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7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 >> 陈海燕,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赤城县
拘留时间: 2007年4月24日
迫害情况: 非法判有期徒刑五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6-27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海燕 赵秉衡(赵秉恒)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07-17: 张家口中级法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维持原判
七月九日,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二个多月的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陈海燕、林翠莲等的辩护律师接到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书:维持赤城县人民法院对陈海燕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判处陈海燕、林翠莲有期徒刑五年;赵秉衡、王玉风、王玉珍四年;王玉海三年;郭秀林三年缓行四年(现在已释放回家)。

一审中,聘请的七名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法院强行做出有罪判决,除判缓的一名外,其馀六人当即提出上诉。除一名家属要自己辩护外,其馀五名学员的家属再次为自己的亲人聘请了律师。

三个月后,中级法院不但未开庭审理,也丝毫不考虑二审律师的无罪辩护,强行做出维持一审法院的有罪判决。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对法院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行为深感遗憾和无奈。

其实邪恶对法轮功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表面上只是为了掩盖其违法的行径简单的走走程序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8-04-17: 河北赤城县七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
2008年4月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法院向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送达了判决书,其中陈海燕、林翠莲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赵秉衡、王玉凤、王玉珍被非法判处四年,王玉海被非法判处三年,郭秀林被非法判处三年缓刑四年(已回家)。目前除郭秀林之外,其馀六名大法学员均不服赤城县伪法院判决,提出上诉,其中五名的家属再次为自己的亲人聘请了辩护律师(一审开庭时,六名律师作了无罪的辩护),希望能为自己的亲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2007年4月21日,中共中央防范办的徐海斌(音,据说曾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遊玩时,看到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后,给省市县各级政法部门施压,操控公安机关,非法抓捕了赤城县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陈海燕、林翠莲、赵秉衡、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郭秀林);然后给七名法轮功学员罗列罪名,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报检察院批捕。

2007年6月3日,赤城县检察院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之后由市检察院起诉至张家口市中级法院,中院看所定罪名无法成立退回赤城。10月28日又以所谓的“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起诉到赤城县法院。同一案例先后三次更改强加的“罪名”,而且这一切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足见中共邪党是如何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

王玉海、王玉凤、王玉珍兄妹三人被非法判刑的消息传来后,两位都已八十多岁的父母,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老人们整天以泪洗面。陈海燕、赵秉衡夫妻俩被抓那天,家也被非法抄了,电脑、电视机、接收机等私人物品均被抄走,一辆新买的昌河牌面包出租车被以作案工具判决没收。当天七八个警察又闯進了陈海燕父母的家,七十五岁的老父亲(退休工人)受此惊吓后,大病一场,至今卧床不起。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整天为得过白血病因炼法轮功而好了的女儿担心,到处求人想把女儿早点放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7/176654.html

2008-04-08: 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2008年4月,被非法关押了一年的七名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被赤城县法院非法判刑,其中,陈海燕、林秀莲被判5年,王玉凤、王玉珍、赵秉衡被判4年,王玉海判3年,郭秀玲判3年缓期4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8/176061.html

2008-01-06: 请看河北赤城县法院所谓的“公开开庭”

2007年4月24日,像往日一样人们为着生存而忙碌的工作着,而在河北省赤城县一场罪恶正在悄悄的发生,灾难同时降临在6个家庭,为此这6家人饱受生离死别的痛苦。

上午正在街上跑出租车的法轮功学员赵秉衡被警察秘密的带到了公安局。傍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抄家的消息不断传出,紧张的气氛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小城弥漫着。在随后的几天里,从各种渠道不断的传出要大抓捕、大搜查等各种信息。警察和警车随处可见,晚上,闪着警灯像幽灵一般各处遊荡的警车,在寂静的夜里不时响起一阵阵凄厉的警笛声,更是让小城的百姓惶惶不安。

是甚么样的人物给这个偏远的山区小城制造了这场恐怖,让这里的百姓不得安宁?原来是因为4月21日中央防范办的徐海斌(音,据说曾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遊玩时,看到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后,大发雷霆,给省市县各级政法部门施压,操控公安机关非法抓捕了赤城县的七名法轮功学员。然后又成立了专案组给七名法轮功学员罗列罪名。在2007年6月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之后由市检察院起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些知情者和明眼人都明白,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将案件的性质提升为“政治大案”,纯粹是一些人为讨上级的欢心而搞的“面子工程”。只是不幸的是这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无端的迫害。案子起诉到市中院两个月后,由于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被退回到赤城检察院。到了这里这场荒诞的闹剧应该收场了,被抓的七名法轮功学员也该释放了。或许是一些官员怕将来徐海斌问起时怪罪下来,影响自己的仕途,所以本该释放的人,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第二次起诉到县法院。

