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恶人恶行录

2017-02-22: 曝光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恶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2/22/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3395.html#17221224535-29

2014-09-15: 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嘉州监狱位于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是二零一三年新建的,它前身是乐山市五马坪监狱,所有人员都是从乐山市五马坪监狱搬迁过来的,四川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基本上都被关押在该监狱;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大约关押了上百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15/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297757.html

2014-01-25: 四川五马坪监狱仍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5/四川五马坪监狱仍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286145.html

2013-05-08:  四川五马坪监狱警察恶言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8/四川五马坪监狱警察恶言录-273154.html

2012-12-02:
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奴工产品情况

四川乐山五马坪监狱从二零零五年起为台达公司(DELTA)加工电子产品零件——高频线圈组合,是狱方从一个台达公司的零部件外包加工点老板那里接过来部分加工业务。初期在四监区加工,后推广到全监狱大部分监区。这个老板在监狱派了质检员。直到2007年4月本人的非法关押期结束出狱时,此奴工项目仍在继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2/2/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66083.html


2011-04-27: 四川广元监狱和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广元监狱恶警李森泉、何斌、杨湘和带领一帮已操纵好的重刑犯在光天化日下,在操场上,对法轮功学员野蛮血腥的群暴。多名法轮功学员当场被打伤、致残、头破血流,斑斑血迹染湿衣衫。
....
二零一零年六月,在广元监狱被非法关押、残酷迫害的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又被转到乐山五马坪监狱继续被非法关押迫害。在乐山五马坪监狱,法轮功学员被迫加班也无法完成奴工劳动任务,完不成,恶警就被体罚、严管、集训等,连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27/四川广元监狱和乐山五马坪监狱迫害事实-239694.html

2010-08-18:四川广元20名法轮功学员被转移

6月10日,四川广元20名法轮功学员全部被转移到乐山市五马坪监狱。据初步了解,现在五马坪监狱有100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

广元恶警李森泉 警号5135755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18/228476.html

2009-12-18: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残酷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8/214642.html

2009-07-25: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折磨大法弟子的手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5/205253.html

2009-04-16: 四川五马坪监狱近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6/199075.html

2008-08-04:
罪恶黑窝——四川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图)

跨越500馀公里行程,历时18小时,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这个罪恶黑窝的面目得以顺利的拍出。特别是遇上五马坪监狱第四监区邪党恶警对大法弟子行恶,在烈日下罚站,面壁曝晒。


邪党人员设计了一个狱中之狱,即所谓的严管监区(又叫从严队或者四监区)。两层楼高的监舍被修成状如天井,几乎与左面山顶齐高。一些被非法关押在第四监区的大法弟子遭受了非常严酷的迫害。


所有被非法关押在此的人员要想面见亲人,均由狱警从紧锁的地下铁门带出。(下图)


在四川省乐山市犍为县清溪镇,从镇上通往五马坪监狱的公路两边,尽管老百姓住的是破旧房屋,但这里却矗立着一栋豪华高楼,一个罪恶黑窝——中国共产邪党四川省五马坪监狱委员会盘踞在此,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五马坪监狱的大法弟子,他们的亲人要来探望自己,都必须持有在此出具的许可证明。(见下图)


从清溪镇前往五马坪监狱,在公路右边山上有一个砖厂——五马坪监狱第三监区部(砖厂),邪恶专门利用被非法关押人员来为他们赚取高额利润。(见下图)据从监狱出来的大法弟子描述,其中的残酷,不是人所能承受。

五马坪监狱到底有多少个监区,当地百姓也不是很清楚,从五马坪监狱第三监区部(砖厂)所在山脚下公路继续前行,直接就到达五马坪监狱大门。(见下图)


五马坪原名铁丁山,位于四川省沐川县城北山上,系五指山馀脉,距县城20多公里,面积约30平方公里,最高海拔1300米,跨于沐川县和犍为县之间。 1955年建劳改管教队,1966年建成五马坪监狱。大门建于山脚,山上几乎没有百姓民居,但由一老板承包,遍种茶叶。山顶上住有武警部队营房。五马坪监狱第四监区也在山顶(左图)。这是一栋两层的楼房,供监狱管理人员住宿和办公用。该楼大门正对悬崖,修建的是关押人犯的监舍。(见下图)


