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齐秀兰, 女

个人情况: 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佳木斯
拘留时间: 2003-08-01
有关恶人: 佳东分局陈永德,徐姓大队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8-2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5-26: 佳木斯法轮功学员齐秀兰被迫害经历

文/齐秀兰

我叫齐秀兰,是九五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修炼前我身体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贫血、妇科病等,身体非常虚弱经常感冒不爱好,每年的医疗费不到半年就用完了。加之丈夫身体也有病(长期在家休养),在这种生活压力和身体不健康的情况下,造成对生活失去信心,甚至有厌世的念头。

修炼法轮功真好

当时是想通过炼功把病去掉,没想到一看书就被大法的法理给吸引了,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病、有魔难、有痛苦有等等的不幸。炼功不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整个人都变了,世界观都改变了,从没有过的轻松和快乐。单位的同事常说再也看不到我带死不活的样子了,现在多好,每天都高高兴兴的。

是啊,不但我好了,丈夫看了书后也受益了,身体渐渐恢复了,每天帮我买菜做饭,减轻了我不少家务事,一个不幸的家庭又重新有了欢乐和幸福。

迫害开始了

九九年突如其来的迫害开始了,铺天盖地,报纸电视所有的媒体都在播放,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怎么会突然不让炼了哪?为什么?为什么?就这样我决定去上访,把真实的情况反映给中央领导,他们一定是不了解情况,听了不实的汇报,才做出如此的决定。于是我于九月八日刚踏上了去北京的火车。

科学院就开会要求单位如何监视好自己的职工,主任宋兆华开完会回来看我不在,意识到我去北京了,就安排单位司机坐沃尔沃到哈尔滨,再坐飞机直接去北京火车站截住我,同时又把我的照片发到农垦住北京办事处,让他们截住我。

可是我还是到了北京,溶入了法轮功学员进京护法的行列。农垦公安局科长韩某又安排警察在北京住了四十多天找我,也没有找到我。我到北京后听说信访办那里有警察在把守,谁去就绑架,这可怎么办哪?到了北京还没有反映情况就被绑架回来这也不行啊,我决定先住下找机会一定要把情况反应完在回去,可是当时的北京是一片恐怖,到处都是警察,还没有走上信访办就被绑架回来了,院里派单位去人劫我,到了佳木斯火车站,院六一零主任将玉胜和总局公安局经警察一起把我劫持到宝泉岭看守所。在关押期间韩科长和朴警察去提审时,一再威胁我说要劳教我,说如何如何的多么严重等。在看守所炼功就威胁和恐吓不让炼。看守所的条件也非常的差。家里有病的丈夫和上学的儿子相依的艰难生活,承受精神和心里的巨大压力。二十多天后,我才得到自由。

回来后单位领导宋兆华怕受牵连,不让我回单位上班。本来我丈夫就有病不能上班,我又失去了工作,儿子还要上学,真是雪上加霜。

回来后我想也想不通,政府怎么会做出如此的决定哪,这么好的功法,我还是要再去一次北京,必须把情况反应上去。于是在二零零一年二月我又去了北京,没想到被同去的同修不明真相的家人给告发了,我们还没到北京就被绑架回来,佳东分局的陈永德专门负责抓“法轮功”,把我们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看守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的迫害,参与迫害的主要是姓霍的警察,还有姓金的、狱医等,参与的人很多,恶警用竹匹子抽,罚站飞机,还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灌食生玉米面浆,里放很多盐的,更甚的是,一次恶警把灌食的管插到法轮功学员的胃里,再拔出来用脚在地上蹭几下再插进去,这样反复几次的做。我被关押在看守所,不只是身体还有心里和精神的迫害,家人也同时在承受这心里和精神的巨大的压力,这也是对家人的一种间接迫害!当时儿子在上小学,还要照顾有病的父亲,每天吃方便面和饼干度日。恶警将我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后,勒索三百元钱后才放我回家。

