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抚顺 望花区 >> 宋霞, 女, 4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抚顺望花区
拘留时间: 2006年3月20日
有关恶人: 望花区和平派出所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4-19
家庭成员: 儿女: 宋霞
夫妻/父母: 陆凤兰(路凤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6-02: 辽宁抚顺望花宋霞再被诬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下午得知,抚顺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被抚顺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学法轮大法,家族遗传病痊愈

宋霞女士,今年四十八岁。二零零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患有家族遗传的气管炎,有三个多月不眠不休,生命垂危。她的妈妈说:“谁也管不了你,只有法轮大法师父能救你。”法轮大法给了宋霞女士第二次生命。

学法轮大法后在师父的教导下按真、善、忍做人,宋霞女士的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她从脾气暴躁,变得温柔体贴。她深深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超常,见证了佛法救人的真实不虚。修炼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使她坚定的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

因发真相资料曾遭三年冤狱迫害

宋霞女士心地善良,乐于为别人着想,常把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故事与他人分享。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宋霞女士因不放弃信仰曾被冤判三年,无论怎样的酷刑、虐待都改变不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仰。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宋霞和母亲在和平派出所后边的住宅楼发真相资料,被绑架,之后宋霞和母亲同遭非法判刑三年,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黑窝里宋霞遭受了八个多月连续的转化迫害——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铐、电击、人格侮辱、警察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她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宋霞女士满头青丝变成了白发。

因讲真相再遭构陷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宋霞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抚顺县峡河乡告诉民众法轮大法好,以及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被村民恶告,遭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三人被劫持至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八日,迫害宋霞的案件由抚顺公安国保移交到抚顺县检察院。

阻止旁听的所谓庭审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九点三十分,抚顺县法院的法警打开法庭的门,让大家进去,并要求出示身份证。大家拿好身份证一个挨一个进入法院的屋中。前来旁听的都是宋霞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陈岩的亲属,当宋霞和陈岩的直系亲属都被检查身份证之后,后面的非直系亲属就不让进去了。

抚顺县法院法警(警号:213825)推搡前来旁听的亲朋好友,不准他们入庭,另外还有一名没有着装的四十岁左右男士(曹玉春)很是凶恶,问其姓名,不做回答,喊出:“就我说了算,不让进旁听。”推搡前来旁听的亲友。

开庭前,宋霞的律师要求将宋霞手铐脚镣解开,法官让法警只把手铐打开。宋霞要求解开脚镣,这一合理的要求没有得到法官的同意,因而庭审没有按原计划继续进行。

同时法警违法执法,庭长出来撑腰,不许前来旁听的亲朋好友进入法庭,开庭的程序也是违法的。

刑事诉讼法第十二条:未经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本案还没有开庭,法官说陈岩应该判三~七年,先给定罪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各地公检法都在执行江泽民集团的迫害政策,没开庭把罪已经定好了,显而易见,开庭只是走个过场而已,所以法官才不叫亲友们旁听,不叫老百姓知道他们执法犯法的犯罪事实。

再次非法庭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抚顺县法院第二次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宋霞等,主审法官王晓殊;公诉人副检察长邵建春。

律师从不同角度阐述修炼法轮功的合法性,并告诫参与迫害的人将会受到审判。

在庭审中,宋霞慷慨陈述着自己二零零四年开始学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经过,她辩护: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无罪,自己自修炼后能为他人着想……她边讲边掉泪,并劝说在场的官员们三退。

可惜律师和法轮功学员宋霞这些合法合理的真情劝告,还是没能触动这些法官、公诉人被江泽民集团的谎言覆盖着的良心,庭审一个多月后,即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得知,宋霞被抚顺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法轮功学员辩护有法可依

信仰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道德高尚,没有破坏任何一条法律法规实施,不存在“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客观事实和客观后果。所以,制作或拥有法轮功真相宣传品、或者宣传了法轮功,都是合法的。

