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1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 >> 陈明, 男, 6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遂宁市射洪县玉太乡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1-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3-04: 嘉州监狱暴行:严管、吃“秒饭”、绑约束带多日
周国平、陈志、陈明、赵乃钱遭迫害
……
法轮功学员陈明在嘉州监狱遭酷刑

陈明,六十八岁,被枉判四年。从二零一六年以来,陈明一直没有牙吃饭,当时是因为有几颗牙不方便,或者有一点松动,监狱带他把牙全部取掉,由于他抵制迫害,狱方就不给安假牙。陈明吃饭艰难,只能囫囵吞咽。

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车间休息时间,陈明看了一下师父经文,被刘兴副监区长拖进办公室拳打脚踢。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下午下班后,陈明炼功,被新调来监区长发现,被绑约束带很多天,口里塞圆球多天(有间断)。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狱警王怀军骂人和当众说他们(包括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是罪犯,被陈明顶回去,王怀军暴跳如雷,把陈明按翻绑起来,并塞圆球几个小时,绑在床上六天六夜。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4/嘉州监狱暴行-严管、吃“秒饭”、绑约束带多日-362482.html

2017-12-16: 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四川嘉州监狱遭迫害事实

四川省嘉州(原五马坪)监狱是四川省集中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地处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今年明慧网对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多有报道,如《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四川省嘉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本文报道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嘉州监狱中被迫害的事实。

(一)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明、邹国平

法轮功学员陈明,六十七岁,被非法关押在嘉州监狱五监区。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陈明在操场角落炼功,一个不明大法真相的服刑人员报告给了五监区的区长张健,张健从一楼警察办公生活区出来,在操场站着,让其他服刑人员把陈明带到他面前。

张健和法轮功学员陈明讲了几句话后,陈明就在张健面前演示法轮功第三套功法,张健叫服刑人员抓着陈明两手,拉陈明到“反省区域”反省(体罚),陈明不配合,就是不过去,张健指使几个服刑人员将陈明强行拉到了反省区。

陈明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张健又叫人用束缚带弄成一团,塞在陈明嘴里,并戴上摩托车头盔。几小时后,才将塞口球取出,但是,陈明身上仍然绑着束缚带。

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邹国平,六十三岁,眉山人,和法轮功学员郑德亮、余发全,在五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左右,向警察徐亚铭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徐警察当即向张健汇报,张健听后,从办公室出来,叫邹国平、郑德亮、余发全立即散去,同时有其他帮教人员(服刑人员)急忙拉邹国平、郑德亮、余发全离开。

邹国平挣脱帮教的拖拽,坚持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张健说:“难道你要帮他受处罚吗?”(大意)邹国平:“绑就绑。”(大意)

张健立即拿了束缚带,要绑邹国平,邹国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张健把邹国平绑好后,又拿来塞口球,亲自强行塞进邹国平口中,并戴上头盔,整个过程,没有其他服刑人员和其他警员参与。

在生产车间,服刑人员刘星发现邹国平神情不正常,报告警察后,将邹国平头盔取下,才发现邹国平一嘴的血,血被塞口球堵在口腔,妨碍呼吸,再慢一步,有可能会使邹国平窒息而死。警察连忙解开塞口球。张健利用塞口球时,导致邹国平下排两颗门牙脱落,还有一颗导致非常松动。(可以找有关部门评残级)。就是这样,还是用束缚带绑了邹国平,四天后解除。

陈明大概绑了十五天才解除。

(二)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志

法轮功学员陈志,男,六十二岁,资阳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嘉州监狱五监区。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陈志以书面形式写了《我的一点认识》(对法轮功真相的认识)和狱警交流思想,却受到了不公正对待,被五区区长张健处罚脱产全天反省。(反省即体罚,除晚上十点至早上六点睡觉,其它时间站军姿或军姿盘坐,姿势由狱警随意决定)。一个多月,都没有解除。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解除处罚。

这些行为违法《宪法》言论自由,违反《监狱法》受法律保护人身安全不受侵犯,警察不能体罚被关押人员。

(三)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赵云德(音)

监狱九监区是刚入狱的服刑人员接受训练,等待下分到生产监区的地方。

据悉,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月左右,有一位叫赵云德(赵云强)的法轮功学员在该监区受到迫害。

