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 >> 马福建, 男, 4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原籍陕西榆林市米脂县,在淄博市桓台县上班
迫害情况: 四年冤狱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4-01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马秀丽 马福建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7-14:山东省恒台县马福建于7月6日结束四年冤狱,被家人接回老家。他身体很弱,骨瘦如柴,不能站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4/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9965.html

2018-06-23: 山东省恒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狱中生命垂危
山东省恒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2015年5月1日在家中被果里镇派出所警察抓捕,遭绑死人床、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至身体非常虚弱,于2015年7月10日被“取保候审”回家。2015年9月11日,马福建再遭抓捕。桓台县法院未经开庭就对非法判刑四年,并将他非法关押在位于济南的山东省监狱。2015年9月30日,马福建因被折磨得健康恶化被转到山东省新康监狱(山东省警察总医院)。

马福建的姐姐和二哥于2018年正月去山东监狱要求无条件释放马福建,已经近四个月了,但狱方至今不放人。据悉马福建目前身体情况很不好,他二哥看到他时,他的手指和脚趾都已经干枯的翘起来,双眼被眼屎糊的厚厚的,只有眼角处一个小角挤出些泪水,他二哥帮他将眼屡擦干净,第二次再去看时,看到他眼睛是睁着的,大大的,皮包骨头,没有说一句话,也没动,家人认为他可能已经不会说话了。监狱方一直推说他们已经报上去了,是上面不批准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6/23/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70147.html

2018-04-27:马福建被山东省新康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

山东省恒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二零一五年给人讲法轮功好时遭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山东省监狱,同年九月三十日被关入山东省新康监狱(山东省警官总医院),现在已骨瘦如柴,每天只靠少量的灌食维持生命,时刻都有离世的可能。
马福建坚持绝食抗议,被医院把他的四肢昼夜捆绑在病床上野蛮灌食、注射不明药物,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现在,他自己一点也不能动了,也不会说话了,放他什么样就什么样,像个植物人。那些实施迫害者们说:马福建已经是一个直板啦!

马福建,四十六岁,陕西籍,家住山东省恒台县果里镇,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鼻炎和肝炎不翼而飞。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他给别人讲法轮功是好的,遭到果里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派出所打电话报告给恒台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庞云风。庞云风见到马福建就给他一顿打耳光,逼供暴打,导致当时马福建晕头转向,满口鲜血。当天,庞云风与另一名国保警察到马福建家去搜查,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翻箱翻柜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从包里翻出五百元钱直接装进自己兜里,还声称这是“法律程序”所必须的。

警察把马福建绑架到恒台县拘留所再次施暴。五月二日到五日,马福建被绑了四天死人床,其间没吃没喝。五月六日后,庞云风诱骗马福建的妻子往看守所里打钱,说是马福建身体不好需要钱,骗打了二千元,过几天又要钱,遭到马福建妻子拒绝。

七月十日,马福建因身体极度虚弱被取保候审回家。九月十五日中午,马福建在家中被恶警劫持走。下午四点多,县法院打来电话,要开庭宣判,速来参加旁听。两个未成年孩子没人照顾,路远天晚,马福建妻子没法去法院旁听。

就这样,马福建被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桓台县看守所。马福建对自己所遭受不公绝食抗争。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马福建被迫害得已生命垂危,桓台县看守所怕担当责任,便将马福建匆匆送往山东省监狱。当天,马福建妻子接到了省监狱的电话通知——马福建病危。

十月八日,马福建二哥乘火车从陕西来山东看望马福建,被监狱拒绝。十月十二日,马福建二哥与马福建妻子去省监狱医院,即使有人证与马福建是兄弟关系,马福建二哥也遭拒绝会见,只允许马福建妻子在拿着结婚证和户籍证明的情况下,才得以探望。仅五分钟,就被要求离开,当场众多狱警把守监视,只准近距离观望,不让接近马福建

