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1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辽宁 >> 沈阳 鲁迅美术学院 >> 高蓉蓉, 女, 37

高蓉蓉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遭邪党虐杀离世。
个人情况: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会计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辽宁省沈阳市
拘留时间: 2003年7月
有关恶人: 龙山教养院院长李凤石,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王吉昌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3年,被疯狂电击、殴打,面部严重毁容,被迫坠楼造成多处骨折,被迫害致死
个人近况: 2005年6月16日 迫害致死 (2005-06-19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2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434(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家庭成员: 儿女: 高蓉蓉 高丽丽
夫妻/父母: 张素坤

高蓉蓉2004年5月7日被酷刑折磨,脸上是电烧灼伤。照片是受伤10天后拍摄的。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2-12: 高蓉蓉被毁容灭口十年 家人控告江泽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2/高蓉蓉被毁容灭口十年-家人控告江泽民-318985.html

2014-10-06: 我们的妹妹高蓉蓉(4)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6/我们的妹妹高蓉蓉(4)-298484.html

2014-10-05: 我们的妹妹高蓉蓉(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5/我们的妹妹高蓉蓉(3)-298483.html

2011-11-24: 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24/大连市善良教师们遭受的迫害-续--249756.html

2011-09-29: 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9/蒙难中原的女性法轮功修炼者(九)-247176.html

2011-07-21: 神州浩劫(六):震惊中外的毁容、谋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1/神州浩劫(六)-震惊中外的毁容、谋杀-244231.html

2010-09-02: 中共十一年迫害法轮功的残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9094.html

2010-09-01: 爱女奇冤未昭雪 高蓉蓉老母含冤离世(图)
2010年7月16日,高蓉蓉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张素坤老人,在痛失爱女5年后凄然离世,老人终年78岁。

遭中共劳教所警察电击毁容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已经5年多了,张素坤老人及家人不仅伸冤无门,而且持续遭中共610、公安及国安特务的骚扰、迫害。2008年北京奥运前夕,北京国安登门威胁住在北京的老人及家人:不准为高蓉蓉的案子上访,催促家人同意将高蓉蓉的遗体火化;在中共邪党庆祝独裁统治中国六十年之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光大花园小区的高蓉蓉的父母,被中共国安、公安派的人每天蹲在家门口监控;就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中国,老人在北京居住的家门口也被监视的人员蹲坑把守;张素坤老人的外孙女出国留学遭中共国安阻拦,至今不能成行。

高蓉蓉因坚定信仰“真、善、忍”法轮大法,2004年5月7日被劳教所警察电击毁容,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同年10月5日,在善良人士的救助下高蓉蓉脱离了非法监禁,从医院逃出。高蓉蓉2005年3月再遭中共当局绑架。直到高蓉蓉死亡之前,从沈阳市张士劳教所、马三家劳教所,到辽宁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对其家人:“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高蓉蓉于2005年6月 16日去世,年仅37岁。这些一直说“这次没高蓉蓉什么事”的人,对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压力,急于火化遗体。

高蓉蓉的母亲张素坤老人,二十多年前不幸身患直肠癌,术后几年病情加重,就在老人卧床数月、奄奄一息时,1996年5月,老人幸得大法,手捧《转法轮》宝书拜读,在家人的搀扶下老人每天去家附近的炼功点炼功,仅仅一周的时间,老人的身体完全康复。张素坤老人所在单位沈阳市机电学院(原沈阳五十五中学)的领导高兴的逢年过节就拎上水果到家中看望老人,说:您这大病号一好啊,给我们学校可省了医药费了。

面对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看到《转法轮》书中讲的做好人的道理,明白了法轮大法是真正把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大法、大道,张素坤老人的仨个女儿相继走进大法修炼,真、善、忍的光辉给老人及家人带来了无限的祥和与幸福,一家人按照大法修炼,身心都得到升华。从1996年到1999年的三年里,每年全国各地有灾情出现,居委会要求捐款、捐物,张素坤老人都是做在头里,还要多捐、捐好的,社区及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很感动,就是在99年中共邪党镇压法轮功后,社区及居委会的人还是感触的回忆说张素坤老人的家对他们的工作支持的太多了。这期间,老人的小女儿高蓉蓉还无偿的资助两名偏远地区因贫困而失学的儿童,被资助的孩子感激的写信谢谢蓉蓉阿姨,邀请蓉蓉阿姨到他们的家乡做客,蓉蓉回信写到是因为自己修炼了法轮大法,懂得了为别人着想,才自愿资助孩子上学,希望孩子们也有机会能了解法轮功。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及江泽民流氓集团出于妒忌和私利,悍然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镇压,黑云翻滚、恶浪高涌,在这铺天盖地的邪恶镇压中,无数的大法学员惨遭迫害。99 年7月22日后,全国的电视、报纸都开始了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恶毒攻击,张素坤老人和女儿们一起到北京去上访,老人想告诉当权者: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误的,无理的造谣太伤人心了。在北京她们找不到可以正常说话的地方,国务院信访办成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黑据点,天安门广场的武警、便衣特务也虎视眈眈的专职抓捕法轮功学员,各省市都派遣610、公安、社区、各单位的大量人员进京抓捕本省市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北京及全国的各看守所、监狱、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大量法轮功学员,在北京的各省市驻京办事处,也成了临时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张素坤老人和女儿们被沈阳市的公安伙同北京公安绑架,强行带回沈阳非法关押。老人先后被非法关押二次,最长的一次有一个月的时间。在第二次的绑架中,沈阳市委还专门召开了一个阴谋的会议,一是老人的小女儿高蓉蓉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工作,义务任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法轮功炼功点的辅导员,二是当时邪党为 “十一”大肆恐慌,借机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准法轮功上访的学员留在北京。在此阴谋下,老人及女儿们遭绑架后,在沈阳方家栏看守所被非法超期关押了一个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看守所不顾老人年迈,每天只给一点菜汤,早餐一律是玉米窝头,老人的小女儿在看守所被警察用手铐反铐双手,二女儿遭受看守所恶警电棍电击。

