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2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七里河区(西果园第一,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三看守所) >> 万贵福, 男, 5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
个人近况: 2001年12月23日 迫害致死 (2002-01-01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9-1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97
案例分类: 技师/大学/大专  劳教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11-25: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

...3.万贵福,男,五十七岁,兰州机车厂的高级工程师,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4队队长吕军教唆9号室的犯人毒打他。万贵福被打得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更吃不下去,一吃就吐。即使这样,狱警继续迫害,直到出现了昏迷现象,狱警一看真的不行了,才匆忙将老人劫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万贵福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万贵福被劫持到医院,三日后与世长辞,然而老人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5/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迫害法轮功学员-300715.html

万贵福 (Wan,GuiFu),男,57岁,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2001年被关进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期间遭受严重迫害,在绝食抗议期间,仍遭毒打,腹部严重受伤。2001年12月20日被送进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三天后死亡,医生从老万的腹中抽出了许多腹液,是被暴徒毒打所致。

万贵福是兰州机车厂的一名高级工程师,是在2001年4月份与其他十几个学员在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发真相资料,同已被迫害致死的刘兰香一块被抓的。

万贵福被抓后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老万刚进看守所时,非常精神,五十多岁的人住上床,上下床行动敏捷,然而在看守所被折磨了近一年后,身体已非常虚弱。在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强逼他和其他犯人一样每天超强度劳动20小时左右,用嘴磕一种大板瓜子,然后再用手剥去瓜子皮,取出里面的瓜子仁。万贵福因年龄大不能完成每天的任务,在看守所干部的默许甚至授意下,号室的犯人经常疯狂地毒打他。磕、剥瓜子已使老人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干着繁重的体力活,还要遭受毒打,这种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没有停止,直到原本身体健康的老人被摧残得再也站不起来。

老万离开人世前的几天,当时并未绝食,身体极度虚弱,食欲不好,不太想吃饭。4队的队长吕军(平时很恶)不但不汇报,反而认为老万故意闹事,把老万从2号室调到9号室,并暗示9号室的犯人毒打老万。老万被打的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也吃不下去,一吃就吐,恶警仍然认为老万绝食,继续进行迫害,老万出现了昏迷现象,恶警一看老万真的不行了,这才匆忙将老人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老万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绝食故意不吃饭,老万在被送进医院3日后死亡,医生从老万的腹中抽出了许多腹液,是被暴徒毒打所致。

西果园的看守干部一贯的伎俩,就是叫嚣:人死在医院里是正常死亡,于是可以心安理得。就这样今年以来据消息透露已有至少3名大法弟子(如刘兰香、张凤云)被他们以所谓“正常死亡”处理了。劳改医院根本不对已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做任何监护和抢救,在他们眼里,死了就死了,“正常死亡”。万贵福老人死后双目久久不能闭合。

另据悉,甘肃省劳改医院已先后关押过很多大法弟子,这里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一个邪恶场所,却很少让世人知道。最近被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至少有5、6名在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他们每天被强行灌食或输液,医院等待着他们“正常死亡”。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7/6/23851.html

2002-07-01: 兰州机车厂高工万贵福被恶警指使犯人毒打致死的经过

万贵福是兰州机车厂的一名高级工程师,被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迫害致死已近半年了。

老万刚进看守所时,非常精神,五十多岁的人住上床,上下床行动敏捷,然而在看守所被折磨了近一年后,身体已非常虚弱。

老万离开人世前的几天,当时并未绝食,身体极度虚弱,食欲不好,不太想吃饭。4队的队长吕军(平时很恶)不但不汇报,反而认为老万故意质拢牙贤虼?号室调到9号室,并暗示9号室的犯人毒打老万。老万被打的腹部严重受伤,开始便血,饭也吃不下去,一吃就吐,恶警仍然认为老万绝食,继续进行迫害,老万出现了昏迷现象,恶警一看老万真的不行了,这才匆忙将老人送往甘肃省监狱医院。在医院里,老万已无法进食,然而大夫还骂他装病,绝食故意不吃饭,老万在被送进医院3日后死亡,医生从老万的腹中抽出了许多腹液,是被暴徒毒打所致。大法弟子万贵福就这样被兰州的恶警活活折磨迫害致死!可怜万贵福的儿女、孙子还都在等着他,希望他能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7/1/32643.html

