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大兴区 劳教人员调遣处 >> 刘桂芳, 女, 47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辽宁丹东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2-11
交叉列在: 辽宁 > 丹东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7-31: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北京市顺义区公安分局以办暂住证的名义,将四十七岁的丹东法轮功学员刘桂芳女士绑架到泥河看守所,转到拘留所后又转到北京市调遣处迫害,以后又把刘桂芳非法劳教二年半,投入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二点半左右,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警察王淑征领着刘慧、宋秀娥、齐福英,护士陈兵、项警察来到监室,把刘桂芳摔倒在地,荣秀娥、刘慧对着刘桂芳的心脏部位猛踢,王淑征、荣秀娥又指使吸毒犯把刘桂芳推到厕所进行折磨。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警察崔红把刘桂芳调出来实施吊铐:把她两条腿绑上固定,然后把她的两只胳膊向两边直拉。

参与迫害的恶警:张卓慧、张君、崔红、董英。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刘桂芳被关入所谓“严管队”。在那里,马三家教养院保卫科刘勇,管教科马庆山,教育科张军领着一帮男警,有姓何、润、陈雨石等一同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迫害,被关在“严管队”的修炼人不分年龄多大都被吊铐、电棍电,恶警专门往她们的大腿、腋下、腰部、臀部电,不唱中共歌曲和狱警自己编的歌就被施以吊铐和电棍电等折磨。

刘桂芳一同在“严管队”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盛连英、王晓云、甲亚辉、张连英、张印英、孙素杰、吴娟、朗东月、李红、刘越红、刘艳琴、刘世琴、韩继玲、李玉荣、王玲、赵桂琴、徐美华、张伟迪、马瑞连。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刘桂芳被狱警王润萍、董宾、王晓峰打得头部疼痛、头晕、恶心,做脑部CT检查确诊头部受严重撞伤、震荡,但狱方不承认,说是高血压。

法轮功学员刘世琴不配合劳教所的迫害,经常被狱警脱光衣服,泼上凉水,冬天时只许她穿单衣,不让她穿棉衣。

参与迫害的有张环、张君、张丽丽、绍月珊、张卓慧、董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30/227698.html

2010-07-10: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女所更多恶行

看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百余北京法轮功学员奥运前后被劫入马三家》,补充一些事实:
早在二零零七年九月中旬,马三家劳教所女所就从北京劫入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有徐慧、刘桂芳、卢林、王芳等。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又从北京劫入了百余名法轮功学员,除了七月六日明慧文章中提到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单以外,还有:顾清华、赵淑琴、林乐红、王志侠、侯国宁、张淑霞、苏南等。

据普犯讲,有一次,她看到劳教处的刘勇,狠毒的用电棍电铁门,将一名走在前面的法轮功学员瞬间电倒,因为刘勇看到法轮功学员走路艰难,正扶着铁门走路,他在后面就用电棍电门,比直接电人还狠。

据一个上访人王立萍讲:为了完成劳教所的奴工活,警察经常给吸毒者开药,叫她们俯首贴耳的干活。而且,一大队二分队的带工(监视干活的普犯)国磊,经常收普犯的钱,五百元到八百元不等,普犯主要是为了在干活时有一个好的工序活,轻松、不累,几乎是月月给,不然的话,就得挨打、挨骂、挨整。

这里说明一个问题:教养院可以用人民币去买人,连爱滋病人不干活,进行所谓考核时也给挂个“红旗”给减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0/226771.html

2010-01-25: 马三家毒打折磨大法弟子 邹淑琴生死不明
(明慧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被劫持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张敏(大连)、盛连英(大连),在食堂吃饭时高喊“法轮大法好”抗议迫害,被恶警上刑、毒打、逼迫认罪。恶警怀疑魏少敏(抚顺法轮功学员,六十七岁)也喊了“法轮大法好”,张君两次审问她:“你喊没喊?”魏少敏回答:“我当时脑子没转开劲(意思是自己反应慢了点),当时要是转开劲了,说不定就能喊。我以前还没喊过吗?”恶警没抓着把柄,放弃用刑,但扔下了一句话:“北京的邹淑琴死了。”

