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2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牡丹江 海林市 >> 付曌翠(傅曌萃,付照翠,付照萃,付兆翠), 女, 47

个人情况: 原海林市中医院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海林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1-11
家庭成员: 儿女: 付曌翠(傅曌萃,付照翠,付照萃,付兆翠) 付鹏冲(付鹏翀)
夫妻/父母: 汤玉华(付照翠母亲) 傅英铎(傅曌萃之父)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05: 黑龙江海林市退休会计汤玉华遭受的迫害
海林市今年七十三周岁的汤玉华,是退休会计,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不好,全身都是病:胃溃疡、胃下垂、神经衰弱、妇科病等,特别是神经衰弱经常失眠、头痛,西药一把把吃,中药一罐罐喝,根本不起作用,似乎生命就是承受痛苦。一九九七年四月,汤玉华听亲戚介绍,法轮功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就与丈夫去了一个炼功点。不到一个月她全身的病都没了,觉的生活有了新的意义,扔掉了一抽屉的药。修炼大法后,丈夫再不打麻将、不喝酒,不再因下岗挣不到钱而消沉,积极向上,每天快乐有使不完的劲。随后她的一双儿女也走进了法轮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后,汤玉华一家四口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屡次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都曾经被非法判刑。其丈夫付英铎因在牡丹江监狱遭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长期压力下,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下面是汤玉华口述被迫害经历。

全家第一次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有同修进京上访被海林市第二派出所非法关押,我丈夫和另一法轮功学员去看她们,被第二派出所以所长李晓夫为首的警察扣押;我与女儿等到晚九点不见丈夫回来,也到第二派出所去看,看到有两位女法轮功学员被铐在铁椅子上,穿的很单薄,就回家给她们拿来衣服,回来后碰到所长李晓夫,他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说“炼”,李晓夫拽着我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女儿阻挡,李晓夫拽起女儿的头发,把人横空摔在门口。

后李晓夫亲自开车把我、丈夫、女儿和一名男法轮功学员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七、八平方米的牢房住了十几个人,都侧着身睡,谁起来上趟厕所,回来就没地方。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包米面饼子和连泥带土的菜汤。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这不足七、八平方的小屋内。三天后,第二派出所在我家抄出了大法书,把儿子也绑架了。

一个月后,警察勒索了我们家共六千元钱,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据,把我们一家放回。回家后,警察陈磊到我家住着,监视我们,被丈夫赶走。警察李金成经常到我家骚扰,后因工作错误被调离;警察赵胜军又继续来我家骚扰,还和另一警察来非法抄过一次家。

一家四口再次被绑架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们一家四口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宋玉敏、恶警金海珠、姜元涛绑架并抄家。半夜海林公安局国保科的警察非法提审我,问我知不知道集资的事,我说不知道,他们拿出一张纸让我看,问我认不认识上面的名字,我把纸抢过来撕了。

我被非法关押的号房里有七个法轮功学员,一天我们炼功时,被海林看守所的警察刘清波看见,他把我们叫到走廊上站着,边问我们还炼不炼功了,边骂,后来用小白龙(塑料管子,是一种刑具,打上很疼,但不伤内脏)挨个打。一天我们拿着手抄的《洪吟》背,被副所长单成强发现,进到号房把所有的纸都搜走了,甚至抢走了所有的卫生纸。

二零零三年年前,我们七个法轮功学员订了一些水果给师父拜年,被副所长姜兴瑞看见,把我们四个法轮功学员,两人砸一个脚镣,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行动就得两人一起动,一直到除夕才拿下来。

一次单成强打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我不让打,他就强迫我罚站。

看守所里卫生条件不好,很多人都长了疥疮。我身上长的疥疮不是成片的小疙瘩,而是一个个的大脓疥,直长到骨头,每天都流很多的脓血。没有纱布,就用卫生纸擦脓和血,腿上的肉烂下一个很大的坑,经常发烧,十个手指,每个关节都长脓疥,一炼功关节上所有的疥都裂开,第二天封口,然后再裂开。

