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铁岭市 >> 胡英, 女, 43

胡英
大法弟子胡英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调兵山看守所,身体极度衰弱。看守所的狱医李成强对她不择手段的迫害。
个人情况: 铁岭市是原东北输油管理局(八三)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省铁岭调兵山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6-2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陆贵海(妻胡英) 胡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4-07: 被马三家迫害精神失常的三十名法轮功学员(图)
据明慧网报导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包括被迫害精神崩溃在马三家死亡的),有的几年都没有好转,还是疯疯癫癫的;有的在法轮功学员的帮助下有所好转,但精神状态不如从前;有的回到家不长时间,就失去了生命。
马三家的警察在摧残法轮功学员时毫无人性地说:“不放弃『转化’,有多少得精神病的!”
下面是这些法轮功学员名单与情况简介:
....
29、 胡英,铁岭市原东北输油管理局(八三)职工,2008年7月再次遭中共警察绑架,被关入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遭到过严管迫害、折磨,曾被送医住院多次。最 近其家属在探监时发现,胡英 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连家人都不认识了。监狱警察向家属索要三百多元医疗费,并出示医院的医疗监定书,监定为“精神分裂症”。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7/221122.html

2009-11-11: 辽宁省女子监狱城殴打折磨大法弟子
辽宁省女子监狱城,位于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是辽宁省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其中二监区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监区。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有管教科长张某、分队长警察夏兵、陈雪娜、张盼、王丹,监区大队长徐中华。

下面是二监区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一)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关小号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份,三名法轮功学员李凤云、叶红梅、古丽英被搜查出经文,随后恶警张某将他们关入小号里,折磨虐待,不给饱饭,每顿饭只给两个鸡蛋大小的玉米面窝头,没有菜,只有几根咸菜条,微量生活用水。

史良容是一名刑事犯人。在狱里,她同法轮功学员接触从而明白了真相。她学会了背《洪吟》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此事被恶警张科长知道后,下令把史良容送到小号里关押迫害,让她认罪。史良容拒不认罪,仍念“法轮大法好”。十五天后,管教才把史良容从小号里放回。

(二)二监区恶人王丹指使殴打大法弟子

二监区分队长王丹,女,三十多岁,为人心狠手辣,尤其对待法轮功学员更是毫无人性。

一天,王丹把坚修大法、拒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李乃艳叫到警察办公室,关上门,指使恶犯人(聂春玲、吴少娟)残暴殴打李乃艳。三十分钟之后,李乃艳遍体鳞伤,全身浮肿,昏迷不醒,命悬一线。

王丹叫人把李乃艳抬出办公室,再抬到排车上,坐电梯到楼下。王丹请示狱长,狱方怕出人命,之后把李乃艳送到沈阳市医大二院和医大四院。经过医护人员二十多小时的紧急抢救,李乃艳终于脱离危险。第三天,李乃艳被送回监狱。王丹因此事而被调到其他监区。

(三)管教大队长张某指使犯人折磨大法弟子胡英

二零零九年一月初,铁岭籍的大法弟子胡英被送到女子监狱城三监区,迫害两个月后,转送到二监区四分队。由于胡英身体和精神状况极差,出不了工。管教大队长张某指使恶犯人李永杰看管包夹。李永杰经常无故殴打胡英,白天监舍里只有几个看号子(夜里值班)的人,别人都去车间出工了。李永杰在监舍里打人,肆无忌惮,有恃无恐。

他们不但折磨胡英,还不给胡英吃饱饭。胡英现在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劳动能力。每天眼睛直勾勾,走路缓慢,不认人,即使家人也不认识,来例假都得别人帮着换手纸。恶犯叫她干甚么,她就干甚么,叫她骂啥,她就骂啥,不骂就挨打。有时不知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1/212424.html

2009-10-04: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导)大法弟子胡英遭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折磨九个月,现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铁岭大法弟子胡英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再次遭中共警察绑架,被关入辽宁省女子监狱,期间遭到过严管迫害、折磨,曾被送医住院多次。最近其家属在探监时发现,胡英已被折磨得神志不清,连家人都不认识了。监狱警察向家属索要三百多元医疗费,并出示医院的医疗监定书,监定为“精神分裂症”。

目前,尽管胡英已精神失常,但监狱仍拒绝放人。她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二监区。

以下是胡英遭迫害经历简述:

胡英,女,四十三岁,辽宁省铁岭市是原东北输油管理局(八三)职工。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家庭变的更加和睦幸福。

