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丰南区 河北冀东监狱(南铺盐场劳改队) >> 赵秉衡(赵秉恒), 男

个人情况: 原外贸公司下岗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赤城县
拘留时间: 2007年4月24日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处四年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12-25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强行搜家/抄家/抄资料点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海燕 赵秉衡(赵秉恒)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9-21: 河北赤城县四大法弟子在冀东监狱被迫害情况
(明慧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省赤城县法轮功学员刘扬、王生、赵秉衡、王玉海现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其中刘扬自二零零一年被绑架,遭非法判刑后就被关押在该监狱。以下是他们被迫害的简要情况:

1、刘扬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当时他还在读初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刘扬只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回来时因没有路费,给人家当装卸工挣点钱,才算回到了家。

迫害发生后,他父亲怕邪党,不让他炼,在巨大的压力下,刘扬修炼大法的心从没有动摇,仍然坚持修炼。

二零零二年,刘扬和其他几位同修一起制作和散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被人恶告,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

2、王生是河北省赤城县东万口乡东梁村人,现六十二岁,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之后,一身疾病不翼而飞,为人处事事事为别人着想,大伙称赞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好人。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四日奥运前夕,王生突然在家中被恶警绑架到县看守所。二零零九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五监区。

因长期非法关押迫害,现在王生的身体出现严重贫血病态,被送入当地南盐医院,十二个警察分四班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看管。家属去探视,见王生脸色蜡黄,不想吃饭,要求保外就医,带队的警察队长李某说:“绝对不行。”最近据说又将人拉回内部医院,继续迫害。

3、赵秉衡是河北省赤城县原外贸公司下岗职工,于一九九四年得法修炼,得法后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无论在哪打工都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在一家旅馆打工时,老板很信任他,把买东西、管钱、管物的事情都交给他。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赵秉衡在向世人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时,被恶警绑架,于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被非法判刑四年,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冀东监狱四支队。赵秉衡坚守自己的信仰,至今不“转化”,每天有数名警察看管着他,承受着残酷的迫害和折磨。

4、王玉海,近六十岁,是河北省赤城县人造板厂的下岗工人,因信仰“真善忍”大法而被关進了唐山冀东监狱,遭受着无辜的迫害。

一九九六年春天,王玉海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一年后他的长年咳嗽吐痰的老毛病也好了。从此以后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心向善,工作兢兢业业,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家孝敬父母,夫妻关系也和睦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大好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晚,赤城县国保大队长张永新等四、五个警察绑架了王玉海,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录音机、电视接收器、手机一部,他的两个妹妹也先后被绑架。王玉海被非法关押在赤城县看守所。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赤城县公检法互相勾结,对他们兄妹仨非法庭审,并将地点设在张家口桥东法院。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兄妹仨被赤城县法院非法判刑。两妹妹分别被非法判刑四年,王玉海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四日被劫持到唐山冀东监狱迫害。

兄妹仨都被判刑,王玉海八十多岁的父亲因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双目几乎失明了。母亲原来好好的身体,现在天天吃药,打点滴,还住院动了手术。可怜一双年迈老人,思念儿女心切,整天以泪洗面。

王玉海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二支队八中队,从非法关押判刑期间使他受尽了苦头折磨,头发变白了,视力、听力下降了,快六十岁的人了,每天被强迫着干重体力劳动。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1/208716.html

2008-07-17: 张家口中级法院对七名法轮功学员非法维持原判
七月九日,已被非法关押一年二个多月的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陈海燕、林翠莲等的辩护律师接到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书:维持赤城县人民法院对陈海燕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的判决,判处陈海燕、林翠莲有期徒刑五年;赵秉衡、王玉风、王玉珍四年;王玉海三年;郭秀林三年缓行四年(现在已释放回家)。

一审中,聘请的七名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法院强行做出有罪判决,除判缓的一名外,其馀六人当即提出上诉。除一名家属要自己辩护外,其馀五名学员的家属再次为自己的亲人聘请了律师。

三个月后,中级法院不但未开庭审理,也丝毫不考虑二审律师的无罪辩护,强行做出维持一审法院的有罪判决。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对法院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行为深感遗憾和无奈。