九监区为了迫使赵云德写“四书”,先罚他在操场晒太阳,若干天后,看他还是不写,就把他强制带到一楼狱警办公、生活区域。在监控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警察指使一些其他服刑人员充当打手,一共有十几个人员,其中包括九监区的服刑人员倪谦,暴力殴打赵云德,最终导致赵云德严重脏腑内伤、右肋骨断了两根,送监狱医院住院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6/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四川嘉州监狱遭迫害事实-357951.html

2017-08-08: 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嘉州监狱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找借口送进严管监区,采用饿饭、超负荷体罚(长时间盘坐)等手段迫害他们。

六十七岁的射洪县法轮功学员陈明多次被殴打,被强制戴上头盔和塞口球折磨,造成右耳失聪;六十二岁的彭山法轮功学员邹国平遭“束缚带”酷刑。

一、陈明多次被殴打,右耳失聪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在晚饭过后的自由活动时间,六十七岁的射洪县法轮功学员陈明在活动自己的身体,监区长张健走到陈明跟前说陈明炼法轮功,陈明说:我选择我适合的方式锻炼身体不可以吗?就算是炼法轮功也没错。张健就叫了两个犯人把陈明强行拉到警官办公室附近,陈明坚持认为自己做的没有错,张健就叫其他犯人给陈明穿上束缚带。陈明就喊:“法轮大法好!”狱警就叫犯人给陈明套上塞口球,戴上全封闭头盔。(由于天气很热,戴上头盔和塞口球,使人马上就感到心里发慌。)到八点过收监后才把头盔和塞口球给陈明取下来。

二十四日狱警上班时(七点过)又把塞口球和头盔给陈明戴上,傍晚八点过只给取下头盔,而塞口球、缚身带和脚镣等一直给陈明戴着的。陈明满口没有一颗牙齿,戴上塞口球就一直流口水,就是有牙齿的人被套上塞口球后口水也会抑制不住的流。狱警张永强用一张纸叠成巴掌大,上面写上法轮功创始人的名字,放在陈明下颌下面,接流下来的口水,过后陈明说,他(张永强)用这样的方式侮辱我师父。陈明还说他被折磨的头两天晚上睡觉是被固定在特殊的床上,手脚被束缚着本身就动不了,还要用带子将身体固定在床上,使身体根本就无法动弹。回来的几个晚上也是一直穿着束缚带和戴着脚镣睡觉的。只是没有再固定在床上。到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过才给陈明解除严管酷刑,获得身体的自由。

陈明自述,他在嘉州监狱五监区曾多次遭到狱警的毒打和欺辱。

二零一六年二月底一天(记不清那天了)当时说可以安牙齿了(自费),陈明就到医院去检查,到医院后,狱警张永强叫陈明面壁站着等着,陈明认为自己无罪,不是罪犯,就不面壁站,张永强就抓住陈明右手食指使劲的扭压,结果牙也没有检查成,食指还肿了十多天,当时线长(生产线线长刘某某)还给陈明擦了两次红花油。

二零一六年十月六日下午两点五分的工间休息间,监区副监区长刘兴走到陈明跟前,陈明正在看自己写的什么东西,刘兴不问青红皂白,抓住陈明往办公室拖,把陈明拽到办公室后就不分轻重的一顿暴打,还把陈明头抓住往桌子的角上猛撞,把陈明往死里整。刘兴不到五十岁,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往死里整。就在这次陈明的右边耳朵就被打的听不见声音。当时身上多处被打乌,肿痛了很久。这次刘兴打陈明的主要原因是之前因工作上的记分问题,刘兴对陈明不公。陈明说:我干的活和其他人干的活一样,都是完成了的,可别人加分自己没加分,我就找了监区长杨某某反映情况,说刘兴(副监区长)做的不公平,监区长可能批评了刘兴,刘兴对此就一直耿耿于怀,就想找机会出气。所以造成了这次我被打的事件。当时有很多人都在场看到刘兴打我的情况。此事后我向监区和监狱都反映过多次,要求解决我被打的事情,可是就一直没得到回应和过问。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晚上七点过,收监之前陈明在监室里看书,余姓狱警走进来,要抢陈明手上的书,陈明不给他抢走,余某就用催泪瓦斯喷陈明的眼睛。