从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到二零零八年七月,有一百多名北京法轮功学员,被分三批非法劫持到了马三家进行迫害,其中就有邹淑琴。她五十四、五岁,本来在北京时非法劳教的期限已满,因要开“奥运会”,邪党把她们一起的该回家的五名法轮功学员都延期了半年,由北京调遣处转移到了马三家继续迫害。

二零零八年,邹淑琴在食堂高喊“法轮大法好”抗议迫害,当即被拖出食堂,带到四楼,毒打、脚踹、电棍电、上大挂,晚上熄灯(九点)前才被送回宿舍。当夜十一点多,邹淑琴头部剧烈疼痛,呕吐不断,最后被送到一楼医务所,第二天,恶警将邹淑琴的衣物都拿走了,刑事犯透露说住院了,一个月后,有警察说她脑出血。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她任何消息。

恶警张君扔下了“北京的邹淑琴死了”的这句话究竟是在恐吓魏少敏,还是确有其事,最后不得而知。如果有条件,请北京法轮功学员帮助打听一下此事。

马三家劳动教养女所三大队,以张君为首的恶警,在二零零八年四至五月间,对身体较好的法轮功学员(已妥协的)注射不明药物,对外宣称:扎“预防针”。被强迫注射药物的人都是从各分队抽出的生产骨干,人数近四十名左右。而且对于药名、预防什么疾病,都不准问,点到名的不去不行。有老年队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坚持不去,被恶警拖倒在地。

在二零零七年,强迫全体扎预防针。其中王桂兰和李玉荣坚决不扎,几个打手一起上来,把王桂兰压在地上拳打脚踢,腰都打坏了,将近一个星期起不了床;把李玉荣也按在地上往下扒衣服。由于当时两人衣服都穿的多,自身也奋力反抗,才没有被扎成针。

在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开幕前,马三家劳动教养女所将坚修大法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们集中到“东岗”,成立特管队、严管队、升级迫害了近一年时间。到二零零九年七月上旬,又将这部份人员分散迫害。恶警董斌负责在特管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恶警张秀荣负责严管队迫害。

被关押在特管队的法轮功学员被转移到二零零八年新建的生产车间一楼的一个房间,吃住拉撒都在屋内,就象关入了笼子。这个新车间位于原老生产厂房北侧,在一个大院里,共二层楼,其中二楼关押的是被迫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平时被强制劳役,每个房间为一个分队,由警察和刑事犯共同参与迫害。

关押在严管队三个分队的法轮功学员们陆续离开了劳动教养所,剩下不到十人。到二零零九年七月,剩下的人被转移至“西岗”内的最外侧、紧挨着大铁门的房子,刑事犯组成的“四防”人员就站在大铁门旁充当看守。

曾被关入特管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张连英(北京)、刘士芹(本溪)、周桂敏(辽宁)、夏宁(可能是来自北京)、徐惠(辽宁锦州,可能已获自由)。

曾被关入严管队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盛连英(大连)、王玲(辽宁)、魏少敏(抚顺)、刘桂芳(丹东)、刘越红(北京)、张敏(大连)、刘艳勤(辽宁,被迫害的生了疥疮)、高某某(大连,被迫害的高血压)。盛连英每天早上四点多钟被逼迫到“东岗”,由犹大戚春兰(大连)监视,她离开“西岗”后,其他人才被允许起床,主要是恶警们害怕已经被逼迫妥协的法轮功学员再鼓起勇气从新坚修大法,所以严格隔离不妥协和已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根本不让彼此照面,更别提互相说话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5/216900.html