其实邪恶对法轮功从来就没有讲过法律,表面上只是为了掩盖其违法的行径简单的走走程序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9-07-13: 唐山冀东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王生
河北赤城县大法弟子王生于2009年5月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冀东监狱五支队。2009年7月3日,王生身体出现严重贫血,被送進当地南盐医院,12个警察分四班24小时轮流值班看管守。王生家属前去探视时,见王生脸色蜡黄,不能吃饭,要求保外就医。警察队长李某说:“绝对不行。”

据悉,唐山冀东监狱警察最近又将王生弄回监狱内部医院继续迫害。

另外,现在仍被非法关押在冀东监狱的河北赤城大法弟子还有:王玉海、刘扬、赵秉衡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3/204441.html#0971302552-1

2008-04-17: 河北赤城县七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
2008年4月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法院向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送达了判决书,其中陈海燕、林翠莲被非法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赵秉衡、王玉凤、王玉珍被非法判处四年,王玉海被非法判处三年,郭秀林被非法判处三年缓刑四年(已回家)。目前除郭秀林之外,其馀六名大法学员均不服赤城县伪法院判决,提出上诉,其中五名的家属再次为自己的亲人聘请了辩护律师(一审开庭时,六名律师作了无罪的辩护),希望能为自己的亲人伸张正义、主持公道。

2007年4月21日,中共中央防范办的徐海斌(音,据说曾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遊玩时,看到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后,给省市县各级政法部门施压,操控公安机关,非法抓捕了赤城县的七名法轮功学员(陈海燕、林翠莲、赵秉衡、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郭秀林);然后给七名法轮功学员罗列罪名,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报检察院批捕。

2007年6月3日,赤城县检察院以所谓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之后由市检察院起诉至张家口市中级法院,中院看所定罪名无法成立退回赤城。10月28日又以所谓的“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起诉到赤城县法院。同一案例先后三次更改强加的“罪名”,而且这一切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足见中共邪党是如何肆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

王玉海、王玉凤、王玉珍兄妹三人被非法判刑的消息传来后,两位都已八十多岁的父母,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老人们整天以泪洗面。陈海燕、赵秉衡夫妻俩被抓那天,家也被非法抄了,电脑、电视机、接收机等私人物品均被抄走,一辆新买的昌河牌面包出租车被以作案工具判决没收。当天七八个警察又闯進了陈海燕父母的家,七十五岁的老父亲(退休工人)受此惊吓后,大病一场,至今卧床不起。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整天为得过白血病因炼法轮功而好了的女儿担心,到处求人想把女儿早点放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7/176654.html

2008-04-08: 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2008年4月,被非法关押了一年的七名赤城县法轮功学员,被赤城县法院非法判刑,其中,陈海燕、林秀莲被判5年,王玉凤、王玉珍、赵秉衡被判4年,王玉海判3年,郭秀玲判3年缓期4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8/176061.html

2008-01-06: 请看河北赤城县法院所谓的“公开开庭”
2007年4月24日,像往日一样人们为着生存而忙碌的工作着,而在河北省赤城县一场罪恶正在悄悄的发生,灾难同时降临在6个家庭,为此这6家人饱受生离死别的痛苦。

上午正在街上跑出租车的法轮功学员赵秉衡被警察秘密的带到了公安局。傍晚,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抄家的消息不断传出,紧张的气氛在这个宁静祥和的小城弥漫着。在随后的几天里,从各种渠道不断的传出要大抓捕、大搜查等各种信息。警察和警车随处可见,晚上,闪着警灯像幽灵一般各处遊荡的警车,在寂静的夜里不时响起一阵阵凄厉的警笛声,更是让小城的百姓惶惶不安。

是甚么样的人物给这个偏远的山区小城制造了这场恐怖,让这里的百姓不得安宁?原来是因为4月21日中央防范办的徐海斌(音,据说曾是罗干的秘书)到赤城县大海陀遊玩时,看到柱子上写的“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后,大发雷霆,给省市县各级政法部门施压,操控公安机关非法抓捕了赤城县的七名法轮功学员。然后又成立了专案组给七名法轮功学员罗列罪名。在2007年6月2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捕,之后由市检察院起诉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一些知情者和明眼人都明白,扣了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将案件的性质提升为“政治大案”,纯粹是一些人为讨上级的欢心而搞的“面子工程”。只是不幸的是这七名法轮功学员遭受着无端的迫害。案子起诉到市中院两个月后,由于证据不足,罪名不能成立,被退回到赤城检察院。到了这里这场荒诞的闹剧应该收场了,被抓的七名法轮功学员也该释放了。或许是一些官员怕将来徐海斌问起时怪罪下来,影响自己的仕途,所以本该释放的人,又被以莫须有的罪名第二次起诉到县法院。

