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1-26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四川 >> 成都 龙泉驿区(龙泉区) >> 郑斌(郑兵), 男, 49

郑斌(郑兵)
郑斌(郑兵)
个人情况: 成都市龙泉驿区石陵三五四厂(原华蓥庆华镇江华厂)车间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成都市龙泉十陵镇江华路128号江华社区
迫害情况: 被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7-31
交叉列在: 四川 > 成都 郫县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10-05: 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政法委刘兴勇被举报
五、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郑斌、丁惠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钟,成都新都区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个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丁惠、周洪杰、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并洗劫了里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

丁惠、郑斌遭到警察殴打,被非法关押到新都区看守所。丁惠在看守所也被警察毒打、警察还指使号子里的人打。丁惠被戴足镣手铐,被铐在死刑床上,被看守所的警察打毒针,那种针打一针要睡上三天。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在成都女子监狱,丁惠被这种“隔离”迫害之后,骨瘦如柴,每天上厕所七十多次,不认识自己的物品,长期被犯人欺负,每天还被包夹强迫吃不明药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5/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政法委刘兴勇被举报-413373.html

2019-02-28: ◇四川省成都市大法弟子郑斌结束了三年两月冤狱,于2019年2月23日安全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28/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83305.html

2017-01-09: 四川成都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遭诬判后上诉
2016年12月15日,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再一次非法开庭宣判:丁惠被非法判刑3年;郑斌被非法判刑3年2个月。丁惠、郑斌已上诉到中院。
(相关电话见参与迫害责任单位信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9/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59.html#171823505-1

2016-12-27: 律师:宣传做好人怎么会违法呢?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法轮功学员丁惠、郑斌等被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一同绑架,并遭到警察殴打。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两位律师在法庭上分别为他们二人做了无罪辩护。

当法庭的屏幕上播放出法轮功真相传单、杂志、对联、光盘等所谓的“证据”照片时,律师要求法官把这些“证据”拿出来看看,却遭到了法官的拒绝。

律师说:“按照法律规定,照片上的这些东西不能作为陈堂证供。”然后他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本明慧期刊,对大家说:“我这里也有一本法轮功的宣传品《明白》,上面讲的是一个老人修炼法轮功后怎样做好人的故事。”并当庭宣读了期刊上法轮功学员修炼的三个故事,还叫法官拿去看看,遭到法官的拒绝时,律师对法官说:“为什么你就不敢看看这本法轮功的宣传品呢?宣传做好人的事迹怎么会违法呢?”

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的真相期刊都出自明慧网,里面的内容都是教人向善的,对社会是有益的。这些期刊也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大陆民众有权知道这些真相。法轮功学员制作和散发真相期刊,不仅是行使宪法赋予的言论和信仰的权利,也是维护民众的知情权。

在庭审期间,公诉人口口声声污蔑法轮大法,律师一口一个“大法弟子”。公诉人还不停的打断律师的辩护,但两位律师还是坚持为丁惠和郑斌做了两个小时左右的无罪辩护。最后法庭宣布择日宣判。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上午,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冤判了法轮功学员丁惠三年,郑斌三年零两月。

见(2016)川0114刑部4999号《判决书》,审判长:付华,审判员:张琳,代理审判员:王洁,书记员:骆才华,公诉人:张应。

丁惠、郑斌不服此判决,现已上诉到中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7/律师-宣传做好人怎么会违法呢--339441.html

2016-12-18: 四川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丁惠和郑斌非法判刑
2016年12月15日,成都市新都区法院再一次非法开庭宣判:丁惠被非法判刑3年;郑斌被非法判刑3年2个月;对林小全,法官没有作出宣判,但是也没有放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8/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39085.html

2016-06-04: 成都丁惠、郑斌、林小全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四川省成都大法学员丁惠、郑斌、林小全,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大马桥看守所。

希望有条件的人士能帮助他们,也可以给他们写写信,丁惠在30号,郑斌在10号,林小全在5号。

丁惠绝食了一段时间,不知现在的情况,她希望外面的人帮助她请律师,但是她没有亲属,丈夫离世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9578.html

2016-03-12: 黑暗的夜
成都市周洪杰叙述12.21遭绑架经历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和城东派出所出动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门撞烂,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期间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凶残暴打。
“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这是法轮功学员周洪杰叙述自己当时被殴打的情况。以下是周洪杰回忆整个绑架过程:

警察抢劫上万元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八点左右,新都国保和城东派出所出动男男女女约十多名警察,拿着盾牌和撞门工具绑架了我、郑斌、丁惠、邓忠素和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他们把一个门撞了三个洞,并洗劫了三楼出租屋所有值钱的东西:大约五台电脑、好的和坏的打印机十多台、二十台光驱及一台刻录机、多套大法书及师父法像、上万元现金。随后,我们被劫持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

警察打人凶狠

警察连夜对我们非法审讯,我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否则薄熙来和周永康的今天就是他们的明天。我拒绝回答他们的问话。负责审讯的警察见问不出什么来,狠狠的打了我一耳光,恼羞成怒吼叫着威胁:你说不说!你说不说!那警察不断用装满矿泉水的饮料瓶抽我的脸。旁边一个小警察也不断踢我的腿。我还是拒绝回答问话。最后他在所有笔录问话下边写我“沉默不语”。最后他把我关进羁押室。

第二天下午,一个头目样三十多岁的警察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要我“交代”,我一言不发。他威胁道:你能忍,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几分钟后见我不回答,他就象踢沙袋一样用皮鞋尖狠狠的踢我全身,踩在我脚背上用皮鞋碾压我的脚趾。他打累了就叫来一个穿天蓝色运动服的打手(叫什么孝的)继续打。

这个打手先是用可伸缩警棍打手臂、大腿、背部及脚背,然后又把一摞打印纸卷成一个筒,不停的使劲击打我的脸,我的脸被打肿了,血沾在纸上。他们觉得不过瘾,认为十指连心是最疼的,那个打手就去找了一块尺子长的木条反复打我手指尖、手背,见我一声不吭,并没有象他们想象的那么痛苦,他们骂我“忍功炼的好,象行尸走肉”。后来那个打手被叫走了,不久就传来丁惠被打的哭喊声。这时我发现自己吐出来的是大口大口的血,浑身疼痛,走路都是一瘸一瘸的。

租住屋的国安特务

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打算送我去看守所。当天晚上,他们用警车把我和郑斌、丁惠、邓娘(邓忠素)送到新都一医院抽血,体检。最后郑斌和丁惠被送往看守所,我和邓娘因身体不合格被“取保候审”。临走时,我找城东派出所要我的钱和银行卡,他们说是新都国保拿了并告诉我了地址。

晚上十二点左右,我回到租住的屋里。第二天,我打算去要回我的钱。因腿疼行走困难就没去。下午六点过,两个国安特务打开我的门。可能是我没走影响他们继续蹲坑,因为我发现床边丢了许多烟头。他们马上打了电话叫来警车再次把我绑架,扬言要拖走我和丁惠的电瓶车,后来证实真被抢走了,因为我和丁惠的钥匙都被他们抢走了。

后来警察把我劫持到城东派出所,因我是广元人,他们叫广元那边来接人,等了一天多没来人,他们就派两辆警车把我送到广元市利州公安局,广元国保不接。他们就把我扔在利州公安局门口就走了。后来,广元国保把我送回单位。因为我早被单位非法开除,而且单位濒临倒闭,我的住所也被人占了。我呆了两天就离开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12/黑暗的夜-325234.html

2016-02-25: 成都法轮功学员郑斌遭看守所恶警毒打
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郑斌,2015年12月21日遭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新都看守所,遭警察毒打、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5/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4613.html

2016-02-13: 成都法轮功学员郑斌遭看守所恶警毒打
四川省成都法轮功学员郑斌2015年12月21日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新都看守所,狱中遭警察毒打、威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3/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4098.html

2015-12-30: 四川成都市郑斌、丁慧、刘娘及14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补充
2015年5月21日晚8点左右,四川成都市新都区一处5位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城东派出所及区国保邪警入室绑架。目前,法轮功学员郑斌与丁慧被强送看守所,其他几位法轮功学员被监视居住。其中有法轮功学员被凶残暴打。

2015年12月22号上午十点过,四川成都市营门口派出所11个警察绑架了该辖区银沙横街大法弟子刘娘(姓名不详)及其家中14位同修。次日晚11点左右已有6位同修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30/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21316.html