2009-05-17: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刘桂芳,丹东法轮功学员,四十七岁.
刘桂芳,二零零七年约七月份,在北京被非法抓捕,非法劳教二年半,一直被关在“东岗”,由于绝食抗议被绑在“死人床”上半个月之多,衣服上、脖子里灌食用的食物洒得到处都是,衣服不准换,脸也不准洗,大小便在“死人床”上,床上面有个方形眼,负责看管的“包夹”给倒屎、倒尿。后来,被转入普犯大队时间不长,因无能力干奴工,又被退回三大队,在“西岗”一个分队。

在奥运会时期,刘桂芳又被转入“东岗”,心脏缺血,腰部受伤,走路不能直立,下楼梯很慢,被一男恶警拳打脚踢,在受恶警迫害的同时,还受“坐班”的看管羞辱。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份,一天晚上洗澡时,刘桂芳正在地上蹲着洗下身,“坐班”刘淑贞(大连庄河人)非要求她挪地方,说蹲的地方不对了,刘桂芳说:“我一直在这儿洗”,没有动地方,刘淑贞见她没有动,上去将刘桂芳拖起,右手揪着头发,左手推搡,这时刘桂芳裤子还没提上,刘桂芳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挣脱,刘淑贞还是不松手,周围的法轮功学员拉都拉不开。刘桂芳喊:“法轮大法好”,这时,“四防”人员与值班警察跑过来,将刘桂芳拖出洗澡间,拖到警察办公室,一顿训斥。刘桂芳据理力争,说出经过。过后,“室长”在法轮功学员中散布:“喊口号了,性质两样了,可能要加期。”刘桂芳找到警察大队长张卓慧,揭露事情的真相,法轮功学员也帮发正念,这事才不了了之。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17/201087.html

2009-04-12: 马三家劳教所对贾亚辉、张敏等大法弟子的迫害
.......丹东大法弟子刘桂芳抵制迫害,被上大挂五天,被姓樊的恶警打的嘴肿的老高,长时间呈黑紫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806.html

2008-03-05: 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近期罪行
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一大队以李明玉、张春光、周谦三个恶警大队长,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了让法轮功学员王春英在考核表上签字,恶警对王春英进行十六小时的非人折磨。

恶警对法轮功学员孙忠琴、王俊艳等人实施酷刑,把他们两个手铐上、双腿绑上用两床拉。

法轮功学员李春玉被恶警王秀菊、队长赵等人找出去,回来时身上便伤痕累累,手不能动干不了活,恶警周谦和陈秋梅还逼迫她快干活。

恶警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关艳杰不许把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说出去,如果说了就采取各种手段打她。当时关艳杰就使劲喊,恶警就用麻布堵她的嘴,最后把关艳杰的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并说这是队长张桌会交代的。

一大队极其邪恶,法轮功学员都有包夹,怕法轮功学员接触。牢头张风杰靠队长撑腰,敲诈学员钱财给队长买吃的东西,当着队长的面殴打学员,队长不但不说她反而还要法轮功学员注意影响。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日上午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刘桂芳在被队长关丽英从二大队带到三大队值班室进行毒打。参与打人的有王玉光。

法轮功学员李东旭不签字(考核表),恶警就用电棍电他,不让亲人探视。

法轮功学员陈莉英跟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说一句话,被队长王晓风、石磊把双腿绑三道,双手铐在床上吊起来长达大半天,当时手肿的象馒头,双腿走不了路。

弹棉花的车间空气非常不好,而恶警还逼人加班加点超负荷奴役,并且规定五个小时才能上一次厕所,有人憋的肚子疼,有人憋的哭了,由于环境严重污染,很多人嗓子疼、咳嗽、流鼻涕,还要受到恶警连喊带骂的。

马三家劳教所真是人间地狱,法轮功学员每天都在遭受迫害,恶警不让亲人接见,不让往家打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5/173646.html

2008-01-27: 辽宁丹东法轮功学员刘桂芳在马三家教养院被迫害情况
丹东法轮功学员刘桂芳在2005年曾经被马三家教养院迫害的心血管堵塞,经常心绞痛。现在,刘桂芳又在马三家教养院被继续非法迫害。现在,刘桂芳身体已经虚弱无力,病情严重。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7/171180.html

