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 >> 莫志奎, 男, 58

莫志奎
莫志奎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12年,随时有生命危险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7-30

莫志奎的89岁老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1-18: 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是本省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最残酷的黑窝之一。监狱警察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身体和精神上的摧残,造成许多人残疾。

莫志奎
莫志奎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身体病状严重:继发型肺结核支气管扩张,双肺病变非常严重,右肺大空洞直径约十公分左右。医生说一旦咳血就来不及抢救。然而呼兰监狱不许他保外就医,监狱教改科狱警还对莫志奎的家人说:“死了给你打电话。”

张金库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8/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322372.html
2015-12-16: 呼兰监狱剥夺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权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刘凤成今年十月被打伤头部后,狱方竟剥夺了法轮功学员左振岐和刘凤成的家属的探视权,理由是家属告他们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七台河市勃利县齐心村的刘凤成被关禁闭,家属深知监狱的小号环境恶劣,担心刘凤成像其他法轮功学员在监狱迫害致死。所以七十多岁的刘父从家里坐车,七百多公里的路程,中途几经倒车才能到呼兰监狱,没想到监狱不让会见,刘凤成从小号出来以后,头又被打坏缝了两针。

刘凤成的老父亲十分担心儿子的安危,所以就和张金库、左振岐的家属去监狱管理局和哈市滨江检察院反映情况。

没有想到十二月二日,刘凤成的父亲和左振岐家属赶往呼兰监狱去会见,结果监狱怕刘凤成头上的伤被家人看见不让会见,更想不到的是左振岐家属也受牵连百般刁难不让会见。

......

莫志奎家属遭剥夺探视权经过

莫志奎
莫志奎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呼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身体病状严重:继发型肺结核支气管扩张,双肺病变非常严重,右肺大空洞直径约十公分左右。医生说一旦咳血就来不及抢救。然而呼兰监狱不许他保外就医,监狱教改科狱警还对莫志奎的家人说:“死了给你打电话。”

监狱以莫志奎不穿囚衣、不剃光头为由,始终不让家人会见,自莫志奎二零一三年被关押到呼兰监狱至二零一四年一月家属才见一面(家属只好去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监狱才不得不让家属见一面)。所以莫志奎家属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到二零一五年一月锲而不舍的在监狱和各级部门监狱管理局、哈市滨江检察院、司法厅、人大、省政府、省纪检委、省妇联等部门多次控告,举报,三次紧急反映情况揭露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邪恶手段,有的被迫害致疯、致残、致死,希望面对迫害大法时都能当个当代的包青天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以及当前的形势迫害大法弟子就是在给自己搜集犯罪证据……,监狱就是不让会见,出尔反尔、自相矛盾,监狱教改科狱警杜鹏说:“你们在这一百天也是这样,监狱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也黄不了。”家属只好继续奔波于各个部门。

监狱教改科狱警杜鹏
监狱教改科狱警杜鹏

后来副监狱长南升狱对莫妻说:我一看见你们我都要疯了,我给你们拿路费你回家吧,你比我都出名,省政府来查我们,检察院也查我们。监狱感到压力很大就写了一份伪材料,污蔑说家属是无理取闹等等。家属紧接着又去监狱管理局反映情况。监狱管理局接待的人说:我们就听监狱的。

五十多岁的农妇莫妻,为了救自己生命垂危的丈夫,在三十六天的苦等和奔波中,撑着虚弱的身体,承受着监狱各方的威胁、恐吓、欺骗以及鄙视、人格侮辱,面对各级监管部门一次次推诿、包庇,仍然心怀善念,奔波苦守,一遍遍诉说着莫志奎事件的真相,一遍遍的表示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对得起天地良心, 因为她知道丈夫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她也相信只要是人,都会有人性、有良知、有善念,更相信老天有眼,神目如电,上天最终将审判每个人的所做所为。

黄历腊月二十八上午,监狱只好让家属亲自到监区里面探视莫志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16/呼兰监狱剥夺法轮功学员家属探视权-320559.html

2015-04-20: 莫妻第十八次去呼兰监狱 见到莫志奎不能走路

3月30日上午,莫妻第十八次去黑龙江呼兰监狱去找南升,南升看到家属后,南升马上打电话给610的张兆云说:你快点来吧,你那帮“宝贝们”(家属)又来了。张兆云把家属弄到他的办公室,家属说要求接莫志奎回家调养身体,监狱不同意,僵持了一上午。

下午,终于让家属接见莫志奎,家属在接见室即将接见结束时,王斌东凶相毕露的冲进接见室,一把拽住陪同莫妻的亲友,歇斯底里的大骂,往出推,莫妻说:你咋骂人呢?然后就不让见了。

这次接见时,莫志奎说:两腿不能走路,需要人背,家属看到莫志奎的身体状况稍有好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20/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7797.html

2015-04-19: 莫志奎妻子第十七次去呼兰监狱

黑龙江依兰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妻子,2015年3月10日第十七次去呼兰监狱探视莫志奎,监狱教改科副科长杜鹏就是不让见。莫妻说:年前都让见了,杜鹏说:那是特批。莫妻说:不是一个月让见一次吗?不能剥夺我见丈夫的权利。杜鹏说:你,我管不着,但老莫没这个权利,老莫不服从“改造”。杜鹏还强硬的说:找谁都不好使,你去省这走、那走不也还这样吗?你们都磨叨一上午影响我工作了。莫妻说:“你一共才接待我半个小时,接待我这也是你的正常工作,我并没有什么过分要求就是想见老莫。杜鹏推脱说:我说了不算,你们得找南狱长批,但南狱长出差不在。莫妻在监狱呆了两天也不没见到丈夫。

莫志奎的家人在今年1月13日到呼兰监狱探视莫志奎,苦等三十六天,最后才在2月16日见到莫志奎一面。看到曾经一百六、七十斤体重的壮汉,现在已不足九十斤,人极度消瘦,两眼深陷,无力抬头,呈现全身衰竭的恶液质状态,家人痛彻心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4/19/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07723.html

2015-03-24: 莫志奎家人:在呼兰监狱苦等的三十六天

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呼兰监狱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目前身体病状严重:继发型肺结核支气管扩张,双肺病变非常严重,右肺大空洞直径约十公分左右。医生说一旦咳血就来不及抢救。然而呼兰监狱不许他保外就医,监狱“610”人员还对莫志奎的家人说:“死了给你打电话。”

莫志奎是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村民,今年约五十八岁。他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兰县警察绑架,二零一三年七月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三十日被劫持到呼兰监狱。家属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份至二零一五年一月份共去探视十五次,只见到莫志奎四次。家属在二零一四年五月一次探视时,得知莫志奎的左右肺都烂了一个大洞,其中一侧的肺基本都烂没了。二零一四年的十月和十一月,家属两次见到莫志奎,那时莫志奎走路吃力,只能吃很少的稀的食物,呼吸困难,胸部疼痛。

监狱“610”主任、原教改科狱警王晓臣,经常以莫志奎不穿囚服、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等借口,剥夺家属的探视权。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至二月十六日,莫志奎的妻子、儿媳及妹妹在呼兰监狱苦等三十六天,最后才在二月十六日见到莫志奎一面。看到曾经一百六、七十斤体重的壮汉,现在已不足九十斤,人极度消瘦,两眼深陷,无力抬头,呈现全身衰竭的恶液质状态,家人痛彻心肺。

以下是莫志奎的家人在呼兰监狱要求探监、苦等三十六天的经历:

狱警叫家人回去等死讯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莫妻、儿媳及妹妹要求会见莫志奎,找到副狱长南升,南升让找十五监区的狱警王斌东。王斌东给监区打电话时说:“莫志奎不能走了两个人架,再不能走用车推来。”教改科副科长、代理“610”主任杜鹏说:“莫志奎不穿囚衣就不让见。”杜鹏开始找各种理由不让家属见,对家属说:“除非省政府让你见我就让见。”还对莫妻说:“你回去等着吧,死了给你打电话。”

一月十四日,家属再次来到监狱,在监狱待了一天仍然不让会见。杜鹏对莫妻说,一顿能吃四个大馒头,副狱长南升也跟着说一顿能吃四个馒头。

十五日上午,莫妻要求见莫志奎,十五监区的陈维强态度蛮横,向家属大叫道:“莫志奎不愿意起床,不出来接电话,不动弹,不出监室,莫志奎不见你们。”莫妻不相信莫志奎不想见家人,一定是被迫害得动不了了,不禁全身哆嗦、抽搐过去。儿媳哭喊着婆婆。莫妻的妹妹说:“人都这样了,看都不让看,你们对家属太过分了,起码有个接见的权利呀,都不拿人当人啦……”

当莫妻指出王晓臣当面撒谎时,杜鹏说:“莫志奎倒是想见你们,把衣服(囚衣)穿上见啊。” 莫妻说:“就因为他要做一个好人就被关在监狱里,现在人已经都动弹不了了,还不让我们看。”当杜鹏矢口否认曾经让家属去省里找去。莫妻气愤得又抽搐过去了。

莫妻的妹妹说:“你没办法的话,你就给我们出个手续,你就给我们出个字据证明莫志奎身体没有问题就完事,我们现在立马就走。”杜鹏说:“我没道理给你出这个手续,我既没这个义务,我也没这个权利。”

莫妻的妹妹说:“这人都这样了,见一眼能不能行,眼看就要到年关了,家里有九十岁的老母亲,有残疾的儿子和皮肤病的孙女,你让她们这个年怎么过,你们咋就没有同情心呢?”杜鹏说:“有些事也不是咱们能预测的了的,咱先把丑话说到前面,这个当中真要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也没办法。”

莫志奎:感到没几天活头了

十五日下午,监狱只好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莫志奎对妻子说:“我已经十多个月没怎么吃东西了,一个多月下不了床了,起不来,我现在是真正吃不了东西,没办法,感到没几天活头了。我也想吃点东西能活着回家。”莫妻强忍着撕心裂肺之痛,哭得几乎要背气,杜鹏不但不同情,还占着仅有的时间,拿过电话威胁莫志奎:“你穿上衣服(囚衣)咱们以后什么事都好说。”莫妻哆哆嗦嗦的说:“你们前几天还说能吃四个馒头呢,十多个月没吃什么东西,这人不是要完了吗?你们就一直骗我呀……”杜鹏还是想尽办法逼迫莫志奎穿囚衣。莫志奎在电话里说:“我这不是病,这是迫害。”监区狱警阻止莫志奎的诉说。莫志奎对阻止的人说:“我该说的话我得说。”莫志奎还说:“我现在没有自由、没有权利,但我没有做任何违背良心道德的事,我想见家人,至于他们用什么手段,百般无理的刁难不让我们见,那是他们的事,但我修炼有我的原则,是邪党迫害我,我决不承认,这不是无理的、强加给我的东西吗?我不穿囚服也是对你们所有人的生命负责,祝愿你们的生命有美好未来!现在对迫害法轮功的事和人,国际有追查组织。”

杜鹏仍对莫的儿媳说:“他说什么你都说行,都顺着他说,按照我们说的让他穿上囚衣,什么都好办,只要穿上就能见一面。”莫的儿媳气愤的对杜鹏说:“我爸都起不来了,怎么穿衣服?为什么不穿囚衣夫妻、父子就不能见面呢?”二十分钟电话就断了停止通话。莫的儿媳质问杜鹏:“我爸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杜鹏开始否认自己说过莫志奎一顿能吃四个馒头的事,说他承认莫志奎“这病是挺严重的”。

杜鹏让莫妻写“保外申请”,说:“越快越好,最好是今天下午交来才好呢。”因为当时已经是下班时间,现写来不及了,只好先走了。回来后莫妻寻思:杜鹏昨天还不让我见,今天为什么忽然这么着急让我交申请?莫志奎现在一定很危险,随时都可能没了,杜鹏担心担责任!

十六日上午监狱一上班,莫妻赶紧把申请交给杜鹏。可到了下午,杜鹏却又声称莫志奎不够“保外”的条件了。莫妻对十五监区狱警王斌东说:“监狱管理局的王处长说过:刑期超过三分之一、生命有危险和生活不能自理,只要符合一个条件就可以保外。”王斌东说:“你让王处长开个条,王处长拿条来我就放人。”后来又说,“你找谁都没用,找王处长也不好使,谁也不好使。”

十九日周一,莫妻没办法只好去找监狱长,可是每次都有人员阻拦,不是说狱长开会就是说不在。杜鹏一再对莫妻说:“死了就给你打电话。”杜鹏和王斌东叫来呼兰区110警察,因之前就已经多次叫过110警,莫妻都认识其中的一个警察了。110的警察一进屋就开始给莫妻录像,一直录到他们走的时候。警察指着莫妻告诉王斌东:你给她们全程录像,她们在这呆多长时间,你就给她录多长时间。又指着莫妻三妹妹和儿媳妇说:让她俩也吃锅烙(指跟着受牵连)。110警察还挑衅莫妻让她请律师来。

医生:一旦咳血来不及抢救

二十日早,副狱长南升让杜鹏和王斌东带莫志奎去黑龙江省传染病防治院(黑龙江省第四医院)检查身体。在医院,莫志奎对儿媳妇说:“我都已经十个多月不能吃东西了,早晨只吃了几口粥就都吐了,根本吃不进东西。”杜鹏对莫志奎说:让你儿媳妇给你买点吃的吧。莫志奎说:“我能吃的时候你们不让家人往里送东西,现在吃不了东西了又让我儿媳妇给我买吃的!”

在去医院之前,狱警就给医院大夫打电话事前嘱咐。众人来到医院后,狱警又先把大夫单独拉到旁边嘱咐了什么,然后才给莫志奎拍胸部的CT片子。拍完片子后,杜鹏对莫志奎说:咱们在这等片子,再检查检查其它部位,等片子出来之后一起回去。莫志奎坐在轮椅上抬不起来头,非常吃力虚弱的说:“别再折腾我了,这一次就够我好几天受的了,再折腾我就回不去了,我支撑不住了,不检查了,拉我回去吧。”王斌东和其他两个狱警就把轮椅推到车的边上,三人又连抬带拽的把莫志奎弄上车拉回监狱。

下午两点片子出来了,报告上写:“双侧胸廓对称。双肺可见斑点、斑片状、条索状影。边缘欠清,部分病变内可见透光区及囊柱状支气管扩张影。提示:双肺病变,考虑结核合并支气管扩张可能性大,请结核临床进一步定性。”报告上并没有明确写明肺部阴影面积的大小。大夫拿着片子对王斌东和一同去的儿媳妇说:“这个人非常严重,肺结核合并支气管扩张,支气管扩张就容易咳血,肺结核更容易咳血,一旦咳血一、两分钟人就得窒息过去。”大夫还让莫的儿媳看片子说:“你看看这是正常人的肺是这样的(能很清楚的看见整个肺部),这是你爸的肺,看不见肺,肺部有个大洞(洞有十多公分)。”大夫要看患者本人,王斌东说:“这是我们监狱的犯人,人现在没在这,我们给他送回去了。”王斌东让大夫下诊断书,大夫说没看到人不能下诊断。王斌东和莫的儿媳妇拿着CT的化验报告回到监狱。

CT报告和片子拿回监狱后,监狱只给莫妻一张CT报告的复印件,也不给莫妻片子,副狱长南升又不承认上午当着家属的面对杜鹏说过的“省得她们信不着,把片子给她们拿走。”

王斌东又说:“这条件不够‘保外’,你们去监狱管理局找王处长吧,王处长开条子,我立马就放人。”莫妻对王斌东说:“肺子都没了还不够啊,还不放人啊?”家属对杜鹏说:“你们不是讲公开、公正吗?监狱医院拍的片子你们不给,省医院拍的片子你们也不给。”

莫妻看他们实在不讲道理,只好又去找副狱长南升要求做法医鉴定,可是南升说让莫妻拿钱,莫妻哪有钱做鉴定啊。后来遇到一个好心的狱警很同情莫妻,看莫妻口干舌燥给莫妻买了两瓶水,还给莫妻找个旅店住下了。家属想到莫志奎的检查结果更是担心。

二十一日上午,儿媳妇去省里医院找到昨天的大夫。大夫还是说病人随时都可能咳血,一旦咳血就得过去。儿媳说:能抢救吗?大夫说:真要是咳血都来不及抢救的。

狱方仍说:不够保外

二十一日上午,莫妻去监狱,狱方仍然说:不够保外。

二十一日下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家属只好去监狱管理局、省人大、检察院、省司法厅、省政府信访等各部门,紧急递交材料反映情况。省监狱管理局当时给监狱打电话敦促,省政府信访把家属的材料全部输入电脑,传到司法网站上,当时也给监狱打电话敦促。

