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0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郫县 >> 余少萍(余少平,余绍平,余绍萍), 女, 57

个人情况: 大邑县北街小学音乐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大邑北街小学
迫害情况: 非法判刑三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5-0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小松(王晓松) 余少萍(余少平,余绍平,余绍萍)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1-23: 2019年11月8日,四川成都大邑县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黄廷辉、左国成被大邑县法院非法诬判分别为3年零3个月、3年,开庭那天上午,法院周围都是警车,安排了很多旁听人员,但不让大法弟子进去旁听。

目前大法弟子余绍平还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23/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96150.html

2019-05-24: 四川成都大邑县余绍平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退休教师余绍平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中午被大邑县公安局晋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送郫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4/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86.html

2019-05-17: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退休教师余绍平被绑架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退休教师余绍平,于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中午,被大邑县晋原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一行五、六个人,一进校门,就开始摄像,校长在门口接待,并指余绍平的住房。其它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7/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5211.html

2017-03-15: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教师大法弟子余绍萍被限制自由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教师大法弟子余绍萍,2016年4月26日,从监狱回来,2017年3月初遭晋原镇派出所骚扰,要学校保安登记外出时间。

3月12日(周日)午后,大门保安不让外出,理由是国保大队、政法委要来人,他们二人执意要出,保安请示校长同意,才让出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5/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44313.html#17314225649-1

2017-03-07: 夫妻俩被非法判刑 四川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四川省成都大邑县五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余绍萍是一位优秀的音乐教师,所指导的合唱团曾获成都市一等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后,一家人就没有安宁之日,经常被骚扰、恐吓、抄家、关押,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在监狱遭惨无人道的折磨;退休工资也被扣发(工龄四十多年)。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余绍萍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她在控告书中说:“从二零零一年底到二零一三年四月底,只要我出门当地政法委‘610’胁迫学校派保安跟踪监视我,有时一个,有时两个。一家人经常被震耳欲聋的砸门声惊吓得不知所措,经常无端被抄家、绑架、非法拘禁,或被关洗脑班,直至被非法判刑。最基本的自由被剥夺,人权遭践踏,至今回想起还不寒而栗。二零一六年四月我从监狱回家后,当局非法扣发我的退休工资。我兢兢业业干一辈子工作的老教师,只因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就被迫害……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与伤害。这是什么世道啊!中国还有法律而言吗?这都是他们被胁迫执行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命令所至。”

余绍萍女士说:“丈夫由于修炼法轮功,长期被江泽民一伙迫害,两次被非法判刑,在监狱被狱警打昏死,强迫转化,身心遭受惨无人道的折磨、摧残与伤害;后又被关进洗脑班折磨,患了高血压。出狱后被开除公职,生活无着落,到老了还要为自己的生活犯愁,奔波。再加上我被非法判刑送监狱后,两年多的时间不准我们通信,他没接到我的一封信和一个电话,随时为我的安全担心、焦虑,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患了脑血栓,现在左手左脚不能动,生活不能自理。”

被告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抓捕、拘留、判刑、劳教、酷刑、活摘器官等迫害,导致近一亿人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经济上的崩溃、道德的急速下滑、司法的混乱和黑暗。

法轮功学员诉江,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所有中国人的做好人的权利。目前二十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

下面是余绍萍女士在《刑事控告书》中的部份陈述: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十几岁患龋齿大牙就掉了,后又患了急性肝炎,肝胀痛、胃胀痛,长期消化不良,拉肚子,整天头昏痛、头晕,四肢无力,失眠、神经衰弱,内分泌紊乱等,活得苦不堪言。一九九六年三月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不长时间内所有病痛全部消失,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由于我身体好了,精力充沛了,一九九九年五月我训练的合唱队参加成都市合唱比赛荣获市一等奖,为大邑县艺术教育争得了很高的荣誉。

正当我们全家沉浸在欢乐之中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从那一刻起,我们全家就没有安宁之日,随时处于恐怖之中,经常有不法人员到家骚扰、恐吓、威逼。