后我与女儿、丈夫被非法判三年冤狱,儿子五年,最多的七年。我们九个法轮功学员一起被绑架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开始在集训队坐小板凳,一天八小时,吃饭也在小板凳上吃,规定的时间才能上厕所,不到规定时间得报告允许了才能去。监狱安排了刑事犯做“转化”工作,逼迫我们放弃修炼法轮功,我不答应,就被罚站,在强大的压力下,我头发一缕缕往下掉。

四个月后我被分到七监区继续迫害,我们被绑架到哈尔滨监狱时,单成强把很多人的行李都扔了,只有两个人有行李,其余的连最基本的生活用品都没有,我们九个人把所有的钱拿出来买了两套行李,一套给年龄最小的,一套给年龄最大的,这样我就有了一套行李。在非人的日子里,强大的压力下,不让炼功学法,我身体每况愈下,一段时间自己洗不了衣服,一点力气也没有,我就偷着打会坐,慢慢的身体才恢复。

三年后我与女儿、丈夫结束冤狱回家,家中一贫如洗,女儿被非法开除公职。我三年的退休工资被扣。可第二派出所警察、社区等不明真相的人时不时来我家骚扰。

二零零七年,儿子从牡丹江监狱回家,五个月后,丈夫因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加上女儿几次被迫害,身心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去世。

自从中共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善良人以来,参与迫害的警察、高官等陆续遭到报应,我们全家在这些年的被迫害中,部份参与迫害的恶徒已经遭恶报:第二派出所前所长李晓夫后被公安局开除,刘清波被看守所开除,姜兴瑞患尿毒症换了两个肾,单成强被判一年。本地还有一些高官和警察以涉黑等名目也在陆续遭恶报,今年年初到现在已有三十五人被抓捕,有的是已退休十多年的局长、市长。

希望还不明真相的世人和警察能明是非、知善恶,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条光明的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5/黑龙江海林市退休会计汤玉华遭受的迫害-385752.html

2016-06-27: 一家四口遭冤狱 黑龙江海林市女护士控告江泽民
付曌翠女士,四十七岁,原海林市中医院护士。她与父亲付英铎、母亲汤玉华、弟弟付鹏翀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健康、快乐。二零零二年,四人先后遭冤狱三年至七年。二零一四年,弟弟付鹏翀再陷冤狱三年半,目前仍被非法关押在黑龙江省泰来监狱。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付曌翠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给她一家人带来这场灾难的首恶江泽民。下面是付曌翠女士讲述的全家人遭受迫害的部分事实。

全家被非法关押看守所 所长施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各级政府在江泽民推行迫害法轮大法政策时,我因进京上访说明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被撤掉了护士长职务。

一九九九年九月,因有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被海林市第二派出所非法关押,父亲付英铎和另一大法弟子去看她们,被第二派出所所长扣押,我和母亲汤玉华等到晚九点,不见父亲回来,也到第二派出所去看,看到有两位女大法弟子被扣在铁椅子上,穿的很单薄,我们就回家给她们拿来衣服。

回到第二派出所后,我们碰到所长,他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说“炼”,所长拽着母亲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我过去阻挡,所长拽起我的头发,我象已离地一样被摔在门口。后所长亲自开车把我、母亲、父亲和一名男大法弟子劫持到看守所。

看守所七、八平方米的牢房,住了十几个人,都侧着身睡,谁起来上趟厕所,回来就没地方。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包米面饼子和连泥带土的菜汤。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这不足七、八平方米的小屋内。三天后,第二派出所警察在我家非法抄出了大法书,把弟弟付鹏翀也绑架了。

当时,去看守所看望我的同事、朋友太多,我被看守所的教导员押到了后号(押重刑犯的地方),不准我再接见。一个月后,第二派出所警察勒索了我们家共六千元钱,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据,把我们一家放回。回家后,第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住着,监视我们,被父亲赶走。后警察经常到我家骚扰。

一家四口再被绑架 看守所里“上绳”、野蛮灌食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们一家四口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和国保科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我和弟弟分别被“上绳”。