随后的几年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步步升级,老人及女儿们也一直不断遭骚扰、迫害。尤其小女儿高蓉蓉,在2003年遭沈阳鲁迅美术学院伙同沈阳市610及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惨遭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八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之后,一度获得自由的高蓉蓉在恶徒之首罗干亲自下令不惜余力抓捕之下又遭绑架,邪恶们仇视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照片被在全世界曝光,将高蓉蓉秘密非法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2005年 6月16日,高蓉蓉被迫害致死。

张素坤老人最心爱的小女儿惨遭迫害、惨遭虐杀,老人的心都痛碎了。中共为什么容不得做好人?容不得教人向善给人身心健康的好功法?带着满腹的悲痛,老人搀扶着重病在身的老伴,奔波申诉冤情。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副处长林沂曾说:“高蓉蓉因炼法轮功(她被电击毁容)属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案子,由辽宁省610 办公室牵头办案。610它的组织挺庞大,什么都能管,610这个部门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产物,直接归政法委领导。这个案子当初就是610抓的,省检察院那个时候的工作也要受610指挥,现在这个610仍然负责处理法轮功这类案件、它还是这个职责。”

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原处长秦春植更是直截了当的说:“高蓉蓉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左右得了,而且(辽宁)省610办公室、(辽宁)省委省政法委书记亲自过问,而且直接交给沈阳市610办公室查办。”

五年来,奇冤未得昭雪,甚至连爱女高蓉蓉的遗体都被邪恶中共藏匿起来,从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大量的辽宁省公安、国安、司法人员押送高蓉蓉的遗体到沈阳文官屯殡仪馆后,家人就再也见不到她的遗体。张素坤老人及家人持续遭中共610、公安及国安特务的骚扰、迫害。张素坤老人在奥运期间回沈阳老家,被沈阳公安上了黑名单,在返京时遭栏截;老人家所在地的沈阳市和平区新兴派出所的片警逼迫老人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老人义正辞严地说:我的命都是我师父给的,你让我做伤天害理的事,不可能。

对爱女高蓉蓉的思念、想起女儿惨遭的迫害、遭受的痛苦,爱女奇冤不能昭雪,家人却继续遭受株连迫害,五年里,漫长的痛苦煎熬中,张素坤老人的精神状况每况愈下。2010年7月16日,高蓉蓉的老母亲张素坤老人含冤离世。

张素坤老人带着对女儿的思念走了,她没能看到女儿奇冤昭雪的时刻。法轮大法给了老人健康的身体和美好的生活,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却制造了一起起苦难悲痛。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恶党作恶太多了,上天一定不会放过对它的清算,随同的做恶者们,该想想自己的退路了。愿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能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选择脱离中共,拥有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1/229070.html

2009-10-07: 高蓉蓉父母遭监控
在中共邪党庆祝自己独裁统治中国六十年之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光大花园小区的高蓉蓉的父母,被中共国安、公安派的人每天蹲在家门口监控。两位八十岁高龄的老人,痛失爱女、无处伸冤,如今又遭邪党迫害。

据相关人员透露,此次事件是海淀分局指使海淀街道办事处的人员干的,这些人每天四班,每班俩人24小时守在高蓉蓉父母的住宅门口。了解内幕的人对小区内的业主解释:是因为有特殊分子法轮功,海淀分局派人来监视,从9月30日下午就开始了。但明白的人都清楚,是中共国安、“六一零”(江泽民流氓集团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在操纵。

遭中共劳教所警察电击毁容的高蓉蓉被迫害致死已整整4年了,但奇冤却不得昭雪,家人至今还屡遭威胁。

高蓉蓉,辽宁省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2003年6月被该院院长韦尔申纠集沈阳市“六一零”、和平区分局及新兴派出所的恶警歹徒,强行绑架并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到沈阳市龙山教养院。

在沈阳龙山教养院,高蓉蓉因坚定信仰而多次遭酷刑。2004年5月7日,高蓉蓉被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叫到值班室,铐在暖气管上摧残折磨。唐玉宝、姜兆华连续电击高蓉蓉6-7小时,从下午3点至晚上9点多钟。当时高蓉蓉的面部严重毁容,面目皆非,肿大变形,满是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

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高蓉蓉进入沈阳市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住院部,在那里,面对伤痕累累、面部遭严重毁容的高蓉蓉,辽宁省“六一零”、司法局、检察院狼狈勾结、沆瀣一气实施进一步迫害;而迫害高蓉蓉的直接凶手唐玉宝、姜兆华却逍遥法外;辽宁省检察院法医为高蓉蓉做的验伤报告被辽宁省政法委责令强行扣压,更流氓的是,堂堂省检察院公然撒谎称没给高蓉蓉验过伤。

高蓉蓉遭电击毁容的照片在国际社会曝光后,中共邪党恼羞成怒,欲对高蓉蓉实施进一步迫害,辽宁省“六一零”和司法局的官员多次威胁躺在病床上的高蓉蓉。在高蓉蓉成功逃离魔爪后,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下迫害令,周永康亲自督阵,动用众多国安、公安对高蓉蓉进行追捕。