二十三日下午,在省政府的催促下,杜鹏在监狱信访办接待了家属,杜鹏说:你们上哪走一圈呀,你没来我都给老莫收集材料呢,你别看明天周六休息,我也给监区打电话收集材料。

二十六日,家属继续去呼兰监狱,找了副狱长南升、教改科科长杜鹏、十五监区大队长陈维强、十五监区的指导员王斌东,得知保外就医这件事并没有得到落实,狱方人员还是在推诿。陈维强说:在监狱医院治疗两个月后再做法医鉴定,我们也有医院大夫。我们第一栏就得是主治大夫签字才能做的。”还说:“你们在这一百天也是这样,监狱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也黄不了。”杜鹏对莫妻说:“你们别在这块找这个人、找那个人了。”

莫的儿媳对杜鹏说:“人家大夫都说了,我爸要再一咳血,抢救的机会都没有了。”杜鹏说:“大夫讲的算法律吗?”王斌东说:“我们是按着法律条文说。”莫妻说:“都让你们骗怕了,没有一句真话呀,今天说的话明天就不承认了,人真的要没了,搬石头砸天都来不及了,还要报警抓我们……”说着说着就又休克了。

二十七日,家属再次去省监狱管理局、省人大、检察院等各部门。二次递交反映情况,监狱管理局答应给监狱打电话敦促。

二十八日,在监狱管理局敦促之下,监狱不得不有所行动,先给莫志奎打完营养药,然后用担架把莫志奎抬上120救护车,下午四点多钟去省法鉴中心,让家属跟着。护士第一次抽血抽不出来,第二次顺胳膊往下挤才抽出一点紫黑色的血来。化验血常规的各项指标完全正常,因为刚刚打完营养药,但实际上验血之前十二小时之内是不能吃东西或者打针的,否则化验结果是无效的。

拍完片子,做了其他检查之后,医生说:“肺结核空洞(和一月二十日的检查结果差不多,随时都可能咳血,咳血有生命危险)、冠心病、小脑萎缩、肾结石、胆结石,还有一个最致命的“电解质失衡。”医生说:“生命随时都有危险。”莫志奎说话抬不起来头、喘气困难,他告知家人:自己一阵阵的昏迷,有时盗汗、有时心热,想吃冰块儿。”莫志奎现在瘦的就剩一把骨头,脚脖子都没有正常人的手脖粗,看上去非常可怕。因莫志奎的传染病,省医院不收,当晚送到省四院(省结核医院)抢救,打了一夜氧气。监狱让家属签字同意给莫志奎强行“治疗”。 家属拒签字,因为想到之前有很多监狱医院给大法弟子“治疗”后,致使大法弟子出来后精神失常或者致残,要求自己带回去调养。监狱又提出,那就给他打安眠药给他治疗,家属说:“他现在都一阵阵的昏迷,真打安眠药什么时候过去都不知道了。”

就是这样,狱政科科长王东仍然说:“不够保外。”

狱警承认有死亡指标

一月二十九日早上,医院给莫志奎打针后送回监狱。杜鹏又对家属说:“你就真把监狱管理局的王处长找来,找来也不好使,谁也不好使,习近平来也不好使。”也不给莫志奎的病例和诊断(前几天南升答已经给家属病例和诊断)。

一月三十日,在刑罚科收押办公室,家属问一狱警:“你们的死亡指标是不是越多越好啊?”狱警回答:“不是,当然是越少越好。”这证明呼兰监狱是有死亡指标的,即使莫志奎死了,他们会逃脱责任。

稍后,副狱长南升让杜鹏、王斌东带莫志奎去做法鉴。监狱刑罚科的王健对家属说即使做法鉴了也不一定就够保外,并让莫妻签字:“在办理保外就医期间,出现任何生命危险与刑罚科没有关系,一切后果由家属负责。”家属反问说:“假如说做法鉴不够保外,人没了这也要我们家属负责吗?”莫妻就没有签字。王健说:“这是保外就医必要的程序,你们不签字我就让人把莫志奎拉回来不做了。”又说:“你们要不签也行,这次做的法鉴不是保外就医的法鉴。”莫妻想:这不是又让他们糊弄了吗?

出去做法鉴时已经下午三点半了,家属一直在监狱门卫等着。六点多,莫志奎儿媳给杜鹏打电话问检查结果怎么样?杜鹏说和上次检查一样。七点多,王斌东他们坐120车从法鉴中心回到监狱,家属又问王斌东,王斌东说:去晚了,没检查上。两狱警说的话互相矛盾。

村长:人到极限了

二月二日,家属分头去监狱和监狱管理局给张姓处长打电话,张处长让找监狱刑罚科。家属去监狱,王斌东说:“莫志奎绝食自残,就是把喉管割开也得给他灌食。”

三日,家属见监狱方无论如何都不讲理,只好到纪检委控告。家属写好了控告信、检举信,分别递交到各个部门,希望能够起到作用。家属去监狱找到副狱长和纪检委,副狱长和监狱纪检都表示会协助调查,包括新任“610 ”张姓主任也敷衍说会协助调查。

四日,由于家属已经在监狱苦等很久了,监狱和依兰“610”合谋,诬蔑莫志奎家属在监狱闹事,莫志奎所在的兴安村村长按照依兰县“610”的命令,到监狱来看情况。村长见过莫志奎后,给依兰县“610”徐海波打电话说:“人到限了,已经生命垂危了,达到极限了,家属也到限了,莫志奎瘦得人躺着只有两手指高,这家属现在也不敢回去啊。”

五日,家属分头去监狱和各部门,原医院监区的监区长于孟冒充门卫,野蛮的把家属撵了出来。

家属又向各纪检部门邮寄了举报信、控告信紧急反映情况。纪检等部门向监狱施压,监狱就写出一份伪造事实的调查报告,诬蔑莫志奎家属,还将莫志奎虚弱的无法进食说成是“拒绝进食”。

六日,家属们去省司法厅的信访,和纪检委的李处长通电话;又去滨江检察院,接待人员说:你们就找监狱管理局,人不行了就得找监狱要人,监狱就有责任。

二月九日,家属到呼兰监狱找到副狱长南升,南升让杜鹏接待家属,杜鹏态度凶狠地让家属拿出身份证,证明是直系亲属。家属觉得杜鹏没有权利向家属要身份证。杜鹏说:“我不跟你们谈,一会儿有人找你们,你们可别走。”他打了三遍110,110警察最后也没来。莫志奎的妻子又被吓得休克,手脚抽筋。杜鹏说:“莫志奎不配合治疗,不认罪,他属于自残,死了也与监狱无关。我们已经给他做法鉴了,你们回家听信儿吧。”家属说:“我们没想追究谁的责任,只想别让人死在监狱,他已经随时都有危险了。”

莫妻抽得很吓人,前去的家属都哭了,对杜鹏说:“你也有父母,你也有善心,莫志奎现在奄奄一息,你看看他妻子也没法活了,家中还有九十岁的老母,还有残疾儿子,救人一命功德无量,莫志奎这一家几条命啊,在你的权利内能救了一家人,何乐而不为呢,过去讲给修行人施舍一碗饭都会积下福份,而今天救一个修行人会得多大福报啊!佳木斯监狱迫害死大法弟子的事你也知道。所有相关责任人都受到处分,真不希望悲剧发生在你们身上,真心地为你们好,给自己多积点功德,执行错误的命令,迫害修炼的好人都会遭到报应,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都已经遭到报应纷纷落马,善恶有报是天理,希望你能有好的未来。”

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了,莫妻为了不耽误杜鹏回家,吃力地往外走,要到走廊站着缓一缓,由于抽筋抽的腿不能马上走路,这时一个好心的女狱警拿出一个凳子给莫妻坐。

狱警的奇怪逻辑:不签字是绝食饿死的

二月十日上午,家属见到刑罚科的王建,王建说:“你们签字我就启动保外程序、去做法鉴,不签字,人死了是自残、绝食饿死的,也与我们无关。”王建让签的字是:“监狱在办理保外就医期间,出现任何生命危险与监狱刑罚执行科没有任何关系;监狱在办理保外就医期间,发生意外死亡一切后果家属负责。”王建埋怨的说“你们家属还往上告”,正在这时,另一个狱警挑衅家属说:“你们都上司法局去告啊”。家属问王建,你见到莫志奎本人了吗?王建说没有。家属说:“你听到的都是监区的汇报,而监区汇报的都是撒谎。就像杜鹏说莫志奎一顿能吃四个大馒头,副狱长南升不也信了吗?”

下午,家属见到王斌东,王斌东说莫志奎能吃点稀的东西,有时吃点儿麻花。呼兰监狱的狱警说的话经常是互相矛盾。

二月十二日下午,家属拿着写好的真实情况说明和三次反映情况的资料,直接向监狱各个部门递交。新任“610”张姓主任说:“莫志奎现在要东西吃了,要小米粥、鸡蛋,还要吃烧鸡。”莫妻说:“你要是说他要小米粥这我能相信,烧鸡绝对不可能。”张姓主任马上说:“对,烧鸡肯定是伺候他的犯人要的,他就是能吃烧鸡也不能给他,现在他只能少吃、吃稀的。”莫妻问他去看过莫志奎吗?他说没有,是听下面反应的。还说:“够不够保外不是我们说的算,得医生说,前两天有个人肺结核很严重够保外了,我们送到医院检查,人死在医院了。”莫妻三妹说:“就是死了才够保外,不死就不够呗!”张姓主任马上站起来大喊:“谁说死了才够保外,不死就不够保外了?你这不是往我身上泼稀屎吗?我说话你就听着,你再说话就出去。”家属提到狱警撒谎的事,他说:“我是个干实事的人,我相信我们的干部也都会说实话。”这时杜鹏却说:“王晓臣、王斌东说谎也是为了你好,你动不动就休克,我们怕你接受不了,就不能跟你说实话。”还挑衅的说:“你就找司法厅去吧。”

二月十三日,家属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状况,直接去找狱长,狱长表示人已经好了,可以吃东西了,并让家属二月十六日周一进到监区里面会见(莫志奎不能行走)。

会面情景:莫志奎被绑在床上遭强行打针

二月十六日,莫妻的三妹妹跟着狱警进入监区见到莫志奎莫志奎被绑在床上,光着身子,盖着被,正在被强行打针。

二月十六日(腊月二十八),莫志奎的家属回到家中,暂时结束了三十六天的苦等和奔波。

在三十六天的苦等和奔波中,家属给各级部门写信反映情况并控告,要求各级部门调查:呼兰监狱一会让家属立即申请保外,一会又说不够条件,习近平来也不好使;一会儿说吃四个馒头,一会儿又说绝食自伤自残,一会儿又说能吃麻花;这个说法鉴了等结果,那个说不签字不给做法鉴。家属不明白呼兰监狱出尔反尔、自相矛盾到底要干什么?更不懂这吃馒头、吃稀饭、吃麻花的人怎么就成了绝食自残了!

在三十六天的苦等和奔波中,家属去过的单位和部门有:监狱纪检委、驻监监察室、监狱长办公室(不让见,办公室主任接待应付了事)、两个副狱长、狱政科、刑罚科、教改科、监狱“610”、十五监区;给监狱管理局递交过三次反映情况的资料,去过监狱管理局六次、省司法厅三次、哈尔滨市滨江检察院两次、黑龙江省人大三次(接待一次,两次休息)、黑龙江省纪检委一次、黑龙江省政府信访办三次(接待一次)、黑龙江省妇联一次。

在三十六天的苦等和奔波中,莫妻,这位五十多岁的农妇,为了救自己生命垂危的丈夫,撑着虚弱的身体,承受着监狱各方的威胁、恐吓、欺骗以及鄙视、人格侮辱,面对各级监管部门一次次推诿、包庇,仍然心怀善念,奔波苦守,一遍遍诉说着莫志奎事件的真相,一遍遍的表示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对得起天地良心,因为她知道丈夫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她也相信只要是人,都会有人性、有良知、有善念,更相信老天有眼,神目如电,上天最终将审判每个人的所做所为。

多年来,被呼兰监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八人:郑国林、郭兴国、孙绍民、纪保山、郭兴旺、卞福生、刘宇、张学文。莫志奎的家属非常忧心莫志奎的安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24/莫志奎家人-在呼兰监狱苦等的三十六天-306612.html

2015-01-08: 呼兰监狱继续刁难 家属无法探视莫志奎

黑龙江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法轮功学员莫志奎,于二零一三年七月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同年九月三十日被关押到呼兰监狱。监狱“610” 教改科狱警王晓臣,经常以莫志奎不穿囚服,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等借口,肆意剥夺家属的探监权。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是东北“数九”第一天,是中国北方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时候,也是莫志奎五十七岁的生日,莫妻再次到监狱探视丈夫,她带着孙女给爷爷的生日礼物——那是孙女亲手绘画的一个生日大蛋糕,蛋糕下面写着:祝爷爷生日快乐!孙女把生日礼品叠好装上并郑重其事的嘱咐奶奶一定要把这个礼物亲手交给爷爷;莫妻又精心挑选一双袜子作为生日礼物。莫的大哥和莫妻等人顶风冒雪,从离呼兰监狱六百多里的依兰县不怕路远道滑、倒换三次汽车,去呼兰监狱看望莫志奎并想给他过生日。

当日早上八点半,莫妻和家属们怀着担忧的心情到呼兰监狱。因为上两次见莫志奎时,他只能吃一点稀的,两天只能吃一袋方便面,身体极度虚弱,打不起精神来,家人已经四十多天没见到莫志奎了,不知道他现在身体状况如何,家人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恨不得一下子就能看到他,时时唯恐以后再也见不着他。家人到呼兰监狱教改科“610”王晓臣的办公室,王晓臣见到家属来了就待搭不惜理儿的说:你又来干什么。莫妻说要接见呗。王晓臣说莫志奎被下到十五监区去了(关押在十五监区的人是老弱病残)。

莫志奎到呼兰监狱以来两肺已烂,左、右肺都已经烂了一个大洞,右侧基本烂没了,肺部还长了许多大小不等的白点,导致莫志奎经常疼痛难忍、咳血、呼吸困难、胸部发闷发胀。大小腿麻木,不赶快走怕摔倒,连二层床也上不去,只能吃点稀的,不能吃干的食物都好几个月了。莫志奎的身体已经都这样了,但呼兰监狱草菅人命、不顾莫志奎的死活,竟然把他医院转到十五监区继续迫害。

王晓臣找来十五监区的狱警王斌东并对王斌东说:这是莫志奎的家人要求接见。王斌东说:我不认识,啊,就是躺着的那个吧(指莫志奎),刚分来七天。王斌东看着王晓臣的脸色对王晓臣说:见吗,你说?王晓臣马上向王斌东使眼色暗示不让见,王晓臣紧接着对家属提出刁难条件:一个是八竿子扒拉不着的亲属不让见,就是姑爷儿和儿媳妇也都不许见;再一个条件是要求家人必须拿户口本和身份证来才能接见,只拿身份证都不行。王斌东说不许接见起身就走了,莫妻大失所望一下子就抽了过去……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八点半,莫的家人一到监狱遇见副狱长南升,说明来意,南升说:那就见呗,我给联系联系王晓臣。南升联系后对家属说:去找王晓臣吧。家属找王晓臣,可王晓臣躲起来了,家属无奈只好去大狱长的办公楼,楼下的收发室的狱警不让家属上楼,办公室主任看家属不走打电话找来王晓臣,王晓臣把家属领到办公室走廊里(不让家属去他的办公室),嗷嗷的叫道:莫志奎一顿能吃四个大馒头。意思是说莫志奎身体挺好的。莫妻对王晓臣的撒谎行径十分气愤,反问王晓臣:那馒头有多大?王晓臣说象小碗那么大的。莫妻继续反问:那你一顿能吃几个馒头?王晓臣说那得根据情况。莫妻说上个月接见时莫志奎两天才能吃一袋方便面,这么几天就好了?现在就能吃四个馒头?!你这不是扒瞎吗?!你每次都骗我。家属对王晓臣说: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屋啊?王晓臣说:你们进屋就不出来,耽误我吃饭。家属在廊里只能站着,一站就是一天站的很累,即使莫妻晕过去也无人问津,清醒过来也只能是可怜的在走廊站着。

二十四日上午八点半,莫的家人去呼兰监狱,又遇见副狱长南升,南升对家属的态度也和王晓臣一样,说什么:莫志奎一顿能吃四个馒头,不用见,活蹦乱跳的,莫志奎不出来见。莫妻说:你看见了吗?你是听王晓臣说的吧,王晓臣竟扒瞎可能骗人了。南升说:你们就得去找王晓臣。家属无奈再次去找大狱长,办公室主任又叫来王晓臣把家属领到王晓臣办公室的楼道里,莫妻对王晓臣说:我求你这么多天你都不让接见,我就差给你下跪了,我不能给你下跪,那是在折你的寿。莫志奎不是小鸡、小鸭死了没人管,他是个人命啊!到时候你们谁都逃脱不了!南狱长把权力交给你了,大狱长也把权力交给你了,就是你不让见,如果我见了,你这身衣服就得脱下来那我现在就走。你现在有权不用你别后悔。王晓臣自知理亏低着头趴在走廊的窗台上无语。