“上绳”就是把绳子从一个手腕开始顺胳膊缠上到后颈,再从另一胳膊缠下,到手腕处结在一起,向上吊,两腿分开,头低下,两手一直能吊到后颈。绳越细,受刑者越痛苦。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很多法轮功学员,我们有时被强迫干农活(看守所有地),一次,看守所警察殴打大法弟子,我和两位大法弟子去阻挡,也被踹了一脚。我们五位大法弟子决定绝食抗议,我们本不应被关在这里遭受这种不人道的待遇,我们没有罪,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写了一封信给所长,我们五人从那天开始绝食。

四天后,看守所让刑事犯给我们灌食,灌的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糊,加很多盐,国保科警察等来监视,给我们照灌食过程的照片。因我们不配合,刑事犯用开口器撬开牙齿灌,两个人把我们分别按在椅子上,一个人灌。灌完后,我们全身上下全是玉米面糊,同房的两个刑事犯哭了,给我们要来水洗头,洗衣。

第二天,我们炼功时,当时是代所长的警察来阻止我们,把我们五个女法轮功学员拽出监舍,让我们在外面靠墙站着,一法轮功学员刚受完酷刑五天,又绝食,身体虚弱晕倒了,我们去扶,警察喊叫,不能扶让她倒。一看她真晕了,才把我们几人关回监舍。

接着,国保科警察和看守所武警部队的拿着警棍来给我们灌食,他们穿鞋上到板铺上拽我们,一刑事犯借我的衣服被撕坏了,一名大法弟子的额头当时就被打起了包。给我灌时,因我不配合,刚调来看守所的副所长用拳头打我的脸,把开口器强行塞到我嘴里撬开牙齿。我们四人(一个晕倒了正在输液)被强行抬到院子里灌食。

我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卫生局纪检委强行开除了我的公职。

一家四口同被非法判刑三年至七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父亲和弟弟分别被判冤狱三年和五年,送往牡丹江监狱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和母亲被冤狱三年,同其他七位大法弟子一起,劫持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在这之前,看守所让我们交投牢费,被我们拒绝。

在送我们去哈尔滨的路上,看守所副所长把我们仅有的行李衣物全部扔下车,我们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连换洗的衣服和日常用品都没有。

在哈尔滨女监,狱警强迫我们坐小板凳,上厕所得按时间来,紧急情况得先请示杂工(家里拿钱给监狱,犯人可以当杂工,看管其他不拿钱的人),看心情准不准我们上厕所。

四个月后,我们分别被分到各监区,我被分到第五监区继续迫害。我曾脱囚服反迫害,大队长让狱警把我用手铐铐在厕所的栏杆上,后又扣在办公室的暖气上,让为了减刑的刑事犯打我,抠眼睛,拽头发往暖气上撞,打乳房,踩膝盖。我先后向监狱四个部门写信反映情况,无人受理。

持续的骚扰、绑架,父亲离世

二零零五年一月,我和母亲、父亲回到家中。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被牡丹江铁路派出所绑架,我因身体状况不好,五天后,牡丹江公安处勒索我家人五千元钱后,家人将我接回。后牡丹江公安处多次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六年牡丹江公安处因到我家没找到我,在我上街买菜时,强行绑架,我一再要求下,才通知我的家人,警察们把我送到公安医院检查后,让我一人回家,没做任何解释。

二零零七年,弟弟从牡丹江监狱回家五个月,父亲因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加上我几次被迫害,身心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去世。

第三天,海林市第二派出所警察到我家欲绑架我,说我是网上在逃犯,我及家人不从,代所长又伙同其他警察到我家,把弟弟和母亲拽住,把我强行抬上警车。后叫来海林市铁路派出所警察把我连夜绑架到牡丹江铁路看守所,父亲去世前,我每天上班,护理父亲,什么叫网上在逃?没有人对这次绑架做任何解释。

十几天后,我接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劳教我两年的非法劳教通知。我要求通知我的家人,要求象其他在押人员一样给家里打电话,都被拒绝。