宋霞女士坚定信仰法轮佛法真、善、忍,承受着被酷刑折磨的痛苦的时候,还在善待他人,怜悯行恶者会遭到恶报。因为作为法轮功学员都明白,拥有良心和良知是躲过灾难进入未来的保障。恶人的恶行之所以这样残酷,是因为受中共江泽民团伙的蒙骗与威胁利诱,是在为邪党集团充当迫害的工具而已,所以迫害者也是被迫害者,未来结局是悲惨的。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辽宁抚顺望花宋霞再被诬判三年-368341.html

2018-04-25: 辽宁抚顺县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宋霞、陈岩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辽宁抚顺县法院第二次开庭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主审法官王晓殊;公诉人副检察长邵建春。律师从不同角度阐述修炼法轮功的合法性,并告诫参与迫害法轮功作恶的人将会受到审判。
在非法庭审中,宋霞慷慨陈述着自己二零零四年开始学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经过,她辩护:信仰自由,信仰真善忍无罪,自己自修炼后能为他人着想……她边讲边掉泪,并劝说在场的官员们三退。

宋霞、陈岩是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到抚顺县峡河乡峡河村向村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村民诬告,被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抚顺看守所。据悉,抚顺市国保支队彭越当时找到家属,想对每位家属敲诈五万元放人。家属不拿钱,国保六月二十八日将案件构陷到抚顺县检察院。

抚顺县法院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六日非法对宋霞、陈岩实施开庭。开庭前,宋霞的律师要求将宋霞手铐脚镣解开,法官让法警只把手铐打开。宋霞要求解开脚镣,这一合理的要求没有得到法官的同意,因而庭审没有按原计划进行。同时,抚顺县法警不许前来旁听的亲朋好友进入法庭。

宋霞女士今年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她患有家族遗传的气管炎,同时被附体折磨,有三个多月不眠不休,生命垂危。修大法后,她身心获得健康。大法给了宋霞女士第二次生命。因而宋霞丈夫很支持她修炼法轮功。宋霞女士心地善良,处处为她人着想。公婆和娘家母亲都是由她来伺候,母亲离世后,房屋给了哥哥,埋葬费给了姐姐。

宋霞女士心地善良,乐于为别人着想,把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故事分享给他人。然而,宋霞女士因此曾经遭受三年冤狱折磨。她二零一五年六月在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陈述:“二零零六年九月,我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我遭受了八个多月连续的非人‘转化’——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铐、电击、人格侮辱、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我满头青丝变白发。”

陈岩老太太今年六十九岁,在辩护中她讲到自己曾担任所在单位的销售科科长,很看重名利,搞得身体出现多种疾病。经别人介绍修炼法轮大法,知道了得按真善忍的要求做,才能成为好人。

陈岩还说:冬天里我穿着单衣,血压高200多,犯人揪着我的头发打我,边打边说我是个“穷鬼”,还让我在这寒冷的季节里站了六个小时。从陈岩的辩护中得知抚顺看守所的黑暗,陈岩家属和朋友给她送了几次保暖衣物等用品,竟然都没收到。

信仰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

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道德高尚!没有破坏任何一条法律法规实施。法轮功学员即没有“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的情形,又不存在“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客观事实和客观后果。所以,制作或拥有法轮功宣传品、或者宣传了法轮功,不构成《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的“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5/辽宁抚顺县法院再次非法庭审宋霞、陈岩-364537.html

2018-03-01: 抚顺县法院野蛮开庭:“就我说了算,不让进旁听”

辽宁抚顺市抚顺县法院定于2018年2月26日非法对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实施开庭。开庭前,宋霞的律师要求将宋霞手铐脚镣解开,法官让法警只把手铐打开。宋霞要求解开脚镣,这一合理的要求没有得到法官的同意,因而庭审没有按原计划进行。

同时,抚顺县法警不许前来旁听的亲朋好友进入法庭。抚顺县法院刑事庭庭长曹玉春出来并未制止这违法行为,反而边推搡前来旁听的亲友,边喊:“就我说了算,不让进旁听。”此人没有着装,四十岁左右,很是凶恶,问其姓名,不做回答。

当时在场的法警警号210663,213823,210167,213825;此案主审法官王晓姝办:024-57567710 57567700 传真:024-56115208,