2005年3月,高蓉蓉再遭绑架,6月被迫害致死。此前,一直被非法秘密关押在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遭马三家教养院院长苏境(女),副院长赵来喜,王副院长(原管理科长),王政委(女)恶毒摧残。

目前,监控高蓉蓉父母的人员还没有撤离。4日上午,有人看见几天没出屋的高父在小区内缓缓步行时突然发病,被小区保安扶进楼里。之后,高父身体状况如何不得而知,望能了解情况的人进一步提供消息。

早在去年奥运前,就有北京国安和海淀公安的人到高蓉蓉父母家,威胁家人不要伸冤。高蓉蓉哥哥的单位也被此类人员光顾,家人受到的压力很大。

另据明慧网的消息,高蓉蓉的外甥女在得到加拿大政府的留学签证后,却遭中共国安阻拦、被列入“黑名单”不能出境。

中共邪党此次所谓的“六十大庆”,为了控制老百姓喊冤,北京布满警察与国安等监控人员,一味的制造恐怖气氛,恐吓民众。北京地区许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监控、监听,被管片内片警警告威胁等。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各国政府关注中共对高蓉蓉父母的迫害及对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其亲属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7/209893.html

2009-10-04: 被迫害致死的沈阳大法弟子高蓉蓉的父母被国安监控
最近听到消息,邪党借十•一“六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新一轮的迫害。北京国安公安的人在被迫害致死的高蓉蓉的父母住处进行监控。望知情者提供更多消息。

另据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月二日报道:“近日,北京,上海等地邪党对大法弟子进行24小时监控,这正显出邪党的极度恐惧与它的岌岌可危。那些参与监控的是警署的协警和居委会人员,他们中有很多人还是有善心在,请被监控的大法弟子以平和的心态,利用这个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4/209674.html#0910414024-20

2008-09-20: 高蓉蓉被虐杀三年多 家人仍遭监控(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0/186230.html

2008-06-18: 写在高蓉蓉遭虐杀三周年(图)
三年前,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遭邪党虐杀离世。三年过去了,沉冤至今未能昭雪。透过明慧网的揭露,人们看到,邪党在末日挣扎中还在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对世人也继续進行毒害。但,阴霾过后终是一片艳阳天!大法弟子对宇宙真理的坚定正信、谱写出的辉煌,将永远被后世人铭记。

高蓉蓉,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职工。一九九九年以前在该学院审计处工作,修炼法轮大法后自觉修炼心性、做好人,在工作中表现突出,曾被学院评为“优秀工作者”,后高蓉蓉主动将这一荣誉让给了其他想得到此荣誉的同事。

九九年镇压开始后,高蓉蓉为法轮功進京上访,多次被抓、被关,被劳教。回到鲁美学院,也一直在被监视、迫害中,工作被强行从审计处调到财会处做出纳员。高蓉蓉凭藉大法修炼开智开慧,仅用半年多的时间学习,就一次性考取全国中级会计师资格,同事们都为之惊叹。但鲁美院的负责人一直实施迫害政策,不许高蓉蓉做会计工作。

零三年七月,高蓉蓉给本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的一名研究生讲真相,被该研究生不明真相的妻子告发。鲁美院长韦尔申、书记张晨等人纠结沈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公室恶徒将高蓉蓉绑架、劫持進看守所,又非法劳动教养三年,关押進沈阳龙山教养院。

沈阳龙山教养院,臭名远扬的邪恶黑窝。自九九年邪党及江魔头发动镇压之时起,龙山教养院同沈阳的辽宁省马三家等教养院、监狱一起,充当了镇压的急先锋。高蓉蓉被关押進龙山教养院后,遭受了种种精神和肉体摧残。当时龙山教养院非法关押了大量法轮功女学员,在那样残酷、黑暗的魔窟内,许多大法弟子仍然坚守信仰,用大法中修炼出的正念抵御邪恶一次次的威逼、迫害。

龙山恶警李凤石、王静慧、唐玉宝之流,每天都在卖力的迫害大法弟子:酷刑折磨、剥夺睡眠、利用犯人殴打严管,还有超负荷的奴役劳动。高蓉蓉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不参加所谓的“劳动改造”,并拒绝参加污蔑法轮功的大会,拒绝拍粉饰邪恶黑窝的照片。

当时龙山教养院凭着几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正为晋升省级教养院而大肆造假,他们威胁普通劳教人员为他们写几年前关押过的犯人的“思想汇报”及法轮功学员的“转化书”,普教们大多文化水平不高,被奴役劳动一天后,每天深夜都在吃力的书写伪证明。同时龙山教养院逼迫大法弟子每人照一张照片,做所谓的登记,还要将照片挂在每间关押的房门上。

高蓉蓉拒绝拍照、拒绝参加奴役。另一坚定的大法弟子尹淑杰被龙山教养院转押入马三家教养院,二大队召开大会,想藉此对法轮功学员施加更大的压力,营造恐惧气氛,高蓉蓉坚决抵制,不参加这种诬蔑大法的邪会,并高喊“法轮大法好”。为此恶警李凤石、唐玉宝大为恼火,用手铐将高蓉蓉铐在暖气上用电棍电击,高蓉蓉始终坚定不屈。邪恶之徒只好暂时放弃对高蓉蓉的迫害。这样,每天别人去“上工”,被关在房间内的高蓉蓉,抓紧学外面传入的大法经文和《转法轮》,还把新经文传给其他同修。通过大法学员讲真相,一些看管大法弟子的普教,知道了大法好,都主动帮助大法弟子。