在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了七个月以后,终于从赤城法院传来了消息,要在2007年11月15日对七名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并将地点设在了张家口市桥东法院。被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了被抓亲人的冤情能够昭雪,为七名法轮功学员花了两万多元请了七名律师,准备在15日时开庭辩护。可是在11月14日上午,律师突然得到通知开庭推迟,时间另行通知。为甚么事情突然起了变化?原来事出有因,本来对这七名法轮功学员起诉的罪名就是“莫须有”的,为了避人口舌,所以不在赤城法院开庭,而是挪到了二百里外的张家口市桥东法院。临开庭前,又听说赤城县的法轮功学员要到法庭旁听,所以匆忙推迟了开庭时间。经过了紧密的布置,法院又将开庭时间定到11月28日。开庭前,两名家属找到负责该案的法院刑事庭庭长黄忠,跟黄忠说:“我们有很多亲戚都想到庭旁听,一家去个三四人,就是二十多人。”黄忠当即说:“谁想去谁去,去多少都行,只要能坐下就行。”两名家属听后,欢喜的回去了。

满以为在二十八日能够见到七个多月未见面的亲人,并能让律师在法庭上为身陷冤狱的亲人讨个说法,可谁想到事情却不是这样的。从26日开始,有些单位就开始找县城的法轮功学员谈话,并上门骚扰,说是上面开会布置了,二十八日在张家口开庭不是直系亲属的不准到法院旁听,连张家口也不能去,所有的路口都设了卡子,就是去也得把你们截回来,到时候截住可就不好说了。27日那天更是如临大敌一样,尤其是赤城镇和教育局等单位几乎对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实施了非法监控。有的到家里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甚至还明目张胆的派人在门口看管。为了达到不让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真是无所不用其极,甚么流氓招、无赖招都用上了,全县各个路口和车站更是布置了警察、警车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检查所有的车辆和外出人员。一些未带身份证的外出人员被警察和城关镇的工作人员拦住询问,还有人被迫辱骂法轮功、有人被迫返回,给交通和来往车辆、出行人员造成了极大的不便。不明事由的老百姓非常纳闷,以为又发生了甚么大事。

27日赤城镇的领导及玉辉小学的校长等人到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家属穆玉家骚扰了6次。当得知穆玉27日中午乘班车去了张家口时,马上报告了上级。当班车行驶到龙关中队检查站时,被警察截住,下边站着十多个警察,有两名警察上车要查看身份证,人们多说没带。警察来到穆玉跟前和她要,她把身份证递给警察,警察说:“你们下车吧,别走了,有事。”穆玉反问他们:“你们凭甚么让我下车?法院黄忠说谁想去谁去,你们又说不让去,还讲不讲理,我就不下车!”之后又上来一个警察和一个便衣,瞪着眼吓唬她们。站在一边的另一位家属实在看不过眼,也说:“你们还讲不讲理?公开审判,谁都可以去,这是我们的权利,凭甚么不让去?”问的他们哑口无言。

一会儿赤城镇领导张××过来了说:“老穆你下来吧,一会儿你们学校来车,我保证能让你坐上车去张家口。”穆玉看他说了保证的话就下车了。之后几个小学的领导都坐着车来了,可车上只能坐一个人,没办法她们三个又去拦班车,拦了好几辆警察都不让班车拉他们,直到拦住最后一趟班车后,警察还是阻挠不让他们上车,一位家属硬是坐了上去。穆和妹妹两人则由两个副校长看管着来到了张家口。就这样在龙关被拦截扣留了三个多小时,中午坐的车,晚上七点多才到了张家口,本想早点去找律师见个面,结果全给耽误了。

二十八日上午八点多,张家口桥东法院停满了警车,警察到处都是,大门两侧站立了两排身穿黑衣、头戴钢盔、手拿橡胶棒的防暴警察,整个法院如临大敌,引的过往行人不断驻足观看,一位進法院的工作人员边走边说:“甚么事至于弄成这样?法院快变成监狱了。”