(一)多次半夜砸门、绑架、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大邑县公安局警察游安军、刘雪梅等到我家非法搜查,抢走了四套我师父各地讲法录音磁带等。本月的一天又把我和丈夫绑架到公安局逼迫交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没过几天派出所的警察又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逼迫写不上访的保证书,否则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一日,我全家三口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是合理合法的,结果被警察抓起来。当天被四川驻京办的人领回,非法关在北京驻京办一周后,被遣回大邑当地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非法软禁。白天送派出所,晚上关家里,由两个教师监视我,不准出家门,后来请工人来监视我,逼迫我写保证书,并停发了我的工资近半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下旬,一天晚上十点过,听见敲门声,我一开门,结果进来了很多警察搜查,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又把我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七月的一天晚上十点左右,大邑县公安局副局长孟斌带领其手下强行到我家搜查,我跟孟斌说:善恶有报,话音未落,孟斌从我背后一掌打来,把我打出门外。到楼下操场后又一掌打来,把我打趴在警车上。然后把我绑进派出所,在滞留室关我一晚上。那地方又脏又臭又不通空气,差点被闷死在里面。第二天下午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二年上半年的一天,深夜一点过,一阵砸门声把我惊醒,我从猫眼看见国保大队的警察邹文才、王志成、刘雪梅等、派出所的警察牟海文等很多警察叫我开门,我不开,牟海文就拿钢钎把门锁砸烂,强行入室。一进门王志成就狠命给了我一耳光,另一个警察又给了我一耳光,打得我两眼直冒金花,脑袋嗡嗡响,骂我为什么不给开门;然后强行搜查,没搜到任何所谓证据才作罢。

二零零六年四月的一天晚上十点过,一阵惊人的砸门声响起,丈夫把门打开,进来了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严波、熊勇、张爽等强行搜查,什么都没搜到,然后非法把我和丈夫绑进公安局。他们的“理由”是从另一位同修处搜到了一张资料,那位同修说是我给她的。

他们对我刑讯逼供,四夜三天不让我睡觉,把我双手扭向背后向上,铐在铁椅子上,我的脸就贴到双腿上,腰就一直弯着,这样铐了我几个小时,差点把我铐昏死过去,后来我的腰都差点直不起来了。后来将我双手铐在铁椅子上,白天由国保大队的严波、熊勇等折磨我、威逼、恐吓我,我的手被铐肿了,成乌紫色。熊勇恐吓我说:再不老实说出资料的来源就把你吊起来打。晚上由“610”人员、学校保安、派出所的警察轮番看守我。四天后非法拘留我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七大”前夕九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一阵震耳欲聋的砸门声又响起来了,当地国保大队和派出所的警察严波、熊勇等强行进屋后非法抄家,任何资料都没搜到,我和丈夫无端被非法关押四十天后才放回。

(二)关洗脑班迫害三年多

二零零九年三月九号晚上七点过,我正在商场买东西,国保大队的警察游安军、刘雪梅等把我围住,抢走了我的钥匙,把我塞进小车,拉到派出所,在我的包里搜到一张资料。他们又到我家搜查,没搜到他们要的东西,把我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强行把我绑进臭名昭著的四川新津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我三年多才放回。

在新津洗脑班,大法弟子肉体、精神都遭受严重摧残。二十四小时随时都被两个包夹监视,平时不准闭眼,除非让你睡觉;不准盘腿,不管单盘、双盘、散盘、连坐军姿都不准,总之脚弯一点都不准。他们可以任意打骂折磨大法弟子。包夹可以不让你吃饭,把饭菜连碗一起打来,或者倒进衣领里;包夹可以不让你睡觉,甚至可以不让上厕所。一天到晚开着电视,甚至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声。可以不让你买任何东西,可以任意毁坏我们的任何物品等。

二零一二年五月初,派出所警察张爽等强行到我家搜查,抢走了挂在墙上的我师尊的法像,把我非法绑进派出所。张爽拿书打我脸,拉、拽我跟他下跪,我说我只跟我师父下跪,他又叫其他警察拿电棍来准备电我,结果电棍没电了,才没电成我。又非法拘留七天后才放回。在拘留所因我不照像等,被指导员张永和胁迫吸毒人员打我耳光。

(三)遭冤狱折磨三年

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大邑县晋原镇派出所警察张爽和国保大队的警察在我家楼下的坝子里把我拦住,抢走了我的钥匙,上二楼非法搜查我的家,抢走了挂在墙上的我师尊的法像,又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张爽拿出一张卡片和一张资料,说是我四月二十三日买菜时发给卖菜人的,强行将我非法拘留十二天。结果在十一天晚上被张爽以及国保大队警察强行绑架到中医院体检后,把我非法关进大邑县看守所。

