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0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四川 >>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 >> 邹国平, 男,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四川眉山市彭山县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1-29
案例分类: 劳教  监狱  毒打/体罚  约束衣/长时间被捆缚  受迫害程度:酷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12-16: 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四川嘉州监狱遭迫害事实

四川省嘉州(原五马坪)监狱是四川省集中迫害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地处四川省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今年明慧网对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多有报道,如《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四川省嘉州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和《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本文报道几位法轮功学员在嘉州监狱中被迫害的事实。

(一)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明、邹国平

法轮功学员陈明,六十七岁,被非法关押在嘉州监狱五监区。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陈明在操场角落炼功,一个不明大法真相的服刑人员报告给了五监区的区长张健,张健从一楼警察办公生活区出来,在操场站着,让其他服刑人员把陈明带到他面前。

张健和法轮功学员陈明讲了几句话后,陈明就在张健面前演示法轮功第三套功法,张健叫服刑人员抓着陈明两手,拉陈明到“反省区域”反省(体罚),陈明不配合,就是不过去,张健指使几个服刑人员将陈明强行拉到了反省区。

陈明不断的高喊“法轮大法好!”张健又叫人用束缚带弄成一团,塞在陈明嘴里,并戴上摩托车头盔。几小时后,才将塞口球取出,但是,陈明身上仍然绑着束缚带。

同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邹国平,六十三岁,眉山人,和法轮功学员郑德亮、余发全,在五月二十五日早上七点左右,向警察徐亚铭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徐警察当即向张健汇报,张健听后,从办公室出来,叫邹国平、郑德亮、余发全立即散去,同时有其他帮教人员(服刑人员)急忙拉邹国平、郑德亮、余发全离开。

邹国平挣脱帮教的拖拽,坚持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张健说:“难道你要帮他受处罚吗?”(大意)邹国平:“绑就绑。”(大意)

张健立即拿了束缚带,要绑邹国平邹国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张健把邹国平绑好后,又拿来塞口球,亲自强行塞进邹国平口中,并戴上头盔,整个过程,没有其他服刑人员和其他警员参与。

在生产车间,服刑人员刘星发现邹国平神情不正常,报告警察后,将邹国平头盔取下,才发现邹国平一嘴的血,血被塞口球堵在口腔,妨碍呼吸,再慢一步,有可能会使邹国平窒息而死。警察连忙解开塞口球。张健利用塞口球时,导致邹国平下排两颗门牙脱落,还有一颗导致非常松动。(可以找有关部门评残级)。就是这样,还是用束缚带绑了邹国平,四天后解除。

陈明大概绑了十五天才解除。

(二)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陈志

法轮功学员陈志,男,六十二岁,资阳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嘉州监狱五监区。

二零一七年十月九日,陈志以书面形式写了《我的一点认识》(对法轮功真相的认识)和狱警交流思想,却受到了不公正对待,被五区区长张健处罚脱产全天反省。(反省即体罚,除晚上十点至早上六点睡觉,其它时间站军姿或军姿盘坐,姿势由狱警随意决定)。一个多月,都没有解除。不知道现在有没有解除处罚。

这些行为违法《宪法》言论自由,违反《监狱法》受法律保护人身安全不受侵犯,警察不能体罚被关押人员。

(三)四川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赵云德(音)

监狱九监区是刚入狱的服刑人员接受训练,等待下分到生产监区的地方。

据悉,二零一七年五月~六月左右,有一位叫赵云德(赵云强)的法轮功学员在该监区受到迫害。

九监区为了迫使赵云德写“四书”,先罚他在操场晒太阳,若干天后,看他还是不写,就把他强制带到一楼狱警办公、生活区域。在监控摄像头看不到的地方,警察指使一些其他服刑人员充当打手,一共有十几个人员,其中包括九监区的服刑人员倪谦,暴力殴打赵云德,最终导致赵云德严重脏腑内伤、右肋骨断了两根,送监狱医院住院治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2/16/四位法轮功学员在四川嘉州监狱遭迫害事实-357951.html