2015-12-26: 成都新都区七法轮功学员遭绑架情况
2015年12月21日晚近8点钟,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城东派出所出动二十多名警察到新都区桂湖八大队一居民住处,将法轮功学员、残疾人朱燕川(双腿不能行走,坐轮椅)抬上警车,法轮功学员丁惠也一同被绑架,并遭警察殴打。

警察又闯上三楼非法抄家,有一家的门是锁上的,他们就砸门而入,共抄走银行卡一张(约8000元人民币)及现金约万元、电脑四台、打印机八台、刻录机一台、打孔机一台、光驱二十个、及其他耗材和私人财产,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郑斌、周洪杰、邓忠素。

九点钟,一帮警察又闯到法轮功学员曾佑先、林小泉家分别把他们抓走。

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到新都区城东派出所。12月22日晚上8点多钟,将他们拉到新都区医院抽血、体检,然后又带回城东派出所,逼他们签字,折腾到晚上十二点,才将朱燕川、曾佑先、周洪杰、邓忠素四人放出,说是取保候审,将林小泉、郑斌、丁惠三人劫持到新都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26/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1131.html

2013-11-18: 成都市郑斌在洗脑班遭受的折磨
“他们不让我睡觉,用强光照眼睛,只要我一合眼就故意弄响东西或者泼冷水。他们把我的双手背铐在椅子上,一人打我的头,扇耳光,还使劲踩手铐。一个市公安局的人,此人更凶残,把我两只手臂合一起再用手铐铐上,人几乎要痛昏死过去。”
这惨烈的一幕不是电影中的镜头,而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这是成都市龙泉驿区现年四十二岁的郑斌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在所谓“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的遭遇。

郑斌先生,家住成都龙泉十陵镇江华路128号江华社区,是成都市龙泉驿区十陵镇三五四厂一名车间工人 (原厂址在华蓥市庆华镇)。曾患有慢性胃炎、中度胃溃疡,爬楼梯就喘气,经过长期治疗无好转。因病魔缠身,他的精神状态很差,感觉生活无意义。一九九七年四月底,他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健康了,做起事来有使不完的劲,走路一身轻,就好象有人在推他一样。他时刻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工作兢兢业业,不再贪占单位财物。看到他的身心变化,家人都支持他炼法轮功。

因有一本书被拘留、遭殴打、奴役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为一己之私,发动全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郑斌就是受害者之一,因他不弃修炼被单位开除,当时他妻子无职业,小孩才三岁,一家三口,生活艰难。

二零零零年的一个冬天,仅仅因他手中有一本法轮功的书,就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的“罪名”,被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关押在华蓥市拘留所,“在监室,我被多次殴打,胸部疼痛,背部呈黑紫色,翻身或呼吸重一点,胸和背部都痛。”这是郑斌在华蓥市看守所的痛苦经历。

二零零一年,他在家和两位法轮功学员看录像,又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 的“罪名”,非法刑事拘留四十多天,关押在华蓥市看守所,期间遭殴打。他的家被抄,大法经书,身份证被抢走至今未还。那些人强迫他父亲交上千元保证金才放人。

“当我一进监室就被七~八个在押人员暴打,鼻子被打出血。在监室强迫劳动选猪毛,就是在黑毛中选白毛,没有工作台,没有凳子, 弯着腰一干就是一天,中午没有休息时间, 一天下来腰酸背痛,完不成的被用鞋底抽打臀部。”这是郑斌在岳池县看守所的经历。

二零零二年,他的住所被非法搜查, 随后,他被劫持到岳池县看守所,关押七十多天。这一次,也勒索了他父亲上千元保证金才放人。

绑架、酷刑:不让睡觉 强光照眼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左右, 郑斌与另两位法轮功学员在自己的住所,正在谈话,突然门被撞开,一下子进来十多人把他们按倒在地。随后那伙人用衣服把三人的头罩着,将三人连拉带拖塞进了警车,劫持到苏坡桥派出所。郑斌的电脑、打印机及耗材、书籍、几百元现金也被洗劫一空。

晚七时许,把他们三人送到新津洗脑班隔离关押。恶警两人一组,轮流换班审讯。“他们不让我睡觉,用强光照眼睛,只要我一合眼就故意弄响东西或者泼冷水。他们把我的双手背铐在椅子上,一人打我的头,扇耳光,还使劲踩手铐。一个市公安局的人,此人更凶残,把我两只手臂合一起再用手铐铐上,人几乎要痛昏死过去。”郑斌回忆道。

