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 >> 张淑春, 女,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
迫害情况: 被枉判七年半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5-07-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1-20: 三恶人欲绑架招远市辛庄镇王胜建 未遂

1月15日下午2点多钟,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开着一辆便车,在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行恶,妄图绑架法轮功学员王胜建。

三个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北台上村,打听王胜建家在那住,村民不知找王胜建干啥,就告诉了他们,三人来到王胜建家门前,王胜建正在门外拿草,来人问你叫王胜建?王胜建说“是”,两人不由分说上去就把王胜建按倒在地妄图绑架,王胜建80多岁的老母亲闻讯赶到现场,看到儿子被按倒在地,就去拽按她儿子的恶人,一恶人又把她按倒在地,老人拽下按她的恶人胳膊上的皮带,老人个子矮,行恶者个子高,老人为了自卫,抡起皮带抽打,按她的恶人眼睛受伤。王胜建的姊妹们和他的弟弟都闻讯赶到,问恶人为什么绑架好人。混乱中王胜建走脱。北台上村治安主任把王胜建的弟弟叫到村委,问是谁伤的恶人,回答是她母亲。

这三人据说是山东省烟台派来的,现在这些还在参与对法轮功学员行恶的人,明知是执法犯法,所以像做贼一样,不敢公开身份,没有实话。如有知道所来的警察的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请公布。

另外,王胜建的妻子张淑春09年被中共绑架,非法判刑7年。现在还在被关押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0/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85959.html#1412005019-1

2010-04-17: 张淑春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招远市伪法院枉法判刑

招远市法轮功学员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于二零零九年五月被招远市“六一零”绑架后,被非法关押在招远市看守所近一年的时间,近日又被招远市伪法院枉法判刑。

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三名女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十多天,身体非常虚弱,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招远市“六一零”、伪法院等不法之徒硬是于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一日将张淑春等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了山东省监狱。至今没通知家人。张淑春被枉判七年半,王好红被枉判七年,李永杰和彭乐宽分别被枉判五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7/221690.html

2010-03-11: 营救招远市大法弟子张淑春
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星期四)整体配合到招远市看守所营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大法弟子张淑春,望见到消息的同修配合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11/219631.html

2010-01-18: 招远市玲南金矿洗脑班头目季晓东犯罪事实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导)季晓东,女,三十五岁,老家是招远市玲珑镇沟上村,居住在招远市区。二零零八年从招远市大秦家镇计生办调到了臭名昭著的招远市玲南金矿洗脑班黑窝任头目。

季晓东刚调到洗脑班黑窝的时候,有不少善良的大法弟子曾给她讲大法的真相,劝她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为自己及家人留条后路。季晓东也曾假惺惺地说,她知道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她不会参与迫害。可时间一长,就露出了她心狠手辣的真面目。

季晓东進洗脑班不长时间就指使打手曲涛、赵秀江等残忍的迫害大法弟子,凡是被绑架到黑窝的大法弟子,她一个都不放过,逼迫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经常指使打手们将大法弟子单独关進小黑屋,长时间不让睡觉,吃喝拉撒全在里面,指使打手们用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电刑、吊铐、毒打、用鞋刷子撬开大法弟子的嘴野蛮灌食折磨,有的把牙都给撬掉了。近期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杨松美、李玉凤、崔桂芬、邵永梅等大法弟子都遭受过季晓东一伙的残酷迫害,明慧网都多次报导过,但由于黑窝严重封锁消息,季晓东的恶行迟迟没有曝光,把她给漏网了。

季晓东一伙不但从肉体和精神上折磨和摧残大法弟子,还从经济上勒索大法弟子的家人。自从季晓东任头目以来,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的时间更长了。他们一伙经常要挟和恐吓大法弟子的家人,逼迫大法弟子的家人给他们送礼请客,有的被勒索几万元,有的几千元不等。有的大法弟子的家人被折腾的简直死去活来,本来答应今天放人的,找个理由明天再放,今天好再要挟大法弟子家人请吃一顿。季晓东经常叫着大法弟子的名字叫嚣:我告诉你,我这是第一关,我这一关过不去你就别想出去。她还经常向她的上级打小报告,诬陷大法弟子,目的就是拖延着不放大法弟子出去,气焰很嚣张。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8/216483.html

2009-11-16: 招远市张淑春等四大法弟子被枉法判重刑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山东省招远市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在遭绑架被非法关押五个半月后,被中共招远市法院非法判重刑。张淑春被判七年半,王好红被判七年,李永杰被判五年,彭乐宽情况不详待查。