2007-11-22: 辽宁马三家恶警逼迫犯人轮班折磨赵建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邪党恶警将十三名大法弟子从北京团河调遣处转到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已知有大法弟子周东、刘贵芳(女)、孙洪凯、邵宇、王菊丰(湖南)、赵健、袁永生(河北)、赵锦珍(女,吉林)。

十月十二日下午,大法弟子赵建拒绝被奴役,恶警大队长张某指使两名劳教人员踩压赵建两腿,使他跪下,赵建被恶徒按下之后又坚强地站了起来,如此四、五次,最后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强脱下赵建的上衣,只留下外罩,强迫他在玉米地里做奴工,当时天气很冷。晚上,恶警迫使三十名劳教人员轮班“转化”赵建,并强行劳役他至夜间零点,迫害進行两天。

大法弟子郑海涛,男,河北人,约四十岁,现被非法关押在辽宁马三家教养院某大队。该大队长姓赵。

大连学员张树兴,男,约六十岁,现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一所三大队,被恶警殴打,假牙被打碎。张树兴现被恶警剥夺家属探视权、打电话等基本权利。一所三大队大队长是高凌,一所三大队管教大队长姓谭,生产大队长姓景。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目前非法关押着男、女大法弟子约七十人左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2/167004.html

2007-04-21: 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案例
2005年:
在反迫害中,大法学员刘桂芳(丹东)、何桂荣(抚顺)、周萍(鞍山)拒绝劳动,要求上床休息,却被恶警刘存杰、杨魁丽等拽住头发拖下床;大法学员脱院服,恶警们就不让上厕所,致使一大法学员被憋的三天上厕所尿不出来。 大法学员王红(葫芦岛)等不听从狱警的指使,不打扫卫生,竟被关在厕所里一直到凌晨一点。大法学员周萍、李丽君(锦州)等被关在水房几天不让洗漱。王淑兰(铁岭)、刘华荣(沈阳)、刘桂芳(丹东)因不穿院服,就被恶警拖出去毒打了一顿。大法学员对恶警们的非法行径绝食抵制,刘华荣(沈阳)、任媛(锦州)、王敏(大连)、刘桂芳(丹东)、李玉萍(沈阳)被野蛮灌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1/153198.html

2006-02-12: 马三家集中营重组后继续对大法学员的迫害
2005年3月31日马三家重组以来女二所進行了一夜之间的重组。二大队四分队共三个室40多人,一室来自二大队,二室来自三大队,三室来自一大队。重组之后继续迫害。

二大队的三分队和四分队都是二大队的重点,尤其为四分队派了曾经在马三家第一个把大法学员送進大北监狱而整第一手迫害黑材料的责任者——张卓慧担任分队长。她的邪恶来自于曾经把其中八名大法学员投進男牢的直接参与者张秀荣(当年任分队长),现任二大队的大队长。整个二大队共四个分队十几个监室。每个监室都有两名邪悟者监管大法学员,前面一个后面一个。大法学员坐在小凳子上不许动、不许讲话,一天下来十五、六个小时。警察知道大法学员早已罢工了,但还是让邪悟者参与迫害。让邪悟者把已经浸泡的大蒜端到室内逼迫大家剥蒜皮。大家不干,干警就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失去理智的臭骂,一再声明:不参加劳动一律加期。大法学员不为所动,仍然坚持背法,每一小时就发正念,重组后再没有间断。气急败坏的恶警就抓起被水浸泡过湿乎乎的蒜瓣往大法学员身上撒,全体大法学员仍不配合。