入冤狱 和睦的家庭被拆散

后来,郑斌被青羊区法院诬判三年,非法关押于四川五马坪监狱。二零零六年底,在五马坪监狱四监区,郑斌被强行每天站军姿,跑步。后他被送五监区,在那儿狱警徐文龙和一叫张传安的犯人勾结起,让这犯人和法轮功学员接触,装作愿听真相,跟法轮功学员套近乎。在得到学员的信任后,这名犯人又将得到的学员情况汇报给狱警,狱警又根据这些得到的情况,制定针对每个法轮功学员不同的“转化”方法。可以这样说,他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二零零七年八月左右,郑斌妻子因经受不起他几次的非法关押,思想压力很大,提出离婚。一个原本和睦的家庭,由于中共残忍的迫害,就这样给拆散了,给年幼的孩子带来的心灵创伤无法弥补。

不堪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二零零八年五月底,郑斌三年冤狱期满时,又被龙泉十陵镇司法所刘大元等几人,直接从监狱劫持到新津洗脑班,非法拘禁两个多月。新津洗脑班整天开着电视,干扰法轮功学员。一姓刘的所长还威胁道:“不写保证就打,再不写就劳教。”

二零零九年四月的一天,郑斌向社区工作人员张林(音)等人讲真相。隔天晚上八点半,刘大元带起当地司法所、派出所和社区约七~八人,妄图到郑斌家实施绑架。这伙人鬼鬼祟祟地,来敲门又不敢吱声。郑斌母亲告诉他们,郑斌不在家。这伙人居然在他家楼下等了半个小时才走。第二天,他被迫离家出走。这伙人还经常骚扰郑斌父母,问他走哪去了,要二老把郑斌交出来,大有历次政治运动株连九族的味道,给他父母亲带来了很大的精神痛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18/成都市郑斌在洗脑班遭受的折磨-282769.html

2008-07-17: 请关注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郑斌
成都龙泉驿大法弟子郑斌被非法劳教三年,本月下旬(大约是7月22日)即将满期,请成都同修给予正念关注。

成都邪恶之徒以往的处理方式是对于从监狱和劳教场所归来的没有妥协的大法弟子全部送往新津洗脑班继续关押,现在新津洗脑班内至少非法关押了两名以上从监狱和劳教场所归来的没有妥协的大法弟子:刘晖、樊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17/182171.html

2006-12-07: 四川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及期限
在沐川五马坪监狱的有:
蒋云宏  3年
何祖彬  3年
胡仕材  5年
杨祖祥  5年
王海波
袁斌被非法关押在成都市看守所8年
文举平被非法关押在雅安监狱10年期
郑斌3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7/144152.html

2005-10-15: 成都市10名大法弟子面临非法审判
成都市法院企图对文举平、小刚、杨祖祥、郑斌、袁斌、蒋云宏等10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5/112478.html

2005-10-04: 据悉,成都市青羊区第六人民医院正在迫害大法弟子蒋云宏,情况十分危急。

另获悉,于7月23日左右和蒋云宏一起被抓的袁斌、郑斌两位功友被非法关押在位于郫县的成都市第一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4/111737.html

2005-08-14: 2005年7月22日下午3点——4点左右,据群众说,当时开了三、四辆警车共有十多个恶警,多数都是便衣,非法闯進郑斌的住处,郑斌等三位大法弟子此时正在交流技术,这一群恶人闯進去之后,对他们就是一顿暴打,其中一位被打得已不能行走。据在场的群众说,是由四个恶人把这名大法弟子用衣服罩着头抬着摔上车的。另两名大法弟子也被罩着头连拉带拖的被塞進了警车。郑斌的电脑、打印机及其耗材、书籍等也被洗劫一空,而当时恶人却对周围的群众说郑斌几人是偷电脑的。当时这些恶警都是带着枪而说出这样的话,周围的群众都觉得不可相信。三位被带走的同修姓名分别是:袁斌、郑斌、蒋云宏。

袁斌,大学生,成都市龙泉驿区洛带中学数一数二的优秀教师,从2000年7月到北京上访后,曾多次被关和被送進洗脑班洗脑,一直都受到非法的严重迫害,最后被逼流离失所。袁斌曾于2001年~2002年写信向领导讲真像而被送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