十一月九日,说是开庭,实际上没履行任何法律程序。法庭上只有四位大法弟子的五位亲属在场,法院一个叫王海涛的副厅长和一个胖胖的不知姓名的工作人员,到场后匆匆忙忙的写东西,写完后告知亲属判决情况。大法弟子的亲属都非常愤怒,当场质问他们:没公开开庭就这样判了?!王海涛无理地回答:就这样,用不着开庭。中共的伪法院就是这样知法犯法,无法无天。

张淑春、王好红的母亲都是快八十岁的老人了,为了别错过开庭的日子,能见上女儿一面,两位老人在看守所附近等了七天七夜,晚上就睡在看守所附近的玉米秸丛中,当时正值寒流,气温急剧地下降。但可怜的老人们等到的竟是这样的结果。苍天大地都会为她们落泪。

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都是明慧网曾报导的零九年五月在招远市夏甸镇新北村发生的恶性绑架案中被绑架的大法弟子。他们已经被非法关押在招远市看守所五个半月了。一同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还有王仁庆、王亮林,他俩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招远市臭名昭著的玲南金矿洗脑班黑窝遭受迫害。

十年来,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等都遭受到恶党的严重迫害(明慧网多次报导过)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都是被迫流离失所多年的大法弟子,她们多年来有家不能归,吃尽了苦头。大法弟子彭乐宽遭五年冤狱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再次遭绑架。

还有近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王美芬、李玉凤、杨松美等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6/212732.html

2009-11-03: 大法弟子张淑春等被非法开庭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三日,山东招远伪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進行了庭审。由于大法弟子平时的优良表现有目共睹,彭乐宽村八十多位百姓联名为大法弟子彭乐宽担保,要求无罪释放彭乐宽,庭审被迫延期。招远市全体大法弟子配合,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家属二号开始要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211804.html

2009-10-27: 招远伪法院非法庭审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

2009年10月23日,招远伪法院非法对大法弟子张淑春、王好红、李永杰、彭乐宽進行了庭审。由于大法弟子平时的优良表现有目共睹,彭乐宽村的村委协同本村80多位百姓联名为大法弟子彭乐宽担保,要求无罪释放彭乐宽,庭审被迫延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7/211192.html

2009-08-15: 请关注招远市看守所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
请关注招远市看守所对大法弟子张淑春、李永杰、王好红、彭乐宽的残酷迫害,请招远同修帮助调查招远看守所打手(孙少强)的家庭情况和电话号码给予曝光,制止他对大法弟子行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5/206566.html

2009-06-01: 山东招远市十多名大法弟子遭610恶警绑架
五月二十九晚上,招远市大法弟子李永杰、张淑春、王好红、王亮林、王仁庆、刘学珍、刘学文、吕美娥等十几人,在毕郭新村遭“610”恶警孙华龙等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1/201990.html

2009-01-18: 山东招远恶人年前骚扰大法弟子张淑春家人

山东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张淑春,四十四岁,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几年来,不断受到邪恶中共地方官员、恶警的迫害,家中数次被洗劫,张淑春本人屡遭迫害,八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近日,招远恶人打着“探望”幌子,假惺惺地到张淑春家骚扰,企图打听张淑春的下落。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8/193688.html

2008-12-08: 绑架未遂 山东招远恶警迫害大法弟子亲属
山东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张淑春,四十四岁,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几年来,不断受到邪恶中共地方官员、恶警的迫害,家中数次被洗劫,张淑春本人屡遭迫害,八年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头目江泽民发动了这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一时间电视、电台各种媒体造谣宣传,铺天盖地诬蔑法轮功。从此,张淑春被邪党人员非法抓捕关押成了家常便饭,一年多的时间里,被劫持穿梭关押于看守所与公安分局之间,在家的日子不到半个月。这使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婆婆经常以泪洗面,丈夫也因对妻子的担忧寝食难安。

二零零零年九月,恶警勒索她丈夫五千元钱,才将张淑春放回家。回家后并没有得到半点的安稳,经常有盯梢的蹲坑的,有时日夜守候,有时突然哪一天又被抓走,一家人在惶恐不安中度日如年。