2017-08-08: 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

四川嘉州监狱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找借口送进严管监区,采用饿饭、超负荷体罚(长时间盘坐)等手段迫害他们。

六十七岁的射洪县法轮功学员陈明多次被殴打,被强制戴上头盔和塞口球折磨,造成右耳失聪;六十二岁的彭山法轮功学员邹国平遭“束缚带”酷刑。

......邹国平遭“束缚带”酷刑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六点五十分, 六十二岁的彭山法轮功学员邹国平向徐姓狱警要求给陈明解禁,放了对陈明的严管折磨。徐狱警说要请示监区长张健。张健走过来对邹国平说;把陈明放了,那就把你绑起来嘛!邹国平仍然坚持自己的请求,张健就叫了三个犯人给邹国平绑束缚带,邹国平不配合他们的作为,用力反抗,头脸都逼得通红,监区长张健还亲自给邹国平套上塞口球,然后又戴上全封闭头盔。

邹国平后来说:“戴上这些刑具后,就感到又热又闷心里憋的慌,一个小时后我就觉得很憋气,痰在嘴里堵着,都快把我憋死了,坐不稳了,监管人员看见我情况不对,就告诉了狱警,狱警马上叫监管人员给我取下头盔和塞口球,取下后我连痰带血咳吐了很久才喘过气来,而两颗牙齿也和着血痰吐了出来。牙齿就是张健给我套塞口球时用力过猛,挤压掉的下门牙。”

邹国平还说:“到晚上睡觉时也是绑着束缚带,戴着脚链,另外整个身体还用布带(特制的)绑在床上固定着,使我不能动弹,第二天晚上,由于身体被勒的很紧,还是用带子固定在床上的,不知到了几点钟,我被憋的透不过气来,都快没知觉了,我就使劲发出声音和呼救声,监管人员看见我脸色不对怕出人命,就把绑着我的带子松开一些,我才缓过气来,没有把我憋死。”直到五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过,邹国平才被脱下束缚带和脚链,解除了严管折磨。

另据邹国平讲述,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八点过,由于头天的生产定额还差半包(一天的生产定额是二十五包,活路是分线)没完成,杨建忠叫邹国平面壁罚站反省,邹国平说只差半包,可以在后来补上,拒绝罚站反省。杨建忠和另一个狱警就来打邹国平,后来狱警周念春也加入打人,随后就对邹国平进行严管迫害。邹国平绝食抗议,第七天他昏迷过去,被弄到医院抢救才醒过来。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上午七点过,法轮功学员郑德亮看见邹国平又和陈明一样被酷刑折磨,就去找狱警说法轮功没有错!狱警熊某某就用拳头打郑德亮的右后背,并说,我打的就是思想犯。郑德亮绝食两天抗议狱警不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8/四川嘉州监狱五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352183.html

2008-12-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恶警策划了一套残忍的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

从一开始入所,进入二中队就关进不同的单间舍房,由四个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夜里一点、二点、三点……答应写三书的就十二点睡,不答应的由包夹说了算。警察们用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做上下蹲……动作很多,反正让人受不了,汗水湿透了也不准脱,又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下来又再穿,汗水一层层往下掉,跳蚤长满一身;在舍房坐着不准随便动,拿个杯子喝口水都要向包夹打报告,一切来源断绝,卫生纸都是找有的包夹要的,一次只用一小块,一切都受严格约束;每天除解手三次都与外界隔绝,吃饭都由包夹端到舍房,饭不能多吃,水不能多喝,大便很干燥,尿也成稠,解手都很痛苦,有很多时间刚脱下裤子就被包夹连喊带拖走了,包夹人员不给法轮功学员解手需要的时间。

每天每间房门都是关了的,门上的玻璃都用纸糊了。除了几个帮教人员几乎没有其他人,如果还是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毒打,还强迫读诽谤大法和骂大法师父的书。