回家后,警察经常会因为一些所谓的理由就来我家骚扰,搞的鸡犬不宁,丈夫的身体没法得到休养,一天天的加重了。

过年期间被绑架

二零零一年,我们去我母亲家过年,初六回来,晚上佳东分局刑警大队就来我家,说要去分局问我点事,我说你就在这问吧,他们说要去分局问,丈夫不放心要陪我一同去,他们说不一会就送我回来了。结果去了后就没让我回来,以过年前有人撒传单是我给的为由,而把我又关押到看守所,在关押的两个多月期间,由于丈夫身体不好,还要带着有病的身体和儿子常去公安局要人,还要照顾上学的儿子,丈夫和儿子为了我一次次的去公安局找,可他们总以各种理由推托不放我,最后被勒索三千元钱,才让我回家。

丈夫整天生活在担惊受怕的日子里,着急上火,突患心脏病住院了,医生说很严重,要静心休养,否则会造成心肌梗死。我在医院照顾丈夫,可儿子上学又没人管了,没办法又把年迈的公公接来给儿子做饭。丈夫刚刚出院。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南卫派出所教导员闵某、佳南派出所所长张学明、副所长庄某及科学院六一零主任蒋玉胜等五、六人就来我家敲门,我不想再被迫害,就不开门,他们就不停的敲,声音非常大,不想影响邻居休息,没办法就给他们开了门,他们从阳台到门口站了一排,“开始审问式的”问我外面的传单是不是我撒的,我说我丈夫有病住院才回来我还没出去哪,我都不知道外面有什么事,他们说今天是六四,外面又撒了很多的传单还有什么什么的,我说我在家,有事你们就说是我干的,我不在家外面撒的传单还少了吗?那你们又找谁哪?你们这样无理的一次次的来我家骚扰我,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而且我丈夫有病刚回来,你们就来太过份了吧,他们没理由了,就又问我还炼不炼了,说炼就带我走,我就是不配合,还不断的在发正念,在师父的帮助下,最后他们才无趣的走了。可是他们给我和家人造成的伤害及压力太大了。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当地六一零、警察开始了地毯式的大搜捕,很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四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我听楼道里有儿子的说话声音,仔细的一听是和警察说话,因儿子从不往家领同学回来怕影响爸爸休息,第一反应就是冲我来的,本能的就把门在里面反锁上了,他们早有预谋的在小卖店的主人穆岭夫妻配合下,等着儿子放学就劫住儿子带他们回家找我,可是儿子也知道他们一次次的迫害我,所以儿子也不配合他们,主要是南卫派出所的张副所长等六七人吧,他们就打了儿子,还恐吓儿子说:要不听他们的就带走儿子,可是儿子不管他们怎么说就是不配合他们,而且还在抵制,并说:你们要带走我,要老师同意,因为我也没犯错误,我还是三好学生,为什么要带我走哪?他们又说:找你妈问点事,儿子说:我妈也没犯错你们找我妈干啥,你们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他们无理,儿子又不配合,他们就气急败坏的找了一个开锁专家,拿了半袋子工具、钥匙开了近三个多小时也没打开门锁,我就一直在发正念,门锁被弄的直响,当时的情况很危险,丈夫怕我再被绑架,就说不行你从窗户跳下去吧,随手就把床单拽下来让我下,我一看楼下有很多人哪,他们会在窗下放人看着吧,不能跳啊,怎么办?我就定下一念决不能让他们抓去,这时丈夫搂着我说你真的走不了了,消防车也来了,我看了一下说没事。我心里有师在,不怕!决不会让他们抓去的,我把衣服穿好,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东西,我随时准备走脱。

这时天渐渐黑了。到吃饭时间警察就买东西吃。儿子的同学一直在外面陪着儿子,大家饿了,也买了东西给我儿子送去,可是警察不让送,邻居都看不过去,指责警察说:“你们都知道饿了买东西吃,孩子能不饿吗?都几点了?”也买了面包和水给儿子。

