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成都 成华区 >> 余雪梅(于雪梅,余学梅), 女, 68

个人情况: 市游乐园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成都市成华区新鸿路菽香里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7-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3-14: 成都余雪梅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

四川成都市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余雪梅因坚持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遭中共多次绑架,被非法判刑,酷刑折磨,在洗脑班遭药物迫害,九死一生。

余雪梅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余雪梅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五次进京上访遭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为了向当局反映法轮功被无辜迫害,请求政府还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功的清白,我走上了天安门广场。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毒打,野蛮的拖上警车,盘问后把我关进了铁笼子里。后将我绑架至四川驻京办,并遭到毒打、强行搜身和没收财物。

二零零零年三月三日,我不能接受对我的非法监控,第二次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三月八日达到北京,我去人民大会堂递交我的上访信,被卫兵挡阻,有人强行抢走并撕开了我的上访信,将我非法抓捕,强行搜身。抢走财物后,把我塞进一辆封闭的警车,将我绑架至中南海。几小时后被绑架至四川驻京办,我在那里受到了严酷的虐待和致命的毒打、冷冻,首先把我一个单独关在一个不开暖气、满地是油污,走路都会不小心滑到的房间,使我忍受了七天七夜的冷冻。有一天三个高大的保安穿着带钢板的鞋尖围着我,像踢皮球一样抓着我手打脚踢我的周身上下,从头到腰腿至脚,打了三个小时后,强行让我贴墙站立(飞行式)。被绑架至成都后又将我任意非法拘禁八十天,至五月二十七日才将我放出,这八十天内更是残酷虐待迫害,不准我回家换衣服,也不准亲友送进来,五月份还穿的是毛衣裤毛皮鞋。

二零零零年七月,我第四次去北京上访,七月十九日中午到达天安门广场展开了一幅十六米长的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二、三分钟后被横幅惊呆了的警察反应过来了,向横幅扑过去,将我和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拉扯打倒在地,拳头像雨点般的落在我们身上,随后把我绑架至一个地方搜身、审问、毒打。

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我第五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附近的地铁口,我想向人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于是展开了“真善忍”的横幅,随后被几个便衣把我打倒在地,抢走了我的横幅,我被绑架至地铁口的值班室内,遭到多人的毒打,其中一个凶汉专打我的心窝和两胸,强行要我脱下毛棉衣裤,上下只穿一层单薄的衣裤,连鞋子也脱下,光着脚踏在地上。多次反复非法搜查我的背包和衣物。在他们上夜班的时候,将我弄到地铁口风最大的风口处,在寒冬时节强行脱光衣服,每十分钟从头到脚泼一盆冷水,要我变成冰人。我被绑架回成都,户口被转到新鸿路派出所内,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我在劳教所遭到了酷刑迫害每日长达二十小时,如贴墙站军姿、贴墙站直升飞机式;夏天高温在室外暴晒;不准闭眼坐军姿;高压电击;强迫做奴工产品;谎言欺骗;强行酷刑“转化”;毒打;不堪入耳的辱骂、虐待谩骂;“特殊待遇”:八人分四组监控我,两人监视我的眼睛,让我的眼睛只能平视前方不能上下左右看,看见没“转化”的同修眼神有什么表示;第二组是两人监视我的嘴怎么动,嘴形有什么表示;第三组两人监视手指有什么动向;第四组两人监视我的整体动向;再把监视我的包夹都叫去审问,如果他们彼此看到的不一样,监视我的包夹就会受到电击酷刑。我在劳教所被非法加刑了一百天。

遭五天五夜的酷刑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中午,我正在家中。猛追湾派出所警察胁迫邻居骗我开门,将我绑架到猛追湾派出所内,给我套上黑头套,把我转移至一个小黑屋内进行酷刑逼供,用手铐将我的双手反铐在背后的椅子靠背下,不准坐只准站,我只能弯曲站着,只要坐在椅子上就被毒打,不准睡觉,上下眼皮一挨着就用绳条打眼珠,五天五夜的酷刑,我的腿肿得又亮又硬,颜色变的青紫蓝绿、双腿象踩在密集刀尖上,刺痛钻心,周身上下剧烈疼痛,使人难以忍受。我在安靖看守所绝食抵制迫害,但被狱警叫了八个人强行给我灌食,随后女警叫人把我拖回监室铐上脚镣,把双手紧紧反铐在背后,铁铐陷进很深,陷在骨上,白白的骨头露了出来,鲜红的血不停的冒出来,血在地板上流了几尺远,有人赶快用棉被捂上,棉被就被血浸透了。女警叫人把我的手脚铐成一个大字铐在铁床上,给我输毒液,毒液进到体内后,头剧烈的疼痛,周身冰冷。

