大法”“好了,好了,不用说了,看来这里没办法收拾你,等回去吧!”

当天晚上,在往回押送的火车上,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盖光起成功走脱。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又讨着饭第三次踏上了進京护法的征程。

恶警举起凳子朝他的头砸下去,凳腿飞了一地??

2000年4月份,盖光起在潭格庄镇与部份大法弟子开交流会时,被恶人举报,被当地派出所非法劫持到当地派出所。当天晚上原岚子乡政法委委员于洪文带一伙人气势汹汹赶到。一進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用手铐把盖光起铐在暖气管子上,蹲不下直不起腰,然后于洪文像一头暴怒的野兽一样,用双拳猛击盖的头部、两腮、脖梗处,用脚猛踢胸部、两肋,场景令人触目惊心,边打边骂,脏话不堪入耳。一直打了近一个小时,直到盖嘴角直流血水、奄奄一息才停下。

第二天天亮,又将盖光起非法押送到县看守所迫害,盖光起不配合、不签字、不画押,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在绝食第七天上午,莱阳市“610”一姓刘(刘凯)和另一名恶警(姓名不详,个子不高,圆脸)提审盖光起,刘先用软的以关心的口吻说:“盖光起你图甚么吃这个苦,不吃饭、不喝水,把身体弄坏了谁替你遭这个罪,练点别的气功还不照样身体健康,为甚么非得炼法轮功?算了吧!”

但当听盖光起回答说:“砍头不要紧,只要真善忍。抓起我一个,还有更多人!要我不炼法轮功,门没有!”这时,旁边那个恶警气狠狠地说:“活埋了你!”盖说:“怕死不修法轮功!”对方暴怒随手抓起一把破椅子,朝盖的肩膀猛砸下来,只听“砰”的一声,对方又举起凳子朝盖的头部狠命砸下去,只听“轰隆”一声,凳子被打烂了,凳腿飞了一地。

盖光起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莱阳“610”又非法将盖光起转移到城南村一个洗脑班迫害40馀天。期间原岚子乡于洪文与一姓迟的乡干部曾三次窜到洗脑班殴打盖(每次都是拳打脚踢、边打边骂)。每次临走都说:“使劲炼,有空我就来揍你!”

40多天后,盖盖光起不放弃修炼,又被拉回岚子乡政府大院最后一排房子的一个小仓库里,铐在排椅上,扒光衣服,以于洪文、李晓东为首乡干部用皮管子、木棍等狠命轮番抽打盖光起,打得盖光起后背、臀部、大腿没一点好地方,长时间青紫发黑。折磨一下午,打累了才罢休。

在非法关押期间,每顿饭只给2半馒头和一点咸菜。最后乡党委副书记李晓东和于洪文看拿盖盖光起没办法,就窜到盖光起家恐吓盖的家属:必须交5000元钱才放人,否则盖光起不用想回来!盖光起的家属在乡政府的淫威恐吓面前,无奈的把家里進货的2000元钱和向亲戚借的3000元交给了乡干部,甚么手续也没给,盖光起才被放回家。

先后被绑架到邪恶劳教所、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岚子乡派出所趁盖光起進城進货回来的半路上,在岚子乡水泥厂南拦车,强行将车上的盖一脚踢倒,戴上手铐拉到派出所猛打一顿。盖光起质问:为甚么非法抓人?所长张少华气急败坏地将一摞传单猛摔在地上,恶狠狠地说:“看看,这就是证据!”然后不等盖分辨,把门“銧”一摔走了,下午又将盖光起非法送進县看守所迫害。十天后,一天晚上半夜,将盖光起不给任何手续与其他三位大法弟子押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五年正月二十二日,盖光起和妻子正在家吃中午饭,莱阳市“610”伙同姜曈镇派出所李通等,开两辆车,以谈话的名义将盖光起劫持到莱阳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47天,盖光起绝食抗议绑架,不配合邪恶的任何指示要求和命令。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弟子整体正念加持下,2005年3月8日上午9点10分,盖光起正念闯出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7/138732.html

烟台 莱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1-09:电话区号:0535
孙文程(局长)18660078000、7555999
闫升波(政委)18660068066、7269985、13905457053
周建军(副局长)18660067899、7238259、13808912411
姜桂涛(副局长)18660068008、7236978、13705352878
姜军涛(副局长)18660067566、7264655、13953541316
张晓民(邪党委成员)18660067766、7235368、13953526166
尹青山(纪委书记)18660068017、7264659、13705352007
田学栋(政工室主任)18660067501、13806452975
吕军(指挥中心主任)18660067979、13906453619

莱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尉海波 大队长 18660067710 13863860286
宫模华 教导员 18660067733
盖树荣 副大队长 18660067558
孙姿伟 副大队长 18660067553
王勇 副大队长 18660067551
马曙光 网安大队第一中队指导员 18660067557、13853502789
刘维卿(综合中队中队长)18562273657、13583550989
乔安山(综合中队指导员)18660067559
王申华(综合中队副队长)18660067560、18663838192
林长胜(一中队中队长)18562273656、15953566026
董林先(一中队警察)18562273660、15192301677
袁明(一中队警察)18562273653、13906452696
于忠才(一中队警察)18562273658、13953555476
卢振忠(二中队中队长)18660067555、13963832566
修德奎(二中队指导员)18660067556
迟伟清(二中队副中队长)18660067712、1379353308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5)

姜疃派出所电话:0535-7640006
姜疃派出所所长:崔××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