很多下班的人都看到这一幕了,其中有些正义的人指责警察说:“你们干什么呀,小齐怎么了,不就炼个法轮功吗!至于你们这样吗?就是杀人犯你们也不能这样对待呀!一次次的抓人家!”科学院六一零主任也给找来了,六一零主任说:“搞得太大了吧?影响也太大了吧?”科学院的书记也从市里找来了,很快全科学院很多人都知道了。警察一看实在没办法了,已三个多小时了,还是没打开门锁,就撤走了,但把我儿子绑架派出所了。儿子同学的父亲怕儿子有事就跟去了。

我在师父呵护下安全走脱,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丈夫和儿子又在承受压力和担心中艰难的度日。邪党给法轮功学员的家人造成的精神和心里的伤害是永远也弥补不了的。

丈夫在红色恐怖中离世

在我流离失所期间,儿子正好考高中,家长都去陪儿子考试,(好心老师知道我家的情况就提前带儿子去认路)可是我儿子只能自己去考试了,可是儿子真是争气,在这样的情况下,顺利的考上了佳木斯第一重点高中一中!家里人、同修们都非常高兴,家里人为了我能照顾丈夫和儿子能安稳的上学,就支持我去学校附近租房子,以免警察再来骚扰,丈夫的病因为这几年的压力和骚扰变得越加严重,家里几乎不能长时间离开人,需要有人陪护着。可是就这样恶警还是不放过我,跟踪儿子上学找到了我家。

有一天早晨儿子上学刚走,他们早就在门外等着呢,我要出去买东西给母亲过生日,一开门他们七、八个人就把我按住,并翻我的兜子,我就喊丈夫,他们一听家里有人,就急忙拽住我往楼下拖,鞋也掉了,把我推到警车里夹在车中间,到了南卫派出所就给我铐在老虎椅上了,然后问这问那的,我都说不知道,市公安局陈永德就拿水瓶子打我的头。在派出所扣了我二天一夜没睡觉也没吃什么东西,当时听信他们说我家的情况他们都知道如何如何的,我就七三八四的说一些,可是他们并没有放我回家,还是把我送进看守所,而且不但没有早点让我回家而是又把我送进了劳教所。

恶警把我带走后,丈夫听我喊他就起来了,可是门开不开,警察把门在外面顶住,多邪恶啊!丈夫经多方努力才把门打开,费了很多周折才打听到我在南卫派出所,为了让我早日回家,找了市公安局陈永德,南卫派出所,结果都不无济于事,最后还是被勒索三千元钱,才回到家中。更邪恶的是陈永德还说:要不拿钱就不是劳教了而是判刑了!!真是邪恶至极了!!丈夫的身体因一次次的承受压力和骚扰过程中越来越不好,这一次他实在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在我被抓后的一个多月被迫离开了人世,这就是中共又一次间接的、迫害死一位无辜的好人啊!!天里不容必须要偿还这一件件的血债!!

人间地狱劳教所

现在的劳教所已经成了关押信仰人的地方了,除了“法轮功”还有几个信佛教的,真正犯罪的人已经很少了。劳教所对“法轮功”的迫害先是隔离转化,几个邪悟的有庞丽华等人,还有警察轮番的和你谈,攻击“师父、大法”,用那些歪理邪说让你放弃“大法”,不转化就开始一点点的施加压力,不断的说一些难听的话,刘亚东是做转化的鼓干,我两天没表态她还动手打了我,为了先搞垮你的精神意志,长时间不让你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接触,一直是把你夹在邪悟的人中间,每天要干活还有定额的,不完成就加期,吃的是有黑面、有霉了面的馒头,喝的是没有油只有几叶菜的汤,甚至,还有菜汤里掉进老鼠的时候。有人说:那就是人间地狱,真是一点也没错。

我在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后,方才知道丈夫在我被抓一个多月时,实在承受不住这一次次的压力和打击,心脏病突发而被迫离开人世。我不但没能看上丈夫最后一眼,连儿子在外面一人孤独的生活我也全然不知,这是邪党造成的一庄庄的血债啊!