监舍四角建有武警值勤守卫的岗楼。(见下图)


五马坪监狱第五监区也如天井般围着(下图),图中右边楼为办公主楼,楼顶装有通讯天线,主楼的后面(靠山边)及左后、右后均为监舍,大法弟子郑斌等均被非法关押于此。


五马坪监狱第六监区虽然不在山顶,与第五监区相距也不过100多米,但其邪恶程度却是非常严重的。把守监区的狱警也不时关注靠近大门的人。


树丛掩映相隔的这栋楼是五马坪监狱医院,大法弟子蒋云宏等被非法关押在1楼迫害,在这医院附近。


去五马坪监狱的交通:自驾车:成都出发沿成乐高速公路到乐山(120公里,通行费50元),再经五通桥区到犍为(二级公路,46公里,通行费:10元),再到罗城镇(二级公路,29公里,通行费:6元)。
乐山-五通-犍为经213国道至卡房坡收费站时右转10分钟左右可到。
乘车:成都石羊客运站(电话:85157719)每天8:00、9:30、11:30、14:30有四班直达罗城镇的班车,票价:33~36元/人。

2008-07-19: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恶人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9/182285.html

2008-04-11: 四川省五马坪监狱是如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176252.html

2007-07-08:曝光四川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杨志(成都郫县人)、肖会再(四川攀枝花人)、蒋运鸿(四川遂宁人)、朱自策(毕业于北京某大学)、王正勤(四川乐山人)、朱召杰(四川攀枝花米易县人)、张兴才等進行残酷迫害,其中张兴于二零零七年被迫害致死。

除了酷刑还是酷刑

当二十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入监队时,恶人高虎、王亿军、肖彬、龚劲夫等指使杀人犯吕雄超、张伟平等残酷迫害大法弟子,每名大法弟子至少有由两个恶人包夹,二十四小时跟在一起,强制背“监规”,逼唱邪党歌曲,進行残酷的所谓队列训练等,二十四小时无休止的迫害,如:没有在几十秒内吃完饭、上厕所超过几十秒钟,恶徒们便会拥上来拳打脚踢,致使被打者血流满地,然后再用其它刑法:像飞机双手飞起、头栽在地上不动、双腿大距离叉开不准动,多少晚上不准睡觉或任意克扣睡觉时间,烈日下烤晒多少天,冬季只准穿单衣多少天,长期不允许洗澡,不允许相互讲话等。

在酷暑夏季,大法弟子杨志不配合邪恶的要求,邪恶对他连续九天九夜用尽酷刑,杨志不为所动。

在冬季,大法弟子肖会再被恶徒肖彬暴打,后被架到监狱集训队進行地狱式的迫害长达二十多天。高虎定下各种毒计,恶徒何清泉积极参与,强行将肖会再二十四小时摆成各种不同的酷刑姿式,不准睡觉,戴几套脚镣手铐以达到所谓“摧毁肉体、崩溃精神”的迫害效果。

大法弟子蒋运鸿、朱自策、王正勤绝食反迫害达数月之久。到年底,邪恶医院传出:“蒋已出现肝腹水,身体及四肢干枯如柴棒”的消息。

还有耿德新(西昌)、向远超(成都)、赵本勇(成都)等大法弟子也参与了绝食反迫害。所有这些参与绝食的大法弟子都遭邬国强等恶医、恶人的强暴灌食,大管子插入,注射不明药物等迫害。

大法弟子朱召杰遭迫害事实

大法弟子朱召杰因拒绝参加邪恶的所谓考试,被肖彬、高虎等恶人暴打后,关入监狱集训队酷刑迫害,朱召杰绝食反迫害二十多天。恶人高虎命令十几名暴徒将朱召杰按在地上,用铁钳等工具撬开嘴,强行灌食,折腾了半天,还达不到目的,恶人高虎又命令恶人插胃管灌食,叫把管子拔出来,又插進去,如此反复数次折磨。