陈明说:“由于狱警多次对自己行凶殴打,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这次我就绝食抗议,要求监狱方给我解决,保障我的人身安全,不解决就不吃饭。”结果在四月二十日监狱方教育科科长杨某到监区来调查并解决了这件事情,陈明于当天晚上恢复吃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8/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352183.html

2012-12-06: 丁文兵被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经历
......目前绵阳新华劳教所还非法关押、迫害着六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射洪的陈明、广元的赵海涛、攀枝花的张正升、内江的王良生、广汉的陈建华、岳池县的刘泗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6/丁文兵被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迫害经历-266243.html

2010-01-14: 遭四次劳教迫害 四川陈明老人有家难回

四川遂宁市射洪县玉太乡大法弟子陈明,现年已经六十岁,十年来先后被当地中共“六一零”恐怖组织绑架迫害五次,非法关押时间累计长达七年零六个月,至今仍流离失所,有家难回。

陈明有一个美好的家庭,曾经是远近闻名的经商户。自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把钱财看得很淡,乐于助人,年年给乡上的五保户送年货,市县电视台和报纸刊物多有报道。象陈明这样按真、善、忍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竟然多次无辜的被邪恶抄家、绑架、劳教,迫害达七、八年之久。

陈明于二零零零年一月赴京上访,即被绑架、抄家,勒索现金五千元,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十月因向民众发真相资料,再次被恶警周渊等人诬陷、绑架,并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三年十月回家不久,乡政府综治办、派出所以未被“转化”为由,又一次将他绑架到遂宁市法制学习班“洗脑”,后正念闯出,漂流异乡;不久在广兴卧龙寺讲真相时,被恶警文有双等人强行绑架,在看守所、劳教所被迫害三年。

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恶警杨警、张小刚、蒋劲松等强迫陈明等大法弟子长时间坐军姿、站军姿、蹲军姿、晒太阳、在烈日下长时间训练,并且不准他们洗手、擦身子、换衣服、洗衣服、洗澡,每天穿着汗透的湿臭衣服,不准喝水,并威逼、唆使、胁迫、利诱普通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行恶。

二零零八年六月九日回家给乡亲们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乡派出所送去看守所、劳教所迫害一年零六个月。

陈明现今仍在四处漂泊,尚无安身之地。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16253.html

2007-06-24: 曝光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以下是我所见到的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恶警对大法学员的迫害行径,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1、长期封闭监禁刚进劳教所的大法学员,少者三个月,最长半年,不见天日,不准出牢房门,天天由三至六个包夹长期看守、攻坚,谁攻下一个“转化”的,包夹就减教二十天。包夹们为了早减教,采取各种方式折磨大法学员,不让睡觉,下半夜二点三十分才让睡,五点钟就起床,最恶的是,你刚睡下一闭眼,包夹就把你整醒,说是给你盖被子,反正采取各种方法不叫你睡觉。第二天被逼坐军姿时打盹,包夹就用邪恶语言刺激你,用手指头钻你腰部、点穴位。

2、零四年,西昌大法学员方正平因不喝预防药,被恶警朴静叫几个包夹压在地上灌,把门牙打掉两颗强行灌药。零六年,会理大法学员谢兴禄一天中午被恶警朴静、沈锐用打火机烧指头、用茶叶水泼谢兴禄的脸。

3、大法学员长时间被逼下蹲,长达半天,之后走不了路,腿肿得连裤子都脱不下来,零五年简阳大法学员王昌东被折磨的神经快要崩溃;包夹用绳子吊在泸州大法学员王国才的两肩上,逼他蹲着闻臭鞋子、臭袜子;还有一包夹用他的生殖器羞辱大法学员。参与上述的包夹有个叫雷小忠的惯偷犯,有个叫赖察白(巴中)、贾春(西充)。

4、吃的菜都是水煮的,没有油。早上咸菜是菜帮子,做垃圾的东西,谁都吃不了的。

5、零五年至零七年,恶警张晓刚、杨警对坚定的大法学员用电棒电,二十多岁的简阳大法学员杨华军被恶警电阴部、脖子、嘴巴;江油大法学员李永生、陆志勇、四川安县大法学员吕春彬、德阳大法学员孟华龙被电烧四次多;东北吉林大法学员徐兴玉在零六年“十一”演讲会喊大法好,当时被恶警绑着,皮鞋踏在脸上,用几千高压电昏死去,被折磨的人变形,至今吃食都困难。