我在劳教所被折磨的皮包骨,头晕走不了路,活也干不动,还需要别人的搀扶着走路,可是就这样洪伟(大队长)还经常骂我,逼迫我干活,不干就威胁我给加期。我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严重的浮肿,心脏压的上不来气,心脏跳的非常弱,医生建议我去看病,可是恶警洪伟就是不让我去看。我出狱后已经过了最佳治疗期了,到现在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在我的非法劳教快到期时,劳教所企图逼法轮功学员填写保证书,为了都能达到他们的目的,开始了一次有计划的迫害,动用了全劳教所警察,包括男警,逼法轮功学员每人必须填写,一个个过,谁不写就打耳光、电棍电。我当时身体非常虚弱,孙会敏就叫二个普教架着我,她强把着我的手写下的。非法劳教到期后,洪伟又给我非法加期五天。

邪党这么多年对我的迫害,不仅使我家破人亡,还给我年迈的父母、公公、兄弟姐妹造成伤害和痛苦,这场迫害牵动着多少个家庭?必须停止这场迫害。还法轮功师父的清白,还法轮功学员的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26/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2年5月26日发表)-258041.html

2007-08-25: 一个和睦家庭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 佳木斯齐秀兰遭迫害经过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大法学员齐秀兰,在邪党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曾五次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三年,遭到各种残酷折磨。她丈夫不堪承受,在迫害中去世。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齐秀兰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佳木斯农垦总局公安局科长韩某将她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关押二十多天才放人,还不断威胁要对她非法劳教。回来之后佳木斯南卫派出所片警王某经常去家里骚扰。

二零零零年二月初,齐秀兰再次进京,佳东分局恶警陈永德将她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迫害三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七晚,佳东刑警大队用欺骗的手段将齐秀兰骗去,又将她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两个多月。佳东分局恶警陈永德向家属勒索三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南卫派出所副所长戴军等恶警,闯到齐秀兰住处,企图破门而入,但撬门近三个多小时也没打开门,于是劫持齐秀兰放学回来的儿子,逼其骗母亲开门,恶警阴谋未果,又叫来消防车将齐秀兰家围住。当时正值下班时间,很多人围观,纷纷指责警察太过份,直到七点三十分左右,恶警也没把门打开,最后把齐秀兰的儿子绑架到南卫派出所。当晚才由同学的家长接回。而恶警怕齐秀兰走掉,在她家楼下守了一宿。当晚齐秀兰智慧离开了家,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齐秀兰的儿子考入佳木斯一中,丈夫有病多年不能工作。虽然不在家,但南卫派出所和佳南派出所恶警仍经常去齐秀兰家骚扰,给家人造成严重身心伤害。为了避免恶警的骚扰,让孩子能安心学习,丈夫能安心养病,齐秀兰在一中附近租间房子。不料陈永德指使恶警跟踪其儿子找到住处,将齐秀兰绑架到南卫派出所,施“老虎凳”酷刑。几个月后更将她非法劳教三年。恶警陈永德还向齐秀兰家人勒索三千元,威胁不拿钱还不只三年劳教。

在劳教所,狱警为了“转化”齐秀兰,采用各种暴力手段,将她关进小屋,不让接触任何人,用电棍轮番攻击,不“转化”就不让睡觉等。

齐秀兰被非法劳教期间,她的丈夫因遭受打击,在迫害中离世,临终前恶警不通知齐秀兰,致使她在一年后才知道丈夫去世的消息。齐秀兰闻后大受打击,突然病倒,恶警大队长洪伟还逼迫她做奴工,并以侮辱、谩骂等各种手段给她施加压力,导致齐秀兰身体极度虚弱,呼吸、行走都困难,最后还被强行加期五天。