九九年七月邪党迫害大法开始后,胡英多次進京上访,为大法讨还公道,并向身边的世人讲述真相。十年中多次被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铁岭教养院、辽阳教养院、沈阳马三家教养院和辽宁女子监狱,遭受了关禁闭、电击、高强度超负荷劳动、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等种种迫害。

二零零五年四月,胡英被非法判刑四年。在非法关押期间被迫害出现肾脏病症,生命一度奄奄一息,监狱这才将她放回家,那时她的体重只有五十多斤,皮包骨,不能行走。

身体极度虚弱的胡英回家后也无法得到安宁,小区邪党人员每天上门骚扰她,胡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辽宁省调兵山市公安局在“维护奥运稳定”的幌子下,再次绑架了流离失所中的胡英,并对她進行吊铐、毒打,七月六日,恶警把伤痕纍纍的胡英转押到铁岭市看守所;九月二十九日又把胡英转到调兵山市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一月,调兵山市公安局将胡英关入沈阳监狱城的女子监狱。监狱因她身体检查不合格而拒收。调兵山市公安局恶警不死心,把抄胡英家所得的钱作为好处费送给监狱,监狱方拿到钱后当时就答应收下胡英

胡英先被关在女监三大队,后被转到二大队。在这九个月的监牢中,她遭到过严管迫害,受尽各种折磨,曾被送医住院多次,直至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辽宁省监狱对胡英被迫害致此负有直接责任,而狱方不但不放人,还向家属索要所谓医疗费。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和人权组织能够对此给予关注,并伸出援手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已经历时十年之久的残酷迫害。

我们也深信,无论是谁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在不远的将来,终有一天必定会受到良心的谴责、道义的拷问和法律的审判,因为天理长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4/209658.html

2009-09-22: 铁岭市大法弟子胡英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据悉,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胡英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严重的酷刑迫害,家属接见时发现她神智不清,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认识,怀疑是被恶人注射不明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2/208817.html

2009-09-21: 铁岭胡英在沈阳监狱城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辽宁省铁岭市大法弟子胡英,2009年1月初,被调兵山市公安局送入沈阳监狱城的女子监狱。在体检时,身体不合格,监狱拒收,调兵山市公安局。不死心,把抄胡英家时的钱送给监狱作为好处费送给监狱,给钱后当时就收下。胡英被分到三大队,后又转入二大队,在这九个月的监牢中,一段时间的严管迫害下,胡英受尽各种折磨住院多次,现神智不清,迷糊状态,现住院抢救,但监狱仍不放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1/208729.html

2009-01-12: 胡英被调兵山市邪党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七年
2008年12月下旬,调兵山市邪党法院秘密开庭,对大法弟子胡英(女,辽宁铁岭)進行非法判刑七年,之前胡英家属曾找了四位律师進行上诉,遗憾的是这四位律师都迫于邪党的压力不敢受理,当时警方,狱方不让家属接见,推脱元旦以后才能见面。

可是当家属在2009年1月6号去看望胡英时,调兵山警方已于1月4日把胡英送往沈阳女子监狱城。在调兵山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胡英被锁在地板上(手上,脚上都被锁在地板上)并被剥夺上厕所的权利,大小便都便在裤子上,胡英自从2008年7月被非法关押以来遭受到非人的折磨,已经面目皆非,一个完全正常的健康人,被迫害成一个奄奄一息的依靠医院就医的非正常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2/193366.html

2008-12-27: 辽宁铁岭大法弟子胡英被调兵山非法庭秘密判刑七年
大法弟子胡英家属12月25日到调兵山法院了解胡英的情况,法院对家属说胡英被判刑七年,家属指问开庭为甚么不通知家属,法院人回答满18岁就可以不用通知家属。家属要求与胡英见面,他们说过完元旦再说。家属非常担心胡英的身体状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7/192357.html

2008-12-09: 辽宁铁岭市法轮功学员胡英被终日锁在看守所地板上
辽宁省铁岭市女法轮功学员胡英被非法关押在调兵山市看守所,至今已持续五个月了,胡英终日被锁在地板上,身体已极度虚弱。

胡英的所谓卷宗已被移送至调兵山检察院,亲属已聘请了律师,但律师害怕中共公安部门迫害不敢接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9/191362.html