在大邑县“610”头目洪鹰的指使下,七个月后,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由大邑县法院非法判我三年,于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五日绑进了成都女子监狱六监区。

在去监狱时我给监狱长写了一封长达二十页的信,信中阐述了大法的美好,在全世界的弘传情况以及我本人修炼后的身心变化。中共是万恶之源的具体事例,大法弟子为什么要讲真相,告诉人们认同法轮大法好,远离邪党,以及劝善的内容,比较全面。被六监区的警察收缴去了,包括我的上诉状,有的警察都看了。因为我们是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正自己的言行做好人,要求自己做更好更好的好人,因此我们没有罪,我们不是罪犯,这监狱不是我们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要求无条件放我回家。所以我不配合他们的命令、指使、要求,不穿囚服,不打报告词,不带标志,不报数,不骂自己和师尊、不骂大法;不配合他们,不写“三书”、“四书”,不转化。为此他们就收走了我的衣服,强迫穿囚服。因我不打报告词,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十五日两天晚上,狱警赵红梅不准我睡觉,让我站,不准闭眼,派了四个人监视我,他们每人两小时,门外还有值班的。

二零一四年中秋节晚上,狱警谭雪梅以我不戴标志、不报数为由拿警棍把我全身、特别是后背打成了黑色、乌紫色,谁看了都恐惧害怕。每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两个(很少时间是一个)包夹监视我。我随时处在暴力和语言暴力中。罪犯包夹但明芳一天把我拖进卫生间打我耳光,卡我脖子,我差点窒息她才松手。罪犯包夹熊金娥在狱警的唆使下时常对我行凶作恶,折磨摧残我。一次,她趁我没注意,突然用尽全身力气猛推我,在我要倒地的一瞬间,我用尽全身力气抓住床梯子才没被推倒。又有一次,她拿装满水的杯子打我脸,差点把我牙腮骨打断。经常晚上说我没站好、东张西望为由对我拳打脚踢,把全监室的人从睡梦中惊醒,吓得一个个睁大眼睛惊恐万状。包括室长都说她在这里四、五年了,没见过这么恶的人。有些背地里骂她说她出去就会被车撞死。大家都知道是警察在背后唆使,她才敢这样凶残、猖狂,所以对她敢怒而不敢言。

罪犯包夹蒲秀琼整天对我歇斯底里的吼叫、辱骂,我经常被她拉扯或被她打,一次她一拳打来,把我头上打了一个包,但她说谁看见我打你啦?随时威胁恐吓我说:把你整死了一床席子裹起埋了就了事,死在这里的人都这样。

我被狱警和犯人包夹强行洗脑,经常胁迫看、听诽谤、诬蔑、栽赃、嫁祸我师父、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电视及文章。不准和其他人讲话,更不准炼功和发正念,狱警赵红梅吼叫道:只要看见你炼功,就撇断你的手和脚。我在那里两年多,几乎都在严管组或教转监室。随时被打骂、罚站、不准睡觉。是那里睡得最晚的一个。他们有时饿我饭,给我吃很少的食物,有时冻我。不准我上超市买日用品,不准我通信,更不准我接见家人。我一直不转化,为此监狱组织了一个专门整我的攻坚小组。由四川省监狱管理局姓李的处长挂帅,本监狱参与的人员有:副监狱长宁晓英、监狱教育科的廖群芳,六监区的狱警周琳、谭雪梅、田丽、赵红梅等,还有包夹蒲秀琼、欧萍兰等,同时还在外面请了所谓的转化专家即新津洗脑班的徐丹一行三人。他们争分夺秒地摧残折磨我,轮番上阵,威逼利诱,恐吓、打骂、狱警赵红梅用电棍电我。在这之前狱警田丽用电棍电我脸。晚上站到十二点半以后让我睡觉。说是睡觉,其实是掩人耳目,由两个包夹猛拉、猛抽我睡的枕头,要把我的头震成脑震荡似的,不准我坐起来,睡又不让闭眼睡着。

后来他们终于把我折磨成高血压,强迫我吃药,我不吃,他们就暗中悄悄地在我吃的菜中放药。时常恐吓我说:中国十几亿人,死你一个人不算什么,就是你一家人不在了也不算什么。扬言我不转化,就要把我儿子开除公职,抓进来做我的转化,直到我转化为止。看我不动心,他们就准备判我狱内犯罪,罪名就是我在监狱里继续宣传法轮功,企图继续关押我。他们对我惨无人道,身心受到极大的折磨、摧残与伤害。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我出狱回家后,我的退休金被停发,我们夫妻到老了没有一分钱收入,备受煎熬。综上所述,这场由被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灭绝罪和危害人类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7/夫妻俩被非法判刑-四川女教师控告江泽民-343848.html