张淑春为了不再遭受迫害,不再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只好离开这个家,从此过上了四处漂泊、流离失所的生活,八年来不能与正常人一样与家人团聚。然而这巨大的承受,并未减轻邪党人员对家人的迫害,几年来不法人员多次到张淑春家中骚扰。仅二零零八年就两次到家骚扰,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晚上八点多钟,招远市“六一零”辛庄分局等二十多人开四辆车,气势汹汹来到张淑春家,拚命的砸门,翻墙跳入院内,两脚将门踹碎,進门抓起正躺在床上的张淑春丈夫的头发,劈头盖脸就打,一直打了快一个小时,将她丈夫打的鼻青脸肿,逼迫其交出他妻子,恐吓说有人看到张淑春给她父亲上坟。同时恶人非法抄了家。

“六一零”恶徒们将张淑春家中刚卖玉米,准备交大队的一千六百元钱抢走。这对她丈夫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靠种地生活,本来就挣不了几个钱,还要供给孩子上学,好不容易卖了玉米,想解燃眉之急,却一瞬间被这伙邪恶之徒抢走。接着邪恶之徒又到她母亲家抄了家。

一月八日正是张淑春父亲含冤离世三周年,邪党恶徒们以为流离失所多年的张淑春会回家上坟,故演出了以上一幕。这些邪党人员走后,家中一片狼藉,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呼啸,赶上降温。张淑春家的门却只剩下门框边挂在门框上。

村民们气愤地说:以前看到小报还以为不一定是真的,这次可是摆在眼前了,真是无法无天,得去告他们。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六一零”恶警开两辆公安轿车,三辆民用轿车再次闯到张淑春家,翻墙而入,手中拿着铁棍及胶皮棒,在平房上、院子里用铁棍到处乱敲,把个家给翻了个底朝天。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疯狂地直奔张淑春的小叔家,绑架了张淑春的小叔和妯娌。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91270.html

2008-11-23: 山东招远市妇女张淑春做好人屡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63.html

2008-08-20: 招远市辛庄镇张淑春屡遭迫害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四十四岁的张淑春,因为坚持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几年来,不断受到邪恶中共地方官员、恶警的迫害。家中数次被洗劫,张淑春本人屡遭迫害,流离失所。

十四年前,三十岁的张淑春已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严重的脑神经衰弱,使她成天昏昏欲睡,心脏病每年都要几次上医院抢救,经常走到死亡边缘,严重的腰病以致大夫不给再开药方,让回家吃点好吃的就行了,邻村的老中医大夫偷偷的告诉她婆婆,你媳妇的病很严重,估计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在这种情况下,张淑春只能在痛苦中由药物陪伴度日,丈夫挣的钱不够她治病的,她的脾气也变的暴躁蛮横,忠厚老实的丈夫百般照顾,也会经常遭到她的指责,还经常要闹离婚,她说往东,丈夫不敢说往西,她说甚么,丈夫就的听甚么,就这样一个家庭在摇摇欲坠中,艰难的度日。

命不该绝,一九九四年九月,张淑春意外的碰上了救命的大法,这是她生命的转折。看大法书三天,张淑春身上的病症竟然全部消失,走路一身轻,蜡黄的脸也泛出了红晕,她可以跟正常人一样到地里干活了!这意想不到的变化,使全家人喜出望外,村子里的父老乡亲也都见证了这一切。

修炼之后,她处处用大法的要求衡量自己,处处与人为善,遇事不与人争辩,做事首先考虑他人的得失,遇人总是笑脸相迎,邻里关系融洽,婆媳妯娌关系更是和睦,是典型的和睦家庭。丈夫也从此解脱了受气的困境。

修炼后的张淑春,在家庭中也严格的要求自己,不再与丈夫蛮横争辩,遇事不再指手画脚,尊重丈夫的意见。有时丈夫竟然经常反过来对她進行刁难,这时张淑春就会满面笑容化解恩怨。就这样一家人享受着大法给带来的天伦之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由于妒忌心,发动了这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史无前例的迫害,一时间电视、电台各种媒体造谣宣传,铺天盖地,迷惑了众多善良的人们。从此张淑春被抓捕关押成了家常便饭,一年多的时间被穿梭关押于看守所与分局之间,一年多的时间在家的日子不到半个月,这使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婆婆经常以泪洗面,丈夫也因对妻子的担忧寝食难安。