恶徒们并不甘心,为了既得利益,罔顾大法弟子慈悲劝善之言,继续行恶。零四年初,以沈阳张士教养院恶警史凤友带队,张士教养、沈新教养院在沈阳市六一零的纠集下,成立所谓的“帮教团”,到沈阳各监狱、教养院对坚定的大法弟子進行新一轮的洗脑迫害。龙山教养院在一、二大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抽出二十多名進行迫害,高蓉蓉在其中。邪悟的犹大及恶警轮番上阵,对这些法轮功学员体罚、殴打、禁止睡觉、反覆播放邪恶造假宣传,二十多天的法西斯野蛮摧残,高蓉蓉坚定的走了过来。

零四年五月七日,又一个黑色的日子。为了逼迫高蓉蓉及另几位法轮功学员参加“劳动改造”、说出经文来源、放弃修炼,龙山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用电棍反覆充电电击这些法轮功学员。一个上午过去了,高蓉蓉没有答应邪恶的任何要求;又接着一个下午和傍晚,已被摧残的面目皆非的高蓉蓉始终不向邪恶妥协。高蓉蓉曾说:我不能答应他们(邪恶)的任何要求,我也不会出卖同修。高蓉蓉在极度痛苦中,想起求救师父,几分钟后,平时最卖力协助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一普教突发心脏病,唐玉宝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电棍,停止做恶。后来人们在世界各地法轮功学员揭露酷刑的展板上看到的高蓉蓉被电击焦糊的脸,就是中共邪恶镇压的铁见证。

当时高蓉蓉从二楼窗口跳下,准备逃生,也想向世人揭示发生在沈阳龙山教养院、发生在中国的迫害黑幕。由于长期遭受摧残,高蓉蓉身体极度虚弱,不幸腿摔成骨折。在人命关天之时,龙山教养院的恶警对高蓉蓉的家人隐瞒不报,连夜偷偷将高蓉蓉送往沈阳陆军总院,龙山警察连警服都未敢穿。

在陆军总院急救室,已极度虚弱的高蓉蓉,向医生及周围患者揭露被迫害的事实,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在高蓉蓉的正念下,恶警队长王静慧心虚的重复着说:对,法轮大法好。

后来,高蓉蓉在重兵把守下被送到沈阳医科大学医院。当时邪恶的气焰十分嚣张,医院负责人及整个骨科病区的医生、护士、病人都受到辽宁政法委、司法局的威胁,龙山的恶警每岗至少四人把守,沈阳司法局、政法委、六一零等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不断暗中派人巡视。

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身负重伤的高蓉蓉神奇的每天躲过一双双盯视的眼睛,坚持学法。当时,对高蓉蓉被电击毁容的照片是否曝光,许多同修都为此担心高蓉蓉的安全。高蓉蓉沉稳的思索了片刻后,平静的说:“应该揭露邪恶,这么多年迫害,同修遭受的酷刑摧残许多比我这要严重的多,却很难曝光出来。曼哈顿的同修正在讲真相,还是拿出去吧。”她还希望能通过手机得到海外自由媒体采访的机会,能使世人了解更多的真相,她留给世人的最后声音是:“我希望江泽民一手掀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镇压,能够得到全世界善良人们的重视。”如果不是伟大的法轮大法缔造的生命,很难想像一个弱女子会有如此坚忍的意志。

二零零五年三月八至九日期间,仅获得五个月自由的高蓉蓉再遭绑架。这次是来自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中共中央“610办公室”刘京、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邪恶报复。至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被虐杀致死,在那最黑暗的一百多天里,高蓉蓉经历了怎样的摧残?从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苏境、赵来喜,沈阳张士教养院史凤友等恶匪狰狞的表演中,人们应该能猜测出一些。但邪恶是夺不走大法弟子的正信的!

高蓉蓉被迫害离世三年了,她所经历的苦难让人心痛,这场中共掀起的邪恶镇压至今还没有被终止,零八年中国大陆多灾多难,海内外大法弟子在慈悲、急切的救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大法弟子无论自身遭受怎样的魔难,他们都会心系众生,这就是法轮大法正信的力量。谨在此表达我们对高蓉蓉及大陆所有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同修的哀思!愿苦难的中国人都能识破中共的邪恶本质,了解真相、挣脱迷惘、走進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8/180480.html

2006-07-20: 缀满苦难血泪的“项链”(图)
每每深夜里,我手捧这付特殊的“项链”,泪滴衬着星光在珠链上闪烁。这副“项链”是大连大法弟子孙燕在沈阳龙山教养院邪恶狰狞环境中,用心编结成送与同修高蓉蓉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0/133504.html

2006-06-14:  恶徒藏尸 高蓉蓉惨死周年双亲无以为祭(图)
自沈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电击毁容又遭虐杀后,家人四处申冤,奇冤至今未得昭雪,恶徒们仍然逍遥法外,现今中共恶徒竟连高蓉蓉饱受摧残伤痕纍纍的遗体也藏匿起来,声称高蓉蓉的父母要看高蓉蓉遗体必须有沈阳市司法局的人在场,令年迈双亲在高蓉蓉惨死一周年之际,无法祭看爱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4/130410.html

2006-04-17: 高蓉蓉,女,辽宁省。2004年8月30日,联合国特派专员波文(Theo van Boven)对有关法轮功学员高蓉蓉女士事件,送出一项联合紧急控诉。根据收到的指控,她被关在辽宁省沈阳市龙山劳动教养院。2004年5月她因被电棍电击,面部被严重毁容。她从2004年8月9日开始尿血,并且不能吃不能喝。她的眼眶深凹,她的眼睑不能合拢,她变得很消瘦。沈阳市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医生说,她的生命很危险,并再次的发布“病危通知”,可是,沈阳市司法局的一位官员不肯释放她,并且还说,“如果生命有危险,就让医院医治她,就算她死了也不能让她回家。(注:高蓉蓉已被迫害致死。)”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7/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125441.html