晚上恶警不让正点9点睡觉,全体熬到11点才让上床休息。4月6日二大队全体二百多人集体脱劳教服,尤为三、四分队的人最齐。三个大队长张秀荣、周忏、项奎丽和各自的分队长外加男警察,早晨上班发现后,发疯了一样挨个房间冲。先是几个人摁住一个大法学员往身上套劳教服,后来又找来了邪悟者做帮凶。四分队大法学员周苹、刘华荣、李彦红、老何及三分队的刘朝影、郑艳荣等都被分别带上了手铐。有的铐在铁床上、暖气管上几天十几天不能睡觉。蒙古族大法学员吴淑琴,早该解教了,因证实大法被非法加期两个月。因她体格健壮,几个人都摁不住,后来上了男警察戴上手铐,几个人把她抬了出去。她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抬到一个房间几个人摁着用胶带封她的嘴缠了一道。男干警用力卡住她的脸腮把她的食牙都卡掉了……

四分队在这次集体脱劳教服中伴随着集体绝食三天,有的人更长……恶警们采用了不穿劳教服不让上厕所的卑劣行为。

四分队不仅是二大队的老大难,也是全所连苏境、王乃敏、赵来喜一提起都头痛的集体。二大队的监控室设在四分队而四分队的监控又设在二室。二室的大法学员一切不配合邪恶。沈阳大法学员刘华荣被铐在三角层的储藏室(不见光线、不透气)几天,在全室大法学员集体绝食、不睡觉的抗议下被送了回来。抚顺大法学员老何被铐在警察使用的厕所,站不起来蹲不下去关了几天。“五一”前的一天晚上大法学员向大队长周忏要人,才给放了回来。丹东大法学员刘桂芳身体不好,有一天实在支持不住了,只提前几分钟上床被邪悟者拖到地上,发生了口角,警察不分青红皂白把刘桂芳喊到办公室戴上手铐,还遭了副大队长项奎丽的两个耳光。三分队的刘朝影因脱劳教服一直被关单间隔离,直到6月份解教。

马三家二大队迫害大法学员是极为严酷的。四分队二室的全体大法学员因一切都不配合,一直都是中午不让休息,晚上11点才让上床,早晨5点前起床,直到2005年7月中旬二室解体。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2/120614.html

2006-02-12: 两法轮功学员遭马三家迫害 下落不明
近几年来在马三家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死在医院,有的回家后不久先后去世,有的成了植物人,有的致伤、致残。法轮功学员李静意、刘桂芳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教养院黑板上写着去医院,人至今下落不明。

大连法轮功学员李静意于2004年3月22日被劫持到大连教养院,被恶警教唆吸毒、贩毒犯人酷刑折磨、性侮辱,殴打成脊柱严重变形,2004年10月28日被劫持到马三家残酷迫害。在很长时间不能進食、進水的情况下,经马三家医院、中国医科大学分别检查出许多重症后,马三家仍不放人,并且强制打吊瓶。女二所个别伪医护人员在恶警的操控下串通一气,不顾法轮功学员的强烈反抗,用手铐将双手分别固定在铁床上强行打药针,导致她呼吸困难、心动过速、尿道发炎……

2005年7月中下旬四个“四防”人员用抬大蒜的编织袋将这个已骨瘦如柴、奄奄一息的李静意抬到了大门口,放在地上。李静意的行李、衣物、牙具甚么也没带。当天在二大队的出入人数黑板上标注她上了医院,但我们再也没有看到她回来,也没听到任何音讯。因为警察一直封锁消息,至今也无法知道。

李静意失踪后,丹东法轮功学员刘桂芳成了二大队邪恶之徒迫害的下一个目标。刘桂芳有严重心脏病,每天只能吃一点点东西。恶警们怕出问题,就把她拖出去灌食。由于她不配合,强烈反抗,大队长张秀荣派人把她绑架到一楼单间。这里新增加了几个特制的铁床,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新添置的工具。刘桂芳被绑在床上灌食、打药针。2005年7月下旬刘桂芳的名字在二大队的黑板上也标上了去医院,她的行李、牙具、衣物也放在二大队的仓库里,人不知去向。