朱召杰因不向恶人打所谓的报告,恶人何清泉命令几个邪恶爪牙强行将朱召杰的鞋脱下,让朱召杰光着双脚踩在被烈日晒成高温的石板上,恶人何清泉还亲自踩在朱召杰的一只脚上,不到三分钟,朱的脚就被烧烂,使朱召杰数十日无法行走。大法弟子朱召杰被恶人高虎一伙在烈日高温下暴晒、毒打、灌食数十天,致使朱召杰多次昏死过去,恶人高虎假惺惺的叫爪牙去摸一摸鼻孔还在出气没有,一听说还有气,便冷酷的说:“还没有断气送医院干甚么?那不又抢救活了?!”恶人高虎公开在几百人的大会上恶毒地说:“愿意死的可以选尖角墙壁撞死!”

朱召杰曾在二零零五年被恶人何清泉伙同十多个邪恶爪牙進行长达近一小时的暴打,打手还有刑事犯付文萨,毕海、吴建华、陈大华等恶人。以后朱召杰多次被恶人高虎以及这些邪恶爪牙毒打。

小号、大号致死半数囚禁者

四川乐山市五马坪监狱的禁闭室、集训队的小号和大号不知迫害死了多少被关押的人,完全是地狱式的迫害,公开就是“消灭肉体,精神摧毁,泯灭人性”。据被关押多年的人讲,送進去的人被弄死了一半,甚至更多,活着出来的往往已打成内伤,几个月后也死了。

大、小号是按水牢设计的,比地平面低一米左右的小坑,里面关的水结成冰,把人丢在水泥床上可以不给被盖,如发出惨叫,恶徒就将冷水灌進去,马上就叫不出声了。能万幸活着出来的人,身上的肌肉已冻烂,到处是洞,流着脓水。吃饭必须像狗一样趴在地上,恶徒数数,数到十就不许吃了;恶徒还把人强行固定成各种残酷的造型,随意不许睡觉或只能睡一两个小时,冬天一般最多只能让人穿两件很薄的单衣,或只穿一件或扒光衣服,等等,总之邪恶之徒在比赛谁想出的酷刑最残忍,最具毁灭性,最能把人侮辱得比动物还差多少倍。

四川省乐山市五马坪监狱对大法弟子犯下滔天罪行。而五十多年来,这里有数万人遭受过各种酷刑的迫害,至少二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所有这些死亡,统统被称做“病死”了之,或统称“因抢救无效死亡”。冤死者的尸体被任意丢弃,乐山五马坪监狱后的五马山上有数千具白骨和冤魂。

五马坪监狱恶人榜

原在四川雷马坪监狱已欠下众生一大笔血债。来到五马坪监狱后,其为了向邪党尽忠,为了权力,为了最大限度榨取被关押人员的血汗(为它贪污赚钱),伙同邪恶之徒高虎、肖彬、何清泉、王亿军维持五马坪监狱四监区的红色恐怖和高压,使无数本不该失去生命的人过早的失去生命。

恶人高虎以用各种酷刑折磨人而臭名远扬,只要他想起或看谁不顺眼,他会随时突然出现,表演“狼扑羊羔”剧。除亲自动手外,恶人高虎更多的是定期向邪恶选的“互监组长”开会或单独个人具体布置各项迫害任务,使四监区始终处于红色高压恐怖中,每天都公开不公开的发生数起流血事件,数十起酷刑迫害事件。如果事件太大,高虎便假装把“互监组长”等恶人爪牙骂一通了事。

除了首恶高虎之外,余成文,田义(共产邪党监狱长),骆江涛(教育科副科长)王亿军(入监队恶头),肖彬(四监区恶头),何清泉(集训队、禁闭室恶头)、邬国强(狱内医院院长),龚劲夫(入监队恶警)、还有杨希林,钟仕斌、向勇智等恶警一直在阴谋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十月,恶警余成文被调往自贡监狱作监狱邪党书记,由祝伟接替余成文继续干邪恶之事。

犯下罪恶的所属单位:教育科、四监区、狱内医院、狱政科等,电话:0833-4652324、4652041。

在此呼吁四川大法弟子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同修;希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家属给狱中的亲人做些事情、帮帮他们;同时呼吁国际组织,全世界大法弟子以及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关注中共邪党灭绝人类的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8/158474.html