2015-08-26: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余绍萍在成都市女子监狱遭迫害
成都市大邑县法轮功学员余绍萍(北街小学优秀的音乐教师,女,58岁)于2013年4月讲真相时,被北街小学保安诬告,后来被大邑县国保构陷,非法判刑3年,关押在龙泉驿成都市女子监狱至今。

由于拒绝向邪恶妥协,不报数,不穿囚服而屡次被严管,被非法剥夺睡眠,而且不准用钱购物。监狱为了逼迫她穿囚服,没收了她自己的衣服,只留下囚服,余绍萍仍然拒绝穿囚服,只好不穿任何衣服。监狱狱警还打电话讥讽家属:她已不知羞耻……。

2009年到2012年,余绍萍在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被迫害3年半(她拒绝“转化”,正念正行),身心已遭到很大伤害,现在,她在龙泉驿监狱不知状况如何,家人多次打电话要求和她见面,狱方均拒绝,后来家属去了监狱要求见面,仍遭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6/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14626.html

2014-10-02: 四川省大邑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近期四川省大邑县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分别非法关押,其中龚珍琼女士请了律师。

法轮功学员龚珍琼,六十多岁,她因发神韵光盘被便衣举报,在六月四日那天被抄家,被抢走了两本《转法轮》和三张神韵光盘,非法关押在大邑县看守所。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日请来北京律师,律师了解到龚珍琼的材料被检察院因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一个月后公安机关又把材料送到检察院,检察院当天就起诉了龚珍琼。

律师说不合程序,因为检察院拿到材料至少要调查一个月才能起诉,他们互相推诿说不知道,她的卷宗律师还没有看到,因法院说还没有立案,叫律师回去等候电话通知。律师走后第二天龚珍琼家当地乡政府和村上负责人便责问家属为什么要请律师,说明中共人员很怕请律师,怕曝光他们的罪行。

法轮功学员余绍萍,女,五十五岁,北街小学教师,家住大邑县北街小学内,她因讲真相并送给一位老人一张护身符被学校安排跟踪的保安举报,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龚书莲,女,五十多岁,她这次因为在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晚上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二零一四年九月五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法轮功学员林久良女士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四日因免费发送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被大邑董场派出所绑架、关押,国保大队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关押十二天。林久良女士,六十岁左右,家住新津市棉花坨小区,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以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慢慢地类风湿、心律不齐等病症不翼而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2/四川省大邑县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298447.html

2014-03-02: 四川省成都余绍萍被转押到龙泉驿女子监狱
成都大邑法轮功学员余绍萍,于2014年2月25日,从大邑看守所转移到龙泉驿女子监狱。已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近1年,前段时间非法被审,判刑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2/28/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8191.html

2014-01-09: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法院对余绍平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日,大邑县北街小学优秀教师、大法弟子余绍平被冤判三年。

十二月三日早上,县法院大门外站满了警察、便衣警察如临大敌,九点钟大法弟子们堂堂正正的来到法院大门外正向里走,六一零头子严波马上迎上前说:你们不要進去了,等判了,可以接见了,再去看嘛。阻止大法弟子進去,结果先来的就没進去。

随后,大法弟子李大爷和龙娘娘老俩口来到法院门前要進去,警察挡住不让進,李大爷说我们是亲戚,我要去看,严波马上叫来一辆三轮车,付了车钱,叫老俩口坐车回去,同样说判了后可以接见再去看嘛。结果一个都没進去。

余绍平丈夫王小松早上八点半到法院,被严波安排在一间房子里等著,说到时喊他,王小松一直等到十一点半,还没见有人来叫他,出来一看,一个人也没有了。后来才知道,在楼上秘密宣判的,早就办完走了。法院门前站的国安、六一零警察十一点过就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9/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5462.html

2013-12-08: 四川大邑县法轮功学员余绍平十二月三日被大邑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83705.html

2013-11-21: 成都大邑法轮功学员余绍萍面临非法开庭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北街小学音乐教师余绍萍,于2013年4月,在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关進看守所。将于12月3日上午九点半面临非法开庭。请关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21/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82971.html