几天后,铁路看守所一男一女两警察把我送往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因冤判我的手续不符合所谓的规定,戒毒所不收,看守所警察走后门补办手续,第二天,又欲把我送到戒毒所迫害,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戒毒所拒收,一男一女两警察说尽好话也没达到迫害我的目的,我又被送回牡丹江铁路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以监外执行的形式回到家中。可第二派出所警察、社区等不明真相的人时不时来我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7/一家四口遭冤狱-黑龙江海林市女护士控告江泽民-330541.html

2015-11-25: ◇黑龙江海林市因诉江被绑架的17位法轮功学员王金林夫妇俩、闫凤梅、刘运祥、付兆翠、小谭、曹凤敏、姚丽娜、郝桂玉、赵国芳、闫凤梅的母亲、方丽、张清、葛华英、郝文丽、贺淑玲、陈明英于11月19日全部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5/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319576.html

2011-02-23: 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不法之徒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在牡丹江地区多次非法抓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助共为虐。

二零零九年,铁道部公安局通过哈尔滨铁路局公安处下达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当所谓“上级”问牡丹江铁路公安处绑架六名法轮功能否完成,国保大队长孙海彬回答说,没问题。于是,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警察连续绑架和骚扰法轮功学员,干扰他们的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黑龙江省牡丹江市铁路公安处处长助理孙海斌,是该单位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二零零九年一年中,大约有十五至二十位放录像被绑架、罚款(包括在火车站绑架的非铁路法轮功学员)。

一、在火车站、列车绑架携带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
……
(五)、丧父三日,付照萃被绑架家人被勒索五千块钱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多钟,黑龙江省海林市第二派出所十余名恶警到法轮功学员付照萃家中,不顾付照萃的父亲刚刚过世的第三天,身上还戴着孝,强行将法轮功学员付照萃绑架,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

付照萃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二零零七年和父亲、母亲、弟弟一家四口被非法判刑,付照萃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付照萃被释放。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在牡丹江火车站,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以身上带有法轮功资料为借口将付照萃绑架。

付照萃在看守所绝食五天,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经常晕倒不醒,他们为其检查身体,说她有心脏病,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向其家人勒索五千块钱,才让家人将其接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付照萃上街买菜,在途中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又将其绑架,后又因身体原因被家人接回。二零零七年五月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无故下“通缉”令,说付照萃是网上通缉的逃犯,在这期间付照萃一直在家在单位上班。五月十二日其父亲病危,付照萃一直在身边照顾父亲。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付照萃的父亲去世(其父亲在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回到家中,身体被邪恶迫害的非常严重,后身体一直不好,行动不便,五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五月二十四日,付照萃刚刚将父亲火化的第二天,还没有到三天园坟就被海林铁路派出所,海林第二派出所,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强行绑架,说付照萃是网上通缉的逃犯。第二天母亲和哥哥园坟后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要人,他们不接待,并说已将付照萃教养两年,其实就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看守所,公安处一直非常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绑架法轮功学员多人。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2/23/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236652.html

2009-09-02: 傅曌萃一家四口被迫害经历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傅曌萃一家四口是在1997年先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其父亲修炼大法后,不打麻将、不喝酒,不再因下岗挣不到钱而消沉,积极向上,每天快乐有使不完的劲;母亲以前是个药篓子,修炼法轮大法后把吃了几十年的药匣子扔了;她和弟弟也由于修炼大法,身心健康,傅曌萃上学时落下的风湿、胃炎、神经衰弱、皮肤过敏等顽症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后,傅曌萃一家四口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累次遭受中共当局的迫害,都曾经被非法判刑,其父亲因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在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的长期压力下,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

下面是傅曌萃诉述他们一家人遭受的部份迫害。

全家人第一次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大法时,我因进京上访说明真实情况,被撤掉了护士长职务。一九九九年九月因有同修进京上访被海林市第二派出所非法关押,父亲傅英铎和另一大法弟子去看她们,被第二派出所以所长李晓夫为首的恶警扣押;我和母亲汤玉华等到晚九点不见父亲回来,也到第二派出所去看,看到有两位女大法弟子扣在铁椅子上,穿的很单薄,就回家给她们拿来衣服,回来后碰到所长李晓夫,问我们还炼不炼法轮功,我们都说“炼”,李晓夫拽着母亲的头发把头往墙上撞,我过去阻挡,李晓夫拽起我的头发人象离地一样摔在门口。