莫妻想起来第一天来时监狱的王斌东说话,躺着的那个(指的是莫志奎),莫妻心里七上八下的、更加担心莫志奎的处境,莫志奎到底怎么了?如果莫志奎没有什么大事为什么不让见,前两次都见了?他们到底在隐瞒莫志奎的什么事怕家属知道……莫妻一直等到监狱都已经下班了,还独自一人坐在走廊里伤心的哭着,期待着能见上一面,可是下班的狱警们没有一个理她。狱警们都走没了,天也黑透了,她只好一人往出走,见到人就哭诉说丈夫因炼法轮功做好人遭受十二年冤狱迫害,来接见还屡次遭到刁难不让见。

二十五日,莫志奎家属去监狱找王晓臣,得知王晓臣已经和依兰“610”头子徐海波打电话说:莫妻在监狱闹事让把莫妻弄回去。徐海波给莫志奎户口地的团山子乡政府施压,乡政府给村委会施压,村书记带人、带车去呼兰监狱把莫妻截到团山子乡政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8/呼兰监狱继续刁难-家属无法探视莫志奎(图)-302911.html

2014-11-04: 莫志奎生命危急 呼兰监狱拒不放人

自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到呼兰监狱至今,呼兰监狱一直剥夺莫志奎及家属会见权、知情权。到目前为止,家属共去监狱十三次,要求探望莫志奎,呼兰监狱610王晓臣以莫志奎不穿囚服,不“转化”等种种借口不许家属接见,威胁、恐吓家属并多次报警。

莫妻多次被吓得当场抽搐、不省人事。家属、律师多次到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控告,莫妻才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第一次见到莫志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第二次见到莫志奎

二零一四年四月家属得知莫志奎双肺已烂,X光片子显示:右肺有很大的一个洞,几乎烂没,左边的肺子也烂了一个洞。十月份又得知莫志奎拍的片子上显示肺子上有很多白点;腿不听使唤、大小腿麻木,呼吸困难,不能正常吃饭,只能喝点稀的,生活不能自理。

监狱医院院长说: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随时有生命危险。莫家属咨询了权威医生,医生说:这个情况很可能肺部萎缩;心、肺衰竭变成综合症。这个人已经不适合在监狱里面了。如果还在监狱那个环境、营养跟不上,生命极其危险。这种情况一般大约只能活几个月。

监狱医院院长称:监狱医院属于乡镇级水平,由于设备所限只能查出莫志奎患肺结核,看不出肺结核到什么程度。

莫志奎肺结核已经恶性发展危及生命,生活根本不能自理。莫志奎现急需回家调养。

以下是家属去监狱探望莫志奎的过程中遭遇的刁难。

家属第十一次去呼兰监狱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莫志奎家属第十一次去呼兰监狱,教改科许文龙、杜鹏、医院监区姜亮、张亮等人口径一致的对家属说:一年之内不让会见,你们家属也别来了。并刁难家属去当地政法委开证明,证明家属身份。

教改科杜鹏气势汹汹的对家属大喊大叫。莫妻边哭边说:我们都来多少趟了,你们还不让见,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们竟叭瞎(撒谎),王晓臣还谎说莫志奎不见家属,我们见不到人回去和老太太都没办法交代。莫妻说着说着腿就站不住了、上下直打牙、浑身哆嗦、脖子往后一仰就抽了过去,倒在教改科长办公室门口的地上没人理睬。

一同去的家人对杜鹏说:你们把我们当成你们的家属,你们就帮帮我们吧,人人都有善念。杜鹏一听到善这个字就非常害怕,眼露凶光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说:“你再说这个就把你撵出去!”

莫妻缓过来后只好去找狱政科的王东,可王东去开会了,家属只好站在走廊里,从上午九点一直等到十一点,王东回来后和监区联系,过一会儿监区的张亮来了,态度蛮横的说:“再别来了!”气囊囊的就走了。王东打电话给监区的姜亮,姜亮说:莫志奎身体挺好的,能吃饭,就挂断电话了。莫的大哥要求和莫志奎通个电话听听弟弟的声音,也遭到拒绝。

家属回家后急切的想知道莫志奎的身体健康状况,只好给医院监区的副教导员姜亮打电话询问,姜亮一再欺骗家属说:莫志奎身体挺好的。家属说:我听说他身体很不好啊。这时姜亮说:你知道身体不好你还问我?就挂断电话了。

第十二次去呼兰监狱

十月十一号,家属第十二次先去监狱管理局,找到信访办林主任对莫的家属说:孟处长说了你们上监狱去会见,如果监狱不让会见就让监狱先出个证明,写清为什么不让会见,不让会见的理由是什么。

十月十三号家属去监狱,监狱仍然不让会见,家属把孟处长的话传达给监狱,要求监狱写出不让见的理由。监狱不但不让见,还不给写不让见的理由。还哄骗家属说:你们先回家去吧,等两天找两个大夫给莫志奎看看,再给你们家属打电话。

家属回家后始终没接到监狱的电话,家属只好再一次给姜亮打电话问莫志奎的身体状况,姜亮还在欺骗家属说:挺好的。家属说莫志奎现在身体很不好。姜亮说:你就不用管了,现在领导挺重视他的身体情况,你就不用管了。他现在只能吃点稀的,我还给他买一箱方便面呢。接着就挂断电话。

第十三次去呼兰监狱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上午,莫志奎家属第十三次去呼兰监狱找到副狱长,向狱长反映从二零一三年九月末莫志奎关押到呼兰监狱以来,教改科王晓臣以种种理由为借口刁难家属不让会见以达到转化莫志奎的目的,不顾莫志奎的死活,不管家属的极度痛苦与感受,违法不让会见。

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被非法关押到呼兰监狱到十月末,将近十三个月家属先后去呼兰监狱十三次。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王晓臣只让家属莫的妻子一人会见,这次会见是家属花重金请律师去各部门控告,在上级的压力下王晓臣才不得不违心的让莫妻独自一人会见三十分钟。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七日,在副狱长批准后王晓臣迫不得已只让莫妻一人会见十五分钟应付了事。不让莫的大哥见自己的弟弟,莫的大哥已经六十八岁,先后去呼兰监狱四次,老人一路晕车呕吐、被折腾的头晕睡不着觉,心里还时刻牵挂着弟弟的身体状况。

莫的大哥要求见莫志奎,王晓臣仍然不让莫大哥见,莫大哥只好要再次去找狱长,王晓臣跳脚对年近七旬的莫哥吼道:“你要找狱长你就回回都去找狱长吧!下回来你也去找吧!”莫大哥当时被吓住了……

莫妻只好自己去见莫志奎莫志奎对妻子说:吃不进饭,只能吃点稀的、喝点水,从片子上看肺部都是白点,胸部疼痛难忍、人已经消瘦了很多,周身无力、打不起精神,人都这样了……,十五分钟就被强行停止接见,莫妻眼睁睁的看着瘦弱不堪、力不能支、生活不能自理、还需要两个犯人护理的丈夫被迫带走的背影,莫妻痛心疾首、泪如雨下,把丈夫视为精神支柱、终身依靠的莫妻实在承受不住这残酷现实的打击,精神几近崩溃仰面朝天的晕倒在地……

等到莫妻醒过来后许多警察惶恐不安的围着她不知所措,在一旁监控接见的教改科杜鹏给王晓臣打电话说:让家属赶快上接见室来,莫妻在接见室昏过去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4/莫志奎生命危急-呼兰监狱拒不放人(图)-299870.html

2014-09-07: 黑龙江呼兰监狱九次剥夺家属探视权

自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到呼兰监狱至今,将近一年的时间家属顶着严寒酷暑九次去呼兰监狱要求会见。监狱不但不让会见,还威胁、恐吓、刁难家属、多次报警、给家属录像,挑衅家属请律师、去上级相关部门、去中央巡视组上告。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莫志奎年近七旬的大哥和莫妻等三人到呼兰监狱要求接见。办事警察马上打电话给王晓臣告知莫的家属来了,王晓臣得知后立刻打110报警。

办事警察凶巴巴地对家属说,让上次来的人到你们当地610核实身份开个证明后再来接见,家属和办事警察交涉。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王晓臣进来了气囔囔的拿着矿泉水瓶子使足全身力气往桌子上一蹾,并大声向莫妻吼道:“你干啥来了?不是告诉你停止接见吗?”莫妻说:“干啥停止接见,我们家属有接见这个权利。”这时110警察拿着录像机来了,给家属一边录像一边问家属:“你们想干啥?”莫妻说:“我们就想接见。”莫妻不让警察录像,警察强行录像,录了十多分钟就走了。

家属对王晓臣说:以前你不也不让接见吗?上次来时你报警把我心脏病都吓犯了,回家后很长时间才好。我给你多次打电话你咋不接呢?王晓臣向家属得意洋洋的挑衅道:“抓也不是我抓的,判也不是我判的,送也不是我送这来的。你去告他们哪?你请律师去告,爱上哪告上哪告!上中央巡视组去告啊?”

莫妻说:来一次你也不让见,来一次你也不让我见?我们家来了九次,请律师告你你才让我自己见一次。王晓臣耍无赖地说;“我怎么没让你见呢?我没让你见吗?我就让你见一次吗?我可不只让你见一次。”莫妻说:“我见家人几次我还记不住吗?”

王晓臣继续抵赖。莫妻十分气愤、手指着屋里的监控录像说:“这不有录像吗?你去调录像。”王晓臣被质问的哑口无言。

这时莫大哥对王晓臣说:她(莫妻)也不容易!我们家上有年近九旬的母亲,下有八岁的孙女,这次来时都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和处境。昨天晚上老太太一听说要来看莫志奎,因为总是不让见,担心这次看不到,反复去她的房间和她唠叨了大半宿……。八岁的小孙女紧紧的抱着奶奶的胳膊不撒手,非得要和奶奶一起睡,怕明天奶奶偷着走了不领她去监狱看爷爷。她只睡了一个小时的觉。为了不让孙女去,第二天早上怕惊动孙女连饭都没吃就走了(由于来回一千多里地,孩子体质弱经不起折腾,又怕孩子受到惊吓,不让接见心灵受到伤害。)你不让我见我回去跪着跟老太太也说不清楚。莫志奎的身体都这样了你还不让见,如果莫志奎有个三长两短的,咱们搬石头砸天也晚了,你我都有责任……。

莫妻接着要求公开莫的病例和诊断。王晓臣为了快点把家属打发走,只好把监狱医院的院长找来。院长说:很长时间没给莫治疗、没给确诊、也没做任何检查,因为莫不配合治疗。现在莫的身体很瘦。王晓臣当着家属面对院长说:强行治疗。

因为前几次家属和莫志奎通过电话,莫志奎告知家人,说感觉身体不如以前了,现在吃不进饭,左、右肺部还经常疼,医院给拍了两次片子,但不告诉病情,也不告诉诊断,但是从片子上看,他右边的肺子应该是烂没了,看上去一片白,很大的一个洞,基本都没了,左边的肺子也烂了一个洞,但没有右边的严重;腿也不听使唤,两层床也上不去了。家属听了既心疼又担心。

监狱知道莫志奎的身体每况愈下,在今年四月十一日才把莫志奎从集训队医院监区转到医院监区。家属曾找到监狱医院院长要看莫志奎的病历,院长说,监狱的医院是属于乡镇级别的,拍片只能是看出肺结核,由于设备有限不能做CT和B超,所以看不出肺结核到什么程度,要想知道莫志奎的身体状况只能去大医院确诊。院长还说: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

但是“610”王晓臣和集训队队长李友说:莫志奎必须穿囚服、戴手铐脚镣,由家属拿钱才能外出确诊。家属问那得需要多少钱,他们说:如果全身检查得一万元。

监狱医院是一个乡镇级别的医院,连确诊都做不了,如何能谈得上治疗呢?!况且自从九九年迫害以来,中国大陆的监狱和劳教所的医院表面上打着治疗的幌子,实际上是一个阴险毒辣、毫无人性的折磨迫害、虐杀、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黑窝。例如:为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而能得到奖金、讨好上司往上爬的目的,往饭里、水里下毒药、强行打毒针,毒针有多种,有的打完当时就疯疯癫癫、全身抽搐、疼痛难忍、难受的乱喊乱叫,不长时间在难以言表的痛苦中死去;有的打完就全身失去知觉不会动了;有的打完毒针后当时没有明显的症状,过一段时间各种脏器逐渐衰竭,呈现各种病状无法医治,有的医生看后说是药物中毒致死。更有甚者把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当成精神病治疗,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把一个原本理智清醒、健康的人给“治”成了一个真正的精神病。

监狱和劳教所的医院还给野蛮灌食,灌食有多种形式,有直接插管灌食,管子长时间不换在胃里都长绿毛了,有的管子拔出来时往下淌血;有的把法轮功学员绑到铁椅子上,把身体各部位绑上,指使犯人用手强行掰开嘴灌的、用木管撬开嘴灌的、用开口器(妇科用的)把嘴撑到最大限度灌的,有的牙被撬掉的,腮帮子被捏肿的、下巴被捏掉的、有的头发被一绺一绺的薅掉;有的灌浓盐水、有的灌辣椒水、有的灌芥末油、有的灌粪便、有的灌冰毒、有的灌生玉米面、有的灌奶粉;有的当时就被呛死、有的灌到肺里后当时或过一段时间大口大口的吐血,一段时间或者过几年后换肺结核、肺癌、胃癌等致死。有的监狱指使犯人充当医生叫医犯,残害、酷刑折磨致使法轮功学员致残、致死、致疯。就这样的“治疗”怎能让本人和家属放心“治疗呢”。

家属从早上八点开始一直到下午一点半,家属据理力争要求接见。王晓臣就是不让见。家属要求做法鉴、保外就医,监狱藐视生命、不予理睬一直拖到现在,还不让见人。莫志奎的身体究竟如何家人一概不知。监狱执法犯法剥夺接见权和知情权。

由于王晓臣总是不让接见,莫母盼儿心切,担心儿子的身体,吃不好、睡不好,想儿子闹心和儿媳发脾气;莫的儿子担心爸爸的身体情况、生命安危,思虑过度、精神郁闷。每次莫妻回来后孙女都是扑到奶奶怀里,迫不及待的问:见到爷爷了吗?一听到奶奶说没见到时,孩子带着哭腔说:咋又没见到啊?这次奶奶偷着走了。

原本一个四世同堂祥和、其乐融融的幸福家庭,竟然被迫害成这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7/黑龙江呼兰监狱九次剥夺家属探视权-297158.html

2014-07-03: 莫志奎家人第八次去呼兰监狱探视被拒绝

2014年6月23日上午,莫志奎家人顶著烈日的曝晒去呼兰监狱,找呼兰监狱610头子王晓臣,要求接见莫志奎。莫妻把接见证交给王晓臣。王晓臣对著一名戴眼镜的与莫妻同来的亲友,很惶恐,认为家属在用眼睛录像。后王晓臣抢走家属的眼镜,一边走一边大吼:你们录像我就报警!同时一直打电话找其他帮凶。两个警察来助阵,追上来探监的亲友不放。莫妻吓得大哭,王晓臣紧跟著莫妻走到大门外。亲友后来正念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7/3/二零一四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4208.html

2014-06-19: 呼兰监狱环境恶劣 法轮功学员身心受虐

......依兰县“三.二九”绑架案受害者被非法判重刑、多人生命垂危

二零一三年,哈尔滨市发生了三.二九绑架案,据不完全统计,一日之内共有六十一位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被绑架,其中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枉判入狱,十年以上三人,五年以上八人,判三年刑的有三人。这些法轮功学员均遭不同程度酷刑迫害,多人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费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张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吕凤云被非法判刑六年,孙文富、张金库、陈艳、刘凤成、孟凡影、段淑妍被非法判刑五年,姜连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莫志奎在依兰看守所时遭受到“苏秦背剑”的酷刑,被毒打致吐血,被非法冤判十二年。家属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第七次去呼兰监狱要求探视莫志奎,狱方只让通电话。家属得知,目前莫志奎的病情更加严重,两肺已烂,一边肺已呈空洞。狱医称,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呼兰监狱仍不许保外就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9/呼兰监狱环境恶劣-法轮功学员身心受虐-293672.html

2014-06-14: 莫志奎陷冤狱遭迫害 老母盼儿归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第七次去呼兰监狱要求探视莫志奎,狱方只让通电话。