2002-01-04: 美联社2001年1月2日发自北京的消息说,一名医院负责人在星期三说,(在中国)被禁的法轮功运动的一名成员在拘留期间绝食后死亡,地点在中国西部。

消息说,通过电话联系到的这名张姓负责人说,现年57岁的万贵福于12月18日在兰州市大沙坪劳改医院死亡。法轮功被视为威胁共产党统治于1999年7月遭禁止,自此以来,法轮功成员的死亡不断增加,这起事件使死者的名单上又添加一人。

消息说,法轮功表示至12月底已有335名学员在拘押期间被虐待致死。

消息说,海外法轮功支持者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说,万贵福是位退休的汽车工人,2000年3月在兰州散发法轮功材料而被拘留,10月15日开始绝食以抗议被监禁,12月中旬被送入医院。兰州是甘肃省的首府,是中国最贫穷的地方之一,坐落在北京西南650英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4/22530.html

2002-01-01: 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兰州大法弟子万贵福
经查实,12月20日在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有一位姓万的大法弟子绝食12天后被迫害致死,这位姓万的大法弟子是我们杨家桥学员,名叫万贵福,男,今年57岁,家住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

  万贵福是在2001年4月份同已被迫害致死的刘兰香一块被抓的,原因是他们十几个学员在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发真相资料时,有一个刚得法不久的学员不幸被邪恶抓走,守不住心性把其他学员说了出来。

  万贵福被抓后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他在西果园里面被迫害的情况我们外面的弟子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肯定邪恶之徒一直不放过对老万的折磨,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邪恶之徒在他家抄出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千方百计地想从他口里知道学员的情况以及资料的来源。老万严词拒绝了,他为大法负责,为学员负责的心保护了资料点及外面的学员。

  老万人很稳,他没有去过北京正法,可是他比我们其他上过几次北京正法的人都做的好。2001年元旦,我叫他一块到北京正法,他说他不去,他要留下来在本地区做正法工作,他觉得在哪儿都是正法,不一定非得去北京。我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很平和,不象其他不敢去北京正法的人为自己怕心找借口,他的境界真的到那儿了。实际上他也一直按照他的话去做的。

  曾有一时资料点被破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拿不到真相资料,在这种情况下,老万利用他没有暴露过的身份以退休了的便利条件,自己用毛笔手抄大法标语,制作标语的模子,买粉笔,给我们提供了真相材料。在老万的带动下,我们正法讲清真相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歇过。我们走到哪里,粉笔写在哪里。老万的足迹遍及七里河区大部份地区的每一条道路以及每一个家属院,以至彭家坪乡我们知道的每一个农村。

  在讲清真相中,我一直是他的搭档,在龚家湾、杨家桥两条主路上,装了好多甘肃地区的201电话,在春节后,不干胶真相资料出来了,我和老万共乘一辆自行车到七里河几个主要大道的磁卡电话上贴了个遍,深夜回到杨家桥,有一路的在201公共电话上贴上真相材料。结果几天之后,龚家湾,杨家桥的201电话齐刷刷的全部拆掉了。乐得我跟老万哈哈大笑,邪恶怕真相材料怕成了这样,宁可不让老百姓打电话也不让老百姓看到大法真相。可是真相资料怎么可能因为电话拆了老百姓就不知道了呢?没有电话,还有电线杆、墙壁、黑板。有一次甚至贴到了派出所的大门。

  而七里河邮电局外面的电话,我们几天之后又经过那里,拿起电话一看,真相资料还牢牢的贴在那里,邪恶想撕都撕不掉。我和老万又相视一笑,又继续做正法的事去了。

  在与他讲清真相的过程中,他最常讲的一句话就是“心要正”,事实上他的心真的很正,好像他根本不懂得什么叫怕。有时发资料时碰着人了,我心里就“咚咚”的跳,而他每次都能应付自如,我有时候问他:“老万,你不害怕吗?”他总是说:“心正,怕什么。”让我这个上过几次北京正法的人羞愧万分。

  他被抓走了之后,我们一直盼望他能快点回来,我们也一直以为老万一定能回来,没有想到他却被邪恶之徒迫害致死了。在悲痛之余,我们暗暗下决心:“老万请您放心,我们一定要加强正法讲清真相的力度,沿着您走过的正法之路坚定地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间的那天!邪恶之徒一定不会逍遥法外太久!”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1/22370.html