后李晓夫亲自开车把我、母亲、父亲和一名男大法弟子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七、八平方的牢房住了十几个人,都侧着身睡,谁起来上趟厕所,回来就没地方。每天吃的是半生不熟的包米面饼子和连泥带土的菜汤。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在这不足七、八平方的小屋内。三天后,第二派出所在我家抄出了大法书,把弟弟傅鹏翀也绑架了。因去看守所看我的同事、朋友太多,我被当时看守所的教导员赵福平押到了后号(押重刑犯的地方),不准我再接见。

一个月后,我同事请李晓夫和第二派出所恶警喝完酒后,又勒索了我们家共六千元钱,没有任何手续和收据,把我们一家放回。

回家后,恶警陈磊到我家住着,监视我们,被父亲赶走。恶警李金成经常到我家骚扰,后因工作错误被调离;恶警赵胜军又继续来我家骚扰,还和另一恶警来非法抄过一次家。

在单位遭受迫害

上班后,院长在上级卫生局的压力下让我在医院天天值班共值了八十一天,最后在我强烈要求下,值班不了了之,我才与别人一样值正常班。年末打分,给了我六十分,有同事不解,傅曌萃怎么才六十多分,还没我们高,不可思议。护士长解释,卫生局给的令是给我打不及格,院长和各领导因我平时工作表现出色,业务强,智力竞赛回回第一,年年先进,勉强给了六十分不至于一个业务尖子在末尾淘汰时丢了工作。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两天我被副院长通知有所谓的“学习班”,我院派我和另一位管政工的女同事参加,院方拿学费,我去了之后才知道是刚刚成立的“六一零”办的学习班(当时不知是洗脑班),所谓学费就是交的食宿费,有的单位不给交费,费用全是自理。

公安局副局长张清玉是洗脑班的头,还有两个临时调来的不知什么地方的一男一女,张清玉来问我还炼不炼(功),我说炼,他就大骂师父,污蔑大法,还说元旦不给饺子吃。我哥哥来看我,我告诉他元旦不给饺子,我哥哥说他给我送。元旦晚上我哥哥来送饺子,张清玉正在头脑不清的一会骂大法,一会骂共产恶党,看到我哥哥问干什么来了,我哥哥说,听说不给我妹妹她们吃饺子我来送点,张清玉心虚地左顾右盼,谁说的,谁说不给吃饺子。四天后我被单位的书记接回。

一家四口再次被绑架折磨

二零零二年一月二十五日我们一家四口被海林市公安局国保科科长宋玉敏、恶警金海珠、姜元涛绑架并抄家,我和弟弟分别被姜元涛上绳,(把绳子从一个手腕开始顺胳膊缠上到后颈再从另一胳膊缠下到手腕处结在一起向上吊,两腿分开,头低下,两手一直能吊到后颈。绳越细,受刑者越痛苦。)这次被绑架的还有五位同修。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最多,我们有时被强迫干农活(看守所有地),一次恶警刘清波殴打大法弟子,我和两位大法弟子去阻挡,也被踹了一脚。我们五位大法弟子决定绝食抗议,我们本不应被关在这里遭受这种不人道的待遇,我们没有罪,要求无条件释放,我写了一封信给所长,我们五人从那天开始绝食。

四天后,看守所让刑事犯给我们灌食(灌的是半生不熟的玉米面糊加很多盐,国保科恶警金海珠等来监视,给我们照灌食过程的照片。)因我们不配合,刑事犯用开口器撬开牙齿灌,两个人把我们分别按在椅子上,一个人灌。灌完后,同房的两个刑事犯哭了,给我们要来水洗头,洗衣(全身上下全是玉米面糊)。