马福建的哥哥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底探视,发现马福建瘦得脱了相,一米七的身材现在只有三、四十斤,眼窝深陷,连静脉注射都找不到血管,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四月,马福建八十一岁的母亲从陕西乘火车到济南,每天坐在新康监狱门口,希望见到马福建,让马福建回家。

马福建的哥哥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左右去山东省新康监狱探望,见到马福建人已面目全非、皮包骨头,就是一个骨架,没有睁眼看看他哥,脖子大动脉插着注射针头,鼻孔插着灌食的管子,脚趾头与脚掌萎缩的弯曲变形,几乎与小腿成一条直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27/马福建被山东省新康监狱迫害致生命垂危-364629.html

2017-07-06: 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济南监狱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

多位法轮功学员在山东省济南监狱被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陕西籍法轮功学员马福建,被非法关押于山东省济南监狱后,绝食反迫害,一直住在新康医院长达二年之久,现骨瘦如柴,仅靠输液与灌食维持生命。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6/多位法轮功学员被济南监狱迫害致生活不能自理-350677.html

2016-12-05: 马福建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皮包骨、长期昏迷

陕西籍法轮功学员马福建二零一五年在山东省恒台县给人讲法轮功好时遭到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同年九月三十日被关入山东省新康监狱。

马福建的哥哥近日去山东省新康监狱探望,见到马福建人已面目全非、皮包骨头,就是一个骨架,没有睁眼看看他哥,脖子大动脉插着注射针头,鼻孔插着灌食的管子,脚趾头与脚掌萎缩的弯曲变形,几乎与小腿成一条直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马福建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皮包骨、长期昏迷(图)-338523.html

2016-10-11: 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马福建遭迫害近况

现山东济南(原籍陕西榆林市米脂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从被迫害至今在山东济南新康监狱医院,被迫害已经只剩一点皮包骨了,食水不进很久了,家人到新康监狱医院要人,邪恶不给放人,家人大声叫同修名字,没有任何回应,只是眼皮微微动了动。奄奄一息。

马福建二零一五年五月一号被绑架到现在,除取保候审的两个月外,十八个月遭野蛮灌食和注射不明药物,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存在人体实验之嫌疑。知情人骂(这样对待马福建的人)是一帮畜生!

马福建的哥哥在二零一六年三月底探视,发现马福建瘦得脱了相,一米七的身材现在只有三、四十斤,眼窝深陷,连静脉注射都找不到血管,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四月,马福建八十一岁的母亲从陕西乘火车到济南,每天坐在新康监狱门口,希望见到马福建,让马福建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1/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6163.html#161010233615-1

2016-04-05: 山东省恒台县马福建狱中遭迫害严重被送医抢救
山东省恒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2015年5月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被迫害生命垂危,目前被送到济南新康监狱医院抢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5/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6263.html#1644235221-1

2015-10-21: 众狱警监视会见、不让接近 是否有隐情?

2015年10月12日(周一),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的妻子,与陕西老家的马福建的二哥,前往省城济南山东省监狱(内称新康监狱,外称警官监狱)地处济南南郊的新康医院,探望了绝食抗争、生命垂危的马福建

会见前,预警搜身检查,手机等物件被禁止带入,只允许马福建妻子一人会见。回见时众多狱警把守监视,只准近距离观望,不让接近马福建马福建在病床上被点滴输液,输的是什么药物,无法看到。无论马福建妻子问什么,马福建都未作答,一言不发。会见时间仅五分钟,就被要求离开。

会见前前后后的情况和结果,引起了众多亲友的疑虑和关注:

一个病危的人,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为什么不让亲人接触?何劳兴师动众,必须在众多狱警虎视眈眈的监视下“观望”?马福建是否受过肉体酷刑?是否被做过手术?是否被活摘器官?

马福建面对妻子的询问和关注,都未作答,一言不发,为什么?7月10日,马福建被取保候审回家后,在家里悉心呵护、关爱两个未成年的孩童,父爱有加;在身体尚未恢复的情况下,积极主动地做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体谅妻子,关心家庭,而今却一言不发。难道他不知道众多亲友在牵挂着他吗?马福建眼神上看似精神,是否是在药物的作用下的一种假相?