法轮功学员有时见面,恶警们都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互相帮助,有的法轮功学员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下身穿两条单裤子,都没人敢送,就是送了包夹也要挡回来。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法轮功学员入所先到六大队一中队(入所队),三个月后下到六大队二中队,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强制刚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劳教所有很多邪恶的包夹人员,也有很多邪恶的警察,如:赵玉,原管教又任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后任九大队大队长,这几年来他最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吕春杉(巴中市平昌县人)、陆志勇(阿坝州人)、屈真兴(遂宁人)……

六大队二中队(专管中队)管教的张小刚(副中队长)(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已调七大队)、杨警,他俩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是出谋划策的主谋。张小刚的罪恶之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迹,他执法犯法,以权害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在中队巷道集合时当着一百多人用棒子将法轮功学员米桃(大学生,一米八三的个子,绵阳人)猛打倒在地,又叫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拖进会议室被沈锐管教殴打,直到休克才停手。他们害怕不好交差,赶紧叫了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抬到了医院抢救。

张小刚伙同杨警使用残忍的手段在七、八月份大热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穿军大衣,戴口罩,还戴手铐、戴头盔,睡觉也如此,一个多月没离开过身,哪里痒得钻心难受都不准抠一下,几个包夹人员轮换监守,这种残忍的手段就连值夜班的许管教都不忍心,他说怕不怕中暑啊!孟华龙被关单间,电棒电、警棒打的是经常的事,还被加期三个多月。

遭遇张小刚的电棒、戴手铐、戴头盔、不准睡觉的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庆森、陆志勇、吕春杉、邹国平、王仁伟、梁宗林……

管教补静(或补俊)二零零七年已调成都市,二零零七年以前他在中队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是几年来较冷的一个冬天,他用冷水往法轮功学员谢兴禄(攀枝花大理县人)头上淋,谢兴禄全身湿透。谢兴禄二零零五年入所没有行李,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穿两条单裤子,秋裤都没有。他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经常被关单间折磨,常被恶警拖出去电烧。

张伟庭也是残暴的恶警,二零零七年从三大队调到六大队二中队。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调到六大队一中队,在这一年时间他残暴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邹国平(眉山市东坡区人),他叫几个包夹人员把邹国平按倒在地强行扒光裤子,用一根又一根的电棍往邹国平的头部、嘴巴、小腹、及全身一次又一次猛烧,用棒子猛打,直到他自己满头大汗休息后又猛烧他还不罢手。邹国平后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而管教游宁则是表面伪善,他用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写“三书”。

包夹人员刘德志是三台县人,凶狠的用腿顶法轮功学员罗庆森(宜宾市卢州人)腋窝、两脚把他顶倒在地。刘德志包夹过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吃尽了苦头的,不挨打就挨骂。罗庆森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后又被六大队三中队迫害又转到七大队一中队被迫害,还被非法加期。

包夹人员黄森林是南充市人,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尽了他的折磨,他用拳头打法轮功学员邹国平,还叫李红军(舍长)用军大衣蒙上打、踢他,他说是上面交代的。

吉林省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徐洪玉,被新华劳教所残酷的折磨得倒下,不能活动。五十多个小时不能进食,也没有大小便,人也完全被电得变形,只是奄奄一息。他的房门紧闭,人们是从门玻璃看见他,很多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都痛心的流下眼泪,以为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他用坚定的信念站了起来,也是经常受折磨。

阿坝州的法轮功学员陆志勇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当时他也被折磨得人们以为他挺不过来,后被六大队三中队和九大队二中队再到七大队一中队迫害,他受尽了煎熬和痛苦,还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巴中市平昌县的法轮功学员吕春杉也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还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非法加期的也很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4.html

2008-12-22: 四川新华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四川省新华劳教所六大队二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中队,恶警策划了一套残忍的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手段。