宋霞、陈岩是抚顺望花区法轮功学员,2017年5月11日在抚顺县峡河乡峡河村向村民讲法轮功真相,发送真相资料,被村民诬告,被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抚顺看守所。据悉,抚顺市国保支队彭越找到家属,想每人敲诈五万元放人。家属不拿钱,国保六月二十八日将案件构陷到抚顺县检察院。

宋霞女士今年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她患有家族遗传的气管炎,同时被附体折磨,有三个多月不眠不休,生命垂危。修大法后,她身心获得健康。大法给了宋霞女士第二次生命。

宋霞女士心地善良,乐于为别人着想,常把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故事分享给他人。然而,宋霞女士因此曾经遭受三年冤狱折磨。她二零一五年六月在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陈述:“二零零六年九月,我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我遭受了八个多月连续的非人‘转化’——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铐,电击,人格侮辱,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我满头青丝变白发。”

根据《宪法》第125条规定,法院审理案件,除法律规定的特别情况外,一律公开进行。公民可以选择公开审判的案件进行旁听,从旁听通道进入指定法庭。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617次会议通过,根据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673次会议通过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法庭规则〉的决定》修正)第九条公开的庭审活动,公民可以旁听。旁听席位不能满足需要时,法院可以根据申请的先后顺序或者通过抽签、摇号等方式发放旁听证,但应当优先安排当事人的近亲属或其他与案件有利害关系的人旁听。

但是抚顺县法院管理旁听的法警,不是因为旁听席满了,而不让旁听。让近亲二、三人进去,其他亲属就不让进了,并没有合理的解释,只是用权力阻挡其它旁听的人员,这就是在执法犯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抚顺县法院野蛮开庭-“就我说了算,不让进旁听”-362360.html

2018-02-23: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面临非法判刑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2018年2月26日,在辽宁省抚顺市南沟看守所被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3/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2134.html

2018-02-08: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面临非法开庭

辽宁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将在2018年2月9日9点30分,在南沟看守所被抚顺县法院非法开庭。主审法官:王晓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8/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60585.html

2017-10-25: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陈岩、宋霞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看守所已5个多月了。目前,二人面临抚顺县法院非法庭审,家属正在聘请律师。

望花区宋霞(40多岁)、陈岩(67岁)、宫秋冬(50多岁)三名女法轮功学员,于2017年5月11日,在抚顺县峡河乡峡河村向村民讲法轮功真相,发送真相资料,被村民诬告,三人被峡河派出所警察带走,并劫持到抚顺看守所。陈岩家被抄,抄走两台电脑。宫秋冬被拘留三十七天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5/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913.html#171024224831-13

2017-10-24: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陈岩、宋霞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陈岩被非法关押在抚顺看守所已5个多月了。目前,二人面临抚顺县法院非法庭审,家属正在聘请律师。

望花区法轮功学员宋霞(40多岁)、陈岩(67岁)、宫秋冬(50多岁)、三名女法轮功学员,于2017年5月11日,在抚顺县峡河乡峡河村向村民讲法轮功真相,发送真相资料,被村民诬告,三人被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劫持到抚顺看守所。陈岩家被抄,抄走两台电脑。宫秋冬被拘留三十七天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24/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55844.html

2017-10-04: 曾遭冤狱折磨三年 辽宁抚顺市宋霞又面临非法庭审
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的宋霞女士,五月十一日被绑架、关押至今,近期面临非法开庭。据悉,抚顺市国保支队彭越找到家属,想敲诈十五万元放人,宋霞家属不拿钱,国保六月二十八日将宋霞案件构陷到抚顺县检察院。

宋霞女士今年四十七岁,二零零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她患有家族遗传的气管炎,同时,被附体折磨,有三个多月不眠不休,生命垂危。修大法后,身心获得健康。大法给了宋霞女士第二次生命。宋霞女士心地善良,乐于为别人着想,常把修炼法轮功受益的故事分享给他人。

然而,宋霞女士因此曾经遭受三年冤狱折磨,二零一五年六月在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中陈述:“二零零六年九月,我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我遭受了八个多月连续的非人‘转化’——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铐,电击,人格侮辱,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我满头青丝变白发。”