2002-01-02:关于兰州大法弟子万贵福被迫害致死一案的责任单位及电话
兰州大法弟子万贵福,男,57 岁,是兰州机车厂退休工人,家住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 11 栋。他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于 2001 年3月30日被抓,被非法关进西果园看守所。 在绝食 12 天后于12 月18日在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去世。

兰州市区号:931
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 931-882-7321
急诊室:931-837-4046
医务处:931-837-4134
医务处专管法轮功部门:931-837-4094
西果园看守所电话:0931-2750295
甘肃省公安厅(总机):931-882-7961
地址:庆阳路38号
监狱管理局:931-275-0395(查114)
七里河区镇政府:931-277-1490
传真:(0931)2771490
甘肃省公安厅(总机):931-882-7961
地址:庆阳路38号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432.html

2002-01-02:大法弟子万贵福惨死于甘肃省劳改医院

兰州市汽修二厂退休工程师,大法弟子万贵福,男,58岁,于2001年12月17日凌晨含冤惨死在甘肃省劳改医院(监狱),这才仅仅是他入院的第三天。

万贵福是2001年4月底因传播真相被兰州市七里河公安分局非法关押在以迫害大法弟子而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在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强逼他和其它犯人一样每天超强度劳动20小时左右,用嘴磕一种大板瓜子,然后再用手剥去瓜子皮,取出里面的瓜子仁。万贵福因年龄大不能完成每天的任务,在看守所干部的默许甚至授意下,号室的犯人经常疯狂地毒打他。磕、剥瓜子已使老人双唇肿烂、两手指甲脱落,手指流血流脓,每天吃不好睡不成,干着繁重的体力活,还要遭受毒打,这种非人的折磨一天都没有停止,直到原本身体健康的老人被摧残得再也站不起来。西果园的看守干部怕老人死在他们手里有责任,便匆匆忙忙把已奄奄一息的老人送进劳改医院以推卸责任。这也是他们一贯的伎俩。他们叫嚣,人死在医院里是正常死亡,于是可以心安理得。就这样今年以来据消息透露已有至少3名大法弟子(如刘兰香、张凤云)被他们以所谓“正常死亡”处理了。劳改医院根本不对已生命垂危的大法弟子做任何监护和抢救,在他们眼里,死了就死了,“正常死亡”。万贵福老人死后双目久久不能闭合。目前,西果园看守所仍非法关押着许多大法弟子,他(她)们的处境同样很危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3/22480.html

2001-12-23: 甘肃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12月20日有一万姓大法弟子绝食12天后被迫害致死,详情待查。

兰州 七里河区(西果园第一,华林山第二看守所,第三看守所)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19-06-08: 拱星墩街道综治办电话:0931-4546937
拱星墩街道综治办陆某手机:18693282463

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地址:兰州市城关区雁滩乡骆驼滩村266号,邮编730010
电话:0931-2166868、5166260、8551296
大队长刘亚峰
队长陈志凯 13399317327
队长马建军 13399317561
董金霞 13399313679
侯小斌 13399313757
华吉元13399317559
杨建中13399313750
杨艳雯13399317100
夏积禹13399313752
陈志远13399317327
张国保13399313749
张桂莲13399313755
王瑞芳13399317762
邓小兵13399313760
彭延嘉13399313758
范兰敏13399313759
何海生13399313753
肖云连13919108600
贾兆孝13919896515
张文13399317533
于涛13399317740
赵斌

甘肃省扫黑办举报电话;0931--8922864
邮政地址:兰州市城关区A229信箱
省纪委监委举报电话:0931--12388
省公安厅举报电话:0931--5156300
邮信地址:兰州市城关区南昌路1648号省纪委监委信访室

2019-05-19: 七里河拘留所信息:
杨世梁 男 13399315448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施建军 男 13399315122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苏永文 男 13399311913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王志强 男 13399315272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宋进良 男 13399311805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吴明洲 男 13399315243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李贻斌 男 13893339648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胡玉斌 男 13399315094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丁建萍 女 13399315246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李静 男 13399314640 行政机关工作人员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31)