从一开始入所,进入二中队就关进不同的单间舍房,由四个吸毒犯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每天早上五点三十分起床到夜里一点、二点、三点……答应写三书的就十二点睡,不答应的由包夹说了算。警察们用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站军姿、坐军姿、蹲军姿、做上下蹲……动作很多,反正让人受不了,汗水湿透了也不准脱,又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时间长了换下来又再穿,汗水一层层往下掉,跳蚤长满一身;在舍房坐着不准随便动,拿个杯子喝口水都要向包夹打报告,一切来源断绝,卫生纸都是找有的包夹要的,一次只用一小块,一切都受严格约束;每天除解手三次都与外界隔绝,吃饭都由包夹端到舍房,饭不能多吃,水不能多喝,大便很干燥,尿也成稠,解手都很痛苦,有很多时间刚脱下裤子就被包夹连喊带拖走了,包夹人员不给法轮功学员解手需要的时间。

每天每间房门都是关了的,门上的玻璃都用纸糊了。除了几个帮教人员几乎没有其他人,如果还是不写三书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就毒打,还强迫读诽谤大法和骂大法师父的书。

法轮功学员有时见面,恶警们都不准他们说话,不准互相帮助,有的法轮功学员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下身穿两条单裤子,都没人敢送,就是送了包夹也要挡回来。

二零零七年下半年开始,法轮功学员入所先到六大队一中队(入所队),三个月后下到六大队二中队,他们用同样的手段强制刚入所的法轮功学员写“三书”。

劳教所有很多邪恶的包夹人员,也有很多邪恶的警察,如:赵玉,原管教又任六大队一中队中队长,二零零七年后任九大队大队长,这几年来他最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吕春杉(巴中市平昌县人)、陆志勇(阿坝州人)、屈真兴(遂宁人)……

六大队二中队(专管中队)管教的张小刚(副中队长)(二零零八年四月份已调七大队)、杨警,他俩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是出谋划策的主谋。张小刚的罪恶之手沾满了法轮功学员的血迹,他执法犯法,以权害人。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在中队巷道集合时当着一百多人用棒子将法轮功学员米桃(大学生,一米八三的个子,绵阳人)猛打倒在地,又叫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拖进会议室被沈锐管教殴打,直到休克才停手。他们害怕不好交差,赶紧叫了几个包夹人员把米桃抬到了医院抢救。

张小刚伙同杨警使用残忍的手段在七、八月份大热天强制给法轮功学员孟华龙穿军大衣,戴口罩,还戴手铐、戴头盔,睡觉也如此,一个多月没离开过身,哪里痒得钻心难受都不准抠一下,几个包夹人员轮换监守,这种残忍的手段就连值夜班的许管教都不忍心,他说怕不怕中暑啊!孟华龙被关单间,电棒电、警棒打的是经常的事,还被加期三个多月。

遭遇张小刚的电棒、戴手铐、戴头盔、不准睡觉的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还有罗庆森、陆志勇、吕春杉、邹国平、王仁伟、梁宗林……

管教补静(或补俊)二零零七年已调成都市,二零零七年以前他在中队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魁祸首。二零零五年的冬天是几年来较冷的一个冬天,他用冷水往法轮功学员谢兴禄(攀枝花大理县人)头上淋,谢兴禄全身湿透。谢兴禄二零零五年入所没有行李,冬天只穿几件单衣服,一件薄薄的线子衣,穿两条单裤子,秋裤都没有。他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不配合邪恶的所谓转化,经常被关单间折磨,常被恶警拖出去电烧。

张伟庭也是残暴的恶警,二零零七年从三大队调到六大队二中队。二零零八年四月份调到六大队一中队,在这一年时间他残暴地迫害法轮功学员邹国平(眉山市东坡区人),他叫几个包夹人员把邹国平按倒在地强行扒光裤子,用一根又一根的电棍往邹国平的头部、嘴巴、小腹、及全身一次又一次猛烧,用棒子猛打,直到他自己满头大汗休息后又猛烧他还不罢手。邹国平后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而管教游宁则是表面伪善,他用卑劣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写“三书”。