二零零零年九月,恶警勒索她丈夫五千元钱,才将张淑春放回家,回家后并没有得到半点的安稳,经常有盯梢的蹲坑的,有时日夜守候,有时突然哪一天又被抓走,一家人在惶恐不安中度日如年。张淑春为了不再遭受迫害,不再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只好离开这个家,从此过上了四处漂泊、流离失所的生活,八年来不能与正常人一样与家人团聚,然而这巨大的承受,并未减轻对家人的迫害,几年来邪恶多次到家中骚扰。仅二零零八年就两次到家骚扰,给家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晚上八点多钟,招远市“六一零”辛庄分局等二十多人开四辆车,气势汹汹来到张淑春家,拚命的砸门,翻墙跳入院内,两脚将门踹碎,進门抓起正躺在床上的张淑春的丈夫的头发,劈头盖脸就打,一直打了快一个小时,将她丈夫打的鼻青脸肿,逼迫其交出他妻子,恐吓说有人看到张淑春给她父亲上坟。同时抄了家。他们将家中刚卖玉米,准备交大队的一千六百元钱抢走。这对她丈夫来说无非是雪上加霜,靠种地生活,本来就挣不了几个钱,还要供给孩子上学,真是难上加难,好不容易卖了玉米,想解燃眉之急,却一瞬间被这伙邪恶之徒抢走。接着邪恶之徒又到她母亲家抄了家,一月八日正是张淑春父亲含冤离世三周年,邪恶之徒以为流离失所多年的张淑春会回家上坟,故演出了以上一幕。

这些人走后,家中一片狼藉,正值寒冬腊月,北风呼啸,赶上降温。张淑春家的门却只剩下门框边挂在门框上。一时间村民议论纷纷:这才是一帮土匪呢。以前看到小报还以为不一定是真的,这次可是摆在眼前了,村民们气愤的说:真是无法无天,得去告他们。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招远“六一零”恶警开两辆公安轿车,三辆民用轿车(黑色)直接闯到张淑春家,翻墙而入,手中拿着铁棍及胶皮棒,在平房上、院子里用铁棍到处乱敲,把个家给翻了个底朝天,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疯狂的直奔张淑春的小叔家(未修炼法轮功),到处乱翻,把真相光碟抢走。然后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张淑春的小叔和妯娌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0/184428.html

2008-08-07: 曝光招远市610对大法弟子张淑春及家属的迫害

八月四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招远610恶警开两辆公安轿车,三辆民用轿车(黑色)直接闯到张淑春家,翻墙而入,手中拿着铁棍及胶皮棒,在平房上、院子里用铁棍到处乱敲,把个家给翻了个底朝天,在一无所获的情况下,疯狂的直奔张淑春的小叔家(其对像的弟弟),到处乱翻,把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用的“真相光碟”抢走。而后,气急败坏的又把张淑春的小叔子俩口家(未修炼法轮功)给绑架走。

在这过程中,恶警手拿胶皮棒驱赶围观的群众,不让观看。并扬言:小心崩枪子身上。有正义感的群众质问恶警:她们(法轮功学员)够枪毙的条件吗?问的恶警哑口无言。

八月五日,恶警又开两辆公安轿车到张淑春家,妄图抓捕张淑春的对像王胜建,扑空后又上其邻居家打听张淑春下落。家属去招远市玲珑黑窝要人,恶人不让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7/183544.html

2008-01-13: 山东招远法轮功学员张淑春等被当地国保大队、公安恶警迫害

一月八日晚约十点左右,由招远市国保大队、公安610的恶警李建光带领招远市610、招远市政府610,协同辛庄镇政府、派出所一大帮警察,工作人员约二十多人,分两帮分别去辛庄镇法轮功学员张淑春家和她娘家,妄图绑架张淑春。去张淑春家翻墙头入院内,不打一声招呼,用脚踹开了内屋的家门,因张淑春不在家中,这帮恶人把张淑春的丈夫毒打了一顿(打的不轻),这帮人中,有几个人喝酒喝得醉醺醺的,趁机大打出手。

最近,招远市610邪恶警抓捕本市的法轮功学员,很多都是利用晚上人们已入睡,翻墙头入室内砸门抓人抄家,简直无法无天,执法犯法,和土匪没甚么两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70197.html

2008-01-12: 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村民王胜建遭恶人殴打

二零零八年一月八日晚上八点多钟,招远“六一零”等一伙邪恶之徒,气势汹汹闯入辛庄镇北台上村村民王胜建家,翻墙闯入院内,邪恶之徒疯了一般,将门踹碎,揪住王胜建的头发劈头盖脸的就打,恐吓王胜建说:“有人看到你老婆回来给她父亲上坟。”