马福建被劫持入冤狱前后

9月11日(周五),马福建妻子接到果里派出所电话去派出所拿来对马福建监管一年的委托书,要求马福建在委托书上签字,最迟不超过15日(周二),否则强制拘捕。马福建认为,自己修大法,是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的权利,不违宪,不犯法,更没犯罪,拒绝在委托书上签字,将之扔进了垃圾桶。

9月15日中午,马福建在家中被恶警劫持走。下午4点多,县法院打来电话,要开庭宣判,速来参加旁听。两个未成年孩子没人照顾,路远天晚,马福建妻子没法去县法院旁听。当天下午4点后的不知何时,县法院便对马福建仓仓促促,偷偷进行了不公开开庭判决,刑期4年。开庭时都有哪些人参加?是否有法律援助的律师辩护?马福建是否被允许做自我辩护?是否不服判决要求上诉?诸多情况不得而知。此后,马福建妻子也未接到法院的判决通知书或电话通知。就这样,马福建被非法判刑,关押在桓台县看守所。

马福建对自己所遭受不公绝食抗争。看守所恶警未对马福建进行任何人道上的救助护理。9月30日,马福建被迫害的已生命垂危,桓台县看守所怕担当责任,便将马福建匆匆送往省监狱。

9月30日,马福建妻子接到了省监狱马福建病危的电话通知。马福建在看守所里被迫害了半个月,期间,是否还遭受了其它酷刑迫害,无人知晓。马福建妻子接到病危通知后,立即打电话告诉了老家陕西的马福建的二哥。随后马福建二哥多次打电话给马福建妻子,一直打不通。

10月8日,马福建二哥乘火车来山东看望马福建。下午,在火车上,给监狱打电话说要见马福建,监狱说:行,马福建在医院,离监狱10来里路,很近。然而,当下午4点多到达监狱时,狱警又声称,身份证不能证明与马福建是兄弟关系,又以此为由,拒绝会见。

马福建被非法判刑4年,是在10月2日或3日马福建二哥给省监狱打电话时得知的。之前,马福建从2015年5月1日外出讲真相被绑架迫害至今,从未进行过公开开庭审理。在从果里派出所送往桓台县看守所的路上,桓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庞云风恶狠狠地对马福建说:“我恨不得你们这些人死光、死绝!”多少年来,庞云风听命于县、市政法委和610办公室,积极追随和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错误政令,随意对法轮功学员滥用酷刑,敲诈诱骗钱财,造下了巨大罪业。

10月12日,马福建二哥与马福建妻子去省监狱医院,即使有人证与马福建是兄弟关系,马福建二哥也遭拒绝会见,只允许马福建妻子在拿着结婚证和户籍证明的情况下,才得以探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1/众狱警监视会见、不让接近-是否有隐情--317899.html

2015-10-07: 马福建被枉判入狱命危 兄长控告江泽民

山东淄博市恒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2015年5月被绑架,被秘判四年入狱,被迫害生命垂危。家人从未得到法院开庭的通知。据悉,9月30日监狱给马福建妻子打电话称病危。

在6月份,马福建的哥哥马建有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及其直接对马福建迫害的帮凶,要求依法对被控告人的犯罪行为予以立案侦查,追究刑事责任,依法无条件释放控告人的弟弟(马福建),赔偿精神与经济损失。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个全国范围的执行秘密任务、推行和实施这场血腥迫害的机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又命令“六一零办公室”系统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被控告人江泽民对这场迫害的发生、推行和延续,有着不可逃脱的罪责。

下面是马建有陈述弟弟马福建遭受的迫害事实:

我弟弟马福建从小到大一直有慢性鼻炎和慢性肝炎,1996年得到《转法轮》一书后,按照书上讲的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结果鼻炎和肝炎不翼而飞,从此走上法轮功修炼。