被非法判刑三年

后成华区法院在看守所内对我非法判刑。审判我那天,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背后,用胶带封住我的嘴,头上套着黑头套拖上警车,我自己提前写了二十页无罪辩护书,准备自己做无罪辩护,审判庭不让我讲下去,叫我就把无罪辩护书交给他们,最终对我非法判刑三年,在审判庭上我才知道,他们劫持了八封我寄给家乡的真相资料。

随后我被绑架至简阳女子监狱。在监狱里我被多次强行体检,每次对我抽血都抽了三管。有一次抽血后在车间做奴工回来的路上,身体出现休克状况。女子监狱每日谎言对我洗脑,强行写思想汇报,我不写汇报,就牵连那些疲惫做奴工的人不准吃饭,我写了他们才能吃,从中挑起犯人对我的仇恨,叫那些人骂大法和师父。

女子监狱狱警诱骗我写弘法讲真相的资料,当我最后落款“大法弟子”,狱警就非叫我写上我的名字不可,最后我想反正是写弘法讲真相的,我就签下了我的名字,那狱警急忙抓在手里,在我写的洪法讲真相的资料上贴上他们所谓的“三书”,并说我“转化”的很好。我震惊了,这怎么会叫“转化”?她说:你以为“转化”要怎么转?你想的太多了,我这里“转化”就是这样的。他们拿着我的这份“转化书”,一是上骗“转化”率提高与奖金挂钩;二是下骗还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三是把我“转化”的消息传出。

遭药物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我被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后,把我先弄去强行抽了我三管血,我说:抽那么多血干什么?他们说:做各种检验。我给那里的人讲真相,在楼里背大法经文《选择》、《感慨》、《论语》,他们叫了几个最恶包夹对我又踢又打又骂,洗脑班头目殷舜尧用双手使劲掐着我的咽喉,直到我无力的倒地才放手。我醒来后,头脑一片晕眩,我开始不吃东西,说里面有毒药,有个包夹头,就叫其他包夹的饭和我的饭装一起吃,过了几天包夹就说:不和不“转化”的人在一起吃,把自己的饭菜打在自己碗里。

有一天我发现我的饭碗里还有两片没有溶化的药片,就把饭端去倒掉,几个最恶的包夹把我恶汹汹的骂了一整天,第二天还接着骂,叫人看着不让我倒饭,为了不让她们有机会钻空子借机灌食迫害,我把每次打的饭菜洗了吃,她们不准我用开水洗,我每天都用卫生间的冷水洗几遍才吃。我儿子来看望我,洗脑班的人员说:我不“转化”,就要让我的家人每个月交一万六千的伙食费。我儿子说:我妈不吃蛋不吃肉,怎么要得了那么多钱。

他们知道了我不吃肉这事,就不给我打饭只打肥肉,我依然用冷水洗几遍吃,他们把电视开到最高音量对着我的床,只准我坐在我的床边,目的就是用高噪音对我进行精神刺激,而那些包夹坐在门外远远的监视我,有一个姓李的小伙子隔段时间叫我去院子里面走走,目的是叫我“转化”。有一天他说:你在外面时可能也要去上网。我说:是的,经常上网。他说:上网看明慧网上的那些活摘器官的事都不是空穴来风,确有其事,像你这样固执不“转化”的,是很危险的,你写了“三书”出去写个严正声明,最起码能保住命,不会落得那么悲惨多好。我说:我修的就是真善忍,为了活命而行,是对自己的侮辱和抹黑,对大法诽谤侮辱也是抹黑大法,我不怕死,你们就看着办吧。他叹了口大气说:你的年龄和我母亲差不多,我对你很惋惜,真是太可惜了。

