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佳木斯市 >> 车红玉(车锦霞), 女, 53

车红玉(车锦霞)
车锦霞的三口之家
个人情况: 佳木斯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佳木斯市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0-30
家庭成员: 儿女: 车红玉(车锦霞)
夫妻/父母: 车维琪 王德珍

被警察拽掉的头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2-10: 佳木斯郊区警察威胁恐吓控告人 销毁证据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去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被在此蹲坑的便衣绑架。当日,她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遭毒打、掐抠乳房、倒立劈腿、拽头发等酷刑迫害。

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吴闯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锦霞一天和半宿,给她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损伤。车锦霞目前被非法关押迫害已半年有余,头上的大包、太阳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脑袋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左手小指已残疾;舌头下有疙瘩,不能独自穿衣服、脱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到医院诊疗,遭到看守所拒绝,看守所说,得办案单位同意才行。

车锦霞不修炼的丈夫知道了车锦霞被酷刑迫害的细节后,愤怒至极,二零二零年一月中旬将酷刑迫害车锦霞的打手吴彬等九个警察控告到多个相关执法部门,并在网上進行了公开举报。

车锦霞的丈夫因控告警察遭非法传唤、恐吓、保留的证据被抢走。

参与迫害车锦霞的主要打手、郊区国保警察吴彬得知家属控告了他,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大耍流氓掩盖罪行,抢走证据,对家属进行威胁、恐吓。

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下午二点左右,吴彬带四个警察通过车锦霞丈夫的工作单位、佳木斯大学保卫处找到车锦霞的丈夫,来到车锦霞丈夫的办公室后,不容分说,便开始搜查,把整个办公室都搜了一遍,抄走办公用的电脑、多份控告警察酷刑车锦霞的法律文书、邮寄控告的单号存根,还把车锦霞费尽周折从看守所传出来的被警察拽掉的头发也抢走了。车锦霞的丈夫发现后,找他们要头发,他们不承认拿了头发。然后,警察又强行把车锦霞的丈夫绑架到郊区公安分局。

车锦霞的丈夫拒绝配合,说:“我没犯法,为啥抓我?!”警察说要求他协助办案,两个警察硬把车锦霞的丈夫拽上车。然后又拉到长青派出所,就是酷刑车锦霞的地方,给车锦霞的丈夫做所谓的笔录。问他都给谁邮寄控告材料了,在哪寄的,邮多少份,他告诉警察说给市纪检委、检察院、公安局、信访办等10个单位邮寄了。他们还问几个单位回复了。问怎么请的律师,多少钱,现金还是转账,叫什么名字。

最后吴彬恐吓车锦霞的丈夫说:“没有证据证明我们打人,你就是诬告,要追究你法律责任的。”车锦霞丈夫对吴彬说:“你敢不敢跟我、车锦霞咱们三个人当面对质。”吴彬马上就转移话题,无耻的说:车锦霞在看守所里,对不了。

车锦霞的丈夫两次打投诉电话12389,第一次接电话的对方明确告诉说警察不能打人,2月6日再次给12389打电话,对方再次否认刑讯逼供,还威胁说:“你再上访,就到法院起诉你”。

车锦霞老父亲去省城上访

车锦霞老父亲,今年八十七岁了。因女儿被绑架一事,多次步行去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找李爱国局长要人,还满怀希望的给李局长写了一封劝善信。老人的俩个儿子都在外地工作,唯独女儿在他身边。特别是老伴去世后,衣食住行都被女儿安排的井井有条,亲朋好友都非常羡慕,说他有这样一个孝顺的女儿,是修来的福份。女儿的突然遭绑架,给年迈的父亲带来了诸多生活不便和心理上的巨大压力。特别是听说女儿被酷刑一事,更让他寝食难安。当他得知女婿因控告警察违法犯罪的行为被非法传唤、办公室被抄、罪证被警察抢走,更是心急如焚,便决定去省城控告佳木斯郊区警察。

寒冬腊月,东北的天气滴水成冰,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九日,八十七岁的老人冒着严寒登上了去往省城哈尔滨市的列车。在省城两天,老人走访了六个相关执法部门,只有黑龙江省公安厅受理并接收了控告材料,省信访局只是做了登记。没有接收控告材料。黑龙江省检察院和省高级法院不受理,且不给出任何理由;省纪检委不受理,说只受理干部违纪,公检法的他们不管;省政法委不受理,说对法轮功案件一律不受理。老人说我们想单独控告刑讯逼供,他们说不行,因法轮功而起的事情都不受理,老人问接待的工作人员,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炼功,他们就可以随意对我们犯罪并且不会受到制裁?他说我没这么说,那是你自己理解的。