2015年5月1号,马福建在山东省恒台县果里镇给别人讲法轮功是好的,遭到果里镇派出所绑架。派出所打电话报告恒台县公安局国保队长庞云风,庞云风见面就来一顿打耳光逼供暴打,导致当时马福建晕头转向,满口鲜血。而后又绑架到恒台县拘留所再次施暴,2号到5号,马福建被绑了四天死人床,其间没吃没喝。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呈“大”字型绑在抻床上)

四天惨无人道的折磨,导致马福建体能受到严重透支,已不能行走。6号,马福建妻子去看守所探视,是两个狱警左右架着出来见面的。其间没有向马福建及家人出示任何拘留证。

5月1号当天,没有出示任何搜查证的情况下,庞云风与另一名国保警察到马福建家去搜查,翻箱翻柜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从包里翻出500元钱直接装进自己兜里,这种行为与强盗没有区别,却口头声称这是法律程序所必须的,在马福建妻子生气不同意的情况下抢走了。不法警察强行抢走500元人民币、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转法轮》书一本、刻录机一个、随身手机一部、摩托车一辆、随身钱物不详,家中抢走小件不详。

5月6号后,庞云风诱骗马福建的妻子往看守所里打钱,说是马福建身体不好需要钱,骗打了2000元,过几天又要钱,遭到马福建妻子拒绝。

5月9号我从陕西老家赶到恒台。庞云风说马福建不吃不喝,我到看守所会见马福建,看到马福建戴着手铐坐在里面,鼻空插着灌食管道。看到马福建消瘦的面孔,精神状态不好,当时我请求把马福建放出去医治,等好了再说。庞云风说里面有医生,拒绝了我的要求。我问我弟弟血压是多小,庞云风说不知道。当我问马福建(警察)是否打了你?没等马福建开口,庞云风抢着说:“我们警察文明执法,从不打人……”马福建反问道:“你那边(果里派出所)不打了我吗?”庞云风大怒,怒斥道:“马福建,你死就死了……”不让马福建再说下去,马福建垂下眼皮再没讲话。当时有我,马福建马福建妻子,庞云风,还有一名国保警察和一名狱警在场。

由于庞云风不让马福建说话,当时我只知道马福建在果里派出所被打,不知道睡“死人床”的虐待。

5月29号,我再次从陕西赶到山东省恒台县,得知马福建一块干活的同事给马福建从济南请了一位律师,律师到拘留所取证会见了马福建, 律师与马福建的谈话录了音,才得知马福建刚进拘留所就睡了四天“死人床”,除了灌食外,马福建一直被绑着。由于律师费用太高,只用了一天就将律师辞退。

29号这天,马福建妻子说恒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一女警员送来所谓“逮捕证”,这是庞云风强盗行为以来第一次出示所谓的违法程序,上面写着“妨碍法律实施”逮捕。

5月30号,我给庞云风打电话要求探视马福建,遭到庞云风拒绝,一会说我从陕西过来时事先没给他打招呼,一会说出差忙,而后挂断了电话。6月1号至6月10号,我到恒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找了四次庞云风,每次都说庞云风不在。有一次一位国保女警员接见,对我说你稍等,而后进入办公室,一会出来说人不在。

6月10号我再次拨通庞云风的电话,我说要见马福建,庞云风说了一句“不见”,就挂了电话。我弟弟情况如何不知道,看不到我弟弟,无奈走在恒台县的街道上,看到广告牌上写着:民主、自由、公正等字样,我有点恶心,想吐。既没偷白菜,也没拔萝卜,就因为炼法轮功想做一个好人,弟弟被绑架、遭受“死人床”死刑犯的虐待;作为家人,从几千公里的陕西来到恒台,没能见到生命垂危的弟弟,心情一度落到了低谷,10号当晚返回陕西老家。