第二天我们炼功时,当时是代所长的恶警姜兴瑞来阻止我们,我们说,别的管教都不管,你为什么管,姜兴瑞说别人不管,他的班不行,一同与管教王全义把我们五个女同修拽出监舍,让我们在外面靠墙站着,一同修刚受完酷刑五天,又绝食,身体虚弱晕倒了,我们去扶,姜兴瑞喊叫,不能扶让她倒。一看她真晕了才把我们几人关回监舍。

接着国保科恶警和看守所武警部队的拿着警棍来给我们灌食,我们四人(一个晕倒了正在输液)抱在一起不让他们分开,他们穿鞋上到板铺上拽我们,一刑事犯借我的衣服被撕坏了,一名大法弟子的额头当时就被打起了包。给我灌时,因我不配合,刚调来看守所当副所长的单成强,用拳头打我的脸,把开口器强行塞到我嘴里撬开牙齿。

这次灌完食后两个刑事犯哭着劝我们别再受罪了,与这帮恶魔讲不出理,她们回来又帮我们洗头,换衣服,洗衣服,消息传到单位,也来人劝我。我们五人最后放弃了绝食。我在看守所被迫害期间卫生纪检委强行开除了我的公职。

全家被非法判刑

二零零二年九月父亲和弟弟分别被判冤狱三年和五年送往牡丹江监狱迫害。二零零三年九月我和母亲还有其他七位大法弟子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在这之前看守所让我们交投牢费,被我们拒绝。我与母亲判冤狱三年,最高的九年,就是绝食晕倒的大法弟子,是年龄最小的,当时二十六岁。

在送我们去哈尔滨的路上单成强把我们仅有的行李衣物全部扔下车,我们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连换洗的衣服和日常用品都没有。

在哈尔滨女监强迫我们坐小板凳,上厕所得按时间来,紧急情况得先请示杂工(家里拿钱给监狱可以当杂工,看管其他不拿钱的人),看心情准不准上厕所。四个月后分别被分到各监区,我被分到第五监区继续迫害。我曾脱囚服反迫害,陶大队长让恶警把我用手铐扣在厕所的栏杆上,后又扣在办公室的暖气上,让为了减刑的刑事犯打我,抠眼睛,拽头发往暖气上撞,打乳房,踩膝盖(此恶人后犯了神经衰弱和乳房小叶增生)。我先后向监狱四个部门写信反映情况无人受理。

持续的骚扰、绑架,父亲离世

二零零五年一月我和母亲、父亲回到家中。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携带《九评》光碟和书过牡丹江铁路安检时被牡丹江铁路派出所绑架,我因身体状况不好,五天后牡丹江公安处勒索我家人五千元钱后,我被家人接回。后牡丹江公安处多次到我家骚扰。

二零零六年牡丹江公安处因到我家没找到我,在我上街买菜时强行绑架,我一再要求下才通知我的家人,恶警们把我送到公安医院检查后让我一人回家,没做任何解释。

二零零七年,弟弟从牡丹江监狱回家五个月,父亲因在牡丹江监狱迫害后身体状况一直不好,加上我几次被迫害,身心承受不住巨大压力,于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二日去世。

第三天海林市第二派出所恶警陈磊、韩松辰到我家欲绑架我,说我是网上在逃犯,我及家人不从,代所长张景跃又伙同其他恶警到我家把弟弟和母亲拽住,把我强行抬上警车。后叫来海林市铁路派出所恶警把我连夜绑架到牡丹江铁路看守所,我每天上班,护理父亲,什么叫网上在逃?没有人对这次绑架做任何解释。十几天后我接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劳教我两年的劳教通知。我要求通知我的家人,要求象其他在押人员一样给家里打电话,都被拒绝。

几天后铁路看守所一男一女两恶警把我送往哈尔滨戒毒所迫害,因冤判我的手续不符合所谓的规定,戒毒所不收,看守所恶警走后门补办手续,第二天又欲把我送到戒毒所迫害,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戒毒所拒收,一男一女两恶警说尽好话也没达到迫害我的目的,我又被送回牡丹江铁路看守所。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以监外执行的形式回到家中。可第二派出所恶警、社区等不明真相的人时不时来我家骚扰。