默默无语过大年

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只因中共操控整个国家机器,残酷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年来,使得众多家庭支离破碎、苦不堪言、团圆之日难团圆。

车锦霞原本是个幸福的三口之家,他们带着一个老人生活享受着天伦之乐,车锦霞聪明漂亮,丈夫在高等学府任教,是教授级别,儿子正在读研究生,令很多亲朋邻里羡慕。只因车锦霞修炼法轮功,要求自己做好人就惨遭酷刑,不但给她身心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这个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儿子没有了母亲的关爱显得郁郁寡欢,整日对母亲的遭遇提心吊胆;丈夫没有了妻子的体贴,常常彻夜难眠,在焦虑中煎熬度日;老父亲没有了女儿的扶持孝敬,更是孤独无助,瞬间,这一家的宁静和快乐生活被打的粉碎,远离了欢声笑语,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大年来临,谁也没有心情购置年货,三代人顶风冒雪奔波在维权的诉求路上,每到一个部门,听到的多是推诿、搪塞和官腔的话,不乏也有同情者倒出真情,法轮功的事我们说了不算,也管不了,都得是610管。在过大年几天里,三代人默默无语,茶无甘味,仿佛每说出一句话都怕引起对方的悲伤,各自默默忍受着内心的痛苦。

毫无人性的酷刑、羞辱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车锦霞去佳木斯郊区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走到单元楼梯口时,被在此蹲坑的便衣劫持、翻包,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便衣就把车锦霞拖拽到车里开始猛打。

随后,车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这里是郊区公安分局的所谓办案区),警察将车锦霞拖到没有监控位置。警察拽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用脚踩住她的脸。办案人吴彬数次从车锦霞的身后出手使劲掐抠她的两个乳房,还把她两边的头发拽下来两大撮。碾压左手小指,现已经造成残疾,不能伸直。

在对车锦霞所谓的审讯时,强迫她坐到铁椅子上,有个警察反复多次用书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当时痛的她就不能动了,导致她脖子僵硬不能转动。办案人吴彬还拽起她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往地上摔,头发被拽掉许多。又把她倒过来大劈胯,把腿向上倒过来,强行把两腿一字分开,两个人把她的脚往外拽往外抻,然后往下压,疼的她几乎昏死,造成她大流血。有四、五个人抻她的两个胳膊、两个大腿,然后拽住她的四肢拎起来,举到一人多高,再往地上摔,就这样反复摔。有一次是头着地,使她痛苦万分。这其间吴彬又掐了一次她的乳房,吴彬还用力掐她的大腿根、阴道两侧、上臂内侧等,使她疼痛难忍。

警察吴闯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撕碎,等车锦霞被打的痛苦惨叫时,他就把照片塞她嘴里,并大喊:“她咬她师父啦!”然后又把照片放她脚下说,看:“她踩她师父啦!”接着又往照片脸上乱画。打手们打累了歇着时就给车锦霞戴上手铐,把她的鞋带子解开,这端系到她的脖子上,那端系到铁椅子上,声称“头悬梁锥刺骨”,她的手被手铐铐的很紧,越紧越痛,还用“苏秦背剑”酷刑她,造成双手双臂肿胀,长时间不能自理。

强迫她做尿检时,有个男警察把她的裤子、裤头强行扒下,光着下身强迫她去厕所接尿。

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到二十六日凌晨,车锦霞被迫害的头上是大包、太阳穴上也是大包,腮帮子肿的张不开嘴,乳房、内脏、肋骨、两肩、大腿两侧火烧火燎,疼痛难忍,像着了火一样痛苦不堪。有一个机会,车锦霞避开警察的视线,将警察拽掉散落在地上的头发收起一部份保留下来。费尽周折从看守所传给她丈夫,结果又被警察抢走,以此销毁证据掩盖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2/10/佳木斯郊区警察威胁恐吓控告人-销毁证据-401000.html

2020-01-18: 佳木斯市车锦霞遭酷刑 家人聘请律师依法维权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去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被在此蹲坑的便衣绑架。当日,她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遭毒打、掐抠乳房、倒立劈腿、拽头发等酷刑迫害。