被非法审判的法轮功学员陈海燕的母亲七十二岁了,坐车赶了二百多里路来到了法院门口,進门后竟以无身份证为由,被警察连推带搡野蛮的哄出了门外,老太太说我都七十多岁了没带的身份证。警察疯狂叫嚣着“108岁没有身份证也不行!”老太太心里也很不解:刚前天问法院黄忠,黄忠还说,谁去都行。县里开会也说,直系亲属可以旁听。可是到了法院,怎么又变成了只有身份证的才可以旁听。老太太的小孙子也因为无身份证不能進去,只好陪着两眼泪汪汪的奶奶站在门外。可怜老人家中老伴病在床上不能前来,她好不容易来参加旁听,看看所请律师是如何为女儿、女婿辩护的,却被他们以没带身份证为由不让旁听,不知这是谁给规定的?顺便想看一看七个多月没见面的女儿也不能如愿。

这时一旁有一个中年妇女,拿着身份证去登记,警察蛮横的说:“开庭了,有身份证也不让進。”这位妇女被激怒了,亮开嗓门责问他们:“你们这是人民法院吗?人民法院为甚么不让人民進去?为甚么不给老百姓合法的权利,公开开庭要身份证这是哪家的法律?共产党就是轻视人权,就会骗人,整人,你们新闻上天天说甚么依法治国、构建和谐社会,全都是骗人的。人家法轮功信仰'真善忍'有甚么不好?为甚么这样欺压人家?”她的话说的越来越高,足足说了有半个小时。原来站在院子里那些助纣为虐、横眉立眼的警察都躲到门卫屋里不敢出来。法院办公楼上的工作人员打开窗户静静的听。

由于法院等部门的流氓、无赖行为,几十名从二百多里以外赶来想见自己亲人一面的家属和亲朋好友都被拒之门外,法庭内只有王玉凤、郭秀林两家的五名亲属和派去看管两名家属的四名校长和教师参加旁听。(乡亲们,你们听说过直系亲属不让参加旁听、单位还要派人看管的事吗?)

非法开庭历时4个多小时,公诉人宣读了强加给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莫须有”的罪名和拼凑起来的所谓证据,七名法轮功学员家属自己聘请的七名律师,从案情、犯罪动机、适用法律等各个角度对所起诉罪名進行了详细的辩护,最后得出了无罪的结论。审判长一看无法答辩,只好匆忙宣布休庭。据一位在场旁听的人士说:“律师辩护的认真细致、有理有据,所诉罪名不能成立。如果法院再判人家有罪,那真是说不下去了。”连政法委和公检法里的人私下都直言不讳的说:中国是人治而不是法治,上边叫抓就抓,叫判就判,根本不考虑合不合法,至于宪法更不当回事,只当作是花瓶摆设罢了。

庭审期间,庭长黄忠对法轮功学员态度粗暴蛮横,多次无理打断当事人的陈诉,把法轮功学员王玉珍吓的说:“你别吓唬我,你吓的我连话都说不了了。”黄忠任刑事庭长十多年,他的为人、名声人们早有耳闻。在他的任内已三次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审判。2001年5月法轮功学员梁瑛、劳广和被抓捕后非法判刑五年和四年。2002年法轮功学员杜淑云、刘扬等被抓捕后非法判刑十年和八年,至今未回。现在又接手了王玉凤等七名法轮功学员的案子。

在黄忠受理此案后,家属和法轮功学员一直在给他讲真相、写劝善信、送真相资料,劝他不要再干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赶快悬崖勒马,将功赎罪,一心想要他明白真相为他好。可黄忠并没有理解了家属和法轮功学员的好心,态度一直蛮横无理,左一个你们反党,右一个你们犯罪。他身为人民法官,有义务和责任向前来了解与询问案件的公民认真解释和答覆,而他却恰恰相反。现在公检法司在人们心目中有不好的形象,就是被这一部份像他这样的执法人员败坏的。

《西遊记》中有句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干坤必有私。”人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得恶报,这是天理。何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更非同一般。真心希望黄忠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相关人员能正确对待这件事,认真看一看明慧网上的《苏倩地狱行》,把握住这次难得的机会,用自己的良知与正念来处理目前审判法轮功学员的事,将他们无罪释放,为自己奠定一个美好的未来。

其实黄忠也是一个受邪党蒙蔽欺骗的人,只想上边让咋办就咋办,错也是上边让干的。岂不知这场镇压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压根就是错误的,是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违反宪法和法律的。当平反昭雪、追究参与迫害者法律责任的时候,上边谁也不会站出来给你做主,还得自己去承受偿还。请黄忠及相关的人们三思!