一月八日正是王胜建的岳父含冤离世三年的日子,邪恶之徒以为被迫流离失所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张淑春会回来为她父亲上坟,故闯入王胜建家中,将王胜建拳打脚踢半个多小时,并抄了家,将王胜建刚卖玉米的一千六百元钱抢走。门被踹的只剩下门边。紧接着二十多名邪恶之徒又闯入辛庄镇大庄家村抄了其岳母的家。知道消息的村民十分气愤的说,这简直是一帮土匪,无法无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170131.html

2006-06-01: 招远市张致奎向调查委员会陈述惨痛经历

我叫张致奎,男,50岁,户口所在地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大庄家村,长期居住吉林省长春市。下面把我从1999年7月20日至今,因修炼“真、善、忍”所遭受的一些迫害简略叙述如下,作为调查的证据,更愿意当面接受调查。

一.简述家里的情况

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我母亲1999年11月因去北京上访被招远市辛庄镇公安分局非法关押1个月。我父亲从1999年7月20日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承受着很大的压力。为证实大法,四个孩子被抓的抓,关的关。父母亲承受着对儿女的担心,恶党、公安经常進家里骚扰。在巨大的压力下,我父亲于2004年12月含冤离世。

我的大妹妹张淑芹,从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被公安非法关押(现在长春黑嘴子监狱被非法判刑十年,她的丈夫王和江,现在在山东省王村劳教所,被非法判劳教3年,12岁的女儿也因为父母修炼法轮功,被勒令退学。)

我二妹张淑春,自1999年7月20日──2000年10月,一直被中共政府、公安非法关押。后被逼流离失所。2003年,在公安抓她时,被逼从楼上跳下。摔断的肋骨插進心脏。腿和胳膊都被摔断。当场昏死过去。就是这样公安也不放过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129388.html

2006-05-18: 山东招远市辛庄镇恶徒到大法弟子张淑春家骚扰

招远市辛庄镇台上村大法弟子张淑春因坚修大法遭到了中共恶党的残酷迫害后,流离失所至今已5年多了,有家不能归。

2006年5月4日下午,招远市辛庄镇派出所一警察和一司机,到张淑春大队去打听张淑春的下落,而后又到张淑春家里骚扰,当听张淑春的家人说她几年一直没回家后,邪恶之徒就向其家人索要张淑春的照片,说是“帮助查找”,可邪恶的阴谋没得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8/128148.html

2006-05-13: 全家受迫害 长春张淑春躲追捕坠楼重伤
 
大法弟子张淑春(女,42岁)家住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北台上村。她在长春因躲避恶警追捕,从楼上摔下,手腕粉碎性骨折,肋骨摔断,内脏破裂,腰部已瘫痪,被恶人扔于野外,幸得好心人相助,至今流离失所。迫害给张淑春的修炼之家带来了巨大灾难。

自从1999年7月20日,张淑春和母亲、哥哥、妹妹(都是大法弟子)这几年多次被抓捕关押及酷刑折磨,受到招远市公安局、招远罗峰路派出所、辛庄公安分局和洗脑班的迫害。姐姐(大法弟子)于2001年正月十五日被长春市公安局非法抓捕,判刑10年,至今关押在长春黑嘴子监狱,几年来受尽酷刑折磨;姐夫(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5年,至今关押在潍坊监狱。老父亲除因儿女遭迫害而受到精神打击外,自己也被抓進洗脑班迫害过,最终承受不了这非人的折磨,于2005年1月含冤离世。2004年,张淑春的公爹病重,婆婆和家人都希望他能和张淑春见上一面,结果老公公还是于2004年6月份含恨离开人世。

以下是张淑春一家遭迫害的部份详情:

1999年7月20日,张淑春和姐姐张淑芹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招远市公安局非法抓捕,被非法关押在招远罗峰路派出所,被政保科科长曹洪光非法审讯了一天。

1999年8月22日,张淑春和姐姐被以强加的“破坏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拘留15天。因不写“保证书”,被辛庄公安分局继续非法关押,后又被抓進洗脑班。在洗脑班她们受尽百般凌辱,恶人不让她们上厕所,还对她们進行人格侮辱。辛庄镇政法委书记李淑敏,中共走卒温晓霞、刘瑞芹,分局曹××、马××、乔××,副所长王××经常对她们恶语相加。张淑春和姐姐不得不绝食、绝水進行抗议。一直到2000年1月10号左右,她们才被释放回家。这一次,张淑春和姐姐共被非法关押四个多月。当时,还有大法弟子陈施环、刘殿军,他们被五花大绑,强行跪倒,并被刑事拘留。