2013-05-18: 成都市大邑县王小松、余少萍夫妻遭迫害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北街小学音乐教师余少萍自四月二十六日被国安警察特务绑架到拘留所拘留,据说是在向一老人讲真相送他护身符时被此人出卖。丈夫王小松去派出所要人时,拘留所称只是拘留十二天放人。到那天去接人时说送看守所了,赶快送被子衣物去吧。王小松送被子去也没看到人。事态还在发展中。

五月十四日国安特务不让王小松出门,派一保安跟着。去年九月从监狱出来后,王小松买了一辆三轮电瓶车接送客人。恶警逼着他卖掉刚买来的车,不然的话就没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8/二零一三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4258.html

2013-05-09: 四川省成都大邑北街小学教师余绍萍又被非法关押
四月二十六日,成都大邑北街小学教师余绍萍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晋原镇派出所(所长张爽)将其绑架至拘留所,据悉,五月七日已被送至看守所。

余绍萍被屡次关押迫害,曾在新津洗脑班抵制邪恶“转化”而饱受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9/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73243.html

2013-04-27: 四川大邑县北街小学音乐老师余少萍再遭绑架
四川大邑县北街小学音乐老师余少萍于四月二十六日上午正在学校扫地被国安特务一伙包围住并绑架,强行送往拘留所,她的丈夫王小松去说理,国安特务说拘留十二天。余少萍老师去年从洗脑班回来后天天都有保安跟着没有半点理由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7/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2559.html

2012-08-03: 四川成都大邑县教师余少平和丈夫被长期非法关押
四川成都大邑县北街小学女教师余少平,于2008年讲真相时,被恶警非法抓捕绑架。长期被非法关押在成都新津县洗脑班(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现又被关押在大邑县拘留所,至今已三年多。

余少平的丈夫现在也被绑架关押在成都锦阳新华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3/二零一二年八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1108.html

2012-06-03: 四川大邑县法轮功学员余少萍、王小松现况
四川大邑县法轮功学员余少萍、王小松二零零九年被警察绑架,非法关在新津洗脑班迫害。余少萍被三月份被放回,五月中旬又被绑架,迫害一周后又被放回,右边下牙被打掉两颗。王小松后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监狱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3/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58407.html

2011-12-12: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北街小学教师余少平遭迫害
四川省成都市大邑县北街小学教师余少平是大法弟子,在2008年讲真相时被大邑县610非法抓捕后关押,先送到新津洗脑班進行关押迫害,时间长达一年多。然后又被送至大邑县拘留所关押迫害至今,该大法弟子目前情况不明。大邑县610头子叫杜川。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2/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50468.html

2011-08-25: 四川成都大邑北街小学教师余绍萍已被非法关押三年
成都大邑北街小学教师余绍萍,现被非法关在成都市大邑县青霞乡看守所中,大邑 610直接负责迫害,说是不放弃大法,就不放人。

余绍萍从2009年4月被劫持至新津洗脑班,到转移至青霞看守所,已近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5/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5861.html

2011-01-30: 成都大邑县法轮功学员余绍萍被迫害情况
余绍萍是成都大邑县法轮功学员,家住大邑县北街小学,是一位优秀的音乐教师,所指导的合唱团曾获成都市一等奖。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被多次骚扰、抄家、关押。

二零零九年四月,余绍萍被县公安国保科警察尤安军当街劫持,先后关押于大邑看守所、新津洗脑班,现在被非法关押在离县城十三公里处的青霞乡一个新修的看守所内。望知道详情的同修提供青霞看守所信息。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0/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35449.html

2010-08-18: 请知情同修提供成都市大邑县同修余绍萍情况
成都市大邑县同修余绍萍于2009年3月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现得到情况她于2010年8月被转移到了大邑县附近的一个叫杨平(发音)的地方。可是在网上查不到此处,希望知情同修能提供她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8/228476.html

2009-12-08: 大法弟子余少平被成都新津洗脑班迫害
成都大邑北街小学音乐教师大法弟子余少平,于2009年4月初被大邑610杨良和国保科游安军等人先拘留然后绑架至新津洗脑班,至今未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8/214052.html

2009-10-20: 成都大邑县大法弟子王小松、余绍萍在成都洗脑班遭迫害
大邑县大法弟子余绍萍因讲真相,被绑架至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已8个多月,长期处于隔离状态,加上精神折磨。