在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以后,终于从赤城法院传来了消息,要在2007年11月15日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并将地点设在了张家口市桥东法院。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了被抓亲人的冤情能够昭雪,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花了两万多元请了七名律师,准备在15日时开庭辩护。可是在11月14日上午,律师突然得到通知开庭推迟,时间另行通知。为甚么事情突然起了变化?原来事出有因,本来对这七名法轮功学员起诉的罪名就是“莫须有”的,为了避人口舌,所以不在赤城法院开庭,而是挪到了二百里外的张家口市桥东法院。临开庭前,又听说赤城县的法轮功学员要到法庭旁听,所以匆忙推迟了开庭时间。经过了紧密的布置,法院又将开庭时间定到11月28日。开庭前,两名家属找到负责该案的法院刑事庭庭长黄忠,跟黄忠说:“我们有很多亲戚都想到庭旁听,一家去个三四人,就是二十多人。”黄忠当即说:“谁想去谁去,去多少都行,只要能坐下就行。”两名家属听后,欢喜的回去了。

满以为在二十八日能够见到七个多月未见面的亲人,并能让律师在法庭上为身陷冤狱的亲人讨个说法,可谁想到事情却不是这样的。从26日开始,有些单位就开始找县城的法轮功学员谈话,并上门骚扰,说是上面开会布置了,二十八日在张家口开庭不是直系亲属的不准到法院旁听,连张家口也不能去,所有的路口都设了卡子,就是去也得把你们截回来,到时候截住可就不好说了。27日那天更是如临大敌一样,尤其是赤城镇和教育局等单位几乎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实施了非法监控。有的到家里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甚至还明目张胆的派人在门口看管。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甚么流氓招、无赖招都用上了,全县各个路口和车站更是布置了警察、警车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检查所有的车辆和外出人员。一些未带身份证的外出人员被警察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拦住询问,还有人被迫辱骂法轮功、有人被迫返回,给交通和来往车辆、出行人员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不明事由的老百姓非常纳闷,以为又发生了甚么大事。

27日赤城镇的领导及玉辉小学的校长等人到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穆玉家骚扰了6次。当得知穆玉27日中午乘班车去了张家口时,马上报告了上级。当班车行驶到龙关中队检查站时,被警察截住,下边站着十多个警察,有两名警察上车要查看身份证,人们多说没带。警察来到穆玉跟前和她要,她把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说:“你们下车吧,别走了,有事。”穆玉反问他们:“你们凭甚么让我下车?法院黄忠说谁想去谁去,你们又说不让去,还讲不讲理,我就不下车!”之后又上来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瞪着眼吓唬她们。站在一边的另一位家属实在看不过眼,也说:“你们还讲不讲理?公开审判,谁都可以去,这是我们的权利,凭甚么不让去?”问的他们哑口无言。

一会儿赤城镇领导张××过来了说:“老穆你下来吧,一会儿你们学校来车,我保证能让你坐上车去张家口。”穆玉看他说了保证的话就下车了。之后几个小学的领导都坐着车来了,可车上只能坐一个人,没办法她们三个又去拦班车,拦了好几辆警察都不让班车拉他们,直到拦住最后一趟班车后,警察还是阻挠不让他们上车,一位家属硬是坐了上去。穆和妹妹两人则由两个副校长看管着来到了张家口。就这样在龙关被拦截扣留了三个多小时,中午坐的车,晚上七点多才到了张家口,本想早点去找律师见个面,结果全给耽误了。

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张家口桥东法院停满了警车,警察到处都是,大门两侧站立了两排身穿黑衣、头戴钢盔、手拿橡胶棒的防暴警察,整个法院如临大敌,引的过往行人不断驻足观看,一位進法院的工作人员边走边说:“甚么事至于弄成这样?法院快变成监狱了。”