2000年1月20号左右,张淑春和哥哥、姐姐、妹妹、妹夫一起到北京上访。张淑春和哥哥、姐姐被招远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在看守所恶警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经常让男大法弟子把头从监室门的小洞探出,用脚狠狠的踹;把胳膊从小窗口拉出去吊在外面,一会儿手肿的就像馒头一样;有时半夜把大法弟子吊起来打。非法提审大法弟子的时候,几乎都用电刑,有的大法弟子的手都被电糊了。恶警几次把鞭炮点燃后,扔進监室,大法弟子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有时一连好几天给大法弟子戴着手铐,睡觉的时候也把大法弟子铐在一起。

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恶警是隋松娜。

非法拘留一个月到期后,又把张淑春兄妹三人拉回辛庄公安分局,关進黑暗的小小黑屋里,连腰都直不起来。几天后又逼他们写“不炼功的保证书”,达不到目的就再把他们送進拘留所。这样来回非法拘留6次,长达7个月的时间。

之后,又把张淑春兄妹三人送至辛庄镇养老院洗脑班,把他们隔离分别关押在小屋里。张淑春被关在放死人的小屋里。同时被关押的还有大法弟子毛福连(现关押在山东省女子监狱)、玄恩风、王向兰。大法弟子都睡在出水的水泥地上,每天中午不让大法弟子吃饭,早晚只给二两馒头。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恶人无理的向张淑春丈夫勒索了5000元人民币,并逼迫她丈夫签字,说以后不上北京了,就归还给他们(可至今未归还)。这一次,张淑春连续被非法关押了八个多月。

张淑春回家后,恶人继续日夜在她的家门口蹲坑监视,还不时把张淑春和姐姐抓起来,说是“敏感日”。 张淑春的公公婆婆年岁大了,一家老少天天提心吊胆,怕张淑春又被抓走。张淑春和姐姐在家住了不到一个月,被迫流离失所。招远市610仍不放过张淑春,几次派人到长春找张淑春

2002年3月11日,张淑春和妹妹还有另一大法弟子到大法弟子刘海波家,结果张淑春的妹妹和另一大法弟子被蹲坑的恶警抓走。恶警又拚命的追张淑春张淑春被追至楼角,从楼上摔下。当时,张淑春的身体已痛苦万分,这时恶警们从楼上下来对许多围观的人说:“两口子离婚跳楼了。”就这样,他们把张淑春抬上车,拉到了长春市分局。张淑春躺在地上,手腕已粉碎性骨折,肋骨摔断,内脏破裂,腰部已瘫痪。就这样,他们还想让张淑春回答他们的问话。因为巨痛,他们一动张淑春张淑春就不由自主的发出惨烈的喊叫声。他们把张淑春的外衣脱下蒙在她的头上。最后,他们决定送张淑春到医院去检查,并说,你如果是装的,看我们今天晚上怎么吊起来,收拾你。

张淑春被拉到医院拍片检查,最后医生告诉恶警,这个病号我们这里治不了。他们看张淑春不行了,决定把她扔到野外。一个恶警领导还告诉她:你如果不到医院治疗,必死无疑。幸好好心人相救,才免于一死。直到2005年下半年,恶人还到长春张淑春妹妹家、哥哥家,还有婆婆家、妈妈家找张淑春张淑春至今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06.html

2005-12-16:  高智晟为法轮功三致中国当局公开信
......。

说话慢声细语的张致奎平静地叙述了他在长春市被迫害的经历:

“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上访北京,因给北京人讲法轮功真相,被警察抓后,交给长春驻京办事处的公安,他们把我的双手双脚都绑起来,用木棍把手和脚串起,挂在两桌之间荡来荡去,棍断了就跌在地上,对其他被抓的有的用皮带打,也有吊起来的,他们用白腊木棍打我的大腿,之后把我们送回长春的二道河子区公安分局.当时我们十几个人,進去后政保科长把我提起来,逼我把裤子脱下来,当时男女都在场,政保科长用皮带抽我的头,头发木,嗡嗡的响,甚么也不知道了,他问我甚么时候去的北京,叫甚么名字,我被打晕了,感到自己甚么都想不起了,他还继续打,然后用皮鞋先跺我的脚,再用皮鞋跟碾我的前面脚指头,他一边碾一边用眼看着我的表情,我痛的大汗淋漓,打完我之后又开始打其他大法弟子,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后,管教向犯人示意,让犯人扒光我的衣服打我,一脚把我踢到厕所撞到墙上,我爬不起来,两盆冷水浇到我的身上,又用脚踢我,胳膊和腿都流血了,腿上有一个大口子,一个月之后把我放出来,甚么手续都没有。