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吴闯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锦霞一天和半宿,给她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身体损伤,现家人已将控告警察执法犯法的诉状递交到多家相关部门。

车锦霞目前已被非法关押迫害近半年,头上的大包、太阳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脑袋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左手小指已残疾;舌头下有疙瘩,不能独自穿衣服、脱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到医院诊疗,遭到看守所拒绝,看守所说,得办案单位同意才行。

跟踪绑架、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点四十多分钟,车锦霞去佳木斯郊区长安社区居住的一名法轮功学员家,走到单元楼梯口时,她发现被人跟踪,就没有直接进朋友家,准备往回走后,此时,被在此蹲坑的便衣劫持、翻包,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

车锦霞被两个人按住,她不知道是什么人,就问他们干什么?他们也不回答,其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叫吴闯(后来知道姓名)耍无赖说车锦霞踹他肚子了;另外一个人编造谎言说车锦霞给他挠一道印,他们把车锦霞拖拽到车里开始猛打,用拳头打她上半身,后来嫌这个车空间小,放不开手打,又换一辆车继续打,有三个人参与打,打她的胸部,下手特别狠。

随后,车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这里是郊区公安分局的所谓办案区),警察将车锦霞拖到派出所走廊一个凹陷处,上面是斜坡式的位置,那里没有监控。警察拽她的头发往墙上撞、用脚踩住她的脸。办案人吴彬数次从车锦霞的身后出手使劲掐抠她的两个乳房,使她非常痛苦,吴彬还把她两边的头发拽下来两大撮。车锦霞的左手小指被人使劲压住不能动,造成露出白骨,只剩下一层皮包裹,逐渐变成青黑,里面有浓,现已残疾,不能伸直;右腿膝盖被踢的不能下蹲,她的腿被恶人蹩了一下后又用脚上去踩也受了重伤,疼的她惨叫了好长时间。还有几个人用手使劲反复捻她,把她的胳膊抡起来,疼得一直惨叫。这种伤痛一直持续到现在,导致衣服都脱不下来、也穿不上去,生活无法自理。

在对车锦霞所谓的审讯时,强迫她坐到铁椅子上,有个警察用书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当时痛的她就不能动了,导致她脖子僵硬不能转动,车锦霞就这样在这一天里被反复迫害多次。办案人吴彬还拽起她的头发把她拎起来往地上摔,头发被拽掉许多。又把她倒过来大劈胯,把腿向上倒过来,强行把两腿一字分开,两个人把她的脚往外拽往外抻,然后往下压,疼的她几乎昏死,造成她阴道出血,后又大流血,都是鲜血(不是月经血,她已停经一年多了)。有四、五个人抻她的两个胳膊、两个大腿,然后拽住她的四肢拎起来,举到一人多高,再往地上摔,就这样反复摔。有一次是头着地,使她痛苦万分。这其间吴彬又掐了一次她的乳房,吴彬还用力掐她的大腿根、阴道两侧、上臂内侧等,使她疼痛难忍。

警察吴闯把大法师父的照片撕碎,等车锦霞被打的痛苦惨叫时,他就把照片塞她嘴里,并大喊:“她咬她师父了啦!”然后又把照片放她脚下说,看:“她踩她师父啦!”接着又往照片脸上乱画。

恶警们打累了歇着时就给车锦霞戴上手铐,把她的鞋带子解开,这端系到她的脖子上,那端系到铁椅子上,声称“头悬梁锥刺骨”,她的手被手铐铐的很紧,越紧越痛,还发明了什么“苏秦背剑”,两手被弄到背后铐住她,想尽办法折磨她。造成她手指头疼、胳膊肿的吓人,整个胳膊黑亮、腿黑青、手背肿的比馒头还高,右手最严重。

还强迫她做尿检,她不配合,有个男警察把她的裤子、裤头强行扒下,光着下身强迫她去厕所接尿。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大夫在跟前看着,男的还嘲笑她。后来又强行把她按在床上接尿,又强行给她抽血,并说:赶紧扎,扎坏了也不用管!