各位父老乡亲,以上是刚刚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真实实的事啊!从“公开开庭”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种种侵犯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人权的事件中,完全暴露出中共的邪恶本质、非法性及中国公民的人权状况。怕法轮功学员和家属参加旁听,是因为他们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有犯罪,所定的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这是在利用法律、法庭在制造冤案,真正的“被告”应是原告,而真正的“原告”则是被告。这才是目前中国司法现状中的真实写照!

在长达八年多的血腥镇压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自始至终以大善大忍的胸怀面对这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迫害,在自己承受着非人迫害的同时,还在给参与迫害自己的人讲着真相,希望唤醒他们的良知和善念,善待大法与法轮功学员,从而得到救度。

今天心存正念的人们都看到了这一点。就是那些警察、法官、检察官一边迫于上边的压力违心的执行着镇压的命令,一边又在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其实,中共的统治方法就只有四个字“独裁暴政”。在中国大陆,人权、民主、自由、信仰、平等成了向往和追求不到的幻想。只有解体这个恶党,人人才能认清善恶,才敢于站出来声张正义、主持公道、运用宪法和法律来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解体这个独裁暴政的中共,一个拥有民主、自由、人权和信仰至上的社会才会真正到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6/169738.html

2007-11-30: 一“案”三易其名 赤城公检法欲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
河北赤城县邪党法院欲在十一月二十八日上午九时在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非法开庭迫害王玉凤、王玉海、王玉珍、陈海燕、赵秉衡、郭秀玲、林翠莲等七名法轮功学员。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0/167402.html

2007-08-15: 张家口市中级检察院、法院参与迫害七名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河北省赤城县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对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陈海燕、赵秉衡、郭秀林、林翠莲七名大法弟子以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罪”非法刑拘后,六月三日赤城县检察院批捕。

八月三日家属找到县检察院,答覆:此案已在十多天前交到张家口市检察院。还说:“这是政治大案,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县里没有权力管,你们去找市里吧。”

八月八日几名家属找到市检察院,答覆:此案已转市中级法院。下午几名家属又找到市中级法院,回答:案子已转来了,多会儿开庭通知你们。

自王玉凤等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以来,除了赤城看守所让接见之外,张家口市和怀来县看守所一直不让接见,要想见得找本县国保大队开条。陈海燕七十多岁的老母亲和王玉海的妻子找到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张蛮横的将她们推出门外,狠狠的说:“就是我不让你们见,要想见就等判!”

三个多月了,五名大法弟子在里边的情况不得而知。

七月中旬,郭秀林的丈夫得知妻子在看守所已吃不下饭,卧床不起的消息后,赶紧带上药赶到一百多里之外的怀来县看守所,遭到了无情的拒绝。他一边担心在狱中的妻子,一边照顾病在床上的老人,还要上班,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王玉海兄妹仨被绑架后,已八十多岁的父母亲整天哭哭啼啼,盼望着儿女们回来。面对三个妻离子散的家庭,对全家人的打击可想而知。陈海燕七十多岁的老父亲自公安在抄家的那天起惊吓的一病不起,输了一个多月液。

陈海燕在一九九九年时得了白血病,医院要十万押金,可家中分文没有,她下了岗,孩子又小。在走投无路中,母亲搀着连走路都很困难的女儿去学法轮功,不想不到一月,白血病竟神奇的不翼而飞。现在女儿因为做好人而入狱三个多月了,老俩口日夜为女儿的身体担心。

这次七名大法弟子被绑架,是因为罗干的秘书到赤城某村庄看到了“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标语,就被扣上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这样的罪名,不但家属不接受,世人也议论纷纷,连机关干部们都说:“这××党做事也太离谱了,贴张标语就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几个下岗职工、家庭妇女,无职无权,手无寸铁的就能颠覆得了国家政权吗?连边儿也沾不上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15/160889.html

2007-08-09: 河北邪党检察院欲对赵秉衡等七大法弟子非法判刑
河北省赤城县赵秉衡、陈海燕、王玉海、王玉珍、王玉凤、郭秀林、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自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被绑架、转捕后,现仍被分别关押在张家口市、怀来县、赤城县看守所,家属至今不能探视。