在马三家,常常看到男女警察分别扯着法轮功学员的四肢,经过操场奔向综合楼,送進小号。划破长空的“法轮大法好”的呼喊声催人泪下,而警察像做遊戏一样在谩骂、在讽刺、在嘲弄……

从2005年4月1日起,马三家教养院把法轮功学员从新分成三个大队,一楼一大队(特别坚定的),二楼二大队(比较坚定的),一大队学员不允许出来,三顿吃的都是粗粮。几乎每天都有被拖出去送入小号的学员。二大队长向奎丽指使刘春力(教法律的恶警)拿用报纸包着的铁棒打学员,打的学员脸都肿起来了,站都站不起来了,然后威逼学员不准说出去。学员刘桂芳因不配合就被拽出去打耳光,吊在暖气管上,心脏病发作不能下楼。邪恶之徒还天天放诬蔑大法的录像,声音极大来掩盖他们作恶,恶警张秀荣、马晓丹、姓周的队长和当地610派出所勾结把到期学员送入洗脑班迫害。

最新消息:在马三家被非法关押的周华(锦州)、张春刚、林秀芹(本溪)、张静艳(辽阳)、王曼丽(本溪)、谢欣英、谢德文、刘玉芝等法轮功学员正在進行反迫害的绝食行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2/120629.html

2006-02-10: 揭露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从2005年4月1日起,马三家教养院把法轮功学员从新分成三个大队,一楼一大队(特别坚定的),二楼二大队(比较坚定的),三楼三大队转化的,一大队学员不允许出来三顿吃的都是粗粮。几乎每天都有被拖出去送入小号的学员。

二大队长向奎丽指使刘春力(教法律的恶警)拿用报纸包着的铁棒打学员,打的学员脸都肿起来了,站都站不起来了,然后威逼学员不准说出去。学员刘桂芳因不配合就被拽出去打耳光,吊在暖气管上,心脏病发作不能下楼。邪恶之徒还天天放诬蔑大法的录像,声音极大来掩盖他们作恶,恶警张秀荣、马哓丹、姓周的队长和当地610派出所勾结把到期学员送入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0/120524.html

大兴区 劳教人员调遣处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6-05-26: 调遣处地址:北京市大兴区天堂河庆丰路九号,邮寄地址:北京1290信箱,邮编:102609

2011-06-12: 1、北京市公安局群众监督电话:010-65246271

2、北京市大兴区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黄村西大街35号。 邮编:102600
分局长陈德宝
治安处
预审处警察:杨建军、徐梦启、李警官
法制处

北京大兴区公安分局群众监督电话:010-69253854

3、北京市大兴区芦城乡黄村镇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芦城乡清源西路35号
电话:010-61234766

4、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
地址:大兴区黄村西大街
电话: 010-61212876

5、耿向风家人电话:13165583543

2008-12-23: 劳教所监督员 冯维海:中央党校教授 手机13371737384

2007-09-23: 北京(大兴)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  邮编 102614  电话 010-84081110
负责人 肖局长、张政委、姚局长

行车路线:木樨园桥东(乘366路)

2007-09-12: 北京市大兴团河劳教人员调遣站010-84081110(中心)

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一大队大队长:邓××;副大队长:申××
先進工作者: 刘鹏涛(回族)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处长

恶警张冬梅电话:13661000078(手机),61291199-6910(单位)(新增: 没人接)

北京各劳教所谘询台电话:(010)1600225
团河劳教所管理科电话:(010)61292590
团河劳教所教育科电话:(010)61292591
北京市劳教局局长:郑振远政委:张兴荣副局长:戴建海等
北京市团河劳教所所长兼党委书记:张京生副所长:李爱民(2002年11月从调遣处至团河,重罪犯)赵所张所杜启文
团河二队大队长:宋大队长副大队长:倪振雄赵大队长何琨队长:李队长
团河三队大队长:何大队长副大队长:白中银赵江尹大队长队长:刘国玺郭君军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