纵观江泽民及其帮凶的所作所为令人发指,其丧失人性、丧尽天良、野蛮、惨无人道的行为触犯宪法、刑法:违反《宪法》第三十六条侵犯公民信仰自由权;违反第三十五条侵犯公民言论自由权;违反第三十七条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违反第三十八条侵犯公民的人格尊严,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违反第三十九条,公民住宅不受侵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公民住宅。触犯刑法第246条,247条,248条,254条,238条,397条,263条,245条,251条,234条之规定,犯有侮辱罪、诽谤罪、刑讯逼供罪、虐待被监管人罪、非法拘禁罪、滥用职权和徇私枉法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故意伤害罪、等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7/马福建被枉判入狱命危-兄长控告江泽民-317219.html

2015-10-03: 山东省桓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被迫害病危

2015年9月30日,山东省监狱电话通知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的家属,说马福建病危,在医院接受治疗。

马福建于9月15日在家中被绑架。当时马福建妻子在打工上班,两个小孩上学,家里只有马福建一人。上大班和小学的两个小孩在放学时也没人接管。马福建被绑架的详情尚不清楚。现在,仅仅半个月时间,马福建就被监狱迫害致病危。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3/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16989.html

2015-09-20: “取保候审”身体尚未恢复的马福建又被绑架

2015年9月11日(周五),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妻子,接到果里派出所电话,去派出所拿来一张委托书,县法院委托果里镇派出所对马福建取保候审监管一年,要求马福建在委托书上签字,最迟不超过9月15日(周二),否则强制拘捕。马福建认为,自己没犯法犯罪,拒绝在委托书上签字,将其扔進了垃圾桶。

然而就在9月15日(周二)中午,身体还没有回复的马福建又被恶警绑架走。来的是国安还是派出所人员?几名?去了哪里?尚不清楚。当时马福建妻子在打工上班,两个小孩上学,家里只有马福建一人。上大班和小学的两个小孩,在放学时也没人接管。

几年前,马福建在陕西老家讲真相,曾被绑架,绝食抗争。因身体极度虚弱被取保候审回家,还没等身体完全恢复,又被非法判刑3年。

2015年5月1日,马福建外出在果里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到桓台县看守所。刚去看守所时绝食抗争,被强迫睡过4天死囚床,被强行灌食。随后仍被灌食。在70天迫害过程中,曾两次聘请律师做无罪辩护。

后来由于马福建被迫害的不堪,同时由于律师的介入,桓台县法院对马福建没经过公开审理,進行了取保候审处理。

2015年7月9日,受马福建妻子委托,在第二次聘请律师,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马福建时,马福建拒绝聘请律师,律师没能進一步介入。当天下午,县法院得知人权律师正要涉入此案,非常恐惧,非常客气地向律师打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0/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一)-315988.html

2015-08-09: 山东省桓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被取保候审

被绑架关押70天的山东省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2015年7月10日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家。

但大约回家后的5-6天以后,桓台县法院人员三次去马福建家,通知马福建在7月22日开庭,并要求马福建在聘请律师的委托书上签字,遭到马福建拒绝。马福建说:“我没犯法犯罪,我不能签字,我也不去参加开庭!”法院人说:“如果不去,会强制你去!”“即使那样我也不会去!”

期间,国保大队警察也去过一次,马福建问:“来干什么?”,回答说:“来看看。”马福建向国保警察要求退还被非法扣留的摩托车、电脑、刻录机、大法书、光盘等。警察回答说:“等善后处理!”