宋霞女士在二零零六年被劫入辽宁省女子监狱十监区,遭受中共狱警电棍电击酷刑折磨:两个小队长孙岩和张岩手持电棍,带着一群犯人用铐子把宋霞铐到暖气上,铐的姿势既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孙岩还让犯人把宋霞的衣服脱了,用电棍电宋霞的脖子和两肋。五、六个小时后才将铐子打开。由于铐子铐得太紧,宋霞双手已呈黑紫色,肿得像两个大馒头,右手腕已经渗出血来,至今还有疤痕。象这样每天遭到诸如此类的折磨持续了半年多的时间,宋霞被迫害的双目看不清东西,两肋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到后来已经有些神志恍惚了。

宋霞女士坚定信仰法轮佛法“真、善、忍”,承受着被酷刑折磨的痛苦的时候,还在善待他人,怜悯行恶者会遭到恶报。因为作为法轮功学员都明白,拥有良心和良知是躲过灾难进入未来的保障。恶人的恶行之所以这样残酷,是因为受中共江泽民团伙的蒙骗与威胁利诱,是在为邪党集团充当迫害的工具而已,所以迫害者也是被迫害者,未来结局是悲惨的。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宋霞与另二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抚顺县峡河乡告诉民众法轮大法好,以及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被受中共江泽民集团编造的谎言毒害的村民恶告,遭峡河派出所警察绑架。三人被劫持至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八日,迫害宋霞的案件,由抚顺公安国保移交到抚顺县检察院。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起诉、被庭审。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为的就是唤醒人们的良知啊!而共产邪党却在不断的泯灭着人们的善念良知,使人们无知的走向毁灭的深渊。中国百姓希望中国的法制能够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等执法人员都能遵照宪法和法律依法办事,尽快从中共江泽民集团的操纵中解脱出来,抵制邪恶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检法司人员应有的尊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4/曾遭冤狱折磨三年-辽宁抚顺市宋霞又面临非法庭审-354858.html

2017-07-07: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宋霞迫害案件已被市国保送抚顺县检察院

辽宁省抚顺法轮功学员四十多岁的宋霞女士,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被抚顺县嘉禾派出所警察绑架(还有两人同时绑架),三人同时被劫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

抚顺市国保支队彭越找到三人家属,想敲诈15万元放人,宋霞家属不拿钱。六月二十八日将宋霞案件构陷到抚顺县检察院,欲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7/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50696.html

2017-06-29:抚顺县法轮功学员宋霞被构陷到法院

据悉,近日得知抚顺县夹和派出所警察说,宋霞被37天刑拘过后,己送到法院,宋霞的丈夫还继续找法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29/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50355.html

2016-09-23:遭三年冤狱酷刑 辽宁省抚顺市宋霞控告江泽民
二零零四年九月,辽宁省抚顺市宋霞女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变得温柔体贴,家族遗传的气管炎也好了,大法给予她的身心变化,使她坚定的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九年,宋霞女士被冤狱三年,无论怎样的酷刑、虐待都改变不了她对大法的坚定信仰。

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宋霞女士以亲身经历的迫害事实,写就《刑事控告书》,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宋霞女士,今年四十六岁,二零零四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她患有家族遗传的气管炎,同时,被附体折磨,有三个多月不眠不休,生命垂危。她的妈妈说:“谁也管不了你,只有师父能救你。”就在宋霞下决心修大法的那一刻,大法师父瞬间就把附体清除了。大法给了宋霞女士第二次生命。

然而,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宋霞女士,遭受三年冤狱折磨,在《刑事控告书》中,她写道:“二零零六年九月,我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我遭受了八个多月连续的非人‘转化’——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铐,电击,人格侮辱,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我满头青丝变白发。”