郑斌是成都市龙泉驿区石陵三五四厂一名车间干部,工作兢兢业业,只因不放弃修炼而被开除公职。

蒋云宏,大学生,住址待查,三十岁左右,曾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很多次都是绝食出来的。

传闻说出事前几天此三位大法弟子就被不明身份的人跟踪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4/108387.html

2005-08-01: 四川成都恶警荷枪实弹抓捕大法弟子
2005年7月22日下午3时左右,成都市邪恶公安在西郊长久村青杠5队一民房内绑架了3名男大法弟子,他们分别是蒋永红、袁彬、郑兵

据目击者称:当时刑侦恶警开了几辆车,荷枪实弹的冲進民居区,上楼用脚踹开了房门,進去就对3名大法弟子一阵毒打,打昏后才把他们装進口袋丢進车里。市民说刑侦坏人是最凶狠的。恶警对市民散布谣言说他们是偷盗电脑的……恶警把非法抄走的笔记本电脑作为诬陷大法弟子的所谓“证据”。

但是,市民不相信仅仅抓个盗贼要动用那么大的阵势。后有知情人告诉了市民3名大法弟子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是用电脑制作真像资料救度世人的,是被中共邪党迫害绑架的,市民才恍然大悟。

另悉,附近租房打工的叫余××的大法弟子,已失踪几日,其妻子和孩子四处打听,也没有得到消息。据可靠消息透露:在余××失踪期间成华区公安分局恶警曾到水碾河路27号攀成钢总医院大门旁第20幢居民区一出租房内。邪恶之徒非法抄走了大法弟子用于救度世人的台式电脑两台手提电脑(dell)一台,激光打印机一台,CD机一台,刻录机5个,手机6个,各种真像光盘和空白光盘若干,数据连接线、订书机、打印纸和现金2000元都被恶警抢劫一空。大法经文,“九评”,《江××其人》等书籍也被抢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66.html

2005-07-31: 成都市金牛区青杠五队一大法资料点于7月22日被防暴大队伙同当地派出所恶人破坏,资料点上三位同修:郑斌、袁斌、蒋云宏被抓,现下落不明。

据说当时恶人出动了十几辆警车来抓同修,抄走所有物品,并将同修打倒在地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31/107427.html

2000-07-10: 在华蓥市,只要不保证不炼功,要么缴纳5000元罚款,要么坐牢7月1日华蓥庆华镇江华厂法轮功学员郑兵、岳池县罗渡镇法轮功学员李程碧、曾成藻,在郑兵家看录像时,庆华派出所公安和江华厂保卫干部突然闯入,把他们三人抓到派出所。由于他们拒绝写不炼功的保证,拒绝缴纳5000元罚款。现仍被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0/2553.html

成都 龙泉驿区(龙泉区)联系资料(区号: 28)

2020-09-18: 成都市公安局龙泉驿区分局龙泉派出所 电话:028-84853136
韩潜 18181911957 住址: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北泉路188号20栋1单元3楼6号
派出所其他警察:
曾其正 13540645735
马春 15902859355
黄琳 13982098156
卜远建 13880383078
蒲克勇 13880447166
唐树波 15928099022
冯琳 13666292323
杜建业 13438200845
包伟华 13684075566
余林 13882063613
彭于奎 13688418835
王玉笙 13882228882
李北春 13880273388
陈靖 15982035539
何启国 13568997997
黄开平 13882017965
苏成奎 18181911563
蔡晓宏 13688033089
刘波 18181911569
刘强 18181911582
龚小强 15884486633
刘小彬 18181911797
吴世均 15902857351
尹忠 13881778080

2020-09-17: 四川省成都市龙泉区龙泉镇派出所片警韩潜的近期恶行 韩潜 电话:18181911957  028-84853136
警察韩林 18081962008 (也是主要参与人之一)。

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街道平江路社区党委书记叫陈京海,男,1964-11-02,电话:18123361001,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龙泉驿区龙泉航天乙区5074-3-7。

1、龙泉驿区龙泉街道平江路社区
028-88455203
书记:陈京海18123361001
陈远学02884883433
主任:崔海书02884883433
成员:李月028-88455203
谢安林028-88455203
何流02888456970
熊素英028-88455203
陈寿君028-88455203
陈红028-88455203

2、龙泉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