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陈海燕的母亲七十二岁了,坐车赶了二百多里路来到了法院门口,進门后竟以无身份证为由,被警察连推带搡野蛮的哄出了门外,老太太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没带的身份证。警察疯狂叫嚣着“108岁没有身份证也不行!”老太太心里也很不解:刚前天问法院黄忠,黄忠还说,谁去都行。县里开会也说,直系亲属可以旁听。可是到了法院,怎么又变成了只有身份证的才可以旁听。老太太的小孙子也因为无身份证不能進去,只好陪着两眼泪汪汪的奶奶站在门外。可怜老人家中老伴病在床上不能前来,她好不容易来参加旁听,看看所请律师是如何为女儿、女婿辩护的,却被他们以没带身份证为由不让旁听,不知这是谁给规定的?顺便想看一看七个多月没见面的女儿也不能如愿。

这时一旁有一个中年妇女,拿着身份证去登记,警察蛮横的说:“开庭了,有身份证也不让進。”这位妇女被激怒了,亮开嗓门责问他们:“你们这是人民法院吗?人民法院为甚么不让人民進去?为甚么不给老百姓合法的权利,公开开庭要身份证这是哪家的法律?共产党就是轻视人权,就会骗人,整人,你们新闻上天天说甚么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全都是骗人的。人家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甚么不好?为甚么这样欺压人家?”她的话说的越来越高,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原来站在院子里那些助纣为虐、横眉立眼的警察都躲到门卫屋里不敢出来。法院办公楼上的工作人员打开窗户静静的听。

由于法院等部门的流氓、无赖行为,几十名从二百多里以外赶来想见自己亲人一面的家属和亲朋好友都被拒之门外,法庭内只有王玉凤、郭秀林两家的五名亲属和派去看管两名家属的四名校长和教师参加旁听。(乡亲们,你们听说过直系亲属不让参加旁听、单位还要派人看管的事吗?)

非法开庭历时4个多小时,公诉人宣读了强加给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莫须有”的罪名和拼凑起来的所谓证据,七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自己聘请的七名律师,从案情、犯罪动机、适用法律等各个角度对所起诉罪名進行了详细的辩护,最后得出了无罪的结论。审判长一看无法答辩,只好匆忙宣布休庭。据一位在场旁听的人士说:“律师辩护的认真细致、有理有据,所诉罪名不能成立。如果法院再判人家有罪,那真是说不下去了。”连政法委和公检法里的人私下都直言不讳的说:中国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上边叫抓就抓,叫判就判,根本不考虑合不合法,至于宪法更不当回事,只当作是花瓶摆设罢了。

庭审期间,庭长黄忠对法轮功学员态度粗暴蛮横,多次无理打断当事人的陈诉,把法轮功学员王玉珍吓的说:“你别吓唬我,你吓的我连话都说不了了。”黄忠任刑事庭长十多年,他的为人、名声人们早有耳闻。在他的任内已三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2001年5月法轮功学员梁瑛、劳广和被抓捕后非法判刑五年和四年。2002年法轮功学员杜淑云、刘扬等被抓捕后非法判刑十年和八年,至今未回。现在又接手了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

在黄忠受理此案后,家属和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给他讲真相、写劝善信、送真相资料,劝他不要再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一心想要他明白真相为他好。可黄忠并没有理解了家属和法轮功学员的好心,态度一直蛮横无理,左一个你们反党,右一个你们犯罪。他身为人民法官,有义务和责任向前来了解与询问案件的公民认真解释和答覆,而他却恰恰相反。现在公检法司在人们心目中有不好的形象,就是被这一部份像他这样的执法人员败坏的。

《西遊记》中有句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干坤必有私。”人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得恶报,这是天理。何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更非同一般。真心希望黄忠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能正确对待这件事,认真看一看明慧网上的《苏倩地狱行》,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用自己的良知与正念来处理目前审判法轮功学员的事,将他们无罪释放,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黄忠也是一个受邪党蒙蔽欺骗的人,只想上边让咋办就咋办,错也是上边让干的。岂不知这场镇压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压根就是错误的,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当平反昭雪、追究参与迫害者法律责任的时候,上边谁也不会站出来给你做主,还得自己去承受偿还。请黄忠及相关的人们三思!

各位父老乡亲,以上是刚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真实实的事啊!从“公开开庭”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种种侵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人权的事件中,完全暴露出中共的邪恶本质、非法性及中国公民的人权状况。怕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参加旁听,是因为他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犯罪,所定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这是在利用法律、法庭在制造冤案,真正的“被告”应是原告,而真正的“原告”则是被告。这才是目前中国司法现状中的真实写照!