6、零五年十月到十一月三十一日,恶警朴静在副中队长张晓刚、杜树洪的指令下,每晚以谈话为名把射洪大法学员陈明叫去,妄图以色情片及警棍诱惑、威逼陈明“转化”,陈明说:“我是神,你动不了我。”恶警朴静每晚逼陈明站到三、四点,每天只准睡二个小时,到十一月三十一日也无法“转化”陈明,只好放弃了恶毒迫害。

7、零四年下半年至今,恶警对坚定的大法学员一律采取封闭监禁,连门窗都用纸封闭得什么都看不见,天天被关在监室里,被逼坐军姿、罚站、下蹲,凡被封闭的人每天都不让睡觉。恶警张晓刚、杨警利用犯人威逼德阳大法学员孟化龙,强行给孟加教并长期封闭严管。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参与迫害的恶警:副科长赵泽勇、六大队副大队长苏欣、二中队副中队长张晓刚、杨警、沈锐、朴静(已调成都戒毒所)及护卫队全体成员。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24/157503.html

2006-10-22: 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二零零五年发生的迫害纪实

新华劳教所有个6-2严管中队,每一个大法弟子一到那里即刻被安排3至5名包夹单独关闭。因为邪恶害怕曝光,就指使包夹对单独关闭的大法弟子强制体罚,人格侮辱,殴打强迫写所谓“三书”,强迫接受他们诋毁大法的言论。

大法弟子晚上12点才睡觉,早上不到6点就被叫醒开始新的一天折磨(大法弟子陈明50多岁,长达半年每天只睡2或3个小时)。恶警每天向包夹询问目的是否到达。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只看结果。如果结果不满意,则对包夹辱骂,威胁恐吓。包夹与大法弟子相处无冤无仇,但是很多就因此昧着良心使尽各种下流、卑鄙、残忍的手段对坚定信念的大法弟子进行各种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包夹们随时开会学习讨论如何对付大法弟子,互相交流甚至直接由恶警支招或者提示他们如何放开手脚做,而不用担心什么“违法”、违反“规章制度”而受到惩罚,致使行恶之徒可以毫无顾忌的叫嚣,他们是“协助”警官做“管理”工作,对大法弟子的体罚折磨是警官安排的。他们替警官来执行。有了这些恶警支持和默许,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更加有恃无恐。

部份包夹不愿昧良心折磨大法弟子,在中队就会受到排挤和打压。随时可能被处罚、扣分,做脏活、累活或者找个理由送严管队。恶警的目的就是:不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就和大法弟子一起受罪。有些包夹受不了,打报告想调队到其它中队,苦些累些也不愿在6-2严管中队,心情如此压抑随时担心被恶人折磨。结果被告知要想走,就送严管队去严管。结果他们敢怒不敢言,大骂恶警无耻,卑鄙。

恶警自知所作所为世人憎恶,国法、天理不容,表面上大讲文明,规范执法,不体罚、殴打、折磨学员,背地里则干尽坏事。如果有人到监区参观,马上就将本来被单独关闭受包夹折磨的大法弟子转移到办公室,或者其他舍房,或者其他中队。以防世人看见其邪恶行为。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到2个包夹24小时跟踪,有些甚至3到5个。一切言行都要先请示包夹,允许才行。甚至喝水,吐痰等这种事也要由包夹决定,只要包夹不满意就可以随意刁难。有些大法弟子被折磨不准上厕所,屎尿就拉在裤子里。

恶警为了对付坚定的大法弟子,甚至恶意安排恶徒寻找理由制造事端,大法弟子陆智勇正念正行,抵制邪恶迫害,被长期隔离严管,多次受恶警虐待折磨。恶警对其一直怀恨在心,想尽各种办法制造各种借口折磨处罚他。2005年4月30日晚六大队恶警在6-2教室开惩处会。突然教室后的陆智勇被几个包夹按翻在地上并且踢打。而周围在场的管教目睹这一切却无人制止。后来陆智勇旁边的米涛站在原地制止恶徒,吼道:“不准打人”,结果马上被另外几个身旁的包夹按翻在地,捏住嘴鼻拖至办公室。恶警指使包夹对陆、米使用的虐待方式:捆警绳。中队领导李昌君、张小刚当着其他管教和包夹面说:“谁打人了,谁是证人?把证人找出来。我有很多证人,证明你们在教室闹事。破坏纪律。”