2008-12-01: 辽宁调兵山大法弟子胡英被迫害情况补充
辽宁省调兵山大法弟子胡英(女)现被非法关押在调兵山看守所,身体极度衰弱。看守所的狱医李成强对大法弟子胡英不择手段的迫害,用极其邪恶的手段终止胡英绝食反迫害。胡英在非法关押期间出现肾衰症状,不能排尿,看守所坐视不管,胡英腹腔胀痛难忍,以头撞墙,惨叫声传遍整个监所。李成强看后果严重,迫不得已于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才带胡英去医院、靠导尿管导尿。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晚约七点多,调兵山市公安局在惠安小区砸破胡英流离失所租住的二层楼玻璃,破窗而入,抢劫的物品有: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资料、光盘、纸张、床、家俱、锅碗瓢盆等,共抢劫财物价值人民币三万八千元(其中现金八千多元)。七月六日把伤痕纍纍的胡英转押到铁岭市看守所继续迫害。铁岭看守所见胡英伤势过重怕担责任,九月二十九日又把胡英劫持回到调兵山市看守所,至今已非法关押迫害四个多月。

下面是目击者在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九日在调兵山医院门口见到大法弟子胡英的情况:

十月二十九日,在调兵山市人民医院的门口处停车场地上,有一个女子穿着号服,走两步就摔倒在地上,看起来身体非常虚弱,她的身后有两名手持电棍的武警;一名身穿警服的女警和一名四防人员看着,警察一边看着一边喊她:“起来,走!”医生证实是法轮功学员,据目击人描述可以肯定是胡英

几天前胡英的丈夫找到警察张凤来了解胡英的情况,张凤来说这案子已交到法院不归他们管了,如果你们家属不服就去找律师。

九年来,大法弟子胡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屡次遭受邪党非法关押、酷刑折磨。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访,被劫持到北京西城看守所迫害,遭到殴打、体罚、不让睡觉、戴刑具等折磨,十二月初被劫持到铁岭教养院;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日又被转到辽阳教养院,每天被强制干二十个小时奴役;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一月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铁岭县公安局政保科,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再一次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遭受了关禁闭、电击、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等种种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批捕并关入沈阳市看守所,在二零零五年四月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这期间被迫害的肾脏出了毛病,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那时体重只有五十多斤,皮包骨,不能行走。 回家后也不得安宁,遭到社区邪党人员每天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调兵山看守所的狱医李成强自1999年就在看守所工作,他亲眼目睹了几百名大法弟子的進京上访被关押、判刑、劳教,见证了大法弟子为坚持信仰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佩服,深深知道这一群人是非常好的人,可是他为了他的那碗饭出卖了他的良心,他对大法弟子绝食抗议迫害的理念是,这是我的工作,不要给我找麻烦,我没法向上面交待,他被他的这个邪恶的理念指使着恶毒的给大法弟子野蛮灌食,大法弟子王洪书在被恶警张福才非法抓捕时腰被踹折,钢板错位下肢瘫痪的情况下野蛮灌食,他指使杂役捏住王洪书的鼻子用钢筋撬嘴,灌辣椒水,灌酱油,叫嚣不马上终止绝食就灌大粪汤,导致王洪书的所有门牙被撬松动。大法弟子尹丽萍被迫害下肢行走困难的情况下,还把她大字形用几十斤重的铁镣子锁在地板上,不能动,大小便都得靠人接。李指使杂役捏住她的鼻子用钢筋撬嘴野蛮灌食,灌浓盐水,在给尹丽萍灌食前把监号里心脏不太好的在押嫌犯转移到别处,可想那是多么的恐怖。尹丽萍被他们野蛮的灌食差点窒息致死。以上列举两例他的恶行是因大法弟子胡英还在其迫害下非法关押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190824.html

2008-11-20: 辽宁调兵山市恶警预谋進一步迫害胡英
2008年7月4日,辽宁省调兵山市公安局以“维护奥运稳定”为名把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胡英绑架后吊铐毒打、非法审讯,7月6日把伤痕纍纍的胡英转押到铁岭市看守所继续迫害。铁岭看守所见胡英伤势过重怕担责任,9月29日又把胡英押回到调兵山市看守所,至今已迫害四个多月。