本来一个和睦、幸福的家庭,被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5/161505.html

2006-03-02: 佳木斯劳教所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齐秀兰被迫害的不能干活,恶警威胁齐秀兰说:不干活看我怎么对待你,减期都给你拿掉,在这呆着吧。七中队队长洪伟对齐秀兰更说些“死猪不怕开水烫”之类的骂人的难听的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121864.html

2006-01-15: 佳木斯市劳教所已迫害致死十余名大法弟子
黑龙江佳木斯劳教所自九九年十一月份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以来,每一次江罗集团发出的迫害指令,佳木斯劳教所以何强、王欣、于文斌、洪伟、刘洪光、郭刚等为首的恶警们都不遗余力的参与迫害。

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有:大背扣、上吊扣、浇凉水、睡死人床、电棍电、钉子钉、长期不让睡觉、画地为牢坐小凳、利用普教毒打、超强体力劳动等酷刑。

先后有十余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死,他们是:汤红、房翠芳、尹玲、吴玲霞、赵福兰、门晓华、王淑君、王冬霞、张长明、吴春龙、周永亮、毕佳新。

另有多名大法学员被迫害致伤致残,他们是:王玉红、李淑琴、李国云、陈平珍、王晓磊、康爱民、佟丽、牛玉环等。

在江罗集团及中共恶党的罪恶在世界范围不断被曝光、揭露,世人不断明白真相,都在为自己选择美好未来的今天,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仍然没有停止.由恶警公开酷刑迫害转为利用普教找茬,或强迫参加超强体力劳动迫害,目前佳木斯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50多名大法学员每天早晚逼迫坐小凳。大法学员关淑丽被女队大队长王欣踢的腿脚肿痛行走困难;大法学员齐秀兰被迫害的出现严重的病态,恶警洪伟还强迫其参加劳动.桦南县大法学员刘春静腰椎已疼痛几个月了,劳教所王欣、洪伟等恶警不听狱医的诊断,阻止检查身体,大法学员虽然每天参加超强劳动,吃的菜汤没有一滴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5/118700.html

2005-05-05: 截止到2005年4月末,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名单如下:

男学员名单:
姓 名  年 龄   家庭住址所在地
张国海 30多岁   佳木斯市佳铁车务段
郭树德 近50岁   佳木斯市造纸厂
付裕  30多岁   佳木斯市
刘孝斌 51岁    佳木斯市造纸厂
鞠再斌 30岁左右  佳木斯市发电厂
刘新宇 20多岁   佳木斯市
李长华 30多岁   佳木斯市
吴春利 43岁    佳木斯市桦川县江川农场
宁喜文 50岁左右  佳木斯市汤原县
刘延常 41岁    佳木斯市所属同江市

女学员名单(总计48人)
八中队(21人):
姓 名 出生年月  文化程度  家庭住址所在地
王玉洪  1969     初中   佳木斯市前進区26委8组    
张令德  1938     初中   佳木斯市郊区
张小更  1966年4月  大专   佳木斯市糖厂
张玉芳  1953年11月 无    佳木斯市郊区敖其镇
苏艳华  1950年2月  小学   佳木斯市郊区江口办事处(电话0454-8813952)
佟 丽  1960年6月  大专   佳木斯市向阳区2─4(电话0454-8586808)
高成女  1977年    高中   佳木斯市郊区松江乡模范村
李桂芹  1956年10月 高中   佳木斯市肉联厂
吕忠凤  1960年3月  小学   佳木斯市向阳区
谢学甫  1948年    初中   佳木斯市所属富锦市西安镇
曹秀霞  1961年    初中   佳木斯市前進区13委
闫喜华  1951     中师   双鸭山市尖山区85─10
费金荣  1950年9月  大专   双鸭山市审计局家属楼(电话0469-4232091)
孟宪杰  1948年    初中   建三江前進农场
赵秀云  1963     小学   鹤岗市向阳区
宋会兰  1952年4月  无    鹤岗市新华农场
李素梅  1970年11月 高中   鹤岗市南山区
高翠兰  1965年    初中   鹤岗市东山区44委
张春芝  1966年    高中   鹤岗市新华镇1委1组
邓春霞  1969年    初中   江滨农场十三队
许翔华  1972年    初中   伊春市南岔区