在长达八年多的血腥镇压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面对这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在自己承受着非人迫害的同时,还在给参与迫害自己的人讲着真相,希望唤醒他们的良知和善念,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从而得到救度。

今天心存正念的人们都看到了这一点。就是那些警察、法官、检察官一边迫于上边的压力违心的执行着镇压的命令,一边又在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其实,中共的统治方法就只有四个字“独裁暴政”。在中国大陆,人权、民主、自由、信仰、平等成了向往和追求不到的幻想。只有解体这个恶党,人人才能认清善恶,才敢于站出来声张正义、主持公道、运用宪法和法律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解体这个独裁暴政的中共,一个拥有民主、自由、人权和信仰至上的社会才会真正到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6/169738.html

2007-12-31: 河北省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拒绝家属接见态度蛮横无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是接见日,在接见室登记窗口,来之二百多里以外的赤城县十多名家属,听说自己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三名亲人绝食抵制非法关押,心急如焚,要求接见自己的亲人。

负责登记的一名男性警察(约四十岁左右,警号070074,警衔二杠一星)一口拒绝,问他是否还绝食?他马上含糊其辞的否认。这时坐在对面的另一个警察(约 30多岁,警号069618,警衔一杠三星,自称是医生,不知此人是否叫张晓东。)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态度非常蛮横。说法轮功特殊,接见根本不可能!问他们是否现在还在绝食?他说我是大夫我还不知道,要还在绝食早绝死了!又说法轮功绝食总给他们扰麻烦。可是在十二月十五日那天,市区的法轮功学员郭香荣、郭秀花还被送入第一医院强行输液。

前来接见的一名万全县法轮功学员被告知他们县的三名学员已被转走,问在哪也不告诉。据知情的张家口市的另一名家属说,最近已转到石家庄河北女子监狱两批,原来在这里关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已转走八名,剩下的五名中,有赤城县三名(陈海燕、王玉珍、林翠莲)其馀二名不知姓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169363.html

2007-12-23: 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张家口市看守所绝食抗议迫害

据了解到的情况,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河北赤城县法院在张家口市桥东法院所谓的“公开开庭”,对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陈海燕、赵秉衡、郭秀林、林翠莲七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关押在张家口、怀来、赤城)非法开庭审理。之后,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十三里看守所的赤城县王玉珍、陈海燕、林翠莲和关押在此的其它区县的十名法轮功学员即开始绝食抵制邪党的非法关押迫害,其间有三名出现生命危险的法轮功学员(姓名不详)被送到二五一医院。目前,法轮功学员们已经绝食二十多天,看守所一直拒绝家属接见要求,近期情况如何不清楚。

自十一月二十八日非法开庭后,赤城县王玉凤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们一直在找当地政法委、法院、检察院等部门,要求尽快释放家人,法轮功学员也不停的向这些部门的世人和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讲真相,写劝善信,邮寄真相资料,他们一直在以要报省里批和延期等理由推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3/168869.html

2007-11-30: 一“案”三易其名 赤城公检法欲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河北赤城县邪党法院欲在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在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非法开庭迫害王玉凤、王玉海、王玉珍、陈海燕、赵秉衡、郭秀玲、林翠莲等七名法轮功学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0/167402.html

2007-10-07: 河北赤城县遭迫害伤害的老人们

在中秋佳节、万家团圆的日子里,河北省赤城县的几位老人却是在万分悲痛和泪水中度过。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恶徒突然绑架了王玉海、王玉凤、王玉珍、陈海燕、赵秉衡、郭秀林、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赤城县人民检察院六月三日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九月十四日,家属从张家口市检察院得知,此案又转回了县检察院,原罪名不成立,又给换了个“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继续迫害。

这次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只因为罗干的秘书在赤城某村庄看到“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便被扣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

王玉海兄妹三人被绑架 八旬父母忧愁成疾

四月二十四日晚10点左右,大法弟子王玉海在家中被恶警绑架走,当他的妻子回到家后,发现丈夫已不知去向,满屋被翻个了底朝天,一片狼藉。

下午2点左右,王玉海的小妹王玉珍在给法轮功学员陈海燕家送菜时,被早已守候在那里的恶警扑上来摁倒在地。

第二天凌晨,一伙恶警突然闯進王玉凤的母亲家,当着两位八旬老人的面,将只穿着内衣,连袜子也没穿上的女儿抬走了。老母亲当时就惊吓得瘫在床上动弹不得。

自三个儿女被抓走后,两个老人整天以泪洗面,忧愁成疾,肚疼不止。女婿和儿媳赶忙把老人送到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孝顺的儿媳和女婿天天守候在老人身旁,为老人端屎接尿换洗。老人看到同屋的病人们都是儿女们侍候着,可自己一个儿女也不在身边,不由的掉泪,同屋的人们知道了情况后,也在为老人难过。