家属得知,目前莫志奎的病情更加严重,两肺已烂,一边肺已呈空洞。狱医称,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但是“610”人员说:莫志奎必须穿囚服、戴手铐脚镣、由家属出一万元检查费才能外出确诊。目前,呼兰监狱仍不许莫志奎保外就医。

莫志奎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兰县公安局绑架、抄家,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受尽折磨,同年七月十八日被依兰县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在此之前,他曾多次遭中共迫害。

一、遭依兰县警察的折磨和敲诈勒索

莫志奎老家在河北省,他三岁时正是三年大饥荒挨饿时,父母领着六个孩子一家八口靠吃糠和野菜艰难的活着,听说黑龙江能吃上大馇子粥(玉米粥),为了一家人能活命不至于饿死,父母就带着六个孩子来到了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安家落户。

莫志奎家现住依兰县依兰镇,今年五十七岁。家中上有八十九岁高龄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先天残疾的儿子,孙女患有先天性皮肤病。他是家中的顶梁柱。 一九九七年,莫志奎走入大法修炼,身心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以来,莫志奎由于坚持对 “真、善、忍”的信仰,先后八次遭绑架,五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长期迫害。警察多次对他進行敲诈,十四年来共被勒索人民币一万五千元以上。

二零零零年十月,莫志奎被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等人绑架到乡政府迫害。因莫志奎坚决不写放弃修炼的保证书,当晚被送進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二十三天,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莫志奎去北京上访,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领许多人把莫志奎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当晚将莫志奎劫持到依兰县政保科,企图关押迫害莫志奎未成,不得已将莫志奎拉回团山子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勒索一千元后将莫志奎放回家。

二零零二年一月,莫志奎去亲属家串门,被团山子派出所警察赵连成、姜俊等人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关押一天,说怕莫志奎去北京上访,强迫莫志奎的家人拿房照做抵押才让莫志奎回家。

二零零二年三月初,莫志奎去本乡前浪村送真相资料,被前浪村治保主任邢立峰蹲坑抓住。邢立峰伙同团山子派出所警察姜俊、赵连成把莫志奎非法劫持到团山子派出所,后送進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在八监号,警察唆使恶犯二黑子经常对莫志奎拳打脚踢。莫志奎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这次莫志奎被非法关押五十八天,家人被勒索八千元。

二零零二年中共邪党“十六大”前,团山子乡政府预谋把莫志奎劫持到依兰县洗脑班迫害,莫志奎被迫流离失所多日,家人及亲朋好友受到多次骚扰、威胁,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九日,莫志奎去本乡永合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永合村治保主任高凤山和四、五个恶徒抓住,遭到一顿暴打。高凤山还用水杯粗的大棒子打莫志奎的头。莫志奎头被打的肿起很高,左肋骨被打折一根,身上很多部位都被打肿。团山子派出所警察赵连成等人把莫志奎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第二天把莫志奎劫持到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莫志奎绝食反迫害,被警察狱警王宇涛、尚德忠指使六、七个犯人锁在铁椅子上,用矿泉水瓶插到嘴里,捏住鼻子,往肚子里灌水,一连灌两、三瓶,连肺里都呛進很多水,疼痛难忍。后来莫志奎还被强迫打针。莫志奎绝食十五天后身体极度虚弱,瘦成皮包骨,被保外就医放回家。这次莫志奎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莫志奎被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等警察绑架到依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被一顾姓警察猛击胸部几拳,后被送進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四小时戴手铐、脚镣。期间莫志奎绝食反迫害,被看守所所长刘大伟、副所长张毅等警察多次送县医院插管灌食。因戴着手铐和脚镣,行走不便。警察嫌走的慢,就用力拧手铐。莫志奎脚脖子磨的鲜血直流。灌食中,警察指使犯人推管灌食,灌完后不拔胃管,一直插着。有一次插了十天才给换管。警察还指使杀人犯打、骂莫志奎。二十多天后,即十一月二十六日,莫志奎被放回,家人又被勒索三千元。

二、遭长林子劳教所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三日晚,莫志奎被依兰县国保大队队长郑军、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等一群警察绑架到依兰县看守所。三天后莫志奎被非法劫持到哈市万家劳教所集训队迫害,十四天后转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当天中午,莫志奎被劫持到长林子劳教所。下车后,长林子劳教所五大队队长赵爽等警察指使恶犯刘付海、王志国等,利用各种手段迫害莫志奎:拳打脚踢、电棍电、用铁丝抽、打嘴巴子等,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莫志奎后被带進监室罚蹲,一直蹲到晚上,又被铐在二层床的床头上,两臂分开,两手各戴一个手铐,吊铐两天两夜。在吊铐过程中,警察王志国对莫志奎拳打脚踢。两天后刚放下,莫志奎就被逼迫做奴工,每天奴役十多个小时,完不成任务就加班到深夜十一、二点,再完不成就加班到凌晨三点半,早五点必须起床接着干,一干就是六、七天。

二零零四年九月,长林子劳教所把一位法轮功学员打成骨折,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反迫害。莫志奎被一大队队长杨金堂当作 “重点”迫害,利用多人包夹,不让睡觉,三天后遭暴力灌食。灌食过程中恶徒明知胃管已插到肺里,还用力来回往里插,致使莫志奎好几天不断咳血。

二零零五年年初,长林子劳教所要给莫志奎等法轮功学员抽血作化验,说是检查身体(其实是为活摘器官做准备),遭到抵制。第三天,十几名警察把莫志奎等几名坚决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按到靠墙的沙发上强行抽血。

在长林子劳教所长达三年的迫害中,莫志奎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推、掰、蹶、蹲、电棍电、拳打脚踢、上大挂、关小号、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等等。警察还逼迫其填写污蔑大法的表格,不填就打、骂、电棍电、加期迫害等。莫志奎被非法加期一个月。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莫志奎回到家中。

三、法官践踏法律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行动,三、四天内绑架近六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莫志奎。当时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遭哈市公安局警察刑讯逼供,被打的口吐鲜血。

1、依兰县法院百般刁难律师,阻止辩护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上午,依兰县法院对莫志奎進行非法庭审。家属依法聘请了两位北京正义律师为莫志奎進行辩护。可开庭当天审判长张安克只允许一名律师出庭辩护,另一位律师则被阻止進入法庭。律师和家属提出异议,张安克说不让另一位律师辩护是“领导的意思”,让找庭长范清禄解决。律师和家属找到范清禄庭长,范却说“须先经司法局核查律师资格”,于是打电话让依兰县司法局的陈淑芳副局长到场。经核查,另一位律师执业资格合法有效,通过了二零一三年度的全国律师执业考核。可是,庭长范清禄、审判长张安克又藉口说另一位律师“在依兰县六一零办公室的内部文件上被点了名,属于上了『黑名单’的律师”,仍然阻止另一位律师進入法庭参加庭审。律师和家属要求查阅六一零办公室的“黑名单”文件,并指出这样的文件违反刑事诉讼法,不具有法律效力,要求依法保障莫志奎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但遭到范清禄、张安克的无理拒绝。法院强行对莫志奎進行非法庭审。

律师進庭时,看门的法警还对律师强行安检,乱翻律师的包。

七月十日,张安克把起诉书送到被非法关在看守所的莫志奎手中。七月十六日,律师历经周折阅卷后,法院紧接着于七月十七日,就通知律师十八日开庭。律师当即向张安克提出:法律上规定开庭前十天通知,这样短的时间,根本就来不及阅卷和写辩护词。张安克根本就不讲法律,无视律师依法提出的要求,于十八日强行开庭。

十四人的同案被法院违法拆分成五个冤案,依兰法院是惧怕像大连开庭时一起来多位律师辩护。

庭审过程中,律师提出上诉法院的违法事实。当庭的合议庭、法官全然不讲法律,继续非法庭审。主审法官张安克多次打断律师为当事人莫志奎做无罪辩护的发言,而且律师发言还没有完全结束时,审判长张安克就宣布法庭辩论结束,不许律师依法辩护。在法庭上,律师针对公诉人宁岩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依法辩护,使旁听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发放光盘、真相资料是言论自由,根本就没罪。法官张安克和公诉人宁岩等哑口无言。律师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莫志奎的案件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宣告其无罪。

然而依兰县法院公然违反《宪法》和法律,违反《法官法》和法官职业道德,违反刑事诉讼法、滥用司法权,剥夺辩护权,严重破坏法律制度和辩护制度。明目张胆的耍流氓破坏法律实施罪。徇私枉法、滥用职权、玩忽职守造成的冤假错案给当事人和家属造成严重损失。诬判莫志奎有期徒刑十二年。莫志奎不服判决,上诉到哈市中级法院。莫志奎家属又为莫志奎聘请两位正义律师。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哈市中级法院接到莫志奎及其辩护律师的上诉书,但哈市中院根本无视法律,二审时拒不开庭,也不通知两位律师和家属,四天就匆匆做出维持原判的裁决。

2、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四天结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面对依兰法院种种剥夺当事人、辩护人辩护的权力,践踏法律。

莫志奎上诉到哈市中级法院,莫志奎家属又为莫志奎聘请两位正义律师,在八月十三日哈市中级法院接到莫志奎及其辩护律师的上诉书后,根本无视法律,二审时根本就没开庭,也没通知两位律师和家属。哈市中级法院审判长:王刚、张国栋、汤军和书记员:于海洋,在四天内于八月十六日剥夺当事人获得请律师辩护的权利,就擅自做出维持原判。驳回当事人的上诉要求:一审从新开庭和律师为其做辩护。仅在四天内就将莫志奎的五位当事人的案子草草的做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哈市中级法院把判决书送到距哈市有五百多华里的依兰县看守所五位当事人的手中。

仅用四天的时间就审理完毕,主审法官往返一千华里把判决书送到五位当事人手中。从中不难看出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根本就来不及阅卷、审理,践踏法律、视法律为儿戏,就武断的做出中级判决维持原判。

四、呼兰监狱百般刁难家属会见莫志奎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莫志奎当时八十八岁的老母、七岁的孙女、八岁的外孙女和莫的妻儿亲属们去依兰看守所和莫志奎告别,孙女、外孙女隔着玻璃,就嚎啕大哭,并用稚嫩的小手拍打玻璃,跺着脚喊道:爷爷回家!姥爷回家!撕心裂肺的哭声、喊叫声在依兰看守所的上空回荡着……

其场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落泪,在场警察都看不下去、站不住脚了。亲属们深知莫志奎这一去共产邪党的监狱将面临如進地狱一般。次日,被非法冤判十二年的莫志奎,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九月三十日转到呼兰监狱继续迫害。

莫志奎一直被关押在呼兰监狱医院集训队至今,妻子儿女、亲朋好友先后七次去呼兰监狱,狱警百般刁难,以各种藉口不让见。亲人请律师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几经周折、三番五次之多监狱才让见一面。得知莫志奎被迫害成肺结核,咳痰带血丝,两大小腿麻木,快走怕摔到。监狱不外出确诊,漠视生命。

第一次:呼兰监狱拒绝子女会见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莫的儿子、女儿、女婿第一次去呼兰监狱要求会见,被监狱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晓臣拒绝。

第二次:王晓臣撒谎说莫志奎不见家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下旬,莫的亲人满怀希望带着煮好的茶蛋、咸菜、酱和一些吃的东西到呼兰监狱去会见。监狱不但不让会见,还不近人情的不让往里送带来的东西,监狱狱警说:莫志奎是头,带头喊“法轮大法好”,以此为理由不让会见。家属来一趟不容易,找亲朋好友多方救助帮忙会见,最后王晓臣撒谎说莫志奎不想见你们(后来莫妻见到后问莫志奎,孩子来见你你咋不见呢?莫说我不知道啊)。亲属非常扫兴和不解而归。

因为家属知道监狱把莫志奎是为头,所以非常担忧莫的处境。担心莫的身体状况,不知道莫志奎在监狱里都遭到了甚么样的待遇,很是担心。家属在多方求助无援绝望的情况下,不得不再次为莫志奎聘请北京正义律师陪同会见,并控告监狱不让会见和剥夺家属知情权的违法渎职行为。

第三次:监狱再拒家人与律师接见

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星期五)上午,莫志奎的家属和律师前往呼兰监狱要求会见被拒绝,六一零王晓臣说需要向省六一零汇报,律师说:中央六一零头子李东生都抓起来了,你们还向谁汇报啊?你们还看不清方向吗?下午律师与家属向呼兰监狱驻所检察室(驻检)人员投诉反映监狱六一零(教改科)、狱政科等部门不让会见的违法行为。监狱教改科、六一零主任王晓臣对家属和律师的态度蛮横无理、品质恶劣低下如同流氓一般,沟通没有结果。

莫的妻儿们去呼兰监狱大厅要求接见,登记的狱警给王晓臣打电话王晓臣说不让见,莫的家属就去找王晓臣要求接见。王晓臣对家属说现在不让见,还假惺惺的装出一副和善的面孔说:如果现在见对老莫一点好处都没有,等到四月份你们再来见还给你们一个正常的老莫(企图再经过几个月的强制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达到让老莫“转化”不可告人的目的)。莫妻说来一次也不让见、来一次也不让见,老莫的母亲十分担心又哭又喊的要跟来看他儿子,担心她老儿子被活摘器官。王晓臣听后,立即撕下伪善的面纱露出狰狞的面目,用手拍着桌子歇斯底里的吼道:老太太捉你你就来捉我?!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莫妻当时就被吓的浑身发抖、口吐白沫抽了过去,莫的儿子吓的连哭带喊的大声呼唤着妈呀……妈呀……一边用手使劲掐着母亲的人中穴,同去的亲属也都吓哭了,赶紧摸莫妻的后脖梗子,抽的棒棒硬啥也不知道了,心想:这可咋整啊!老莫判十二年还没看着,他媳妇还吓成这样,要过不来可咋办啊!这一家人可咋活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这时王晓臣把手一甩就走了,根本就不管莫妻的死活。

当天下午,律师再次去呼兰监狱狱政科要求会见,狱政科仍然拒绝会见,律师去二楼找驻检,驻检办公室没人,律师去监狱纪检委控告,监狱纪检曲书记说给调查调查后回覆。监狱狱政科科长露出“真面目”和律师大吵起来,狱政科的人甚至摆出要打律师的架势,被在场的一女警把要打人的狱警劝说着拉到一边,律师毫不畏惧说:你们不让见就是违法!于是律师立即赶往省监狱管理局控告,投诉反映呼兰监狱的违法事实情况。律师们在监狱管理局的狱政处控告,狱政处长当时拿起电话就给呼兰监狱打电话说:为啥不让接见,就让见呗。然后狱政处处长就领着律师到教改处,教改处说等监狱教改科向我们汇报了我们才能批,仍然不让接见。

律师离开呼兰监狱去监狱管理局,随后王晓臣想报复家属打电话找来呼兰派出所的警察,警察给家属录像,还威胁家属说:我们不是监狱的警察,我们有权抓人。家属说:你还想把我送進去啊?我是家属,他接见我是他的工作,接着家属向警察诉说多次不让接见的过程,并表明不让见不放心。警察听明白后对王晓臣说:那就让她见呗,让她看一眼吧。王晓臣就是坚持不让见,警察又说:那甚么时候让见,你就给家属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省的家属大老远的来回跑。王晓臣还是坚决不让见。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星期一)莫志奎的家属再一次前往监狱要求接见和要人。家属与监狱六一零(教改科长王晓臣)交涉,王晓臣均以不符合接见条件为藉口不让接见。教改科长王晓臣又给公安局打电话“帮忙”,公安局根本就没搭理他。家属相继到驻监狱监察室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上午,家属只好花钱请律师写控告信去监狱管理局,控告呼兰监狱不让会见之事,监狱管理局的门卫不让家属上楼,让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办。在信访办家属说明监狱不让会见的经过,还说家离哈市五百多里路,冰天雪地来一趟很不容易。家属很担心莫志奎的处境。监狱管理局信访办的工作人员给呼兰监狱信访办的张冬梅打电话说:你们呼兰监狱的事挺多呀(意思是说你们又被告了),这几天总有人告,你们和领导好好反映反映,处理好,家属来一趟也不容易。下午家属接到监狱的通知让明天会见。

一月八日,监狱在监狱管理局的敦促下才不得不同意家属会见。但是得上午十一点半下班时间才能见,十一点半钟接见室清场甚至工作人员仅剩二、三人,中午来接见的老百姓没地方呆在外面等到下午上班时间,外面很冷,等在外的家属都在骂监狱工作人员。王晓臣只让莫的妻子一人接见,接见时警察把接见室大厅的门都锁上了。陪同家属被限制在教改科办公室,由两个警察“陪着”。莫妻接见半小时。发现莫咳嗽,家属询问莫怎么还咳嗽呢?莫说:监狱医院检查出肺结核,咳嗽时痰中带血丝。而且莫妻还发现莫志奎走路有点瘸。家属问王小臣:“这不是传染病吗?”王说:“都钙化了,是肺结核初期,没甚么问题身体挺好的。他不配合治疗。”莫妻这时才明白不让接见的原因是怕知道莫患肺结核和腿不好使的事传出去,原来监狱一直在隐瞒。