事后恶警安排包夹写证词说陆,米在教室呼口号,故意破坏改造秩序,加期处罚,而写证词的包夹每人减期2天。恶警李,张等还威胁大法弟子,扬言打你又怎样,这就是现实,强制机关就是强制手段。

驻所检查室形同虚设。检举箱被恶警、安排包夹24小时轮流值班看守,而且大法弟子被包夹时刻跟踪,身上也没有纸笔,根本不可能有任何检举信能投进去。而且驻所检查人员根本就和劳教所恶警是一丘之貉。坚定大法弟子只要不写所谓“三书”就长期受到各种折磨和摧残,而这些情况驻所检查人员是从来不过问。每两、三个礼拜,所有人员都关在舍房,检查人员在恶警陪同从门岗走到尾岗到检举箱看看有没有东西,然后从尾岗走到门岗离开,3分钟内在监区消失。就算明明看见、知道邪恶的所作所为,也是装聋作哑甚至替邪恶帮腔掩盖罪行。

2005年12月2日,罗庆森、吕春衫、吴兴东、米涛、李文泉、周国平、田旭等几个大法弟子由于长期受到邪恶迫害及不公正对待,坚持信仰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拒绝接受体罚折磨,受到恶警召开大会惩处。大会上驻所检察官员当着所有大会人员公开叫嚣“你们是犯了法在这里,这里是国家强制机关,强制机关就是要有强制措施。教育改造你们认罪认错。劳教所对你们的处罚不是体罚,强调这不是体罚,这是处罚。”会后对以上大法弟子,捆警绳、电击、关禁闭,恶警或指使包夹殴打折磨,人格侮辱等。还有多位大法弟子被关押期满因为拒绝按邪恶要求写“满教总结”,被依此为借口非法超期关押,限制人身自由长达7-8个月,关押期间长期迫害。

恶警自知理亏,自知这一切所作所为是违法乱纪,欺上瞒下,有时会坦言:因为要吃饭,因为要生活,上级有命令,有所谓“转化”指标必须完成,明知是假的根本不可能强制人心,但是完不成没有成绩,没有钱,不能提干等,就算是假东西也要做给上面看。他们就是这么“现实”,只要谁给口饭吃,不讲什么道理、良知。认为现在共产党有权,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却不知天灭中共恶党在即。他们完全无视国法、宪法、基本人权,对人身自由、生命随意践踏。由此可见恶党当着老百姓宣扬一套,弄虚作假,背地里却是系统地,有目的地毫无顾忌地对大法弟子虐待、折磨迫害。充分展示了其宣扬的依法治国,文明执法等纯粹是欺世盗名的谎言而迫害善良,泯灭良知,丧失人性才是其真正的邪教本性。

罗庆森(四川泸州人)、陆智勇(四川阿坝州警察),因坚定正念反抗迫害,长期被关禁闭,隔离严管体罚虐待,多次被恶徒捆警绳,电击警棍殴打,强制灌食等,被迫害的多次住院。吕春衫,吴兴东,陈明,曾学文,王国才,古国兴,胡彪,米涛,陶渊,田旭,黄昌东,周国平,李文泉,孟华龙,魏凤鸣等长期被严管甚至被捆警绳、电击等。

2005年期间被劳教所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宋金应,曾泰,曾子太,徐洪玉,张平安,吴天从,杨洋,杨跃富,张德元,谢兴凯,谢兴禄,谈万全,廖邦贵,张耀,蒋和平,欧正乐,蒋光富,刘福民,刘生才,贾德贵,梁六珍等。

当时的恶警有:赵则勇,魏则,黄明,苏欣,李代君,李昌君,何源,张小刚,杨警,朴静,沈锐,杨兵。

邪恶的体罚方式:

罚蹲:蹲军姿从早蹲到晚。几个包夹按住踢打。

罚座:巴掌大小板凳(严管凳),凳面10平房厘米,高10厘米,双腿闭拢脚后跟考凳脚,两肘夹紧腰部,手掌平放于膝盖。挺腰抬头从早坐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罚站:站军姿从早到晚,恶徒随时用其他板凳砸腿,脚背。