据悉,被非法关押在怀来看守所的郭秀林已病的卧床不起,其家属买上药去见人,看守所仍不让见,药也不让送。

陈海燕被非法关押在张家口市看守所,她七十岁老母亲和嫂子王玉珍找到赤城县国保大队长张永新,张蛮横的将她们推出门外,说:“我就是不让你们见,要想见就等判。”陈海燕家属日前到赤城县检察院了解情况,检察院人员说:“此案是政治大案,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没有权力管,已转到张家口市检察院,你们找它们去吧。”家属说:“我们家的这些人,都是下岗职工、家庭妇女,手无寸铁,连生存都困难,怎么可能去颠覆政权?连边儿也沾不上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9/160490.html

2007-06-13: 2007年4月24日,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被绑架的13名同修中仍有7人被非法关押,并于2007年6月3日被赤城县检察院批准逮捕,预谋加重迫害。
被分别关押在三个看守所的七名大法弟子分别是:

关押在赤城看守所的:赵秉衡、王玉海
关押在怀来看守所的:王玉凤、郭秀林
关押在张家口看守所的:王玉珍、林翠莲、陈海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3/156832.html

2007-05-30: 河北赤城县恶警仍非法关押赵秉衡等多名大法弟子
河北赤城县公安局、“六一零”、邪党政法委不法之徒从2007年4月23日至25日共绑架了十三名大法弟子,至今仍将赵秉衡、王玉海、王玉凤、郭秀林、陈海燕、王玉珍、林翠莲等七名大法弟子分别关押在赤城、怀来和张家口市看守所,并已延续刑事拘留的时间,预谋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0/155876.html

2007-05-17: 河北邪党恶人流窜到赤城预谋对赵秉衡等七名大法弟子迫害
据来自赤城县政法部门内部的可靠消息:在江罗集团的施压下,河北省和张家口市参与迫害赤城县赵秉衡、陈海燕、王玉凤、王玉珍、王玉海、郭秀林、林翠莲等大法弟子的邪党恶人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又流窜到赤城县温泉,预谋对赵秉衡等大法弟子继续迫害。

在此之前,赤城县六一零头子、政保大队长张永新对受迫害大法弟子的家属声称:“你们就等着批捕、判刑吧!” “四二五”前后,张家口市的很多区县都发生了绑架大法弟子事件。

另消息:河北省赤城县被邪恶绑架的吉玉花、王素花、宁宁、张秀芬、王好军五名大法弟子已于五月九日和十日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7/155057.html

2007-05-07: 罗干秘书流窜赤城 十二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7年4月21日,因迫害法轮功而臭名昭着的魔头罗干手下的秘书,流窜到赤城,途经赤城县大海陀旅遊区,看到了赤城县大法弟子为救度众生向世人讲明真相而喷写、张贴的真相标语后,该人不但没有明白大法弟子的慈悲救度之心,在回京后,向其主子罗干邀功汇报。然后给河北省委,张家口市委及赤城县疯狂施压,指责各级对法轮功迫害不力。在接到邪恶之徒的指令后,河北省政法委、张家口市“610”组成所谓的专案组,到赤城协同赤城县公安局秘密部署对大法弟子迫害。县公安局,派出所,各乡镇安排一个不明真相的社会闲杂人员黑夜蹲坑,各街道、乡村到处都遊荡着巡逻的警车。

4月23日晚,龙门所镇的三名女大法弟子:吉玉花,王素兰,宁宁三人在外出讲真相的途中,遇到巡逻的警车,被绑架到县公安局,之后又被送到张家口市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

4 月24日早晨7点左右,县公安局副局长樊凯春带着一群恶警,闯入大法弟子陈海燕家,当得知陈海燕已经搬家了之后,恐吓现在的房主,不要走漏了消息,后又窜至陈海燕的父母家。陈海燕的母亲已经60多岁,老父亲身体不好,抱病在家。这群恶警不顾两位老人年老体弱、经受不住惊吓,强行抄家,并抢走了陈海燕母亲平时看的大法书籍、MP3等物品。

上午县公安局的姜文海等两名警察又将正在街上跑出租车的赵秉衡(陈海燕的丈夫)强行绑架到公安局刑警队,并将赵秉衡一家人赖以维持生计的出租车扣留。之后又到赵秉衡家非法抄家,抄去了陈海燕为孩子学习买的新电脑一台及大法书籍、MP3电子书、手机等物品,并将同院的一名老头(姓名不详)及大法弟子王好军一起绑架。在恶警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大法弟子王玉珍去赵秉衡家串门,恶警不分青红皂白,将王玉珍摁在地上一起绑架。下午6点又将陈海燕绑架。