几个月来,老人天天扳着手指头熬日子,一见到儿媳就问儿子多会儿回来,在里边能不能吃饱饭,有衣服穿吗?十指连心,儿女是父母身上掉下的肉啊!孝顺的媳妇又要陪床、又要做饭、上班,还得抽时间到三个看守所送衣物和钱(兄妹仨分别被关押在赤城、怀来、张家口三个地方)。

看看这对已八十多岁,本来应颐养天年、享受天伦之乐现在却承受着如此巨大痛苦的打击的可怜老人,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掉泪的啊!

陈海燕曾患白血病 七旬老父担心一病不起

陈海燕曾患白血病,是修炼法轮功才痊愈的。她被绑架后,其父担心至极,一病不起。

陈海燕是父母唯一的女儿,小时候就身体多病,一次得肺炎差点丢了命。九九年,陈海燕突然病倒了,浑身没劲儿,躺在床上,没有一点血色儿,到市医院确诊后才知得了白血病(当时医生已告诉她急性贫血),医生让带十万元押金赶快住院,说十万元治好了也不错。可她下了岗,孩子才六、七岁,别说十万元,就是一千元也拿不出来呀!望着躺在床上脸色比墙皮还白的女儿,母亲哭着说:“闺女,咱们家哪儿有钱去医院治病,这样躺在床上等死,还不如跟妈一块儿去炼法轮功吧。母亲搀着连走路都非常困难的女儿去炼功点儿,没几天女儿吃饭香了,脸上开始有了血色,不到一个月,一身大病竟不翼而飞了。是慈悲的师父、是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全家人高兴的不得了。从那以后,她坚持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更好的好人。

陈海燕被绑架后,七十五岁的老父亲受此惊吓后一病不起,输了一个多月的液。五个多月来,老人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当他听说女儿要被判刑的消息后,病更重了,大口大口的喘气,大小便不出来,肚子鼓胀憋的不行,心速加快。往医院送又不能动,七十多岁的老伴和两个儿子日夜守候在身旁。

一提起这个邪党,一提女儿的事,陈海燕的老父亲就激动,由于吃不進饭,老人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了,谁看见这个样子,都心酸的掉泪。如今女儿入狱已五个多月了,不知女儿是否能承受得住这巨大的压力,老俩口日夜为女儿的身体担心。为此母亲的眼泪不知流了多少,见人就哭,提起来就掉泪,这是一个母亲的断肠泪啊。

两家人在生活本来就拮据的情况下,拼凑了一万多元钱为亲人们请了律师,想让律师为亲人们说句公道话,让亲人重获自由。五个多月来,家属们奔走在公、检、法、律师所之间,钱花了,泪流干了,亲人至今还没救出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7/164082.html

2007-08-15: 张家口市中级检察院、法院参与迫害七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对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陈海燕、赵秉衡、郭秀林、林翠莲七名大法弟子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刑拘后,六月三日赤城县检察院批捕。

八月三日家属找到县检察院,答覆:此案已在十多天前交到张家口市检察院。还说:“这是政治大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县里没有权力管,你们去找市里吧。”

八月八日几名家属找到市检察院,答覆:此案已转市中级法院。下午几名家属又找到市中级法院,回答:案子已转来了,多会儿开庭通知你们。

自王玉凤等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以来,除了赤城看守所让接见之外,张家口市和怀来县看守所一直不让接见,要想见得找本县国保大队开条。陈海燕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王玉海的妻子找到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张蛮横的将她们推出门外,狠狠的说:“就是我不让你们见,要想见就等判!”