严管期间,恶徒可以随意不许受迫害的大法弟子喝水,大小便,几个月不许洗手、洗脸,换衣服。

捆警绳(扎鸡翅,鸭儿凫水),电击,警棍等。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68.html

2005-11-29: 众所周知,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现就几个大法弟子近来被迫害的情况揭露如下:

四川彭山县大法弟子邓健刚,在 2002年12月底被恶警赵瑜等打断肋骨几根,打残左腿,打聋左耳,还让他穿单裤在雨雪中长时间站军姿。2004年8月恶警付卫东毒打邓健刚,并扬言要再打伤他右腿,打聋他右耳。2005年10月,恶警蒋劲松恐吓邓健刚,说:“全国13亿人,少你一个不算什么”。

四川峨眉山市的大法弟子李文全,在2005年10月,被恶警蒋劲松逼得小便失禁。

四川峨眉山市大法弟子申学文、邹国平和四川射洪县的大法弟子陈明,在2005年7月期间,被恶警杨警、张小刚、蒋劲松等强迫长时间坐军姿、站军姿、蹲军姿、晒太阳、在烈日下长时间训练,并且不准他们洗手、擦身子、换衣服、洗衣服、洗澡,每天穿着汗透的湿臭衣服,不准喝水,并威逼、唆使、胁迫、利诱普通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行恶。

四川阿坝自治州的大法弟子陆智勇,在2005年10月4日,被恶警沈锐毒打,胸部受伤。此前陆智勇还多次被电击、被绳捆。

四川泸州市的大法弟子罗庆森,因护法、避免众生受毒害,备受恶警何源、张小刚、补静、杨警等折磨。经常被打、骂、体罚,被捆、被电击,不让睡床而睡在潮湿的地上,减少睡眠时间,大热天的还整天被扣上安全帽、穿上棉袄,戴着手铐吃饭睡觉,长时间站军姿,三伏天在烈日下长跑……

被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泸州市的魏凤鸣、古国兴,广安市的大法弟子唐国平,绵阳市的米涛等等。

除了上面提到的恶警,参与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和间接指使迫害的恶警还有:余新才、杨华格、苏欣、杜树洪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115442.html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9-04-01: 嘉州监狱电话 0833——-2349097
监狱长接待日、咨询电话 0833——-2349089
纪检 0833——-2116064
驻监监察室副主任、张先中 0833——-2349040
检察员:成传红;主任:李 雷、罗 莉、张先中。
邮编:614000
地址:乐山市全福镇、嘉州监狱裕民街608号。

2019-03-21: 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监狱长,刘国民;
九监区长,李丹;
十监区(恶魔监区)长,高虎;教导员,邓文书;
教育科科长,杨希林(电话18090382922)
教育科副科长,邵凌;管教,刘恒亮,龚劲夫(电话18086889501)

牢头,张衡。(2017年7月已刑满释放回家);李强(现第九监区牢头);宋义(专门负责强制写四书,达到造假转化目的,诬陷法轮功学员,诬蔑法轮大法)。

2019-01-20: 四川省嘉州监狱地址:四川省乐山市裕民街608号。邮编614000。

2018-10-07: 嘉州监狱警察恶人榜:
陈监区长(九监区)
龚劲夫(九监区警长)
辜小兵(二监区长)
吴俊雄(二监区一分队警长)
潘健平(二监区一分队副警长)
王狱警(二监区狱警)
王教导员(六监区教导员)
邱 鹏(六监区狱警)
梁川东(六监区二分队警长)
方兴强(六监区狱警)
杨炫(南充市看守所警察)
服刑人员恶人榜:
蔡国兴(四川。乐山市犍为县)
王仕鹏(四川。泸州)
周攀科(四川。泸州)
熊健(四川。泸州。古蔺县)

2018-02-17: 万晓波 手机:15183063339,泸州市中级法院法官
泸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阳西路44号,邮编:646000
李永 手机:15892912020,古蔺县法院法官
古蔺县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古蔺镇迎宾大道283号,邮编:646500
钱信林 手机:13540971319,土城政府政法委
范传国 手机:15181988007,土城政府综治办
土城政府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土城乡土城街83号,邮编:64650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