2006-04-15: 沈阳国保绑架高蓉蓉和董敬雅的经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5/125288.html

2006-04-08: 高蓉蓉去世近一年 老母奔波上访无果(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8/124732.html

2005-11-03: 医务工作者叙述高蓉蓉被迫害片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70.html

2005-10-23: 遍插茱萸少一人啊(图)
刚刚过去的中华古国的传统节日重阳节,这一天恰巧是高蓉蓉母亲的生日,高母曾是晚期癌症患者,修炼法轮大法后起死回生,大法带给人类的美好,在这位老人的身上充分的体现出来,而中共血腥的镇压灭绝人性的将老人心爱的女儿--蓉蓉的生命谋杀,本该安享晚年的老人,却在悲失爱女的痛苦中,用泪水度过了她73岁的寿辰。这些天来身为教师的高母每天念叨着:“遍插茱萸少一人”、“遍插茱萸少一人啊……”高蓉蓉原来是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职工,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电击毁容后,曾一度被正义之士营救,在中共江罗曾邪恶的追杀下,善良、文弱的高蓉蓉今年3月再遭绑架,仅仅三个月的时间,6月16日即被谋杀,一个美丽、清纯的生命消逝了。但迫害远没有结束:参与营救高蓉蓉的法轮功学员董敬雅、张丽荣、吴俊德、刘庆明、马玉平等人还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他们中有的人已被迫害得生命垂危;而受尽人间苦难的蓉蓉躺在寒冷的冰柜中,她的亲人们不能去见她;蓉蓉年迈的父母无数次的奔走、鸣冤,偌大的中华大地如今的当政者们却置天理人命于不顾,蛮横的态度用沈阳市市政府信访处人员的回覆可见一斑:“法轮功『非法’,案子不受理。”……


蓉蓉的父亲,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既要接受心爱的女儿被残酷毁容又遭谋杀的事实,又要承受来自政法委、610、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沈阳龙山教养院、沈阳张士教养院、沈阳公安、沈阳司法局、沈阳鲁迅美术学院等等方方面面参与迫害蓉蓉的部门、人员的压力、威胁,甚至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的处长秦春植,曾亲自组织过辽宁省检察院的法医给高蓉蓉验伤的人,不但知法犯法的不拿出高蓉蓉的验伤报告,反而威胁蓉蓉父母:“高蓉蓉被背(营救)走,按我是要追究你们家属的责任的。”在这种种沉重的打击下,高父的身体和精神都几近崩溃的边缘。
“我们以为这次再遭绑架,蓉蓉能挺过来,全世界都知道蓉蓉被电击毁容的惨案,镇压者还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恶吗?那些恶人也一直欺骗我们,说能放蓉蓉回家,直到蓉蓉被送入『医大’,它们还在隐瞒对她迫害的真像,马三家的苏境、赵来喜还在说蓉蓉挺好。”

“蓉蓉走了四个月了,从中央到地方对她行恶的人不但没受到查处,连直接凶手唐玉宝、姜兆华、苏境、赵来喜都还逍遥法外。”蓉蓉的父母亲悲愤的述说着。

当我们把法轮功人权网上世界各国善良民众对高蓉蓉的声援告诉两位老人时,蓉蓉的母亲流着泪说:“谢谢所有关心蓉蓉的人们,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必须终止,人间不能让这些罪恶存在,迫害必须终止!”。

两位老人动情的说:“那些冒着生命危险营救蓉蓉的人,给了我们女儿五个多月宁静的日子,我们听说蓉蓉胖了,还能扶墙走了。我们感谢他们,感谢冒着生命危险营救蓉蓉的人,也希望声援蓉蓉的人们也帮助这些帮助过蓉蓉的善良的人,和所有遭受迫害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接下来蓉蓉的父亲给我们讲了一个凄美、感人的故事:从去年(2004年)蓉蓉被电击毁容囚困在“医大”,世界各地就有善良的民众打电话关心蓉蓉和她的家人,有一位姓姜的海外女法轮功学员,经常打电话询问,一直不愿接海外电话的高父渐渐被这位女孩的善心打动,每次接电话后总要担心那位姜姓女孩的安全、担心她电话打时间长了要浪费许多钱。

今年6月蓉蓉被迫害致死的前后,沈阳的天气异乎寻常,连天的暴雨、冰雹、雷电。一天,女孩的电话又打進来,漆黑的夜晚、窗外是狂风暴雨、门口是蹲坑把守的恶人,老人没有点灯,摸着拿起电话时已泣不成声,老人说:“孩子,凄风苦雨啊!”女孩说:“爸爸,世界各地中领馆前,大法弟子们都在烛光守夜悼念蓉蓉,那么美丽的蓉蓉走了,大家都很难过,爸爸你别伤心,要坚强。”在那样痛碎心肺的悲哀中,女孩一声声的“爸爸”,老人已是老泪纵横,老人说:“孩子,谢谢你,我失去了一个好女儿,如今又得到了一个好女儿。”……在以后的日子里,老人总是念叨:那孩子可别回国呀,危险啊!