三个多月了,五名大法弟子在里边的情况不得而知。

七月中旬,郭秀林的丈夫得知妻子在看守所已吃不下饭,卧床不起的消息后,赶紧带上药赶到一百多里之外的怀来县看守所,遭到了无情的拒绝。他一边担心在狱中的妻子,一边照顾病在床上的老人,还要上班,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王玉海兄妹仨被绑架后,已八十多岁的父母亲整天哭哭啼啼,盼望着儿女们回来。面对三个妻离子散的家庭,对全家人的打击可想而知。陈海燕七十多岁的老父亲自公安在抄家的那天起惊吓的一病不起,输了一个多月液。

陈海燕在一九九九年时得了白血病,医院要十万押金,可家中分文没有,她下了岗,孩子又小。在走投无路中,母亲搀着连走路都很困难的女儿去学法轮功,不想不到一月,白血病竟神奇的不翼而飞。现在女儿因为做好人而入狱三个多月了,老俩口日夜为女儿的身体担心。

这次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是因为罗干的秘书到赤城某村庄看到了“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就被扣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这样的罪名,不但家属不接受,世人也议论纷纷,连机关干部们都说:“这××党做事也太离谱了,贴张标语就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几个下岗职工、家庭妇女,无职无权,手无寸铁的就能颠覆得了国家政权吗?连边儿也沾不上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5/160889.html

2007-08-09: 河北邪党检察院欲对赵秉衡等七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河北省赤城县赵秉衡、陈海燕、王玉海、王玉珍、王玉凤、郭秀林、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自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被绑架、转捕后,现仍被分别关押在张家口市、怀来县、赤城县看守所,家属至今不能探视。

据悉,被非法关押在怀来看守所的郭秀林已病的卧床不起,其家属买上药去见人,看守所仍不让见,药也不让送。

陈海燕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看守所,她七十岁老母亲和嫂子王玉珍找到赤城县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张蛮横的将她们推出门外,说:“我就是不让你们见,要想见就等判。”陈海燕家属日前到赤城县检察院了解情况,检察院人员说:“此案是政治大案,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没有权力管,已转到张家口市检察院,你们找它们去吧。”家属说:“我们家的这些人,都是下岗职工、家庭妇女,手无寸铁,连生存都困难,怎么可能去颠覆政权?连边儿也沾不上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9/160490.html

2007-06-13: 2007年4月2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被绑架的13名同修中仍有7人被非法关押,并于2007年6月3日被赤城县检察院批准逮捕,预谋加重迫害。
被分别关押在三个看守所的七名大法弟子分别是:

关押在赤城看守所的:赵秉衡、王玉海
关押在怀来看守所的:王玉凤、郭秀林
关押在张家口看守所的:王玉珍、林翠莲、陈海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3/156832.html

2007-05-30: 河北赤城县恶警仍非法关押赵秉衡等多名大法弟子
河北赤城县公安局、“六一零”、邪党政法委不法之徒从2007年4月23日至25日共绑架了十三名大法弟子,至今仍将赵秉衡、王玉海、王玉凤、郭秀林、陈海燕、王玉珍、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分别关押在赤城、怀来和张家口市看守所,并已延续刑事拘留的时间,预谋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0/155876.html

2007-05-17: 河北邪党恶人流窜到赤城预谋对赵秉衡等七名大法弟子迫害
据来自赤城县政法部门内部的可靠消息:在江罗集团的施压下,河北省和张家口市参与迫害赤城县赵秉衡、陈海燕、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郭秀林、林翠莲等大法弟子的邪党恶人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又流窜到赤城县温泉,预谋对赵秉衡等大法弟子继续迫害。

在此之前,赤城县六一零头子、政保大队长张永新对受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属声称:“你们就等着批捕、判刑吧!” “四二五”前后,张家口市的很多区县都发生了绑架大法弟子事件。

另消息:河北省赤城县被邪恶绑架的吉玉花、王素花、宁宁、张秀芬、王好军五名大法弟子已于五月九日和十日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7/155057.html

2007-05-07: 罗干秘书流窜赤城 十二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7 年4月21日,因迫害法轮功而臭名昭着的魔头罗干手下的秘书,流窜到赤城,途经赤城县大海陀旅遊区,看到了赤城县大法弟子为救度众生向世人讲明真相而喷写、张贴的真相标语后,该人不但没有明白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之心,在回京后,向其主子罗干邀功汇报。然后给河北省委,张家口市委及赤城县疯狂施压,指责各级对法轮功迫害不力。在接到邪恶之徒的指令后,河北省政法委、张家口市“610”组成所谓的专案组,到赤城协同赤城县公安局秘密部署对大法弟子迫害。县公安局,派出所,各乡镇安排一个不明真相的社会闲杂人员黑夜蹲坑,各街道、乡村到处都遊荡着巡逻的警车。