99年11月底,我去北京最高人民法院上访,最高法院的工作人员叫来警察将我抓捕并交给了山东招远的驻京办,他们路上把我的皮带抽下,让我提着裤子走,他们一边走一边打我,到了招远驻京办,又继续用皮带猛抽我,打了半晚上。到了第二天,把我送回招远,送到了招远市看守所,他们让犯人打我,后来犯人看我活都抢着干了,犯人被感化不打我了,后来专门派来了个哑巴犯人打我。有一天,警察让我把头伸出铁门上的小洞,警察用脚踩着我的头,打我的脸,其他监室的大法弟子喊不许打人,后把我和妹妹送到辛庄镇公安分局(在7月20日之后我全家人被抓),之后把我和我妹妹分别关在楼梯下面漆黑的小屋里,小屋里因矮直不起身,只是每天晚上才让上一次厕所,每次关上十天,然后再送到招远看守所关一个月,就这样来回轮回过六次,我们兄妹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2000年国庆节,我去长春文化广场打条幅被抓,因国家新闻媒体全部说谎,都不帮我们说话,所以我们要这样做。警察梁处长和一些警察把我的上衣扒下,用我的衣服包住我的头,用手铐把我的手铐在后面,从楼上把我拖下,架到车上。大约走了两小时,我感觉车出市区很远,到了目的地,我被架到一个屋子里,我头上的衣服取下后,我感到阴森森的,屋里有一个老虎凳,我知道是在山里, 听到山风呜呜的。梁处长他们扒光我全身的衣服,把我按在老虎凳上,我的手反绑在后背的木棍的两端,在我胸部、大腿根部、和小腿前各横插了一根铁棍,铁棍的两端固定在老虎凳上,这样使我的身体紧紧的控制在老虎凳上不能动弹,双脚被扣上铁环固定住。这时梁处长拿出一把一尺来长的尖刀,在他自己的裤腿上正反擦了两下之后往桌子上一扔,恶狠狠地对我说:『张致奎我今天就是叫你死在这,今天我在这把你整死,扒个坑把你埋掉,谁也不知道,谁也找不着.’说完梁处长出去了,至少三个公安开始给电棍充电,还有两个警察抓住我固定在后背棍子上的双手从后面经过头顶绕道前面,只听到我的骨头喀嚓喀嚓不停地响,骨头已断开,这样反覆多次,令人窒息的疼痛使我痛不欲生。之后又用一只铁水桶扣到我头上,用罗纹钢棍猛砸水桶,猛烈的震动和刺耳的响声使我的头要炸开了。一长阵的痛楚之后,警察知道我们炼功人不喝酒,却用一瓶白酒从嘴里灌進我的肚里,又用烟猛吸一口后,用烟头烧我的整个后背,疼痛难忍使我昏迷过去。接着他们用凉水浇醒我,最后他们又点上蜡烛,用蜡烛烧我的后背,把我的肉烧焦后,再浇上蜡油,疼痛使我身体不停的颤抖跳动,我只听到老虎凳喀嚓喀嚓的被我摇响。由于我身上已没有一块好皮肤,警察就开始电击我的小便,把小便给击穿了,紧接着拿起铁棍把我的小便头给砸碎了,我昏死过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昏昏醒来。经过一夜的酷刑折磨,我的脸肿的比原来大了几倍,整个身体血肉模糊,已经完全不成样子了。因身体疼痛地扭动使铁环把脚腕处的皮和肉磨烂了,露出了骨头和筋。但他们看我醒来,又把我拖到屋外,屋外零下十多度,在我光着的身上浇上凉水,把我扔在屋外,他们進屋半小时后,出来看我是否还活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亮了,我已经奄奄一息,被警察抬回到市局。市局里面有很多小屋,我看到每个小屋都有一个老虎凳,老虎凳上都是女大法弟子,很多都已昏死过去,都赤裸着下身,下身只搭着一件衣服。市局给招远打电话说:『我们抓了一条你们想要的大鱼,恭喜你们。’最后把我送到铁北看守所,在铁北看守所继续折磨我,我开始绝食五天了,他们才停止。在看守所住了四十天,又把我送到朝阳区劳教所五大队,我继续绝食,有十几个大法弟子与我一起绝食,这一个五大队里就关押着500名大法弟子,大队长见我们绝食,领着劳教犯来大打出手,那种打人的场面让人恐怖。最后把我们绝食的大法弟子带到一大队,一大队是该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最凶狠的,犯人许辉经常虐待大法弟子,有一名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是一名处级干部,由于不穿囚衣被打的奄奄一息,还不罢手。由于我伤势严重,他们当时没有动我,当我身体稍微恢复一点,又开始折磨我,每天早晨3时起床,必须静悄悄的拿着衣服到走廊站着,每个大法弟子都有犯人承包,大法弟子之间不能讲话,如讲话就像发生了天大的事一样,被打翻在地,开始坐板,一上午都得仰着头,身子不许动,许辉和手下几个犯人每天吃早饭后,就换上硬底鞋,就开始打我们,大法弟子一动,他们就下来往死里打。我萌生过死亡的念头,长期承受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下午是这样,晚上是这样!深夜还是这样。当大法弟子睡着了,出一点声,就又要招来一顿毒打,整的大法弟子不敢睡,我晚上咳嗽不止,他们就整晚上的打我,根本不让咳嗽,晚上不敢喝水,因为根本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有一个大法弟子隋福涛20 几岁,在衣服里夹着师父的经文,被犯人用扳子在身上砍了五十多板,没过多长时间这位大法弟子就被打死了。有一次我实在憋不住了去了厕所,回来后许辉把我打了个半死,用脚踹我的肾,把肾踹的挪位,我全身无法动弹了很多天。我的大妹张淑琴被判刑10年,妹夫被判3年,9岁的小孩因父母修炼法轮功被“610”勒令学校开除。跟我往来的大法弟子中有八、九个大法弟子都被活活打死了,比如王守慧 刘博扬 刘海波 刘承军 徐树香 王克飞于丽新 邓世英,有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名字已记不起来啦!真是惨绝人伦呢!