蓉蓉被蓄意谋杀后,她的亲人们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悲痛,迫害远没有结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还有众多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虐杀,迫害没有被终止。

人们应当知道秉承宇宙真理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们,勇敢的为当今的世人筑起了一道防范恶势力的“正义长城”,觉醒的民众用心呼应着大法修炼者们的大善,纷纷伸出援手、谴责中共残暴,正的力量在人间扩充着。在中共邪党即将灭亡的今天,愿更多的世人在这善恶人间,择善而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3/112976.html

2005-09-10: 高蓉蓉被绑架虐杀一案中部份参与者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0/110112.html

2005-08-18: 纪实录像:任淑杰、高蓉蓉亲口证词—— 揭露沈阳龙山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放光明电视制作中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8/108624.html

2005-08-13: 高蓉蓉被害的部份物证(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3/108319.html

2005-08-03: 沈阳市司法系统妄图绑架高蓉蓉的姐姐
沈阳市司法系统因迫害高蓉蓉被迫害致死案被曝光,心里十分恐惧。为阻止迫害证据被公布于世,现妄图绑架高蓉蓉的姐姐高丽丽以杀人灭口。请国际社会给予关注并提供帮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07665.html

2005-07-26: 迫害高蓉蓉的元凶之一,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家住沈阳铁西区爱工街7马路附近,爱工农贸市场旁边,沈阳水泵厂宿舍,紧邻的楼侧面写着爱工街9号。

他的电话:13840580123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6/106994.html

2005-07-14: 参与再次绑架高蓉蓉的不法人员及当时情况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14/106131.html

2005-06-26:辽宁省检察院监所检查处处长秦春植,积极配合610,拒不给家属高蓉蓉遭电棍电击的验伤报告;高蓉蓉再遭绑架后,其人还威胁高蓉蓉的父母,说案子让他办“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沈阳市和平区嘉兴街派出所正副所长及干警金大勇、曹刚,此二人多次参与绑架高蓉蓉

鲁迅美术学院保卫处处长田力武、还有一姓曲的,是沈阳公安局十处常驻鲁美的人员,此二人积极迫害大法弟子,更是残酷迫害高蓉蓉,多次亲自参与绑架。鲁美财务处处长贾淑平也多次参与迫害高蓉蓉

鲁迅美术学院副书记王虹(女)与宣传处长孙杰(鲁美610也是此部门,孙杰也是610的人),于6月17月就到高蓉蓉家,逼其父母立即火化高蓉蓉遗体,被高蓉蓉的父母赶了出来。

辽宁省高教工委,2005年初奉沈阳市610、政法委成立的所谓“专案组”的指派把高蓉蓉所有材料从鲁迅美术学院拿走,指令鲁美:以后高蓉蓉的事鲁美无权对外处理任何问题,无论谁来找一律到『专案组’和高教工委。对罗干亲自布置的再次绑架高蓉蓉做准备、尽全力。早在2003年,高蓉蓉与鲁美一研究生谈法轮功,被其妻子告发;那次,高教工委的一个副主任就亲自坐镇鲁美,同张晨、韦尔申、王虹、孙杰、田力武、十处姓曲的、贾淑平等连手同时对高蓉蓉施压,后又纠结市610、和平分局、嘉兴派出所将高蓉蓉抓捕,强行送市看守所后,又非法投入沈阳龙山教养院,开始对高蓉蓉的一系列迫害,造成高蓉蓉遭到深度毁容。

马三家的王姓男院长和一政委,也去高蓉蓉家,强迫其亲属火化遗体。

在迫害高蓉蓉的凶手中还有三个重要人物:龙山劳教院李凤石、张士劳教院洗脑班的史凤友、张士的朱姓院长。史凤友2004年带洗脑团去龙山对高蓉蓉進行迫害,他自己对高蓉蓉的父亲说:“李风石对我说他拿高蓉蓉没办法了,让我去,我和高蓉蓉谈了半个多小时,没办法,整不了她。”这回系统布置的再次绑架高蓉蓉就是以张士小白楼为据点,有法轮功学员亲眼见朱姓院长,带很多恶警拿多根电棍电击绑在床上的一男性大法学员,逼其说出高蓉蓉的藏身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6/104913.html

2005-06-25: 关于高蓉蓉被虐杀案的更多事实
(明慧记者追踪报导)经查,高蓉蓉于2005年3月6日在沈阳市和平区美国领事馆附近遭绑架,与其同时被抓的法轮功学员孙士友现下落不明。高蓉蓉去世后,“610”头目、马三家教养院及鲁迅美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到高家,强迫其家属立即火化遗体。遗体被送到文官屯殡仪馆后,家人瞻仰遗容一直受到无理阻拦,高家附近最近一直有恶警监视。

一、高蓉蓉被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

高蓉蓉此次遭绑架后,一直被秘密关押在马三家劳教院。其间高蓉蓉的家人曾给马三家院长苏境打电话。苏境开始拒绝承认,后高母自去马三家数次,苏境最后无奈,才承认高蓉蓉是2005年6月6日被送到医大医院抢救室的。

6月12日高蓉蓉已神志不清,完全没有意识、没有生理反映。家人赶到医院后其间,仍有20名左右的监视人员对高蓉蓉進行监视。监视人员还当着高蓉蓉母亲的面,多次问医生高蓉蓉甚么时候(能)死。

二、医生怀疑高蓉蓉曾遭破坏性药物注射

据医生反映,通过医疗仪器显示,高蓉蓉的头内有异样;医生并怀疑高的脑部异样是因为曾被注射过破坏性药物。家人要求索取高蓉蓉从马三家到医大的相关病历及诊断资料,均被无理拒绝。

三、加重迫害,上下串通,隐瞒真像

高蓉蓉被绑架而失踪后的三个多月时间里,从沈阳市张士劳教院、马三家劳教院,到辽宁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甚么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提高蓉蓉绝食、身体已十分衰竭的事。