胡英被非法关押在调兵山市看守所,每天靠导尿管导尿,痛苦得用头撞墙,监管大队长臧景林(女)、管教王立群给胡英戴上大脚镣子,锁在地板上。恶警不准家人探视。

最近了解到调兵山市公安局恶警罗织罪名,把胡英的案子移交调兵山市检察院,预谋对胡英進一步迫害,现已非法批捕。

九年来,大法弟子胡英屡次遭受非法关押、酷刑折磨。九九年十月進京上访,被劫持到北京西城看守所迫害。一進看守所,就被逼脱光衣服搜查,遭到殴打、体罚、不让睡觉、戴刑具等折磨;十一月十三日被遣送回铁岭市、关押在铁岭看守所;十二月初被劫持到铁岭教养院;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日又被转到辽阳教养院,每天被强制干二十个小时奴役;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九日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九日被释放。二零零二年一月去发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被绑架到铁岭县公安局政保科,二零零二年三月被非法劳教三年,再一次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遭受了关禁闭、电击、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等种种迫害。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批捕并关入沈阳市看守所。,在二零零五年四月我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这期间被迫害的肾脏出了毛病,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那时体重只有五十多斤,皮包骨,不能行走。 回家后也不得安宁,遭到社区邪党人员每天上门骚扰,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0/190099.html

2008-10-31: 调兵山市胡英自述八年来的遭遇
2008年7月4日,辽宁省调兵山市公安局把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胡英绑架后吊铐毒打非法审讯,7月6日伤痕纍纍的胡英又被非法转押到铁岭市看守所迫害,铁岭看守所见胡英伤势过重怕担责任,9月29日又把大法弟子胡英押回到调兵山市看守所進行新一轮迫害,至今已迫害近四个月。胡英每天靠导尿管导尿,痛苦得用头撞墙,监管大队长臧景林(女)、管教王立群给胡英戴上大脚镣子,锁在地板上。恶警不准家人探视。大法弟子胡英现在生死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1/188932.html

2008-10-30: 辽宁调兵山市大法弟子胡英被迫害
十月二十九日,在调兵山市人民医院的门口处停车场地上,有一个女子穿著号服,走两步就摔倒在地上,看起来身体非常虚弱,她的身后有两名手持电棍的武警;一名身穿警服的女警和一名四防人员看著,警察一边看著一边喊她:“起来,走!”医生证实是法轮功学员,据目击人描述可以肯定是胡英。去医院干甚么去了,目前不得而知。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30/188885.html

2008-10-13: 辽宁调兵山市胡英、那玉颖被严重迫害
辽宁省调兵山市大法弟子胡英、那玉颖被恶党警察绑架,胡英被转移关押在铁岭市,被迫害的极度虚弱,近三个月不能進食,恶警不准家人探视,3天前,又由铁岭市押回调兵山市看守所。那玉颖在调兵山市被迫害的两次心脏病复发去医院抢救。

调兵山市公安2008年7月4日把大法弟子胡英(曾用名小红,女,43岁)从家里绑架后,7月6日非法关押到铁岭市看守所迫害,又于9月29日又押回到调兵山市看守所進行新一轮迫害,至今天已十馀日。胡英每天靠导尿管导尿,痛苦得用头撞墙,监管大队长藏景林(女)、管教王立群给胡英戴上大脚镣子,锁在地板上。

7月4日下午,那玉颖(女,56岁,那玉影)是在路上行走时,被调兵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凤来拦截绑架,5点多又非法抄家。早在 2007年正月,张凤来曾拦路劫持过那玉颖一回,都一无所获。这次那玉颖被关押在调兵山看守所期间被迫害成心脏病,送医院抢救两次。9月29日,调兵山市公安又把大法弟子那玉颖送往铁岭市看守所進行关押迫害。

检察院把关于那玉颖的卷宗退回公安局,原因是没有事实。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3/187619.html

2007-04-02: 马三家女二所二零零二年底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
2002年12月22日,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又一次灭绝人性的对大法弟子疯狂迫害,整个女二所的所有建筑物内都是上刑的场地,如:走廊、楼梯转角、厕所、食堂、暖气管上、门框上、小号等等,都是刑场。

恶警们使用的酷刑和刑具有:高压电棍、吊铐、冷冻(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下,将大法弟子的外衣剥掉,门窗打开,只穿内衣)、上大挂、毒打、精神摧残、摧残性灌食、奴役、折磨性盘腿(用黄色胶皮死缠)、不让睡觉、喝水吃饭、洗漱、大小便、水桶扣头后由一帮恶人疯狂毒打等等。恶警们扬言: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并说这是上面的命令。

大法弟子黄桂芬,女,四十二岁,辽宁抚新人,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石宇等用绳子将双臂从肩头和腋下反背过去捆住,在二楼的三角库内吊在房梁上,来回抻拉,当时围观的十几个恶警在哄堂大笑,说黄桂芬的胳膊还挺结实。一直到听到黄桂芬的胳膊发出了断裂声,才住手。一年后,黄桂芬在一楼仍然全身瘫痪、不能行走。当时黄桂芬全身肌肉严重拉伤,胳膊被恶警指使接反向错位,被单独扔在小号,大小便没人管,这样过去两个月,房间里都進不去人,恶警还扬言她是装的,反辱骂黄桂芬无赖,并给加期三个月。