从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到二十六日凌晨,车锦霞被迫害的头上是大包、太阳穴上也是大包,腮帮子肿的张不开嘴,乳房、内脏、肋骨、两肩、大腿两侧火烧火燎,疼痛难忍,像着了火一样痛苦不堪。有一个机会,车锦霞避开警察的视线,将警察拽掉散落在地上的头发收起一部份保留下来。

警察借非法抄家偷走收藏币和钱币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四点多,佳木斯公安局郊区分局的副局长李爱国、国保大队吴彬(车锦霞案的主办警察)等五、六个警察,找开锁公司的人去车锦霞的老父亲车维琪家开门,没有撬开,就给车锦霞的丈夫打电话,说看看车锦霞老父亲怎么样,身体不行就给车锦霞放回来。车锦霞的丈夫信以为真,就领着警察叫开了岳父的家门。

进屋后,警察便开始抄家,各屋翻查。搜查时他们没有出示警察证和搜查证,搜查从下午五点到七点两个小时,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刻录塔、插排等多项私家物品。扣押的物品清单让车锦霞丈夫签字,但没给他留下一份。搜查时车锦霞丈夫在岳父车维琪的房间,怕岳父受惊吓承受不了,就一直在房间看护他。等警察走后不久,车锦霞丈夫清点东西,发现北侧房间车锦霞弟弟存放的十多张收藏币和三千元现金没有了。

车锦霞的弟弟有收藏特殊号码钱币的习惯,几年做生意收集了十几张,号码有3-5个连号的,如含有666、888(有一张是8888)、12345等号码的,大部份是100元面值的,也有50元面值的,总面值1000多元。这些连号币,网上查询市场价值每张都在2000元以上。

控告警察执法犯法

警察惨无人道的殴打、侮辱、用残忍的酷刑折磨车锦霞,对车锦霞身心造成了巨大损害,上述情节和后果,完全构成了故意伤害罪。

车锦霞的家人和律师请求相关机关对车锦霞进行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以确定他们犯罪的恶劣程度。办案警察吴彬掐车锦霞的乳房、大腿内侧、阴部两侧是故意侮辱妇女的犯罪行为,应按法律追究其刑事责任。

警察法第九条和刑事诉讼法一百三十八条等规定,搜查必出示警察证和搜查证;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对查封、扣押的财物、文件,应当会同在场见证人和被查封、扣押财物、文件持有人查点清楚,当场开列清单一式二份,由侦查人员、见证人和持有人签名或盖章,一份交持有人,一份附卷备查”。搜查人搜查时未出示警察证和搜查证、未将扣押物品清单交亲属一份,严重违法,属于违法搜查。

为了维护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存权利,警示其他警察不要再这样知法犯法,当事人车锦霞、家属和律师已向相关部门提起控告,正在投诉追究这些犯罪警察的刑事责任,以正民心,让依法治国能落到实处,不只是一句响亮的口号!

目前,家属已将控告诉状邮寄到了佳木斯市政法委、检察院、公安局、郊区政法委、郊区公安分局、妇联等多家单位,并进行了网上举报。

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月二十五日起,佳木斯市不法人员就开始了大规模的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撬门入室非法抄家,大肆抢劫法轮功学员私人财物。车锦霞就是在这天绑架惨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之一。法轮功学员杨胜军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与八十一岁的母亲在家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母亲当天晚上被放回,杨胜军八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家属因儿媳被绑架在焦虑中离世。至少四十人被绑架、抄家,其中十几人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二十多人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拘留所;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迫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为数众多,一时难以统计。

车锦霞一九六七年出生,在佳木斯市第一建筑公司工作,现已退休。一九九六年左右喜得大法,平日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人。在法轮功被迫害之初,她以一个在大法中的受益者,亲自到北京向相关部门为法轮功被诬陷说句公道话。二零零零年六月的一天,她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条幅,被天安门广场警察绑架,劫持到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办事处扣押她100元钱。后被当地接回,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四十一天,被勒索人民币2500元放回,单位罚款3000元,伙食费300元。

在此,奉劝这些仍在助纣为虐的警察,能认清形势,为自己留条后路,别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以执行上边的指令为借口,迫害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你们的职责是保护一方百姓的平安,可你们却以所谓的“工作”残害自己的同胞,伤害了无数个家庭,给他们精神上、经济上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压力和痛苦。希望你们立即警醒,不要再被恶党利用成为参与迫害的工具,你们今天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些所谓“业绩”,就是你们明天被伏法、给自己送上审判台的罪证啊!从法律角度看,被胁迫行凶作恶同样是故意犯罪,同样面临法办追责的。