直到现在,非法开庭也没开成。马福建身体至今没有恢复,故还不能亲自去要回被非法扣押抢劫去的物品。

7月9日,马福建家属曾委托律师去看守所向马福建了解案情。中午时分,看守所大门下几名警员向律师询问是否做无罪辩护,被律师回避。下午最终马福建没和律师达成委托协议。也因此桓台县法院没有按原计划非法开庭,马福建被以取保候审的名义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9/二零一五年八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13657.html

2015-07-16: 被绑死人床、野蛮灌食 极度虚弱的马福建已回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山东桓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被桓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七十天后,以“取保候审”的名义回家。此时,马福建身体非常瘦弱,面色苍白,面颊皮包骨头,小腿和双脚浮肿,说话有气无力。

马福建,男,四十三岁,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早晨六点半,被果里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上午约九点时,桓台县国保大队庞云风带一个警察闯到马福建家非法抄家。庞云风拿出工作证,吓唬马福建的妻子说:“你丈夫违反国家法律,散发光碟,扰乱社会治安,已被果里派出所刑事拘留。”

看守所绑死人床、野蛮灌食

五月十一日,马福建妻子与从陕西老家赶来的马福建的二哥,到桓台看守所探望马福建。看到马福建极其虚弱,他强打精神,有气无力的对二哥说:“到看守所时,他们强逼我睡过四天死人床,侮辱我。看我血压已降到五、六十,怕我有危险,就停下了。”

马福建还说,刚进看守所时,一警察曾对他扇耳光,使他嘴角都流出了血。

马福建因迫害而绝食抗争,被警察强行插管灌食,桓台国保大队长庞云风向其家属诱骗现金二千元。

非法开庭未得逞 马福建回家

七月六日,桓台县法院打电话给马福建家属说,近期两、三天准备对马福建开庭审理,是否要找律师?要不找,法院就给指定律师。马福建家属就说等等再说。

七月八日,法院打电话给马福建家属说,律师最晚九号中午在县法院和律师见面交谈,下午没时间(此时法院不知当事人家属是否请律师)。

七月九日,马福建家属办理了委托手续,委托律师到桓台县看守所会见马福建马福建家属聘请的律师发现情况特殊,下午继续去看守所,向马福建了解情况,马福建最终没能在家属聘请的律师委托书上签字。

七月九日下午,在看守所大门口,曾有几名内部人员,询问并猜测律师是否是做无罪辩护的。因没能和马福建达成委托协议,律师下午回去。

律师走后,法院又打电话给马福建家属,问律师有没有给马福建家属留下什么,马福建家属说不知道。

随后法院又打电话给马福建家属,说要给马福建“取保候审”,要求找担保人,马妻说,没有人愿给当担保,自己给他做担保。法院拒绝,马妻气愤的说,散伙,那就让马福建在里边好了!

法院无奈,只好同意,马福建家属做担保,但拒绝交钱,于七月十日十一点半,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后,将马福建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6/被绑死人床、野蛮灌食-极度虚弱的马福建已回家-312502.html

2015-06-08: 山东省桓台县马福建被劫持 看守所拒绝亲人探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8/山东省桓台县马福建被劫持-看守所拒绝亲人探视-310566.html

2015-06-01: 山东淄博马福建被非法批捕、绑死人床四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1/山东淄博马福建被非法批捕、绑死人床四天-310278.html

2015-05-31: 山东桓台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建遭非法批捕

2005年5月28日14时,山东淄博市桓台县公安局对法轮功学员马福建下达非法逮捕通知书。

马福建在5月1日外出讲真相时遭桓台县果里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桓台县看守所,被绑死人床4天,曾被一警察打耳光至口角流血,因不能吃喝一直被插管灌食迫害;家人被骗去2000元现金。现马福建身体状况很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31/二零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91292.html




2015-05-25:
山东马福建被国保警察绑死人床
打印 | 转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桓台县果里镇法轮功学员马福建,五月一日被当地警察绑架后,遭到“死人床”等酷刑折磨。目前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身体非常虚弱。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酷刑示意图:死人床

马福建,男,四十三岁。 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早晨六点半,马福建外出给民众散发真相光盘时,因遭人恶告,被果里镇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通过摩托车的牌照,查出了他的名字和住址。上午约九点时,桓台县国保大队庞云风带一名警察闯到马福建家非法抄家。庞云风拿出工作证,吓唬马福建的妻子说:“你丈夫违反国家法律,散发光碟,扰乱社会治安,已被果里派出所刑事拘留。”