第四次:监狱不许保外就医,家属、律师再次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莫志奎家属陪同正义律师去呼兰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书要求“监外执行”。监狱拒收,监狱警察与律师发生争执,警察表现的很猖狂,家属义正词严的对警察说:你不能这样对我的律师说话。律师们紧接着就去监狱管理局控告,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的领导不在。律师由于家中有事连夜就回家了。

一月二十四日家属去监狱管理局,要求监狱病例公开和会见时的视频公开。监狱管理局的门卫不让上楼去找领导,只让去信访办,信访办再次要求家属去呼兰监狱信访办找信访的张冬梅解决。家属趁机上楼去纪检委举报递交了举报信,又去了狱政处递交了要求病例信息公开和会见视频公开。家属接着又去刑罚执行处,刑罚执行处的领导说了一些办理保外就医的相关程序,并且说:只要是生命有危险和生活不能自理符合一条就可以办理,家属有权要求做法医监定,而且做法鉴不用家属出钱。呼兰监狱刑罚执行科负责办此事,你们还上监狱刑罚科去办理。

家属当天就去呼兰监狱找到信访办的张冬梅,张冬梅找来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晓臣和刑罚执行科的相关人员(不告知家属其职务和姓名),只是一味的哄骗、拖延时间、敷衍对家属说莫志奎的身体挺好的。张冬梅和王晓臣说:会见视频不是你们说看就能看的,态度蛮横,王晓臣还不让家属会见,根本就没有给办理的意思。家属回来后直接去监狱管理局时,信访已经下班了。

二十六日家属又去监狱管理局控告,说监狱信访不作为,管理局信访办的人说:监狱信访不受理应该给你们一个不受理的红头文件。当家属打电话给呼兰监狱信访的张冬梅要红头文件时,张冬梅说得向领导请示。家属藉机上楼去刑罚执行处递交了控告信。

二十七日家属再次来到监狱管理局,门卫仍然不让上楼只让去信访。这时大厅来了一个男子气势汹汹地向家属吼道:你们这是围攻,你们别在这站着影响办公。家属离开大厅,家属再次来到大厅时,门卫说领导接待你们让家属去信访。家属到信访后,家属说:我们终于弄明白了监狱为甚么不让接见,是因为我家莫志奎被弄成肺结核,而且咳痰时带血丝的事实怕我们家属知道。我们担心现在人又啥样了,可监狱还是不让我们见,不知监狱还在隐瞒着甚么?我们家属不放心,所以我们还想会见看看他的身体状况,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接回家调养。莫妻流着泪拿出七岁孙女给爷爷亲手叠的纸青蛙和写着:爷爷我想你的信,诉说孙女如何满怀希望的告诉奶奶一定要亲手交给爷爷。信访办的负责人说:送進去(监狱)不行,让他爷爷看看还行,但是监狱根本就不让见所以不能满足小孙女儿的心愿。家属只好失望的在二月二十八日(皇历腊月二十八也是过大年的前一天)回到家中。

本来传统的中国新年是一家团圆、喜庆的节日,不管在哪里工作、学习、生活,在新年来临之际家人都要从四面八方赶到家和老人、妻儿团聚。而四代同堂的莫家却在忧虑、思念中挨过了凄凉的新年。

第五次:莫志奎拒穿囚服被剥夺探视权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莫志奎的妻子和女儿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再次去监狱要求会见,监狱仍以莫志奎不穿囚衣为由不让接见。并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第六次:呼兰监狱阻拦莫志奎去监外医院就诊

二零一四年三月,家属再次去呼兰监狱直接去了接见大厅排队等候会见,排队终于等到登计时,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说上教改科,需要教改科同意才能会见。家属一想每次去教改科,教改科的王晓臣都说挺好的,根本就不说实话就是哄骗家属。所以家属直接去了狱长室,被从狱长室出来的年轻警察给劫到教改科。王晓臣还是以若不穿囚衣不让接见,家属强烈要求会见时,王晓臣只同意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还想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电话接通后,先是王晓臣和莫志奎通话想藉机给莫施加压力,莫当时很平静、祥和的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想以任何人为敌,但是我有我的原则,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是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我这样做是真正的为你们好……。”当家属接电话问及身体情况时,才得知监狱医院给他三次拍片检查,其中一次问莫在家时是否得过甚么病,从中能看出拍片的结果肯定是身体状况很差,还说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

家属要求看莫志奎的病例以及三次拍片的诊断结果,王晓臣给监狱医院院长打电话询问,院长说:“莫志奎不配合治疗,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当时已经中午下班了,家属只好走了。

第二天家属再次来到教改科要求看病例时,王晓臣找来监狱的院长,院长说:由于医院设备所限,只能查出肺结核,但肺结核到甚么程度确诊不了,只能外出去其它医院做诊断。家属问到莫志奎现在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是甚么病症?医院是怎么确诊的?院长说:光凭麻木还确定不了是甚么病,很多方面都可能造成麻木,由于监狱医院的设备有限………医院根本就确不了诊。当家属问到医院是属于几级医院时,院长说是属于乡镇级医院。

一个连诊断都确诊不了的地方如何能治了?监狱还把责任往外推。莫志奎的身体状况监狱却视而不见、不理、不管,家属要诊断想知道莫的身体状况时,监狱要求家属拿钱去大医院就诊,还必须让莫志奎穿囚服、戴脚镣、手铐才能外出就诊,还要求莫志奎就诊时不许喊话。监狱以此为藉口不让会见和外出就诊。

第七次:莫志奎两肺已烂 仍被拒“保外就医”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早晨,家属,到呼兰监狱接见大厅要求接见莫志奎,登记人员让去找教改科。教改科一负责人让等着。家属等了一会儿没有消息,只好去大厅找该教改科负责人,该负责人说莫志奎能接见,让家属继续等着。可是家属等到中午也没看见莫志奎出来。下午,家属再次去接见大厅,登记的狱警说:来电话了,说再调查调查才能会见。家属去找教改科负责人,得知莫志奎不穿囚衣所以不让接见。家属说,莫志奎炼法轮功没有犯法,关押在这里本身就是冤判,你们就不能把他当成犯人对待,因为他不是犯人。家属同时揭露监狱是如何欺骗家属的。

教改科负责人后来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莫志奎告知家人,说感觉身体不如以前了,现在吃不進饭,左、右肺部还经常疼,医院给拍了两次片子,但不告诉病情,也不告诉诊断,但是从片子上看,他右边的肺子应该是烂没了,看上去一片白,很大的一个洞,基本都没了,左边的肺子也烂了,但没有右边的严重;腿也不听使唤,两层床也上不去了。家属听了既痛心又担心。监狱知道莫志奎的身体每况愈下,四月十一日才把莫志奎从集训队医院监区转到医院监区。

家属曾找到监狱医院院长要看莫志奎的病历,院长说,监狱的医院是属于乡镇级别的医院,拍片只能是看出肺结核,由于设备有限不能做XT和B超,所以看不出肺结核到甚么程度,要想知道莫志奎的身体状况只能去大医院确诊。院长还说: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

但是“610”王晓臣和集训队队长李友说:莫志奎必须穿囚服、戴手铐脚镣由家属拿钱才能外出确诊。家属问那得需要多少钱,他们说:如果全身检查得一万元。

莫志奎上有八十九岁的老母,下有先天残疾的儿子、患有先天皮肤病的孙女,妻子还没有工作,一家人生活得很艰难,根本就拿不起钱。所以呼兰监狱至今也没让莫志奎外出确诊。

亲朋好友知道莫志奎的情况后,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和处境。高龄莫母知道儿子的身体不好,天天想去呼兰监狱接儿子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14/莫志奎陷冤狱遭迫害-老母盼儿归-293456.html

2014-06-05: 莫志奎两肺已烂 呼兰监狱仍拒保外就医

2014年5月26日早,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第七次去呼兰监狱要求探视莫志奎,从上午一直等到下午,狱方才让通电话。家属得知,本来就病情严重的莫志奎,目前情况更加严重,两肺已烂,一边肺已呈空洞。

当天一早,家属到接见大厅要求接见,登记人员让去找教改科。教改科一负责人让等着。家属等了一会儿没有消息,只好去大厅找该教改科负责人,该负责人说莫志奎能接见,让家属继续等着。可是家属等到中午也没看见莫志奎出来。下午,家属再次去接见大厅,登记的狱警说:来电话了,说再调查调查才能会见。家属去找教改科负责人,得知莫志奎不穿囚衣所以不让接见。家属说,莫志奎炼法轮功没有犯法,关押在这里本身就是冤判,你们就不能把他当成犯人对待,因为他不是犯人。家属同时揭露监狱是如何欺骗家属的。

教改科负责人后来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莫志奎告知家人,说感觉身体不如以前了,现在吃不進饭,左、右肺部还经常疼,医院给拍了两次片子,但不告诉病情,也不告诉诊断,但是从片子上看,他右边的肺子应该是烂没了,看上去一片白,很大的一个洞,基本都没了,左边的肺也烂了,但没有右侧的严重;腿也不听使唤,两层床也上不去了。家属听了既痛心又担心。

莫志奎于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九月三十日转到呼兰监狱,一直被关押在呼兰监狱医院集训队。妻子儿女、亲朋好友先后六次去呼兰监狱,狱警百般刁难,以各种藉口不让见。亲人请律师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几经周折、三番五次之多监狱才让见一面,得知莫志奎被迫害成肺结核,咳痰带血丝,两大小腿麻木,快走怕摔倒。监狱还不让家属送生活用品,也不让存钱。

三月份,家属在三月份曾找到监狱医院院长要看莫志奎的病历,院长说,监狱的医院是属于乡镇级别的医院,拍片只能是看出肺结核,由于设备有限不能做XT和B超,所以看不出肺结核到甚么程度,要想知道莫志奎的身体状况只能去大医院确诊。院长还说:莫志奎身体状况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

但是“610”王晓臣和集训队队长李友说:莫志奎必须穿囚服、戴手铐脚镣由家属拿钱才能外出确诊。家属问那得需要多少钱,他们说:如果全身检查得一万元。

莫志奎上有八十九岁的老母,下有先天残疾的儿子、患有先天皮肤病的孙女,妻子还没有工作,一家人生活得很艰难,根本就拿不起钱。所以呼兰监狱至今也没让莫志奎外出确诊,致使莫志奎身体每况愈下,令家属十分担忧。

呼吁国内外各人权组织、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救救莫志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6/5/莫志奎两肺已烂-呼兰监狱仍拒保外就医-293067.html

2014-04-29: 呼兰监狱漠视生命 家属探视莫志奎真难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日,莫志奎的八十八岁的老母、七岁的孙女、八岁的外孙女和莫的妻儿亲属们去依兰看守所接见莫志奎,孙女、外孙女隔着玻璃,就嚎啕大哭,并用稚嫩的小手拍打玻璃,跺着脚喊到:爷爷回家!姥爷回家!

其场景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要落泪,在场警察都看不下去、站不住脚了。亲属们深知莫志奎这一去共产邪党的监狱将面临如進地狱一般。次日,被非法冤判十二年的莫志奎,被劫持到佳木斯监狱迫害,九月三十日转到呼兰监狱继续迫害。

莫志奎一直被关押在呼兰监狱医院集训队至今,妻子儿女、亲朋好友先后六次去呼兰监狱,狱警百般刁难,以各种藉口不让见。亲人请律师去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几经周折、三番五次之多监狱才让见一面。得知莫志奎被迫害成肺结核,咳痰带血丝,两大小腿麻木,快走怕摔到。监狱不外出确诊,漠视生命。

几经周折 只见一次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莫的儿子、女儿、女婿第一次去呼兰监狱要求会见,被监狱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晓臣据拒绝。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下旬,莫的亲人满怀希望带着煮好的茶蛋、咸菜、酱和一些吃的东西去呼兰监狱去会见。监狱不但不让会见,还不尽人情的不让往里送带来的东西,监狱狱警说:莫志奎是头,带头喊“法轮大法好”,以此为理由不让会见。家属来一趟不容易,找亲朋好友多方救助帮忙会见,最后王晓臣撒谎说:莫志奎不见你们(后来莫妻见到后问莫志奎孩子来见你你咋不见呢?莫说我不知道啊)。亲属非常扫兴和不解而归。

因为家属知道监狱把莫志奎是为头,所以非常担忧莫的处境。担心莫的身体状况,不知道莫志奎在监狱里都遭到了甚么样的待遇,很是担心。家属在多方求助无援绝望的情况下,不得不再次为莫志奎聘请北京正义律师陪同会见,并控告监狱不让会见和剥夺家属知情权的违法渎职行为。

因为一起被冤判送到呼兰监狱的莫志奎、刘凤成都不让会见,张金库的家属往返许多次,只让见了一面,张金库就说了一句话有个穿白大褂的人打他,还没等家属说话,六一零的王晓臣当即让两个警察把张金库强行拖走停止接见。张金库的妹妹当时吓的浑身直哆嗦,心跳很快、坐凳子都坐不住。王晓臣疯狂的对家属说:我养个白脸狼。而且王晓臣还很猖獗无忌的对家属叫嚣道:你们把律师找来,我和律师谈,呼兰监狱还没有律师介入的先例呢;还说:“你们爱上哪告哪告”,摆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家属要想接见毫无希望。所以三家家属请来六位北京正义律师。

第三次:家属陪同律师去监狱接见未果,律师和家属控告

于是在二零一四年一月三日(星期五)上午,莫志奎的家属和律师前往呼兰监狱要求会见被拒绝,六一零王晓臣说需要向省六一零汇报,律师说:中央六一零头子李东生都抓起来了,你们还向谁汇报啊?你们还看不清方向吗?下午律师与家属向呼兰监狱驻所检察室(驻检)人员投诉反映监狱六一零(教改科)、狱政科等部门不让会见的违法行为。监狱教改科、六一零主任王晓臣对家属和律师的态度很恶劣,沟通没有结果。紧接着律师再次去呼兰监狱狱政科要求会见,狱政科仍然拒绝会见,六个律师分头,其中两个律师去二楼找驻检,驻检办公室没人,律师去监狱纪检委控告,监狱纪检曲书记说给调查调查后回覆。监狱狱政科科长露出“真面目”和律师大吵起来,狱政科的人甚至摆出要打律师的架势,被在场的一女警把要动手的人劝说着拉到一边,律师毫不畏惧说:你们不让见就是违法!于是律师立即赶往省监狱管理局交涉,投诉反映呼兰监狱的违法事实情况。律师们在监狱管理局的狱政处控告,狱政处长当时拿起电话就给监狱打电话说:为啥不让接见,就让见呗。然后狱政处处长就领着律师到教改处,教改处说等监狱教改科向我们汇报了我们才能批,仍然不让接见。

律师离开监狱去监狱管理局,随后监狱打电话找来呼兰派出所的警察想报复家属,警察给家属录像,还威胁家属说:我们不是监狱的警察,我们有权抓人。家属说:你还想把我送進去啊?我是家属,他接见我是他的工作,接着家属向警察诉说多次不让接见的过程,并表明不让见不放心。警察听明白后说:那就让她见呗,让她看一眼吧。王晓臣还是坚持不让见,警察又说:那甚么时候让见,你就给家属打个电话通知一声,省的家属大老远的来回跑。王晓臣还是执意不让见。

二零一四年一月六日(星期一)莫志奎的家属再一次前往监狱要求接见和要人。家属与监狱六一零(教改科长王晓臣)交涉,王晓臣均以不符合接见条件为藉口不让接见。教改科长王晓臣又给公安局打电话“帮忙”,公安局根本就没搭理他。家属相继到驻监狱监察室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七日上午由,家属只好花钱请律师写控告信去监狱管理局,控告呼兰监狱不让会见之事,监狱管理局的门卫不让家属上楼,让去监狱管理局信访办。在信访办家属说明监狱不让会见的经过,还说家离哈市五百多里路,冰天雪地来一趟很不容易。家属很担心莫志奎的处境。监狱管理局信访办的工作人员给呼兰监狱信访办的张冬梅打电话说:你们呼兰监狱的事挺多呀(意思是说你们又被告了),这几天总有人告,你们和领导好好反映反映,处理好,家属来一趟也不容易。下午家属接到监狱的通知让明天会见。