这场迫害还没有结束,你们还有悔过赎罪的机会,那就是立即停止迫害,揭露迫害内幕,保存绑架法轮功的指令文件、录音、录像及其它物证,举报参与迫害的组织策划者。真诚希望你们站在正义的一边,让善良回归你们的心田,成为真正一方百姓平安的保护者,给子孙后代造福,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这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否则,是逃不过“善恶有报”天理惩罚的。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18/佳木斯市车锦霞遭酷刑-家人聘请律师依法维权(图)-399156.html

2019-12-31: 佳木斯车锦霞被非法关押五月 遭倒立劈腿酷刑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被蹲坑的警察绑架,随后遭残忍折磨,被倒立劈腿,全身被迫害得没有好地方。车锦霞被非法关押至今已五个多月。

车锦霞(别名:车红玉),于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去一名法轮功学员家学法时,被蹲坑的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车锦霞在被警察绑架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认为她的喊声传出,影响了他们绑架前来学法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因此对她报复性的酷刑加身。

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景霞一天和半宿。吴彬是主要打手。车锦霞被倒立起来,她的两腿被劈开,向下压,造成车锦霞大流血(车锦霞今年五十三岁,在半年前月经就停了,这个大流血流出的是鲜血)。车锦霞两边头发被拽掉很多,头发撒一地;全身被迫害得青紫,没有好地方(迫害细节还在核实中)。

黑龙江省公安厅所谓“督导组”窜到佳木斯市,唆使佳木斯市政法委、公安局疯狂绑架、抄家、骚扰法轮功学员,大约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上百人被上门或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杨胜军八月二日被绑架、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车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警察威胁车锦霞的丈夫配合调查妻子都与谁联系等,否则儿子研究生毕业找工作都要受牵连。

车锦霞被绑架的第二天下午,郊区公安分局张伟明、吴彬、尚怀、黄立波拿着从车锦霞身上搜出的钥匙去抄家抢劫;随后又抄了车锦霞86岁的父亲车维琪的家,有六、七个警察参与抄家,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亲自到场,抢劫走电脑、打印机、刻录塔、插排、还有车维琪的儿子多年来攒下的特殊号码的钱一千多元等。因为是特殊号码,实际价值可能远不止一千多元了。

车锦霞的老父亲今年86岁了,他有三个孩子,只有女儿车锦霞在身边,特别是老伴过世后,老父亲的衣食住行被女儿料理的井井有条。女儿突然被绑架,让老父亲无依无靠,每天除了为女儿忧心,还得料理自己的生活。焦急的盼望孝女的回来。自从女儿被绑架,他多次到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找副局长李爱国,让他放女儿回家,李说:不能放,她不认罪,不举报别人。

至今,车锦霞被非法关押已经五个多月,本来无罪的她被所谓“办案单位”郊区公安分局构陷,将捏造的“案卷”移送到了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

十一月二十八日,车锦霞的家人委托律师会见了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的车锦霞。律师在向阳区检察院阅卷时,检察院负责此案的人员告诉律师,车锦霞的卷宗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因“证据不足”,已退回办案单位,即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近期,车锦霞的父亲和她的丈夫几次去郊区公安分局要人,副局长李爱国骗他们说案卷在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你们去检察院找吧,不敢承认检察院已将卷宗退回郊区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31/佳木斯车锦霞被非法关押五月-遭倒立劈腿酷刑-398212.html

2019-12-11: 车锦霞被关押逾百天 案子已被退回公安分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车锦霞的家人委托律师会见了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看守所的车锦霞。律师在向阳区检察院阅卷时,检察院负责此案的工作人员告诉律师,车锦霞的卷宗于十一月二十七日因所谓的证据不足,已退回办案单位,即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

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车锦霞(别名:车红玉),于今年七月二十五日中午去一名法轮功学员家学法时,被在此蹲坑的警察绑架。警察同时还绑架了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当日,他们三人被劫持到郊区公安分局长青派出所办案区,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因身体情况当晚被放回。车锦霞在被警察绑架时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认为她的喊声传出,影响了他们绑架前来学法的其他法轮功学员,因此对她报复性的酷刑加身。在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的督导下,吴彬、李强等九个警察酷刑折磨车景霞一天和半宿,车锦霞两边头发被拽掉很多,头发撒一地;全身被迫害的青紫,没有好地方(迫害细节还在核实中)。而后车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