2007-02-04:四川五马坪监狱迫害法轮功的部份情况
四川五马坪监狱从2003年开始接收从四川部份地区(成都、内江、乐山、雅安、凉山州、西昌等)看守所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2003年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当时的十八中队设立的所谓“新犯组”中。后来被陆续分散绑架到各普管中队中,恶警派有专人包夹和暗中监视的犯人,一般每个中队只绑架一名法轮功学员,以防止他们交流。

2004年十八中队解散后,“新犯组”从十八中队转到了四监区,成了邪党人员们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中转站”。每当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达到四五人后,不利于他们“管理”,他们就会将一部份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普管监区去。由于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普管监区逐渐从关押一名法轮功学员到二至三名。

到2004年10月,当全五马坪监狱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数量达到三十多人时,五马坪监狱在恶党监狱系统的策划操纵下全面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蓄谋已久的暴力洗脑班迫害。早在这之前,监狱已经为强制洗脑班作了充份的准备,从各监区抽调“政治可靠”的“骨干”监狱警察经过“培训学习”后组成“攻坚组”,又从省内各地请来一些所谓“专家”,然后从10月中旬到12月中旬从各监区绑架了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到四监区進行了第一期强制洗脑班迫害。

在進行这期洗脑班的同时,在十九分监区设了“试点”已经开始对非法关押在那里的两名法轮功学员進行严管,多人单间包夹,强制背服刑人员规范等,不背就由包夹施压、暴力殴打。

12月中旬,监狱将被强制洗脑的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分两批绑架到十九分监区和茶科所,同一天又将十九分监区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赵本勇、龚文友和茶科所的朱召杰绑架到四监区洗脑班和在第一轮被迫害的朱学智,开始第二轮暴力洗脑迫害。

由于绑架到十九分监区和茶科所的十多名大法学员纷纷向监狱递交书面声明强化洗脑和被强迫写的“三书”作废,恶党又慌忙将这十多名大法学员又绑架回四监区继续迫害。同时,新犯组又陆续从其它监狱、看守所转来了一批法轮功学员。这一时期恶党监狱将暴力洗脑班长期设在“新犯组”想利用这个严酷的环境来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强制洗脑转化。同时他们利用新犯组中的背规范、队列训练、站军姿等手段来迫害法轮功学员,使迫害更容易找到藉口和更隐蔽。晚上他们又以“谈话”为由,长时间使法轮功学员得不到睡眠,白天又让恶刑事犯组长利用队列训练、站军姿来迫害。同时又施加强大的精神压力。

由于迫害手段更隐蔽,就是同一监区的普通刑事犯大都看不到迫害的具体情况,只知道“那边整得很凶”,也就是目前五马坪监狱对绑架来的大法学员立即实施暴力洗脑强制转化迫害。

目前在四监区“新犯组”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高虎、杨希林、王亿军、钟世斌等。所以请大法弟子集中向此黑窝发正念,让参与迫害的恶警现世现报.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4/148292.html

2006-02-09: 四川沐川县五马坪监狱参与迫害大法学员的人员
四川省沐川县五马坪监狱四监区 邮编614503
高虎(副监区长,阴险、冷酷、狡猾,迫害的组织策划和积极参与者)
杨希林(管教,虚伪、残忍,迫害的积极参与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9/120435.html

邪恶的四川沐川监狱
四川省沐川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又一黑窝。在第四监区集中了来自各地的大法弟子20馀人。邪恶为了使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惨无人道的强迫大法弟子在八月暑天烈日下水泥地上跑步,不让喝水,稍有交谈,就被烈日头下罚站等,每天10小时以上,有的大龄弟子数次昏倒;大法弟子亲属远道探望,也以不放弃信仰为藉口不让见面。

希望海内外大法弟子密切关注四川沐川监狱迫害情况,打电话,揭露邪恶,抑制邪恶;发正念铲除邪恶,帮助被迫害的同修。
沐川监狱传真电话:0833-4652032
第四监区副监区长: 高虎(主谋迫害法轮功)  办公室电话:0833-4652011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0/112126.html

主页 受害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