(部份参与迫害的恶徒已经遭恶报:第二派出所前所长李晓夫后被公安局开除,刘清被看守所开除,姜兴瑞患尿毒症换了两个肾,单成强被判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207591.html

2007-05-28: 丧父三日,付照萃又被黑龙江海林市恶警绑架

2007年5月24日下午4点多钟,黑龙江省海林市第二派出所十余名恶警到大法弟子付照萃家中,不顾付照萃的父亲刚刚过世的第三天,身上还戴着孝,强行将大法弟子付照萃绑架,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

付照萃自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2002年和父亲、母亲、弟弟一家四口被非法判刑,付照萃被非法判刑3年。2005年,付照萃被释放。2006年12月在牡丹江火车站,牡丹江铁路公安处以身上带有法轮功资料为借口将付照萃绑架。

付照萃在看守所绝食5天,身体被迫害的非常严重,经常晕倒人世不醒,他们为其检查身体,说她有心脏病,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向其家人勒索5000块钱,让家人将其接回家中。

2006年9月,付照萃上街买菜,在途中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又将其绑架,后又因身体原因被家人接回。2007年5月牡丹江铁路公安处无故下“通缉”令,说付照萃是网上通缉的逃犯,在这期间付照萃一直在家在单位上班。5月12日其父亲病危,付照萃一直在身边照顾父亲。

2007年5月22日,付照萃的父亲去世(其父亲在2002年被非法判刑3年,2005年回到家中,身体被邪恶迫害的非常严重,后身体一直不好,行动不便,5月22日含冤去世)。

5 月24日,付照萃刚刚将父亲火化的第二天,还没有到三天园坟就被海林铁路派出所,海林第二派出所,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强行绑架,说付照萃是网上通缉的逃犯,网上通缉的逃犯。第二天母亲和哥哥园坟后到牡丹江铁路公安处要人,他们不接待,并说已将付照萃教养两年,如今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看守所,公安处一直非常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多次绑架大法弟子多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8/155794.html

2007-05-26: 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付照萃被绑架

2007年5月24日下午4点多钟,海林市第二派出所十余名恶警到大法弟子付照萃家中,不顾付照萃的父亲刚刚过世的第三天,身上还戴着孝,强行将大法弟子付照萃绑架。之后,付照萃被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带走,现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铁路公安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6/155652.html

2006-01-11: 2005年12月25日,黑龙江省海林市大法弟子付照翠被牡丹江铁路派出所劫持,2005年12月31日由于身体情况不佳被家人保释。后牡丹江铁路公安处及派出所多次骚扰付照翠家,2006年1月10日其母(同修)又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8446.html

牡丹江 海林市联系资料(区号: 453)

2019-04-22: 第四派出所:
电话:4537228110
所长金鲁宏13766642888、4537232969
所长刘伟13836388555
副所长赵鑫泽13766641177
刘吉军13009790789
张永泉13019055356
侯革 13945336588
姜元涛15504533636
隋起13766643000
王平13091816688
户籍内勤邹本辉13945350455

海林市公安局:
局长庄坤13704639998
政委孙庆瑞13009898933、4537336596
副局长吴立彬13945357888、4537336501
副局长4537336503
副局长4537336505
副局长4537336511
纪检书记4537336512
局邪党委员4537336502、4537336504
局邪党委员龙爱岷13304531515
工会主席宋高峰4537336589、15846466777
国保大队:
队长丁玉华4537336551、13199335299
副队长王威4537336502、18745301222
关景伟13091816866
孙丽颖13351132177
宋立丽15946359131
郭永刚13039711288

海林市公安局:
指挥中心主任孙丙国13604835399

海林市看守所(拘留所)
办公室4537828337
办公室4537328581
内勤4537322201
所长林浦15304830555
原所长尧舜13763615599
教导员张常锴13946355599
副所长徐丽婷15945495118

海林市人大主任陈凯旋(原政法委书记)13304531000
牡丹江市政法委综治办主任赵振河13845358170

2018-06-17:
海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队长丁玉华4537336551、13199335299、15504537211(丁玉华的丈夫是经侦大队李东贤13009790097)
副队长王威4537336502、1874530122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