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 哈尔滨 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7-03-12:
黑龙江省哈尔滨呼兰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

获悉,呼兰监狱10监区有2名法轮功学员,2监区有1名法轮功学员因不穿囚服,大约从2月初被关小号迫害,希望被关10监区和2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去看望。


2016-12-11:
曝光黑龙江省呼兰监狱、女子监狱仍关押迫害众多大法弟子

一、黑龙江省呼兰监狱,目前仍关押着数十位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近日,鹤岗市许士达被迫害,已关小号一周多,请及时通知家属。

二、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目前仍非法关押200左右大法弟子,集训监区、十一监区还实行强制转化迫害大法弟子,不许炼功、发正念,包夹有打骂、捆绑暴力行为,前一段时间,被打伤的李二英身体虚弱,已不能正常行走,自6月28日入狱,已绝食180多天。



2012-05-09: 黑龙江呼兰监狱关小号迫害大法弟子张林
被呼兰监狱12大队迫害的大法弟子张林,2012年5月6日因在车间听MP3,被副狱长张树民为首的几个恶警看到后,关进禁闭室(也叫小号)折磨。

呼兰监狱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任务,通过各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其中包括由多人日夜看管罚站不允许睡觉;长时间坐小板凳;从事超重体力劳动;殴打;推掰掘(按住人后将身体的各个关节,包括胳膊、腿、手等,用力弄到正常人无法承受的位置);强行灌食;用各种器具抽打身体各个部位,包括手心脚心等,例如用小白龙(白色塑料管子),铁丝,木棍等;关押小号,也叫禁闭室,每天只给不够一顿吃的酸馒头,不给水,喝水从便器里取水喝;扣地环,将手和脚都扣在地上;长时间“开飞机”,让人站着,腰弯到最低,胳膊从后面抬到最高;上死人床,将人手脚分别捆在床的四个角,把人悬空拉着;用针扎手指尖;用多个刑事犯包夹,不许看书,炼功,不许大法弟子间说话;不允许接见;用打火机烧身体的某个部位;电棍电击;冬季开窗户,并从头上开始浇凉水;将人弄到床下,床上用人坐着,使床下的人身体贴在腿上,无法呼吸和直腰;胳膊反绑着用绳子吊起来;每天长达10多个小时的“码坐”,盘腿坐着不让动;4个人睡一个单人床或者8个人睡一个双人床等等。呼兰监狱副狱长张树民主抓所谓的“改造”工作,迫害大法弟子,与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呼兰监狱刚开始迫害大法弟子的时候,教改科科长陈维强曾到全国各地学习迫害手段,并且曾将黑龙江女子监狱的犯人请到呼兰监狱参与迫害,所使用的手法惨无人道,令人发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9/二零一二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57035.html

2010-10-11: 黑龙江呼兰监狱近日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加剧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近日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迫害加剧,24小时打压迫害,强制写所谓的“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参与迫害的有大队长:王富
副队长:陈齐
米队长、马勇、郑太平、刘守义、林道治、王治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1/230814.html#10101023118-1
2008-12-18: 哈尔滨市呼兰区呼兰监狱集训队迫害大法弟子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呼兰区呼兰监狱集训队非法关押、迫害七名大法弟子。在恶警的指使下,以何岩为首的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8/191820.html

2008-09-14: 哈尔滨呼兰监狱恶警吕允磊的恶行
吕允磊原九监区干事,因殴打犯人被调到三监区。到后,积极听从邪党的命令。

零六年夏季,吕允磊恶警逼迫大法弟子车立民出工干活,并用拳打胸口数下,脚猛踢头部二十几下,致使车立民头痛、头昏、恶心数日。

2007 年11月恶警吕允磊、刘大海逼迫大法弟子初敬元写保证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所谓的四书,初敬元不写,恶警吕允磊就用脚猛踢初敬元的头部、胸部使初敬元当场昏倒过去,刘大海拿水往初敬元的嘴里倒,醒来后被吕允磊押进小号继续进行折磨。把初敬元固定在铺板上,成大字型一动也动不了,非常非常痛苦,这种刑一般都超不过七天,时间长乐可能导致残废,而初敬元整整被锁了十天,十五天后才解除小号。(刘大海现已遭恶报,得了肝癌和肺癌,正在家休养。)