大法弟子胡英,女,四十二岁,辽宁铁岭人。于2002年12月,被恶警王晓峰、张春光、薛凤用高压电棍电击嘴、手心、手背、脚心等身体敏感部位,从上午十点开始到下午一点半,以致胡英嘴异常肿胀,手背全是血。酷刑过后又被恶徒直接送小号冻了二十二天,手脚冻伤肿起二寸多的厚度。回来时,全身失去知觉,面貌痴呆,坐不住,倒下就起不来。就是这样,她仍被恶警铐坐在床头上,长期定位,并且这个定位姿势被强迫折磨长达两年半之久。也就是在这两年半时间里,胡英一直被铐在床上,没有正常休息过。受过这种折磨的还有大法弟子张春梅、苏意文,时间分别是三年、二年。

2002年期间,在马三家女二所遭受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有:夏宁、王丽、王付丽在三大队遭迫害,潘静、米艳丽(二大队)、张春梅、田丽、胡英、张海燕、苏意文、王云洁、孙娟、王翠英、李黎明、姜伟、孙艳君、齐振荣、方彩霞、宋秀婷、宋彩虹等人。

2004年6月下旬,恶警苏境、王乃民、王晓峰、薛凤、崔红、石宇、戴玉红等人再次加重迫害手段,非法批捕胡英、王丽、苏意文、米艳丽和一名不知名的大法弟子,准备送往大北监狱迫害。现据可靠消息,王丽和不知名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年,在沈阳监狱城遭迫害,胡英和苏意文已出魔窟,米艳丽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52001.html

2006-06-28: 电刑、奴役、暴力洗脑──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对女大法弟子的迫害
1999年7月22日,中共江××政府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批的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辽宁省铁岭市教养院奉中央及省610办公室的命令,于1999年11月份成立了女队,专门非法关押多次進京上访的法轮功女学员。

铁岭教养院女队自1999年11月份成立以来,先后非法关押了二十多位法轮功女学员,他们是李玉芹、刘淑媛、贾立文、金淑子、徐兰芳、孙宏艳、郜宏光、徐彩艳、胡英、金贞玉、谭琦、陈玉芝、张淑霞、张华、张艳、刘兵、陈奇、王彩艳、尹力萍、李文英、任凤华、代静、陈颖、刘非、刘军。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不断的受到人格上的侮辱。刚入教养院,警察以搜查“大法书籍及经文”为名强制女学员脱衣服,甚至只剩下短裤或一丝不挂。

铁岭教养院的李院长及王志斌等恶警奉中央的“打死算白死,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对大法弟子進行酷刑折磨。1999年12月的一天,王志斌将正在炼功的大法弟子刘兵强行带入值班室,铐上手铐。紧接着大法弟子金贞玉因坚持炼功也被强行带進值班室。王志斌手握着电棍问她们俩:“你们知道这是甚么吗,今天让你们亲身感受一下。”然后将几个瓶盖放在桌子上,用电警棍不断的电瓶盖,瓶盖在桌子上乱蹦,火花四溅。然后王志斌疯狂地用电棍电击金贞玉的手背、手心,并强制她握电棍。王志斌边电击金贞玉边愤怒地大叫:“还炼不炼?”金贞玉坚定地回答:“炼。”王志斌近乎疯狂地对她進行电击,直至电累了。大法弟子刘兵在旁边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然后,王志斌问刘兵:“你还炼不炼?”刘兵说:“炼”,王志斌对她進行了电击。第二天,王志斌又将郜宏光强行带進值班室,用电棍电击她的手心、手背,看她还不屈服,就将她按在椅子上,猛烈地在脖子部位电击。