下面是宋霞女士讲述的遭受迫害的细节。

遭绑架 被关抚顺南沟看守所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曝光后,我又把这些罪行在抚顺地区曝光,恶人害怕他们的丑恶之事被世人知道,几次想绑架我未成功。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和母亲在和平派出所后边的住宅楼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和平派出所的张宗胜进来,把窗帘拉上(因对面是住宅楼),不由分说,他的拳头像雨点一样砸在我的头上、脸上、耳朵上。打累了,他让一个警察把我双手抻开,用手铐铐在一个长椅上,椅子很长,我的手臂被抻到极限,张宗胜还恶狠狠地问:“疼吗?”他把我的靴子拽下来,踢到一边,叫那个警察劈我的腿,那个警察试了试我的腿,说:“她腿太硬,一下就得折,明天看守所就送不進去了。”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我和母亲被连铐着带去抚顺二院检查身体,一些患者和家属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们,我当时心如刀绞,我们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们能明真相吗?看着警察和医生们说笑,我觉得他们既可悲又可怜,你们这些参与迫害者如果不能及时明白真相,大劫难来时你们怎么办呢?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三日下午,我和母亲被送到抚顺南沟看守所,这里的环境非常恶劣,三十多人挤在一起,晚上睡觉要码鲢刀(要侧身立着一颠一倒),不敢喝水,上厕所回来,睡位就没了。看守所为了挣钱,早六点起床干活,直到九点,收工后,还要坐板。吃的是玉米棒子磨成的玉米粉做的窝头,粗的能磨破嗓子,大便很难排出,菜是水煮白菜(就是咸盐水),有点菜叶,都让打手(在押犯)给捞去了。夏天,外面西瓜最便宜的时候一元一个地雷瓜,那里要卖六十元一个。日用品也是贵上加贵,有时为了赶活,几天几夜不让睡觉。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抚顺望花区法院在没有通知我任何家属与亲人的情况下,对我和母亲非法开庭。我和母亲都被非法判三年。

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我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在那里,我遭受了八个多月非人的强制“转化”。他们对我使用多种“转化”方式:长期精神洗脑,长期剥夺睡眠,长期罚站,背扣,电击,人格侮辱,唆使犯人打骂,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这种折磨几乎使我精神失常,三十几岁的我满头青丝变白发。

1.饥饿

我从未绝过食,绝食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给灌食,我这不绝食的,他们却不给我吃的。我刚分到十监区时,张海新(大队长专门做“转化”的)给我分了五个包夹看着我,到吃饭时,他们借口活忙轮着去,等到叫我去的时候,早已过了打饭时间,两个多月的时间,每天只能吃到两个小窝头。有时一整天什么也吃不到,经常被饿的头晕眼花,皮包骨头。我只能在早晚洗漱时用手捧着水龙头流出的地下水喝。

2.长期罚站

我不“转化”,他们就叫我站着,从早上六点一直站到下半夜一点,还有两个包夹陪我一起站,说看我铁石心肠到什么程度。这样又站了三个月。包夹的对我恨之入骨,他们让一个贩毒的李丽华打我,其他包夹的抱着我,不让我动。

3.长期手铐铐着

后来张岩(小队长)又带着二十几个犯人把我铐在暖气包上,我既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手铐铐的非常紧,我的双手肿得象戴了一副拳击手套呈黑紫色,手腕肿的很厉害,手铐嵌在肉里,现在我的左手腕还有一道伤疤。

4.电击

张岩让犯人把我的棉衣扒下来只剩内衣,他用电棍来回电我的脖子和两肋下面。我高喊:我没有罪,我绝不“转化”。他们每天变换不同的招数,软硬兼施。

三年期满回家后,通过大量学师尊讲法,我明白了他们才是这场浩劫真正的受害者。

家人的承受和伤害

这几年,我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监狱,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身心受到严酷的摧残,父亲被和平派出所勒索两千元,街道、社区经常上门骚扰,家人整日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我母亲得法前身体非常不好,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疾病不翼而飞。母亲经受三年冤狱从监狱出来后,身心受到了残酷摧残。父母在江氏制造的恐怖中,承受不住,双双离世。当时我那年幼的孩子得不到妈妈的照顾,丈夫天天唉声叹气,婆婆整日以泪洗面。在江氏这场迫害中,受迫害的不仅仅是法轮功学员本身,他们的家人也承受了沉重的无名苦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23/遭三年冤狱酷刑-辽宁省抚顺市宋霞控告江泽民-335300.html