一月八日,监狱在监狱管理局的敦促下才不得不同意家属会见。但是得上午十一点半下班时间才能见,十一点半钟接见室清场甚至工作人员仅剩二、三人,中午来接见的老百姓没地方呆在外面等到下午上班时间,外面很冷,等在外的家属都在骂监狱工作人员。王晓臣只让莫的妻子一人接见,接见时警察把接见室大厅的门都锁上了。陪同家属被限制在教改科办公室,由两个警察“陪着”。莫妻接见半小时。发现莫咳嗽,家属询问莫怎么还咳嗽呢?莫说:监狱医院检查出肺结核,咳嗽时痰中带血丝。而且莫妻还发现莫志奎走路有点瘸。家属问王小臣:“这不是传染病吗?”王说:“都钙化了,是肺结核初期,没甚么问题身体挺好的。他不配合治疗。”莫妻这时才明白不让接见的原因是怕知道莫患肺结核和腿不好使的事传出去,原来监狱一直在隐瞒。

第四次:监狱拒绝“保外就医”,家属、律师再一次控告

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莫志奎家属陪同正义律师去呼兰监狱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书要求“监外执行”。监狱拒收,监狱警察与律师发生争执,警察表现的很猖狂,家属义正词严的对警察说:你不能这样对我的律师说话。律师们紧接着就去监狱管理局控告,监狱管理局狱政处的领导不在。律师由于家中有事连夜就回家了。

一月二十四日家属去监狱管理局,要求监狱病例公开和会见时的视频公开。监狱管理局的门卫不让上楼去找领导,只让去信访办,信访办再次要求家属去呼兰监狱信访办找信访的张冬梅解决。家属趁机上楼去纪检委举报递交了举报信,又去了狱政处递交了要求病例信息公开和会见视频公开。家属接着又去刑罚执行处,刑罚执行处的领导说了一些办理保外就医的相关程序,并且说:只要是生命有危险和生活不能自理符合一条就可以办理,家属有权要求做法医监定,而且做法鉴不用家属出钱。呼兰监狱刑罚执行科负责办此事,你们还上监狱刑罚科去办理。

家属当天就去呼兰监狱找到信访办的张冬梅,张冬梅找来六一零(教改科)的王晓臣和刑罚执行科的相关人员(不告知家属其职务和姓名),只是一味的哄骗、拖延时间、敷衍对家属说莫志奎的身体挺好的。张冬梅和王晓臣说:会见视频不是你们说看就能看的,态度蛮横,王晓臣还不让家属会见,根本记没有给办理的意思。家属回来后直接去监狱管理局时,信访已经下班了。

二十六日家属又去监狱管理局控告,说监狱信访不作为,管理局信访办的人说:监狱信访不受理应该给你们一个不受理的红头文件。当家属打电话给呼兰监狱信访的张冬梅要红头文件时,张冬梅说得向领导请示。家属藉机上楼去刑罚执行处递交了控告信。

二十七日家属再次来到监狱管理局,门卫仍然不让上楼只让去信访。这时大厅来了一个男子气势汹汹地向家属吼道:你们这是围攻,你们别在这站着影响办公。家属离开大厅,家属再次来到大厅时,门卫说领导接待你们让家属去信访。家属到信访后,家属说:我们终于弄明白了监狱为甚么不让接见,是因为我家人被弄成肺结核,而且咳痰时带血丝的事实怕我们家属知道。我们担心现在人又啥样了,可监狱还是不让我们见,不知监狱还在隐瞒着甚么?我们家属不放心,所以我们还想会见看看他的身体状况,这种情况我们应该接回家调养。莫妻流着泪拿出七岁孙女给爷爷亲手叠的纸青蛙和写着:爷爷我想你的信,诉说孙女如何满怀希望的告诉奶奶一定要亲手交给爷爷。信访办的负责人说:送進去(监狱)不行,让他爷爷看看还行,但是监狱根本就不让见所以不能满足小孙女儿的心愿。家属只好失望的在二月二十八日(阴历腊月二十八也是过大年的前一天)回到家中。

本来传统的中国新年是一家团圆、喜庆的节日,不管在哪里工作、学习、生活,在新年来临之际家人都要从四面八方赶到家和老人、妻儿团聚。而四代同堂的莫家却在忧虑、思念中挨过了凄凉的新年。

第五次:妻女去呼兰监狱因莫不穿囚服而不让见

自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送到呼兰监狱以来,家属历经周折只见了莫志奎一次,得知莫志奎肺结核,痰中带血丝。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莫志奎的妻子和女儿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再次去监狱要求会见,监狱仍以莫志奎不穿囚衣为由不让接见。并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第六次:家属在监狱得知莫需要监外医院确诊,监狱以各种接口阻拦

二零一四年三月,家属再次去呼兰监狱直接去了接见大厅排队等候会见,排队终于等到登记时,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说上教改科,需要教改科同意才能会见。家属一想每次去教改科,教改科的王晓臣都说挺好的,根本就不说实话就是哄骗家属。所以家属直接去了狱长室,被从狱长室出来的年轻警察给劫到教改科。王晓臣还是以莫不穿囚衣不让接见,家属强烈要求会见时,王晓臣只同意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还想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电话接通后,先是王晓臣和莫志奎通话想藉机给莫施加压力,莫当时很平静、祥和的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想以任何人为敌,但是我有我的原则,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是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我这样做是真正的为你们好……。”当家属接电话问及身体情况时,才得知监狱医院给他三次拍片检查,其中一次问莫在家时是否得过甚么病,从中能看出拍片的结果肯定是身体状况很差,还说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

家属要求看莫志奎的病例以及三次拍片的诊断结果,王晓臣给监狱医院院长打电话询问,院长说:“莫志奎不配合治疗,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当时已经中午下班了,家属只好走了。

第二天家属再次来到教改科要求看病例时,王晓臣找来监狱的院长,院长说:由于医院设备所限,只能查出肺结核,但肺结核到甚么程度确诊不了,只能外出去其它医院做诊断。莫妻说在家时曾患过肺肿,吐血,一夜基本睡不上觉就是咳嗽,躺一会儿就得坐起来咳嗽;炼法轮功四个月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就痊愈了。当家属问到莫志奎现在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是甚么病症?医院是怎么确诊的?院长说:光凭麻木还确定不了是甚么病,很多方面都可能造成麻木,由于监狱医院的设备有限……,医院根本就没给确诊。当家属问到医院是属于几级医院时,院长说是属于乡镇级医院。

一个连诊断都确诊不了的地方如何能治好?监狱把责任往外推。莫志奎的身体状况监狱却视而不见、不理、不管,家属要诊断想知道莫的身体状况时,监狱要求家属拿钱去大医院就诊,还必须让莫志奎穿囚服、戴脚镣、手铐才能外出就诊,还要求莫志奎就诊时不许喊话。监狱以此为藉口不让会见和外出就诊。

亲朋好友知道莫志奎的情况后,非常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和处境。高龄莫母知道儿子的身体不好,天天想去呼兰监狱接儿子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9/呼兰监狱漠视生命-家属探视莫志奎真难-290689.html

2014-04-20: 被非法判刑十二年 莫志奎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重病

老母的心声——放我儿子回家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于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自从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莫志奎被送到呼兰监狱以来,家属历经周折只见了莫志奎一次,得知莫志奎被迫害得患肺结核,痰中带血丝。

家属要求为莫志奎办理保外就医,监狱以各种藉口阻止莫志奎外出诊治。因为莫志奎拒绝穿囚服,呼兰监狱一直刁难家属不准探视。

莫志奎是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人,今年五十七岁,一九九七年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他身心受益。莫志奎是家中的顶梁柱,家中上有年近九旬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先天残疾的儿子,孙女患有先天性皮肤病。

二零一四年二月下旬,莫志奎的妻子和女儿担心莫志奎的身体,再次去监狱要求会见,监狱仍以莫志奎不穿囚衣为由不让接见。并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家属在呼兰监狱和莫通话得知莫的身体需要监狱外的医院進一步确诊,监狱以各种藉口变相不让莫志奎外出确诊。

二零一四年三月, 家属再次去呼兰监狱直接去了接见大厅排队等候会见,排队终于等到登记时,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说上教改科,需要教改科同意才能会见。

家属一想每次去教改科,教改科的王晓臣都说莫的身体挺好的,这次也一定会说莫身体挺好的,根本就不说实话,就是哄骗家属,所以直接去了狱长室,被从狱长室出来的年轻警察给劫到教改科。

王晓臣还是以莫不穿囚衣为由不让接见,家属强烈要求让莫志奎回家时,王晓臣同意让家属和莫志奎通电话,用亲情给莫志奎施加压力以达到监狱让其穿囚服的目的。

电话接通后,先是王晓臣和莫志奎通话,以施加压力,莫当时很平静祥和的说:“我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也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但是我有我的原则,我修炼法轮功没有犯罪,是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我这样做是真正的为你们好……”

当家属接电话问及身体情况时,才得知监狱医院给他三次拍片检查,其中一次问莫在家时是否得过甚么病,从中能看出拍片的结果是身体状况很差。莫还说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

家属要求看莫志奎的病例以及三次拍片的诊断结果,王晓臣给监狱医院院长打电话询问,院长说:“莫志奎不配合治疗,随时都有恶化的可能。”当时已经中午下班了,家属只好走了。

第二天家属再次来到教改科要求看病例时,王晓臣找来监狱医院的院长,院长说:由于医院设备所限,只能查出肺结核,但肺结核到甚么程度不知道,确诊不了。只能外出去其它医院做诊断。

莫志奎说在家时曾患过肺肿、吐血,一夜基本睡不上觉就是咳嗽,躺一会儿就得坐起来咳嗽。炼法轮功四个月没打一针,没吃一粒药就痊愈了。当家属问到莫志奎现在大、小腿都麻木至大腿根儿,走快易摔跟头是甚么病症?医院是怎么确诊的?院长说:光凭麻木还确定不了是甚么病,由于监狱医院的设备有限……医院根本就没给确诊。当家属问到医院是属于几级医院时,院长说是属于乡镇级医院。

一个连诊断都确诊不了的地方如何能治好?把责任往外推,藐视生命实在是不负责任。可监狱却视而不见、不理、不管,家属要诊断想知道莫的身体状况时,监狱要求家属拿钱去大医院就诊,还必须让莫志奎穿囚服、带脚镣、手铐才能外出就诊,还要求莫志奎就诊时不许喊话。监狱以此为藉口不让会见和外出就诊。

老母的心声——放我儿子回家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4/20/被非法判刑十二年-莫志奎在呼兰监狱被迫害致重病-290289.html

2014-03-11: 黑龙江呼兰监狱狱警威胁要给莫志奎关禁闭

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妻子和女儿于2014年2月去呼兰监狱探监,610的王晓臣说莫志奎不穿号服不让接见。在家属一再要求下才让家属和莫志奎通了电话。王晓臣威胁莫志奎再不穿号服就给关禁闭。

莫妻给莫志奎带去一些食品和床单被罩,床单被罩留下了,食品不让留下。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4/3/25/146057.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3/11/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8622.html

2013-12-31: 莫志奎、刘凤成、张金库在呼兰监狱受迫害近况

黑龙江省依兰县“3-29”绑架案,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入狱,其中七位女学员已经被转押到哈尔滨女子监狱;七位男学员被转押到呼兰监狱。

被冤判十二年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始终是零口供,九月二十九日被关押到呼兰监狱后,便被迫害的腿不好使,被关押在呼兰监狱医院(监狱医院也是个很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

自从到呼兰监狱后,莫志奎一直被强制“转化”迫害。因在狱中喊“法轮大法好”,被监狱视为所谓的“头儿”。依兰县到呼兰监狱约三百多公里,家属两次去呼兰监狱看望莫志奎,监狱都没让接见。

目前刘凤成被整天罚站,被迫害的面无血色,非常消瘦。

张金库十月二十一日被两个人架着胳膊,到接见室,浑身哆嗦,用微弱的声音对家属说“有一个穿白大褂的打我”,话音刚落,姓王的科长便立即让人把张金库拖走。自那以后家属又去了四、五次,再也没让接见过。

呼兰监狱,对被“转化”了的人,也不让家属存钱、存物,和犯人一起,一百五十人睡一张大铺,只能立肩儿,上厕所回来就没地方睡了,行李潮湿,虱子抓不净。早上五点起床,六点出工,一直干到晚上七点,有时加班到九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31/莫志奎、刘凤成、张金库在呼兰监狱受迫害近况-284931.html

2013-10-13: 张金库被呼兰监狱迫害致大小便失禁
.......张金库的家人要求办保外就医,佳木斯监狱欺骗家属,说九月二十九日带张金库去做监定后就放人。结果家属九月二十九日打车去佳木斯监狱准备接张金库回家,没想到佳木斯监狱已经把张金库、莫志奎、徐峰、孙文福、李大朋等五位法轮功学员转押到其它监狱继续迫害。家属追问被关押地点,恶警骗说是哈尔滨的监狱,过了好几天,在家属的再三要询问下,佳木斯监狱才告知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呼兰监狱。目前,张金库在呼兰监狱已经被迫害得大小便失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3/张金库被呼兰监狱迫害致大小便失禁-281119.html

2013-10-06: 哈尔滨依兰县“三.二九”绑架案始末

.......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三月二十九日晚六点,哈尔滨专案组、依兰县公安局倾全县之警力(全县所有带有警字的人员全部出动),省里来了三台监控定位手机的专用车,大批警察几人或十几人一组,同时到达连河镇、三道岗镇、道台桥镇、团山子乡和依兰县城内法轮功学员家,敲门、砸窗户、手持电筒跳杖子、翻墙跳進院里、登堂入室、抓人绑架、抢夺私人财物、持续蹲坑卑鄙等手段,绑架、抄家、围困、骚扰法轮功学员及其邻居家。

三月二十九日晚,九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孟凡影、左振岐、费淑芹、吕凤云、陈艳,坐着车牌号L11L31的银灰色五菱之光微型面包车在三道岗镇林场、丰旺、丰城发“2013神韵晚会光盘”。由于费淑芹和莫志奎的手机早已被定位车定位,所以恶警在丰城屯北公路上制造撞车假现场,等待并非法拦截法轮功学员面包车。当场驾驶室挡风玻璃被砸碎。九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微型面包车被扣押,车库被非法抄出光盘五千张,大法书籍五十多本,真相资料一千多本,自喷漆7罐等……一切私人物品全都被非法抢劫到公安局。莫志奎在依兰看守所时戴着一体的手铐脚镣(重三十斤),遭到哈市副市长等组成的“专案组”和依兰县公安局警匪的非法提审,遭受到“苏秦背剑”的酷刑,被非法冤判12年。孙文富被绑架到依兰看守所遭到非法审讯,警匪用打火机烧伤他的手,并遭暴打,被非法判刑五年。张金库在依兰看守所遭到公安局恶警严刑逼供和暴力取证,张左肋被打成重伤,造成肺部感染成肺结核,牙被打掉,身体被摧残的虚弱不堪,警匪把他打的神智不清时,拽着他的手强行按手印取证,被非法判刑五年。刘凤成在依兰三道岗暂住打工,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在依兰看守所,受到刑侦科恶警刑讯逼供,右眼被打的青紫,被非法判刑五年。陈艳家住三道岗镇,在二零一三年新年前夕患有脑梗、中风嘴斜眼歪,万般无奈,炼了法轮功几个月病就好了,三月二十九日晚被绑架后非法判刑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6/哈尔滨依兰县“三--8226-二九”绑架案始末-280781.html

2013-09-19: 依兰县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三至十三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的十四名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近日先后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其中包括几名六、七十岁的老人。突显中共政权在摇摇欲坠之时的惶恐及末日疯狂。

十四位法轮功学员具体被非法判刑情况:费淑芹被非法判刑十三年,莫志奎、张惠娟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左振岐、吕凤云被非法判刑六年,孙文富、张金库、陈艳、刘凤成、孟凡影、段淑岩被非法判刑五年,姜连英、徐峰、李大朋被非法判三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9/依兰县十四名法轮功学员遭诬判三至十三年-279994.html

2013-09-03: 莫志奎被劫入冤狱 妻子受恐吓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莫志奎、张金库、孙文福、李大鹏、徐峰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监狱迫害,当时依兰县中共人员不顾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用担架从依兰县中医院抬到车上送進监狱继续迫害。因被看守所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徐峰出现严重贫血及脑血栓症状,已被送進监狱医院。

莫志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对莫家来说就像天塌了一样,依兰县法院害怕因为不公的判决而被控告,指使街道委主任把莫志奎妻子和儿子的手机号要去,并问房照是谁的名字。莫志奎妻子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匿名电话,受到恐吓后,莫妻子整天担惊受怕,过不好日子。