马福建的妻子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安置在一房间内,被迫陪警察对各房间及储藏室进行搜查。警察搜走了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各一台,刻录机一台,大法书一本,真相册数本,光盘数张,摩托车也被扣押在果里派出所内。当天下午,庞云风和一名警察将马福建马福建劫持到桓台县看守所。庞云风还哄骗马福建的妻子说:“看守所是一个很人性化的地方,你放心。”就这样马福建妻子被骗回家。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25/山东马福建被国保警察绑死人床-309974.html
2015-05-17: 山东淄博桓台马福建被非法关押在桓台看守所
山东淄博桓台马福建,五月一日,带着光盘讲真相,被果里派出所迫害严重,被非法关押在桓台看守所。

马福建靠打工养活上老下小六至七人生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17/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1)-309597.html

2015-05-06: 法轮功学员马福建在山东桓台县果里镇被绑架

马福建,男,43岁,陕西人,在山东上班。五月一日上午,外出讲真相,被桓台县果里镇派出所绑架,送到桓台县看守所迫害,几天来没吃没喝,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马福建在2002年-2005年曾在枣子河劳教所被迫害的只有五、六十斤,皮包骨头,走出牢笼后,恢复了许多,但仍没有恢复到从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5/6/二零一五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8564.html

2006-04-01: 2003年下半年,陕北大法学员马福建被关進枣子河劳教所。马福建因拒绝转化,邪恶想把他关進小号秘密迫害,因为关進小号后与其他人完全隔离,里面发生的事谁也不知道,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的施以暴行。马福建知道他们这一套,坚决不配合,不進小号。恶徒就将他关在一大队三组内,整个三组的大法学员都被疏散到其他组。马福建开始绝食后,恶徒用指头粗的管子给他插管灌食,故意弄的他口、鼻、胃中全都出血。连吸毒人员都觉得惨不忍睹。这种野蛮灌食持续了三个月,三个月下来,马福建的食管、声带已经完全被长期反复的野蛮灌食插管破坏,其基本丧失了发声说话的能力。从这以后,马福建就不能发声说话了。因为马福建拒绝配合邪恶的一切活动,他在枣子河劳教所的两年时间几乎没见过一次阳光,整天被关在号舍内坐在小板凳上。

2005年4月开始,马福建逐渐减少進食量,以避免彻底绝食带来的残酷迫害。他这种软性绝食持续了四个月。每天由吃六个馒头减少到最后只喝一碗稀饭。到2005年8月,他175cm的身高只有五十多斤的体重。全身看上去只有骨头,十分可怕。6月时他彻底绝食,恶警的医生给他打了一次吊瓶就再不敢继续了。因为他的身体已经极度恶化,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恶警害怕他死在劳教所,派人24小时轮班看护着他。而这时的马福建,生命垂危,身体的痛苦使他根本无法入睡,24小时瞪大眼睛睡不着。怕马福建死在劳教所,恶警在2005年6月让马福建的家人给他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根据劳教所医生的诊断,当时的马福建已经心肝脾肺肾所有脏器全部衰竭,也就是说只剩一口气了。家人见到他时,马福建说话都十分困难,基本不能发音。马福建及其家人坚决不同意,要劳教所给个说法,后来一大队的恶警全部躲了出去,僵持了一个上午也没结果。马福建的家人只好带着他愤愤离去。至今生死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24183.html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8-12-09:
一、基 地 分 局
姜 军 13905468507
林俊武 13013566199
陈继军 13395463526
孙国瑞 13562262577
苗先军 15054602568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
安茂森办公室 0546-8506436 18654600788
成刚教导员 0546-8506437 13356616000
警察张清余 0546-8506438
警察王艳薇 0546-8506439

科通派出所:
李 烨 13954667709
赵传强 15666672123

物华派出所:
隋新兴 13954602968 董新明 13176645288 李兆林 13854683399
荟院派出所:
马 建 13954628671 赵玉增 13371551155