2009-06-21: 宋霞在辽宁女子监狱遭野蛮折磨
辽宁省抚顺大法弟子宋霞和母亲路凤兰于2006年3月被恶警绑架并刑讯逼供,之后被非法判刑,被劫入位于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在狱中,宋霞遭野蛮折磨,目前视力模糊,呼吸困难,神志恍惚。
宋霞和母亲路凤兰,于2006年3月23日在散发真相材料的过程中,被抚顺市望花区和平派出所非法抓捕。审讯时恶警对二人拳打脚踢,后又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和资料,并于24日下午送到抚顺第二看守所。

在抚顺市第二看守所期间,在押人员被胁迫每天15小时不间断的卷牙签,有段时间为了赶活连续几天不让睡觉。上面来检查就把牙签等物藏起来,检查的人一走马上又强制干活,吃的都是发霉变质的小麦粉和玉米面,看守所卖的东西比外面高出许多倍。

在抚顺第二看守,以赵春艳为首的恶警指使犯人宋淑梅、王艳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曾经有大法弟子王秀霞在这里被迫害致死,大法弟子贾乃芝曾经被吊挂半个月之久,被吊期间大小便失禁,赵春艳还指使犯人用大粪汤往她的头上浇,贾乃芝被迫害的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家人为其办理保外就医,赵春艳不同意,还对贾乃芝说:“你就死在这里吧!”

邪党的法律系统打着法律的名义却干着违法的勾当。一审时宋霞请律师为自己和母亲作无罪辩护,哪知却是非法秘密开庭,非但律师的影也没见到,连家人都没得到通知。从违反法律程序的非法开庭到非法宣判中间没隔2分钟,就匆匆收场了。

之后母女俩被送到沈阳的辽宁省女子监狱关押,宋霞被送到十监区,母亲被送到七监区。

宋霞在十监区被关到一个放杂物的漆黑的库房里,被两个犯人夹控,受到24小时严密监控。开始时,夹控犯人读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文章,强迫宋霞听,之后逼她写思想汇报,宋霞于是就写大法的美好和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见对宋霞来软的没有达到目的,恶警就派毒犯李丽华、崔春仙对宋霞实施强制转化。李丽华一边骂着,一边抓住宋霞的衣领挥拳打宋霞,崔春仙则死死抱住宋霞。当时,宋霞奋力摆脱了崔的死缠,和李从仓库一直对峙到走廊。两个夹控见对付不了宋霞,就上楼报告队长。

两个小队长孙岩和张岩手持电棍,带着一群犯人用铐子把宋霞铐到暖气上,铐的姿势既蹲不下也站不起来。孙岩还让犯人把宋霞的衣服脱了,用电棍电宋霞的脖子和两肋。之后,两个小队长回到楼上,而李丽华和崔春仙则继续对宋霞进行谩骂。5、6个小时过后孙岩才下楼将铐子打开。由于铐子铐得太紧,宋霞双手已呈黑紫色,肿得像两个大馒头,右手腕已经渗出血来,至今还有疤痕……

象这样每天遭到诸如此类的折磨持续了半年多的时间(所谓的学习期间),终于,宋霞被迫害的双目看不清东西,两肋疼痛难忍,呼吸困难,到后来已经有些神志恍惚了。

在沈阳辽宁省女子监狱,较为典型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还有:恶警利用犯人渴望减刑的心理,给夹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施压,恶警制订了严厉的监控规定,让犯人相互监督、举报,如果夹控犯人监管稍有疏忽,便给予严厉惩罚:谩骂、扣分、电击、不予减刑……以此激起和煽动犯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不满,以进一步达到变本加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地。大法弟子与世人之间本无怨无恨,邪恶以此恶毒的伎俩来蛊惑夹控人员,摧毁人类心底的善良,险恶居心,由此可见一斑。

目睹夹控人员及为恶的管教一桩桩的恶行、一步步的走向深渊,宋霞和其他的法轮功学员一样,真是感到心如刀绞,……多么希望他们能够迷途知返,多么希望他们能够停止作恶、多么希望他们能够将功补过、赎回未来。因为宋霞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知道,值此多灾多难之时,拥有良心和良知是躲过一切灾难进入未来的保障。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为的就是唤醒人们的良知啊!而共产邪党却在不断的泯灭着人们的善念良知,使人们无知的走向毁灭的深渊。