2008年初,吕允磊以初敬元不转化为由不让其接见家人,连电话也不能打,家属来了多次都未能见面。

2008年5月,吕允磊让初敬元干活为由,恶言相加,辱骂初敬元,还侮辱大法,诽谤师父。

2008年5月19日,呼兰监狱播放了黑龙江公共频道污蔑栽赃“法轮功”的录像,内容是:长春杀人案。所有的在押人员必须得看,看后要全狱的犯人必须都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攻击,并且要写承诺书还得签名。

奥运期间,邪党下发长达几页的命令至监狱:要严密监控抵制“法轮功”。其间,初敬元多次遭到搜身,没有可拿的就把初的小镜子没收。一天对大法弟子王成无故搜身,拿走了他的歌谱。恶警不定期不定时的搜身、搜监,甚至有时要把裤头脱下来检查连普通犯人也不放过,还说打就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4/185793.htm

2008-05-19:
揭开呼兰监狱“现代文明监狱”的面纱
呼兰监狱位于哈市呼兰区,几年前被评为“现代文明监狱”,经常有司法局、“兄弟单位”来此参观、“学习”。表面上冠冕堂皇,其实,掀开美丽的面纱,露出的却是鲜为人知的丑恶与残暴。

(一)、逼迫在押人员超时、超强劳动

监狱法和司法部规定在押人员每天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星期日、法定假如要休息,不得擅自延长奴役劳动时间,不得擅自剥夺休息的权利。但呼兰监狱一年到头从未休过星期日,法定假日也打折扣,例如以前“五。一”黄金周法定假日七天,监狱只休3~4天,有时只有2天。而且常年的每晚都加班,05年以前加到半夜 12点或凌晨2点,05年以后加到晚上9~10点。2008年2月,迫于国际舆论压力和奥运临近等原因,每天晚上的加班暂时取消,但变相延长白天的奴役劳动时间,早上4点30分起床,5点开饭,吃完后马上到车间劳动,中午吃完饭后没有午休,马上开始干活,晚上5点30分收工,这样前拉后抻后,一天的劳动时间都超过11个小时。谁要是不出工或变相“怠工”就会遭警察殴打、关禁闭一个月。

(二)、克扣在押人员伙食,利用“小灶”牟取暴利。

监狱法、司法部有规定:在押人员每人每月都应吃到一定数量的植物油、肉、蛋和蔬菜。但监狱伙食极差,用猪下水油替代植物油。除端午节每人发3个鸡蛋外,一年到头吃不到鸡蛋。原来规定的肉也被换成了难以咬烂下咽的质量很差的“牛蹄筋”和变臭的小鱼、碎鱼团。面粉经常是发霉了还在用,他们说这是特惠的就买这样的,以次充好,以便以公肥私。食堂设了“小灶”,菜的价格奇贵,例如:一小碗“地三鲜”卖12元,一小碗“熘肉蛋”卖16元,干豆腐12元一袋,里面装 9~10张干豆腐,大豆腐10元3小条(大约2斤多,在外面也就3~4元钱),炸熟的植物油(放辣椒末)2斤的白塑料桶装不满(约1斤6、7两)卖25元一桶,“小灶”窗口是某位警察包下来的,为谋暴利,没有约束的任意涨价。平时食堂的菜,无论从数量还是质量上都达不到规定的伙食标准。

(三)、不按规定给在押人员提供亲情电话和疾病治疗

监狱规定每名在押人员半个月有一次打电话的时间,但很多大队(尤其是九大队)为了不影响“产量”擅自取消,有时三个月才能打上一次电话,造成家人过份的担忧。监狱规定:每周在押人员有一次看病的时间(一般为半天),但生产紧时也被无故取消,平时有病狱警也不愿意领你去看,如果给他们两盒烟,他们就会很“痛快”的领你去看病。

(四)、利用在押人员编写“创建材料”,代写干部的工作记录等资料。

呼兰监狱每个监区都设有“学习委员” 这一“职务”,由有文化的在押人员担任,由此“学习委员”牵头,找一批在押人员编写呼兰监狱创建现代化文明监狱所需的各项资料。平时干警的工作记录、入党申请书、甚至党小组会议记录等也让“学习委员”代写。(党小组会不开,只是让“学习委员”凭题目编出发言内容)。