恶警王志斌经常在大法弟子面前传达中央及上级命令,说:“你们死在这里,外面人永远不会知道。上面说了,我们警察将你们打死,不负任何责任,打死算白死。”就是在这样灭绝性的政策下,警察肆无忌惮地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12月的一天,教养院的院长说底下的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不够狠,要亲自观阵,让警察在院长面前执行上级的酷刑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命令,要警察必须“好好表现”。于是,教养院的李院长在旁边坐着观看,王志斌及其他女干警一起对大法弟子下手。他们将大法弟子锁進一个大屋子里,怕里面的人冲出来。然后将受刑的大法弟子强行带進一个小屋,并把门反锁。他们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贾立文的胸部、腰部、后背,强制其屈服,但大法弟子贾立文非常坚定,他们电累了,就又对刘淑媛、徐兰芳等進行电击,贾立文、刘淑媛、徐兰芳都是50岁左右的妇女,她们都近乎昏厥。大法弟子陈玉芝也已50来岁,王志斌刚开始用一根电棍电击她的胸部、腰部、胳膊等部位,并问她:“你还炼不炼?”陈玉芝回答:“炼。”王志斌恼羞成怒,用两根电棍前后夹住陈玉芝的前胸、后背,不断电击,陈玉芝昏死过去。当时被非法关押在里面的有一对母女金淑子(母)、金贞玉(女),还有两对姐妹刘非(姐)、刘军(妹);张华(姐)、张艳(妹)。警察对其中一人施以酷刑,让她的亲人目睹和亲耳听到遭受酷刑的惨叫声。王志斌将金贞玉强行带入小屋子,当时金贞玉只有27岁,由于在北京长时间非法关押身体已极度虚弱,体重只有80多斤。几个干警将她按在凳子上,王志斌用电棍疯狂地电击她的脖子,并将电棍长时间放在一个部位。在外面听到电棍啪啪的电击声,母女连心啊,他们妄图用这种卑鄙的方式使她们母女屈服。看到金贞玉一声也没叫,王志斌觉得在李院长面前很没有成效,就变本加厉,直至将金贞玉电得脖子红肿、伤痕纍纍。接着,他们又强行将刘非、刘军一起带進小屋,折磨刘非时让刘军在旁边看着;折磨刘军时让刘非在旁边看着。张华和张艳在北京已被非法关押数月,因不报姓名遭受了各种刑罚。几个干警用电棍电击她们二人长达三、四个小时,又将张艳关入小号。

教养院奉上级的命令专门制了一个表,说炼就在上面划“X”,不炼划勾,然后对划“X”的学员進行体罚。其中有一种叫“顶墙站”,用脑袋顶墙,身子离开墙一段距离,腿站直,身体呈直线型。教养院为了强迫学员放弃信仰,还强制学员進行超体力劳动。在寒冬腊月,让这些女学员挖大沟。冬天土冻的特别硬,负责监工的女干警的脚都冻坏了,真是冰天雪地,学员累的直不起腰,干警还不断地喊叫,逼迫学员用镐刨地并挖沟。

教养院经常强制学员开会,在会上進行恐吓,说中央有令:“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上级610部门还不断地批评教养院对法轮功“手软”,命令将窗户都上上铁栏杆,用布将窗户挡上,让法轮功学员看不到外面,让学员觉得暗无天日、无休止地受折磨。同时教养院对这些学员强制洗脑,逼迫她们唱“社会主义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邪党歌曲,不唱就会遭受体罚、酷刑。

这些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只因坚持做好人就被强行监禁、失去人身自由,遭受肉体及精神上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8/131646.html

2004-11-15: 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手段曝光
2004年5月份,胡英、王丽、苏义文等四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批捕,并在马三家召开所谓“公开批捕大会”,正式逮捕,被送往沈阳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11/15/89252.html

2004-08-14: 大法弟子胡英,在马三家两年了。她坚信大法、坚信师父,一直不向邪恶妥协,她在这两年中只是坐一个小塑料凳,手被绑着,恶警不让睡觉,不让随便行动。但都无法改变她的坚定信念,她因喊大法好,被先后送“小号”加重迫害5次。2004年3月恶警说只要你不再炼功了,就让你上床。但她没有向邪恶妥协,又被送進“小号”加重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14/81735.html

2004-07-10: 整天被迫坐在小塑料凳上,手被反绑着,因胡英喊“法轮大法好”,要求无罪释放,被恶警加重迫害,双手被铐在广播喇叭上,放大高音震脑,然后秘密关進小号。

2004-06-08: 大法学员胡英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被非法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后,就是不承认自己有罪,警察就对她殴打折磨,把她送入小号。小号里只有一个凳子,不管三伏天还是三九天都开着小窗户,恶徒把她按在铁凳子上;一天两顿饭都是一些黑乎乎的别人不能吃的大饼子和咸菜。她在铁凳子上,一天24小时,规定只允许上两次厕所,后来又把她转移到一个小屋里,只因她不认罪,不配合恶警的非法管制,恶徒们就不让她睡觉,让她坐在小凳子上,手背在身后用绳子把手绑在铁床的边上。胡英白天、晚上几乎都是被迫坐在小凳子上,到吃饭和上厕所时才把她的手放开,上完厕所就又逼迫她坐回小凳子上把她的双手重新绑上。即使没有被关小号的大法学员上厕所的次数及时间也是被限制的,而且不到允许的时间,只能憋着。