七中队(27人)
佳木斯市(9人):郑广珍、齐秀兰、代丽霞、赵丽霞、陈秀玲、王淑荣、李秀云、马晓华、孟凡丽。
双鸭山市(11人):李春青、王秀云、刘红、陈平、张丽艳、王鹤、杨靖华、张文英、张丽、孙淑芝。
鹤岗市(4人):韩红、韩桂霞、樊晓华、刘凤芹。
吕德梅(佳木斯市汤原县)、吕亚丽(佳木斯市郊区江口)赵玉花(建三江管局)。

2005-01-27: 佳木斯劳教所执法人员追随江氏流氓集团,目无法纪、执法犯法,他们欺上瞒下,为所欲为,把很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铐伤、致残。国家宪法规定:公民有申诉、揭发、检举权,有通信自由。可在劳教所里,写申诉得中队长同意,还得分批写,写完还要交给张宇检查(所有通信都得经她检查)再由她交驻所监察室主任。大法学员写的20多封申诉书无任何回音。大法学员齐秀兰爱人去世,家里有孩子至今无人照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7/94352.html

2004-12-24: 黑龙江省农垦科学院齐秀兰,99年7.20上访后单位就不让其上班,没有一分钱生活费。之后她又几次被非法抓捕,给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

2002年佳东分局伙同南卫派出所恶警包围齐秀兰的家,非法撬锁、劫持孩子、动用消防车,使其被迫流离失所。在这种严重骚扰的情况下,孩子考上市一中。

2003年佳东分局在陈永德的指令下,徐姓大队长等人将齐秀兰抓捕并非法判了三年劳教。其丈夫在恐吓、抑郁中去世。孩子无人照顾,荒废学业一年。今年70岁的爷爷、姥姥姥爷轮流照顾孩子,没有经济收入,靠亲属帮助艰难度日。

2004-03-16: 佳木斯市劳教所所犯罪行概况(图)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16/70094.html

2003-08-21: 佳木斯大法弟子齐秀兰,99年9月進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宝泉岭看守所被迫害20多天。2000年2月2日再次去北京护法,又被非法关押100多天。2001年春节期间又被绑架。三次关押,给齐秀兰的丈夫周延峰造成极大的精神创伤,天天在不眠中度过,妻子在家怕她被抓走,妻子被抓走盼她回家。在2001年春节,妻子被抓期间,痛苦中又患了心脏病,住進了医院。
2003年7月5日佳东公安分局南卫派出所恶警又绑架了齐秀兰,周延峰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随即病危,亲人要求释放齐秀兰,护理生命垂危的丈夫,没有人性的恶警根本不予理睬,就这样,周延峰在极度的精神痛苦与疾病折磨中含恨离开人世。死后恶警都没有让齐秀兰见一面,更不要说为丈夫送葬了。现在齐秀兰仍在被非法关押之中。

2003-08-01: 佳木斯大法弟子林青、齐秀兰近期被邪恶之徒绑架。

2002-03-31:佳木斯大法弟子齐秀兰被迫害及相关的责任人
齐秀兰,女,原农垦科学院电子计算机中心出纳员、业务科副科长。99年9月因進京上访被抓,扣押在总局驻京办,当天晚上5个大人1个小孩被关在一间大约有1.5米左右的小件寄存室(只有站的地方)。被单位接回佳木斯市后,总局书记孙XX命令总局公安局科长韩树奇、科学院610主管蒋玉胜,将齐秀兰送到宝泉岭拘留所无理关押23天,收伙食费、管理费476元。单位至今不让她工作,并扣当年奖金。2000年2月進京上访被抓回,被南卫派出所片警小王和副所长张志国及佳东分局副局长陈永德(现已提升为市公安局政经文保大队长)非法送入拘留所强行关押97天,收伙食费300元。2001年春节初七,被佳东分局刑警队副队长及其他随行人骗去后,并伙同队长等人非法送入拘留所关押71天,收伙食费600多元,市局勒索3000元,佳东分局勒索600多元。