当天晚上我的心窝疼痛无比,哼的声音越来越大,同室的包夹叫醒我,问怎么回事,我说:心窝痛。说着就更痛,呻吟声越来越大,痛得从床上滚到地下,呻吟声震惊了整栋楼,大家纷纷询问怎么回事,包夹报告洗脑班负责人我疼痛的情况,医生来检查身体,称需要送医院。将我送至医院检查称是胆结石。他们却准备在我的腰部给我开刀,无奈血压时高时低,医生说只有输液,输液原来不痛的地方也开始疼痛。

第二天输液后,我身体到处都在痛,医生检查说所有的器官都发炎,然后成华区去的人就去指使医生给我换药,换的药液瓶的药像冰渣一样白白的不化,输到血管里面剧痛无比,胳膊痛的发抖。然后他们就叫我出院回洗脑班。

洗脑班医生一检查,就说放我回家。可能他们认为给我的身体里输进了特浓慢性毒药,必死无疑。他们还逼我儿子写收条: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晚十一点三十分收到母亲余雪梅,已送回家。

我回家后已坐不稳,直不起腰,没有一点力,儿子用沙发把我身体两边靠紧以防倒下,我叫他帮我盘上腿,放上炼功音乐,两小时后,我就勉强能扶着走进浴室洗澡,炼功几天后我能站立了,只是没有一点力气,叫儿子在门的两边挂上绳子,帮助我炼功,大概不到半月,经过不停的坚持炼功学法,身体恢复了很多。但是接着体内的毒药开始发作,一次比一次症状严重,最后一次毒药发作时我几乎失去了知觉,体内像有密密麻麻的针尖刀尖刺痛我,在骨头、在血液里、在五脏六腑里、在所有的细胞里刺痛无比,呼吸时刺痛更甚,最后我无法呼吸,心里喊着师父救我,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我才醒来有了知觉。

之后我就有了后遗症,经常感觉体内痛,还伴随着心绞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4/成都余雪梅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344165.html

2012-08-04: 成都法轮功学员余雪梅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成都游乐园法轮功学员余雪梅,女,六十四岁,于今年五月十六日被成都市成华区六一零、国安、新鸿路派出所恶警骗到单位,强行绑架至新津洗脑班迫害,现被迫害致生命垂危,洗脑班怕承担责任,把余雪梅送到医院,因病情严重医院拒收,于是把她强行送到她的儿子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8/4/二零一二年八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1123.html

2012-05-19: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余雪梅被劫持到新津洗脑班

2012年5月16日上午11时左右,成都法轮功学员余雪梅在领退休工资时,被成华区新鸿路派出所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

成都法轮功学员余雪梅被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

成都法轮功学员余雪梅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在单位成都游乐园领退休工资时,被成都新鸿路派出所和成都新鸿路办事处劫持到成都新津洗脑班。目前家人正在向派出所、办事处要求立即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5/18/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二)-257745.html

2004-12-30: 余雪梅,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简阳养马河镇省女子监狱女九监区。现被两个其它犯罪人员包监24小时监控,每天要参加劳动,生产皮鞋,早5点50起床、洗漱、吃饭,7点就到了劳动车间,如果是全天劳动,晚上九点半才能回来监室洗漱睡觉。如果有时赶完成任务要继续做到十一点监狱劳动关灯。以前,为赶任务,被劳教人员做到十二、一点都有过(后三四监区出现其他长刑犯因家里没有管,没钱治病等原因跳楼自杀后,才把劳动时间改在11点监狱统一关电。)。

2004-07-23: 大法弟子高永辉被非法判劳改5年,余雪梅被劳改3年,范美蓉被非法劳教。长期被非法关押劳教的有朱学智、李晓波、罗英杰(74岁)、川大的罗教授、华西医科大学毕业的一个女研究生,还有很多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

陈桂华6月份被非法抓捕;张凤清被迫害得神智不清,又被送往楠木寺劳教。现在恶警采用的新花招,利用大法弟子善的一面企图阻止大法弟子炼功,只要大法弟子一炼功,他们不惩罚炼功的人,而惩罚在押人员来逼迫大法弟子不公开炼功。

现恶人绑架大法弟子还以查水表为名,骗大法弟子开门,从而进行绑架。

2004-05-09: 据悉,成都市公检法司系统预谋5月10日非法审判去年和近期绑架的一批大法弟子,如:

罗英杰,女,74岁,家住成都市九里堤教师苑,曾被多次非法关押,2002年9月29日被营门口派出所从家中非法抓捕到成都市看守所,刑拘30天满后又转治安拘留,2003年6月3日被非法绑架到郫县看守所关押近一年,据说已被迫害成高血压。

高永辉,女,50岁,家住抚琴西路全兴酒厂宿舍,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并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1年多,出狱后不久,于2003年6月3日被恶警绑架。

朱学智,男,约60多岁,成都市水利勘测设计院退休工程师。

于雪梅,女,50多岁,家住成都成华区。

2004-03-15: 余雪梅 成都市大法弟子,在看守所因喊法轮大法好,讲真相被恶警戴刑具,用封口胶缠住嘴不让讲话。她曾经绝食 抗议,现关押于看守所11-04监室。

2003-12-05: 成都成华区检察院、法院近期将对一批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进行非法起诉和审判,这些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有:余学梅、陶菊花、杜杰、吴建平、蒋世兰、李家珍和一对张姓夫妇等,以上大法弟子全是成都市东郊猛追湾刑侦队于六、七月份非法抓捕的。

2003-07-12: 5月初,家住成都市新鸿路菽香里的大法弟子余雪梅和陶菊花(已流离失所)等4位同修在余雪梅家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郫县看守所。余雪梅一直在绝食抗议,因此被转移到成都市青羊区人民医院(4楼,专门针对有病症的或是绝食的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2000-04-20: 不争的事实,公开的秘密
成都市部份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拘留情况(至4月13日)
4.余雪梅,女,51岁,市游乐园退休职工,家住猛追湾街3号1栋2号,拘留于猛追湾派出所,原因:99年12月5日上京护法,2000年3月8日上京护法。治安拘留6次,刑事拘留1次,共计120天。

注:因拘留期满后,口头表示要继续修炼,就被连续不间断关押至今;多次公安人员及看守谩骂、毒打、罚站;连续关押期间从未允许回家洗一次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0/3839.html

成都 成华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19-11-05: 建设路派出所:
地址:四川成都市成华区建设南街21号,邮编610051
电话:028-84331256
王晓玉17716165672吴亚平17716160008漆远皓17716160136周建辉17716161003
高文宗17716160153彭运成13348900493王子隆17716160150罗昌培17716160151
朱东延17716165680刘凌风13882002538刘弟伟13980899108葛玉喜17716165676
丁建波15928103361魏莉娜17716165687邓泽萍17716160125张启兰17716165681
白文彬17716160130郑克翠17716165679赵长来17716160152程诗彦17716165683
冯书毅17716160139宋杰17716165682刘锦13688014632张达17716160129罗伟17716160763
邓强17716165686谢礼17716160135冯博17716165869彭胜18200531918董涛13980828342
张诚17716165675刘洋18881800055李毅17716165969周寒17716165850周海13551174533
蒋跃17716160756卢嘉17716160132贾梦17716160126

2019-08-07: 绑架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唐纪芳责任单位信息
成华区公安分局:
地址: 四川成都市成华区府青路2段3号新28号,邮编610057
电话:028832610240、86406411、86406409
局长赵凯雄17716160001
副局长:陈伦华(分管国保)13568883233、江晓滨、邱乐春、谢刚
办公室:
叶昂蛟 18980640836李文 15828659616
李小荣 17716161083谭铮 17716161070
王雪琦 15183523081伍骥 1771616106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8)

参与迫害的恶人:朱东延所长,办案人员:林峰,王波,猛追弯派出所抓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2-05-19: 参与迫害的单位及相关人员:
成都新鸿路派出所 电话:028-84457021 028-84336136
管段片警  温三虎 手机 13348823611
新鸿路街道办地址:新鸿南路79号,电话:84332358
成都新鸿路办事处综治办  李华手机 13308011177
新鸿路街道办主任袁万银;成员:蔡云、王兴瑜、邓文全、廖锐、戴延刚
成都游乐园
成都新津洗脑班(邮编611432);(地址:成都新津花桥镇蔡湾村成都法制教育中心)
李峰:洗脑班头目; 殷舜尧(又名殷得财):洗脑班副主任13880590177
包小牧:洗脑班科长电话18980097136  王秀芹 13608177484

2006-02-22: 成都市大法弟子受迫害案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2/121320.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