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针对高蓉蓉被法轮功学员救出一事,中共不法人员害怕他们恶行在国际上被進一步曝光,“610”头目罗干亲自插手,定为公安部26号大案。沈阳市安全局成立的“专案组”在张士劳动教养院的小白楼上专设办公室、审讯室,把他们怀疑与高蓉蓉有关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这里非法关押审讯,并把认为有重大怀疑的人上网通报、跟踪、蹲坑,要非法抓捕。

2005年2月底、3月初,曾参与营救高蓉蓉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关押在张士劳教院后,先后被劫持往马三家教养院(女)和沈新教养院(男),唯独高蓉蓉3月6日被再次绑架后下落不明。高蓉蓉父母从外地回到沈阳,沈阳公安局、和平分局及派出所互相推脱,不告诉高蓉蓉的家人她在哪里。高蓉蓉原所在的单位沈阳鲁迅美术学院在3月下旬传达文件,谎称高蓉蓉在国外。

2005年3月6日在沈阳市和平区美国领事馆附近与高蓉蓉同时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孙士友现下落不明,孙妻董静哲正在马三家遭受严重迫害,已绝食抗议近四个月。据介绍,董静哲的腿已被打成骨折。

高蓉蓉的父母今2005年3月份去张士劳教院询问高蓉蓉的情况时,主管洗脑迫害的史凤友出来说:张士洗脑班没有收过高蓉蓉,他这次是在马三家监管医院见到的高蓉蓉;后又改口说去马三家劳教院送董敬雅(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时见到的高蓉蓉,史凤友声称:“挺好,你们不用找,她那腿还不能站立,等案子一结就能让她回家,没她甚么事。”

高蓉蓉的父亲问:“这个案子是罗干过问了吗?”史凤友说:“罗干有指示,这事国际影响太大,让我们『处理好’。”

高蓉蓉年迈的父母又来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马三家竟无人敢出来接见。在高蓉蓉父母强烈的坚持下,院长苏境才出来。苏境说:高蓉蓉算在马三家被劳教,但人不在马三家;连她也见不到高蓉蓉,有关方面对高蓉蓉在進行审查。

4月初,两位老人又去马三家,找到苏境问高蓉蓉绝食的事,苏说:“现在很好,吃饭吃的挺好。”高蓉蓉的母亲问:“你不是说你也见不到高蓉蓉吗?你怎么能肯定说她饭吃的很好?”苏说:“信息反馈呀,我知道。”

再问高蓉蓉在哪,要求见面。苏境不答应,让回家等着,听上面的。

高蓉蓉家人多次去马三家要求见人、放人,每次都是一名姓赵的副校长(女)出来见。一次,高蓉蓉的母亲提出高蓉蓉的腿断的事,要求见高蓉蓉,赵说:“挺好,你不用操心给她补营养呢。”老人又提出接高蓉蓉回家养腿,赵称:“她现在的样,也不能让她回家,社会影响不好。”——迫害才是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和国际影响的真正原因,而作为迫害元凶的中共邪恶集团不但不停止迫害、停止制造恶性事件,反而加倍掩盖事实,继续施加迫害,并反诬受害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这是中共流氓恶霸本性的典型表现。

四、以“上边”指令为藉口,上下狼狈为奸

高蓉蓉的家人多方寻找、要人,质问相关部门、人员:“高蓉蓉被电击毁容、腿被摔断,凶手逍遥法外,断腿毁容的受害人按劳教管理规定应该被关押吗?”

从张士劳教院洗脑班的史凤友、马三家劳教院苏境、赵姓副院长,到省司法厅、省劳教局等部门的人都统一口径:“你们放心,法律会严惩凶手,你们不用再找了,回家等着吧,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甚么事,主要是背她走的人的事,等案子一结就让她回家,还得商量给她治腿的事。是让她回家治还是我们给治,再商量。”自始至终,没有任何部门、任何人提高蓉蓉绝食、身体已十分衰竭的事。

高蓉蓉是6月6日被马三家劳教院从沈阳大北监管医院送到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救的。可是在6月10日高蓉蓉的父母又一次去马三家时,一姓王的男姓院长还说:“一开始我们就不想收高蓉蓉,是『上边’压的。现在『上边’甚么时候让见让放我们听『上边’的。”王姓院长绝口不提高蓉蓉已生命垂危在医大急救的事。

五、蓄意促成高蓉蓉死亡

6月12日上午9点多钟,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后赶到医院。家人见到高蓉蓉嘴里含着呼吸器、人事不省、骨瘦如柴、全身各器官衰竭,脸上特别是左脸布满电击毁容后的疤痕,触目惊心。

高蓉蓉的亲属中有一人懂医,当时就看出给高蓉蓉的营养药不够量、不对症,并诊断高蓉蓉是长期不得進食身体衰竭。医大急诊室高蓉蓉的抢救医生说:“(高蓉蓉)来时(6月6日)就是危重。”

高蓉蓉的家人质问马三家的人:“人怎么这样了?为甚么才通知我们。”马三家那些把守的管教都推说自己才来、不知道高蓉蓉的任何情况。

与此同时,高蓉蓉家大门口有人蹲坑把守,并向周围的邻居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

2005年6月16日,高蓉蓉在医大一院急诊室去世,年仅37岁。这些一直说“是上面没结案,这次没高蓉蓉甚么事”的人,正对高蓉蓉的家人施加压力,急于火化遗体、销毁罪证。