大邑大法弟子王小松因讲真相救众生,被拘留(包括行拘、刑拘)。于2009年4月劫持到成都洗脑班,受到残酷的精神折磨。市县“610”企图用起诉判刑迫害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0/210718.html

2009-10-15: 大法弟子王晓松被大邑县伪法庭非法判刑
四川大邑县伪法庭于10月16日对大法弟子王晓松非法判刑。王晓松夫妇现被非法关押在新津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15/210413.html

2009-06-16: 大邑县邪党公检法欲非法起诉王晓松
四川大邑县大法弟子王晓松、余绍萍夫妇目前仍被非法关押。邪党公检法人员并欲对王晓松非法庭审。

王晓松,男,五十多岁,住大邑县北街小学内,原是教委小车司机。从九九年至今,王晓松夫妇屡遭当地恶警、恶人的残酷迫害。王晓松曾被非法判刑三年。

今年三月九日,余绍萍在街上买花,被大邑县晋原镇派出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恶警搜走她身上的钥匙,强行闯入她家非法抄家。将她绑架到成都新津洗脑班,被迫害的相当严重。

四月三日,恶警又绑架了王晓松。最近,大邑县邪党公检法欲对王晓松非法起诉、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6/202812.html

2009-05-30: 四川大邑县恶徒游安军等对大法学员猖狂迫害
四川大邑县恶徒游安军等对大法学员猖狂迫害。王晓松四月五日被大邑县邪恶绑架去向不明,陈素芬绑架厄关押在邛崃看守所,韩玉清关押在大邑看守所,杨淑芬被秘判一年缓刑一年,余少萍在大邑天意超市被恶徒游安军掸耳光后绑架关押再送新津洗脑班,游安军公开说往死里打,现在余少萍被迫害己变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30/201886.html

2009-05-26: 成都大邑县王晓松、余绍平现仍被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
成都大邑县王晓松、余绍平,于今年三月陆续被绑架至新津洗脑班,现仍被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王晓松目前已被所谓的上诉至检察院,由于现在邪党已不许在法庭上進行无罪辩护,找愿意辩护的律师都比较困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6/201659.html

2009-03-10: 四川大邑北街小学教师余少萍被恶人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0/196900.html

2008-06-11: 四川大邑县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恶行
二零零六年四月,大邑县六一零、县国安大队恶人非法抓捕本县法轮功学员王晓松和余绍萍夫妇,并酷刑折磨余绍萍,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用各种方式铐她,拳打脚踢,一口一个“你就是第二个廖朝齐”(法轮轮功学员廖朝齐二零零二年被大邑县公安局一科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十月,邪党“十七大”召开期间,当地恶徒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杨素芬、胡宁、李发英、李红艳,用手铐将他们长期铐在椅子上,变换着各种姿势铐他们,让人直不起腰,生不如死,并用言语恐吓。

恶徒还株连杨光莲和刘玉兰,威胁让她们出卖三位以上法轮功学员,拘留韩玉清,干扰先正芬、吴绍元、李素君、陈贵英、李俊奇。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私设监狱非法关押王晓松和余绍萍夫妇,接连几次到关押处恐吓两位法轮功学员,威胁把他们丢進去判刑或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180026.html

2007-11-03: 四川省大邑县数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邪党十七大前后,大法弟子王晓松、余绍平、李红艳、胡林、李发英、刘让让等被绑架至洗脑班,至今仍被非法关押。详细情况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3/165841.html

2006-08-21: 成都大邑县多名大法弟子遭绑架
2006年4月份以来,成都大邑县610办公室、大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大肆绑架大法弟子,在当地引起群众极大恐惧,对当地大法弟子救度众生造成了很大障碍。

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有:龚苏莲、赵春容、王利琼、杨雨群、王晓松、余绍平、李国梁。其中龚苏莲、赵春容、王利琼至今还被关押在大邑看守所。

龚苏莲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近五年的非法关押迫害中,从没有向邪恶妥协。她在2001年第二次進京上访,被大邑县公安局非法送往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被迫害的九死一生,期满后又被大邑县公安局继续关押在大邑县安仁镇派出所,经历过恶警毒打、暴晒、背铐等酷刑折磨;以后被送往新津洗脑班迫害。她坚定正念,洗脑班邪恶没招,又被大邑县610接回关押在大邑县拘留所近两年时间。两个包夹每天花4小时看着她,她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于2005年正念闯出拘留所。但她有家不能归,被迫流离失所,今年年初回到家乡大邑苏场乡,今年5月又被大邑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安仁派出所绑架,几天几夜不准睡觉,现被关押在大邑看守所。