莫志奎是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人,现住依兰县依兰镇,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后,他身心受益。莫志奎是家中的顶梁柱,家中上有八十九岁高龄的老母亲,还有一个先天残疾的儿子,孙女患有先天性皮肤病。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公开全面迫害大法以来,莫志奎由于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八次被绑架,五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长期折磨,一次被迫流离失所。这一次又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十四年以来,莫志奎每次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时,都遭受到各种各样酷刑的折磨,推、掰、蹶、蹲、电棍电、拳打脚踢、上大挂、关小号、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还被戴着手铐和脚镣,恶警用力拧手铐,还推莫志奎快走,把脚脖子磨得鲜血直流。还遭到野蛮灌食,有一次恶徒明知已插到肺里还用力来回往里插,致使他几天不断咳血。恶警还不断指使犯人插管灌食,灌食完后,插管一直不拔出来,有一次长达十天。还被强行按到沙发上抽血等等。恶警多次对他進行敲诈勒索人民币一万五千元以上。

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的三、四天时间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近五十 人,其中包括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和孟凡英、张金库等十四人,他们仍被非法关押。依兰县公检法串通一气、黑箱操作,不告知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任何消息。当时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遭哈尔滨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被打得吐血。

直到七月初,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陷害他们的所谓“案件” 已被秘密报到检察院。法院把被绑架的十四人分成五组非法开庭。目前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被分成四组:刘凤成、左振岐两人一组;张慧娟、孟凡英、段淑岩三人;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人一组;六十九岁的姜连英单人一组。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上午,依兰县法院对莫志奎進行非法庭审。家属依法聘请了两位北京正义律师,为莫志奎進行辩护。可是,开庭当日审判长张安克法官只允许一名律师出庭辩护,而阻止另一位律师進入法庭。律师和家属提出异议,张安克说不让另一位律师辩护是“领导的意思”,让找庭长范清禄解决。找到范清禄庭长,却又说“须先经司法局核查律师资格”,于是电话通知依兰县司法局的陈淑芳副局长到场。经核查,另一位律师执业资格合法有效,通过了二零一三年度的全国律师执业考核。可是,庭长范清禄、审判长张安克又藉口说另一位律师“在依兰县六一零办公室的内部文件点了名,属于上了『黑名单’的律师”,仍然阻止另一位律师進入法庭参加庭审。庭审中,主审法官张安克野蛮的多次打断律师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的发言。律师和家属提出,要查阅六一零办公室的“黑名单”文件,并指出这样的文件违反刑事诉讼法,不具有法律效力,要求依法保障莫志奎获得律师辩护的权利。但是,遭到范清禄、张安克法官的无理拒绝,并强行对莫志奎進行开庭审判。

律师在法庭上针对公诉人宁岩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依法辩护,使旁听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发放光盘、真相资料是言论自由,根本就没罪。法官和公诉人宁岩等哑口无言。律师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莫志奎的案件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宣告其无罪。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吕守芳公然违反法律,强行将五位法轮功学员冤判,十天后才把判决结果通知律师,非法判莫志奎十二年,张金库、孙文福五年,徐峰、李大鹏三年。莫志奎上诉到哈市中级法院,莫志奎家属又为莫志奎聘请两位正义律师。

哈市中级法院在八月十三日接到莫志奎及其辩护律师的上诉书后,根本无视法律,二审时根本就不开庭,也不通知两位律师和家属。哈市中级法院审判长王刚、张国栋、汤军,和书记员于海洋,在四天内于八月十六日剥夺当事人获得请律师辩护权利,就擅做出维持原判,驳回当事人的要求:一审从新开庭和律师为其做辩护。仅在四天内就将莫志奎的五位当事人的案子草草的做出维持原判的判决,哈市中级法院把判决书送到距哈市有五百多华里的依兰县看守所五位当事人的手中。从中不难看出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根本就来不及阅卷、审理,践踏法律、视法律为儿戏,就武断地做出中级判决维持原判。

莫志奎的辩护律师表示要一直告下去。有八位律师联名提出控告,要求免除依兰县法官张安克吕守芳的法官职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3/莫志奎被劫入冤狱-妻子受恐吓-279019.html

2013-08-26: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库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左右,莫志奎、张金库、徐峰、孙文福、李大朋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监狱继续迫害。莫志奎被非法判刑十二年,张金库和孙文福都被非法判刑五年,徐峰和李大朋都被非法判刑三年。

警察不顾已经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把不能自理的张金库强行用担架从依兰县中医院的三楼抬到车上送到佳木斯监狱继续迫害。张金库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后在依兰县看守所被杨新华、白局长打成重伤,由外伤引起肺部发炎变成肺结核已经开放传染,肺子上有两个洞。而且二十多天水米不進,人已经奄奄一息,依兰县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无奈只好用担架把张金库送到依兰县中医院抢救。张金库在中医院住了八天,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张金库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监管,不许家人接见,警察心虚怕人知道真相,不让家属外传张金库的病情。但是,纸终究包不住火,他的病情在依兰法院、公安局、看守所、中医院等相关知情部门内传。张金库在生死存亡之际,还被依兰县的执法者违反人权,劫持到监狱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6/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8654.html

2013-08-24: 黑龙江五人被劫持入狱 另九人面临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八时左右,莫志奎、张金库、孙文福、李大鹏、徐峰五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监狱迫害。依兰县中共恶人不顾生命垂危的张金库的死活,用担架从依兰县中医院台到上车送進监狱继续迫害。目前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面临非法庭审枉判。

张金库被绑架后被打成重伤,由外伤引起肺部发炎成肺结核开放传染,肺子上有两个漏洞。而且已经二十多天水米不進,人奄奄一息,依兰县看守所怕出人命不敢灌食,无奈只好把张金库抬到依兰县中医院。张金库在中医院住院抢救已经六天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张金库被警察二十四小时看管,还不许家人接见。

依兰县法院七月十八日非法庭审张金库、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请来两位北京正义律师为其辩护,律师在法庭上针对公诉人宁岩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依法辩护,使旁听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发放光 盘、真相资料是言论自由,根本就没罪。法官和公诉人宁岩等哑口无言。律师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莫志奎的案件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宣告其无罪。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吕守芳公然违反法律,强行将五位法轮功学员冤判,十天后才把判决结果通知律师,非法判莫志奎十二年,张金库、孙文福五年,徐峰、李大鹏三年。

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的三、四天时间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三个多月过去了,其中的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和孟凡英、张金库等十四人仍被非法关押。依兰县公检法串通一气、黑箱操作,不告知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任何消息。

直到七月初,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陷害他们的所谓“案件”已被秘密报到检察院。法院把被绑架的十四人分成五组非法开庭。目前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被分成四组:刘凤成、左振岐两人一组;张慧娟、孟凡英、段淑岩三人;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人一组;六十九岁的姜连英单人一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4/黑龙江五人被劫持入狱-另九人面临非法判刑-278579.html

2013-08-03: 黑龙江依兰法院违法枉判莫志奎等五位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依兰县法院7月18日非法庭审被恶警非法关押三个多月的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和张金库。莫志奎的家属请来两位北京正义律师为其辩护,律师在法庭上针对公诉人宁岩对当事人的非法指控,依法辩护,不但使旁听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发放光盘、真相资料是言论自由,根本就没罪。法官和公诉人宁岩等被问的哑口无言。律师依法要求合议庭对当事人莫志奎的案件做出客观、公正的处理,依法宣告其无罪。

然而在众目睽睽之下,依兰法院法官张安克、吕守芳公然违反法律强行将五位法轮功学员冤判,10天后才把判决结果通知律师。法轮功学员莫志奎被非法判刑12年,张金库、孙文福被非法判刑5年,徐峰、李大鹏被非法判刑3年。

依兰公检法联合制造冤假错案的举动,正说明中共邪党的执法人员藐视宪法、胆大妄为,在幕后黑手“610”的非法组织的头头威逼下,出卖良心、把自己推到犯罪的深渊,给自己和家人留下千古遗憾,成为千古罪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二零一三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77586.html

2013-07-30: 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莫志奎等 律师正气辩护

黑龙江省依兰县法院7月18日非法庭审被恶警非法关押三个多月的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和张金库。非法开庭前,五位法轮功学员都被戴上黑头套、手铐、脚镣進入法庭,其中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穿着囚服。

开庭前,法院外来了近百位关注此事的各界人士。有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有看到旁听请柬来的父老乡亲,也有被中共邪党骗来说是“听报告”的各学校老师、街道办事处主任等,他们到法院才知道是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在法庭内旁听席前三排就座的有黑龙江省“610”、依兰县“610”、县公安局副局长、国保大队长等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30/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莫志奎等-律师正气辩护-277411.html

2013-07-27: 黑龙江依兰县四位法轮功学员的代理律师逐级控告

二零一三年三月,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方正县、通河县等地公安局及派出所警察,从二十九日晚开始的三、四天时间内,陆续绑架法轮功学员近五十人。三个多月过去了,其中的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和孟凡英、张金库等十四人仍被非法关押。其中张金库在三月份二十九日晚被绑架后,遭到严重迫害,四月二十日在张金库身体状况非常差的情况下,家属被迫交一万元钱“保金”,张金库才被“取保候审”回到家中。七月十七日早上五点多,张金库在依兰县三道岗镇的家中又被绑架。法院根本就没有通知张金库本人和家属十八日是要非法开庭。

依兰县公检法串通一气、黑箱操作,不告知法轮功学员本人和家属任何消息。直到七月初,家属多方打听才得知人已被秘密报到检察院,面临非法判刑。

家属聘请的辩护律师介入后,前一天上午去阅卷,中午就被法院告知,第二天要先对其中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和张金库非法庭审。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律师打电话到法院要求阅当事人孟凡英的卷,法院张安克说必须到司法局验证,看是否炼法轮功的,律师没有配合法院的无理要求,张安克说就是说到明天早上八点也不能让你阅卷。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五日董律师、尚律师和马律师到依兰法院,依兰法院仍然要求律师到司法局验证,三位律师及家属到依兰县检察院申诉控告科控告依兰法院的违法行为,并告到检察院监察室,下午律师及家属又到法院要求阅卷以及要求孟凡英的女儿做第二辩护人,法院以必须有孟凡英的委托才能接受。律师及家属又到依兰县人大反映法院以及司法局的违法行为,县人大的接待人员说给协调。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六日,为依兰县法轮功的学员孟凡英的代理律师到哈尔滨检察院、哈尔滨法院要求律师必须到司法局验证,看是否炼法轮功,律师认为司法局无权干预法院的独立审判,司法局和法院均属侵犯了律师的合法权利,依兰县法院和司法局均侵犯了律师的合法权利,依兰县法院和司法局均违法。

法院还将同时被绑架的十四人分成五组非法开庭。还有九位法轮功学员面临非法庭审。九位法轮功学员分成四组:刘凤成、左振岐两人一组;张慧娟、孟凡英、段淑岩三人;费淑芹、吕凤云、陈艳三人一组;六十九岁的姜连英单人一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27/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人大陆综合消息-277293.html

2013-07-1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院非法庭审五位法轮功学员

邪党依兰县法院明天(18号)上午非法庭审五位法轮功学员:莫志奎、李大鹏、徐峰、孙文福、张金库。由于时间紧迫,只有一位同修的家人为其聘请了正义律师做辩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8/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6820.html

2013-07-17: 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莫志奎的律师去法院阅卷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被绑架的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已经为莫志奎聘请律师。律师于7月16日到依兰法院要求阅卷,法院要求律师上司法局,司法局核实律师身份后,同意律师上法院阅卷,律师上法院没找到厅长。律师17号去上法院阅卷。

被绑架的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莫志奎的律师去法院阅卷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被绑架的黑龙江省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属已经为莫志奎聘请律师。律师于7月16日到依兰法院要求阅卷,法院要求律师上司法局,司法局核实律师身份后,同意律师上法院阅卷,律师上法院没找到厅长。律师17号去上法院阅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7/17/二零一三年七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6782.html

2013-06-26: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公检法预谋对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在依兰县2013年3月29日的大绑架中,还有13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他(她)们分别是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刘凤成、徐峰、张慧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孟凡英。

现在案卷已到检察院,公诉科宁岩预谋在十多天后要对13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6/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5838.html

2013-05-29: 黑龙江省依兰县3.29绑架案情况补充
......恶警大白天,先后两次非法搜查法轮功学员莫志奎的家,但甚么也没找到,他妻子去看守所送衣服,恶警不让接见,不让存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9/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4580.html

2013-04-25: 哈尔滨市依兰县费淑芹被迫害命危 莫志奎被打吐血

费淑芹在哈尔滨看守所被迫害致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往依兰县医院抢救两次,看守所勒索家属八千元抢救费,说不拿钱出现生命危险不管。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哈尔滨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现已被打得吐血。

三月二十九日晚,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开面包车去三道岗散发真相资料,车里有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张金库(勃利)、刘凤成(勃利)等八位法轮功学员。据悉,莫志奎和费淑芹的手机被监听定位,所以还没等散发真相资料就被蹲坑的警察绑架,面包车里面的八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面包车和准备散发的真相资料被非法抢劫扣留至今。而且存放面包车的车库被抄,车库里的所有物品全被非法抄走,里面有大量私人物品。

徐峰存放三轮车的车库被抄。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十点钟,法轮功女学员张敬娟回家时被绑架,中共邪恶的警察们将门玻璃砸个粉碎,入室行抢,抢走两台电脑、七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三部手机、塑封机、光盘、纸、切刀电子书等大量个人物品,装了两面包车。她没有修炼的丈夫被暴打后,也被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5/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72467.html

2013-04-09: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到目前为止,已知二十八名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倪春燕、张敬娟、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大鹏、李艳艳、史荣先、张久慧、段淑岩、邢老九、邱宇芹、郑臣、汪家荣、姜连英、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

其中: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侯桂香及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等七人已被释放;费淑芹、李大鹏、李艳艳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费淑芹已被送往依兰县医院抢救两次;其馀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转到哈尔滨市看守所。

据说黑龙江省公安厅和哈尔滨市610、市公安局已经到依兰县多日,他们主要调查三十晚上挂“法轮大法好”旗一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9/二零一三年四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1886.html

2013-04-18: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被哈尔滨市公安局人员刑讯逼供,现已被打得吐血。

依兰县有十六名大法弟子安全回家,他们分别是: 倪春燕、杜静、吴英秋、姚玉莲、唐立飞、李艳艳、邱宇芹、郑臣、汪家荣、侯桂香、王海峰和他的母亲、婶婶、史荣先、张久慧、邢老九。

现在仍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十三人,他们分别是:莫志奎、费淑芹、左振岐、吕凤云、陈艳、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徐峰、张敬娟、李大鹏、段淑岩、姜连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8/二零一三年四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2200.html

2013-04-06: 黑龙江依兰县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补充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对全县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大面积的绑架、抄家。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由于各乡镇恶人恶警还在骚扰传讯,迫使一些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据悉,此次迫害事件,依兰县公安局已预谋很久,他们闯到法轮功学员家疯狂的敲门砸门,以核实一些事情为由绑架抓人,并非法抄家搜查,他们还采用特务的手段,长期跟踪、蹲坑、手机监控、实施绑架。

依兰县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莫志奎、费淑芹、徐峰、倪春燕、张敬娟、杜静、吴迎秋(音)、张丽珠、唐立飞夫妇俩、李大鹏、李艳艳。依兰县小张(女)晚上十点钟回家被绑架,警察進门将门玻璃砸个粉碎,抢走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三部手机,电子书等大量个人物品及真相光盘,共计两面包车。恶警们又将她没有修炼的丈夫暴打后,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次日放回。

三道岗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左振岐(音)、吕凤云。

勃利县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金库(音)、刘凤成(音)在三道岗镇被绑架。

达连河镇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郑臣、邱宇芹二十九日晚在家中被绑架,恶警抢走邱宇芹家电脑一台。3月31日晚,达连河镇汪家荣在家中被绑架。暂住达连河镇的孙丽丽被方正国保与方正分局来达连河绑架,其弟孙春雷在方正店里被绑架。

依兰道台桥镇周玉堂村侯玉香老师,刚从山东回来一周,无故晚9点被恶警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6/二零一三年四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71768.html

2013-04-02: 黑龙江依兰县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晚,黑龙江省依兰县公安局对全县的法轮功学员進行大面积的绑架、抄家。据不完全统计,已有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到目前为止,迫害仍在继续。

三月二十九日晚上九点多,依兰县公安局和各派出所的大批警察同时出动,对依兰县内及各乡镇的法轮功学员疯狂抄家绑架,他们闯到法轮功学员家疯狂的敲门砸门,以核实一些事情为由绑架抓人,并非法抄家搜查,他们还采用特务的手法,跟踪、蹲坑实施绑架。疯狂的迫害一直在持续,从二十九日晚上到现在始终未停,三十日也抓了很多人,还有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家蹲坑。

据不完全统计,已知有四十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有一部份已被送到哈尔滨迫害。据悉,此次迫害事件,依兰县公安局已预谋很久,黑龙江省和哈尔滨市的一些恶人也参与了迫害。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情况:

三月二十九日晚,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费淑芹、李慧文及其丈夫等八人在三道岗被绑架。当晚,徐峰、倪春燕、张敬娟等被绑架。达连河法轮功学员邱宇芹、郑臣二十九日晚在家中被绑架,恶警抢走邱宇芹家电脑一台。达连河法轮功学员汪家荣三十一日晚在家中被绑架。

三月二十九日晚,团山子乡团山子村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姜连英被绑架,四月一日下午被劫持往哈尔滨。家中身患重病的丈夫和一百多岁高龄的老母亲无人照顾。老母亲自从姜连英被绑架,三天没吃过一口东西。据悉,团山子乡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依兰县一女法轮功学员晚上十点钟回家被绑架,警察進门将门玻璃砸个粉碎,抢走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三部手机,电子书等大量个人物品及真相光盘,共计两面包车。恶警们又将不修炼的丈夫暴打后,绑架到公安局非法审讯,次日放回。

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三十日、三十一日,依兰县依兰镇、达连河镇、三道岗、团山子乡有二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八位法轮功学员于次日四点被劫持往哈尔滨迫害。其馀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看守所,不准家人接见。

由于各乡镇恶人恶警还在骚扰传讯,迫使一些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黑龙江依兰县近五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271666.html

2012-08-13: 七次遭绑架迫害 被敲榨勒索万元
——黑龙江依兰县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受迫害纪实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莫志奎先生,今年55岁,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后,他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7月20日,江泽民利用中共开始公开全面迫害大法以来,莫志奎由于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先后七次被绑架,五次被非法关押看守所,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一次被被迫流离失所。他还被非法关進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遭受长期折磨。恶警多次对他進行敲榨勒索,累计抢劫人民币15000元以上。

下面是莫志奎自述所遭受的部份经历:

2000年10月份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钟崇俊、赵连成等人绑架了全乡多名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迫害,逼迫所有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保证。我与王海峰坚决不写,当晚被送依兰县看守所关押迫害二十三天被勒索3000元后,才放我回家。

2001年11月我去北京上访,所长张焕友领多人把我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当晚将我送依兰县政保科,企图关押看守所迫害未成,然后又将我送回团山子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勒索1000元后才放我回家。

2002年1月份去亲属家串门,被恶警赵连成、姜俊等人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关押一天,说怕我去北京上访,就强迫家人拿房照做抵押才让我回家。

2002年3月初,去本乡前浪村送资料被村恶治保主任邢立峰蹲坑抓住,后伙同警察姜俊、赵连成劫持到团山子派出所,后被非法关進依兰看守所。在八监号,恶警唆使该监号恶犯人二黑子经常对我拳打脚踢,刨背,就是把我按跪在床上用手把头按着,抬高脚,用力刨后背一连五脚,刨的我半天喘不上气来,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每天还得盘腿坐很长时间,一直持续58天的非人折磨被非法向家人勒索8000元后才放回家。

2002年中共“十六大”前,团山子政府预谋把我送依兰县洗脑班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多日。当时是秋收正忙之际,不但我不能秋收,还逼迫我家人领他们到亲属家寻找我,还叫嚣,找不到我所有的车、人的费用,全让我家负责,一天多则出五、六辆车,少则二、三辆,连续骚扰六、七天亲友,让我的家人和及亲朋好友整天提心吊胆,对他们造成很大伤害和经济损失。

2003年1月19日我与王海峰去本乡永合村发放真相资料,被村治保主任高凤山和四、五个恶人抓住,他们对我一直连踢带打,高凤山还用水杯粗的大棒子打我的头,把头打的肿很高,左肋骨打折一根,很多部位都打肿了,很长时间才好。团山子派出所警察赵连成等人把我俩绑架到团山子派出所,第二天送往依兰看守所继续迫害。

我绝食反迫害,遭到恶警管教王宇涛、尚德忠指使六、七个犯人把我锁在铁椅子上,用矿泉水瓶插到嘴里,捏住鼻子,往我肚子里灌水,不让喘气,一连灌两、三瓶,连肺里都呛進很多水,疼痛难忍。后来还强迫我打针等,我绝食15天后身体虚弱,皮包骨,生命垂危时才准家人保外就医回家。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

当年的6月13日晚,包括依兰县国保大队队长郑军、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钟崇俊、赵连成等一群恶警突然非法闯入我家,再次非法将我劫持到依兰县看守所。不明真相的犯人三驴子等三、四个恶徒对我拳打脚踢。后来通过讲真相他们都改变了态度。三天后的 6月16日,我被非法关進哈市万家集训队14天,后被转送长林子劳教所迫害。

中午到长林子五大队下车后,恶警队长赵爽带领管教窦育新、郭万机、孙庆雨、副队长强胜国、教导员王凯等人指使恶人刘付海、王志国等人,利用各种手段对我進行迫害,拳打脚踢、电棍电、用铁丝抽、打嘴巴子等,一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被非法关押的多数同修承受不住,剩下四个同修被带進监室罚蹲,蹲到晚上,又被双手铐在二层床的床头上,两臂分开,两手各戴一个手铐,吊铐两天两夜。在吊铐的过程中,恶警王志国对我拳打脚踢。刚放下就逼迫我去奴役劳动,干各种活,多数是挑牙签,每天每人定十几盒的,二十几盒,三十几盒的。完不成,就加班时到十一、二点,再完不成就到凌晨三点半,早五点必须起床接着干,连续就是六、七天。

2004年9月份长林子劳教所把一位法轮功学员打得骨折,法轮功学员整体绝食反迫害。我被一大队队长杨金堂作为“重点”,利用多人包夹我,不让我睡觉,三天后遭暴力野蛮灌食。恶徒明知已插到肺里还用力来回往里插,致使我几天不断咳血。接着把我关到三大队继续迫害,每天仍有几人对我進行包夹,不让和别人接触。十几天后又把我拉回一大队继续迫害。

2005年初长林子劳教所要给我抽血作化验,说是检查身体(现在看显然是为活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做准备)。我们不配合恶警反迫害,第一天他们没有得逞。第三天所里指使三科抽人,科长带队,十几名警察把我们几名坚决不配合的法轮功学员,六、七个人按住一个人,按到靠墙的沙发上强行抽血。在长林子劳教三年的迫害过程中,恶警们多次利用各种方式和手段,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推、掰、蹶、蹲、电棍电、拳打脚踢、上大挂、关小号、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等等。还逼迫填写污蔑大法的表格,不填就打、骂、电棍电、加期。我被非法加期一个月,到2005年10月7日,才回到家中。

2009年10月26日,团山子派出所所长张焕友指使程某对我進行蹲坑、跟踪,并伙同警察赵连成等人将我绑架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张焕友伙同国保一顾姓警察逼迫我签字,按手印,我不配合,顾姓的警察就猛击我的胸部几拳,然后他们几人抓住我的手按了手印。国保大队队长郭庆吉、副队宋宇哲又对我進行非法审问,我拒绝回答,零口供。下午四、五点钟,我被送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

在看守所期间我绝食反迫害。遭恶警看守所所长刘大伟、副所长张毅、警察刘××等人多次送县医院插管灌食。因戴着手铐和脚镣,行走不便,他们嫌我走的慢,就用力拧手铐,推我快走,把脚脖子磨的鲜血直流。灌食中,还不断的指使犯人推管灌食,灌食完后,插管一直不拨出来。有一次十天才给换管。还指使杀人犯打、骂我,24小时戴手铐、脚镣。我就这样被持续关押迫害二十多天。直到11月26日,再次勒索我家3000元,没给任何收据,才放我回家。

在十几年的迫害和反迫害过程中,我遭受如此残酷折磨,但我不怨恨那些参与迫害过我的人,因为我知道他们是被恶党欺骗和利用人,是真正的受害者,是最可怜的人,因为善恶必报,谁也逃脱不了。我真心希望所有被欺骗参与迫害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能明白真相,分清善恶,远离迫害,弥补自己的罪过,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13/七次遭绑架迫害-被敲榨勒索万元-261499.html

2009-11-28: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大法弟子莫志奎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8/213433.html

2009-11-25: 依兰县警察暴力绑架莫志奎 并预谋非法判刑

莫志奎,男,五十多岁,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村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莫志奎抱着小孙女去串门,正走在路上,被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等人暴力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邪党公检法预谋对他非法判刑。

当时,张焕友坐在车内指挥,其他不明真相的警察凶狠的扑向莫志奎莫志奎一边挣脱,一边照顾被惊吓的小孙女。恶警就上前狠命的拉扯孩子,孩子被拉疼了,大声的哭喊。恶警们就用拳脚殴打莫志奎,把孩子和莫志奎一同扔到车上,拉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绑架莫志奎过程中,张焕友又找来国保大队队长郭庆吉、副队长宋宇哲等人,一齐参与了此次绑架。莫志奎被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那里的警察一直不许家属接见。

国保大队为了从莫志奎的嘴里获得一些其他大法弟子的消息,想進一步实施迫害,一直在不断的折磨莫志奎莫志奎绝食抗议迫害,看守所所长刘大伟等人就伙同国保大队将莫志奎戴上手铐脚镣,强行送到医院打针和强迫灌食。莫志奎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凶狠的打他耳光。现在,莫志奎已经绝食抗议20多天,身体极度虚弱,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据悉,为加重对莫志奎的迫害,在公安局局长王庆丰、副局长李柏河的指使下,国保大队编造谎言、伪造所谓的证据,并上报给检察院,现在已转到法院,依兰县邪党公检法预谋对莫志奎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5/213265.html

2009-11-23: 黑龙江省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绝食反迫害
莫志奎,男,五十多岁,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依兰县团山子派出所张焕友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莫志奎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现在已经20多天过去了,遭到残酷毒打和野蛮灌食,恶警多次将莫志奎戴上手铐脚镣强行送到依兰县医院强迫打针,下车时莫志奎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耳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3/213174.html

2009-11-18: 莫志奎绝食反迫害,身体极度虚弱
大法弟子莫志奎自从10月26日被非法关押后一直在绝食抗议,现在已经20多天过去了,身体极度虚弱,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8/212858.html

2009-11-17: 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被关押在看守所
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公安局始终不许家属接见莫志奎

莫志奎,男,五十多岁,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依兰县团山子派出所张焕友等人绑架,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莫志奎一直在绝食抗议非法迫害,遭到残酷毒打和野蛮灌食,十一月十二日,恶警将莫志奎戴上手铐脚镣强行送到依兰县医院强迫打针,下车时莫志奎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打耳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7/212758.html

2009-11-10: 黑龙江依兰县莫志奎被暴力绑架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黑龙江依兰县大法弟子莫志奎抱着小孙女串门的路上,被恶警强行绑架。期间恶警狠命地抢夺莫的孙女,而且殴打莫志奎

事发当天早晨九点左右,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大法弟子莫志奎(现已搬到县里居住)抱着三岁的小孙女去串门,在依兰县城一个小区内莫志奎抱着小孙女从出租车刚下来,一个便衣警察从跟踪来的车上立刻窜下来,上去一把拽住莫的脖领子,不由分说开始抢莫的孙女,没抢去,就掏出手机又叫来三个便衣和警察,其中两个人狠命地抢孩子,把孩子拽疼了,孩子吓得哇哇大哭。这几个没有人性的警察根本不顾孩子的死活,使劲地拉拽,把孩子抢下后扔到警车里,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并喊着:爷爷、爷爷……

孩子的哭声招来了五、六十围观群众,群众看到这样的场面纷纷质问警察的恶行。其中一个警察心虚地说:我们是依兰县公安局的。紧接着又上来五、六个便衣,绑架莫志奎,其中的一个警察狠命的拳击莫志奎的胸口,这些毫无人性的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把莫抬上警车扬长而去。之后把他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一看守所。

老莫被绑架后,他的小孙女受到极度惊吓,经常大哭叫喊着要爷爷,老莫的妻子也抱着孙女一起流泪,他的80岁的老母想念儿子也整日以泪洗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0/212325.html

2008-04-11: 二零零八年一季度多名哈尔滨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78.html

2008-01-31: 黑龙江依兰县莫志奎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被非法抓捕
黑龙江省依兰县莫志奎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在依兰县道台桥镇被抓,现正在团山子乡派出所,派出所正准备勒索钱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31/171444.html

2007-01-11: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一大队大法弟子也在同时抵制迫害,集体绝食,一大队大法弟子遭到野蛮灌食及各种迫害。一大队恶警有队长杨金堂、副队长杨宇、遭迫害的大法弟子:徐宝林、张德龙、郝运输、于闻祥、莫志奎、田英等。

二零零四年年末劳教所组织一次给大法弟子集体抽血,大法弟子莫志奎拒不配合邪恶,遭到一大队恶警野蛮毒打后强行抽血化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146606.html

2004-06-20: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的恶行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团山子乡大法弟子遭迫害必经他手。

2003年1月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被抓后,在依兰看守所绝食一个月后被放出。五月的一天,张焕友等人将他们二人从家中强行绑架,并立即送长林子劳教所劳教。莫志奎被劳教三年,王海峰二年。现已经证实莫志奎在长林子劳教所遭受过酷刑折磨。第一次是毒打;第二次是电棍电;第三次是吊了一天一宿。

2003年十一前两天,张焕友命其手下将团山子村女大法弟子姜连英(女,60多岁)从家中强行非法绑架。并非法搜查她家。搜出几份经文和资料后,在派出所强迫她烧掉。姜连英不听从张焕友的指使,被张焕友送往依兰县看守所,后又送至万家劳教所劳教两年。

张焕友很圆滑,总是以伪善的面目对待大法弟子。即使迫害大法弟子时也表现出服从命令、无可奈何的样子。但事实证明其人作恶时从不手软。

张焕友手机号码:13329310866

2004-06-20: 依兰县团山子乡永合村治保主任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2003年1月,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兴安村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去永合村发真像资校料,被永合村治保主任高凤山等一伙儿抓住,并被毒打,而后高凤山将两名大法弟子举报给了团山子乡派出所。以至二人被分别判劳教三年和两年。

2004年3月8日,团山子乡后浪村大法弟子张德龙、李春发等四人再次去永合村发真像资料,又被高凤山等一伙儿抓住,有的又被其一伙儿毒打。而后高凤山又亲自雇车将他们四人送到团山子乡派出所。此次团出子乡派出所就像破了甚么大案一样,依兰县刑侦科也亲自来人,依兰电视台也到团山子乡派出所录像,并在依兰电视台播出,诽谤大法。高凤山本人也在电视中接受采访,无耻炫耀自己的所谓“功绩”。

据悉,张德龙已被非法劳教三年,现被关押在长林子劳教所。

2003-12-19: 依兰县团山子乡派出所所长:张焕友(去年曾绑架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其中莫志奎被非法劳教三年,王海峰被非法劳教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0.html

2003-07-30: 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大法弟子莫志奎、王海峰于年前做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这是他们第三次被非法绑架。绑架后被关在依兰县看守所两个多月。期间他俩一直绝食抗议,直至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勒索王海峰的家人一万多元后才将人释放并说不会劳教的。回家后派出所经常到家中進行骚扰。

2003年6月13日乡派出所和县里来人又将二人强行非法绑架,当时正是晚上八点多钟,没有说明任何理由。直接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里,并于第二天立即送至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也没有任何手续。直到现在家里对他们的情况仍然音讯全无。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8-04-19: 监狱长:马云飞(音)
政委:宋殿义
副监狱长:刘怀明(教育政委)
副监狱长:田金龙(刑罚)
狱政科长:孙旭 13763437000
刑罚执行科 科长 胥如野
李长安母亲:1514603120815244718139
二大队 徐云龙
七大队 许东
十五大队 张振东
九大队 刘张二
看守大队 万福禄
狱医 郎少义
犬房 金世彬

2017-04-29: 五家派出所所长徐凯电话:13796119995、18845762222
主审法官:胡业林 电话18346585558
主要参与人员

检察院申诉科 张振霆 电话 13945122872
检察员王桂珍
检察员南喜华

审判长 胡业林:18346585558
刑事庭庭长 夏元祥 13936116628
审判员 郑贺 18904803939
代理审判员 徐静 15945109511
书记员 王博 13936058487

2017-04-26: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610办公室(监狱参与迫害法轮功主要部门):
主任张兆云 0451-57307353
13155518555 说打错了,不是本人
杜鹏18004663457 (此人特别邪恶,接到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电话后,就骂人,嚣张地说:“就是我让人抓去关禁闭的,这事我已经干了十年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你们打电话我就抓,就再关十五天等等)

2017-03-11:呼兰监狱迫害高雨林责任人信息:
呼兰监狱:
医院监区副区长腾东明13204621999

监狱610办:
电话0451-57307353
主任张兆云13155518555

狱政科:
电话:0451-57307353
科长许文龙15104668379
崔姓副科长13945658517
郭姓科长13114608797
杜鹏18004663457(职务不详)

2017-02-14: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信息: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