马三家警察对胡英这种残酷的虐待已长达两年了,她的脑门因长时间点在膝盖上,已压出了一个坑。警察灭绝人性地完全打乱了人睡眠的周期,让人两年不能正常睡觉、活动。

胡英只是坚持修炼真善忍,就被警察至今还像从前那样非法虐待,她现在仍被关押在一大队、二分队。

2004-05-03: 大法弟子胡英:由于她坚持学法、炼功,恶警用手铐、绳子等刑具捆绑她长达两年之久,在这期间她又被关禁闭5次,恶警对她進行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在强制转化期间,恶警王晓锋用电棍把她的嘴都电得张不开了,右手电出血,还把她的鞋袜都脱掉电她的脚心,看她不屈服就把她送進小号加重迫害,首先不让吃饭、不让喝水、对她進行冷冻,它们不定时的把门窗打开(那时是12月份,正是数九严寒)。恶警们每年都是12月份强制大法弟子放弃信仰。在马三家的综合楼四楼阴面的东头,胡英被冷冻20天,回来时瘦的皮包骨,双手肿的像面包似的黑紫色不听使唤,双脚肿的穿不上鞋,脚趾已经溃烂、双膝红肿。直到现在恶警还在对她進行迫害,整天强迫她坐在冰凉的小塑料登上,零晨1点半才让睡觉,零晨4点就得起来坐着,并有人看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3/73788.html

2004-03-26: 胡英被外地教养院迫害二年多以后,又被劫持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三分队進行超期迫害,有一天晚上,九点钟左右,看见三分队屋内南墙根上有一个人,手高高举起贴在墙上,身子没有靠墙,头低着,头发散乱。当时,三分队有100多名学员,住的地方全是上下铺,很拥挤,四个人两张床(单人床),南墙根距离床有一米的距离的空,被手高举贴在墙上、身子没靠墙的学员就站在这个空的里边,当时不注意,根本看不见,因为灯光很暗,学员被夹在床和墙之间的空中,当时,只能看见人,看不见脸,脸全被头发挡着,可想而知,身子不让靠墙,手必须高举贴在墙上不让动,头低着,不让抬头,此种刑法是多么的残酷,第二天洗漱时间,看见大法学员胡英的脸上、嘴上、眼睛上一块一块的血印青紫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6/70934.html

2003-08-09: 马三家集中营恶警在2002年12月对大法弟子進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打压,这次打压持续有二十多天。开始第一天,進行恐吓,要求转化。不屈服者第二天开始就强迫蹲着,蹲三、四天还不屈服者就开始用手铐子吊起来,继续坚持者开始用电棍电,然后大吊起来,还达不到目的就叫她们打坐,把腿脚绑上,大法学员腿疼得受不了惨叫时就用胶带把嘴封住,凡是受过这样折磨的人一般腿都不能走路。

比如刘店琴(一大队六分队)、张春梅(一大队三分队)等。胡英、苏明、田丽(一大队五分队)从到教养院开始一直到现在没在床上睡过一天觉,无论昼夜都在坐小板,有的快两年时间了。张海燕等人被摧残得精神失常(一大队五分队)张云霞(66岁)、刘燕文(三分队)每日只被允许睡半宿,这是我知道的有名字的,其他更多受害人我不知名字。

2002-07-28: 马三家集中营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大法弟子李黎明(沈阳)、孙進军(鞍山)、宋桂香(丹东)、胡英(铁岭)等被马三家恶警于今年5月上报到省里改判(刑),现正在上报期限内。

大法弟子李平(大连)、张菊贤(大石桥)已在马三家绝食三个半月,生命危在旦夕。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28/33959.html

2002-03-29: 胡英,在铁岭、辽阳、马三家劳教所历尽磨难,于2001年10月堂堂正正地被释放。2002年1月又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因胡英坚持炼功,恶警赵永芳带领几个男干警冲進监室,大打出手,猛揪头发,胡英的头发被拽下一大绺,她仍在坚持炼。恶警们拿来脖卡,在学员刘淑媛、孙淑贞等全体学员的强烈抵制下,未能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9/27456.html