王利琼于2001年進京上访,回来后被大邑县安仁派出所的恶警酷刑折磨,数九寒天被关在露天坝的很小的铁笼子里数天,坐不直、睡不下。最后邪恶逼她丈夫以房产证作抵押才保她回家。今年5月份被安仁派出所绑架,现被关押在大邑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136049.html

2006-07-20: 四川省大邑县610绑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
四川省大邑县610办公室主任杨良,国安大队严波,熊勇一伙邪恶又一次疯狂。四月下旬以来,先后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晓松,余少平,赵春容,李国良,王丽琼,杨代英,龚书莲,杨玉琼,丫丫等十馀人。熊勇是这次疯狂中的职业打手,他(她)们在被非法关押,审讯中受尽各种酷刑折磨,有的关了放,放了又抓,進行非法抄家等,具体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0/133462.html

008-06-11: 四川大邑县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恶人恶行
二零零六年四月,大邑县六一零、县国安大队恶人非法抓捕本县法轮功学员王晓松和余绍萍夫妇,并酷刑折磨余绍萍,几天几夜不让她睡觉,用各种方式铐她,拳打脚踢,一口一个“你就是第二个廖朝齐”(法轮轮功学员廖朝齐二零零二年被大邑县公安局一科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十月,邪党“十七大”召开期间,当地恶徒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杨素芬、胡宁、李发英、李红艳,用手铐将他们长期铐在椅子上,变换着各种姿势铐他们,让人直不起腰,生不如死,并用言语恐吓。

恶徒还株连杨光莲和刘玉兰,威胁让她们出卖三位以上法轮功学员,拘留韩玉清,干扰先正芬、吴绍元、李素君、陈贵英、李俊奇。没有任何证据和理由,私设监狱非法关押王晓松和余绍萍夫妇,接连几次到关押处恐吓两位法轮功学员,威胁把他们丢進去判刑或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1/180026.html

2006-05-09: 成都市大邑县大法弟子王晓松夫妇被绑架
4月底,成都市大邑县大法弟子王晓松、余少萍夫妇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邪恶之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大邑县拘留所。这是王晓松在新津县洗脑班被关押迫害8个月后又一次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9/127264.html

成都 郫县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8-05-27:
郫都区法院电话:028-12368(9:00-17:00)
028-68813911(17:00-次日9:00)
短信:15882440169
电子邮箱:pixianfayuan188@sina.com公开邮箱:成都市郫都区法院邮 编:611730 028-68813900洪磊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刘军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印维娜 成都市郫都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胡本林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审彭祖君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员周椿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政治处主任朱智强 成都市郫都区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彭仁锦 郫县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法官电话: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电话(2013)
名称 电话号码 备注
一号窗口 028-68813917 法律咨询、大调解窗口
二号窗口 68813916 审判服务窗口
三号窗口 68813913 执行服务窗口
四号窗口 68813902 档案查询、诉讼费收结窗口
五号窗口 68813902 打印、复印窗口
立案庭 68813982
调解区 68813944
导诉台 68813915
犀浦法庭 69093360
安德法庭 87870090
三道堰法庭 18384185336
郫筒法庭 87900539
德源法庭 68813973

2015-03-21: 郫县看守所
地址:成都市郫县安靖下街36号电话:(028)87814800
郫县看守所:87925144 咨询电话:028-86181661 传真:028-86952148
信箱:ca@scxsls.com
郫县拘留所所长:耿君13808079299028-87925984
郫县公安局, 联系电话, 028-87888584 028-87913877
郫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电话是028-87862249
郫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勤务二中队电话是028-8784112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1-01-30:
青霞乡政府号码:028-88360090
地址:大邑县金星镇洞口街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9-05-24: 大邑县公安局地址:大邑县桃源大道86号,蜀望路153号 局长 巫文化
警察 肖李柯13980881990
李昌国13558735801
大邑县法院地址:桃源大道66号 院长 余涛028-88220559
大邑县检察院院长:古剑028-88222123
大邑县县委书记:李燎028-88218565
大邑县县长:廖墩028-88219966
大邑县纪委书记:邱伟028-88229825
大邑县政法委书记:李伦028-88219995
大邑县人大主任:马良清028-88224122
大邑县政协主席:张昌永噢028-88212090
大邑县信访局局长:袁雪松028-8822090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24/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7786.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