包夹人员刘德志是三台县人,凶狠的用腿顶法轮功学员罗庆森(宜宾市卢州人)腋窝、两脚把他顶倒在地。刘德志包夹过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吃尽了苦头的,不挨打就挨骂。罗庆森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后又被六大队三中队迫害又转到七大队一中队被迫害,还被非法加期。

包夹人员黄森林是南充市人,很多法轮功学员受尽了他的折磨,他用拳头打法轮功学员邹国平,还叫李红军(舍长)用军大衣蒙上打、踢他,他说是上面交代的。

吉林省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徐洪玉,被新华劳教所残酷的折磨得倒下,不能活动。五十多个小时不能进食,也没有大小便,人也完全被电得变形,只是奄奄一息。他的房门紧闭,人们是从门玻璃看见他,很多包夹人员和法轮功学员都痛心的流下眼泪,以为他再也站不起来了,但是他用坚定的信念站了起来,也是经常受折磨。

阿坝州的法轮功学员陆志勇在六大队二中队长期关单间折磨,当时他也被折磨得人们以为他挺不过来,后被六大队三中队和九大队二中队再到七大队一中队迫害,他受尽了煎熬和痛苦,还被非法加教几个月。

巴中市平昌县的法轮功学员吕春杉也经受了许多非人的折磨,还被非法加期两个多月。

在绵阳新华劳教所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非法加期的也很多。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2/192004.html

2008-08-25: 酷暑下的折磨

年近6旬的德阳市大法弟子孟华龙从2005年起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新华劳教所,期间被扎绳、电棍折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被强行戴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套二件棉大衣。

2005年7月2日上午,大法弟子孟华龙(德阳市耐火材料厂职工)在耐火材料厂菜市上给人讲大法真相,两“协管”打电话叫来德阳市610人员冯奇。冯奇伙同工农桥派出所(也叫金山街派出所)两名恶警将孟华龙非法铐住,绑架至德阳市旌阳区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至今。

12 月2日,新华劳教所对拒绝戴劳教牌的大法弟子罗庆生、米涛、邹国平、吕春杉、吴兴东、田旭等人反剪双手在台上批斗折磨,恶警赵泽勇(该所副所长)公开诬蔑大法。大法弟子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制止行恶,被该所护卫队恶警毛林等人扎绳子、电警棍折磨,其中恶警何源等人直接指使参与了此事。

2007年8月17日上午,恶警赵永明在台上公开诬蔑大法并挑起事端,孟华龙高喊“法轮大法好!”予以抵制,被七八个训练有素的刑事犯扯脚拽手捂嘴抬离会场,非法禁闭隔离。几个刑事犯在恶警的指使下用二件棉大衣强行套在孟华龙身上长达10个小时左右,在30多度的高温天气下头上还被强行戴着一个保暖头盔(睡觉都不让取下),一个年近6旬的老人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

在长达1个多月的隔离折磨期,恶警不准孟华龙洗澡、洗漱、换洗衣被,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汗臭味,每天几个刑事犯轮番用残酷的方式折磨摧残,睡很少的觉,吃最差的烂菜食物,导致孟华龙下肢浮肿、胸闷、气短、腿脚抽筋。

同年10月,该所恶警还勾结德阳市邪恶610办公室和耐火材料厂邪恶党委停发了孟华龙的退休金,致使其家人生活陷入困境。

孟华龙现在还被非法关押在邪恶的新华劳教所,时刻都要面对被强加的身体、精神、生活等方面的非人折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5/184733.html

2005-11-29: 众所周知,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现就几个大法弟子近来被迫害的情况揭露如下:

四川彭山县大法弟子邓健刚,在 2002年12月底被恶警赵瑜等打断肋骨几根,打残左腿,打聋左耳,还让他穿单裤在雨雪中长时间站军姿。2004年8月恶警付卫东毒打邓健刚,并扬言要再打伤他右腿,打聋他右耳。2005年10月,恶警蒋劲松恐吓邓健刚,说:“全国13亿人,少你一个不算什么”。

四川峨眉山市的大法弟子李文全,在2005年10月,被恶警蒋劲松逼得小便失禁。

四川峨眉山市大法弟子申学文、邹国平和四川射洪县的大法弟子陈明,在2005年7月期间,被恶警杨警、张小刚、蒋劲松等强迫长时间坐军姿、站军姿、蹲军姿、晒太阳、在烈日下长时间训练,并且不准他们洗手、擦身子、换衣服、洗衣服、洗澡,每天穿着汗透的湿臭衣服,不准喝水,并威逼、唆使、胁迫、利诱普通劳教人员对大法弟子行恶。

四川阿坝自治州的大法弟子陆智勇,在2005年10月4日,被恶警沈锐毒打,胸部受伤。此前陆智勇还多次被电击、被绳捆。

四川泸州市的大法弟子罗庆森,因护法、避免众生受毒害,备受恶警何源、张小刚、补静、杨警等折磨。经常被打、骂、体罚,被捆、被电击,不让睡床而睡在潮湿的地上,减少睡眠时间,大热天的还整天被扣上安全帽、穿上棉袄,戴着手铐吃饭睡觉,长时间站军姿,三伏天在烈日下长跑……

被严重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泸州市的魏凤鸣、古国兴,广安市的大法弟子唐国平,绵阳市的米涛等等。

除了上面提到的恶警,参与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和间接指使迫害的恶警还有:余新才、杨华格、苏欣、杜树洪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115442.html

乐山 沐川县 嘉州监狱(五马坪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833)

2019-04-01: 嘉州监狱电话 0833——-2349097
监狱长接待日、咨询电话 0833——-2349089
纪检 0833——-2116064
驻监监察室副主任、张先中 0833——-2349040
检察员:成传红;主任:李 雷、罗 莉、张先中。
邮编:614000
地址:乐山市全福镇、嘉州监狱裕民街608号。

2019-03-21: 嘉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监狱长,刘国民;
九监区长,李丹;
十监区(恶魔监区)长,高虎;教导员,邓文书;
教育科科长,杨希林(电话18090382922)
教育科副科长,邵凌;管教,刘恒亮,龚劲夫(电话18086889501)

牢头,张衡。(2017年7月已刑满释放回家);李强(现第九监区牢头);宋义(专门负责强制写四书,达到造假转化目的,诬陷法轮功学员,诬蔑法轮大法)。

2019-01-20: 四川省嘉州监狱地址:四川省乐山市裕民街608号。邮编614000。

2018-10-07: 嘉州监狱警察恶人榜:
陈监区长(九监区)
龚劲夫(九监区警长)
辜小兵(二监区长)
吴俊雄(二监区一分队警长)
潘健平(二监区一分队副警长)
王狱警(二监区狱警)
王教导员(六监区教导员)
邱 鹏(六监区狱警)
梁川东(六监区二分队警长)
方兴强(六监区狱警)
杨炫(南充市看守所警察)
服刑人员恶人榜:
蔡国兴(四川。乐山市犍为县)
王仕鹏(四川。泸州)
周攀科(四川。泸州)
熊健(四川。泸州。古蔺县)

2018-02-17: 万晓波 手机:15183063339,泸州市中级法院法官
泸州市中级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阳西路44号,邮编:646000
李永 手机:15892912020,古蔺县法院法官
古蔺县法院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古蔺镇迎宾大道283号,邮编:646500
钱信林 手机:13540971319,土城政府政法委
范传国 手机:15181988007,土城政府综治办
土城政府 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土城乡土城街83号,邮编:646502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