2002-03-20: 学员胡英,于1999年10月20日因五次進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因其不放弃修炼在马三家超期关押一年,于2001年10月19日被释放。2002年1月20日,他们将胡英、陆贵海夫妻抓捕后,严刑逼供,造成陆贵海精神错乱,在这种情况下,还向其亲属勒索5000元人民币。因胡英不配合,恶警对她拳打脚踢。

2002-02-19: 铁岭学员张艳和胡英被关了18天小号,张艳屁股疼得火烧火燎,坐不住了,警察就让她站着,双手被吊着铐在专用的铁环上,受尽了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19/25289.html

铁岭市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18-04-21: 赵铁男 监管支队支队长74564703、13904101999
任 峰 监管支队政委74564555、13841041001
王 昊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3178、13704907070
韩英柏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2713、15042003111
石玉山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0026、13591010077
王 瑞 监管支队副支队长74563178、13841071234
么宇鹏 监管支队办公室副主任74561727、13904909559
康立成 监管支队政治处主任74562935、13704109315
王 峰 监管支队监控室主任13941056895
吴 彪 监管支队看守所所长15641001886
王宝华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74563743、13504100342
孙立军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13941067563
郭兴中 监管支队看守所副所长15698750336

2018-04-18:铁岭市公安局地址:铁岭市银州区柴河街南段67号 邮编:112000 区号:024
副局长董为民 办公电话 72843245 手机号 15841003456
国保支队长王景辉 办公电话 74841980 手机号 13804107799
国保大队长方峥 手机号 13804100700
铜钟分局局长孙立群 手机号 13700101588
主要办案人:朱广宁、祝博文

2018-04-05: 以下信息是几年前,提供参考。
王占林 铜钟分局局长  13841000777
孙禹廷 铜钟分局政委  15998256666
王刚 铜钟分局综合室主任  13704100321
李进宝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大队长 13591010995
李文良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教导员 13941090807
廖红军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3804100161
娄振丰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3804100873
张微 铜钟分局社区警务队中队长 15904109195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10)

2008-11-20: 参与迫害的调兵山市检察院起诉科 李建伟 手机13941038077 宅电0410-6981970 李建伟丈夫调兵山市公安局 孙亚清 手机13841072208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王净雪 政法委书记 0410-6875110 0410-6925099 13704103298
齐超 政法委副书记 0410-6880083 0410-6877177 13904106918
林彬 政法委副书记 0410-6875180 13065216576
王志振 综治办主任 0410-6575170 0410-6981034 13504105034
史学成 维稳副办主任 0410-6871790 13941039958
魏继元 综治办副主任 0410-6875170 0410-6870910 13591069511
乔丽莉 干部股股长 0410-6871790 13941045048
王柏洋 招商办主任 0410-6865243 0410-6838360 13941005011
刘敬党 办公室主任 0410-6865243 0410-6868359 13941088000
张炜 调研室科员 0410-5875170 0410-6981854 13464137234
胡浩 综治办科员 0410-5875170 13464150555
何涛 综治办科员 0410-6875170 0410-6879278 13358999278
韩峰 稳定办科员 0410-6871790 04106925185 13050818566
王国华 司法局局长 0410-6865671 13904903252
胡东平 司法局副局长 0410-6865725 13941026340
徐海华 法律援助中心主任 0410-6880148 0410-6518867
朱万新 大明镇政法书记 0410-6899624 0410-6870099 13841012699
杨小光 晓南镇政法书记 0410-6811244 0410-6870519 13941005432
陈书华 晓明镇政法书记 0410-6805282 13504105544
汪润奎 调兵山街道政法书记 0410-6865608 0410-6986452 13941082050
李明星 兀术街街道政法书记 0410-6865803 0410-6875975 13941039234
调兵山市公安局
姓名 职务 办公室 宅电 手机
康佳生 公安局局长 0410-6992001
张维龙 副局长 0410-6992002 0410-6880166 13841085666-681666
白玉明 副局长 0410-6992006 0410-6865099 13904103007-679632
高玉清 副局长 0410-6992007 0410-6863855 13904903986-679627
张煜均 副局长 0410-6992008 0410-6981555 13941014555-681036
张明洋 副局长 0410-6992005 0410-6876558 13904103488-681236
伊铁民 副局长 0410-6992099 0410-4866299 13804103111-679616
史宝龙 副局长 0410-6992058 0410-4848567 13324100567 15941024567
吴景文 办公室主任 0410-6992017 0410-6990520 13804103344-679633
张乃兴 政治处主任 0410-6995010 0410-6867339 13904903339-67960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