玉苑派出所:
张 京 13954628670
程 猛 13589972306
张春德 13805460558
张雪强 13562295889

花苑派出所:
张振钦 13905468292 伍忠兵 18654699156
滨 东 分 局
张廷璞 15265465001 杜德峰 13854652996
张少利 18678675397 杨廷忠 13854683306 李仓玉 13561092727
赵玉江 18654650966

国保卫大队:
王长祝 13561063717 周司勤 15166216777
周国军 13854692182

胜东派出所:
田 华 13954675600 李思涛 13706364246
金 洪 13854678200
郑 健 13505469835

东风派出所:于善勇 13805469971
韩 政 13605466914 李庆健 13562259377 张红娜 13665462299

新星派出所:
贾鑫源 13562258533 张湖平 13705464961 张 涛 13562257888
刘嘉宏 13589967718 位 震 13954626542 刘 浩 1396337565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5-09-20:
桓台县公安局总机:0533-8180265、2139311
桓台县公安局责任人:139-8950-2666
桓台县维稳办:0533-8188166
桓台县委办公室:-533-8180001、 13589538111 传真0533-8180178
桓台县府办公室:0533-8180102、135-6167-8111传真:0533-8186970
桓台县纪委机关办公室:0533-8180101、137-9330-3261
桓台县法制办公室:0533-8227001
桓台县检察院:0533-3012801
桓台县检察院公诉人:岳阳 办公室电话:0533-3012834
桓台县检察院公诉人 :张爱玲?不详!
桓台县法院审判长:张爱玲?不详!
桓台县法院本次法庭审判员:袁淑萍
桓台县法院本次法庭书记员:于璐璐

桓台县610办公室主任王山和 电话:0533-8267610
桓台县主要负责人:135-89502666桓台国保大队:巩日兵 133-25207979133-25208989
国保大队长: 庞云风 135-0643-8097
桓台国保 : 穆某 188-533-22677
桓台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毕某(女) 区号:0533-8280265、8180266、8180280、
8181444、8182944、8183024、8185960、8185961、8185962、8185963、
专案组负责人:135-8950-2666
桓台县法院 : 0533-8180306 0533-8262014
地址:建设街3918号 邮编:256400
桓台县公安局长:秦志博
桓台县公安局政委: 肖永刚

桓台县公安局局长:0533-2189911,0533-2189912,0533-2189913
桓台县检察院电话:
办公室:0533--8180304
刑一科:0533--8160053
政工科:0533--8160059
刑二科:0533--8160062
民刑科:0533--8160061
法纪科:0533--8160060
控告申诉科:0533-8180295
淄博市610办公室电话0533─3915507
科长陈宗凯 ,主持邪恶工作 办公室3918600

山东省桓台县邪党法院:
审判长: 毕颖超; 审判员:吕军红、张文文; 书记员:张宏丽
院长办公室:0533-8180270 刑一科电话:0533-8180305
政工科电话:0533-8180307  控告申诉科:0533-8180295
田庄法庭:0533-8580048 反贪局电话:0533-8180489
桓台县司法局 办公室电话:0533-8180301
桓台县公安局 总机:0533-8180265
法律服务中心:0533-8181770
局长办公室:0533--8181640
法律顾问处:0533--8180302
城区派出所:0533--8180293
公证处电话:0533--8180303
索镇派出所:0533--8180312
起凤司法所:0533--8681035
田庄派出所:0533--8580131
桓台县 县委值班室:8180001 传真:8180178
县政府值班室:8180102 传真:8186970
陈勇 市委常委、书记 8189001(办)13505331009
王可杰 副书记、县长 8163666(办)13806438726
伊茂彦 常委、县委办主任8180502(办)13805338016
李向阳 政府办主任 8180039(办)13905335082
淄博市中级法院相关人员电话:(区号 0533)
院领导:
林春明:办3198001,手机:13853331166
苏勇:办3174680.手机:1350643685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