甘肃省监狱医院协助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西果园看守所)的犯罪警察做“自然死亡” 的伪证
兰州市第一看守所(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已将三位大法弟子迫害致死。大法弟子张凤云(原被关押在14队)被迫害致死后送进甘肃监狱医院;大法弟子刘兰香(原被非法关押在14队)受迫害进医院两天后死亡;大法弟子万贵福(原被关押在4队)被残酷折磨至胸腹部内脏大面积受损,送医院时已神智不清,进医院3天后死亡。这三位大法弟子被江氏恶警无辜迫害致死,丧尽医德的甘肃省监狱医院却为其做死亡伪证,在死亡证明书上填上所谓的“自然死亡”。甘肃省监狱医院为虎作伥,天理不容,必遭恶报。

甘肃省监狱医院电话:
张院长:0931-8374071
杨院长:0931-8367323
李院长:0931-8367322
总值班:0931-8374023
管教科科长:0931-8369984
管教科:0931-8369834
综合科主任:0931-8374049

兰州市区号:931
甘肃省劳改医院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大沙坪康泰医院
邮编:730000,电话:931-882-7321
急诊室:931-837-4046
医务处:931-837-4134
医务处专管法轮功部门:931-837-4094
西果园看守所电话:0931-2750295
甘肃省公安厅(总机):931-882-7961
地址:庆阳路38号
监狱管理局:931-275-0395(查114)
七里河区镇政府:931-277-1490
传真:(0931)2771490
甘肃省公安厅(总机):931-882-7961
地址:庆阳路38号

本案件有关文件

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兰州大法弟子万贵福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2/1/1/22370p.html
文/大陆弟子
 
【明慧网】经查实,12月20日在兰州大沙坪劳改医院有一位姓万的大法弟子绝食12天后被迫害致死,这位姓万的大法弟子是我们杨家桥学员,名叫万贵福,男,今年57岁,家住七里河区杨家桥机车厂四区家属院11栋。
  万贵福是在2001年4月份同已被迫害致死的刘兰香一块被抓的,原因是他们十几个学员在兰州电机厂家属院发真相资料时,有一个刚得法不久的学员不幸被邪恶抓走,守不住心性把其他学员说了出来。

  万贵福被抓后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西果园看守所,他在西果园里面被迫害的情况我们外面的弟子不知道,但是我们可以肯定邪恶之徒一直不放过对老万的折磨,因为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而且邪恶之徒在他家抄出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千方百计地想从他口里知道学员的情况以及资料的来源。老万严词拒绝了,他为大法负责,为学员负责的心保护了资料点及外面的学员。

  老万人很稳,他没有去过北京正法,可是他比我们其他上过几次北京正法的人都做的好。2001年元旦,我叫他一块到北京正法,他说他不去,他要留下来在本地区做正法工作,他觉得在哪儿都是正法,不一定非得去北京。我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态度很平和,不象其他不敢去北京正法的人为自己怕心找借口,他的境界真的到那儿了。实际上他也一直按照他的话去做的。

  曾有一时资料点被破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拿不到真相资料,在这种情况下,老万利用他没有暴露过的身份以退休了的便利条件,自己用毛笔手抄大法标语,制作标语的模子,买粉笔,给我们提供了真相材料。在老万的带动下,我们正法讲清真相的工作一直没有停歇过。我们走到哪里,粉笔写在哪里。老万的足迹遍及七里河区大部份地区的每一条道路以及每一个家属院,以至彭家坪乡我们知道的每一个农村。

  在讲清真相中,我一直是他的搭档,在龚家湾、杨家桥两条主路上,装了好多甘肃地区的201电话,在春节后,不干胶真相资料出来了,我和老万共乘一辆自行车到七里河几个主要大道的磁卡电话上贴了个遍,深夜回到杨家桥,有一路的在201公共电话上贴上真相材料。结果几天之后,龚家湾,杨家桥的201电话齐刷刷的全部拆掉了。乐得我跟老万哈哈大笑,邪恶怕真相材料怕成了这样,宁可不让老百姓打电话也不让老百姓看到大法真相。可是真相资料怎么可能因为电话拆了老百姓就不知道了呢?没有电话,还有电线杆、墙壁、黑板。有一次甚至贴到了派出所的大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