车锦霞被绑架的第二天,郊区公安分局警察给她丈夫打电话,说要去他家里看看,意思就是抄家,被她丈夫拒绝。但是,车锦霞丈夫下班回家后,发现家里已被抄过了。后来得知是郊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爱国带着警察去抄的家,不知警察是如何进的家门。同一天,警察也去车锦霞的父亲车维琪(86岁)的家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刻录塔、插排、还有几百元钱等。

警察威胁车锦霞的丈夫配合调查妻子都与谁联系等,否则儿子研究生毕业找工作都要受牵连。

近期,车锦霞的父亲和她的丈夫几次去郊区公安分局要人,副局长李爱国骗他们说案卷在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你们去检察院找吧,不敢承认检察院已将卷宗退回郊区公安分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11/车锦霞被关押逾百天-案子已被退回公安分局-396911.html

2019-09-04: 黑龙江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及各派出所近期恶行
......2019年7月25日下午,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友谊路派出所的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冯桂芬家,绑架了冯桂芬和去她家的车红玉、李秀荣。当晚,冯桂芬因身体原因被放回,车红玉家于26日下午被非法查抄,当晚劫持到长青派出所审问用刑......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4/二零一九年九月四日大陆综合消息(1)-392274.html#1993234322-1

2019-07-28: 黑龙江省公安厅指使警察绑架20多名佳木斯法轮功学员
六月份始,黑龙江省公安厅的人指使各市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日前到佳木斯市,由市公安局给市国保支队、各分局国保大队的队长等开会布置,给各个分局下达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指标,采取的是手机电话、摄像监控和跟踪蹲坑等监控手段。近几天,有近二十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骚扰。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五日下午,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友谊路派出所的警察及长安社区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冯桂芬家,绑架了冯桂芬和去她家的车红玉。当晚,冯桂芬因身体原因被放回,车红玉家于二十六日下午被非法查抄,她仍被非法关押在长青派出所审问用刑,据说邪恶扬言意欲深挖佳木斯市及外县大资料点,查出资料来源云云。目前这两位同修家已有人蹲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28/黑龙江省公安厅指使警察绑架20多名佳木斯法轮功学员-390724.html

2002-01-22: 车红玉,女36岁,佳木斯市第一建筑工程公司。2000年6月進京上访被抓,在驻京办事处扣款100元,后送回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41天,勒索人民币2500元,罚单位款3000元,伙食费300元,将养老金720元挪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2/23619.html

佳木斯市联系资料(区号: 454)

2020-01-22: 参与迫害赵桂英的主要责任人名单:
1、佳木斯市公安局局长李晓龙 办公电话:0454--8511612
手机:17790680001
2、佳木斯市公安局郊区分局局长李德才
3、郊区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张伟明 电话:1384540683318645451735
4、佳木斯市拘留所所长赵明
5、宋涛,男,出生年月:1969年2月28日出生,蒙古族,电话:13512645666
身份证:(明慧网已存档)
职称:佳木斯市向阳区法院刑庭庭长
家庭住址:向阳区光复路安民公共服务中心立新社区合作新村11号五单元302



宋涛的妻子:武颜,工作单位:食品药品监管局,电话:18903687999
长女:宋文茜

6、李利锋,女,1968年11月20日出生
职称:佳木斯市向阳区检察院公诉科科长
电话:1384616928133 18697098055
身份证:(明慧网已存档)
家庭住址:前进区春光社区21组9号
婚姻状况:离婚

7、佳木斯市郊区四丰乡派出所所长王大伟
电话 :18745479555、13351344688



其他相关责任人:
向阳区检察院
吴畏 检察长 13836667777
黄永成 副检察长 13945495555
汤浩洋 副检察长 13091635767
陈斌 副检察长 13846163632
孟力群 副检察长 13945484777

佳木斯市政法委:
刘臣(现已调到市人大):13359630336
宋文锋:13845470005
徐佳才:13803653098
姜 富:13704549137
战永凤:13555585236
卢 军:13846180999

政法委办公室:
徐富涛:13555587771

佳市维稳领导小组办公室:
李 虹:13904547333

佳市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
孙状:18345465888
石明国:13154542333

佳木斯市市法工委:
李振华:13199131818

佳木斯市执法检查室: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