我35岁的二妹张淑春, 公安抓她时她从楼上跳下,摔断的肋骨穿進内脏,腿和胳膊全被摔断,当场昏死过去。当时围观的群众很多,有人问是甚么事?『610’的警察说:『他们俩口子吵架闹离婚。’由于她是所谓的『要犯’,被公安拖至公安医院准备抢救,结果医院认为没有必要强救,法轮功分子扔了算了,结果那些警察还真将她抛弃在野外,后被好心人救活后,公安现在又到处通缉她。”
......。
http://www.dajiyuan.com/gb/5/12/13/n1151842.htm

2001-01-23: 山东省招远市辛庄镇残害大法弟子恶人录

被抓学员被逼交高额押金
被逼交高额押金的有:王教芹:5000元,刘尧华10400元,杨佐娟7000元,王相兰7500元,张淑春,5000元,王芝杰5000元,张淑芹1000元,东良村的三名功友被逼交2000元,王洪云两次7000元,另有部份学员被罚数百元,理由就是炼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3/7115.html

济南市第一监狱(山东省监狱,济南监狱;男子监狱)联系资料(区号: 531)

2019-08-04:
西关派出所:
地址:高密市天翔街558号
施京岩 所长 18563632731 13906463333
焦宗光 教导员 18563632726 13562640555
臧兴传 副所长 18563632735 13953698330
毕洪涛 副所长 15621665568 13964686668
辛春香 副所长 18563632736 13563632306
苑明军 副所长 18563632508 13905361633
沈邦福 科员 18563632802 13606477856
乔宝玉 科员 18678076858 13964615868
郭瑞信 科员 18563632935 13869697368
杜启彬 科员 13070779755 15066709857
王栋勇 科员 18560696809 15910053386
2018-12-09:
一、基 地 分 局
姜 军 13905468507
林俊武 13013566199
陈继军 13395463526
孙国瑞 13562262577
苗先军 15054602568

滨海公安局基地分局国保大队:
安茂森办公室 0546-8506436 18654600788
成刚教导员 0546-8506437 13356616000
警察张清余 0546-8506438
警察王艳薇 0546-8506439

科通派出所:
李 烨 13954667709
赵传强 15666672123

物华派出所:
隋新兴 13954602968 董新明 13176645288 李兆林 13854683399
荟院派出所:
马 建 13954628671 赵玉增 13371551155

玉苑派出所:
张 京 13954628670
程 猛 13589972306
张春德 13805460558
张雪强 13562295889

花苑派出所:
张振钦 13905468292 伍忠兵 1865469915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