4月23日晚,龙门所镇的三名女大法弟子:吉玉花,王素兰,宁宁三人在外出讲真相的途中,遇到巡逻的警车,被绑架到县公安局,之后又被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

4 月24日早晨7点左右,县公安局副局长樊凯春带着一群恶警,闯入大法弟子陈海燕家,当得知陈海燕已经搬家了之后,恐吓现在的房主,不要走漏了消息,后又窜至陈海燕的父母家。陈海燕的母亲已经60多岁,老父亲身体不好,抱病在家。这群恶警不顾两位老人年老体弱、经受不住惊吓,强行抄家,并抢走了陈海燕母亲平时看的大法书籍、MP3等物品。

上午县公安局的姜文海等两名警察又将正在街上跑出租车的赵秉衡(陈海燕的丈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刑警队,并将赵秉衡一家人赖以维持生计的出租车扣留。之后又到赵秉衡家非法抄家,抄去了陈海燕为孩子学习买的新电脑一台及大法书籍、MP3电子书、手机等物品,并将同院的一名老头(姓名不详)及大法弟子王好军一起绑架。在恶警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王玉珍去赵秉衡家串门,恶警不分青红皂白,将王玉珍摁在地上一起绑架。下午6点又将陈海燕绑架。

晚上9点半恶警张永新带着一帮人又闯入大法弟子王玉海家,将独自一人在家的王玉海绑架,并将王玉海的大法书籍、手机、MP3、电视接收器、录音机、磁带,还有地上放着的一盘电视线等物品一并抢去。

晚上11点县城的百姓都已休息,这时,恶警又偷偷的到大法弟子郭秀林,林翠莲家,谎称是物业的将门骗开后,把两名大法弟子分别从家中绑架并抄家。同一天晚上,几名警察两次闯入大法弟子王玉凤家中,将其平时看的大法书籍等物品抢走。并在25日早上7点将正在母亲家休息的王玉凤绑架,当时王玉凤身上只穿着内衣,光着脚,鞋也没穿,就被警察从家中强行抬到车上,绑架走。当时正值上班、上学期间,许多附近的居民及上班的路人都亲眼目睹了警察暴力迫害好人的经过。在“五一”前夕恶警又跑到大海陀将大法弟子张秀芬绑架。

在这次绑架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充份的暴露了以樊凯春、张永新为首的一干恶警的强盗流氓行为。在对王好军、王玉海、陈海燕等人抄家的时候,就像强盗一样,见到东西就拿就抢,将几个人家中弄的遍地狼藉,东西扔了一地,正印证了社会上流传的一句话:“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正告那些参与了此次迫害大法弟子行为的恶人、恶警,你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将为你们带来灾难和报应,赶快悔改,弥补你们犯下的罪行。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弃恶从善,加倍弥补,才能为你们及你们的家人开创一个好的未来,一味的跟随邪恶行恶,只能将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带向毁灭的深渊,在解体邪党的时候,和这个邪党一起解体、淘汰。希望你们能分明善恶,为自己做出一个好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7/154260.html

2007-04-28: 河北省赤城县12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7年4月23日晚,赤城县龙门所镇3名女大法弟子:吉玉花、王素兰、宁宁因在当地发真相传单被蹲坑恶警绑架,24日和25日邪恶又分别绑架了因到农村讲真相的县城大法弟子:王玉珍、王玉海、赵秉恒、郭秀林、林翠花、陈海燕、王玉凤、王好军和一不知名的男大法弟子,并对他们的家進行了非法搜查,没有出示搜查证,搜走了大法书籍、电脑和MP3播放器等。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现在被分别关押在当地公安局、看守所和派出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8/153720.html

2006-07-12: 河北赤城县郭瑞红、陈海燕等3位大法弟子现已正念闯出牢笼
河北省赤城县郭瑞红、陈海燕等3位大法弟子,在海内外同修共同声援营救下,已于2006年7月6日安全返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2/132831.html

2006-06-27: 河北赤城县恶警绑架陈海燕、郭瑞红等三名大法弟子
2006年6月21日中午十一时多,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副所长马胜带人在一建筑工地的路上强行劫持陈海燕、郭瑞红等三名大法弟子,而后非法抄家,并于当晚将三名大法弟子劫持到赤城县看守所。三名大法弟子从6月21日中午开始绝食抗议到现在,家属去探望遭恶警无理拒绝。