六、鲁美术副院长韦尔申罪恶难逃

高蓉蓉被迫害的过程中,鲁迅美术学院副院长韦尔申(蒙古族,全国人大代
表,中国美协副主席)是直接责任人。高蓉蓉当初仅仅因为向鲁迅美术学院的学生讲真像,就被韦尔申强行绑架到龙山教养院,并造成毁容。高蓉蓉遭到深度毁容后,高家人多次找到韦尔申,要求他给予救助,但作为单位领导及所谓“全国人大代表”的韦尔申至始至终不闻不问,不予理睬。据了解,韦尔申经常出国访问。善恶有报,像韦尔申这种身在副职心不甘、为了自己继续向上爬而积极参与迫害的卑鄙之辈,必将自食恶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5/104848.html

沈阳 鲁迅美术学院联系资料(区号: 24)

辽宁鲁迅美术学院:党政办公室,024-23892635
鲁迅美术学院成人教育学院:院长办公室,024-23849473
鲁迅美术学院 院长韦尔申024-23890089 23937834;书记:张晨,23931585;副院长田奎玉23933799; 李宝泉23931712; 马书林23944588

组织大队部电话:024-23890031 024-23890287
保卫处电话: 024-23892660
--------------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是建于1938年的延安鲁艺,现位于沈阳市南湖高科技开发区。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十九号,邮编:110003,
电话:024-23932651
鲁美电话:024-23890043(咨询),024-23890395(咨询),024—23940126(监督电话),024-23930883(研招办),024-23940121(培训中心),024-23930671
鲁美传真:024-23930671
鲁迅美术学院附中校址:沈阳市东陵区望花中街146号,邮编:110045
鲁美附中咨询电话:024—88269590(教务处、招生办)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4)

2009-10-07: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15号 邮编: 100089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电话: 010-82519110 010-82628056
局长:张伟刚 电话:010-82519110;金某;
政委:王聚成
海淀分局纪委电话: 010-82519180
海淀分局督察电话: 010-82519210;
海淀分局信访电话: 010-82519060
海淀分局办公室电话:010-82519045
海淀分局群众监督电话:010-82519110
督察办电话:010─82519638 ,010─82519213,
政治处电话:010─82519140 ,010─82519529;
内保处电话:010─82519636 , 82519638 , 82519216 , 82519213





迫害高蓉蓉的元凶之一,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
电话:13840580123

2005-07-14: 辽宁沈阳市一些参与迫害高蓉蓉的单位电话
沈阳鲁迅美术学院:024-23264344
沈阳市公安局:群众申诉电话024-22833119
警务投诉电话024-2340056

鲁迅美术学院前身是建于1938年的延安鲁艺,现位于沈阳市南湖高科技开发区。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三好街十九号,邮编:110003,
电话:024-23932651
鲁美电话:024-23890043(咨询),024-23890395(咨询),024—23940126(监督电话),024-23930883(研招办),024-23940121(培训中心),024-23930671
鲁美传真:024-23930671
鲁迅美术学院附中校址:沈阳市东陵区望花中街146号,邮编:110045
鲁美附中咨询电话:024—88269590(教务处、招生办)

2005-03-31: 大北监狱城电话号段:024-89296××× (以892966××为重点)

沈阳交通广播电台FM97.5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光荣街10号
邮编:110003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南京北街155号; 邮编110001; 总机024-23269368 / 23256666 转各科室(骨二科病房分机号:6232)

高蓉蓉的主治医生是梁庆威主任 分机6324
高蓉蓉目前仍在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0533号房

沈阳市司法局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北大街 邮编110014
沈阳市(包括所辖地共35人被迫害致死; 此外16人被迫害致残)
局长:郑朝权
副局长:张宪生(主管迫害法轮功,男,40多岁)
劳教管教处处长 李荣琛 024-22852378  024-22855022  024-22825808; 刘波处长 手机13804006266 办024-22855027
纪处长 办: 024-22855027 秘书科: 024-22824660 组织科: 024-22855034 宣传科: 024-22700704

沈阳龙山劳动教养院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东陵区祝家镇砬子沟村97号  
邮编:110173 龙山教养院总机:024-24760033
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李凤石 ,男,40多岁,家住和平区南十马路集贤市场附近。(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11930)

二大队电话:024-24761745;;024-24761735;024-24760033-8222
二大队大队长:王静慧,女,40多岁,家住大东区滂江地区。(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24996)
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男,46岁,警号2116065,家住铁西区兴工街司法局宿舍。(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12697)
二大队队长:姜兆华、王吉昌、王春梅等。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不干胶:大法弟子“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二周年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4/156877.html

2007-05-03: 沈阳市张士洗脑班恶警史凤友的部份犯罪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3/154023.html

为甚么辽宁公检法敢联手谋杀我们的女儿?
── 高蓉蓉父母的申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0/115481.html

弃恶择善 走向光明 ── 胡锦涛访美加之际,辽宁大法弟子的呼吁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15/110452.html

星海血泪(三)── 记大连大法弟子孙燕所遭受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109384.html

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参与迫害高蓉蓉的恶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0/108094.html

我在龙山教养院目睹高蓉蓉遭恶人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3/107629.html

高蓉蓉再次被绑架后受迫害的点滴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6/105564.html

泰国学员悼念高蓉蓉 呼吁停止迫害(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119.html

台湾屏东法轮功学员悼高蓉蓉 谴责中共恶行(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29/105094.html

中共虐杀高蓉蓉 人神共愤(图)
... 更多

媒体报导

[希望之声第026集]-"辽宁沈阳高蓉蓉被狱警毁容"
http://big5.soundofhope.org/programs/476/13854-1.asp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