参与迫害的恶人有:
宋兆华,农垦科学院电子计算机中心主任(2001年已被撤职)。扣齐秀兰99年9月上访以前的全部奖金,一直不给她安排工作。齐秀兰出门要向其打招呼。宋兆华妻子钟鄂荣,科学院生物矿;女儿:宋含,佳木斯第二中学。住宅电话:0454-8359382;传呼:126-0385341;手机:13803656862

蒋玉胜:农垦科学院610主管。其人伙同恶警多次到家干扰正常生活,并伙同恶警到家非法抓人。其妻子刘雨,农垦佳南实验学校副校长。儿子:蒋鸿飞,佳木斯第一中学。办公室电话:0454-8359120;住宅电话:0454-8359289

宋继红:办公室主任。2001年5月齐秀兰不在家时她爱人突发心脏病,卫生所医生看病情严重不敢留,请办公室派人送医院遭拒绝,理由是因为齐秀兰是炼法轮功的(齐秀兰爱人是科学院病退科技干部)。宋继红还邪恶地说:齐不写保证就不让上班。宋继红丈夫:王满生,农垦科学院测试中心。办公室电话:0454-8359120;0454-8359247。

庄树龙:佳南派出所副所长,带警察多次到家干扰正常生活,并非法跟踪、强行搜包。办公室电话:0454-8350276。

王智勇:南卫派出所片警。多次到家骚扰,并非法抄家,以及伙同南卫派出所副所长张志国将齐秀兰非法拘留。

张志国:南卫派出所副所长。伙同王智勇、陈永德非法将齐秀兰拘留关押,并将搜身找到的一千多元钱扣押,几次去找仍不退还。后到市公安局反映,才得以退还。手机:13945457575

韩树奇:伙同总局孙书记、蒋玉胜非法将齐秀兰送入宝泉岭关押,后又转交佳东分局。

隋世民:佳东分局内保大队长,伙同佳东分局整理写黑材料上报市公安局要求将齐秀兰判劳教,并到齐家進行干扰。办公室电话:0454-837761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31/27610.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19-03-21: 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4548581454
李德才 局长。 13845458221
李爱国 副局长 4546166778 18724232222
郑国胜 副局长 18745460333
副局长 关福才 15804542229 18645451599
安凤君 13803656789

国保大队 4548663168
张伟明 大队长 138454506833 18645451735 李洪刚 13945423333 李强 18945601989 13359500109
吴彬 13946472555 张佳 13504547859 于海洋 18945601698 李艳春 18945603562
李岩 13303680600 13555588001

四丰派出所电话(区号:0454)
接警电话 0454-8885140
王大伟 所长 18745479555 13351344688
历昕 教导员 8274444 18645451426
马军 副所长 8885140 13114549567 18645451427
李玉珍 女 户籍员 13945478369
柳绍臣 18645457888 18645451460
王 江 13634540989

佳木斯市拘留所
司洪昌 4548516999 13512676111
李志群 4548518151
13845458510
4548317666
张安林 4548519994 13104546668

佳木斯市看守所
内勤 4548519599
监管支队 4548518599
孙健 所长 4548519765 15326698333
霍有库 副所长 13089681266 于吉文 4548519668 13946454555

2018-05-13:
相关责任单位及个人:
佳木斯市松江派出所
地址:光复东路883号
邮编;154005
区号:0454
值班电话: 8286110
接警电话:8330757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