2006年6月21日将近中午12点时,陈海燕、郭瑞红等三名大法弟子在一建筑工地讲真相时,城关派出所几名警察开着警车突然停在三名大法弟子的身旁,从车上跳下几个警察,其中恶警副所长马胜上来揪住大法弟子郭瑞红的头发,掐住脖子,塞入车里,其他两名大法弟子也被抓上警车,劫持到派出所。

2006年6月21日中午 12点20分左右,城关公安派出所恶警马胜带领一姓赵、一姓郑的(女)等3名警察突然闯入大法弟子陈海燕家。陈海燕的丈夫赵秉恒打开街门后发现是几名警察,问他们有甚么事?马说到屋里看看,然后说“你们家有复印机,你把复印机交出来。”赵说“我们没有甚么复印机。”马说“那我们就要搜了。”赵说“你们不能随意搜东西,你要搜不出来,我就去告你们违法。”马恶狠狠的说:“你再说我把你铐走。”几名恶警翻箱倒柜搜了个遍,也没发现复印机。把搜到的《转法轮》等大法书籍资料全部劫持走了。

2006年6月21日下午,大法弟子陈海燕的七十岁老母亲和哥哥来到城关派出所恶警所长李果的办公室,要求释放无辜的女儿。李果暴跳如雷,连喊“滚出去”,并大吼:“这儿是甚么地方?你来这儿要人?”随后将母子俩蛮横地推了出去。

2006年6月21日晚上10时左右,陈海燕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恶警劫持到赤城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名法轮功学员为抗议和抵制对她们的无辜迫害,从6月21日中午就开始绝食到现在,家属去看望遭到无理拒绝。

注:恶警马胜多次参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曾用烟头烫大法弟子刘俊的脸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7/131543.html

2006-06-24: 河北省赤城县三名大法弟子被非法绑架
2006年6月21日中午十一时多,河北省赤城县陈海燕、郭瑞红等三名大法弟子在一建筑工地讲真相时,被赤城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恶警马胜等人非法绑架,约12点30分马胜等几名恶警又到陈海燕家非法搜查,搜走《转法轮》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若干。目前,陈海燕等三名大法弟子正在派出所绝食抵制邪恶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4/131249.html

张家口 宣化区 赤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3)

2019-09-16: 三道川乡政府:0313-6469118
三道川乡派出所:张万宝

2019-03-09: 样田乡派出所:电话:8687935
所长王江18730302888
高振宇15930317920
李向峰15033631111
郭启18731366587
郭伟13933751903
白杨19531326321
冯萱15075432030

2018-08-20:以下是赤城县政法公安系统参与上门骚扰人员的电话号码,办公与住宅电话号码加区号为(0313)

政法委书记刘庆斌13582430681
政法委副书记荣贵清6312828、13703131790
政法委防范办主任刘万彪6316610、13643237675
公安局长侯志森18632368081
公安副政委袁文惠13931309489
国保大队长张永新15830346900
国保指导员李伟13931323801
国保副队长张锦铭13653130318
国保队员张艳13785345444
国保队员李震千13932310058
国保队员王进礼13933750139

城关派出所:
所长米常帅13831315278办6312396宅6316028
指导员王方升13833344167宅6316367
副所长李剑罡13833361788宅6312333
副所长吕文友13463314488
副所长张海军13503134956
郑海虹6312171、13831356110
张敏6316069、13503136557
赵伟凯13803138576
牛雷锋13730301110
董永波13663234661
武志果13171636838
姜永国15031371865
张占平15028357608
王华伟
苏文涛15081329545
郑亚楠15933330003
赵振中

龙关派出所:
所长郭占河6312499、13663230606
梁乐军
副所长李丽13582440938
副所长霍涛13663331751
曹旭15931333711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3)

赤城县有关单位电话:(区号:0313)
赤城县委办:      6316339
赤城县政法委:     6312379
赤城县610办公室:    6312456
赤城县委副书记:王崇辉  13932343070

赤城县公安局:     6317888(总机)
公安局长:高建军    6312385  13603130316
公安局政保科长:张永新  6317888转一科

城关派出所:    6312693
所长:李果    13703131519(或13703131509)
副所长:马胜   13933991968
副指导员:崔振军 13831371838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