下面是宋霞在狱中写的一首诗:

未来之路
(十一期间所写)

前面的路又黑又滑
你为什么
走得那么急,那么快
你说
地狱的路虽黑
却是下坡的,不用费力
我大声呼唤:“回来,快回来”
你置若罔闻转瞬间便没了踪迹
我心痛如刀割般,五脏俱裂
……

天堂的阶梯已为你摆好
虽然崎岖
却光明永久
更有神的护佑

天堂与地狱的钟声同时响起……
声声的呼唤
应该怎样走
你——
一定要选择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14/166446.html

2006-06-15: 抚顺大法弟子陆凤兰母女被绑架的更多情况
一周前听说,2006年3月20日17时左右,大法弟子陆凤兰和得法不久的女儿宋霞,在抚顺市望花区雷锋公园附近的公安楼内散发真相材料,被望花区和平派出所蹲坑的恶警绑架,随后抄家,当时抄走小型复印机和大法书籍等,母女二人现被非法关押在位于南沟的抚顺市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5/130452.html

2006-06-10: 2006年3月20日17时左右,大法弟子陆凤兰和得法不久的女儿宋霞,在抚顺市雷峰公园附近做真相时被和平派出所的恶警绑架,随后進行抄家,当时抄走小型复印机一台及大法书和资料等,母女二人现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南沟看守所备受残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0/130104.html

2006-04-19: 抚顺大法弟子宋霞,于2006年3月下旬某日被抚顺望花区和平派出所的恶警从家中绑架走,并抄走大法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9/125544.html

抚顺 望花区联系资料(区号: 413)

2019-06-27: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法院(区号:024)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望花大街16号
邮编:113001
职务 姓名 办公电话 手机
院长 高健 13904130339

副院长 李福文(主管刑庭) 57567203 18641311203
副院长 俞明录 57567205 18641311205
政治处主任 徐绍弟 57567206 18641311206
刑事庭庭长 孔夯 57567260 18641311253
刑事庭副庭长 袁晶丽 57567258 18641311231

望花法院武强电话15541383827
抚顺市公安局指挥中心13楼
地址:西一路一号邮编113008
抚顺市国保队长彭越(审批人)13841334590
魏振兴 是国保办案人 13841301212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分局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胡益伟局长(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分局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王万连副局长(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分局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付常伟副局长(收)

抚顺市望花政府领导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纪政(书记)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区委政法委书记 沈军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李树民副书记(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陈万松区长(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李健(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杨学仕(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朱晓霞(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政府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王端礼(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
地址:望花大街16号邮编:113001
徐刚检察长(收)
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02-23: 峡河派出所:024-54022019
辽宁省抚顺市委
维稳办主任郭峰(主管迫害法轮功):13009259338
办:57746866

辽宁省抚顺市公安局
副局长杨文君:15941388787
办024-52625821
国保支队:彭越13841334590
办024-52787387
副队长魏振兴:13841301212

辽宁省抚顺县法院
院长 汪大同:18641383777/13304233777 办:57567701
副院长 祁柏杰:18641382008 办:57567702
副院长 祝兴元 :18641382005 办:57567705
副院长 丁学春 :18641382006 办:57567706
纪检组组长 刘志勇:18641382009 办:57567709
刑事庭庭长 曹玉春 :18641382099 办:57567762

抚顺县法院
法官王晓姝办:024-57567710
57567700
纪检举报电话:57567709、57567728
立案咨询电话:57567722、57567778
院长 汪大同 57567701 18641383777/13304233777
副院长 祁柏杰 57567702 18641382008
副院长 祝兴元 57567705 18641382005
副院长 丁学春 57567706 18641382006
纪检组组长 刘志勇 57567709 18641382009
刑事庭庭长 曹玉春 57567762 18641382099
辽宁抚顺市抚顺县检察院
抚顺县检察院检察长刘莹、副检察长邵建春、科长姜峰、王丹、陈龙续 电话:5771990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2/23/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62134.html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