(五)克扣在押人员应得的劳保待遇、加班报酬。

在这点上,每个监区克扣的程度不同,以九监区为例,几年来在押人员从未得到过规定中的毛巾、香皂等劳保物品,但每隔一段时间,干部总会让几个有关系(走后门)的在押人员(和狱警关系好)在“劳保发放记录”上写下每名在押人员的名字,等上级检查时就说这些劳保已经发过了,而检查人员也是“心知肚明”,他们从不到在押人员中询问。2005年,九监区大队长李刚将200多“在押人员”的加班报酬(每人平均100多元)克扣,暗地里找人在“发放单”上签上每个人的名字,以此“证明”钱已发完了。2006年九大队做棉囚衣、棉囚裤,李刚授意在押人员偷工减料,少放棉花,攒下的棉花没上交,而是用来做流行款式棉衣出售获利。

(六)干警利用职务之便替在押人员“办事”而谋私利

呼兰监狱在押人员中现金、手机甚至是“盐酸曲马多”等“准毒品”、白酒等都是各监区干警偷拿进来以高价卖给在押人员,从中牟取暴利。表面上也在打击,暗地里却另搞一套。干警还收取好处费,给在押人员“照顾”。家里花几千元钱,在押人员就可以当上积委会中五个委员之一(也就是“犯人头”)。

(七)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修炼者。

自2002年自今,呼兰监狱已非法累计关押法轮功修炼者一百多人,其中几乎每个修炼者均遭到不同程度的体罚、殴打、辱骂等方式的迫害。监狱虽然对干警有一个“六不准”的规定,(“六不准”的第一条:不准以任何方式对在押人员进行体罚、虐待……),但在对待信仰问题上却知法犯法,出卖自己的良心,为名、为利,踏着大法修炼者的鲜血升官发财。这方面的案例请参见《明慧网》历年来的报道。

事实证明,呼兰监狱确是一个人间地狱,在此将其恶行曝光,旨在希望民众对其明真相、识丑恶。更希望有识之士奔走相告,让更多的正义之士参与到捍卫自己合法权益中来。解体人间活地狱,让善良无辜的好人获得自由,让本该和谐的社会得到真正的和谐,让丧失人性的恶人们得到应有的法律上的严惩和良心道德上的谴责。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9/178769.html

2008-02-23: 揭露呼兰监狱十二监区、集训地暴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3/172972.htm

2007-10-01:
呼兰监狱恶警迫害大法弟子刘志敏

9 月13日十五大队恶警李明东来监舍叫大法弟子刘志敏出工作劳役。但刘志敏因前一段时间被呼兰监狱教改科恶警陈为强和李明东迫害,插管强行灌食,食道、咽喉、和胃部都遭到不同程度的伤害,一直没有恢复。所以不能出工,恶警李明东说:“不出工,把你押小号。”刘志敏以绝食抗议这种野蛮迫害。

9月14日十五大队恶警戴国强指使犯人将刘志敏拖到车间。

9 月15日十五大队恶警孟德琛指使四名犯人将刘志敏拖下床,当时刘志敏只穿内裤,恶人把她拖到地上、拖出监舍门,抬到车间。放在地上并指使犯人在整个车间里拖着走,恶警孟德琛并对刘志敏进一步的谩骂和威胁。刘志敏对他说:“你这样做要考虑后果。”孟说:“我什么也不在乎。”

现在刘志敏夜里翻身都十分艰难,胃部不适加重,身受伤病折磨。

2007-05-10: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九监区恶警刘凯的恶行
呼兰监狱九监区一分监区干警刘凯在任中队指导员期间期间,先后对大法弟子刘宇、由大兵、齐长印、张策、张健等五人進行不同程度的打骂、体罚、关禁闭等,利用犯人打骂等方式迫害。其恶行曾于07年1~3月份在明慧网日光曝光过。现将其迫害张健的新暴行曝光如下:

07年2月7日晚,张健炼静功时被大队副教导员刘凌峰看到,2月8日在他指使下一中队刘凯、张传宝在办公室内将张健殴打半小时,打耳光,张倒地后中,用脚踢脸部、胸部,致使张健耳出血,肋骨肿胀,头昏耳鸣,听力下降。9日晚在刘凯指使下,犯人安宝生对仍炼功的张健用脚踢,张健忍受不了情况下用头撞碎玻璃2块。10日,张健被关禁闭一个月,期间一直扣地环(戴手铐、脚链锁在地上起不来不大便靠别人照顾)。恶警刘恺虽被多次讲清真相但仍不思悔改。

此人(刘凯)性格暴烈易怒,平日里对犯人经常打骂并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犯人钱物,少则500元,多则2000元,仅05年全年收贿达两万元。品行极恶劣,为彻底制止行恶,让世人看清中共邪党在利用甚么样的人迫害法轮功,建议狱外同修将刘凯收贿、打骂犯人、大法弟子之事上明慧网曝光;制作真相材料在狱警居住小区等地散发;

九大队电话57307105闻,刘凯手机13199524539,可打真相电话;也可以举报信形式报到劳改局、省司法厅(厅长刘义昌82297017)、中纪委监察010-45014567。

附录:(1)刘凯收受犯人钱物案例:犯人孙明哲中200元,揣红岩两千元两次,香烟4条。袁中林一千元两次、香烟2条。刘军五百元两次、香烟4条。陈杰五百元1次、香烟2条。王世峰五百元两次、香烟2条。张洪亮五百元1次、香烟2条。安宝生五百元两次,香烟2条。况雪杉两千元两次,香烟4条。刘文五百元,香烟2条。车红兵五百元,香烟2条。杜光夫五百元,香烟2条。陈卓两千元两次,香烟4条。王志新一千元,香烟2条。

附录:⑵打骂其他犯人。仅举07年的。2007年1月,犯人单卫光被刘凯毒打,刘将其头往上墙撞,头部大包很久才消。07年3月10日,刘凯酒后因琐事毒打犯人李闯,致使李闯眼部青肿一个星期才消。因犯人怕报复,收贿之事核实较困难,打人之事相对容易些。但也有刚直不阿的犯人李闯、鲍会有、杨立春公作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50.html

2007-03-31:呼兰监狱现在正在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呼兰监狱现在正在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逼迫大法弟子写所谓的“四书”,让犹大讲演散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151898.html

2007-01-18: 揭露哈尔滨呼兰区监狱恶警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24.html

2006-04-10:呼兰监狱不让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与亲人见面

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的大法弟子亲人要求与家人见面,恶人不让见,他们的所谓的理由是“不转化就不让见”。现已经有的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基训大队一年也不让见的。

最近有大法弟子家属前去,目地是必须见人,并向他们揭露苏家屯集中营和讲清真相,要求见基训大队长,可是大队长不露面。


呼兰监狱:一米五宽的铺位睡十二人
2005年3月9日,我被关押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这里的警察不仅在精神和身体上利用犯人迫害法轮功学员,甚至连睡觉的床铺都被警察利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一米五宽的铺位曾被强制睡六七人以上,甚至十二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2/12/116355.html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共六百多人,其中大法弟子三、四十人,他们的衣服上大部份被用红油漆写上两个大字“严管”,以便与其他犯人区别,并且不许与其他犯人接触、言谈,连其他犯人与大法弟子接触的都被罚站墙根一周。恶警用拖布杆缠上胶带或塑料布,专门来毒打大法弟子。其中一名叫张小东的大法弟子,多次被用此棍毒打。还有一位不知姓名的六十岁左右的大法弟子被连续数日罚站墙根。监狱集训队长张海良纵容、包庇手下年轻恶警对大法弟子实施非人道的迫害,其行为邪恶至极,天理难容。
  1. 犯罪嫌疑人: 刘军, 男

犯罪嫌疑人: 刘军, 男

2003-11-22: 刘军是呼兰监狱(原葛志监狱)卫生科教导员,自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刘军为了保住他个人的利益,丧尽良心,变本加厉地迫害大法弟子,在2003年夏季,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后送进呼兰监狱,有几个人被分到卫生科由刘军看管,第二天刘军就让大法学员坐小板凳,小板凳宽是一寸,长约三、四寸,从早晨4点到晚上9点,一直面向墙壁坐着,不准动一动,连续迫害了三天。问他为什么这样迫害大法学员,他说这是中央的密令,你们不转化就不给我们工资。(刘军手机号: 13303640266)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