晚上9点半恶警张永新带着一帮人又闯入大法弟子王玉海家,将独自一人在家的王玉海绑架,并将王玉海的大法书籍、手机、MP3、电视接收器、录音机、磁带,还有地上放着的一盘电视线等物品一并抢去。

晚上11点县城的百姓都已休息,这时,恶警又偷偷的到大法弟子郭秀林,林翠莲家,谎称是物业的将门骗开后,把两名大法弟子分别从家中绑架并抄家。同一天晚上,几名警察两次闯入大法弟子王玉凤家中,将其平时看的大法书籍等物品抢走。并在25日早上7点将正在母亲家休息的王玉凤绑架,当时王玉凤身上只穿着内衣,光着脚,鞋也没穿,就被警察从家中强行抬到车上,绑架走。当时正值上班、上学期间,许多附近的居民及上班的路人都亲眼目睹了警察暴力迫害好人的经过。在“五一”前夕恶警又跑到大海陀将大法弟子张秀芬绑架。

在这次绑架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充份的暴露了以樊凯春、张永新为首的一干恶警的强盗流氓行为。在对王好军、王玉海、陈海燕等人抄家的时候,就像强盗一样,见到东西就拿就抢,将几个人家中弄的遍地狼藉,东西扔了一地,正印证了社会上流传的一句话:“以前土匪在深山,现在土匪在公安。”

正告那些参与了此次迫害大法弟子行为的恶人、恶警,你们对大法及大法弟子所犯下的罪恶将为你们带来灾难和报应,赶快悔改,弥补你们犯下的罪行。佛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弃恶从善,加倍弥补,才能为你们及你们的家人开创一个好的未来,一味的跟随邪恶行恶,只能将你们和你们的家人带向毁灭的深渊,在解体邪党的时候,和这个邪党一起解体、淘汰。希望你们能分明善恶,为自己做出一个好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7/154260.html

2007-04-26: 河北张家口市赤城县九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晚,河北省张家口市赤城县龙门所镇三名女大法弟子季玉花、王素兰、宁宁被恶人绑架。二十四日邪恶绑架了县城的王玉珍、王玉海、赵秉恒、郭秀林、小林子五名大法弟子,二十五日早又将王玉凤绑架,并对他们的家進行了非法搜查,没有出示搜查证,搜走了大法书籍和MP3播放器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6/153573.html

2003-12-25: 男大法弟子赵秉衡因手腕粗背铐小手肿得特别厉害,疼痛难忍几乎要失去知觉也不给摘掉。就这样戴了15天后,说是上边要来检查,才给摘掉,两个胳膊好长时间都没有恢复知觉。至今双手无力麻木,已成轻度残废。

唐山 丰南区 河北冀东监狱(南铺盐场劳改队)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1-17: 地址: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或南堡开发区)2002信箱一支队 邮编:063305

2019-01-17: 河北省冀东监狱第一监狱几名警察警号:1309227(管接见的警察)、1309262(监区的一个区长)、1309266(监区的一个区长)、1309811(女警察管登记)。
三监区党支部:温占和、郑建立
政办党支部:王志刚

2018-12-26: 唐山市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遵化市法院院长 (0315)6612640
遵化市法院办公室 (0315)6612623
审判长苗瑞生

遵化市检察院具体办案人员:
公诉部长(副检察长)郭成亮 手机 13813587767
办事员 王清珍 手机 15512012237

遵化拘留所:
电话0315-6629667
所长王爱青13832982148
教导员张绍武13832986912、13582584868、13785575117

遵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0315-6614261转36336
大队长 缪爱东 13832982639
教导员 吴静海 13832988663
副大队长 李宏亮 13832988664

中院主审法官李继林 15081912755
助理法官崔建明 13931566208
地北头派出所电话:0315-6046110
所 长 王志勇 手机:13832988667

冀东第五监狱部份警察:
机关:
教育科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负责人王森虎 宅电8317463 手机13832977706
黄连胜13383257567刘阁生15832511919焦克宁13931978598
景浩15233355507刘明13831537174张伟15350679595
马智玲13403156811崔建川13403359392刘维生15176537031
李松林13933451059张连海15350677940
生产:
徐曙光15931577768杜天丰13473919535高峻13785530618 孙杰13785530658 狱警:韩俊伟13333322011 一监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